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67 命悬一线

    庶女有毒

    067 命悬一线


      李长乐听完大夫人的话以后目光徒然而变,转头神色复杂地看了李萧然一眼,然后起身缓缓道:“女儿明白了。”
     
      随后,她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步步走到李萧然面前,盈盈?#36824;?#20498;:“女儿叩谢父亲养育之恩,今后不能?#35874;?#33181;下,请父亲多保重。”
     
      李萧然神情复杂地看着她,终究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走吧。”
     
      这样的罪过,如果再不处罚,以后还不知李家要?#39029;?#20160;么模样。
     
      李长乐起身,遥遥看了李未央一眼,那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随后,她头一扬,快步走出去,变故?#22836;?#29983;在一瞬间。
     
      走到大厅中央的时候,李长乐突然猛地驻足,回首道:“女儿没有做过的事情,是绝不会承认的!愿以一死,还自己清白。”说完,便一头朝旁边的柱子撞了过去。
     
      整个大厅里,叫声顿时响成一片。
     
      幸得不远处的李敏峰身手倒是极快,在最后关头一把抱住,因此李长乐虽撞在了柱子上,但只是晕了过去。
     
      大夫人作出快要跌倒的模样,跌跌撞撞扑了过去:“我的女儿啊!”
     
      老夫人惊呼一声,?#21482;?#20043;下,几乎没晕过去。
     
      李未央淡淡一笑,表情看不出是欢愉还是嘲讽,就那样不可捉摸地看着眼前这场闹剧,她就算没听到大夫人和李长乐说了什么,现在也真切地看到了。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21069;。?#26446;长乐这么一撞,的确?#20146;?#30340;恰到好处。
     
      以死明鉴啊,怎么不等出去之后再撞呢?偏偏要在这时候?!
     
      李萧然脸色勃然变了,快步走上去查看了李长乐的伤口,?#24895;?#36947;:“沈大夫,你快来看看!”
     
      沈大夫连忙背着药箱过来,仔细查看了李长乐的伤口,这才松了口气,道:“小姐只是一时昏了过去……应该没有性命之?#24688;?rdquo;
     
      李敏峰一双眼睛却是精锐逼人,闻言便朗声道:“父亲,你看到了吧,妹妹这是以死明鉴啊,她明明是受了委屈才会如此啊。”
     
      李萧然微微皱了皱眉头,没说话。
     
      二夫人冷笑一声,“大小姐果然肆意妄为,这一撞可真?#20146;?#30340;好啊!”
     
      大夫人泣不成声淡淡道:“二弟妹,长乐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为?#25105;?#35828;出这样狠心的话来!”
     
      李敏峰勾起唇角,笑了笑,“二婶,以死明鉴弄不好可是要命的,长乐?#36824;?#19968;个弱质女流,定然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才会如此,换诸于在座各位,有几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三夫人叹息一声:“于情于理,大小姐都不该如此,这样,岂不是在质疑老夫人和大伯的决定?”
     
      此言一出,满室俱寂。
     
      大夫人一怔,随后哭的仿佛心都碎了,她看着李萧然道:“老爷,我嫁给你二十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长乐是我最心爱的女儿,也是你?#26377;?#30140;爱着长大的,她从来不曾受过这样的冤枉,你看她,满头都是血,她?#20146;?#37325;视容貌的,若是就此破了相,可比要了她的命还严重,她如?#20301;?#29992;这种手段来胁迫老爷,?#32622;?#26159;受尽了苦楚啊!”
     
      沈大夫也查看了一下李长乐的伤口,点?#36820;潰?ldquo;额头上的确是有可能留下疤痕。”
     
      大夫人当然知道容貌重要,可是现在若是?#32654;?#38271;乐被送去庵堂,以后别人会怎么看待她?谁都不会要一个因为不明原因被家族抛弃的女孩子!她的一辈子就毁了啊!
     
      李萧然终究是不忍心,道:“罢了,?#20154;?#22905;下去养伤吧。”
     
      李敏德内心不忿,上前一步刚想开口,李未央朝他摇了摇头,于是他不得已,强行站住了。
     
      李长乐进来的时候?#20146;?#36827;来的,出去的时候是被人抬着出去的,气息奄奄,头上还血流不止。李萧然长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甩袖离去。说到底,让他相信李长乐竟然诅咒自己,他是不信的,可是亲眼所见,又由不得他不信。
     
      四姨娘从?#36820;?#23614;,没有发表过一句言论,当看到李长乐留下来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料之中的神情,却又有些说不出的失望。
     
      她的视线在空中和李未央对视了一眼,随后她淡淡笑了笑,和李常喜、李常笑一起离开了。
     
      李未央亲自送了老夫人回去,回到自己的院子,却看到李敏德在走廊下等着她,微微一笑,迎了上去。
     
      “姐,这回你太冒险了。”李敏德一开口,便是这句话。
     
      李未央这才抬起眼睛,回视着他,声音轻柔:“敏德。”
     
      李敏德不由心里有点难受,三姐好狡猾,明明知道她用这样温柔的声音说话,他一点都没有抵抗力,所以,偏偏要用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好让他不能开口责怪她冒险,责怪她事先不告诉他。真狡猾,三姐,真是好狡猾……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原本的些微闷闷的感觉,不被信任的感觉,随着她轻柔地叫着他的名字,那些情绪就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再也不能对她生气……
     
      知道他会不满自己事先没有告知,李未央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道:“敏峰,知道这种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走漏风声。最关键的是,太冒险了。”
     
      李敏德皱了皱眉,道:“你是说——四姨娘随时可能倒戈相向?”
     
      李未央笑了笑,同时为他的敏感与聪慧所惊讶:“是,因为四姨娘虽然配合了这个计划,我却一直不确定她将自己的女儿牵连进来的原因,所以——我也在随时提防她倒戈一击。现在看来,倒是我多想了。”
     
      李敏德笑了笑,道:“刚才母亲对我说,她得到的消息是,大夫人和大伯父说起过,要将四姐姐许配给五殿下,然后五姐姐许给荣国公的三公子。”
     
      李未央不由惊讶,李常笑会被嫁给五皇子的事情,前世就已经发生过了,可是她如今的身份,嫁过去也只能是个侧妃。至于前世的李常喜,是嫁给徐茂公的次子,可是如今——一个已经毁掉了容貌的庶出女儿,大夫人为什么突然想要将她嫁给荣国公嫡出的小儿子呢?这可能吗?这两门亲事,虽然必定对大夫人有利可图,但对四姨娘来说,也不算坏吧。
     
      “荣国公的三公子程林,出身高贵,文采风流,荣国公?#36136;前?#24180;?#36824;?#30340;人家,表面上看,这婚事是挑剔不出什么的,所以大伯父已经在考虑了。”
     
      “表面上看?难道说……”李未央皱起眉头。
     
      “三姐,你如今是县主了,你的婚事将来陛下必定会许婚,所以大夫人不能轻易插手,可其他人么,自然任由她搓圆捏扁了。你想想看,若是这荣国公的三公子没有问题,四姨娘何必上窜下跳的呢?我的母亲也曾经怀疑过,?#37027;?#25171;听了,才知道这程家公子?#19981;?#21548;?#32602;?#36824;带了一个戏子进府,宠爱的什么似的,不但日日听?#32602;?#32780;且夜夜同床共枕,最后惹怒了荣国公,命人?#37027;?#23558;那戏子打死了,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原来是这样,这?#32622;?#38395;,自己到底是不知道的。荣国公家三公子的事情,?#38405;?#20154;来说?#36824;?#26159;少年风流,一笑置之,父亲也必定不会将此事过分放在心里。若说李常喜现在还是花容月貌,父亲可能还会考虑一下三公子的荒诞不经,可看看李常喜如今这个模样,谁还会理会这些呢?他只会考虑这桩婚事能带来多大的利益。但是?#26434;?#22235;姨娘来说,荣华?#36824;?#37027;都是虚的,女儿的幸福才最最重要,这荣国公府三公?#26377;?#20107;如此荒唐,婚后还不定怎么胡作非为,她定会想法子破坏了这门婚事。
     
      “大伯母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她提议的婚事,大伯父自然暂时不会提了,就算提了,老夫人也不会高兴的,表面上看四姨娘今天得罪了大夫人,可却都是为了四姐五姐她们好啊。”李敏德轻声说着。
     
      李未央陷入了沉默。的?#32602;?#22235;姨娘为了阻挠这婚事,竟然不惜和大夫人为敌,看似愚蠢,却出自一片爱女之心。
     
      李敏德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上一暖的同?#20445;?#19968;颗心好像也跟着暖和了起来,他忍不住道:“只怕今后,大夫人不会善罢甘休。”
     
      李未央诚实道:“大夫人城府极深,阴险恶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之于我,确有深仇大恨,我要复仇,无可厚?#24688;?#21487;我不希望把你也牵连进来,所以从今往后,不要和我走的太近,更不能像今天这样处处与大夫人为敌,听懂了没有,敏德?”
     
      听了这话,李敏德睁着眼睛,一眨不眨。
     
      李未央见他这个样子,只得把话说的更明白了些:“这么说吧,她于你并无直接利害关系,你若真的要帮我,在暗处就好。”
     
      李敏德轻侧了下头,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漂浮在水上的浮萍,十分的浮躁。他当然知道大夫人不是好惹的,即便是三夫人也不敢与其?#25165;?#30828;,可是当他听到李未央这样说的时候,他很愤怒,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为了什么而郁闷,也许是大夫人,也许是三姐,更也许,?#20146;?#24049;。
     
      为什么三姐要这样心事重重?
     
      为什么她这样算计?#27492;?#35745;去,对谁都没有真心?
     
      他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李未央?#19997;?#20687;他解释这一切,并不是因为她?#19981;?#20182;,把他当成重要的人,而是因为,她觉得暗处的帮助将来能派上更大的用场。
     
      “三姐,因为我们站在同一条船上,你才对我这样好吗?”是不是一旦有一天,当她和他不再同一阵线?#20445;?#22905;就不会对他笑,也不会理睬他了呢?
     
      李未央一愣。
     
      这个少年,是不是太敏感了?敏感的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不起,我是个?#20498;?hellip;…”李敏德低低道。他不该说这些话的,让三姐不高兴。
     
      李未央微微一笑,将他的手握得紧了些:“不,我不是因为咱们在一条船上才?#38405;?#35828;这些话,恰恰相反,我很?#19981;?#25935;德,所以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李敏德抬起眼睛,“所以,这样的我,是不是太弱小,会给你带来麻?#24120;?rdquo;
     
      李未央顿了顿,摇了摇头:“不会。”
     
      李敏德漆黑的眼睛望不见底:“三姐直到?#19997;?#36824;要安慰我吗?”
     
      “我说的是事实。”李未央凝视着她,很认真很认真地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将来有一天,会比我更聪明,会成为三夫人和我的依靠。我没有弟弟,你就和我的亲弟弟是一样的。”李未央说到这里,凝眸一笑。
     
      走廊下红色灯笼高高挂着,李未央的眼睛?#21069;?#26126;亮,令人?#35805;?#27861;转移目光。
     
      李敏德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三姐,你真的那么恨大姐他们吗?其?#30340;?#20146;最近和我提起过,她想要回临川去看望外祖母他?#29301;?#33509;是在那里开心,就买了宅子安顿下来,再也不回来了,到时候快快乐乐的过日子,你和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李未央目光一片冰凉,她也想过好日子,可是让她离开这里,就等于要放弃报仇。她永远无法忘记……当她的双腿被斩断的时候,那血肉横飞支离?#25169;?#30340;画面,那因为她而惨死的宫人所发出的惨烈屈辱悲痛绝望的声音,她全都记得,而今生,大夫人母女从来没想过要放过她。就算她?#25103;?#25163;,对方也不会任由她去过逍遥日子!
     
      李未央吸了口气,斩钉截铁道,“我不能原谅她?#29301;?#25152;以,我绝对不会走!”
     
      李敏德吃了一惊,抬起?#33080;?#30340;睫毛,道:“三姐?”
     
      李未央的眼睛眨了眨,眼底有一种深沉的情绪划开了,让她变得更温柔的同?#20445;?#20063;莫名的忧伤了起来,“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将敏德的手抓出了一道血痕,立刻松了手。
     
      李未央猛地转身,仰头望向远处的天空,淡淡道,“宽容这种东西,我根本拥有不起,也不想拥有!”
     
      她?#19997;?#30340;模样,看起来像是马上就要消失。
     
      李敏德忽然觉得有种强烈的恐惧从脚底升起来——这样的三姐,好像他怎样都捉不住,捉摸不?#31119;?#25226;握不了!他竟然没有片刻的了解她,她的心底,一定隐藏着很多说不出口的秘密!
     
      于是,李敏德突然上前,握住了她的胳膊。
     
      微微惊讶的回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集,刹那间,李未央的面容浮上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李敏德强忍下难过,逼自己注视着李未央,扬唇一笑:“如果三姐不走,那么,我永远也不会走,在这里陪着你。”他的语调,一声比一声轻,但一声比一声坚定。
     
      李未央微微地动容,?#25214;?#35828;什么,却突然听见一道尖叫声音响起。
     
      一个丫头从不远处飞奔而来,一路撞到了不少人,她的?#25104;下?#26159;惊慌,急匆?#31227;说?#22312;李敏德的面前:“不好了,不好了三少爷,三夫人刚才……刚才突然晕倒了!”
     
      三夫人晕倒了?李未央一怔,心头不知为何,突然浮起很不好的预?#23567;?/div>
     
      三夫人被确诊,感染了时疫。
     
      老夫人听说了这件事,亲自去看望了两回,还特地请了名医诊治,想着让三夫人早点好起来。李敏?#20081;?#26159;日?#25214;挂故?#20505;在母亲的身边,李未央怕他也染了病,?#22797;?#19977;番赶他去休息,可他都坚持不肯离开。
     
      李未央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希望三夫人能够尽快好起来。
     
      一?#21453;?#36807;朴素的青砖灰瓦,李未央的面色始终都?#33080;?#30340;。虽然大夫一再说,三夫人的病情有了起色,可是马上就是年关了,若三夫人的病情真的好转,她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能出门呢?
     
      屋子里,所有的窗户上全挂着厚厚的窗?#20445;?#25143;外的阳光艰难地爬在窗帘上,由那些边边角角的缝隙中钻进来,屋里显得一片昏沉。不远处的窗下,放着一架古琴,只是上面落了许多?#39029;荊?#26174;然好久没人碰了。
     
      见到李未央来了,李敏德从一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的面色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看起来十分的苍白,漆黑的眼睛里,竟然不知何?#20445;?#24102;了点绝望的神情。
     
      李未央一愣,突然心里觉得很不安。
     
      看到李未央到了,一旁的丫头立刻将黑漆钿镙床的青色罗?#35270;?#38134;勺勺起,三夫人躺在那儿,李未央一眼便发现她已经瘦?#29467;?#20102;形。她的脸白得像一张纸,身子偏得像一片树叶,一阵风就能将她从那张大得惊人的床上吹走。
     
      三婶竟然病的这样重!
     
      李未央心里的不安,在不断的扩大。
     
      原本还好端端的,怎么会感染了时疫!李未央忍住心头的酸涩,快步走了过去:“三婶。”
     
      从三夫人生病以后,她就不怎么见人了,除了李敏德和老夫人,大夫人等人来探病,都是被挡在门外的。
     
      ?#23601;返?#22768;对两眼微闭的三夫人说:“夫人,三小姐来了。”
     
      三夫人睁开眼睛,看见李未央,竟露出一丝笑容,随后她对一旁的丫头点点头,让人扶着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未央。”
     
      “一切还好吗?”三夫人这样问道。
     
      李未央当然知道她问什么,笑道:“大姐的额头虽然伤势不重,可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大夫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大姐当时撞得猛了,不知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三夫人淡淡一笑,道:“这样,他们也能消停一段时间了。”
     
      三夫人看?#29467;?#24443;,现在大夫人处处战战兢兢,听说父亲连一次都没去看过李长乐,甚至连李敏峰都疏?#35835;恕?#24819;也知道,四姨娘的枕头风一定很厉害,父亲原本就多疑,现在说不定怀疑那巫蛊之术是真的,后悔没处置了李长乐。这件事情,表面看李长乐是好端?#32902;?#22312;了李家,但这样死乞白赖地留下,她的父亲心中的地位早已一落千丈了,日子绝对不会好过的。
     
      “你还好吧?”三夫人望着她。
     
      “?#24515;?#30340;福,未央还好。”
     
      “托我的福?”三夫人轻轻一笑,笑容中?#26197;?#24102;了点苦涩,“我自身难保,哪有福字可言?我倒是想要一直帮你,看大夫人倒下,?#19978;?#30340;是……”
     
      “三婶对我,已经帮了很多,您只要安心养病就好。”
     
      “我知道你聪明能干,如今又是县主了,大夫人拿捏不了你的婚事,也轻易动不得你,真是万幸啊。”三夫人说着,仿佛是在安慰她,“只是听我一句劝,将来想法子找个好姻缘,离那群狼远远的……人一辈子,就这些意思了,你说是不是?”
     
      李未央看着三夫人,不忍心拂她的意,道:“三婶说的话,未央都记下了。”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三夫人说的话,隐隐有交代后事的意思。
     
      可是……怎么会,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
     
      三夫人斜倚在床头,任何人见到她最?#35748;?#21040;的一定是一朵枯萎的花。她的脸色十?#21482;?#36133;,原本丰润秀美的双颊消瘦的厉害,眼睛却是亮的惊人,李未央心中,有一点恐惧。若是三夫人有什么不测……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李敏德身上,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夫人,该吃药了。”旁边的丫头端了药来。
     
      三夫人淡淡地望了一眼那药碗,摇了摇头,李未央见她脸色苍白,说话时不时停下喘着气,怕她累了,想要劝她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三夫人却尽可能压低声音,“外边有人问起你我的病,你怎么说?”
     
      “我就说三婶病快好了。”李未央想了想,才回答说。
     
      “不,你就说,我的病已经好了,只是还需要静养。”
     
      李未央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三夫人为什么要这样说。
     
      三夫人却看着李敏德,?#25376;?#21497;了一口气。李未央恍然大悟,难道三夫人是怕她有什么不测,那些人会对敏德做什么吗?
     
      的?#32602;?#25935;德根本不是李家的骨肉,若是唯一疼爱他的养母一死,他在李家的日子一定会特别难过,如今——已经有很多不好听的流言传出来了。
     
      只是——纸终究?#21069;?#19981;住火的。
     
      “你看我不是挺好的?”三夫人一边说,一边突然从床上坐起,两只手撑着床面勉强站了起来。“我觉得,也许很快就会好了。”她微笑着,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软,要不是未央上前扶得快,准会摔在地下。
     
      李敏德的眼睛突然湿润了,他别过脸,不敢看自己的养母。
     
      李未央这时候才明白,三夫人的身体,恐怕真的病得很厉害。她原来身子就一直都不好,时疫又不是一般的病症……该怎么办呢?李未央的头脑急速地转动着,她竭力想要回忆当初是怎样处理灾区的时疫的,可是——终究一无所获。她只知道,当年那场?#33162;。?#27515;的人远远超过灾害本身带来的死亡,而大夫们却束手无策。
     
      她扶着三夫人在床边坐下,三夫人的眼睛四下寻找着什么。
     
      “母亲,你是想找琴吗?”李敏德轻声的问道。
     
      他?#19997;?#30340;神情,成熟的让人觉得?#21543;?#23436;全不像是个十岁的少年。
     
      李未央为他觉得难过,为什么一个孩子要承受这么多不该他承受的东西呢?若是真的失去了唯一疼爱他的养母,敏德以后该怎么办?
     
      三夫人点点头,李敏德突然从李未央?#31181;?#25509;过母亲的手,扶着她站起来,一步步走过去,在琴边坐下。
     
      三夫人抬起手,轻轻拨动了一下琴?#25671;?/div>
     
      李未央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三夫人低下头,专心地弹琴,弹的是一只非常缠绵的曲子。李未央曾经听过,三夫人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弹奏这支曲子,听说,那是当年三叔为她谱的曲子,李未央轻轻叹了口气,三婶的心中,从来都没忘记过自己早逝的丈夫吧。
     
      三夫人的琴曲非常缠绵且哀婉,如歌如诉……
     
      就在一个瞬间,琴弦突然断了,三夫人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突然笑了起来,她低声道:“当年,我也有过一个做母亲的机会。”
     
      李敏德一震,垂下了头,从李未央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晶莹的皮肤变得更加苍白了。
     
      “未央,这些话原本我不打算对人说,可是现在看来,不说的话,一辈子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你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因为我恨大夫人,可我为什么恨她,你一定不知道吧。大夫人为人表面仁慈大度,?#20146;?#37324;却专横?#21709;瑁?#19968;向不被老夫人?#19981;叮?#24403;年大伯曾经外放过一段时日,二房又是庶出,那时候李家是交给我当家的,后来大伯回到京都,升任丞相,我便主动交出了掌家的权力,谁知大夫人竟以为我故作姿态,竟然动了手脚害得我小产,这辈子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三爷原本体弱,又心地善良,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始终耿耿于?#24120;?#21364;因?#24605;?#22823;伯,不忍心怪责他?#29301;?#26368;后郁郁而终,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恨她?”三夫人望着她身边的李未央,突然莫名地笑起来,?#19997;?#22905;心怀痛苦,还?#20146;?#24724;当年的过于轻信,或者是心中的恨意至今未消?谁也说不清。也许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李未央看着,心中不由得替她难过。三夫人想要让位,对方却不肯相信,非要自己夺走才放心。常人或许难以理解,但李未央却明白,大夫人这个人,是不能容许任何人任何事超出她的掌控的。
     
      三夫人笑着笑着,突然一口痰堵在她喉咙里,禁不住咳起来,李未央慌忙替她轻轻拍着后背,李敏?#20081;步?#24352;地走过来。
     
      三夫人在一旁丫头捧过来的痰盂里吐了一口,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
     
      “我以为还能多过些年。”三夫人一边喘气一边对李未央说,“现在看来,日子不多了……”
     
      ?#21543;?#19977;夫人是在李敏德出了意外不久后去世的,现在敏德明明得救了,她却意外染上时疫,难道一切都是不能改变的吗?李未央握紧了拳头,?#25104;?#24102;着宽慰的笑:“不不,不会的,三婶儿一定长命百岁。”
     
      三夫人豁达地摇摇头:“算了。”她看了看李未央,她黑白?#32622;?#30340;眼睛里?#24524;?#30528;一团隐隐的火焰,三夫人心中苦笑,这孩子,或许对大夫人还是充满着恨意的。想起她自己刚刚嫁进李家,想起自己的夫君和未出世的孩子,一个个离去了,想到这儿,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慨。?#26434;?#22823;夫人,她心里总有那么一股怨气难以抚平,这才是她一直帮助李未央的真正原因。
     
      但在她病重的?#19997;蹋?#20160;么事都磨平了,什么恩呀怨呀,似乎越来越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只有一件事,她还放不下。
     
      三夫人紧紧握住李未央的手:“三婶帮你这么多,只求你一件事。”
     
      李未央看着三夫人的眼睛,那双美丽的眼睛里?#19997;?#24930;慢扬起了一丝恳切的哀求,李未央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帮我照顾敏德。”没了母亲的照拂,又不是李家的亲生骨肉,这孩子以后的日子一定非常难熬,李未央可以想象。
     
      但是——答应这样一个请求,意味着从此之后李未央除了七姨娘之外,还要将另一个人时时刻刻放在心上,李敏德就变成了她的责任……李未央有一瞬间的犹豫,可是想到三夫人长期以来对她的帮助,她实在?#35805;?#27861;拒绝这样的请求。
     
      李敏德的头深深低着,谁也看不清他?#19997;?#30340;表情,究竟有多么的悲伤。
     
      李未央长久的没有说话,三夫人猛地握紧了她的手,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一旁的李敏德,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不一定能护他周全,可?#19968;?#23613;到最大的努力。”她这样回答。
     
      三夫人笑了笑,道:“谢谢你。”
     
      晚上回到自己的院子,李未央始终一言不发,白芷和墨竹看了,心中都有点不安,她们虽然不知道三夫人病情如何,可看小姐这个样子,恐怕是不太好了。
     
      三夫人在李家,是小姐重要的朋友,这一点,她们知道的很清楚,若是她有什么不测,对小姐决计不是好事。
     
      半夜的时候下了一场雨,一片寂静里只听到水珠落下的声音,李未央睡不着,慵懒的靠在床前,淡淡阖着双目。
     
      ?#21150;?#22788;传出细微的声响,带着些许怕人知道的谨慎。
     
      李未央微微倾身,想了想,披了外衣站起来,走到床边,透过窗户,她看到有个人?#32610;?#22312;外面,李未央心头一动。
     
      下意识地推开了窗户。
     
      “敏德?”李未央轻声道。
     
      黑暗中,那人的背影有瞬间的僵硬,片刻后,才磨蹭着慢慢转过身。
     
      透过廊下微弱的烛光,李未央看到敏德俊秀的脸孔慢慢抬起来,黑白?#32622;?#30340;眼睛竟然红了一圈。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半夜三更跑到这里来了?”
     
      李敏德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对他招了招手,李敏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
     
      李未央眼睛眨了眨道:“你是要我叫人来请你进屋子么?还是你?#24613;?#35753;人发现你半夜溜到我房间里来?”
     
      虽然是堂姐弟,虽然这孩子年纪小,但传出去还是不好听的,李敏德显然也知道这一点,立刻?#24616;?#22320;爬了进来。
     
      李未央看到地上多了一圈的水?#30504;?#20877;看李敏德湿了一片的衣摆,只觉得头痛。
     
      而她不知道的是,李敏德的视线在她穿的单薄的身上转了一圈,只觉得耳根处燥了起来,脸也跟着微微泛红,忙低下头。
     
      在李未央的理念里,这?#19968;?#23601;是个小孩子,压根没有半点妨碍的,当然想不到这一点了。
     
      李未央帮着他把?#36335;?#25319;干,道:“为什么不打把伞,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啊,还是想要让三婶担心你?”
     
      “我睡不着!”李敏德皱眉。
     
      李未央没能忽略他身体的僵硬,便盯着他看了半天。
     
      李敏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注视,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在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刹那,他听到她说话,“我送你回去!”
     
      李敏德一愣,随即眼睛里瞬间闪过一道悲伤的色彩。李未央吃惊地望着他,随即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36824;?#26159;个孩子而已,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眼神——她拉住他的手,他却触电般的躲开了。
     
      “我能再待一会儿吗?”他开口,薄唇一开一合,有些紧张的看她。
     
      李未央还未反应过来,李敏德的脸色已经隐隐变得苍白,仿佛知道自己逾矩了一般。
     
      李未央的动作顿住了,她乌黑的眼睛落在李敏德的身上,有一瞬间的凝住。就在他以为对方会拒绝自己的时候,李未央却突然觉得这样局促不安的少年很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揉揉他的脑袋。
     
      黑色的发丝,带来一种柔软的感觉。
     
      李敏德突然抓住她的手,抬起漆黑的眼睛望着她,声音温柔,眼神诚?#19968;勾?#30528;哀求,“等雨停了我就回去,好不好?”
     
      他的手心热热的,心跳似乎都能传递过来,李未央一时在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到了最后还是一一压了下来,笑道,“好,就等雨停。”
     
      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笑容可爱。
     
      “敏德,我走以后,三婶还好吧?”李未央一边让他脱掉湿?#36335;?#19968;边用被子将他裹起来。
     
      谁曾想他那张白豆腐一般嫩嫩的脸,一下子露出些微怨恨的神情,?#31181;?#24494;微颤抖,“我不知道母亲还能活多久,她,她那么努力的保护我,我却帮不了她……”少年柔软的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双眼,?#32654;?#26410;央根本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三夫人的病是越病越重,竟没有片刻有起色。各色的珍奇药品不知吃了多少下去,竟全如杯水入江,丝毫没有反应。今天晚上,三夫人的神思竟?#19981;秀?#36215;来,李敏德跟她说话,她也已经毫无反应。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才?#20302;?#36305;了出来。
     
      李未央沉默许久,才犹豫着将手放在他的头顶,一下又一下的摸着,少年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显是在拼命?#25346;?#30528;哀痛。
     
      李未央很担心他的将来,这个李府,表面上花团锦簇,人心热络,实际上却是个冷酷残忍的地方。她也知道,三夫人若是有个万一,三房再无人能支撑?#32622;媯?#32769;夫人那边虽然一向对三夫人照顾有加,可那也是看在幼子早逝,觉得对不起?#20005;?#32610;了,?#26434;?#26446;敏峰这个半路捡来的孙子,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爱怜之情。至于大夫人和二夫人,或是与三夫人怨恨已深,或是早已觊觎三房的产业和三夫人的财富,对这个三少爷也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自己虽然答应了照顾他,可是长久以来,大夫人之所以一直为自己所挫败,?#36824;?#26159;因为自己可以豁出性命去拼,但若是要护着一个孩子,必定举步维艰。这种情形下,敏德以后,该怎么办呢?
     
      “是大夫人……”李敏德清澈的眼睛,不知不觉染上了怨恨,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鲜艳的血珠涌了出来,“若不是她,母亲也不会染上时疫……”
     
      李未央吃了一惊,隐约觉得他话里有话。可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敏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李敏德的声音哽咽起来,将头埋在?#32456;?#37324;,低哑悲愤,李未央从他的语气中,第一次听到的不是少年固有的稚嫩和怯弱,而是感受到了森冷的恨意:“半个月前,母亲在拜佛回来的路上,救下了一个年轻女人,给了她?#29976;?#21644;水,那女人?#38405;?#20146;千恩万谢,可是后来母亲才知道,她是从疫区来的。刚开始,我们都没有多想,可是后来母亲生病了,?#19968;?#24819;整件事,才觉得不对,那条路是官员女眷上山拜佛的通道,寻常的百姓就算是逃难,不往繁华的城镇走,为什么要去偏僻的山上?一路遇到无数的马?#25285;?#22905;都一直默不吭声,为什么会突然倒在母亲的马车前?明明是给了水给了?#29976;常?#20026;什么她非要当面致谢?还送了一串佛珠给母亲说是谢礼,虽然母亲没有收下,可她毕竟碰到了那东西……”
     
      李未央不免为他说的事情吃惊,难道说三夫人突然染病,和大夫人真的有关联?敏德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的!她的眼睛不自觉落在他的手上,突然睁大了眼睛,猛地上前拉开他紧握的拳头,却发?#32456;?#24515;处已经被他自己掐的血肉模糊,李未央低声道:“你疯了不成!”
     
      “我?#26377;?#23601;是被亲生父母丢弃的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我只是被母亲从佛寺门口捡回来的,她发现我的时候,我身上除了那玉佩什么都没有。为了让别人不怀疑我的身份,母亲想方设法为我?#25165;?#20102;一户人家,然后正式收养我,给了我一个家,虽然这家里除了她以外没有人?#19981;?#25105;可我也不在乎,我只是想要一个家而已,如果连母亲都没了,我该怎么办……”他低声地说着。
     
      苍天无情,上天要夺走他仅有的幸福,这个李家并不是什么安逸的避风港,这里的每一个人是如此的可怕,表面上笑得温柔可亲,背后却血腥和恶心的让人想吐。
     
      “我什么都没有,只有母亲……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25103;?#36807;她……”少年的声音已经从最初的哽咽渐渐转为一阵能彻人寒骨的冰冷,他低垂着头,眼中的清澈变得幽深黑暗,像?#20146;?#21326;贵的宝石,只是比夜更黑,黑的看不到一丝光亮。
     
      李未央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充满怨恨的孩子。
     
      被亲生父母抛弃,还面临着失去养母的绝境……李未央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似乎瞧见?#21543;?#33258;己也惴惴不安地站在李府门口,不知道能不能讨得父亲和嫡母的欢心,有一条生路可走。同敏德一样,她也想有人关心,有人疼爱,而不是步步为营,充满恨意。
     
      她不希望,眼前这个少年,变得和她一样。
     
      李未央叹息了一声,轻叹着扳起他的脸,果然看到少年眼中溢出的泪,心微微一抽,她却冲他温柔的笑,“不要哭,有我在!”
     
      李敏德握住她的手,紧紧地贴在颊边,仿佛找到了唯一的依靠。
     
      ------题外话------
     
      你们一直都在追问男主,我说过了,我很爱男主的,怎么会让他默默无闻呢,听你们这么说,我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30116;?#31034;: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32602;?#35831;您多多宣传本书和?#33805;觶?#20063;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时时缩水app 22选5开奖结果玩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平台推荐 黑龙江时时三星综合走势图 时时缩水工具app 内蒙古时时最新 幸运28走势图大神 岳游网络街机电玩捕鱼 e球彩任选2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