?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4 如此毒辣

    庶女有毒

    084 如此毒辣


      李未央笑了笑,道:“九公主有什么不好的?叫你陪她玩一会儿,有这么委屈吗?”
     
      李敏德淡淡一笑,“皇室子弟,骄纵的很,让人心中厌恶。”
     
      “真是偏见,公主虽然骄傲了一点,可是性情却天真开朗,人也没有恶意,她?#19981;?#20320;,不知道多少人盼都盼不到呢!”
     
      “我才不想被人说攀附权贵!”李敏德皱起眉头。
     
      “你多大个人,居然这样迂腐。”李未央不由发笑,“你这个傻孩子。”
     
      李敏德却笑道:“做大事当然要不拘小节,可是这种小事,就不用多费心了。”
     
      李未央一愣,好奇道:“我是关心你,话说回来,公主似乎……想要招你做驸马呢?!”这话完全是在拿敏德开玩笑,李敏德完全怔住,“你怎么知道?”
     
      李未央扬起唇角,眼睛里带了一?#30475;?#29421;:“公主一看到你,两只眼睛都放光呢,可见?#36824;?#22810;小的年纪,都是色字当头的。”
     
      “什么?”李敏德吃惊。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让你陪她玩啊,敏德,其?#30340;?#21487;以考虑娶了公主的哟!”这样,既可以避免九公主的悲剧,又能让敏德有所凭仗,?#30343;牵?#23558;来敏德就定然没办法建功立业,只能屈居一个驸马空职了。
     
      “我才不要!”李敏德脱口就道。
     
      “你不要她,那你?#19981;?#35841;?!”
     
      “谁也不?#19981;叮?rdquo;李敏德争辩,然而脸却不知何时红了起来。
     
      “好了,那还是公主吧。”
     
      “喂喂……你是开我玩笑的吧……喂,我说……”
     
      就在这时候,李敏德突然住了口,他的目光落在前面不远处,李未央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却看到李常笑一路哭着从那边奔出来,一个?#24590;?#36300;倒在地,磕破了膝盖,旁边的丫头连忙追过去扶住她。
     
      李未央和李敏德对视一眼,李未央道:“?#25343;茫?#20320;这是怎么了?”
     
      李常笑一脸是泪地抬起头,一看到李未央站在跟前,立刻快速用袖子抹掉了眼泪:“?#30343;旅皇攏?#34987;风沙迷了眼睛。”
     
      被风沙迷了眼睛?又不是小孩子,何至于骗她呢?李未央无意管闲事,可是?#26412;?#21578;诉她,恐怕李常笑在隐藏什么。
     
      李常笑的丫头音儿气急败坏地:“三小姐你不知道,我们小姐好心好意给夫人端茶送药的,谁知大夫人喝药的时候不防水略热了些,烫了舌头,便说小姐有意害她,狠狠骂了小姐一顿!大夫人骂了小姐,却又说自己房里的丫头?#36824;?#29992;,让小姐过去陪她,晚上伺候。小姐本来觉得不妥当,大夫人便说她不尊重嫡母,定?#30343;?#22270;一时安逸,怕夜里劳动伏侍,又骂小姐是?#23460;?#35201;逼她发病!三小姐,我们小姐性子老实,你是知道的!”
     
      李常笑听了这话,又怕惹事,忙道:“不许乱说!”随后?#22868;?#24537;忙就走了,音儿一看小姐着急,便不得已赶紧跟上去,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大夫人怎么这样恶毒,她以前倒是还不曾摆在脸上的。”李未央自言自语。
     
      李敏德冷笑道:“只怕还不止呢!”说着,他打了个响指,一个黑衣侍卫竟然飘然从树上落到他面前:“主子。”
     
      见多了李敏德身边的暗卫,李未央?#20011;?#20064;惯了,倒也不觉得有多惊奇。
     
      “把你调查的情形说一遍。”
     
      “是,昨儿四姨娘劝四小姐说,五小姐刚刚犯在大夫人手里,请她多顾忌一点妹妹的性命,夜里四小姐就抱了铺盖过去。大夫人命人?#25165;?#20102;一个软榻,可?#21069;?#22812;里四小姐刚睡下,便叫倒茶,一时又叫捶腿,如是一夜七八次,反复折腾,完全是将四小姐当做丫头使唤的。”
     
      李敏德叹了口气,道:“好了,你下去吧。”
     
      李未央不由摇头:“大夫人需要人照顾,找丫头就行,何必这样折腾?#25343;茫?#35753;别人有借口说她虐待庶出女儿呢?这不是很奇怪吗?”
     
      李敏德想了想,道:“也许是她病了以后,个性越发古怪了。”
     
      这个解释有点牵强,李未央觉得,或许是将被咬掉耳朵的仇恨,记在了李常笑的身上。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又出了一件事。李常笑不知怎么的,竟然打碎了大夫人最心爱的一个玉佩,大夫人严厉斥责,将李常笑赶出了屋子。
     
      第二天晌午,?#24597;?#22920;便笑容满面地来请李未央:“县主,原本大夫人不想劳动您的,可是您知道的,四小姐病倒了——”
     
      李未央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30343;?#28129;然一笑:“哦,是吗?不知母亲有何吩咐?”
     
      “夫人请县主过去侍?#30149;?rdquo;?#24597;?#22920;垂下眼睛,声音很恭敬。
     
      李未央点点头,若无其事道:“这是应该的,我待会儿就过去。”
     
      ?#24597;?#22920;一走,李敏德立刻发怒:“三姐,大夫人欺人太甚了,该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自从三夫人去世,大夫人总是揪着李未央不放,李敏德恨得咬牙切齿,早知如此,一次性将她吓死就完了。
     
      李未央看出他的愤怒和不甘,嫣然一笑,轻轻握住面前的茶壶,稳稳端起,另一?#30343;职?#22312;茶盖上,不疾不徐地倒了一杯茶:“何必在意呢?”
     
      看到她漫不经心的一笑,李敏?#24405;?#20026;不满起来,他心急道:“三姐,那个老妖婆一定会?#27809;?#25240;磨你……”
     
      “三弟!”
     
      看到李敏德心急如焚,似乎已然有些口不择言的样子,李未央断然一声冷喝,把他接下去的话截断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你全都忘记了吗?”
     
      李敏德眼圈发红,别过脸去。
     
      李未央笑了笑,道:“这世上能欺负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她这样想我去她跟前,那我就去好了,造成什么后果,我可就?#36824;?#20102;。”
     
      一个时辰后,李未央笑容满面地进了大夫人的屋子,一个丫头正在给大夫人捶腿,大夫人闭目养神,左边的耳朵被高高的领子遮了,隐约看到残缺。?#24597;?#22920;轻声道:“三小姐到了。”
     
      大夫人好半天才睁开眼睛,盯了李未央一会儿,慢慢露出一个笑容:“未央来了。”
     
      李未央笑得很灿烂:“?#21069;?#27597;亲,未央遵照您的吩咐过来侍候。”
     
      大夫人微笑着说了一句,“我知道你孝顺,也到用膳的时辰了。”
     
      ?#24597;?#22920;早已指挥人去摆饭了,然后大夫人看向李未央,李未央笑容满面,亲热地上去扶着她。
     
      当着一屋子丫头妈妈的面,她们亲如一?#38405;?#22899;。
     
      眨眼间,转进了饭堂。
     
      大夫人以前吃饭有专门的地方,饭桌一向?#21069;?#22312;堂屋西次间,那里除了一日三餐用?#24618;?#22806;,并没有别的用途,现在因为她生病了,不愿意走路,便将饭桌摆放在了外室。
     
      李未央扶着大夫人一路走过来,大夫人只觉得她的力气足以粉碎自己的手腕?#29301;?#19981;由用力地挣脱开她。
     
      李未央微笑:“母亲,怎么了?”
     
      大夫人咬牙:“没什么。”
     
      这时候,?#24597;?#22920;?#20011;?#21545;咐人摆了酸枝木八仙桌,两三?#26049;?#20979;随意地放在?#36771;摺?#26446;未央环视了一圈屋子,见到处都是名贵的古董玉器,不由笑了笑。
     
      ?#24597;?#22920;见她微笑,问道:“县主在看什么?”
     
      李未央慢慢道:“我在想,母亲果然大家风范,老夫人的屋子里也绝对没有这样值钱的摆设。”
     
      大夫人出身国公府,多年来又把持着李家,自?#30343;?#26377;钱的,还不是一般的有钱,?#24597;?#22920;笑道:“县主说的哪里话,夫人屋子里的都是寻常见的东西,老夫人屋子里的那才叫值钱呢,?#30343;?#22905;老人家说看了晃眼,都收起来了。”
     
      “哦,原来如此。”李未央盯着不远处的那道多宝格,上面摆着各种各样名贵的玉器、盆景,尤其是一块用整个羊脂玉雕刻而成的玉兰花,那种纯洁的乳白色,简直可以让人看得眼睛都掉出来。
     
      大夫人冷眼瞧着,以为李未央被震住了,不由冷笑了一声。她是知道李未央之前得了宫中不少赏赐,但她自己的珍藏,可未必比宫中的差!她就是要?#32654;?#26410;央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绝对不容许她一个小小的庶出来践踏!垂下眼睛,她道:“?#24613;?#24320;饭吧。”
     
      一个丫头走上来,手中拎了个小小的黄铜水壶,倒了小半盆的?#20154;?#21478;一个丫头为大夫人挽起了袖子。
     
      “你不知道,你那个四姐,真是不像话。”大夫人一边洗手,一边冷冷道,“做什么事情都?#30343;?#35828;一下动一下,说她?#39556;?#23601;掉金豆子,好像委屈的什?#27492;?#30340;,哪里像是个大?#22812;?#31168;,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刻薄她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面上毫无所觉似的。
     
      大夫人继续说道:“像她那种做派,别人会觉得,庶出就是庶出,怎么都上不了台面!”
     
      李未央含笑,没有应声的意思,?#36335;?#21548;不出大夫人在指桑骂?#34180;?/div>
     
      大夫人恼怒,?#24597;?#22920;连忙道:“夫人何必和四小姐置气,她毕竟在四姨娘跟前养大,?#26377;?#27809;有跟着夫人,不懂事也是有的。”大夫人冷哼一声,把手抬起来,丫头拿着白巾,仔细地揩拭着那双手。
     
      大夫人冷冷地道,“还是从宫里请个嬷嬷来,好好管教一下的好。未央,你说是不是?”
     
      李未央似笑非笑:“母亲说的是。”
     
      李家一向是诗书传家,行事作风,与乍富新贵差别很大。晚饭摆上桌子,虽然?#36824;?#21313;菜两汤,但样样都做得很精致,想来也是用了心思的。
     
      ?#24597;?#22920;就向李未央使眼色,意思让她亲自为大夫人?#30142;恕?/div>
     
      李未央好像没瞧见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夫人不乐意,道:“未央,你大姐在的时候,凡事吃饭,都是站在我身边替我布置的,这才是孝道。”
     
      李未央的眼睛眨了眨,道:“可是我笨?#30452;?#33050;的,怕不小心弄坏了什么。”
     
      大夫人冷笑:“横竖我?#36824;?#20320;就是!”
     
      她本想要忍的,可是越看李未央越是不能忍,就是想要借着嫡母的威风收拾一下她,出出心头这股恶气罢了。
     
      李未央笑了笑:“既然母亲说了?#36824;?#25105;,那我就为母亲略尽绵力罢。”
     
      她轻飘飘地走上来,亲自夹了一块糖?#20570;?#40060;,放在大夫人的碗里,大夫人?#27492;?#35802;惶诚恐,才觉得心里舒服点。
     
      ?#36824;?#24246;出的再怎么高傲,在众人面前,孝顺嫡母也是应该的,否则李未央就别想在大历朝立足了!她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应该天天让这个死?#23601;返?#22905;跟前来立规矩,借机会将她整死!大夫人心里正想着,李未央笑道:“这酒酿圆子十分好吃,母亲快尝尝。”
     
      她亲自舀了滚烫的一小碗,吹也不吹,尽数往大夫人身上倒过去,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大夫人因为过于吃惊,竟然都没来?#30473;吧?#24320;,那滚烫的酒酿圆子一下子洒在了她身上。
     
      春天穿的少,大夫人惨叫了一声,她现在恨不得天上掉个雷下来直接劈死李未央才好!
     
      李未央的唇畔起了一丝愧疚,急忙上去替大夫人擦拭,大夫人怒的无以复加,李未央便转头就去丫头手里端过了刚才洗手还来不及倒掉的那盆水,上来要为大夫人擦洗。
     
      不知道是?#32622;怕?#36824;是?#23460;?#30340;,她整个人端着水盆就往前跌过去。?#24597;?#22920;赶紧护着大夫人,李未央的唇畔微微勾起,整个人就栽倒下去,椅子的倒地发出巨大的响动,而随着巨响李未央也重重的撞在了大夫人身上,将她整个人压倒在地,原本想要护着的?#24597;?#22920;也被压到了最下面给大夫人当了肉垫,一把老骨头都给?#32929;?#20102;。
     
      大夫人的尖叫一下子拔高,而且声音凄厉:她被李未央这一?#33756;?#20498;在地上时,?#35828;?#20102;胸口,巨痛让她真正的尖叫起来。
     
      “县主!快起来!快起来啊!”?#24597;?#22920;哎哟哎哟地叫着,李未央从大夫人身上爬起来,?#31181;?#21364;?#23460;?#22312;她肋骨上狠狠地压了一下,大夫人又是一声惨叫,几乎痛?#21890;?#21435;。
     
      李未央?#36335;?#26080;力,一众丫头妈妈上去扶起她,她却好像手一滑,无意中抓住了铺在桌上的席布,瞬间,桌上的菜肴、碗筷、茶壶……所有的东西,全部乒?#21476;?#20051;落地,所有人都傻了眼。大夫人劈头盖脸都被饭?#20282;?#33039;了,显得异常狼狈。
     
      一个妈妈惊呼一声,过去扶大夫人,李未央却向?#26685;?#20351;了个眼色,?#26685;?#29467;地踢开了那个妈妈,那妈妈刚把人扶起来,莫名其妙受了?#26685;?#36825;一下,还弄不清楚怎么回事,顿时连带着大夫人一起撞到了不远处的多宝格上,在这一瞬间,那些个什么羊脂玉的玉兰花,珐琅嵌青玉的花瓶、青花白地瓷?#25918;杈啊?#29645;贵的紫檀木?#26029;?#29273;花映玻璃的小屏风,噼里啪啦全部掉了下来,砸了个稀巴烂。
     
      一片狼藉里,大夫人的头撞到了多宝格,完全?#20011;?#21574;若木鸡。
     
      众人面面相觑地望着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未央摊手,无奈道:“母亲,我早说过,自己笨?#30452;?#33050;的,可是您偏要我?#27492;?#20505;……唉,赶紧起来吧,地上多凉啊!”说着,她还要上去搀扶大夫人。
     
      “别碰我!别碰我!?#35753;?#21834;!”大夫人丝毫顾不得威严,几乎痛叫起来,那叫声穿透了屋脊,让所有人都是汗毛倒竖。?#24597;?#22920;连忙上去隔开李未央的手,然而大夫人转头那么多珍贵的宝?#27492;?#20102;一地……全毁了!全毁了!大夫人眼前发黑,两眼一翻,整个人晕了过去。
     
      ?#24597;?#22920;拼着老命嚎叫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夫人扶着躺到床上去,请大夫,快去请大夫!”
     
      李未央微笑道:“?#24597;?#22920;,我来吧。”
     
      ?#24597;?#22920;脸上现出惊?#31181;?#33394;,随后道:“不?#22836;?#21439;主,奴婢们在就可以了,您回去歇着吧!”
     
      李未央就很是不好意思,道:“这怎么使得?”
     
      ?#24597;?#22920;慌忙道:“使得!使得!县主快走吧!”这人简直是个?#20013;恰?/div>
     
      看着所有人忙不迭地把奄奄一息的大夫人抬进去,李未央微笑着踏出了房门,只觉得阳光灿烂,心情很好。?#24635;?#25285;心道:“小姐——”
     
      李未央转?#36820;潰?ldquo;怎么,怕了?”
     
      上次在浴池连人都敢杀,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24635;浦皇?#25285;心大夫人不会善罢甘休。
     
      李未央微笑道:“就算我好好伺候她,她就不找我麻烦了吗?”
     
      ?#24635;?#24819;想也是,索性?#24867;?#24320;了这件事。
     
      本以为给了大夫人一个教?#25285;?#23545;方能老实点,没想到?#24597;?#22920;第二天就来了:“夫人说了,精细的活儿县主做不来,还是交给四小姐吧,?#30343;?#24744;既然来侍疾,也不好什么都不让做,这样吧,奴婢管着小厨房呢,今后夫人的饮食和药,就交给县主了。”
     
      李未央挑眉,饮?#24120;?#36825;么重要的地方——她笑了笑:“烦请?#24597;?#22920;去说一声,我可担待不起啊!若是母亲吃的东西出了差错,我岂不是?#25214;?#38590;安么?”
     
      ?#24597;?#22920;赔笑道:“您放心,不是奴婢看着吗?断然不会让那些下作的人下什么手脚的。”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道:“这个……还是不好吧。”
     
      ?#24597;?#22920;道:“有什么不好的?若是县主执意不答应,?#36335;?#20154;还会想出其他的事情来,不若应承下来,横竖有奴?#26223;?#24744;看着,出不了错!”
     
      李未央笑了笑。
     
      经过浴池那件事,?#24635;?#20498;是相信了?#24597;?#22920;,她低声道:“小姐,?#24597;?#22920;说的也对。”毕竟大夫人是主母,她要是想点别的招数,她们还难以防范,现在这样,有?#24597;?#22920;这样容易收买的人,她们就不必过于担心了。纵然大夫人想要动手,?#24597;?#22920;看在钱财的份上?#19981;?#20986;力的。
     
      ?#24597;?#22920;小心地看着李未央,道:“奴婢一定尽心尽力。”
     
      李未央笑了笑,?#35753;?#35828;好,也没说不好。
     
      算是默许了吧,?#24597;?#22920;松了口气,县主要是一直僵持着,大夫人那里也不好交代,她笑着道:“那奴婢就当县主答应了。”
     
      李未央含笑看着她,表情很是奇怪,?#24597;?#22920;看不懂那神情,?#30343;?#24528;忑地转身退下了。
     
      李未央对?#24635;?#36947;:“你看,这件事是不是很有趣?”
     
      ?#24635;?#19981;知道李未央什么意思,她?#30343;?#35273;得担心:“小姐,不?#30343;嵌怕?#22920;咱们要多花点钱打点,奴婢?#19981;?#26102;常盯着小厨房的。”
     
      盯着有什么用?李未央笑而不语,没有说话,却突然站起了身,道:“昨夜父亲是在四姨娘那儿过夜的吧?”
     
      ?#24635;?#21644;墨竹都愣住了,?#26685;?#20063;听得一头雾水。
     
      李未央笑了笑,道:“走吧,好几日没去给父亲请安了。”
     
      ?#24635;?#24515;中想,县主真是奇怪,连自己这个一直都跟着她的丫头都完全猜不到她的心思,她现在不是应该想对策对付大夫人吗,怎么会想到去见老爷呢?老爷这个人,一向是?#36824;?#20869;宅的事情,尤其是对大夫人,都是能忍则忍的,小姐去找他,又有什么用?然而这些话只敢在心中想一想,她情?#36214;?#20449;小姐。
     
      李未央在李萧然的书房里呆了半个时辰,回来的时候看见福瑞院里的大夫出出进进的,不由道:“这是怎么了?”
     
      ?#24597;?#22920;见了,不好再隐瞒,道:“是大夫人刚才那一摔,把肋骨压断了。”
     
      李未央笑了笑,要的就是她肋骨断。她的面容变得很担?#29301;?ldquo;哎呀,都怪我笨?#30452;?#33050;的,刚才我?#20011;?#21435;父亲那里请过罪了,他也责备了我一通,看到母亲?#39034;?#36825;样,我心里真是难过呢!”
     
      换句话说,她?#20011;?#20808;下手为强了,若是大夫人去告状,恐怕李萧然还会?#22836;?#26446;未央,但现在可是李未央自己跑过去承?#27927;?#35823;,大夫人再去说什么就落了下乘,更何况——老爷现在可不待见大夫人!?#24597;?#22920;知道这一点,脸上陪着笑,道:“县主说的哪里话,夫人早就说过了,这事儿不能怪您,您也是好心好意的。”
     
      李未央的笑容显得很?#21487;疲?ldquo;还是母亲贤良大度,本来我还想赔偿一部分损失的,既然母亲都这?#27492;?#20102;,我也就不好坚持了。”
     
      ?#24597;?#22920;脸色一变,随后满脸笑道:“是,是。”心头却后悔不已,要是不多说这句话,兴许那么多宝物还能得到赔偿,现在一分钱都别想见到了。她想了想,又道,“?#30343;?#20799;的时候还请县主去小厨房转转,哪怕?#20146;?#20570;样子也好,表示一下您的孝心,现在四小姐可是天天都做乳鸽汤给夫人补身子呢!您若是什么都不做……”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笑道:“哦,乳鸽汤啊,这个我?#19981;?#20570;的。?#30343;亲?#30340;不好——”
     
      ?#24597;?#22920;笑道:“哪里用得着县主亲?#36828;?#25163;,只消您吩咐一声,奴婢会?#24613;?#22909;食材的,您到时候亲?#36828;?#36827;去就行了,大夫人见到您这样孝顺,?#19981;?#21407;谅你的。”
     
      李未央淡淡笑了笑,道:“?#24597;?#22920;对我还真是忠心耿耿啊。”
     
      ?#24597;?#22920;满脸谄媚道:“只要县主一如既往地关照奴婢,那么奴婢当然也是一心为您着想,帮您劝着点大夫人,她那儿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准儿先告诉您。”
     
      李未央点点头,道:“那就多谢你了。”说着,她挥了挥手,吩咐?#24635;?#20877;给?#24597;?#22920;一个红包。
     
      ?#24597;?#22920;接过红包,眉开眼笑地走了。
     
      ?#24635;?#36947;:“小姐,?#30475;?#37117;这么给,什么时候是个头,这个老奴才,心肠也太黑了,做什么都要钱!”
     
      李未央笑了笑,道:“能用钱买到的人心,都不是真心,但若是用钱都买不到,对我?#27492;担?#26356;加不是什么好事。”
     
      ?#24635;?#21644;墨竹对视一眼,却都没有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26685;攏?#36807;来,我有事吩咐你去办。”李未央招了招手。
     
      ?#26685;?#38395;言,立刻附耳过去,李未央轻轻在她耳边说了?#39556;洌栽?#30340;眼睛一亮,立刻道:“是,奴婢立刻就去!”
     
      ?#24635;?#21644;墨竹都很好奇,李未央到底让?#26685;?#20570;了什么事,可是接下来?#36824;?#22905;们怎么旁敲侧击,李未央都不曾回答她们。
     
      李未央并不曾去过一次小厨房,不只她没有去过,甚至连她身边的丫头,也都一个都没去过,倒是四小姐李常笑尽心尽力、不分?#25214;?#22320;伺候大夫人,甚至亲手煎药熬汤,久而久之,福瑞院开始有了流言,说四小姐才像是个女儿的样子,三小姐李未央却仗着自己是个县主,不但不为大夫人侍疾,甚至连药碗都不肯端一下,这话在注重孝道的大历朝,可是极为厉害的,大夫人再不好,那也是嫡母,断然容不?#20204;?#24573;,李未央这种不闻不问的做法,将来于她的名声上极有妨碍。?#24635;?#21644;墨竹听在耳朵里,急在心里,?#36861;?#26469;劝说。
     
      “小姐,您还是去大夫人屋子里呆一会儿吧。”
     
      “?#21069;。?#21738;怕?#35805;?#21051;也好,说出去好听些。”
     
      “还有小厨房那儿,您也学着四小姐去煲个汤熬个药什么的,不用您动手,奴婢?#20146;?#28982;会为您?#24613;?#22909;的。”
     
      “?#21069;。?#29616;在人人都说四小姐孝顺,?#30340;?hellip;…”自己的嫡母病了,连药碗都不肯端,传出去实在是太难听了。
     
      李未央正在看书,听了这话自然知道两个丫头在为她着想,只?#36824;?#22905;不慌不忙,先问了一声?#26685;攏?ldquo;事情都办妥了吗?”
     
      “是,小姐,事情都办妥了。”
     
      李未央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吧。”
     
      墨竹和?#24635;?#37117;吃了一惊:“小姐这是要往哪里去?”
     
      李未央淡淡地开口道:“自?#30343;?#21435;厨房了?#30933;?#20146;不是要喝乳鸽汤吗?”
     
      ?#24635;?#31435;刻高兴起来了:“是,奴婢这就去?#24613;浮?rdquo;
     
      小厨房里,有七八个丫头在收拾,见到李未央来了,连忙行礼。
     
      李未央笑了笑,道:“刚才我派人来吩咐过,食材都?#24613;?#22909;了吗?”
     
      就有一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回答:“回县主,一切都?#24613;?#22909;了,奴婢们这就动手,厨房烟大,县主且先回去,汤熬好了,奴婢送过去。”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必了,我的丫头来做吧,你们都出去。”
     
      几个丫头对视一眼,都露出为难的神色。
     
      李未央扬眉:“怎么,连你们我都指使不动吗?”
     
      几人不敢吭声了,随后乖乖退了出去。等小厨房空下来,李未央笑了笑,道:“?#24635;疲?#20320;去熬汤吧。”
     
      “是。”?#24635;?#25918;入了收拾干净的乳鸽,加了水,添了点?#31283;?#22312;炉上煮着,又拿了把扇子一下一下地扇,感叹道:“小姐做得对,若是让那些丫头来做,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事来,还是咱?#20146;?#24049;动手放心些。”
     
      李未央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她。
     
      墨竹上去帮助?#24635;疲?#20004;个人动手,速度一下子快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汤熬好,?#24635;?#29992;一?#35805;?#33714;瓷口高足碗装了,放到?#20449;?#37324;,这才笑道:“小姐,一切都备好了。”
     
      李未央转头看了?#26685;?#19968;眼,?#26685;?#28857;了点头,李未央的笑容更深了。
     
      那边的?#24597;?#22920;早已得到了消息,在门口等着李未央。丫头早在几个时辰前就说三小姐带人进了小厨房,可是到现在都还不见人影,?#24597;?#22920;派了人去看,可惜三小姐身边有个武功高强的丫头,根本没办法靠近院子。她在这里心急如焚,李未央那边却不紧不慢地带着丫头走过来,一瞧见?#24597;?#22920;站在门口,她站住脚步道:“?#24597;?#22920;怎么在这儿等着呢?”
     
      ?#24597;?#22920;满脸带笑:“县主,今儿老爷正巧来看望夫人,留下一起用膳,如今正在里?#36820;?#30528;呢!”
     
      李萧然也来了?李未央眨了眨眼睛,?#23460;?#38706;出惊讶的神情:“今儿是什么日子——”这几个月,父亲可是从不曾踏进过大夫人的房门。
     
      ?#24597;?#22920;却?#30343;?#31505;道:“县主快进去吧。”
     
      李未央对身后的?#24635;?#20351;了个颜色,?#24635;婆踝攀?#30418;,低眉顺眼地跟在她身后踏进了门槛。
     
      屋子里,李萧?#36824;?#28982;坐在?#22949;?#19978;,大夫人面色有点苍白,眼睛下有一片暗黑色的青影,可?#20146;?#21767;却显得很红艳,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为了掩?#26410;?#33394;的苍白而抹了口脂。四姨娘一身雪青色连衣裙,低眉顺眼地在李萧然身后站着。李常笑正站着,恭敬地为父亲和嫡母?#30142;恕?#25353;照道理说,这种活儿不用她来做,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做,哪怕是为了李常喜,她也必须毕恭毕敬、兢兢业业。
     
      李未央微微一笑,上前行礼道:“父亲,母亲。”
     
      大夫人看到李未央,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抖动了一下,可是她竭力控制住了自己,尽量笑得很温和,但是这种温和也仅仅是她自己理解的温和,在别人看来,这种笑容甚至是带了一点狰狞的:“未央,你不是在自?#20309;?#23376;里用膳么,怎么突然跑过来?”
     
      居然明知故问,李未央心道这不是你让我送乳鸽汤来么,脸上却不露分毫,道:“未央是给二位送乳鸽汤来了,汤炖了很久,还放了枸杞、黄苓、当归、杜仲、等中药,补气养身,母亲要?#36214;?#21697;尝。”
     
      大夫人微笑道:“嗯,你果?#30343;?#20010;孝顺的孩子。”
     
      李未央?#30343;?#21644;顺地笑,旁边的丫头赶紧接过?#24635;?#25163;里的食盒,然后将里面的汤端了出来,汤还是热气腾腾的,带着一种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大夫人笑了笑,道:“来,我先尝尝,看看未央的手艺怎么样。”
     
      李常笑便急忙取过专门?#32654;?#21917;汤的精致莲叶碗,为大夫人和李萧然?#30452;?#30427;了一碗,小心翼翼地?#35828;?#20004;人的面前。李萧然回头,和四姨娘道:“这些日子,倒是?#37327;?#20320;们了。”
     
      四姨娘道:“夫人身体安康就是我们的福气,没有什么?#37327;?#30340;。”
     
      李常笑的眼圈不由自主红了,想起这些日子被大夫人当牛做马地使唤还不能有半句怨言,否则就是对嫡母不孝,她心里真是难受极了,抬起眼睛,想要从李未央的身上寻找一点同病相怜的理解和慰藉,然而李未央却盯着那碗汤,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李未央看着大夫人的手轻轻舀了一勺汤,缓慢地送到唇边,正要往下送,这时候,?#24597;?#22920;突然冲了上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调羹,猛地摔了出去。
     
      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大夫人勃然大怒,劈头盖脸地骂道:“老奴才,你这是疯了不成!”
     
      ?#24597;?#22920;?#36865;?#19968;声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夫人,奴婢有罪啊!”
     
      在发怒的时候,大夫人的眼睛里隐藏着一种深深的得意,嘴角的肉也因为激动而在颤抖。
     
      李萧然也是勃然色变:“?#24597;?#22920;,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你也失心疯了吗?!”
     
      ?#24597;?#22920;嚎啕大哭:“夫人,奴婢本来不想说的,可是现在奴婢不得不说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极为吃惊的神情,他们不知道这个?#24597;?#22920;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眼泪鼻涕流的满脸,好像是忍受了天大的委屈。
     
      李未央淡淡道:“?#24597;?#22920;,父亲母亲正在用膳,你纵然有话要说也不该挑现在,难道在母亲身边呆了这么多年,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24597;?#22920;身体一震,随后抬起头,满脸愤怒地望着李未央,与平日里的恭顺小心判若两人。?#24635;?#21507;了一惊,心中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36335;?#25509;下来要发生什么很不好的事情一样。
     
      果然,?#24597;?#22920;大声道:“县主你这是心虚了吗,怕奴婢把你做的丑事全都抖出来是不是?!奴婢告诉你,奴婢是眼睛瞎了才会听你的话答应帮你去害大夫人,现在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就是拼个一死,也绝对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
     
      ?#24635;?#36830;忙上前一步:“?#24597;?#22920;,你满口胡说?#35828;?#20160;么!”
     
      李未央挥了挥手,当着众人的面冷笑一声:“让她说下去。”
     
      “老爷,夫人,那乳鸽汤里面放了东西,若是夫人真的喝了,只?#34385;?#21051;之间就会毙命!”
     
      厅上的众人都无法理解地看着?#24597;?#22920;,连李萧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究竟听到了什么!
     
      大夫人立刻追问道:“?#24597;?#22920;,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24597;?#22920;不说话了,?#30343;?#20302;头猛地给大夫人叩头,“奴?#25964;?#20102;!奴?#25964;?#20102;!求夫人饶恕!”
     
      大夫人皱眉:“你既然知道错了,就?#32654;?#32769;实实地把话说清楚,这样说一半,叫我们怎么相信你!难道你要看着真凶逍遥法外吗?”
     
      ?#24597;?#22920;听到这里,跪在地上全身抖个不停,慢慢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大夫人,然后?#26469;?#30475;向厅上的众人。
     
      “是!奴婢全都说出来,乳鸽汤里面的药,就是县主命令她的丫头放进去的,奴婢也知道这件事,?#30343;?#21439;主许了奴婢五百两金子,奴婢一时?#36824;?#36855;了心窍,竟然真的答应了帮她成事!”?#24597;?#22920;一边说,一边嚎啕大哭。
     
      李萧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他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满口胡言!”
     
      ?#24597;?#22920;仰起脸,鼻涕眼泪都模糊了:“奴婢不敢撒谎,老爷若是不信,可以去验看这汤!”
     
      李萧然冷冷道:“来人,查验!”
     
      李未央默然地望着?#24597;?#22920;,心头不禁浮起冷笑,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先是借由过去的旧事作出被她收买的样子,然后借?#30460;?#23567;姐放蝎子的事情来告密以取得信任,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倒打一?#36965;?/div>
     
      一个妈妈立刻拔了银簪子上前,试了试李萧然面前这碗,片刻之间,银簪子的末端就黑了过来。李萧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难看,他身后的四姨娘惊呼道:“天啊,真的有毒!”
     
      李未央却是在思考,刚才一路没有任何人经手过这汤,除了……她看了一眼盛汤的碗,没错,大夫人是在这碗上动了手脚,平日里纵?#30343;?#39564;毒,也必定是查验带过来的东西,而不是大夫人这里原先就有的东西,试想,谁会想到大夫人会用这个盲点来陷害李未央呢。
     
      ?#24597;?#22920;又大声喊道:“还有金子,县主交给奴婢的银票,奴婢分文未动,全都放在床底下的暗阁里面!老爷夫人大可以去验看,奴婢?#20081;?#26377;限,若非县主给的,哪里来的那么多银票!”
     
      话说到了这份上,谁都会相?#21734;怕?#22920;的话,要人证有人证,要物证有物证,谁都得相信她!
     
      大夫人咬牙切齿:“李未央!我有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要买通这老奴才来害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32602;?#35831;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吉林时时网 牌九至尊app下载 骰宝只押一个怎么刷流水 即时比分大赢家体育 3码倍投36期要多少钱 杭州按摩场所推荐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亚洲美女图片 重庆时时彩官方是假的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最新版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