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2 突然疯了

    庶女有毒

    082 突然疯了


      白芷愣了一下,找到两根竹条,夹了一只活蝎子过来,李未央轻声说:“既然你说自己无辜,那好,只要你把这蝎子吞下去,我就信了你的清白,以后必定好好和你相处。”
     
      李常喜脸色煞白,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如同木偶。
     
      赵楠的长剑划过她的?#26412;保?#27809;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着她,包括李常喜的?#23601;罰?#27492;刻也是满脸恐惧地看着。
     
      满屋子的寂静,蝎子忽然“啪嗒”扭动了一声,吓?#32654;?#24120;喜猛地一抖。
     
      李未央的微笑无声无息,李常?#19981;?#36523;颤栗着匍匐在地上。
     
      李未央徐徐笑道:“不敢么?如此看来你刚才说的话都是虚情假意呢。”
     
      李常喜低声的抽泣着,目中闪过愤恨,却强自压抑着:“三姐,我知?#26469;?#20102;,你饶了我吧!”
     
      李未央笑了笑,道:“要么证明给我看,要么——”她的目光落在冰冷的剑锋上。
     
      李常喜愣住,咬牙道:“你不敢杀我的!”
     
      李未央的表情很古怪:“是?#21073;?#25105;好害怕呢,所以我预备让他挑断你的手筋脚筋,再割了你的舌头,让你一辈子说不出话来!”
     
      李常喜用一种极端恐惧的眼神望着李未央,她突然明白,对方是认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讨价余地!赵楠的剑锋动了动,她连忙道:“我证明给你看!”说着,她迟疑的去抓那蝎子,谁知那蝎子轻轻摆头,吓得她立刻缩回手指,落下更多的泪来。终于,?#20154;?#20877;次伸出两指去,紧闭着双眼去捏那蝎子。在她的手指碰触到那东西的时候,她浑身剧?#20063;?#25238;起来,?#23545;?#30340;把蝎子抛了出去!随即大哭着上来抱住李未央的腿,哭?#30333;?ldquo;三姐饶命!”
     
      李未央无动于衷,甚至脸上带了点残酷的笑容。赵楠连忙将她提起来,她拼命地挣扎,随后两眼一翻,一下子晕了过去,?#36824;?#24322;味传遍了整个房间。
     
      白芷看了一眼李常喜的裙下,随后掩住了?#20146;櫻?#36824;以为这个五小姐有多大的胆子呢!“就是个不经吓的!”
     
      “吓唬?”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犯她,以为就此完了吗,李未央笑了笑,指了指一旁正准备寻找机会逃跑的?#23601;罰?#36947;:“你准备哪儿去!”
     
      那?#23601;?#21507;了一惊,拼了命要往外跑,却被赵楠一把抓住,再也动弹不得,赵楠捏住了她的喉咙,高高将她提起,李未央笑了笑:“灌下去!”
     
      白芷立刻将蝎子丢进了?#23601;?#20957;玉的嘴巴里,她的双腿在空中使劲蹬着,试图摆脱赵楠的手。然而那双手却像是铁钳,丝毫无法挣?#36873;?#34638;子很快下了嘴巴,在她的唇舌之间翻搅着,?#32622;?#28872;地挥舞着,逐渐满是无力,连?#21073;?#37117;变成了和那些蝎子背部一样的紫红色。剧毒入口,很快,她停止了呼吸。
     
      赵楠丢下了她,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道:“没留下?#19997;?#21543;。”
     
      赵楠低?#36820;潰?ldquo;小姐放心。”
     
      白芷的脸色还是有点发白,但是很快她想到若是这蝎子刚才咬到了她们,现在要死的人就是小姐和她了!所以,五小姐和这个助纣为虐的?#23601;罰?#21322;点都不值得同情!
     
      墨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李常喜,道:“小姐,她怎么办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赵楠,你先出去,我们待会儿就走。”
     
      赵楠点头,飞快地消失了。
     
      李未央轻声道:“扒掉她的衣裳,让她一半儿泡在水池里。”
     
      白芷和墨竹对视一眼,同时明白过来,立刻按照李未央的吩咐办,将李常喜的衣裳都脱了,然后将她挪到水池边,却露出一半白花花的身子在水面上,将她的姿势摆好后,李未央勾勾手指:“咱们从?#30333;?#29228;出去。”
     
      两个?#23601;?#23601;看到她们的小姐拎着裙子,快速地从?#30333;?#29228;了出去,然后站在窗户口看着她们:“怎么还?#36824;?#26469;!”
     
      白芷一愣,立刻跑了过去,墨竹也赶紧跟上,两个?#23601;?#20174;前没做过体力活,多少有点吃力,费了好半天功夫才爬出来:“小姐,接下来怎么办?”
     
      李未央笑了笑,道:“放开喉咙尖叫!叫的越大声越好!”
     
      白芷还没?#20174;?#36807;来,墨竹?#20011;?#24320;?#21363;?#22768;尖叫了,那声音一下子穿破屋顶,传出很远!
     
      这间屋子是临着温泉口而建,旁边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刚才李常喜还在窗户外面等着看李未央出丑,现在观赏的人与倒霉的人,完全掉了个儿!
     
      尖叫声一响起,院子外面立刻有了不少人冲进来。
     
      “快跑!一定是出事儿了!”
     
      “是浴池的方向!”
     
      “快冲进去救人啊!”
     
      ?#36764;被怕?#30340;声音听上去无比真实,越来越近。李未央冷笑,果然,李常喜?#25165;?#20102;很多人来看?#39286;鄭?/div>
     
      “小姐,奴才等进来救你了!。”
     
      一名侍卫的声音传过来,听声音,人?#20011;?#22312;屋门口。接着听见一声巨大的响动,像是整个门都被人砸开了。
     
      一大堆人的脚步声响起,他们冲进了浴池!李未央眨了眨眼睛,透过刚刚掩上的窗户缝?#26029;?#20869;看,却看到足足有七八个侍卫跑在了最前面,而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里面有一地蝎子,有一具死透的?#23601;?#30340;尸体,还有一个没有穿衣服的五小姐泡在水池里面。
     
      接在护卫们的后面,是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大夫人和李常笑,大夫人一看到这情形,勃然大怒:“谁让你们进来的?!”
     
      护卫们这才?#20174;?#36807;来,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李常笑不禁要昏倒,完了,全完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低声道:“咱?#20146;?#21543;。”
     
      这场好戏,想必大夫人会很满意的。
     
      大夫人竭尽全力地压下这件事,并且派人将率?#21364;?#36827;去的八名侍卫全都扣押了起来,说是要等老爷回来再处置,可越是控制,流言越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走,很快,大夫人?#32654;?#20316;药引的蝎子不小心被人放跑,随后跑进了浴池,五小姐当场吓?#27809;?#20102;过去,蝎子咬死了一个?#23601;罰?#20365;卫们冲进浴室的时候,五小姐还没来得?#25353;?#34915;裳,一时春光乍泄的消息就传遍了……
     
      四姨娘气急败坏地进了大夫人的院子,一进门就嚎啕大哭,哭的大夫人皱起眉头:“嚎什么!都怪她自个儿不小心!你还不快去看看!”
     
      四姨娘不?#20197;?#21553;声,赶紧拉着李常笑去看李常喜。浴池里晕过去后,她一直都没有清?#36873;?/div>
     
      李未央在走廊上看见四姨娘跌跌撞撞往前走,微笑道:“四姨娘这是去看五妹吧?”
     
      四姨娘一看是她,不由咬牙切齿道:“这院子里什么蛇虫鼠蚁都有,现在是我的女儿,很快就轮到你三小姐了,你还是多?#26377;?#24515;吧!”李常喜的计划没有告诉任何人,所以就连四姨娘都以为一切是大夫人策划的,毕竟那蝎子是大夫人为了吃药才弄进?#30333;?#37324;,好端端的?#34935;?#20040;会跑到浴池去?这世上哪儿有这么容易的事!四姨娘气哼哼地往前走,李未央笑了笑。
     
      四姨娘几乎是一路哭着进了屋子,一进门就有?#23601;返潰?ldquo;姨娘,五小姐刚刚醒了!只是,只是她……”
     
      “醒了就好!”四姨娘喜出望外,虽然知道李常喜这辈子毁了脸?#21482;?#20102;清誉,?#26432;?#31455;是她的女儿,现在不求别的,能保住性命就好,可是她却忘了注意到小?#23601;?#37027;欲言?#31181;?#30340;模样。
     
      可是,奇怪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当四姨娘进了内室的时候,她奇怪地发现李常喜竟然赤着脚就坐在梳妆台前面,四姨娘顿时面生怒色,转脸向?#23601;罰就飞?#32553;了一下:“奴婢根本管不住小姐,鞋子穿好了她又丢掉!”
     
      她这话刚说出来就被李常喜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娘你来了,你看我漂不漂亮!”
     
      几个人听了这奇怪的话,面面相觑。
     
      李常喜也不肯掉过头来,她对着镜子仔细用鸭蛋粉小心翼翼地敷着脸和脖子,一点也不敢疏忽,敷完粉后双手在桌子上摸索了片刻,如获至宝一样取了一支黛笔,然后用心地在脸上描绘起来。
     
      “常喜,你这是怎么了?”四姨娘赶紧上去抓住自己的女儿,李常喜一下子回头,她脸因为异常白的粉妆和浓重的黑色长眉而显得格外惊怖,四姨娘不快地道:“你清醒一点!”
     
      李常喜没有理会她,只是咯咯一笑,转过身去,“四姐,快过来给我看一下,头发这边好像还有点毛,你给我倒点?#20498;?#27833;来……”
     
      “常喜,你到?#33258;?#20040;了!”四姨娘有些慌了,因为她发现李常喜的表情很认真,不,简直是太认真了!她握紧了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哆嗦地抬起手,指向常笑道:“过来,扶好你妹妹!”
     
      李常笑立刻上去抓住李常喜,却被她猛地挣脱了,四姨娘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怪事,尖叫道:“你们,一起过去抓住小姐!”
     
      几个?#23601;返?#20196;,包抄过去,抓手抓脚,可就在这时,李常喜突然发出一声只有兽类才能叫出的怪嚎,拼命地挣扎起来。
     
      众人完全都呆住了,四姨娘大声道:“按住她!快去请大夫!立刻就去请大夫!老天啊!”
     
      李常笑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妹妹以前虽然任性,却从来不会忘?#20146;?#24049;是大家闺秀,更不从露出现在这种疯狂的模样,她拼命地挣扎,甚至不惜用牙咬,用头撞,用脚踢,用手抠,她疯狂地抵抗着别人靠近,最后咧开一口白牙,狠狠的咬紧李常笑的手臂,李常笑惊呼一声,倒退了两?#21073;?#20877;看右边手腕上,鲜血淋漓,隐隐可见白骨,四姨娘惨叫:“我的女儿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李常喜尖声叫着:“滚!滚!全都滚!”
     
      外面伺候的人看见四姨娘跌跌撞撞地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喊:“来人啦!?#35753;?#21834;!她疯了,她疯了啊——”
     
      屋子里,大夫人正在和李未央说话:“唉,昨儿个晚上真是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好端端的跑出那么多蝎子,还跑进了浴池里,惊吓了常喜不说,还招来那么多护卫,你妹妹的名声,这一回算是彻底毁了!”
     
      李未央笑了笑,道:“母亲,这是各人的命。”
     
      大夫人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不由有片刻的失语,随后道:“好在不是你在浴池里。”
     
      李未央微微一笑,看了一眼不远处垂着头的?#24597;?#22920;,道:“是,女儿福大命大,最要紧的是,有母亲保佑我。”
     
      大夫人听着这话,怎么听都觉得不是好意思,转了话题道:“依你看,昨晚上的护卫,该当如?#26410;?#32622;?”
     
      李未央淡淡道:“这一切自然应当禀报父亲,看他如?#26410;?#29702;就是。”
     
      大夫人叹了口气:“你父亲这两天就宿在别院,我?#20011;?#27966;人去了,还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一直关着那些人,也不是个事儿。”
     
      李未央喝了一口茶,好整以暇道:“怎么,父亲还住在九姨娘那里吗?”
     
      大夫人的脸色变得铁青,随后强自压下?#30446;?#31361;如其来的痛,笑道:“?#21069;。?#21548;?#30340;?#20061;姨娘?#21507;?#20102;。”
     
      “哦,但愿这一回,九姨娘能给我添个弟弟才好。”李未央笑得很温柔。
     
      大夫人气得?#20146;?#37117;歪了,几乎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没想到李未央处处堵着她,让她不快,她恨不得立刻把这个?#23601;犯?#20986;去,可是想到……她忍住这口气,道:“说的?#21069;。?#21681;们这一房男丁不旺,你父亲一直盼望着再多个儿子。我也一?#27604;?#35828;他多去其他姨娘屋子里走走,?#19978;?#20182;就是独宠那一个。”
     
      李未央笑了笑,道:“父亲?#19981;端?#26159;他的自由,母亲,您应?#20040;?#24230;些。”
     
      那阵阵闷痛打的大夫人几乎坐不住,正要送?#20572;?#31361;然看见四姨娘没命一样地跑过来:“?#35753;?#21834;,她疯了!她疯了啊!”
     
      大夫人沉下?#24120;找?#21621;斥一番。
     
      “还给我!快还给我!”李常喜突然发疯一般地扑进了屋子,嘴里狂吼着,后头掀翻了无数个?#23601;貳?/div>
     
      李常喜一进来,立刻看到了李未央,然后扑了过去:“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跟你势不两立!”
     
      赵月眼疾手快地护住李未央,李常喜立刻被一巴掌推了出去,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她看着赵月,又看看李未央,?#36335;?#31361;然想起了什么,眼神里涌现出无比的惊恐。
     
      李未央淡淡望着,有时候疯子也是很清醒的,至少她还能认出自己来。
     
      ?#29359;?#30340;?#23601;?#19981;敢进屋子,手足无措地愣在门口,一个妈妈扭头:“赶快去禀报老爷,五小姐真疯了!”
     
      李常喜从地?#21523;?#20102;起来,看见大夫人,立刻扑了上去:“救我!救我!救我!”
     
      大夫人皱眉,问四姨娘道:“她怎么了?”
     
      四姨娘满面惊恐,她?#20011;?#39038;不上李常喜是她的女儿,她只觉得无比的害怕。
     
      李常喜几乎是发狂地大喊:“她,她要杀了我!她要杀了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拼命地看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像是要分清楚到底谁是谁。
     
      大夫人的脸色很难看:“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李未央淡淡道:“母亲,五妹是因为先前受了蝎子的惊吓,再是被那群全副武装的侍卫吓坏了。”
     
      几个?#23601;?#19978;来抓住李常喜的手臂……
     
      李常喜拼命地挣扎:“不,不,我不走!”然后她?#35828;?#22312;大夫人的脚底下,死死抓住她的裙摆。
     
      四姨娘心急如焚。
     
      李常喜疯疯癫癫,却突然笑了起来:“我看见……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大夫人冷笑,随后看了李未央一眼,低下头柔声道:“好孩子,你跟我说,你看见什么了?”
     
      李常喜睁大眼睛,脸上的白粉一直往下掉,露出狰狞的伤疤:“蝎子,蝎子,好多蝎子,好多好多蝎子……好可怕啊……她要我吃掉……全部吃掉……哈哈哈哈哈!”
     
      这疯言疯语的,根本听不出什么来,大夫人的眉头皱的死紧:“你们,还不快把她拉下去!”
     
      就在这时候,李常喜突然跳了起来:“蝎子,蝎子啊!”然后她面露凶光,神情?#33046;?#30340;越发狰狞,大夫人原本指望能问出什么来,却没想到李常喜突然发狂,还大叫了一声,猛地向她扑过来。
     
      大夫人根本来不及躲避,凄厉地惨叫一声,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左耳,然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李常喜竟然活生生咬掉了大夫人的一只耳朵!
     
      大夫人今天,带的是金色凤凰的耳坠,李常喜神志不清,竟然觉得那凤尾看起来像是蝎子高高翘起的尾巴一样,猛地扑上去咬掉了大夫人的左耳。随后她呸呸两声吐出了那耳朵,然后?#21046;?#21521;旁边的四姨娘!四姨娘惊叫一声,向后跌倒在地,一个劲儿地往外爬:“快抓住她!快点抓住她啊!”
     
      屋子里?#39029;?#19968;团,唯独李未央?#21355;?#31449;在原地,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出戏。
     
      白芷在一旁看着,只觉得惊心动魄,?#36824;?#32437;然李常喜没有疯,她也?#20011;?#24443;底身败名裂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天网?#21482;?#30095;而不漏了。
     
      李萧然快步走在小道上,对一路向他行礼的人视而不见。直到现在,他仍旧不敢相信,一夕之间,竟然发生这样大的变?#30465;?#20182;快步进了院子,却发现?#23601;?#22920;妈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地站在院子里,然后一盆盆血水从屋子里端出来,李萧然面色发白,一眼看见李未央站在走廊上,他紧?#20598;?#27493;冲上去:“究竟怎么回事?”
     
      李未央看到他,便轻声道:“父亲小声点,大夫正在为母亲诊治。”
     
      李萧然皱起眉头,声音不由更?#36764;保?ldquo;好端端,哪里来的蝎子?!”
     
      李未央叹了口气:“是母亲的药引子,特地从南方运过来的名贵毒蝎子。不知是谁不小心,将蝎子从厨房里放了出来,许是温泉水里面有什么物质讨了那蝎子的?#19981;叮?#25152;有的蝎子都爬进了温泉池。当时五妹妹正在沐浴,她身边的?#23601;分?#24515;护主,竟被蝎子咬死了,五妹?#20040;?#27010;是受了惊吓,竟然顾不得自己没穿衣服就惊声尖叫,正好外头负责?#24808;?#30340;妈妈听见,赶紧去告诉了外院的护卫,他们也是不动脑子,竟然?#36824;懿还?#23601;冲进了浴室,足足有七八个大男人,父亲你想想,五妹妹娇滴滴的一个女孩子,哪里受得了这种打击?当然是晕过去了!”
     
      李萧然根本不用动脑,就?#20011;?#33021;够做出判断,蝎子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他的眼睛眯起,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这些女人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都要闹出事情来,还?#30475;?#37117;跟他这位夫人有关系!
     
      “哼!”他冷哼一声。
     
      李未央还在继续往下说:“妹妹可能是一时接受不了刺激,不知怎的就疯了,四妹妹去拦她,被她差点咬坏了,然后四姨娘就跑到了母亲的屋子里,才刚说了几句话,五妹妹就闯了进来,母亲的左耳……被五妹妹硬生生咬了下来。”
     
      “什么?耳朵咬掉了,其他人都在做什么!”李萧然在走廊上来来回回走了几次,院子里的所有?#23601;?#22920;妈们此时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汗如雨下!
     
      李萧然心中?#21507;?#19981;安,他每一走一?#21073;?#37117;会想到这件事一旦传扬出去,对于?#26131;?#21517;声会是多大的损害,先?#20146;?#24049;女儿洗澡的时候被一群大男人看见了,然后女儿还疯疯癫癫地把嫡妻的耳朵给咬掉了,滑稽!滑天下之大稽!李常喜和大夫人,一定会害他变成全天下的笑话!
     
      “父亲,那些侍卫?#20011;?#20851;了一天了,嚷嚷着要见您,说要伸冤呢!”李未央提醒他。
     
      李萧然站住脚?#21073;?#20280;冤?!狗屁!他怎么能让那些人将事情传扬出去!他们一定要死!他冷冷吩咐道:“来人,将那批侍卫——”他轻轻做了一个手势,冰冷无情。
     
      李未央勾起了?#33050;希?#26082;然敢收李常喜的银子来陷害她,那就一个都别想好好活着,只是——她看了一眼周围惊恐的?#23601;?#22920;妈们,轻声道:“父亲,您这是……”近乎试探的语气,?#36335;?#24456;不安。
     
      李萧然淡淡道:“未央,你?#26432;?#23398;心慈手软那一套,他们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自然要付出代价。”
     
      李未央不再说话了,她突然觉得,自己血液里同样流动着冰冷的血液,看着那些曾经陷害过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她会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因为兴奋、因为残酷。也许,她?#20146;?#23601;是一个比李萧然还要残酷的人!
     
      所有的?#23601;?#22920;妈们都低下了头,她们意识到,这个院子里的风向,逐渐发生了变化……
     
      四姨娘从屋子里出来,满面都是苍白的神情,走路也摇摇?#20301;?#30340;:“老爷!老爷啊!”她扑过来,一把抓住李萧然的袖子,“常喜……常喜她疯了啊!”
     
      “好了!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李萧然不?#22836;?#22320;打断她,“来人,去把五小姐送到惠山里面的农庄去,派几个强壮的妈妈看守着,再也不许她跑出来!”
     
      四姨娘一听,顿时傻眼了,她本来还想着找个大夫给李常喜看看,说不定还能好……可是现在李萧然一句话,就给对?#33050;?#20102;死刑!她突然想到,李萧然?#20011;?#24443;底厌弃了这个女儿,再也不会让她回来了!
     
      她哀求道:“我知道五小姐犯了错,可她也是情有可原的,大夫人吃什么不好非要吃蝎子,吃就吃了,还非要让小姐们过来侍疾,她?#20146;?#24049;都还是孩子,什么都不懂,蝎子一下子跑出来,这事儿太蹊跷了——”
     
      这一切,肯定和大夫人脱不了?#19978;担?#26446;萧然在心里冷笑一声,掩去眼底的精芒,只是淡淡的唔了一声,根本没有回答。
     
      本来想要伸冤的,没想到李萧然全无?#20174;Γ?#22235;姨娘咬住了嘴唇。
     
      李未央清秀的脸上依旧是一派平和之色,既不会露出虚伪的担忧,也不会有隐忍不住的?#20197;擲只觥?#22905;的脸上,更多的是平淡,一种毫无感情的平常之色,她慢慢道:“四姨娘,五妹妹咬坏了母亲的耳朵,闯下了弥天大祸,还是听父亲的劝告吧,你别忘了,你身边还有一个四妹,你不会孤单的。”
     
      四姨娘一愣,随即醒悟过来。她向来是个聪明的人,知道审时度势,她还有一个女儿,若是因为那个疯了的惹怒了老爷,那四姑娘以后也就跟着小五一起完了……快刀?#22581;衣椋?#22905;擦掉了眼泪:“老爷,我当然全都听您的。”
     
      四姨娘到底还是知道什么叫取舍,李未央想到当初她不惜得罪大夫人也要陷害李长乐的事情,薄微的?#21073;?#23601;往上翘起了一个冷酷的弧度,她原本以为一切全出自四姨娘的母爱,现在想来,这其中或许还有另外一层,只有女儿嫁得好,四姨娘将来才能继续在李府里头平安呆着。如今李常?#19981;?#28781;的很彻底,四姨娘不可能再为她浪费李萧然所剩无几的耐性了。
     
      李萧然进去看大夫人了,纵然再怎么厌恶对?#21073;?#20182;也必须做出一个好的榜样来。
     
      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目光十分冷淡。
     
      四姨娘站不住了,便被?#23601;?#25206;了回去,李未央?#25214;?#19979;台阶,却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三姐?”
     
      李未央回过头,李常笑出现在走廊上,包裹着白布的手放在身侧,十分的显眼。
     
      她看着李未央的眼神,有一种害怕的情绪。
     
      李未央淡淡道:“怎么了?”
     
      李常笑眼?#25758;?#20809;粼粼,她的唇张开了又合上,像是有什么很为难的事情,好久嗫嚅着开口:“我……我想问问……三姐,五妹妹是不是要害你,所以才会弄成这样?”
     
      这个四妹,平时看起来像是个?#23601;罰?#21487;却是出乎意料的灵敏。
     
      李未央淡淡移开了目光:“你?#30340;兀?rdquo;
     
      李常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痛心:“她怎么总是这样,我劝过她无数次——”
     
      李未央凝眉,“你这?#20146;?#22791;来向我报仇的?”没等到她继续说下去,她的手臂?#20011;?#34987;对方的手紧紧抓住,“三姐,三姐,她只是不懂事,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她?#36867;?#33258;取,所以我不敢怪你,但是——但是你饶了她一条命吧。”
     
      看着对方满是雾气的眼渴盼的望着她,李未央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赵月立刻要上来隔开对方的手,李未央却轻轻摇了摇头,赵月犹豫片刻,便站在一边没有动。
     
      “四姐,你若是真的在意五姐的性命,就求神拜佛,希望她一辈子也不要好!”突然有一道冰冷的声音插了进来。
     
      两个人同时吃了一惊。
     
      李敏德的面容俊?#21361;?#21487;是薄唇却露出轻鄙的笑容,说出来话的甚至夹杂着一丝不?#25758;?#35273;的阴寒和戾气。
     
      李常笑吃了一惊,不知不觉地松了手。
     
      李敏德冷冷地望了她一眼,回?#36820;潰?ldquo;三姐,咱?#20146;?#21543;。”
     
      李未央点点头,再也没有看李常笑一眼。身后的人还在哭个不停,李未央和李敏德却?#20011;?#36208;远了。
     
      “三姐,你以后都少搭理她!”李敏德鼓着脸道。
     
      李未央失笑:“她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我知道没有!可是李常喜是她的亲妹妹,我看见她就不高兴!”李敏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光。
     
      李未央叹了口气:“这家里?#24867;枷不端?#20102;!”
     
      李敏德毫不犹豫地道:“你啊!”
     
      身后的白芷笑起来,李敏德回头,漂亮的眼睛瞪了对方一眼,白芷笑得更厉害,赵月却拍了一下白芷的腰,白芷突然笑不出来了,甚至整个脸都僵硬了起来,李敏德微微一笑,转过头去。
     
      李未央却没有任何的?#20174;Γ?#21482;是笑了笑,?#22841;?#20415;飘开了。
     
      “三姐,你是不是借着机会搬出去?”李敏德眼里闪着透彻的光芒,如同一柄锋利的剑。
     
      李未央望着他,随后摇了摇头:“大夫人受了重伤,她见到父亲,一定会哭诉,将我和四妹强行留下来。”
     
      “还要呆在这个院子里?要不,三姐你也?#23433;?#22909;了!”
     
      李未央笑了笑,目光落在不远处行色匆匆的?#24597;?#22920;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福瑞院毒蝎一事,最?#25214;?#20960;名侍卫的突然暴毙而终。同时,李萧然还处置了一个打扫温泉的?#23601;罰?#35748;为她没有好好清扫屋子,而蝎子一类?#19981;?#38452;凉,?#26410;?#36827;了浴池,所以才会惹出那么多的事情。
     
      李未央早就预料到了李萧然息事宁人的做法,若换了是她,也不会?#25954;?#21035;人知道丞相府出了这么丢人的事情,只能对外说五小姐沐浴的时候被蝎子咬伤,不得已送到别院去养伤,当然这伤……是一辈子也养不好了。
     
      李常喜被强行送走的时候,李未央正站在走廊上,她看着?#35805;?#25104;粽子一样的李常喜,面色十分平静。
     
      李常笑满脸是泪水地送了妹妹?#19979;沓担?#22238;来的时候看见李未央正在院子里站着,顿时脸一红,低下头就要走。
     
      “站住!”李未央突然道。
     
      李常笑抬起头,李未央慢慢道:“四妹,昨天你求我放五妹妹一条性命,我可是实话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最好十二个时?#33050;?#20154;盯着她,不然的话,别人会要她的命。”
     
      李常笑吃惊地望着她:“别人?”
     
      李未央淡淡看了大夫人的屋子一眼,李常笑一下子?#20174;?#36807;来,是!五妹咬下了大夫人的左耳,大夫人缓过劲儿来,一定会对五妹下手的,纵然她?#20011;?#30127;了,也还?#20146;?#24049;的妹妹!她咬?#21073;?#38543;后快步走过李未央的身边,止住了步子:“三姐,我?#36824;?#20320;!真的!”随后她拎起裙子,一路向走廊跑去了。
     
      经过这件事,李敏?#29575;?#20998;不放心李未央,三不五?#26412;?#35201;过来看看她是否平安无事。其实李未央的身边有两个绝顶高手,大夫人绝对不会对她怎样,但是李敏德就是不放心。
     
      “你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写字的?”李未央望着李敏德,微笑道。
     
      李敏德凝神静气地在宣纸上写下饱满的一个静字,然后抬起?#36820;潰?ldquo;三姐不是一直说自己的?#20013;?#30340;不好吗,我找了名师的字帖来给你临摹,今日是?#21534;?#23376;来了。”
     
      前天是送墨,昨天是送宣?#21073;?#20170;天?#20146;?#24086;,他当福瑞院缺衣少穿吗,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笑道:“你?#21073;?#30495;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是答应了要好好照顾你,怎么现在你反而来照顾我了呢?”
     
      李敏德手里的笔顿了顿,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随后手中的?#35270;?#21160;了起来,却是写了一个“心”字。
     
      “大伯母的病情怎么样了?”
     
      李未央轻轻笑了笑:“一直在床上躺着。”
     
      李敏德惊讶:“大伯母这么好强的人,竟然一直在床上躺着?”
     
      “父亲十天前为了五妹的事情大发?#20570;?#22788;置了好些?#23601;?#22920;妈,现在大夫人屋子里补的人都不合她心意,四妹便去照料了,?#25214;?#27809;法休息,昨天我看她似乎自己都开始摇摇?#20301;?#30340;,人也跟纸片一样,风一吹就倒了。”李未央轻描淡写地说着,她猜,恐怕李常笑一倒……
     
      “三姐,大夫人会不会让你去她屋子里头?”李敏德不免担心。
     
      李未央笑了笑:“她叫我去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我还要叫她一声母亲,不是吗?”
     
      李敏德有一瞬间的呼吸停?#20572;?#38543;后他的眸光闪过一丝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少年的忧虑:“我怕她借机会折腾你。”
     
      李未央随手从窗边摘了一朵鲜艳欲滴的牡丹,轻轻抚摸着花瓣上的露珠,回头笑道:“这就要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也是,若是大夫人?#32654;?#26410;央进屋子,恐怕三姐的一?#29228;?#22068;要把大夫人气的少活十年。
     
      李敏德渐渐放下心来,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24615;?#22768;响,其间夹杂着女子吵闹声,“砰”,门被人?#37096;?#20914;进院子里的,是一位年纪很轻的女孩,头上挽着八宝流云双髻,穿一袭银白绣花锦衣,双颊红润,唇不点而朱,柳眉正气得倒竖,一手指着屋子里的李敏德,“李敏德!你不要以为本公主就稀罕你!这天底下的人多的是,追着求着讨好本公主的也多的是,本公主?#25954;?#35753;你陪着玩耍,?#36824;?#26159;瞧着你长得还人模人样一点,给你几份面子,你不要不识抬举!”
     
      跟在女子身后进来的是宫内的太监宫女,他们慌慌张张的跟过来,“公主,公主,您不能这样啊——”
     
      早有?#23601;方?#26469;小厢房告罪,“县主,奴婢实在拦不住。”
     
      来者正是之前他们碰到的九公主,?#36824;?#30475;到她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往常的天真可爱,反倒是满脸怒容,像是被点燃了的炮仗,李未央饶有兴趣地看了李敏德一眼,却见到他眼观鼻鼻观心,压根没有搭理人家的意思。
     
      “你的爱慕者追来了,这可怎么办呢?”李未央不由觉得好笑,这公主真是有意思,?#19981;?#26446;敏德就算了,竟然还?#36820;?#36825;里来了,这可是丞相府,不是?#20351;?/div>
     
      李敏德没有回答,白芷等人面面相觑。
     
      “罢了,咱们出去?#39748;?#21543;。”李未央微笑着走了出去。
     
      “公主殿下大驾光临,真是?#32654;?#23478;蓬荜生?#28020;?rdquo;李未央面带和气的笑容,只是脸上却少有九公主平常见到的诚惶诚恐之色。
     
      九公主看了她一眼,立刻认出了她是谁,其实九公主对这个李家三小姐还是很有好感的,尤其是上?#20301;?#28783;会偶然遇见,她觉得对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只是现在她气急败坏,根本顾不得其他:“?#32654;?#25935;德出来,我问了他院子里的?#23601;罰?#35828;他在这里的!”
     
      李未央失笑:“不知九公主找三弟有什么事?!”
     
      九公主瞪大了眼睛,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红了?#24120;?#29467;地一跺脚:“你让他出来!快些!”
     
      李未央挑起眉头,她可是不会受任何人威胁的,所以她只是淡淡道:“九公主,这是丞相府,不是?#20351;?#20061;公主突然驾临,不知得到陛下允许了没有呢?”
     
      九公主顿?#38381;?#20303;了,父皇虽然疼爱她,可是却十分严厉,更是要求她谨守礼仪,寻常绝对不允许她有任何逾矩的行为,他若是知道自己又偷跑出宫,还跑到李府来闹事,他一定会关足她一百天!“我……我……”她完全忘记该怎么说话,旁边的小太监提醒了一句,“公主,李三少爷出来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四川时时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推荐号 新疆时时2018080177开奖 广东11选5基本走势图表 体彩30元好彩头元宝 163老时时 500彩票网官网电脑版 广东11选5开奖时间表 群英会100期走势图 时时彩五星绝杀一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