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76 命运颠倒

    庶女有毒

    076 命运颠倒


      九姨娘的事情还没有完,老夫人却病了。
     
      大夫人殷勤地伺候在床前,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哪怕老夫人再给她冷脸,也表现的得体大度,殷勤备至,只是在众人眼睛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滋?#35835;恕?/div>
     
      大夫人亲自看着人去熬药了,老夫人把李未央召到旁边来,道:“她这是唱的哪出戏?”
     
      李未央笑了笑:“老夫人放宽心,母亲或许是瞧着大哥大姐都长大了,便也想开了,不好总跟您怄气吧。”
     
      自从巫蛊?#24405;?#20043;后,老夫人很明白,大儿媳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将自己恨上了,平日里虽然还笑眯眯的,背后却诅咒自己早点死,现在她这样殷勤备至,不由自主让人头皮发麻。听李未央一说,细细一想,她也?#20174;?#36807;来了:“我是真心疼爱那两个孩子,?#19978;?#20182;们都太不争气。敏峰也就罢了,将来好好教导,再娶一个好?#22791;荊?#21487;是长乐就实在太说?#36824;?#21435;了!平日她横挑?#20146;?#31446;挑眼的,以为我在?#21448;?#20316;梗,也不想想长乐都做了什么,要不是我努力帮她遮掩着,早就闹得满城风雨了!”
     
      老夫人说了这?#22919;洌?#29467;地?#20154;?#20102;两声。
     
      李未央连忙上去帮她抚了抚,不慌不忙道:“母亲?#20146;?#24613;了吧,大姐今年十五,恰好是说亲的年纪。将来若是想要攀上皇家,少不得要老夫人在其中周旋。”
     
      李长乐闹出那么些事情,名声早就不大好了,依照老夫人的意思,就找个普通的官宦人家嫁过去,有丞相府的面子,谁也不会怠慢了她,以后有的是好日子,可是这母女两个人偏偏要去攀附皇家。李家的?#36824;?#24050;经够了,有什么必要去攀龙附凤,一个弄不好?#23548;?#19981;成蚀把米,这母女还是没眼色,眼皮子浅。老夫人心里不爽快,对罗妈妈道:“一会儿你像个法子把她支走,我不想看见她。”
     
      罗妈妈陪笑道:“老夫人,您消消气儿,一会儿老爷还要来看望您。”
     
      老夫人冷哼一声,“咱们李家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煞星,唉,红颜祸水,最近只要牵扯上那个丫头,总要出些不安宁的事儿!”她忽然警觉地打住了,有些讪讪的望着李未央:“哦,我说这些,你一定觉得烦了,罢了,我不该和你一个孩子唠叨这些。”
     
      李未央从旁边精致的托盘里端过一碗粥,微笑着说:“那不打紧,只要您想说,我就乖乖的听。您大可把心烦的事儿全倒给我,就像是大扫除一样,等您说完了,心情就好了,也无事一身轻了。”
     
      老夫人不禁噗哧一笑:“真有这么简单就好喽!”想想,她又感慨起来。“我这么一大把年纪,经过的风浪也算不少了,偏就这儿孙的事儿让我觉得力不?#26377;模?#21769;!”
     
      李未央轻轻地吹着粥,言语也是小心翼翼的:“老夫人,您是家中地位最高、最重要的人物,什么事儿都及不上您的健康要紧。只要您身子硬朗,福气自然可以庇护儿孙,就好像福星高?#25214;?#26679;,那还用操什么?#21738;兀?rdquo;
     
      老夫人的心花一朵朵都开足了,望着李未央笑了:“瞧你这嘴巴,真是甜蜜蜜的。”
     
      年纪大了,本就是要哄的,当初太后都不在话下,更何况李家的老夫人呢?李未央把手中的碗盅递给老夫人,笑盈盈的哄道:“要说甜,我的嘴可比不上这碗桂花红枣羹,您快尝尝。”
     
      羹果然香甜可口,老夫人边吃边笑。
     
      这时候帘子一掀,李萧然走了进来。李未央连忙站起来向他行礼,李萧然点点头,随后向老夫人道:“老夫人可好些了?”
     
      “你那个?#22791;?#20799;少在我跟前恶心我,我就好了。”老夫人沉了脸,将碗立刻就搁下了,口中没什么好声气,随后她想起李未央在跟前,不好意思说的太露?#29301;?#20415;咳了一声,没再言语。
     
      林萧然虽然难堪,心中也对大夫人多了几分嫌恶,只是不好露出来,微笑道:“老夫人专心养病就是,其他一切都有儿子在。”
     
      老夫人叹了口气,?#31449;?#27809;再说什么,就在这时候,大夫人亲自端着药碗进来了,满面都是和顺,一直递到老夫人的床边上,罗妈妈知道老夫人不待见她,赶紧接过去,道:“不?#20381;头?#22827;人。”
     
      “身为儿媳,照顾老夫人也是应该的。”大夫人微笑,随后望着李萧然道,“老爷,您回来了。”
     
      李萧然面色平静,不见喜怒:“夫人辛苦了。”
     
      大夫人笑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老爷不必这样见外。”
     
      这对夫妻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可李未央却知道,李萧然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进过大夫人的房门了,在这样的豪门贵族,老爷可以三妻四妾,美女成群,但绝不可能十天半个月不安抚一下正妻,这是极大的不尊重。李萧?#36824;?#21435;十年如一日,坚?#32622;?#20010;月的五六天都去大夫人房里,现在这规矩却已经改了,表面上看没什么,?#23548;?#19978;……却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李未央垂下长长的睫毛,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大夫人接口道:“老爷,后日我要去普济寺替老夫人请?#31119;?#39044;备将女儿们也都一并带过去散散心。”
     
      李未央抬起了眼睛,看了大夫人一眼,却发现对方眉眼平静,半点看不出心绪。
     
      替老夫人请?#31119;?#33258;然就是为她祈福了,大夫人这话说的倒是合情合理,李萧然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你预备带谁一起去?”
     
      大夫人笑了:“长乐,未央,常喜她们两个姐妹,若是二夫人愿意去,也带着她一块儿,虽说普济寺并不远,但人多也好多个照应。”
     
      一般情况下,豪门贵族女子虽然没有禁锢到足不能出户的地步,但出门的机会很少,她们能抛头露面的机会也是有限的。所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虽然不全是现实,亦不远矣。但惟独去寺院上香是例外,这不仅是正大光明的,而且还是一种常例,所以大夫人提出带家中的女儿们一起去,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李未央,还是觉得说不出哪里?#27490;?#30340;。大夫人若是想要借此机会出门散心,带着李长乐就好了,怎么会突然这样好心,连自己一块儿带着?她就不怕自己给她添堵吗?或者说,此行她还有别的目的?不,不对,普济寺乃是前朝所建的香火院,后来荒废倾颓了,由如今的?#23454;?#37325;新修建。自重建以来,香火十?#20013;?#26106;。不说经过的文人骚客、?#27599;?#21830;贾、游学应试之士,就是京都的皇族贵戚、达官贵人,也多有去烧香拜佛的,如果大夫人想要做什么,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脚。
     
      难道,她是真的顺口一说,还是突然?#22841;?#21457;现,决定对自己好一点?
     
      李未央想到这里,自己都觉?#27809;?#35884;。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大夫人绝对没安什么好心思,想到这里,她微笑道:“母亲,老夫人身边应当有人照顾,我就留下来吧。”
     
      大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含笑道:“真是个孝顺的孩子,也好。”
     
      并没有挽留她?李未央倒是有些微的吃惊。若是大夫人真准备在路上做什么,应当坚持带着她一起去才对。
     
      李萧然听了,却觉得有些不?#20303;?#22914;果李家的女眷去上香,独独缺了李未央的话,那么别人会怎么想呢?岂不是更加坐实了他们刻薄庶女的名声,有损自家的名誉么?他想了想,道:“老夫人身边还有其他人在,未央,你也跟着你母亲去散散心吧。”
     
      李未央低声道:“是。”
     
      大夫人微微一笑,掩住了?#33050;?#30340;得意。李家自然是不会?#32654;?#26410;央一个人留下的,这样传出去多不好听。
     
      老夫人淡淡望了他们一眼,道:“多派些人手,可别再出点什么事。”
     
      “是,普济寺香火鼎盛,女眷往来上香的很多,我?#19981;?#22810;派侍?#28010;?#34892;,?#20048;?#19981;相干的人惊扰,老夫人放心吧。”
     
      老夫人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到了晚上,李未央便听说,二夫人拒绝了一起去,说要回娘家看望老父。随后,便是四姨娘不放心,跑到大夫人那里要求同行,自然是被应允了。四姨娘都去了,李萧然当然觉得不能亏待了美貌如花的九姨娘,让她也跟着一起去,唯独六姨娘因为前些日子受了风寒、七姨娘不受宠,所?#36816;?#20204;二人不能同?#23567;?/div>
     
      到出发之前,九姨娘都表现的安分守己,并没有再向李未央提起那件事,可总是三不五时跑到七姨娘的院子里来坐坐,有时候还刻意制造一些与李未央?#21152;?#30340;机会,?#30475;味?#22312;人前,李未央便只是淡淡的,暗地里却一直让秋菊盯着九姨娘的动?#30149;?/div>
     
      到了十五这一天,丞相府门前车马成群,人头?#23548;貳?#19979;人们纷纷准备着主子们去请愿要用的东西,忙的人仰马翻。天还没亮,便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就绪。不多时,大夫人出来,与李长乐共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李未央、李常?#30149;?#26446;常笑三人共坐一辆朱?#21482;浅怠?#28982;后四姨娘、九姨娘坐后面一辆青油毡布车,后面的丫头、妈妈或是跟车或是步行,乌压压的占了一街的车……
     
      人们?#23545;?#26395;见了,不由得都很惊讶:“这是谁家的马车,好大的气派!”
     
      “是李丞相的夫人带着小姐们去上香呢!”
     
      “啊?小姐?岂不是能看见那个国色天香的大小姐?”
     
      “什么国色天香,?#36824;?#26159;个大祸害!上次她胡?#39029;?#39306;主意,害的?#32622;?#26292;乱,简?#26412;?#26159;个祸星!”
     
      “就是,她们这是要去哪儿?”
     
      “看这方向,是往普济寺去了!”
     
      人群里,有这样一两个探子,听了人们的议论,观察了马车的方向,随后快速地在人群里消失,赶着向各自的主子报信儿去了。
     
      马车里,李常喜冷眼盯着李未央,不说话。
     
      李常笑倒是先开了口,嗓音柔柔弱弱的:“三姐,好几日不见了。”
     
      虽然住在同一个家中,但李常喜对李未央有心结,害的李常笑也不敢和李未央多亲近,在她心里,其实很?#19981;?#36825;个外表柔弱内心却无比刚强的三姐。这世上有一个规律大抵相同,凡是人都是厌恶与自己一样的,偏好自己所没有的。正因为李常笑性子柔弱,任人欺辱,而李未央却是宁折不弯、十分强硬的,所以李常笑一直很羡慕她,受了大夫人那么多年的气,唯独李未央敢给大夫人绊子?#26775;?#36824;能好端?#35828;?#27963;到现在,这由不得她不佩服!
     
      “?#21069;。?#22235;妹妹平日里总是在?#30333;?#37324;绣花,以后有空,不妨多到我的院子里坐坐。”
     
      李未央微笑着道。
     
      李常喜冷笑一声:“算了吧,我们可不想被你连累。”
     
      她的意思很明白,以后大夫人收拾李未央的时候,她们可不想被误以为是她的同党。
     
      李未央失笑:“连累不连累的我是不知道,若非上次四姨娘奋力一搏,五妹妹就要嫁到荣国公府了,我本以为你是感激你娘和我的,见你这样说,?#32622;?#26159;不领情了,难道还真的看中了那程林不成?”
     
      李常喜脸色一白,上?#20301;?#21435;以后她已经问清楚了,知道四姨娘究竟为什么要设计紫河?#30340;?#19968;出戏,冒着得罪大夫人的危险来帮助李未央,说到底,她们?#36824;?#26159;互惠互利罢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免于嫁给一个纨绔子弟的命运,但那又怎么样呢,自己如今的相貌变成这幅德行,纵然父亲已经许诺不会随便将自己嫁人,那些豪门世家又怎么看得上自己?想到这里,她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块棉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未央何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却也不再说什么。有些人,永远都是糊涂的,哪怕自己说的再多,她也当是耳旁风罢了。
     
      李常笑看着面容平静的李未央,不由好奇地问出了一直想问却没机会问出口的话:“听说上一回,是七殿下救了姐姐。”
     
      这是官方说法,李未央笑道:“的确如此。”
     
      李常喜抬起眼睛,明显有一丝嫉恨。她真不明白,李未央为什么有这种好运气!
     
      李常笑点头,道:“听说永宁公主殿下体恤姐姐受惊,不但收留了你一?#26775;?#36824;特地派人送你回来,事后又送来好些压惊的礼物,姐姐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姐姐将来一定会有好运的。”
     
      李常喜从?#20146;?#37324;哼出一声,道:“什么命大!四姐你就不怀疑吗,哪儿来那么多好运气可以供人挥霍的,说不准是个别人天生就有妖术!”
     
      李未央笑了,眉眼间的笑意恬静如珠辉,温润中隐见锋芒:“五妹妹,我真是佩服你,既然我有妖术,你也上赶着来招?#29301;?#26524;真是不怕死啊!”
     
      李常喜被气地噎住了,抢白道:“你若非有妖术,怎么会骗的七皇子去救你!”
     
      李常笑忙?#27973;?#36947;:“不许胡说!”
     
      李未央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淡淡微笑道:“这个么,你就要去问问七殿下了。”随后,她便闭上眼睛养神,无论李常喜如何挑衅,都不与她作口舌之争了。
     
      如今普济寺的方丈,年纪已经八十开外,未出家之前,曾经是饱学之士,经纶满?#26775;?#25165;华横溢,然而经历多舛,生活坎坷,最后看破红尘,落发出家。如今主持本寺,一心修佛,成了一名德高望重的高僧。
     
      知道丞相府要来礼佛,老方丈带了知客诸僧,亲自到山门迎接。
     
      大夫人下了马车,由丫头搀扶着,抬眼向山门望去,只看到方丈身披绣金线大红百衲袈裟,率领僧人在山门前,那样子,倒也说得上足?#24908;?#22330;,引来普济寺周围百姓的围观。
     
      方丈见大夫人走过来,踏上一步,双手合十顶礼,说道:“阿弥陀佛!丞相夫人驾临山寺,不胜荣幸之至!老袖迎接来迟,还请夫人恕罪!”
     
      大夫人连忙答礼,说道:“罪过罪过!大师?#35828;?#36947;高僧,劳您出迎,实在愧不敢当。”
     
      方丈说道:“夫人一路辛苦了,请进寺用茶!”
     
      大夫人点点头,?#24895;?#36947;:“请后头的小姐们下?#24608;?rdquo;
     
      丫鬟们立刻跟上来,放下踏步,在?#24471;?#22806;等候。李长?#32622;?#30528;面纱,先行下了车,她轻移莲步,款摆纤腰,?#30041;伶面?#22320;走近。众人只觉眼前一亮,不由得疑心是否天上的仙女走下了莲台,到此救苦救难,普渡众生。虽然看不到小姐的庐山真面目,单凭了这副装束、这段身材,也引来众人一片唏嘘。原以为李家就这一位小姐,谁知后面还有一辆马车,又下来三个带着面纱、身形窈窕的姑娘,一时看的人头攒动,争相目睹丞相府千金们的风采,其中也不乏那些豪门贵族的?#35828;垂?#23376;,专程赶过来猎奇的,只?#19978;?#23567;姐们脸上都蒙着面纱,影影幢幢的,只知道都是美人,却不知道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一路进了寺庙,隔绝了外面的喧嚣。方丈道:“已经为夫人小姐准备了一所院子,房屋?#30446;?#25950;,地势又幽静,和小寺有围墙相隔,绝无闲人打扰。”
     
      大夫人微笑道:“有劳大师费心了。”
     
      这一次的请?#31119;?#36275;足要在普济寺呆上三天,所以李萧然派了很多侍卫,专程将女眷们所住的院子包围起来,?#32321;?#20182;们的安全。?#23548;?#19978;这是多虑了,因为普济寺,每逢有贵重女眷来上香,都是要封寺,一般外人是进不来的,根本无从谈起打扰。
     
      大夫人要了专门的禅房来念经,便?#24895;?#20854;他人去院子里先休息。
     
      李长乐笑着望向李未央:“三妹,咱们去看看院子?”
     
      李未央很佩服这位大姐,这时候居然还能和颜悦色,?#36824;?#36825;也说明她的敌人在一步步变得更?#30475;蟆?#22905;笑着点头,道:“大姐先请。”
     
      看着她们两人脸上的笑容,李常喜只觉得身上冒寒气,赶紧拉了李常笑就走。
     
      院子坐落在藏经阁之后,坐?#32972;?#21335;,四面有一丈多高的青砖墙围着,将外面的喧扰全部隔绝在外。院子外头就是一座大花园,?#38393;?#20339;木?#36763;?#33457;草繁茂,奇石假山,曲径通?#27169;?#36275;可供怡心养性。林妈妈正在?#24895;?#20011;头们将小姐们暂住的行李全都搬进去,院子里一派热闹。
     
      看见小姐们进来,林妈妈赶紧过来行礼:“大小姐,这院子是一间正屋,四间厢房,还有七?#24605;?#32819;房。您看,这正屋自然是给夫人住着,四间厢房么,大小姐您住一间,三小姐一间,要委屈三小姐、四小姐一间,四姨娘和九姨娘一间了。”说着,她便拿眼睛却瞥四姨娘。
     
      四姨娘笑道:“这有什么委屈的,出门在外,总不好再去因为一点小事就麻烦方丈。”
     
      九姨娘面上平静,倒也没什么异议。
     
      李未央抬眼望去,这座院子只招待来寺庙礼佛的贵客,老方丈?#21051;?#27966;人收拾打扫,所以现在看来,十?#30405;?#33268;洁净。院子的天井里有一条碎石小径,路面都是彩石铺就。大厅前面有两株松树,苍?#24052;Π危?#29983;机盎然。迎面是一间正屋,从门外便可以看见一个对着门的香?#31119;?#39321;案正中悬一幅白衣观音像,旁边安放一只紫檀木香炉,两边一对白铜蜡台,一个三彩大花瓶,中插白玉柄拂尘,案前一方红毡毯,上面放一个蒲团,大概是为住客礼佛准备的。
     
      丫头们正在忙里忙外地收拾东西,李长乐笑了笑,道:“那我便先去房里了,诸位请便。”说着,她挑了最好的一间向阳的厢房去住了。
     
      李常喜冷哼一声,道:“四姐,我们去住那一间!”说完,不等李未央?#20174;Γ?#20415;拉着李常笑挑选了另外一间。
     
      四姨娘笑了笑:“剩下两间,一南一?#20445;?#21439;主先挑选吧。”
     
      李未央看了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九姨娘一眼,无所谓道:“两位姨娘选吧,剩下一间给我就好。”说完,她便对?#23601;返潰?ldquo;墨竹你等姨娘们挑选好了再去收拾房间,?#24635;疲?#20320;陪我出去走走。”
     
      李未央带着?#24635;?#36208;出了一片忙碌的院子,?#24635;?#19981;服气道:“小姐,?#20146;?#22909;的屋子都被她们抢走了!”
     
      李未央失笑:“都是格局一样的厢房,原本就没什么?#27809;担?#21448;何必在意这些小节。”
     
      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大夫人非要?#24202;?#31109;礼佛,究竟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目的,所以,她没心?#24049;?#37027;小心眼的人纠缠那些事情。
     
      李未央随手摘掉了面纱,她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反倒一身?#39029;?#25171;扮,头上的青?#23458;?#20102;个螺髻,翡翠玉簪拴定,薄施脂粉,淡扫蛾眉,穿一身浅绿色裙装,更显得清秀雅致,人淡如菊。
     
      她一边将整件事回想了一遍,一边出了院子,沿着碎石小径,曲曲弯弯,只见到春意阑珊,落英?#22836;祝?#29255;片?#19968;ǎ?#39128;坠地面,的确是一番说不出的美?#21834;?#23601;在这时候,?#24635;?#36947;:“小姐,那丫头也跟着来了。”
     
      李未央回头一看,却见到赵月一身普通丫头的装束,站在不远处,低眉敛目。
     
      李未央笑了笑,这个丫头,还真有点意思,李敏德让她照顾自己,她便寸步不离,天天在院子里盯着,生怕自己有什么闪失。?#36824;?#26446;未央也曾经故意命她端茶,却看到她的手掌心有一层?#31368;?#30340;茧子,?#36828;?#26131;见,这丫头是舞刀弄剑的,只是不知道,她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李未央刚想着找个机会试试看这丫头的功夫,就突然听见赵月?#27973;?#20102;一声:“什么人!”
     
      说?#23433;还?#29255;刻工夫,电光火石的刹那,赵月已经拔出了腰间的软剑。平日里她的软剑都是缠在腰上,看起来与一般腰带无异,现在抽出来,却寒光凛然。不待李未央?#24895;潰?#22905;已经向来人直奔而去。
     
      从林间走出来的青年显然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会武功,他的动作也是奇快,竟然用一把折扇一转,已避开了凌厉万分的剑势。?#24635;?#24778;呼一声,李未央却向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出声。
     
      正好借此机会,看看赵月的功夫究竟如何。
     
      李未央?#23545;?#30475;着,只瞧见剑光飞舞,听得破空之声数下,赵月已接连刺出七剑。这七剑又急又快,所刺的部位,更无一不是人体的要害,另一人竟然用扇子对阵。剑影,扇风,闪电般来来往往,听不见丝?#24088;?#20995;交锋声,却是一场在无声中激烈的战斗。青年身形只要稍慢半点,就一定会受到重创,然而他身形?#24088;?#36234;来越快,口中却笑道:“县主身边的人果真?#32654;?#23475;!”
     
      ?#24635;?#30631;见局里这两人争斗,着?#30340;?#25226;冷?#26775;?ldquo;小姐,真的不阻?#26775;?rdquo;
     
      李未央微笑:“?#36824;?#31995;,看着吧。”
     
      赵月一个瘦小的姑娘,剑法之快实在超出常人想象,一出手刹时便铺天盖日。一手快剑,?#38468;?#28789;动,自成一格,一旦剑?#26222;?#24320;,疾如狂风,猛若奔雷,几乎招招都是?#36824;?#24615;命的强攻,气势凌厉迫人。但对方在她一波强似一波的攻势之下,
     
      却?#20801;?#20986;游刃有余的从容。李未央看的很明白,她的剑已经三番四次袭向青年的要害,都?#33618;前?#25159;子挡开了,?#36824;?#19968;守之间,两个人竟然僵持不下!
     
      “县主,你还真是恩将仇报啊!”青年嘴角一抹笑,提摆拂袖,足?#24405;?#20010;错步,身形如行云流水,稍一闪身避开了赵月凌厉剑势,待两人站定,他已在赵月身后了。
     
      赵月面无表情,反身继续进攻,青年毫不惊慌,脚下步伐飘逸,转眼间身子已退一尺外,只听“锵”的一声,赵月的长剑不知为何,竟然被一把轻飘飘的扇子挑飞了出去!赵月面色发白,她自小?#25300;洌?#21521;来自傲,还从来不曾受到这样的挫折,当下目瞪口呆,却还要再打,李未央已经高声道:“月儿,不得无礼,这是七殿下!”
     
      赵月吃了一惊,连忙刹住了步子,迟疑不定地望着眼前俊美的青年。
     
      此人一袭青色?#24459;潰?#28422;黑的乌发?#31859;?#37329;双龙夺珠冠束起,当中竟缀了一颗极为罕见的南海珍珠。他面容俊?#21361;?#28982;而一双眼睛却散发着如同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23545;?#30340;?#20146;?#37324;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将他隔绝在尘世之外,明亮?#20102;?#30340;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36824;?#20182;此刻带着的笑容,却也是从未有过的,若是有外人看到一定会惊异,七殿下居然会露出这种笑容来。
     
      “县主就是这样待客的么?”拓?#23244;?#24494;笑着走过来,?#35835;?#25238;袖子上的一道口子。
     
      李未央视而不见道:“若?#30631;?#27583;下藏头露尾,我的丫头也不会以为你是登徒浪子啊!”言下之意,是你自己不出声躲在旁边偷看,这又怪得了谁。
     
      “哦,这么说还要怪我了?”拓?#23244;?#33080;上喜怒莫辨,似笑非笑。
     
      若是换了被人,早已恐惧的跪地求?#27169;?#21487;是李未央却不吃这一套:“殿下,你是皇子龙孙,自然是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怎么会怪罪我们这样的无心之失呢?你说是不是?”
     
      拓?#23244;?#30475;她一双眼睛沉如古井,却颇有一番坏主意,不由自嘲道:“我原本是好心来看看县主是不?#21069;?#22909;,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提起这件事,还没有当面?#36824;?#20320;。”
     
      拓?#23244;?#26174;然并不在意,道:“?#36824;?#25237;桃报李罢了。若非县主先帮我,我也不会出手相助。”随后他走近,凝眸道,“可曾查到当日究竟是何人偷袭?”
     
      李未央摇了摇?#36820;潰?ldquo;殿下捉去的人全都服毒自尽了,我和敏德骑马逃走,结果在林间?#26376;罰?#30452;到早上才找到出路,因为样子太过狼狈,不得已才求救于你。”
     
      拓?#23244;?#31505;了笑,一针见血道:“县主,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为何不对我说实话呢?”
     
      李未央扬眉:“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实话?”
     
      拓?#23244;?#19981;由?#37027;?#25569;紧了手,指?#33258;?#36827;肉里带来的刺痛感让他稍微冷静了下来。不知从什么时候,也许从第一次见面,这个表面温顺背地里刁钻的少女就进入了他的眼帘,后来在京都重遇,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喜爱,?#21482;?#32773;,仅仅是觉得生活太过平静无趣,他的眼神就不由自主地开?#30002;费?#37027;一抹丽色,然而现在他才知道,她其实并没有注意过他,更甚者,她?#36824;?#26159;将他当成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
     
      可以想见,当初她帮助自己,?#36824;?#26159;互相利用而?#36873;?#36825;当然是早已摆在眼前的事实,但拓?#23244;?#36824;是有一点不痛快。也许是他被人捧着太久了,突然来这么一个毫不在意他,甚至连真?#36947;?#30001;都隐瞒着他的少女,他就不得不讶然了。
     
      而另外一边,拓跋真也到了寺里。老方丈慌忙出迎,拓跋真笑道:“不必多礼,我?#36824;?#26159;来拜佛,不用惊动太多人了。”
     
      毕竟是皇子,老方丈还是不敢怠慢的,连忙?#24895;?#20154;带他去参观。
     
      拓跋真便顺着庙宇向内走,替他带路的沙弥道:“殿下,这里是天王殿。”
     
      拓跋真抬头观看,只见四大天王,怒目横眉,狰狞可怕。殿柱上挂一副对联,上联是“风调雨顺”,下联是“国泰民安”。
     
      他淡淡一笑,随后信步继续往前走,沙弥道:“前面是罗汉堂。”
     
      拓跋真却不拜佛不上香,仿佛无心道:“听说李丞相的家眷也在寺庙里?”
     
      沙弥愣住了,随后观察了一下他的神情,恭敬道:“是,李夫人带着几位小姐,都在寺里。”
     
      “哦?哪几位小姐?”拓跋真捻动手里的玉扳?#31119;?#36825;么问道。
     
      沙?#32622;?#24819;到他问得如此仔细,小心道:“这个……恕小僧不清楚。”
     
      拓跋真见他一脸警惕,不由笑了:“师傅放心,我与李丞相是旧识,断然没有进了寺庙不去拜见的道理,你引路吧,我去见见李夫人。”
     
      沙弥原本还担心他有什么奇怪的举动,现在看他只是要去拜见李夫人,一时放下心来,道:“殿下请。”一边走,他一边心道,今儿个是怎么了,先是七殿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三殿下,这些皇子们是扎堆啊还是怎么的?突然想到刚才山门前,李家那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姐们,沙弥不由自主叹了口气,女色误人啊!
     
      拓跋真却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面上带着笑容,跟着沙弥向前走去。
     
      这时候,李未央和拓?#23244;?#24050;经离了花园,一路向罗汉?#31859;?#36807;来。在罗汉堂门口两边,也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五百罗?#28023;?#25968;仔细,是凶是吉?”下联是“三千世界,看清楚,如幻如真”。进门一看,见五百罗?#21495;?#21015;得整整齐齐,有的凶恶,有的慈祥,表情姿态,各各不同。李未央一边凝神看着这些罗?#28023;?#20284;乎颇有兴趣的模样。
     
      “县主,父皇赐给你的那些金银珠宝,除了那些不能动的死物,其他你也用了不少了吧。”拓?#23244;?#31361;然道。
     
      李未央没想到他突然说起这个,不由偏过头,漆黑的眼睛带了一丝薄薄的讶异。
     
      拓?#23244;?#31505;了:“你要和你的嫡母抗衡,最要紧的便是人脉,而这人脉,大多是要靠钱财才能走通的,你能这么快在李府立足,想也知道做了散财童子。”
     
      李未央挑?#22841;?#36947;:“你说得对,陛下赐给我的,很多都是不能变卖的贡品,那些真正有用的金子,已经花了很多了。”
     
      “坐吃山空,便是金山银山也要毁于一旦。”拓?#23244;?#36731;轻道,“你可以派可靠的人去肖城多纳货物,尤其是上等的蚕丝,南边近日有大宗买家要下来收丝,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拓?#23244;?#36879;露的是个极为重要的商机,他的王府今年在蚕丝一项?#25214;?#19978;少说也可多得好几万两?#24179;稹?#21487;李未央却很难高兴起来,自己身边——信赖的人,其实不多。
     
      拓?#23244;?#30475;穿她心意,笑笑道:“若是信得过我,我可以代为采办。”
     
      李未央有点纳闷:“你为?#25105;?#36825;样帮我。”
     
      拓?#23244;?#31505;了笑:“就当我是感谢你上次帮了大忙吧。”
     
      上次的帮忙,他应该早就还清了吧,李未央心里这样说,正要开口回绝,谁知拓?#23244;?#21364;道:“前面是大雄宝殿,咱们去看看吧。”
     
      大雄宝殿建造得气象非凡,白玉台阶,琉璃碧瓦,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十分庄?#32420;?#31302;。两旁对联颇多,可看的却不多,只有正门两副很有意思。靠近门的一副,上联是“诸恶莫作,众?#21697;?#34892;,善恶到头终有报。”
     
      而拓?#23244;?#19982;李未央,恰好在这里,和拓跋真打了个照面。
     
      双方一时之间,都愣住了……
     
      其实,早在李未央看到拓跋真之前,他已经注意到了她。只是他看见,李未央在轻言细语地和拓?#23244;?#35828;话,似乎还颇有点投机的样子。时不时地绽开微笑,露出洁白如贝的牙齿,声音也是清冷的,十分悦耳动听。
     
      面?#36816;?#30340;时候,可是一?#26412;?#20154;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拓跋真表面豁达,?#23548;?#19978;最是心胸狭窄的人,看着那两个人一副“情意绵绵”的模样,微笑有了一丝裂缝,只有他看不上李未央,可现在竟然是对先摒弃了他,另外攀上了高枝!若是李未央看中的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她看中的是拓跋真一直视为死敌的拓?#23244;瘢?#25299;跋真不由暗地里连她一起恨上了。只是他毕竟城府深,明明憎恶拓?#23244;瘢?#21364;硬生生把魂?#27973;?#31163;出来,将人格分成两个。一个在那里充满嫉?#21097;?#21478;一个充满惊喜,迎上去道:“七弟怎么在这里?”
     
      经过上一回的事情,拓?#23244;?#24050;经很透彻地看明白了拓跋真的野心,再也不会被他这?#24199;?#21892;的模样所动摇,当即微笑道:“我是过来代替母妃上香的,可巧就碰到了县主。”
     
      拓跋真的眼睛,自然而然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李未央笑道:“三殿下莫非是?#24202;?#31109;的么?”
     
      拓跋真当然不是?#24202;?#31109;的,他?#36824;?#26159;听说李家人来了,所以才跟着过来,只是到了这里,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竟不知道究竟是来找李长乐,还是借机会来见李未央。
     
      李长乐美丽如一轮皓月,艳压群芳,可是拓跋真心里?#32972;?#29301;挂的却是另外一个人。那人相貌不如她长姐,性子隐?#27631;?#27602;似?#29301;?#39118;?#30631;?#33410;全无,在他面前做戏欺骗有如喝茶水一般快速。平日拓跋真做?#24405;?#26377;分寸尺度,惟独这个人轻而易举的就能叫他心乱。
     
      ?#23548;?#19978;,若是李未央还和前世一样将拓跋真看得很重要,事事?#36816;?#20026;重,拓跋真还未必会高看她一眼,偏偏她如今处处与他作对,甚至反过来去帮别人,不由得他不注意,可见冥冥之中自有翻云覆雨手,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走向何?#20581;?/div>
     
      可是,李未央为什么要跟拓?#23244;?#36208;在一起!拓跋真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27973;?#22909;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21949;?#23459;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秒速时时平台推荐 棋牌app运营需要多少钱 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时时彩每天赢小钱方法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新时时购买 北京老时时 新时时彩免费预测 极速时时计划软件 时时走势图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