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75 别有心机

    庶女有毒

    075 别有心机


      九姨娘寿辰那一天,李府特意搭起了戏台子,一众夫人小姐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热闹一下,便都在外面搭了棚子看戏。
     
      大夫人派人去请二夫人,二夫人却说身体不舒服不参加了,大夫人微微一笑,也不勉强。
     
      想也知道,二夫人这样自命不凡的人,怎么会看得上一个妾室的寿辰。
     
      ?#25103;?#20154;这几日正犯了春困,午后要歇息,便也没有出来,其他人倒都是齐了,坐在戏台下,表面其乐融融。
     
      李长乐手里一把美人?#27966;齲?#36828;远望着台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笑容,另一边被众人包围着的九姨娘,却是一副坐立不安、诚惶诚恐的模样。
     
      大夫人看到这一切,脸上的笑容十分的和蔼。
     
      李未央?#20146;?#21518;到的,她到了之后,品级低的人全都要站起来向她行礼,当然大夫人是嫡母,又是一品夫人,所以只有她还?#28909;?#27888;山地坐着。
     
      李未央微笑道:“大家不必客气,都坐下看戏吧。”
     
      李长乐看了李未央一眼,见到她穿着?#20498;?#33394;的衣裙,乌黑浓密的长发盘成叠云般美丽的双鬓,发簪坠下碧绿嫣红的单串流苏,周围点缀着几星大小水钻花细,全是一色镶宝石,?#36828;?#26131;见十?#32622;?#36149;,不由嫉妒地移开了目光。
     
      ?#19997;?#25103;台上梆子响了一声,一个俊俏的武生从幕后出来,看到这个人,九姨娘的眼角,像是不受控制地跳动了一下。
     
      李未央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台上的武生身材瘦削,一身大红箭袖洒金戏服,腰间系了五色彩丝,头发全部高高束在头顶,用金环利落地箍着。那飞挑的凤眼微微扬起,傲然环顾?#38393;埽?#19968;切精粹都从他宛如长帘的睫毛下射出,光凭这一份气质就足以让人心折。他跳起后在空中一个转折,单足轻轻落下,腰间彩丝随着他的身型如雀屏般散开,高声唱道:“谁与我锦绣延年,谁与我佳人倾城,万般付诸流水,不若驰骋沙场,建功立业!”一句罢,双剑合一握在右手,左手捏诀,沉腰转胯做回头望月势。
     
      这身段,这唱腔,一定是个名角儿。李未央看了一眼,下了判断。
     
      武生明杰虽然在唱戏,却注意到了台下的动静,待看到那个人,先是一喜,随后好半天才回转过来,?#32769;?#20043;后满是沮丧。他只?#36824;?#26159;个戏子,虽然是没落的?#36824;?#20844;子,读过一点风流诗书,又生的眉目清俊,仪表堂堂,在戏班里也说得上受人欢迎,可是如今,和那人却已经是云泥之别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看台上一个年纪不大的年轻女孩子,面容虽然比不上旁边一?#36824;?#33394;天香的小姐,可是一双清凛凛的眼眸却像是清幽的古井,正好和望着看台的他打了个照面,仿佛在那一瞬间就被她看穿了,明杰全身竟哆嗦了一下,待回过神来得时候,她的目光已轻轻弹向别处去了。
     
      武生拼命拉回注意力,继续唱戏,好在台下也没有人察觉出异样。
     
      李长乐笑道:“这个武生果真唱的不错,九姨娘,你说是不是?”
     
      九姨娘还没有回答,四姨娘已经酸道:“是?#21073;?#20061;姨娘可是唱戏的行家,千万点评一二。”
     
      唱戏可是下九流,戏子向来为人所不齿,这是在嘲讽九姨娘了。李常喜扑哧一声笑出来,李常笑同情地摇头。
     
      九姨娘雪白的脸都涨红了,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长乐微笑道:“四姨娘,就别拿九姨娘开心了,她脸皮薄。”
     
      四姨娘冷笑一声,别过了脸。自从上次?#22368;剖录?#20043;后,大夫人一?#37117;?#20817;她,想法子给她难堪,她都不怕,因为老爷已经答应,将来两个女儿的婚事他会想法子,绝不会随便就任由大夫人嫁她们出去。
     
      这样,别说被大夫人嫉恨,哪怕要四姨娘的性命,她都觉得值得!
     
      李常喜笑道:“九姨娘手上的珠子倒是很漂亮。”
     
      她这一说,所有人都看到了九姨娘手上的翡翠念珠,个个碧绿晶莹,鸡子大小,大夫人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随后笑道:“这也是老爷给她的恩宠。”
     
      明明嫉妒的要死,却还要强装大度,主母没有点忍功,那是绝对不行的。李未央淡淡一笑,从始至终冷眼旁观,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候,突?#24822;?#35265;有丫头惊呼一声:“哎?#21073;?#25103;台塌了!”
     
      众人都吃了一惊,果真看到那戏台塌了半边,原本正在唱戏的武生竟然从高达两米的戏台上摔了下来,软绵绵的落在地上,几乎就是同一瞬间,一片血红在地上疾溶散开,?#32654;?#26410;央微微的眩晕。
     
      九姨娘“啊!”地一声,猛地站了起来。
     
      李未央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她?#32622;?#30475;到,大夫人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冷酷的微笑。而其他人,则都只看到戏台上的情况,根本没有注意到九姨娘。
     
      李未央轻轻?#20154;?#20102;一声,九姨娘立刻?#20174;?#36807;来,不?#24050;?#22768;,只抚面垂下了头。
     
      “这是怎么回事!快叫管家去看看!”大夫人皱眉,一番话说的缓缓淡淡,语调不高口吻却已严厉。
     
      九姨娘一张脸孔已然惨白,她双目虽然垂着,但耳朵却一直在关注那边的动静。
     
      不多会儿,管家连忙过来禀报:“戏台倒下来了,已经去查看过,那戏子受了不轻的伤,只怕今日不能表演了。”
     
      这时候,大家便看见那戏子浑身血淋淋的被人抬了下去。
     
      李长乐叹了口气,极轻地摇着?#27966;齲?#22402;眸,隐在阴影处的面上只是那么?#22478;?#19968;笑:“真可怜。”
     
      九姨娘的面庞?#19997;?#24050;经如雪般近乎透明。半晌,她才接道:“?#21069;。?#30495;?#24378;?#24604;。”然后就紧闭上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长乐晕着粉色口脂的?#35282;?#36731;地抿着,笑意盈盈。
     
      这场戏唱到现在,戏子都掉下台了,血糊糊的一片,谁也不想再看下去了。大夫人站起来,吩咐道:“多给戏班子一些银钱,让那戏子好好看病。”
     
      管家道:“是,大夫人仁慈,奴才立刻去办。”
     
      李长乐也跟着大夫人一起站起来,伴着头上的金钗步摇颤颤,绝丽的面容让人不由得想起牡丹,一派锦绣绮丽。她看了九姨娘一眼,微微一笑,扶着大夫人走了。
     
      李常喜冷哼一声:“真是扫把星,过个生辰都这么不吉利!”说完,拉着李常笑,跟着四姨娘离去。
     
      原本还花团锦簇的看台上,一?#26412;?#28982;只剩下李未央和九姨娘两个人。
     
      九姨娘的眼睛里,却?#35831;?#32999;的一片情丝,她不由自主想起当初自己刚刚唱戏的时候,经常因为唱得不好被师傅打骂,那时候只有那个人?#21442;?#22905;。那一次,她感到他的呼吸轻轻的溢上她的眼睫,不由得微微战栗了一下。而他也趁这当儿拥她入?#24120;?#32039;紧地,直到身上的热度把她凉薄的身子暖热,慢慢的,她在他的怀里愈发的柔软起来,他埋脸下去,把唇按在她的唇上……原本以为可以嫁给他的啊,可是后来,她怎么就被李丞相看中了呢?九姨娘的神情,有数不尽的恍?#34180;?/div>
     
      李未央瞧九姨娘依旧神魂不属,不由叹了口气道:“那戏子伤的不轻,?#36824;?#24212;当是皮外伤,不要紧的。”
     
      九姨娘听到她的声音,心头一跳,转过身来,李未央衣裳的亮色与洁白的皮肤一?#24120;?#36234;发显的她?#21152;?#38738;青,唇红齿白,那双长睫毛下的双眸竟婉若古井,潋滟出清冷的光芒。
     
      是三小姐李未央,九姨娘低下头,道:“是。”
     
      李未央微微一笑:“九姨娘,母亲今日特地为你设宴,乃是出自一片苦心,但愿你,明白她的苦心孤诣才好。”
     
      九姨娘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地望着李未央。
     
      三小姐是庶出,却又是陛下亲自册封的县主,在家中的地位节节攀升,甚至压过了那?#36824;?#33394;天香的大小姐,可是她和大夫人的关系却越来越恶劣,看似和睦平?#24425;?#38469;上早已是水火不容,九姨娘早已警?#30505;?#24517;须离这两方的斗争远远地,却没想到,李未央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李未央淡淡地看着九姨娘充满疑惑的脸,并没有具体地去解释这个问题,反而慢慢道:“戏台好端端的,怎么会塌呢?”她这样说着,一边慢慢走下了看台。
     
      九姨娘听着这看似感叹的一句话,却已经浑身冰凉,如坠冰窟。
     
      武生明杰浑身是伤,被抬回戏班子养伤,大夫刚走,一群?#21543;?#20154;便冲了进来,不由分说的翻箱倒柜,挖地三尺的一阵翻找,可是翻遍了也没找到他们要的。便又按倒了明杰,?#36824;?#29677;主的阻拦将人匆匆绑起来,就一哄而散。
     
      又过了一个时辰,九姨娘被招进了大夫人的院子。
     
      “真是家风丧尽,到底是个戏子,什么是羞什么是耻都不知道,竟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
     
      九姨娘刚进了屋子,听了这话,面上的血色一下子消退的干干净净。她强自压抑着心头的恐惧,进屋子拜了下去:“夫人。”
     
      大夫人抬起眼睛,盯着她瞧。
     
      九姨娘知不觉就红了眼眶,突然扑跪在端坐首座的大夫人身前,哽咽道:“夫人,我没有……”
     
      大夫人微微抬起纤细到尖利的下颌,极轻的笑了出来。随即,温温和和,亲亲切切的说:“九姨娘这是怎么了?”
     
      “我……我……”九姨娘伏在地上,面容上抑制不住地涌起惊惧,咬着牙死死忍住眼中的泪。眼前的一切与自己性命相关,她不由自主的周身从里凉到了外,无法隐藏的颤抖。
     
      大夫人的眼睛犀利如剑,无底,定定望注她许久,然后才轻轻翘起?#21073;?ldquo;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起来吧!”
     
      林妈妈笑?#27966;?#21435;扶起了九姨娘,然而她却更加摸不清大夫人的心意,不由惶恐地站着,红着脸,低着头,抿着嘴,局促不安地拧着飘带,那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大夫人,就像在密桃上微颤的露珠。
     
      好一个无辜的模样。
     
      跟当年的那个小贱人一模一样!
     
      大夫人见不得这张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孔,好不容易才把往心头翻涌的热血压下去,几乎称得上和蔼地赐她一个座位。
     
      九姨娘欠?#27966;?#23376;坐下了。即便?#20146;?#19979;,她也不敢把身体的重量全压在椅子上,身体还是微微欠着。
     
      “夫人刚才在说什么?”九姨娘的手下意识地拧紧了裙子,声音也有些发颤。
     
      大夫人微笑:“哦,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林妈妈向我提起,那个叫做明杰的,与某个豪门贵族家中的小妾通奸,结果被人捉住绑了去。”
     
      “啊……”九姨娘原本就心虚,?#24525;?#23436;这话,忽然像噎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接着便出现了窘迫到极致的神情,眼睛里开始有泪光在打转。
     
      大夫人像是没看见她恐惧的神情,只是笑道:“今天搅了你的宴会,真?#24378;上?#21834;,?#36824;?#36825;样也好,像那么肮脏一个戏子,咱们家是断然容不得的。九姨娘,你说是不是?!”
     
      九姨娘?#33510;?#30528;,只能应声:“是。”
     
      大夫人冷笑:“还不曾问起,听?#30340;?#22312;尚书府之前就曾经见过老爷?”
     
      九姨娘一愣,不由道:“之前我曾经在吉祥苑唱过戏,那时候有个权贵想要讨我做妾,我不情愿,还是偶然路过的老爷替我解了围。”
     
      大夫人一听这似乎是英雄救美女的桥段,颇符?#25103;?#33457;雪月的情调,不由得更加厌恶,她眉头微微挑起,忽然想嘲笑一下对?#21073;?#29467;然想起自己找她来另有重要的话说,不得不压下了对她的憎恶。
     
      九姨娘见她脸色变幻不定,吓得不?#20197;?#24320;口。大夫人淡淡道:“然后你再次在尚书府碰到老爷,就刻意?#21254;?#20182;,攀上枝头了,是不是?”
     
      九姨娘双?#24352;?#32418;,一时间窘迫异常。其实她与李萧然见了一面之后并未曾存着其他心思,只是后来……后来李萧然竟然送了大箱的金银给了班主,班主便竭力向她鼓吹嫁给丞相是何等的风光,她不肯,班主就要连明杰一起发卖了,她这才被逼着点头。
     
      大夫人看她的模样已经猜到了*分,不仅眼中火星乱溅,刚才那勉强装出的和蔼已经荡然无存,冷笑?#27966;?#28982;道:“?#28909;?#32769;爷?#38405;?#24773;深意重,你又怎能做出那?#36136;攏?rdquo;
     
      大夫人大声斥道,已经是声色俱厉。
     
      九姨娘不知道说什么好,仰起脸来,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夫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必否认,那个戏子都在我手上了。”大夫人的笑容前所未有的冰冷,牙齿狠狠地磨着,从齿缝里挤出了这几句话。
     
      九姨娘听到大夫人话说如此恶声恶气,不免有些?#24597;遙?#21487;是她在?#24597;?#20013;仍旧有一丝清?#30505;?#30693;道无论如何不能承认,便断然道:“夫人,您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若是要冤枉我,不如去老爷面前说清楚!”
     
      大夫人却不容她多说,厉声打断了她:“老爷?你和那戏子早已有了龃龉,却?#30333;?#20160;么都不知道,竟然还敢嫁给老爷,若是你真的清白,不妨跟我去老爷面前对质!你可知道你害老爷丢了多大人,如果传扬出去,势必使他遭到天下人的耻笑!当然,耻笑还是轻的,说不定还会让某些心怀?#21916;?#30340;人找到危害老爷名声的借口!
     
      这许许多多的事情,你难道都不知道吗?”
     
      大夫人这些话像一串闪电一样一道一道地击向九姨娘,把她震懵了,僵在椅子上动弹不得。?#35802;褳顺?#19968;样,瞬间就青了,青得几乎透明。
     
      大夫人见她呆在那里,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效用,又冷森森地说:“我相信你是个明白人,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做。如果你还有一点脑子的话,你就应该知道,谁才能救你!谁才能帮你!从今往后你就该听谁的!”
     
      九姨娘完完全全地呆住了。
     
      李未央经过走廊的时候,看到九姨娘正坐在落满花瓣的石桌旁发呆,花朵般的脸上正愁眉深锁。
     
      一旁的丫头提醒道:“九姨娘,县主来了。”
     
      九姨娘一抬头,忽然看到了李未央,在那一瞬间竟然露出受了惊吓的表情,慌忙下拜:“拜见县主!”
     
      “你?#28909;?#23233;给我父亲,便是家中的一份子了,不必多礼。”李未央打量着她的神情。
     
      九姨娘听了这话,不但没有高兴,脸?#25103;?#32780;迅速涌起了一阵恐惧。
     
      李未央见她脸色不好,不由很奇怪,忍不住又?#21097;?ldquo;刚才见姨娘愁眉深锁,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没……没有……”九姨娘微微有些惊慌,“?#36824;?#26159;看到一阵风?#20498;?#33457;儿落了满地,心里感到悲伤罢了。”
     
      李未央看到九姨娘的脸?#19979;?#26159;愁容,直透入骨,绝不只是伤春悲秋那么简单。
     
      九姨娘说完这话之后一直盯着李未央的眼睛,怕她不信。见她果然露出了不信的神色,脸色不由得更加难看。其实她心中这万千的愁绪,全是因大夫人而起。今天夫人说的那一番话时时刻刻在她的心头萦绕。她直到现在都觉得,还不如自己逃出府去。但她又很明白自己根本逃不出去,因此她在这里的每一刻心里都其实是矛盾的,时时刻刻都在受煎?#23613;?#26356;重要的是,如今李萧然对她宠爱备至,她仍如此忐忑,若有一天失了宠,那下场还不知道会怎样悲?#25671;?/div>
     
      李未央看九姨娘面色很难看,便笑着命白?#36843;?#20102;茶盏,斟了一盏茶,送到九姨娘的面前,笑道:“姨娘,新茶还没有出,这是去年的陈茶,你将就着试试。”
     
      九姨娘尝了一口,这所谓“将就”的茶,?#20154;?#24179;日吃的茶还好上几分。她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李未央。
     
      李未央如今的吃穿用度,都远远超过这家里的每一个人,一个庶出的女儿却过着这样的好日子,难怪大夫人那么憎恶李未央,非要将她逼到绝路了……九姨娘想到当时大夫人疾言厉色的模样,不由得垂下了头,随后,她猛地抬起了头:“县主,我有事想要求您帮忙!”
     
      李未央看着她,不由扬眉:“姨娘有话不妨直说。”
     
      九姨娘勉强笑了笑,道:“这里不方便,能不能换个地方。”
     
      李未央微微一笑,直截?#35828;?#31572;道:“不必,事无不可对人言,我相信九姨娘没什么不好被别人听见的话。”
     
      九姨娘没想到她拒绝得这么快,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一会才道:“人家都说县主心地?#23631;跡不?#24110;助别人,怎么连句话都不肯听我说——”
     
      李未央失笑,这九姨娘,虽然比不上四姨娘拍马屁的功夫,学的倒挺快。
     
      九姨娘见李未央笑了,以为她松了口,连忙道:“我是真的有急事要求您,若是您肯帮我,让我做牛做马,万死不辞——”
     
      李未央皱眉,九姨娘连?#27966;?#26469;抓住她的手:“县主,人命关天,你就不能帮我一把吗!”
     
      自己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做好事的!李未央站着没动,道:“九姨娘,?#25103;?#20154;还在等我,我得走了。”
     
      九姨娘着急起来,忙道:“县主请留?#21073;?#25105;就在这里说——我想求你放了我。”
     
      李未央有一瞬间的惊奇,道:“你说什么?!?”
     
      九姨娘一咬牙,道:“我是求你放了我!”
     
      刚才她已经走?#35835;?#20960;?#21073;?#29616;在周围除了李未央的贴身丫头,并没有别人听见她们的对话,可是李未央一偏头,便能看见有不少的丫头从那边的走廊鱼贯走过。
     
      纵然她们听不见,可也看见九姨娘在这里和她拉拉扯?#35835;耍?#36825;算是个什么意思!李未央不怒反笑:“你如今是父亲最宠爱的妾,荣华?#36824;?#19968;辈子,你叫我放了你,你要去哪里?”
     
      九姨娘一怔,随后道:“这里虽然好,可是环境复杂,我纵然得宠,又能得宠几年?远不如我自己攒了银子出去的好!”
     
      李未央沉了脸,一声不吭,转身就朝外走。九姨娘原本说得好好的,不知她为何突然变了脸,忙拉住她的袖子,道:“县主!我只是求你救我一命,若是我再留在这里,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李未央冷冷望着她,九姨娘连忙道:“刚才大夫人又叫了我去训斥,还翻出过去的陈年旧事,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李未央用力挣开她的手,冷声道:“你想要走,?#20146;?#21435;向父亲或者母亲道明就是,何须来求我。”说完不待九姨娘辩解,快步离去,不料,九姨娘竟双膝一曲,扑通一声跪倒在李未央面前,央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县主你发发善心,放了我吧!不然将来叫大夫人抓住了我的把柄,一定会打死我的!”
     
      在这里突?#36824;?#20498;,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好一点会觉得她李未央欺负了九姨娘,坏一点的直接就会?#39563;?#22905;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九姨娘是的?#36820;?#32431;无知不知道豪门权贵的规矩还是根本就是故意让人看见!
     
      李未央对白芷使了个眼色,白芷和墨竹会意,两人上去架起了九姨娘,李未央冷冷道:“你若是?#19981;?#33258;由,当初就不该跟着父亲回来,?#28909;?#24050;经成了妾室,就该安分守己,好好伺候父亲。”
     
      九姨娘泪水?#20658;埃?ldquo;县主你?#26377;?#38182;衣玉食长大,哪里知道我们这种人的艰辛。我原本在昌州,虽然不曾大富大贵,却也是好人家的小姐,谁知道亲娘病?#29275;?#32487;母无德,骗着我爹将我卖给了戏班子。我?#26377;?#36319;着戏班唱戏,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这些我都不怕,只想着有朝一日存够了银钱,自赎了自身,投奔个穷亲戚,再置些薄产,寻个人家过日子。谁知后来被尚书大人看中,将我送给了老爷,我原本想着即便?#20146;?#22974;,只要老爷疼我,我也有好日子过。谁知今日里大夫人却突然将我叫过去,逼着我承认和那唱戏的戏子有染,还威胁我要将一切告诉老爷,县主,若是真的让她抓到了把柄,我真的无路可走了!”
     
      李未央沉默不语,仿佛在思考九姨娘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九姨娘看她的神情,猜想她是在犹豫,忙道:“我晓得县主是这家里难得的好心人,否则你也不会照料无人可托付的三少爷,再者说,你也不愿意看着大夫人得意是不是?求你也帮我这一回吧!”
     
      李未央暗道,帮助李敏德,那是因为对三夫人的?#20449;担?#32477;非她大发善心,这辈子,她绝对不会做什么善心人了。
     
      九姨娘见她还是不作声,以为她不肯帮忙,连忙道:“县主,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你若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办,我绝不会?#25340;牽?rdquo;九姨娘这时候突然看见林妈妈出现在鹅卵石小道上,正朝这边来,急道:“县主,我可就当你已答应了,以后再来跟你详?#28014;?rdquo;说完,像是见鬼了一样走开了。
     
      李未央若有所思地望着九姨娘离开,白芷轻声道:“小姐,您看她说的是真是假?”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关于她自己的那个部分,倒是没有说假话。”
     
      白芷猜测:“是不是大夫人察觉到了什么,九姨娘怕事,才迫不及待地要离开。”
     
      李未央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刚才戏台上那个摔下来的武生,应当是九姨娘没有进府之前的相好,大夫人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却又找不到确实的证据,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验证,等看到九姨娘面色大变,估?#20973;?#24050;经坐实了猜想,所以才将对方叫过去旁敲侧击一番。
     
      看九姨娘的模样,倒像是抵住了,暂时没有承认,但可能她也吓得够呛,这才来求原本没有交集的自己。九姨娘像是笃定了自己一定会帮忙,也是,能给大夫人添堵的事情,李未央是一件也不会错过的,家中知道她这个庶出的女儿与嫡母不和睦的人也多了去了,九姨娘会来求自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是,李未央却觉得虽然一切表面看起?#26149;?#24773;合理,可总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蹊跷。依大夫人的手段,一击不中肯定不会出手,她会轻易放过九姨娘吗?还能放任她来向自己求救?!李未央越想越觉得狐疑,低声吩咐道:“这两天,多留意点家中的动静。”
     
      “是。”白芷回答。
     
      李未央想了想,?#38405;?#31481;道:“九姨娘房里的秋菊,你熟悉吗?”
     
      墨竹顿了顿,小声道:“以前曾经一块儿说过话,打过照面。”
     
      李未央点头,招呼她附耳过来,轻声说了几句话,墨竹的脸?#19979;?#20986;笑容,道:“是。”
     
      晚上,墨竹?#37027;?#25214;了机会,把秋菊找了出来,道:“这几日,九姨娘可有什么不对劲儿的?”
     
      秋菊的心突突?#30887;?#33080;上却笑道:“姨娘正常作息,哪儿有什么不对的。”
     
      墨竹微微一笑,将她的手拉过来,放了一锭白?#20301;?#30340;银子,秋?#25214;?#24867;,随即道:“姨娘今儿个从夫人房里出来就不对劲了,不知道夫人对她说了什么,晚上姨娘直做恶?#25991;兀?rdquo;
     
      墨竹沉默不语,随后附到她耳边讲了几句,秋菊心中犹豫,口中却道:“我可是姨娘的丫头,这不大好罢?”
     
      墨竹笑而不语,望了一眼秋菊手里的银子。
     
      秋菊赶紧藏了银子,心内挣扎,默不作声。
     
      墨竹笑笑,许诺道:“一锭金子。”
     
      秋?#25214;?#24867;,随后道:“监?#21448;?#23376;,这可是大不敬。”
     
      墨竹点头:“两锭金子。”
     
      秋菊拿她的月钱同这意外收入比较了一番,暗道一声“豁出去了”,点?#36820;潰?ldquo;好,九姨娘这里的一举一动,我都报与县主知道。”
     
      李未央懒懒地躺在躺椅上,手中持着一卷书。阳光晒得很舒服,她几乎已经快要睡着了,就在这时候,一个眼生的丫头从外面走进来,高声道:“白?#24179;?#22992;,奴婢刚才瞧见门口有一个花盆,不知道是谁送来与小姐的!”
     
      李未央微微扬起眼睛,看向那丫头。她就坐在院子里,这丫头的声音不高不低,既不会惊扰到她,也不会让她注意不到。
     
      白?#23631;?#24537;过去,低声训斥道:“小姐还在这儿呢,你懂不懂规矩!”
     
      小丫头一副无心作错事的模样,惶恐地低着头。
     
      墨竹低声在李未央耳边解释道:“小姐,那是外院洒扫的丫头。”
     
      外院洒扫?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李未央的唇?#32454;?#36215;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冷笑,若是真的不知道花盆是谁送的,直?#24189;米?#23601;是,绝不会亲自送进来,看样子,这?#23601;繁?#23450;是知道点什么。
     
      小丫头喜滋滋地送了花盆进来,李未央看了一眼,这是一盆海棠花。
     
      李未央随手摘了一朵海?#27169;?#25918;到鼻尖一嗅,发现那竟然不是寻常花香,而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香粉。仔细一看,眼前这海棠竟是用绸?#32961;?#25104;,用金丝银丝扎好,缚于树上的。每朵花的枝叶上竟?#21152;?#38134;丝缠着水晶珠子,或嫩黄,或嫩绿,或粉红,隐藏在花束里,不易发现,却能?#27809;?#26463;无比的光华灿烂。
     
      李未央轻轻地捻起一枝花,放到阳光下轻轻地转动。花枝上附着的粉晶在阳光下闪出彩虹般的光彩。
     
      白芷不由惊讶道:“小姐,真是漂亮啊!”
     
      的确,这海棠看起来?#26085;?#27491;的鲜花要更美丽,而且更珍贵,李未央冷笑,眼前立即浮现出一张清矍英俊的面孔,那张面孔上有一对燃烧着野心的眼睛。
     
      拓跋真。
     
      直到看到了他的花盆,李未央才又想起这个人。而对方送东西的用意,显然也是在向她示好。
     
      这个男人,还真是不?#22987;拍?#19968;边积极向李长乐表达心意,一边也不放弃自己这里,?#32622;?#26159;想着要一举两得。既得到蒋家的兵权,又将自己的剩余价?#36947;?#29992;到极致。李未央冷笑一声。
     
      就在这时候,李敏德突然走进了院子,他看到李未央站在花前若有所思,不由笑了,随后挥了?#26377;?#23376;,一只小鸟从他的袖子里飞出来,李未央耳边忽然飘来一阵细碎的银铃声,不免抬头望去。
     
      李敏德轻轻一笑,吹了一下口哨,那鸟儿竟然盘旋了一圈,自动停在了他的手指上,他献宝一样的捧过来给李未央看:“送给你的。”
     
      李未央仔细打量着这只鸟儿,见到它身形纤小,羽毛绚丽,一看就知道是高价买来,鸟儿的爪子上,竟然还拴上一个铃铛,铃铛是用上等的白银打制,用纤细的红?#30475;?#25332;着,和赭黄色的鸟足配在一起,鲜艳美丽。
     
      “这是什么?”总不是要送只鸟儿给她养吧。
     
      “它比碧丝安全,但是传递消息的效果比碧丝还要可?#20426;?rdquo;李敏德微笑,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
     
      李未央内心受到了很大震动:“这个——是给我的吗?”
     
      李敏德点头。
     
      李未央垂下眼睛看了一眼那鸟儿,微笑道:“真可爱。”
     
      李敏德的脸微微一红,随后道:“?#24653;?#20320;给我做的长寿面。”
     
      那件事情发生以后,李未央曾经亲手给李敏德做了一碗面,她并没有食言,同时,她没有向任何人提起那天晚?#25103;?#29983;的事情,也没有追?#19990;?#25935;德究竟他是什么身份。
     
      “对了,还有两个人!”李敏德回头,对着外面道,“你们两人都进来!”
     
      一?#38405;?#36731;的男女走了进来,垂手侍立在他两侧。
     
      “三姐,这两个孩子是一对?#32622;茫?#20174;外头流浪来的,昨日我看到他们两人在?#32321;?#24555;要饿死了,便买下了他们二人,原来他们是在街头卖艺的,很有几番拳脚功夫,从今天开始,就让他们跟着你吧。”
     
      李未央听了这话,不由感到三分吃惊。目光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这一对?#32622;?#30475;起来十三四岁左右,其中的女孩子生的面容标致,五官柔和,虽不算顶顶精致,但看在眼里,只觉恰到?#20040;Γ?#26082;?#36824;?#20998;美丽引人注目,也不至于在人堆里瞧不见。另一边的少年,浓眉深目,生得英气逼人,个头十分高大,小小年纪已显露出几分大家风范。
     
      怎么看,这两个人都不像是街头的流?#26494;?#24180;。
     
      李敏德道:“哥哥叫赵楠,妹妹叫赵月,很是聪明懂事,平日里赵楠留在外院,姐姐出门的时候再跟随,而妹妹就留在内院,当寻常丫头伺候你,你说好不好?”
     
      李未央打量了一下这两个人,缓慢地摇了摇头。
     
      李敏德皱眉,轻声道:“你——不?#19981;叮?rdquo;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道:“不是不?#19981;叮?#21482;是旁人送给你的人,为?#25105;?#36865;给我?”
     
      李敏德一愣,随即脸色红起来,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看穿了。但是他也并不惊慌,因为他这么做完全是出自对她的安全考虑:“那些人都不是好惹的,姐姐身边应该有防身的准备。”
     
      李未央还是拒绝:“我若是有需要,自然可以去找。”
     
      “不,这对?#32622;?#19981;是平常人,姐姐会?#19981;?#20182;们的。而且,我身边也早已安排了人手,你不必为我担心,请一定要留下他们。若是你不要,我就派人送走他们。”
     
      ?#32622;?#20457;对视一眼,同时跪倒在地,“求县主留下我们。”
     
      “跟着姐姐,就要?#30446;?#21483;她主子。”李敏德突然道,眸中漆黑的墨色翻涌,竟有隐隐凌厉之色。
     
      “是,求主子收留我们。”两人异口同声。
     
      李未央看着情?#21361;?#35835;懂了李敏德的坚持,不由自主叹了口气:“罢了,你们两人要留下就留下吧。”
     
      李敏德挥了挥手,让两人退了下去。
     
      “那个灰衣人——其实他是我亲生父亲的部下,叫做姜?#20303;?rdquo;李敏德突然说道。
     
      李未央一愣,随即笑了:“我以为,你不打算对我说的。”
     
      “若非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到攻击,可我还在?#38405;?#38544;瞒,对不起。”李敏德轻声地说着,显然十分自责。
     
      他生的出众,虽然年纪还小,肌肤却如?#23376;?#33324;隐隐透明,眉眼舒?#21097;?#20307;内似蕴含着日月光华,就像是为把斗黯浊世照亮才出生到人世间一般,任谁也舍不得谴责这样一个少年。所以李未央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没什么,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姜雷说,若是我想要你平安,就?#32654;?#20320;远远地——”李敏德一时气血上涌,脱口而出。
     
      李未央微挑了眼尾,眸中含着柔光,忍不住伸手又要去摸他头,李敏德眼中一亮,只是片刻后不知想起了什么,头往边上一偏,李未央的手落了空,砸了下来。
     
      他尴尬的偷看她一眼,“我,我,我已经是大人了!”
     
      李未央失笑,他在她眼里,还是个孩子,他却叫嚣着自己已经长大了。
     
      李敏德白皙的肤色上,像涂了胭脂。
     
      李未央想笑,却认真道:“是?#21073;?#25935;德已经是大人了,所?#38405;?#21487;以保护好自己,也能保护我,是不是?”
     
      李敏德一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眸光一下子黯沉下来,李未央也不催促他,直到他自己想通了,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29275;?rdquo;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30566;?/p>

    ? 拳皇命运吧
    色碟大小单双技巧 大胆人体艺术写真 彩票01有没有问题 易网彩票下载 2019送彩金的平台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囹 双色球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龙虎口诀 6码倍投表 亿宏国际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