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76 出其不意

    庶女有毒

    276 出其不意


        那边正在热闹着,阿丽公主?#37027;?#21162;了努嘴巴,道:“你瞧,这王子衿可多得意!如今只怕所有人都知道她文武双全,是第一流的名门千金了。”

        李未央却是淡淡一笑,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阿丽公主又何必挂心!”

        阿丽公主十分惊讶,她总觉?#32654;?#26410;央过于淡然,像是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随后她垂下了眸子,看到了眼前的餐桌。桌子上摆了一圈浅青色的瓷盘,珍馐美味一字排开,虽是瓷器却配了镶有玛瑙宝石的金碗盖,还有一溜赤金的碟子,以及镶玉的筷子与之相配。看起来极为豪奢,?#35828;?#25490;场?#21069;?#20029;公主从未见过的。

        看阿丽公主赞叹的神色,李未央笑道:“这一任陛下已经不算奢侈了,听说在先帝的那时候,每逢宴会便要点上三日三夜的烟火,还要在宫中广场前摆上流水席,?#30475;?#31163;席的时候烛油都流了一地。”

        阿丽公主轻轻蹙起了眉头:“这样奢侈又有什么?#20040;Γ?#21482;是浪费民脂民膏罢了。”

        李未央倒没想到阿丽公主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她看着对方,神色赞许:“若是将来的皇帝也能像你这样想,那天下百姓就有福了。”

        阿丽看了一眼太子的方向:“可惜我瞧如今这位太子的豪奢程度比当今陛下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有一天他当了皇帝,还不知道要把这排场摆到什么地步!”

        李未央听了此言,笑容更深,她轻声地道:“凡事没有绝对,你看他起高楼,却看不到什么时候这高楼土崩瓦解,谁能知道今后咱们又能遇到什么?”

        阿丽公主不由若有所思道:“?#21619;?#25105;一直看不透你的心思。你像是在支持着静王,可从?#36820;?#23614;你对他总是淡淡的,难道你真要看着太子登基?纵然我不懂朝政,也知道这对郭家不是什么好事!”

        李未央轻轻一笑,神色柔和地道:“阿丽公主,不管是太子还是静王,他们争夺皇位都没有是非善恶之分,谁做皇帝对我又有什么区别。虽然静王与郭家有血缘之亲,但不管是父母亲还是我,谁也没有提出要站在静王一边。他们要争、要斗、要抢,就让他们去吧,咱们在一旁静静看着就好。”她话说到这里,却有半截没有说完。太子与静王之斗恐怕只是表面上的,背后仍有无数虎视眈眈的人觊觎着那一把龙椅,皇帝一心想着要元烈继位,恐怕没有这么容易!

        此时宫女们鱼贯而入,手中捧着金托盘,端着杏仁佛手、香酥?#36824;?#32737;翠鸡丝、晶莹肘花、八宝?#25226;肌?#20315;手金卷、炒墨鱼丝……全都是精心烹制的?#22830;齲?#25670;了满满的一桌子。席间更有美丽的舞姬前来表演,莺声燕舞,十分热闹,一派太平盛世景象!

        就在此时,一个蓝衣太监上殿,恭声禀报道:“陛下,大历使者求见。”

        众人同时噤声,皇帝目光一冷,慢慢地道:“让他上殿来吧。”

        一时之间,舞姬们轻轻退下,乐师?#39184;?#20102;演奏,几百双眼睛都注视着大殿的入口,不一会儿,就瞧见一个红袍官员快步地走了上来。

        李未央一眼认出此人就是当年拓跋玉身边一个十分信赖的幕僚,谢康。只不过当年这谢康只?#30631;?#30343;子府上的一届寒士。如今,他却已经是礼?#21487;?#20070;了,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也不过如此。

        谢尚书走到皇上的面前,躬身行礼,道:“参见越西皇帝陛下,我奉我朝陛下的旨意特意带来一份礼物,恭祝陛下大寿。”他说着,身躯却不自觉颤?#35835;?#19968;下,神色有些异样,显然对这一次出使心怀忐忑和恐惧。

        李未央看了这谢尚书一眼,?#22841;那?#36731;一拧,阿丽公主低声道:“怎么回事?”

        在刹那之间,李未央有一种不太好的预?#23567;?#26524;然,等到那礼盒打开,众人轻呼一声,红色的锦盒里面,静静躺着一只大雁,翅膀低垂着遮住头颈,?#35766;皇?#21435;了呼吸成为一个标本,看起来十分可怜。

        这一幕震惊了众人,立刻有人怒发冲冠,起身?#27973;?#36947;:“大胆!你大历皇帝究竟什么意思,竟然敢送这样的礼物来触陛下的霉头?”

        鸿雁乃是永结同好之意,一般国家之间建交,送来的众多礼物中便有大雁作为象征。可是现在这大历的皇帝送来的确是一只死雁,这摆明就是要皇帝难堪的,难怪这谢尚书一副惶恐的模样,他的君主此次送来的礼物?#32622;?#26159;要彻底断交,甚至当众羞辱越西皇族。

        越西皇帝唇畔旋即漾出一丝冷笑,他的目光之中更有一种肃穆的怒意,最终唇角一牵,愤怒明明白?#31069;?ldquo;一个毛头小子,屁股还没坐?#28982;?#20301;竟然敢当众挑衅,真是?#20040;?#30340;胆子!”

        拓跋玉按照辈分来算比越西皇帝还要矮上一辈,可是他今日竟然敢送上这样的寿礼,摆明了是不将皇帝放在眼中的。更别提这些日子以来两国之间的关系早已经降到了冰点,若是拓跋玉当真送了厚礼还能有所缓和,偏偏他竟然送了一只死雁!谢尚书满面是汗,他也想要强撑着?#30475;?#30340;外表,却偏偏?#26377;?#24213;深深感到一种恐惧,不由声音低了三分道:“陛下,礼物送到,请恕微?#20960;?#36864;。”

        说着,他便转身要离开,太子?#35766;?#20919;笑一声,怒道:“还不拦住他!”

        立刻便有护卫拦在?#35828;?#38376;口,谢尚书回过头来,明明脸部的肌肉都在颤抖,却还是大笑一声道:“越西是泱泱大国,当有大国之威!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等何况……我、我是奉我朝皇帝的命令送来礼盒而已,若是陛下因此而怪罪我一介小小的官员。那全天下的人都要笑话陛下没有宽容之心,实在是失了大国君主的气度!”

        他这话一出,?#32622;?#23601;是在告诉所有人。若是越西皇帝要杀他,那就是犯了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旧例,而且还会惹人笑话。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他们没有想到这大历皇帝还没坐稳龙椅,第一件事就是派人来?#23601;?#34429;然之前越西已经驱逐了大历的客商,可两国之间至少没有兴起战火。眼下看来,这一场战火是再难避免的了。

        太子冷笑一声:“今日是我父皇寿筵,普天同庆的日子,你竟然敢送上这样的礼物,?#32622;?#26159;在故意挑衅!在这种情况下,纵然杀了你又有什么不可以?故意放纵你才会叫人笑话我越西无人!”

        他?#25214;?#21629;人将谢尚书拿下,却突然听见越西皇帝扬起手道:“不必了,放他离去吧。”

        众人望着皇帝,都十分惊讶,动不动杀人如同?#24443;?#20999;菜一般的人,怎么变得这么仁慈。

        李未央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两个国家之间的争?#32321;?#28982;体现在军事之上,而不是体现在斩杀一个区区的使者,不管这个使者是多么的狂妄无理,你若杀了他就已经失去了大国之威,这本身就是极为不利的,谢尚书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才?#37027;?#36864;了下去。

        太子蹙了蹙眉头,露出有些不悦的神情。可是裴后是微微一笑,低下头去轻轻举起一个酒杯啜了一口,神色悠然。

        皇帝目送着那大历使者离去,高声道:“朕自继位以来,一直致力于弘扬我太祖皇帝的盛德,告慰父皇先帝,?#22312;?#20063;是一个英明之君。虽然这些年来时运不佳,年年遇到天灾人祸,但朕仍尽心尽力做好这个君主。可惜偏偏邻国不安,?#26469;?#27442;动。刚刚朕接到密报,奏称大历在边关之外陈兵列将,?#24618;?#33829;寨,似有进攻的意?#32908;?#21018;才那刚刚登基的大历皇帝竟然又送来了死雁挑衅!今借这个机会,朕与诸位臣公?#39184;?#21830;议,是否要降旨出兵大历,先发制人,保我社稷?#21442;#?rdquo;

        听到这样的说法,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时无人启奏,出现了冷场,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大历的一次出使,竟然会?#27809;?#24093;有大兴战事的意图,甚至还主动提了出来。

        裴后面上露出淡淡微笑,不动声色之间将所有人的神情收进眼?#20303;?br />
        皇帝见许久众人都是目瞪口呆,不由突然改变了原本说话的语调,语气里有一丝诡异的亲切:“诸位大臣有什么建议不妨当庭直奏,朕有言在先,言者无罪,朕自然会虚己纳谏,择善而从!你们不必有任何?#24605;桑?#30452;言无妨!”

        众人纷纷对视一眼,皇帝突然起了兴兵的意思,这到底是在试探,还是另有他意?

        太子眉?#20998;?#24471;死紧,虽然刚才皇帝放过那个使者,但却并不表明他不会愤怒。尤其是那使者当众羞辱越西送来这样一只死雁,按照父皇的性情,必定是?#25346;?#20102;极端的怒火,想必他要出战一事是真的了。

        裴皇后的目光在皇帝面上轻轻掠过,露出一种温柔美丽的笑容,只是眼睛却是毫无温度的。

        皇帝见还是没人开口,不由微沉了声音道:“若是今次在这个宴会之上你们不说,背地里却窃?#36816;接錚?#19968;旦让朕查之,只有以欺君之罪处治了!”

        他的话音?#31456;洌?#20853;?#21487;?#20070;已经站起身来,就在刚?#25490;?#21518;?#35766;?#30475;了他一眼,兵?#21487;?#20070;立刻会意,大声道:“陛下,微臣有话要说!”

        皇帝自然问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兵?#21487;?#20070;对于军事情况十分熟悉,跪在那里大声奏道:“微臣以为我国此事不宜用兵。正如陛下方?#26049;?#24847;所示,近十年来我国躲每年都有三分之一的省份?#39312;?#22825;灾,或是水患或是干旱,百姓们都要靠朝廷救济生活,还有个别省份出现谋逆需要军队平定,可以说天灾人祸已经?#29616;?#25439;耗了我国的国力,也?#36299;?#21040;了朝廷的军心和士气。若是在此时对大历开战,以现在军队的情况,速战速决并不可能。而若持久地打下去,又需要大批的粮草、军饷以及士兵。一旦供给不足,一则对战争不利,二**心思变。因此臣?#36820;?#33616;君,不可出兵!”

        皇帝听着?#22841;?#24494;微一蹙,似有隐隐怒意,兵?#21487;?#20070;心头一跳,可是他刚才已经接到皇后的眼神示意,这些话他非说不可。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镇东将军王琼率先道:“兵?#21487;?#20070;此言差矣,?#28909;?#22823;历?#35766;?#23663;兵边境,咱们还要坐视不理的话,岂不是对边境的百姓不负责任。一旦他们大举兴兵,恐怕就会引起无穷的战火。若不早做准?#31119;?#24517;定使无数百姓受害,你又怎能考虑到粮草、军饷就将百姓至于水深火热的边缘?粮草、军饷和兵员不够大可以想方设法?#24515;迹?#33509;是不肯为百姓着想,要你六部何用!”

        听到他这样说,齐国公也站起身来,高声道:“陛下,大历皇帝刚刚继位,如今正?#30631;?#19981;急待的想要转移他国内的矛盾,最好的法子就是向邻国兴兵!他和大周之间的勾结早以有之,这一次必定想要借着这一只死雁来激怒陛下。依微臣看,虽不宜立即兴兵,却应当早做准备才是!不要?#21364;?#20891;压境再去筹备粮草,那才是真正将百姓推向水火之?#23567;?rdquo;

        李未央看了这两人一眼,却是点了点头。王家和郭家不知不觉已经拧成了?#36824;?#21183;力,众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齐国公和镇东将军的意思?#32622;?#26159;一致的。但是人们?#38393;?#20063;不免疑惑,镇东将军损失了两个爱子,一切都和郭家有不可推托的关系,为什么这两家人还能走到一起去呢?

        裴后的目光变得冰冷,原本按照她的?#33529;?#37101;家和裴家必定反目成仇,势如水火。可是因为太子一而再而三的失策,又因为李未央和王子衿的搅局,使得这一出戏没能顺利的演下去,反倒促使这两个家族并到了一起。也罢,横竖这两家?#24515;?#22815;引起她关注的也不过就是李未央一人而已,其他的人她还不放在眼里。纵使拧成?#36824;?#32499;,又能如何?唯一需要?#24605;?#30340;是两家的军队数量又大大的提升了。拥有军权这可?#20146;?#35201;命的事,她想到这里,眸光变得更加阴冷了。

        兵?#21487;?#20070;一开口,太子立刻明悟了裴后的意思,马上不动声色地向工?#21487;?#20070;示意,工?#21487;?#20070;立刻起身奏道:“陛下,微臣也赞同兵?#21487;?#20070;所言,数年之内暂不宜对大历用兵!方才镇东将军和齐国公说的没有错。为?#26469;?#21382;有兴兵的可能,陛下当嘱咐边关将士多加防备就是,可微臣却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做战争的准备。?#28909;?#40784;国公也知道那大历的皇帝是刚刚登上帝位,年轻气盛,所以他才想要向我国逞一逞威风,可见其外强中干,没有底气。如今他不过送来一只死雁罢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至于陈兵边境,最重要的目的也不过是希望我国忌惮而?#36873;?#33509;?#23265;?#30340;大举兴兵,他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咱们又何必杯弓蛇影,一旦大规模扩军,岂非?#21482;?#24778;扰百姓?这实在不是万民之福啊陛下!”

        太子站了出来,他看了皇帝一眼才高声道:“父皇,此去越西一千多里,中间还有无数高山峻岭、羊肠小道。大军一旦出发,马匹、给养、战车等等都是问题,而且征集士兵需要大量的开支。朝廷的拨付只怕杯水车薪,儿臣略略一想,若是对大历用兵,光是征兵的开支,就需要上千万两银子,这?#26159;?#27809;有出处,难道要去百姓头上?#21387;危浚?#36825;跟父皇?#36824;?#29233;民如子的理念完全相悖,所以……大历的确欺人太甚,可是如今的确不是兴兵的最好时机。”

        兵?#21487;?#20070;和太子说完,其他朝臣也纷纷站起来符?#24076;?#23548;致皇帝面色越来越难看。

        李未央的一双眸子看向了太子,神色之中掠过了一丝冷然,她知道裴后这样安排必定还有后话,绝不仅仅是?#27809;?#24093;看到朝中几乎一面倒的?#32622;妗?#26524;然就看到了旁边的张御史站起身来,道:“陛下,当务之急是要将所有的大历人驱逐出境!”

        皇帝皱眉道:“张御史此言何意?!朕已经下令将将所有的大历人驱逐出去,与他?#27973;?#24213;断绝往来了!”

        张御史突然看齐国公一眼,突然大声道:“是,按照陛下的旨意,我国与大历之间往来早已中断。不过据微臣所知,时有大历人?#37027;?#36827;我边关,与我商人交换商品。另外还有一些大历的间谍不断出入我大都,难说不是来刺探我军情、政务、民情的。因此微臣以为应当严令边关守军阻止大历人入境,大都各个衙门也应该留意访察,发现大历人立刻予以缉拿并严加审讯。若是平民百姓驱逐出境,如是奸细当除以死刑,并且对所有收留这些奸细的人,定以叛国之罪,以示与大历势不两立之立场!”

        听到张御史这样说,齐国公眉头微微一皱,他只觉得似乎对方开始下绊子了。

        皇帝冷声道:“说得不错,朕早以有言在先,将所有大历人驱逐出境,还有谁胆敢收留便以窝藏罪论处!”

        听到他这样说,张御史立刻道:“陛下,微臣遵从陛下旨意,有要紧的事要禀报。”

        皇帝轻轻蹙眉道:“朕刚才已准了你的请求,还有何事?”

        此时他的一双冷目在张御史面上停留片刻,他隐约察觉到裴后是要?#38405;?#20123;人动手了,但这样也好,他乐的看热闹。

        张御史冷声道:“微臣得到消息。原来微臣的妻舅五天前被其小妾勾结奸夫杀死在卧室,奸夫奸妇双双卷起金银细软潜逃,微臣向京兆尹报了?#31119;?#24182;且立即发出海捕文书,?#20040;?#37117;附近州县衙门都派出衙差四处设岗察访。他们逃不出大都城门,便又?#20302;?#22320;溜了回来,一路上京兆尹大人设下无数卡口,只为了抓住他们。无意之中却让微臣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众人瞧着张御史都露出吃惊的神情,却听他继续道:“搜查的过程中,微臣的人发现原来齐国公府的马车上有一个十分奇怪的女子,总是披着面纱,跟在国公府小姐的身后。衙差想要去询问,却总是?#36824;?#23567;姐拒之门外。不仅如此,她还对这个女子的来历百般推托,搪塞以待。微臣得到消息,说这一名子正是来自大历的奸?#31119;?#24182;与郭小姐有旧。虽?#36824;?#23567;姐血统上是纯正的越西人,可偏偏在大历长大,容不得人不怀疑,因此微臣要请郭家?#39312;?#19968;番!”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狐疑地看向了李未央的方向。

        而李未央听了几句,唇角却渐渐上扬,果然来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只怕从今天一开始的大历使臣出现送上死雁,激的皇帝发怒,再然后是众人惺惺作态,说一番不宜宣战的话,最后便是张御史引起众臣对于大历的同仇敌忾,使得皇帝同意将收留大历人的举动定为谋逆罪,一步一步引着她李未央走入圈?#20303;?#30475;似寻常,却是步步心机。对方料定了她一定会收留莲妃,也料定了她一定会保护这个女子。因为对方知道她太多的秘密,她无论如?#25105;?#19981;会放任莲妃落在敌人的手里,所以这样的一?#30452;?#25252;也就成了对方攻击她的理由。

        皇帝看向了李未央,那目光之中丝丝缕缕的冰寒向她横扫过来。

        李未央的微笑若有似无,那平静淡漠的眼波并无涟漪。

        皇帝转头,冷声道:“齐国公,有人告你府上收留了大历的奸?#31119;?#20320;又有?#20301;?#21487;说?”

        齐国公连忙起身向皇帝行礼,道:“陛下,此乃诬告,微臣怎敢做出此事呢?”

        皇帝冷冷一笑,看向张御?#36820;潰?ldquo;你可何证据能够让齐国公心服口服?”

        张御史立刻道:“回禀陛下,微臣有证据。”

        “哦,是何证据?”齐国公猛地转头,盯着张御?#36820;潰?ldquo;难道就因为我府上有一个年轻女子出现,这就让你觉得是我们收留了大历的奸细吗?无凭无据,张大人,我劝你不要口出狂言!”

        张御史毫不示弱:“我自然不可能在陛下面前胡说?#35828;饋?#40784;国公,?#21069;?#34915;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你敢向众人?#39312;?#21527;?或者干脆让禁军到你家中去搜查一番,看一看?#21069;?#34915;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齐国公勃然大怒,道:“你?#20040;?#30340;胆子,竟然想要到我家中去搜查!”随后他转?#36820;潰?ldquo;陛下,微臣绝不?#26885;?#21453;您的命令,更不会收留大历奸?#31119;?#19968;切都是这张御史胡言乱语,微臣忠心苍天可表,请陛下明察!”

        皇帝的目光在他们面前一一扫过,却是越发的冰冷。

        旁边的裴皇后淡淡一笑道:“是也不是,只要去搜查齐国公府,一切便能**大白了。齐国公,你是陛下最忠心的臣子,想必不会介意搜查以证你的清白吧?”

        齐国公的面容在瞬间变得阴冷,他笔直地看向裴后,目光之中射出无数的冷芒,而裴后丝毫不为所动,笑容却更加温和,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太子立刻道:“怎么,齐国公是担心查出什么来吗?”说到这里,他淡淡一笑道:“想不到一向?#22312;?#24544;心耿耿的齐国公竟然也?#30631;?#19990;盗名之辈,若是?#38393;?#26080;鬼,为?#25105;?#25239;拒搜查?”

        太子一出口,其他众人便纷纷开口,皆是劝说齐国公接受搜查,证明自己的清?#20303;?br />
        齐国公声音冷沉地道:“?#26885;?#22826;子殿下,若是什么都没有搜出来呢?”

        太子看了张御史一眼,虽然他不知道母后为什么非要搜查郭家,但他相信对方的判断,他立刻道:“若是什么都没有搜出来,?#19968;?#24403;庭向齐国公你道?#31119;?#33267;于张大人……”但说完这句话,他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张御史所说的女子是……不,不会!他下意识地?#25112;?#20102;拳头,笑容慢慢消失了。

        张御史瞧太子向自?#21644;?#36807;来,立刻上前一步,挺了挺胸脯道:“至于我,情愿以命向国公爷赔罪!”

        听到这里,众人都是一惊。王琼连忙道:“张大人,你又何必如此?#29926;?#36924;人,什么以命相抵,今日可是陛下的寿筵。你说这样的话,岂不是要给陛下难堪吗?”

        张御史冷冷一笑,仿若?#39029;?#26080;限的模样,梗着脖子道:“我是陛下的御史,负责监察百官的言行,齐国公若果真有收留奸细之举,就是叛国之罪,微臣哪怕不要性命,也定要为陛下除此奸佞之臣!”说着他竟三步上前,摘下了自己的官?#20445;?#36330;倒在地道:“请陛下下令搜查齐国公府,若是什么也查不到,证明齐国公乃是清白的,微臣愿意血溅当场!”

        听他如此笃定,李未央眼底掠过一丝嘲讽,阿丽公主偶一抬头,窥见李未央眼中藏了笑意,?#38393;?#21364;不免暗暗惊讶,心道?#21619;?#36825;是傻了不成,现在可是紧要关头!要是被人发现了生病的冷莲那可就糟了!

        皇帝略一点?#36820;潰?ldquo;如此,就请禁军去齐国公府上搜查吧!若是没有搜到,太子要道?#31119;?#33267;于张大人,你也只能以命赔罪了!”

        张御史一惊,立刻低下头去应声道:“是,陛下。”

        有了这一出,整个宴会就变得十分的冷清。众人默默喝酒,偶尔才有交头谈话,却一个个都是神情凝重。每一回陛下召开宴会,总要出点什么事,弄的人心惶惶。看一眼那郭家人的神色,却都是神情自若。而此时赢楚站在阴暗之处,窥视着大殿上发生一切,不过淡淡一笑。他早已经得到消息,冷莲还在齐国公府上。

        只要禁军一去,必定能够搜查出此人!李敏之不过是个幼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根本不?#21892;?#20505;,可冷莲却完全不同。到时候不管李未央如何狡辩,齐国公府收留大历奸细的罪名她都是逃不脱的,尤其这奸细还是来自大历皇?#25671;?#36825;可绝非是皇帝能够容忍的,不管齐国公府是什么样的人家,他们都逃不脱叛国罪名!

        静王看着这一幕,目中掠过一丝忧心,他是知道李未央和大历皇室的关系的。万一李未央真的收留了大历的什么人,这事情可大可小。想必裴后和太子定会抓住这个把柄,将齐国公府置诸死地。一旦齐国公倒下了,那他静王也就走到头了。想到这里,他不由看向太子,却见对方那一张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奇怪的是一旁的元烈却是一副满不在意的神情,甚至没有出声阻拦,像是根本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静王?#38393;?#24605;忖刻,也不由静下心来,他隐隐觉得这事没有这么简单。

        太子几乎是开始坐立不安,他把整件事情串起来想,越想越是忐忑……

        过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禁军果然带了一个女子上殿。禁军?#27785;?#21521;皇帝道:“陛下,微臣已经盘查过齐国公府上下人等,最后在陈留公主的住所搜出了这个女子,她并非郭家的奴婢,请陛下验明正身!”

        竟然真的有奸?#31119;?#20247;人听到这里看向郭家的眼神,不免都多了三分恼怒和鄙?#38393;?#36131;。那大历人送上死雁,?#32622;?#23601;是在羞辱越西,且不提齐国公府这一?#36824;?#23567;姐曾经和大历有过千丝万缕的关系,就单说她收留大历奸细一事,就是绝不能容忍的!

        ?#21069;?#34915;女子面上蒙着面纱,只是向皇帝盈盈拜倒道:“民女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

        裴后蹙了蹙眉头,似乎有些惊讶道:“你是何人?”

        李未央站起身来,微微一笑,神色从容地道:“回禀娘娘,这是我母亲郭夫人的?#26007;恐?#22899;,从青州来投靠我们郭府的。”

        裴后淡淡一笑道:“?#28909;?#22914;此,为?#25105;?#33945;着白?#24120;?#19981;肯真面目示人?”

        其?#36947;?#33714;的容貌,没有多少人能够认得出,但是她的绝世美貌早已经传遍了天下。她的容貌一旦露出来,自然会有有心人来指正,所以不管身在?#26410;Γ?#22905;都是蒙着面纱的,哪怕是郭家的下人也没有多少见过她的真正面目。此时阿丽公主强行?#25346;?#20303;心头的不安,冷莲当真被搜出来了,接下?#22402;?#24220;该怎么办?#32771;味?#35201;怎么办?这都是她惹的祸,要是当初她不把冷莲领回来多好!她下意识地就要开口,李未央却及时向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动作。

        而这时候,太子已经开口道:“让她把面?#24904;?#19979;吧,以验明正身。”

        李未央竟然主动离席,上前一步,轻笑道:“陛下,我这一位表妹面上有伤,怕惊吓了娘娘和诸位,请陛下开恩,不要让她取下面纱,也算全了女子的脸面!”

        裴后冷冷一笑,神色之中多了三分讥嘲:“听郭小姐此言,似乎是在有意在模糊此名女子的身份。”

        太子盯着这白衣女子,暗中猜想?#20146;?#24049;掳走了真正的冷莲,李未央才会找了一个人取而代之,若果真如此,那这个所谓的大历奸细岂非在自己别?#28023;浚?#37027;李未央知道吗,她是故意设下这个陷阱,还是另有所图?!可能吗,冷莲只是一个美人计?不!不会!

        郭惠妃垂下眸子,淡淡道:“皇后娘娘,您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齐国公府收留了大历奸?#31119;?#36824;是请娘娘谨言慎行为好!”

        裴后冷冷瞧她一眼,眼底难得露出了一丝隐隐的猖狂和恣意。她冷笑道:“惠妃娘娘,你就不要再为齐国公府开罪了。张大人信誓旦旦,必定是有确凿的证据。你还是应该劝郭小姐早些认罪为好,以免牵连更多无辜的人!”

        而此时那名白衣女子身形却是轻轻一颤,似乎被吓得瑟瑟发抖。

        李未央微笑道:“?#28909;?#23064;娘坚持,你便取下白纱吧。”

        那女子一怔,随后略一点头,素手一动,竟真的将面上白纱拂了下来,众人一瞧,顿?#26412;?#21628;一片,原来那女子一张秀美的面上,竟是无数的红色斑点,如同麻子一般密密麻麻,根本就看不清原来的容貌了!

        裴皇后一下子攥紧了手心,她盯着对方几乎有些不敢置信。随即她的目光落在了大殿一角之上,那个地方是赢楚的藏身之处,他坐在人群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此刻也是面上露出无限震惊。

        而?#21069;?#34915;女子已经泪流满面,声音哀婉:“请陛下和娘娘恕罪!民女韩门柳?#24076;?#26159;患了一?#21046;?#32932;病,所以才不得不遮掩着。这一次来到大都,也是为了寻找名医?#23614;?#32780;?#36873;?#27665;女的籍贯便在青州,这一切都是有迹可寻的,陛下可以派人去民女的家乡查问就知。民女叫柳春雪,有名、有姓、有父、有母、有族人,绝不是什么大历的什么奸细。”

        皇后听到这里?#35766;?#26126;白过来,一瞬间她就明白自己上了李未央的当,而且对方将自己?#33722;?#32781;弄了一把,?#32622;?#26089;已察觉出他们的用意,却还是故意装作上当的模样,将冷莲留在了府中等到这个时候再给她出其不意的一击。不过,这还真是个意外的“惊喜”,那一个好好的大活人究竟去了?#26410;Γ?#20026;何没能搜查到!

        李未央面带笑容,扬声道:“陛下,臣女也有要事!”

        皇帝蹙眉道:“郭小?#24726;?#20320;有什么话要说?”

        李未央笑容和缓,气度雍容:“其?#23265;?#22823;人说的也没有错。之前的确有过大历的奸细来寻找过臣女,只不过被臣女严?#31034;?#32477;,并将她逐出门外。”听到这里,众人都是面色一变。

        皇帝看向齐国公道:“哦,果有此事吗?”

        齐国公郑重地道:“回陛下,小女说的没错。这件事情我们都有所知晓,而且还曾经向京兆尹大人备案过,让他去抓那这一名大历的奸?#31119;?#20140;兆尹大人却不知为何竟然没有告诉张御史,这?#25490;?#20986;了这样的误会!”

        元烈看了京兆尹一眼,眼中带着冰寒的笑意。京兆尹这才站起身来,向皇帝行礼道:“回禀陛下,郭小姐的确在衙门备过案。”

        裴皇后盯着京兆尹,目光如同一条毒蛇。从上一回裴家的事情开始,京兆尹就已经和她隐隐不睦了,现在看来他?#32622;?#26159;投靠了静王一脉。

        太子按捺心头忐忑,厉声道:“郭嘉,你去京兆尹衙门备?#31119;?#31350;竟是何时的事?又有何证据?”

        京兆尹?#38393;?#26263;叹,口中道:“太子殿下,郭小姐来备案的时候,镇东将军、户?#21487;?#20070;还有吏部员外郎三位大人当时都在微?#20960;?#19978;,他们都可以替齐国公府作证,证明郭小姐的确是来衙门备过?#31119;?#24182;且将那一名女子的形容说的一清二楚。她还提到那名女子真实的身份是大历?#28982;?#26368;为宠爱的莲妃。所以,微臣可以替郭小姐担保,她断然没有与大历勾结。若非如此,她又为什么要将莲妃供出来呢?”

        李未央面对着众人震惊的神情,神色自若道:“众人都知道我?#26377;?#34987;大历的丞相府上收养,所以被封为郡主,与宫中之人都有接触。这莲妃我自然是认识的,此次她被大历的皇帝驱逐出来,无意之中与我碰上,便想要投靠与我,可惜陛下早有严令,不允许大历人入境,所以我将她逐出门外。原本也想要绑了她要见官,可是当时身处闹市之中,我?#32622;?#26377;带什么护卫,恐怕打草惊蛇,便只是?#37027;?#23558;她的形容画了一幅画送到京兆尹府衙门备案。陛下!我觉得这位莲妃娘娘突然来到越西,恐怕不止是逃难这么简单,诚如刚?#30424;?#23376;殿下所说,必定是为了刺探我国的政情、军情和民情,说不准还是大历在越西奸细中的首脑人物,故意演出一出双簧,想要让我们相信以期打入越西内部。请恕臣女无理,还请陛下尽快派人捉拿她才是!”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元?#26885;?#24494;一笑,起身道:“陛下,这个差事请交给我吧。”

        皇帝第一次郑重地看了元烈一眼,心头却是冷冷一笑:你们这一出双?#27801;?#24471;可真好啊,在我面前也敢耍花腔,当所有人都是傻子不成!

        他几乎可以想见整件事情是什么样的,必定是裴后使了招数,将莲妃送进了齐国公府,又借这个机会引出如此话题,逼的皇帝前去搜查。谁知李未央倒打一耙,将莲妃抢先一步送出府去,还提前向皇帝?#31227;?#19968;?#23567;?#22914;此一来,就算冷莲被人搜查出来,?#21482;?#32773;是供出了什么,李未央也大可以说冷莲是被她供出之后怀恨在心、借机报复而?#36873;?#23545;冷莲所说的一切,都不会再相信了!

        李未央的做法还真是釜底抽薪、毒辣得很,看不出这样一个冷冷淡淡清清秀秀的小女孩,居然还有这种心思。

        太子的脸色十分难看,他?#35766;?#26126;白自家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了……他万万想不到那样美貌的女子,竟然是一个皇帝的后妃!他这是被人当成猴耍了吗?!该死的冷莲!

        皇帝淡淡一笑道:“张御史,刚才你说的话还算数么?”

        张御史此刻已经是瑟瑟发抖,他跪倒在御座之下,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拿一双眼睛不住地去瞟向裴后。

        太子咬牙道:“父皇,请您念在张御史只是一片忠心。”

        “住口!”皇帝突然挥手止住了太子接下去的话,淡淡地道:“诬陷忠良本来就是死罪,你还要替这样一个?#34013;?#35199;说情吗?”

        ?#27966;?#20070;立刻大声求饶道:“陛下,微臣只是一时失察,才会中了奸人诡计,断然不是想要诬陷齐国公的!”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裴后丝毫不容情面:“张御史,敢做就要敢为!?#28909;皇?#24773;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齐国公府早已证明了他们的清?#31069;?#20320;也应该明白要如何做了吧!”

        张御史?#30424;?#35060;后冷冷的话语,只觉得一盆冰水从头浇到了脚,浑身冰凉彻?#29301;?#19968;直透到心?#20303;?#20182;知道自己已经被裴后舍弃了,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为官这么多年,自己所有的把柄早已经捏在了裴后的手?#23567;?#19968;旦她要自己死,他是非死不可!思及此,他一言不发地站起来,出其不意地向旁边的玉柱之上撞了过去。众人完全被这一幕震慑住,只见对方片刻之间便是头破血流,整个人?#32536;?#22312;地,只见到头上一个碗大的血窟窿,可见是用了极大的力气,护卫上前查看,低声回禀道:“陛下,没气了。”

        这么容易就死了!李未央冷冷一笑,事情不妙便杀人灭口,裴后打的真是好主意!只是一切都会有她设想的那么容易吗?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皇帝看着李未央,和声道:“齐国公府不但无罪,郭小姐还有很大功?#20572;?#22905;举报大历的奸?#31119;?#26389;会重重的赏赐于她!”说着他拍了拍手,便有数名宫女捧上十来个托盘,上面用红丝绸?#20146;牛?#21364;隐隐可见其下的金光?#27704;謾?br />
        众人不禁都是惊叹,皇帝这是?#20040;?#30340;?#30452;剩?#36865;出的礼物可是不同凡响!

        李未央轻轻一笑,谢恩道:“臣女多谢陛下恩典。”随后,她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皇帝又亲赐美酒,由宫女奉上,李未央再次谢恩,继而?#30452;?#24341;颈一饮而尽。在最初入口的瞬间,透过那酒杯的边缘,她与皇帝对视了一眼。皇帝一双龙目中透露出的是一?#30452;?#20919;的涵义,却无半丝笑意。

        李未央冷冷一笑,丝毫也不在意。

        对方的面容坚硬如冰,寒冷如水,可是在李未央看来那又如何?越是生气越是要保持完美的笑容,这个皇帝做的这么窝囊,不做也罢!

        阿丽公主大大地叹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刚才真是吓死我了!这柳春雪又是从哪里来的?”

        李未央微笑道:“你是糊涂了,这些日子以来,她不是一直都郭府上?”

        阿丽皱起眉头,似乎想要问什么,可是很快她?#22836;从?#20102;过来,不由低下身子,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音量笑道:“原来你使诈?”

        李未央含笑道:“这大殿之上,谁不是在使诈?裴皇后能害我,我就不能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吗?”她说到这里,?#38393;?#21364;是划过一丝冷嘲,若是裴后知道那美艳的冷莲此刻正在太子的别院之中,真不知道她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恐怕会气的**吧!不过现在还不?#20146;?#22909;的时机,等到合适的时候,她自然会?#38376;?#21518;知道,她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李未央?#38393;心?#40664;想到,冷莲,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玩心计你不如我,但对付男人相信你应该有自己的法子。若是太子在明知道你身份的情况下还留下你,你才有足够的利?#30473;壑担?#21542;则,你也不过是颗废子罢了!

        阿丽公主看了裴后一眼,?#38393;?#21364;是有些不安:“你瞧对方那一双眼睛,明明那么美丽,可是却寒冷如冰,真是叫人害怕!”

        李未央却并不看裴后,也不看向怒气勃发的太子。她的目光转而看向了人群之?#24515;?#40664;无语的赢楚,她知道这个?#33529;?#22823;半出于对方之手。赢楚并不愚蠢,他的局对付别人未必成功,可对付李未央却必定有效果。因为他很知道人的弱点,也知道按照李未央多疑的个性,是定会把冷莲留在身边看管不可的,但他万万不会想到李未央会反过来将冷莲送到太子身边。

        可事实上谁能够猜到李未央的?#38393;?#31350;竟在想些什么?

        元?#20197;对?#30475;着李未央,轻轻一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在这个宴会之上,他?#20146;?#20102;解未央的人,但是这一回,他也有点算不准她的心思了。太子啊太子,你可知道未央将一个什么样的人送到了你的身边?在必要的时候,只怕这个炸弹会炸得你尸骨无存!

        而太子此刻充满了疑惑,若是李未央故意设计了这一切,她定然会揭穿一切,说明冷莲在自己的府上,可为什么她并没有这么做,难道她不过是将计就计,根本不知道冷莲失踪是去了哪里……否则为什么这么好的把柄不加以利用?!这绝对说不通!只能有一个?#39312;停?#37027;就是她和冷莲并非事?#21364;?#36890;,今天不过是?#20160;家?#38453;……

        ------题外话------

        一天不见,栗子同学翻身成为状元了啊(‵′)不过你长了长耳朵的,红花怎么戴,系在脖子上吗……

        感谢classicseven童鞋打赏和3/29日渣妹群特意组织的集体打?#31361;?#21160;,全?#30475;?#36175;名单挂出来作者有话说就超过三百字发不出来了,所以只能挂在楼下高度表扬,感谢各位亲!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27973;?#22909;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30566;?/p>

    ? 拳皇命运吧
    福建体彩31附加玩法 pk10官网在线计划 吉林时时玩法介绍图 吉林11选5开奖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玩法 重庆时时官方下载安卓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手机版 11选5任8中五技巧 亿发彩票坑人不 新时时彩几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