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25937;?#25991;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71 救你一命

    庶女有毒

    071 救你一命


      说话的人是一个少年。如果说俊美的七皇子坐在那里,就像一道风景,锋芒毕露中尽展绝世风姿。那这个少年却完全不同,他刚才一直安静地坐着,并不十分引人注意,可是当他说话的时候,就?#35805;?#27861;不注意到他了。他不笑的时候,已是人世间最美的图画,可此刻他一笑起来,你就会发现,世上根本没有一个画师,能将这意态留在画?#23567;?/div>
     
      原来是李丞相府三房的少爷。
     
      李敏德笑了笑,?#21152;?#38388;有着远超年纪的聪颖,却又留着恍若天真的明智:“公主殿下,是不是谁能把箭带出去最远,谁就是赢家?”
     
      一旁的孙小姐和严小姐咬耳朵道:“那个就是李家三房的少爷?啊,他长的好俊俏啊!”
     
      “听说他不是李家的亲生儿子呢!什么样的人家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孩子!”
     
      “这下有好戏看了,且听他怎么说。”
     
      公主见是一个与八皇子年纪相仿的少年,不由笑道:“的确如此。”
     
      “哦?”李敏德目光闪动,“敏德愿意试试看。”
     
      此言一出,底下笑声顿起。
     
      怎么可能啊,李敏德年纪那么小,只怕连弓箭都举不动吧。公主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便温柔道:“你能拿得动弓箭吗?”
     
      李敏德笑了笑,眸子里春光盎然:“公主,如果按照您所说,谁能将箭送出去最远,谁就能获胜的话,那么敏德当然可以。”
     
      “他疯了?”严小姐咋舌道,“他怎么可能做的到?”
     
      “?#21069;。?#20116;皇子都已经射出这么?#35835;耍?#20182;又能射多远?”
     
      “不可能的……”
     
      一旁,李未央望着李敏德,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做。
     
      “小公子,你真的要尝试吗?#30475;?#20250;儿可不要哭?#20146;印?rdquo;拓跋真说着瞥了李未央一眼,言下之意就是不许在箭上做任何手脚。
     
      拓跋玉已摇?#36820;潰?ldquo;这不可能,你做不到的!”他若是再尝试,或许有办法射得更远,可是这孩子年纪那么小,他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臂力。
     
      “我做给你们看。?#36824;?hellip;…”李敏德眨眼笑道,“到时候彩头可要归我了。”
     
      五皇子拓拔睿挑眉道:“三公子这么有自信吗?”他把他从?#36820;?#33050;细细看了一遍。脸上似笑非笑,最后?#20154;?#19968;声道:“可不要到时候后悔。”
     
      李敏德并不理会他,径直站了起来。他走到场中央,一旁的人递上弓箭。人人瞪大眼睛,看他如何挽弓。他在接弓前,抬?#36820;潰?ldquo;只看多远?”
     
      公主点头:“对,以远为胜。”
     
      “还有其他什么要求吗?”
     
      李未央脸上忽然起一种古怪的神情,但目光却更深亮,公主最终点了点头:“没有了。”
     
      “好。”随着这一声好,只见李敏德大步走到挂在一旁树上的鸟笼前,将里面的海东青捉出来,随后将一支十分箭绑在了它的身上,轻轻拍了拍它的翅膀,任由它向天空?#19978;?#32780;去,一会儿功夫,就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李敏德转过头,站在场内,眼睛敛收了天地间所有的光华,耀耀生辉,灼灼动人,笑容清浅道:“我做完了。”
     
      他没有依靠臂膀的力量,用的也不是什么别出心裁的奇计,他只是那?#27492;?#38543;便便放了一只鸟,箭就被带出千里之外了……
     
      多么简单的方法。
     
      但是在那个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永宁公主突然笑出了声音,五皇子却怒了:“这算什么法子!你连弓箭都没有用到!”
     
      李敏德望向五皇子,只是微笑。
     
      拓拔睿突然?#20174;?#36807;来,公主只说要看箭程的远近,但她并没?#30340;?#31661;?#19988;?#29992;弓射出才算。所有人的思维定势都是必须用弓射箭,却忘了即使不用弓,也能办到。这个小子,实在是太狡猾了!
     
      李未央突然笑起来,这个孩子,用的法子和她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永宁公主的眼神难得温柔下来:“好,这个方法虽然有些取巧之嫌,却是闻所未闻,十?#20013;?#22855;,这铜镜就归你了。”
     
      李敏德捧着铜镜,微微一笑。
     
      众人的眼神都落在这个少年身上,刚才还默默无闻,一下子就众人皆知了,虽然他们都觉得这个方法十分?#30452;?#23452;,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20154;?#26377;人都有趣。射箭不?#20146;?#37325;要的,更重要的?#21069;鹽展?#20027;的心思,逗得她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九公主震惊过后,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脸发红。
     
      李敏德,他原来就是那样一个人啊……
     
      她?#37027;拇展?#21435;,对着李敏德道:“我?#19981;?#36825;铜镜。”
     
      李敏德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却仿佛没听见似的。装扮成八皇子的九公主有点不高兴了,但却还是移不开自己的眼睛,使劲儿盯着李敏德看。
     
      高敏冷冷一笑:“哼,果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跟那个小贱人待得久了,脑子也变得异于常人。”
     
      李长乐垂下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候,公主要回去更衣,便让所有客人自行在园中游览。女眷们约好了三三两两去?#31361;ǎ?#30007;宾客则或挽弓或?#36887;?#25110;下棋。
     
      凉亭里,拓跋真命下人设好座位,自有人奉上香茶,接着端上棋盘来,他对着七皇?#26377;?#36947;:“七弟,来一盘吗?”
     
      拓跋玉潇洒坐下,拓拔睿和九公主都坐在一旁观棋。
     
      这个棋盘是公主府的珍品,通体用一整块?#23376;?#38613;成,?#30634;?#26080;瑕,宝光温润,光是玉色就能让人难以转开目光。上面更用金丝镶成棋格,看起来金?#20301;?#30340;,一看就知道是上?#21364;?#37329;。棋子竟由赤金打成,放在?#23376;?#26827;盘上,被宝光一?#24120;?#20809;彩夺目,就像一个个小太阳。?#35828;?#22855;珍异宝,竟然出现在公主府上,足可见皇帝对公主的宠爱。拓跋玉笑了一下,这样的宠爱,恐怕夹杂着深重的愧疚。
     
      九公主眼睛眨巴着,视线瞥向不远处的李敏德,看到他把铜镜送给李未央,不由得鼓起了脸?#30504;?#28385;脸的不高兴。一旁的拓拔睿问道:“怎么了?”
     
      九公主收了心神,道:“这棋盘我向父皇讨了?#30473;?#27425;,他都不肯,没想到送给了皇姐!”
     
      拓拔睿笑了笑:“父皇对皇姐一向是不同的。”
     
      就在这时候,九公主挥了挥手,道:“青莲,给我拿点心来。”
     
      一个婢女娉娉?#38754;茫?#24369;柳扶风地送上一盘点心。拓拔睿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棋盘,忽然眼角瞥进一?#35805;子?#33324;的手拿着点心盘缓缓移来,一惊之后顺着?#30452;?#26397;上看去,顿时如同冰雪沃顶,半身酸麻,魂魄都飞到天上去了。
     
      这个婢女,生得真是美貌啊!
     
      那婢女见拓拔睿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婉转一笑,真的是笑颜如花,清丽十分。拓拔睿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慌忙?#20154;?#20102;一声,想要说些什么遮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文武双全没错,可最?#19981;?#30340;就是美色,原本被李长乐的国色天香迷住了心神,可是此刻看着?#23601;罰?#31455;然是另外一种小家碧玉的妩媚风情。
     
      见到五皇子失神,那婢女笑得越发妩媚,腰肢一转退了下去。
     
      拓拔睿不由得好奇:“小九,这?#23601;?#29983;得倒是乖巧,你从哪里找来的,以前在宫中,倒是没有见过。”
     
      九公主看了一眼棋盘,百无聊赖地说:“她是上次我偷溜出宫的时候偶尔碰上带回宫的,原本走街串巷卖杏?#26102;?#34987;个恶少看到硬是要抢回去,我就干脆替天行道救了她啦!”
     
      拓拔睿吃惊道:“你?#21051;?#22825;行道?”
     
      拓跋真下了一子,抬起眼睛道:“只怕是你故意惹事才对。”
     
      九公主嘻嘻一笑,道:“这话倒也不错,我就是看不得欺凌弱小,太不要脸了!我把那京兆尹的公子痛打了一顿——”
     
      说了一半,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顿时住了口。
     
      三个兄长同时都抬起眼睛盯着她,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呀,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父皇知道以后,也没有怪责我啊,还让那京兆尹给我赔礼道歉呢!”
     
      一个公主跑出去救人,还大咧咧地说替天行道,其余三人一起摇头。
     
      “太?#36824;婢兀?rdquo;拓拔睿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九公主撇了撇嘴,红润的脸颊看起来像是?#36824;?ldquo;我也不是任性妄为的人,听说这?#23601;?#30340;祖父还?#20146;?#38543;过?#19979;?#22269;公的功臣,可惜她祖?#21018;?#27515;沙场之后,她父亲是个赌鬼,把抚恤金都输光了不说,甚?#20142;?#23481;身之处都没了。”
     
      ?#19979;?#22269;公?七皇子突然抬起头来,原本他的面上还有几分冷淡,这时候已经看不出来了。?#19979;?#22269;公——是他母妃张德妃的父亲,也是他的外公,只?#36824;?#19971;年前病故了,如今的罗国公,正是他的舅舅。
     
      这样说来,那?#23601;?#36824;和外公有些渊源。
     
      七皇子手里的棋子,停住了。
     
      “怎么,五哥你?#19981;?#20182;?她和那李家大小姐比起来,?#36824;亲?#33394;平庸的?#30452;?#20043;人罢了。”九公主没留意到七皇子的神色,?#36824;?#36861;问拓跋睿。
     
      “看你说的,我?#36824;?#26159;随口问问。”拓拔睿连连摇头,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李长乐是他预备娶回家做正妃的,可这漂亮的?#23601;?#20040;——
     
      拓跋真一直默默听着,此刻见火候到了,哈哈一笑,终于开始?#23265;?#32463;话:“九妹,这个?#23601;?#30475;来五弟?#19981;?#30340;很,你送了他如何?”
     
      九公主明显是过救人的瘾,压根?#35805;?#37027;?#23601;?#25918;在眼里,她根本都不用想,直接道:“既然五哥?#19981;叮?#23601;送给你?#32654;玻还?#19979;次你可要带我出去玩啊!”
     
      拓拔睿大喜若狂,嘴上却仍在推辞:“这我如?#25991;?#21463;?”
     
      “?#36824;?#26159;个玩意儿。”九公主故意把脸一板:“你不要就算了!”
     
      “开个玩笑,”拓拔睿慌忙摆手:“既然这样——”
     
      拓拔睿一直很受皇帝?#19981;叮?#20294;他有个老毛病,自小见着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动路,在皇帝看来,这可是很大的问题,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爬上拓跋真的嘴角。
     
      七皇子却突然打断道:“既然五哥这么谦虚,那这个?#23601;?#25105;就带回去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只有拓跋真的眼底闪过一丝快的难以察觉的喜色。
     
      远远的,李未央看见了这一幕,她的目光在那个退下去的?#23601;?#36523;上打了个转,不由冷笑了一声,拓跋真啊拓跋真,你的手段总是那么阴险。
     
      她的眼前,突然浮现起自己刚刚嫁过去半年的一个晚上。
     
      那时候,拓跋真虽然对她温柔体贴,却一直若即若离,仿佛是在防范她,只因当时李长乐已经?#24653;?#37197;给了七皇子,而李常喜也被嫁去了五皇子府。他生怕她是别人派来的间谍,更担心她偷偷出卖他,所以表面对她很好,实际上任何事情都不告诉她。
     
      李未央心里很着急,在她心底,既然嫁给了他,自然是要以他为天的。有一天夜里,拓跋真突?#30343;?#20102;伤回来,却?#37027;?#21435;了书?#20426;?#26446;未央尾随至书房,却看到拓跋真在换药,当时她心痛难忍,忍不住道:“殿下,让我全心全意地做你的妻子不可以么?我愿意为您作任何事……让我陪您一起不可以么?”
     
      “你在说些什么啊?你不是一直都陪在我身边么?”拓跋真勉强笑着说。
     
      “不,你?#32622;?#26377;事情瞒着我!”李未央的眼睛盯着他,透出执拗。
     
      “唉……”拓跋真苦笑了一下,仿佛无可奈何的模样。他把她的身体轻轻拽起,靠到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抚摩着她的头发,脸色忽然转为凝重:“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上天对我的确是很?#36824;?#24179;。我和太子同为父皇的儿子,他将来要当皇帝,我却只能当臣子,日后他要做了皇帝,?#19968;?#35201;山呼万岁给他下跪。这并不算什么,你看看我的?#19997;冢?#36825;是他给我的警告,就因为他怀疑我没有全心全意追随他。未央,以后我在他羽翼下生存,稍微触犯了他他就能害我的性命,我这一辈子只能战战兢兢去奉承他,你说,我该怎么办呢??#19968;?#33021;继续追随太子吗?”
     
      当时的李未央,心?#20998;?#26377;痛楚,忽略了拓跋真眼底的狡猾与阴毒:“你一心一意对待太子,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小人!”
     
      拓跋真嘴边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用力搂紧了她:“他之所?#38405;?#24403;上太子,除了因为他是长子外,还因为他是皇后的儿子,父皇一直都很敬爱母后。但是,母后身体并不好,她活不了多久了,根本不可能一直护着太子。未央,现在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你愿意吗?”
     
      李未央想都没有多想,便点了点头。
     
      拓跋真微笑着抚摸她的脸?#30504;?ldquo;还有一个人,?#24895;?#30343;的?#36299;?#35201;超过皇后,那就是太后。我在太后面前努力展示我的贤孝,不仅能让太后站在我这边,还可以通过太后来?#36299;?#29238;皇。当然了,要让太后高兴,近前侍奉是少不了的。但我是男人,一直跟在身边不方便,这就需要你尽力帮忙了。”
     
      拓跋真若无其事地给李未央布置了她的任务,甚至?#32654;?#26410;央心?#26159;?#24895;地位他去做事,为他去尽孝道,为他去讨好太后,从?#36820;?#23614;不曾留下半点耍阴谋诡计的印象,的确无比高明。
     
      李未央根本没有察觉到拓跋真的用心,甚至于在她的心里,这样做是为了救自己的丈夫,让他免遭太子和其他人的毒手。她只是觉得夫君的地位无比凶?#30504;?#33258;己身为女子,无法相随,至少也要给予帮助。
     
      之后两夫妻便心照不宣地各自行动。拓跋真?#24213;越?#30001;太子的手,培养自己的力量,当别人都勾心?#26041;恰?#20114;相争夺的时候,他在皇帝跟前,却一直是一个忠心耿耿辅助太子、认认真真尽孝的儿子。李未央则日日前往太后处,不动声色地替他讨好着这个皇祖母。这一切,都在后来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李未央的目光从不远处的凉亭收了回来,?#33050;戏?#36215;一丝凉意。拓跋真一直隐藏着、潜伏着,尽心尽力扮演着太子的帮手,皇帝的孝顺儿子,乃至于皇帝到死,厌恶了所有的儿子,却唯独相信他的?#39029;?#19982;孝?#22330;?#35841;也不知道,他背地里做了多少恶毒的事情。当朝三十八年,拓跋真被人刺杀!四十年,太子用毒酒想要毒死他!四十一年,七皇子设下埋伏要杀拓跋真!李未央当年还觉得,拓跋真的兄弟一个一个都是豺狼虎豹,个个想要他的性命,现在想来,这些人或是醒悟或是明白了拓跋真的面目,想要除掉他罢了!还有一种更恶毒的猜测,也许当年,拓跋真是故意用这些罪名却栽赃陷害别人,哈哈,如果真是这样,那时候的自?#28023;?#36824;真是蠢到家了!自以为是牺牲?#21069;?#23454;际上?#36824;?#26159;被人利用了一辈子!
     
      “三姐,你怎么了?”李敏德奇怪地问道。
     
      “?#30343;?#20040;。”李未央从回忆中惊醒,不由自主,压低了声音道。
     
      李敏德困惑地看了她一眼,?#25214;?#35828;什么,眼睛却看到一道人?#21543;?#36807;,顿时脸色微微一沉,点?#36820;潰?ldquo;三姐,我有事离开一会儿。”
     
      不等李未央说话,李敏德已经快步离开了。白芷道:“小姐,你有没有觉得,三少爷最近怪怪的。”
     
      李未央看了一眼李敏德的背影,沉吟片刻道:“?#21069;。?#30495;是有点怪。”?#36824;?#21018;刚失去了母亲,难免吧,她在心底叹了口气。
     
      过了半个时辰,那边凉亭棋局还没下完,拓跋真和拓跋睿却都?#36824;?#20027;派来的人请去饮茶,?#30343;?#19979;了一个七皇子正在和那个?#23601;?#38382;话。
     
      李未央微微一笑,轻轻走了过去。
     
      “你祖父是刘校尉?我小的时候,还曾经和他学过剑术。”拓跋玉面容清俊,声音是难得的温和。
     
      旁人若是见到此刻的拓跋玉,一定会感到惊奇,但是李未央却知道,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拓跋玉是个人,只要是人,就会有软肋,而他的外公?#19979;?#22269;公就是他的软肋。他?#26377;?#36319;随罗国公,文?#20309;瀆远?#26159;出自他手,培养了极为深厚的感情。可以说,拓跋玉是个冷心冷情、无坚不摧的人,但?#24425;?#20851;系到他的外公,就一定会失去冷静。
     
      听了七皇子的话,少女细腻的肌肤上立刻浮现一层粉红:“回禀七殿下,祖父也曾经和奴婢提到过殿下,说殿下小时候——”
     
      “你祖父是不是说,七殿下小时候很聪明,也很顽皮——”突然有一道清亮的声音出现在凉亭里,拓跋玉抬起眼睛,却见到李未央笑嘻嘻地站在台阶上。
     
      拓跋玉挑高了眉头,这?#23601;?#23621;然自己跑到他跟前来了,这还真是稀奇啊。
     
      因为要?#25226;紓?#25152;以李未央穿着百蝶穿花裙子,却刻意选了朴素的颜色,纵然如此,却也将她健康红润的脸色衬托的明艳动人,此刻正双眸晶亮地望着他。
     
      拓跋玉乍然见到李未央明媚的笑容,?#35835;?#24867;,眼里极快的闪过一抹兴味。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可不相信这个小?#23601;?#20250;这么好心来陪他聊天。
     
      一旁叫做悦儿的少女看上去?#36824;?#21313;五六岁,柳?#22841;?#30446;,明艳照人,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衫子,领子与袖口处?#21152;?#38134;丝绣了莲花。她装束整齐,却未施脂粉,不戴?#20301;罰?#24819;是对自己的容貌甚为自信,才敢以素面?#25937;恕?#35265;到李未央,悦儿盈盈拜倒,裙裾飘动如一朵临水照影的西番莲:“见过县主。”
     
      李未央对着她微微一笑,拓跋玉道:“不妨坐下歇息。”
     
      悦儿见状,巴不?#32654;?#26410;央立刻滚蛋,脸上却露出笑容,恭敬地上去倒了茶,李未央竟然也不拒绝,厚脸皮地坐下了。
     
      “七殿下认识这?#36824;媚?#21527;?”李未央的目光投递在悦儿的身上。
     
      拓跋玉摸了摸手里的玉扳指,笑道:“?#21069;。?#22905;是一?#36824;?#20154;的孙女。之前外祖父一直命我寻找刘校尉,没想到今天竟然意外碰到他的孙女。”
     
      李未央笑了笑,眼睛里流过一丝讽刺的意味:“?#21069;。?#30495;是巧。”
     
      拓跋玉顿了顿,被她笑得心里有点渗?#27809;牛?#19981;由注目她,没有说话。
     
      悦儿一听,有点焦急,她总觉得,这位李家三小姐是来?#20223;?#30340;,可偏偏这话说不出口,不由道:“奴婢是太?#20197;?#20102;,当被人?#21862;?#30340;时候,先是碰到公主救了我,今天又碰到七殿下——”
     
      话还没有说完,李未央已经眨巴着眼睛,一副为她庆幸的样子:“也是你自己聪明才能找对人,只是我有点好奇,街上人那么多,你别人不求救,居然向一个小女孩求救,这是什么?#20498;?#21602;?”
     
      悦儿?#35835;?#19968;下,道:“那是因为公主穿着很华贵的衣裳,气度又很不凡,所以奴婢才会……”
     
      李未央转头对着七皇子微笑了一下,笑容中带着几许莫名的意味:“?#21069;。?#27668;度不凡——”
     
      遇到危险不向成年人求救,却去求助一个小女孩,不是很奇怪吗?李未央的眼睛眨巴眨巴,对面的拓跋玉应该能听得懂吧。
     
      拓跋玉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出现了一丝凝固。他若有所思地望着李未央,表情有几分古怪。
     
      李未央见他神情隐约有怀疑,却并不十分相信的模样,决定再下一把猛药。她的目光落在悦儿的手腕上,看着那串?#32874;?#20315;珠道:“这珠子我瞧着很漂亮,能不能借我看看?”
     
      悦儿眼睛里有一丝紧张的神情一闪而过,下意识地握住了手腕上的佛珠。
     
      李未央笑了笑:“怎么,舍不得吗??#36824;?#26159;看一看,我不会弄坏的。”
     
      悦儿求救似的看着拓跋玉,却看到他一双清冷如水的眼睛也望着她的佛珠,顿时心里一紧,面上却露出笑容道:“县主想看,当然?#30343;?#20040;关系。只是——这佛珠对悦儿有很重要的意义。”
     
      李未央清亮的眸像是沉淀了什么,问道:“?#36824;?#26159;一串佛珠,有什么?#20498;?#21527;?”
     
      悦儿咬唇,面上闪过一丝犹豫,这佛珠,原本是打算过一段日子,等七皇?#26377;?#20102;她再拿出来,现在却也等不到那时候了。她笑了笑,褪下了佛珠,却不是递给李未央,而是小心翼翼地送到拓跋玉面前:“这佛珠,是我祖父留下的一本阵法。因为是家传之物,祖父有命不得泄露于外人,祖父只亲口传授父亲,可惜我父亲是个糊涂的人,祖父寄托无望,便将所有的阵法用微雕的法子记?#21152;?#20315;珠之上。”
     
      拓跋玉一愣,随即道:“是九宫阵?”
     
      悦儿微笑道:“是。”
     
      李未央淡淡道:“听七殿下的口气,这九宫阵法一定是稀罕之物了。”
     
      拓跋玉点头,道:“九宫阵?#21069;?#29031;九宫方位图设计的,听说二十年前,刘校尉曾用这种阵法立下奇功,这九宫是一宫北,二宫西南,三宫东,四宫东南,五宫中,六宫西北,七宫西,八宫东北,九宫?#31232;?#20855;体的情?#21361;?#22806;祖父也没有详细提及,只?#36824;?#21016;校尉死后,这九宫阵就失传了。”他的眼睛里,隐隐跳动着一?#21482;?#28976;,显然对这九宫阵十分感兴趣。
     
      拓跋玉曾经听?#19979;?#22269;公提起过,神阵谱是几十年前的异国商人带到大历,几经辗转,最终不知?#24597;浜未Γ?#26159;行军?#39050;?#32773;梦寐以求的神典。罗国公为了寻找这部经书,每年不知要花去多少人力,没想到后来发现,这本神阵?#23039;?#20998;五裂成为十册,里面的七七四十九种阵法全?#21487;?#22833;到了不同的人手中,其中九宫阵就在刘校尉手?#23567;?#24403;年?#19979;?#22269;公虽然也很想得到九宫阵,但刘校尉毕竟是功臣,不好强迫,这件事,也是?#19979;?#22269;公一生的遗憾。拓跋玉曾经许?#25285;?#23558;来会寻到这四十九种阵法图,祭告外祖的在天之灵。
     
      可想而知,现在九宫图现世,他有多么高兴了。
     
      拓跋玉克制住内心激动,小心翼翼的接过佛珠,拿在手上前后探看,细细观摩,好半晌后,才看清佛珠上记录的密密麻麻的古怪文字,他长长吁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感叹道:“这文字是苗文,我只能看懂十之一二,实在是可惜!”
     
      李未央微笑着望向悦儿:“好好的阵法精髓,为什么要用苗文来刻?”
     
      悦儿的眼睛很美丽,她无辜地睁大眼睛:“回禀县主,奴婢的祖母是南疆人。所以祖父熟悉南疆文字,再加上这阵法精髓十分的珍贵,他不愿意让外人知道,所以用苗文来刻。”
     
      李未央双眸乌黑,眸光流转如同黑珍珠,而此刻,她的眼中却?#20102;?#30528;狡黠的光芒。她知道不只悦儿的祖母是苗女,她?#25937;?#20063;深谙苗疆毒术。?#21543;?#22905;先接近拓跋玉,随后将家传的九宫图?#32874;?#32473;他,得了他的青睐,又千方百计替他寻找剩下的阵谱,历经此番,刘悦儿一跃成为拓跋玉身边的红人。若非如此,凭她的?#22270;?#20986;身,也绝没有可能被七皇子看重,成为他最信赖的心腹之一。
     
      刘悦,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此刻,刘悦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她小心翼翼地讨好着拓跋玉:“七殿下,奴?#24452;?#24471;苗文,可以为您翻译。”
     
      拓跋玉扬眉,看了刘悦一眼,她的笑容明媚?#27704;茫?#30475;不出丝毫端倪。可他知道,李未央不会无缘无故地提起这些,她并不是吃饱了撑的?#30343;露?#20570;的人。
     
      “哦?为我翻译?你想的倒是周到。”拓跋玉的笑容有一丝冷淡。
     
      刘悦敏感地察觉到了他的语气不对,顿时眼中含泪,眸子氤氲着水汽,透出一股朦朦胧胧的美?#26657;?#35753;人心悸:“七殿下,奴婢做错什么了吗?”
     
      拓跋玉摸索着佛珠,慢慢道:“既?#30343;亲?#20256;之物,为?#25105;?#29486;给我。”
     
      刘悦诚惶诚恐道:“祖父迂腐,哪?#24405;?#22659;再落?#19988;?#19981;肯出让阵谱,可是悦儿是个女孩家,要这东西实在无用,不若用它向殿下求个好前程,以求殿下将来留下悦儿,不至于让我无根所依。?#36824;?#24742;儿要请求殿下一件事,奴婢的祖?#21018;?#27515;沙场,可惜父亲无用,连抚恤金都赌输了,一贫如洗无法好好安葬祖父,若是殿下垂怜,求您赐祖父一块安息之地吧。”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配上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孔,的确是唱念俱?#36873;?/div>
     
      李未央在心里默默点头,暗赞道:高!实在是高!这演技,这表情,怎一个“完美”能?#24653;?#23481;?活脱脱展现出了一个因为无法好好安葬祖父而倍加?#32431;?#30340;少女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拓跋玉对他的外祖父?#19979;?#22269;公感情很?#30591;?#21016;悦三两句话就勾起了他同病相怜的感情。再加上,一个对你无所求的人,自然容易让人怀疑。可若是她要求的太多,又会让拓跋玉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求一个不能算?#38706;?#30340;请求,才?#20146;?#21512;适的。对于七皇子来说,一个安葬之所,根本就是举手之?#20572;?#21364;也能够让他放下心防,慢慢相信刘悦。这样一个有孝心、温柔、美丽、多情的解语花放在拓跋玉的身边,就算融化不了他这个冰山,能够得到他的信任,将来也大有?#20040;Α?#24179;心而论,若非早已知道刘悦的真?#30634;?#20221;,李未央?#19981;?#30456;信她的,因为她的表情,她的话,实在是太恰到好处了!
     
      拓跋真啊拓跋真,你?#30423;?#20986;来的人,果然不是?#25735;紜?#26446;未央摇了摇头,当年拓跋真的很多消息,就是来自这位名叫刘悦的美丽少女,谁能想到真正的刘?#36855;?#24050;被杀死,取而代之的是拓跋真的死士呢?
     
      一颗棋子,拓跋真可以埋下五年,十年,只要有用,真是个狠?#24039;?/div>
     
      李未央心中腹诽,面上却丝毫不显,依然笑?#30473;?#20026;得体。很多事情,她明明知道,却不能当众说出来,若是告诉拓跋玉眼前的这个少女是别人派来的奸细,拓跋玉相信不相信是一回事,纵然他相信了,?#19981;?#32473;自己惹出好多麻烦来。但是,李未央也不能袖手旁观,看着拓跋真飞扬得意。
     
      刘悦心中有几分忐忑,本来这阵谱一定要在最恰当的时机拿出来才有用,但如果刚才被这个该死的安平县主发现了什么,岂不是功亏一篑吗,所以她只好提前用上这一步了。
     
      拓跋玉手里掂量着佛珠,面上露出一丝清淡的笑容,道:“我很?#19981;?#36825;佛珠,也很体谅你的孝心,你祖父的事情,?#19968;嵐才擰?#20320;先下去吧。”
     
      刘?#20204;那?#30475;了他一眼,见他面上没有一丝异样,这才放下心来,面色带了无限感激:“是,奴婢告退。”
     
      李未央看着她盈盈离去,突然笑了起来。
     
      拓跋玉微微眯起眼,笑睨了她一眼,眸转犀利:“说吧,你什么时候发现她不对劲?”
     
      李未央乌黑的眸子像是蕴了微光:“殿下,未央可从来没有说过她不对呀。”
     
      拓跋玉长眉入鬓,凤眼微睐,竟是出奇的俊美无俦:“别装了。你刚才已经露馅了,我什么都知道了。”
     
      李未央闻言,只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心漫进四肢百骸,在这个瞬间,她几乎以为眼前这个男子看穿了自?#28023;?#38590;道他知道了她——不!不可能!谁会想到那样?#25343;?#30340;事情!
     
      她眉目精致如墨所画,眼眸转动时流转着火焰一般的光芒:“哦,不知我哪里露出了马脚。”
     
      “你刚才说的是公主,而不?#21069;?#30343;子。”刚才李未央站在不远处,应该是看见“八皇子”将刘悦送给了自?#28023;?#21487;是当刘悦说起是公主救下了她的时候,李未央不但不感到奇怪,反而镇定如常。这只有一个可能,她早就认出了九公主。“我九妹在皇宫之中,就连一般的宫女都未必能?#26082;返?#21306;分出她和?#35828;?#30340;区别,不知道安平县主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拓跋玉的敏锐远远超过李未央的所料,看来当初若非拓跋真点住了?#19979;?#22269;公的这个软肋,拓跋玉也不会轻易上当。也是,刘?#30473;?#28982;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死士,自然会给七皇子挡个十回八回的危?#30504;?#20197;博取他的信任。李未央松了一口气,面上却带笑道:“我是曾经入过宫的,认?#27602;?#20844;主也没有什么奇怪。再者——”她的微笑更?#30591;?ldquo;若是换了八皇子,怎么会用那么倾慕的眼神看着我三弟呢?”
     
      拓跋玉哑然,有一瞬几乎为李未央的能言善辩鼓掌,可他?#32622;?#35273;得,眼前这个少女就是在撒?#36873;?#34429;然没有证据,可她能把那么多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绝不是一个简单的?#24039;?#25299;跋玉决定?#26159;?#26970;:“就算如此好了,你又是如何发现刚才的刘悦有问题的呢?”
     
      李未央微笑了一下,道:“七殿下寻觅了那么久的东西,?#32654;?#23436;全不费功夫,你难道不怀疑吗?就像我刚才说的,若是我遇到了危?#30504;?#25105;是绝对不会向一个小女孩去求助,不是吗?”
     
      “可是九妹为什么要算计我呢?”拓跋玉失笑。
     
      李未央笑了起来,鬓间钗上的缨络洒洒作响,凉亭里透进的光?#25214;?#20854;上,?#27704;?#22320;直叫人炫目,她慢慢道:“怕不是九公主吧。”
     
      拓跋玉微笑:“倒也是,想我死的人太多了。”
     
      李未央不准备将刘悦的真正主人告诉对方,很多事情,点到为止就好。拓跋玉不是蠢人,相反,让他自己去调查?#20154;?#20027;动告诉他要更有说服力。只?#36824;?#30475;了一眼拓跋玉还爱不释手地握在?#20013;?#37324;的东西,李未央突然从他手中取过了佛珠,笑道:“这物件,殿下还是不要碰的好。”
     
      拓跋玉冰凉凉的眼神望着李未央,他的眼睛里,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怀疑。
     
      李未央失笑,也是,若是有人突然跑过来帮助他,他的确是要怀疑的。
     
      她不以为意,目光落在一个一直在注意这边动静的一个侍卫,笑道:“殿下,那侍卫是?”
     
      拓跋玉回头,见到她所说的侍卫,便道:“那人跟着我有十年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这个侍卫,她前世可是在拓跋真的书房见过的,老熟人呀。她低下头,将一旁茶盏里的芙蓉露倒出来,抹在了佛珠上,随后向那侍卫招了招手,侍卫疑惑地看了拓跋玉一眼,拓跋玉点头,侍卫便走上前来。
     
      李未央突然将佛珠砸在了他的脸上。
     
      侍卫忽的觉得眼前一黑,就觉得冰凉湿黏的一物砸在脸上,吓得他倒退了三步。张嘴就要喊,这一张嘴,一条滑如泥鳅的物体溜进了嘴里。他大骇,伸手胡乱的在脸上拨拉,那物噗通一声跳开,发出?#31455;?#20960;声?#24179;小?/div>
     
      “是什么东西?”拓跋玉猛地站了起来。
     
      ------题外话------
     
      看着大家如此热情的留言,吾甚感安慰\(^o^)/~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25937;?#25991;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39608;?#20026;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25937;?#25991;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11选5的富国计划在哪可以看 双色球复合式是什么意思 6码两期计划怎么阶级倍投 3d组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王者荣耀妲己在卧室里被略 北京塞车pk1o计划全天 pk10大小单双走势图 二人麻将游戏规则 759棋牌娱乐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