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72 驱逐之令

    庶女有毒

    272 驱逐之令


        郭敦?#24405;?#20043;后,整个大都一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之中,可是李未央却知道这种宁静?#20013;?#19981;了多久就会被下一轮的腥风血雨所取代。

        这一日,她靠在藤椅上在院中看书,淡淡的阳光洒落下来,在她洁白面孔上染了一层淡淡的光影。只瞧见旭王元烈快步地从院子外头走了进来,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不悦。她抬起眸子,不由轻轻一笑道:“谁惹你生气了,这么不高兴?”这些年来元烈早已经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情,很少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李未央面上不露,心中着实有些吃惊。

        元烈走到李未央跟前,竟然?#36824;?#36523;上的华服蹲下了身子,望着她道:“我刚刚得到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你确定要听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什么消息能让你这么不高兴?告诉我吧。”

        元烈?#20037;迹?ldquo;这件事我也是刚刚得知,很是意外——大历的?#23454;?#21644;太子殿下接连暴毙了。”

        李未央一听,几乎是一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容也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你刚刚说什么?”

        元烈又将话重复了一遍:“我是说大历的?#23454;?#21644;太子殿下接连在十日之内暴毙了。”

        李未央一怔,面?#19979;?#20986;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后她缓缓地又坐回了椅子上,?#28872;?#30528;道:“这么说,如今登基的人是……”

        元烈目光望着她,琥珀般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探寻的神色:“是拓跋玉!”

        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36820;潰?ldquo;这可真是叫人意外。”

        元烈冷笑一声:“我也以为绝不可能,可是事实就在眼前,拓跋玉不知怎么竟然在短短一年内就成功夺回帝位……倒是叫我对他?#25991;?#30456;看。”

        李未央轻轻一叹:“的确如此,我也十分好奇,拓跋玉早已经被?#23454;?#25682;除在继承皇位的人选之外,他怎么有机会登上皇位的呢?”

        元烈淡淡道:“我看这一次夺位行动手段?#32531;藎?#21160;作也麻利,与拓跋玉?#36824;?#30340;性子大相径庭,所以我一直在琢磨他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你说若真有高人,那高人是谁呢?”

        李未央见他极度不悦,便微微一笑,冰凉指尖覆在他的手背,似上好的绸缎般?#22815;?#20803;烈一怔,随即心头竟然奇迹般的慢慢放松了。李未央缓缓说道:“我早已了解过,拓跋玉身边接触的无非是寻常幕僚,若真有这么一位背后高人,他也不至于会落到那个地步!如今看来,想必是在我离开之后他的身边发生了什么变化。”

        元烈听到这里,不由眨了眨眼睛道:“未央,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情十分的奇怪?”

        李未央斜睨他,缓缓而笑:“可以说是我这一年来听到的最令人惊讶的消息了!若不是你言之凿凿,我还真是不能相信,拓跋玉竟然也能争得皇位!”其实拓跋玉想要得到皇位并不是太难,难就难在他有一个心狠手辣的父皇,还有一个坐山观虎斗的八?#23454;堋?#20174;一开始?#23454;?#23601;没有想要把皇位传给拓跋玉,他心心念念地就是让八皇子登基,好不容易推着他自己最心爱的儿子登上了太子之位,当然会想方设法?#24618;?#25299;跋玉的力量,怎么可能让拓跋玉寻到机会调转枪头除了他们?这实在是太奇怪了!若是拓跋玉真有这样的心境和毅力,那么早些时候他也不会输给拓跋真的,李未央左?#21152;?#24819;都觉得很是纳闷。

        元烈脸色变化莫定,半晌不语,良久轻轻叹息一声,道:“大历和越西毕竟距离不近,我派人刚刚查过边境的记录,飞鸽传书上说——皇后身边的那一位嬴大人曾经在半年之前离开过大都不知所踪,算起来就是你来到越西的时候,正好与你错肩而过,没有碰上。”

        李未央平静的眸子生出咄咄逼人的潋滟:“他?若果真如此,实在是不该……他有什么理由去帮助拓跋玉?”

        元烈眉眼晶亮:“我也这样想,为什么裴后要帮助拓跋玉登基?可嬴楚是裴后的心腹,轻易不会离开她身边,连他都出动了,或许当初他去大历并不是为了扶持拓跋玉,而是为了杀你也不一定!”

        李未央略微?#28872;鰨?#20302;声道:“若算算时间,他那时候去大历的确极有可能是去杀我的,只是为什?#20174;?#21435;扶持一个本不该他扶持的人?但后来……裴后和拓跋玉之间可能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才会让嬴楚帮助他夺得帝位。”

        元烈叹道:“一个失去权力的皇子给不了裴后什么,可他一旦登基为帝,情势就会大为逆转。上一?#25991;?#36827;宫,裴后可曾露出什么马脚来?”

        李未央轻轻一笑:“看来你还是不了解这位裴后,那一日我用太子的把柄来威胁她,她虽然心中极?#30830;?#24594;可面上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可见心思极深。仔细想来拓跋玉是一步早已布置好的棋子,她竟然一直都没有表露出来,还真是叫人觉得心头发寒。”

        元烈眉头皱紧?#35828;潰?ldquo;她扶持拓跋玉是针对咱们?”

        李未央恬柔笑了笑:“这倒未必,我们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只是我想两件事情定然有些关系的,从前这样布置不是针对我们,现在恐怕就不一定了。”

        元烈就坐在李未央旁边的椅子上,淡淡地道:“裴后深谋远虑,又如此狡诈,咱们要及时防范才是。”

        李未央神色微扬,目似流波:“你以为可以如何防范?”

        元烈却是已然打定了主意:“未央你看似聪明绝顶,偶尔也有糊涂的时候。如今的?#32622;?#33509;是咱们再不有所行动,只能坐以待毙!”

        李未央轻笑了一下:“坐以待毙?你说得太重了,哪有你说的这么不堪。”纵然要行动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若裴后果真这么好对付,?#23454;?#20309;至于留着她到今天。

        “这样的事情多着呢,郭家如今声势太大,?#23454;?#24807;其能耐,所以**厚禄将郭家束之高阁、以制其势,你不可不谨慎。裴皇后正是利用了?#23454;?#36825;种心态,借以辖制郭?#25671;?#22914;今拓跋玉登基,想一想你和他之间的旧怨,?#21364;?#20154;腾出手来,他会轻易放过你吗?裴皇后若是利用这一点借机兴风作浪,只怕我们两个都危险了!”

        李未央表情不变:“父亲不攀朋?#24120;?#19981;媚上、不违心,实在是一个正直的人。而郭家的其他人也和他一样的脾气,所谓物以类聚,就是这个道理,我行事过于阴狠,为正道所不喜,因此也不愿意做得太过分。更何况裴后是何等人物,说是我稍有动作,恐怕就会被她看穿,现在这种情形,宜动不如宜静,只要找准了突破口,或许还能柳暗花明。”

        两人还没有说完,却听见郭导从外面走来,面上带了一丝焦虑:“你们听说了没有,出大事了!”

        李未央和元烈同时看向郭?#36857;?#20182;的身后还跟着郭澄和郭敦两个人,面色都是同样的凝重。

        李未央神色里坦荡真诚,没有半点的惊慌不安:“你们说的是大历七皇子拓跋玉登基的事情么。”郭导摇了摇头:“还不止如此,你可知道大历和大周结盟了!”

        李未央闻听此言,眸子却更加清亮:“大历和大周结盟,这是怎么回事?”

        郭导的神色也是十分不解,?#28872;?#36947;:“我也觉得很奇怪,越西和大周一直是宿敌,关系很恶劣,又因为草原之争互相虎视眈眈,迟早必有一战。而大历却一直是保持着中立,与越西和大周都是不远不近的关系,并不与谁过于亲近。正因为如此越西才免于腹背受敌,偏偏这一回拓跋玉登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大周的国主发出结盟书,意欲两国结盟。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李未央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拓跋玉预备和大周结为盟友,共同对?#23545;?#35199;,对越西?#23454;?#21644;百姓而言这可是十分糟糕的消息!她轻轻一叹道:“拓跋玉此举真是让我有些意外,他刚刚登基,恐怕国内还有些不稳定,为什么这么急于和大周结盟,并与越西为敌,这不是很奇怪吗?”

        郭导冷笑一声道:“他这么做其实没什么奇怪的,若是他继续保?#31181;?#31435;,生恐越西会干涉他的内政。不如与大周结盟,若是越西敢对大历动手,那么大周就会从南面攻击,如此一来,越西两面守敌,又怎么可能打得起来?#23380;?#28982;无?#38745;?#25163;大历的内政,这样他的皇位不就更加安全了吗?”

        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拓跋玉一举一动李未央素来是很了解的,他想做什么、要做什么、会怎么做,李未央都能够猜得到,可是事情隔了这么久,人是会变的,如今的拓跋玉还和从前一样吗?李未央不敢肯定,裴后在这一出戏当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她扶持拓跋玉登基又是?#26410;?#31639;,难道就是为了和越西为敌?李未央左?#21152;?#24819;,一时却找不到任何的头绪。元烈看着郭?#36857;?#38754;色添了三?#20013;?#21619;:“这么说陛下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他是何?#20174;Γ?rdquo;

        郭导面色凝重:“陛下自然是滔**火,当场就将大历派来我国的使?#20960;?#26432;了,不仅如此,他还立即下了驱逐令。”

        李未央露出一丝惊讶:“驱逐令,什么意思?”

        郭导向来爱笑,难得露出一丝忧色:“陛下已经下了旨意,凡是在越西的大历人半个月内一概予以驱逐出境。”

        元烈却是不敢置信:“所有的大历人?这是怎样一个?#27573;В?#38491;下他清楚吗?”

        郭澄轻轻一叹:“这里面包括大历派驻越西的使?#36857;?#20063;包括在越西做官的大历人,同时还有那些四处奔波的生意人,也就是说越西和大历之间的互市将会结束,?#36824;?#26159;对我们还是对大历都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事。”

        李未央的神情第一次变得凝重,她将整件事情串起来想了一遍,将目光轻轻转向元烈道:“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元烈心念急转:“?#19968;?#31435;刻进宫问明陛下的意思。”说着他已经站起身来,向郭导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要转身离去。

        李未央却突然叫住他,道:“元烈,这件事情你需要再想一想。”

        元烈转过身来,却是有些困惑地看着李未央,李未央提醒道:“在你没有弄清对方的真实意图之前,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裴后先是派人扶持拓跋玉登基,随后又让大历和大周结盟,彻底孤立越西,她想做的不仅仅是驱逐大历人吧,这实在是说不通的!”

        元烈当然也知道裴皇后这么做一定是有大动作,听了李未央的劝告,他只是略一点?#36820;潰?ldquo;未央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说着他已经转身离去了,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郭澄正色道:“嘉儿,你觉不觉得整件事情都透着一种阴谋的味道。”

        李未央轻轻一笑,神色自若地道:“自然是的,只是不知道她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才会满意。”

        郭敦和郭导听到这里,面色都是掠过一丝担忧。郭导?#28872;?#20102;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以为经过上?#25991;?#19968;件事情裴后至少会有所收敛,可是万万想不到她依旧如此的心机诡诈,当真是个老巫婆!”

        李未央目视着他,神色平静:“四哥那件事情只是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如今她的心腹嬴楚肯定是在?#33251;?#33829;营、想尽一切办法扳倒郭家,关键是这两件事究竟有什么联系我一时还想不到。暂且不提这件事,五哥,在越西的大历人有多少?”

        郭导仔细想了想,道:“这些年越西和大历互相通商,甚至多有联姻,很多的大历人都在越西做生意,而且也有大历人在越西为官的,再加上那些往来商旅、他们的后代,这一驱逐恐怕有上千人。”

        李未央也不禁为这个数?#20013;?#24778;:“上千人拖家带口被驱逐出越西,这可是一件大事,?#23454;?#29978;至没有召集朝臣议事,就直接下了这样的命令,可见拓跋玉真把他惹火了!驱逐的时日定了吗?”

        郭导立刻道:“从即日起半个月的时间,若是这些大历人再不离开大都,陛下将下革杀令,绝不会有半点容情。”

        郭敦有些担忧:“妹妹的身份不会有事吧,她也是从大历来的……”

        李未央失笑:“我是郭家的小姐,上了族谱的,谁能奈我何?难道去过大历的都要杀了不成?”

        郭?#25105;?#36825;样想,他不禁微笑起来:“四弟你放心吧,妹妹是不会有问题的,倒是其他人,唉,恐怕不太好过了。”

        郭澄的预测没有错,从?#23454;?#19979;了旨意开?#36857;?#39537;逐令不许任何的延误,并且条件十分严苛。每一个离开大都的大历人都?#36824;?#23450;了不许带过多的财物,可以说他们不仅被驱逐出?#24120;?#32780;且被抢劫的一贫如洗!其中不少人在越西积攒了多年的财富化为乌有,一下子被彻底的剥夺,如果抢劫他们的是盗匪,他们还能够反抗、申诉、寻求帮助,可惜真正的根源在于他们的国君与越西交恶,?#39038;?#20204;不得不被驱逐出?#24120;?#25152;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忍气吞声,对这样的惨痛经历保持沉默。

        李未央在酒楼之上默默地看着离开大都的队伍,这场面她想自己一生都难以忘记。因为人数众多不得不分批出城,光是这一支队伍就足足有数百人。他们是被禁军驱逐着离开的,不少人一边走、一边哭,而那些禁军却是没有丝毫的体恤,时有棍棒鞭策,大声?#30333;?#35753;他们快一点。整个队伍长达数里,人人都是拖家带口,挟儿带女,情况之悲惨和逃难几乎没有区别。

        由于空间有限,道路?#33050;?#25380;满了看热闹的人。人群互相?#23548;?#30528;,推搡着,叫骂着,更有人趁机抢夺,李未央看着这一幕,不由轻轻叹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23454;?#20570;出这样的举动就是彻底断绝了大历的来往,恐怕两国之间将会掀起战火。

        元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视着李未央的侧脸,柔声道:“未央,你是在为他们难过吗?”

        李未央垂下目光:“这些人早已经远离故土在这里安居乐?#25285;?#24456;多人背井离乡、好不容易积累了大笔的财富。白白做了多年的生意,就这样一朝被驱逐出?#24120;?#20182;们的地产、奴仆、?#20197;啊?#36130;富全都被掠夺一?#30504;?#30475;样子户部和国库发了一大?#20160;疲?#36825;?#26159;?hellip;…将来会?#32654;?#25193;展军备吧。”

        元烈听李未央所言是说到了关键之处,便微笑起来:“?#21069;。?#25105;瞧?#23454;?#30340;意思就是如此,他这是要用大历创造的财富反过来对付他们,其心不可谓不毒辣。”

        李未央轻轻?#20037;?#36947;:“其实我并不赞同陛下这样的举动,这些人虽然原籍是大历,可是他们在越西已经生活多年,为越西的繁荣也都做出了?#27605;祝?#22914;今一下子将他们驱逐出?#24120;?#21482;会让两国的关系更加恶化,同时还容易引起民怨,难道你没有发现这里面有很多都是拖家带口的吗?这说明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在越西成亲生子、安居乐?#25285;?#38491;下突然下了驱逐令,这些人就不得不带着自己的妻子儿女一同离开。有些人的身上也有越西的血?#24120;?#21448;何必做的那么绝情?你可瞧见有好多越西女子哭?#30333;?#35831;求丈夫不要离开,还有到处可见被丢弃的孩子,周围送行的百姓倒是有一大半对他们充满了同情和对陛下的不满……在必要的时候,这种情绪将会引发很严重的危机,疏导不好的话便是一场**。”

        元烈冷笑一声:“裴皇后就是算准了?#23454;?#30340;性子,知道他是一个十分暴躁的人,越是遇到别人背?#35328;?#26159;不能原谅。原本大历和越西的关系不错,这一回突然背着越西和大周结盟,对于?#23454;?#26469;说可是一件极其羞辱的事情,他自然要做出报复的举动,也许他明知道这样的作为会失掉民心却还?#20146;?#20102;,可见这个人本心有多么的固执暴戾。”

        李未央听到这里,只是目光平静地看向人头攒动的人群:“也许这就是裴后想要看到的,听说她还向?#23454;?#35855;言让我父亲来做这一次监督逐客令执行情况的官员。”

        元烈一愣,倒是有三分诧异:“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齐国公不是婉拒了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父亲强烈反对陛下的驱逐令,当然不?#29616;?#34892;,便只是称病不朝而已,后来这差事就落到镇东将军王琼的身上。说来也可笑,一个将军居然不去打仗,而要被派遣去监督这些?#20808;?#22919;孺有没有被驱逐出?#24120;?#20320;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元烈俊美的面容在阳光下显得极为冰冷:“这就说明裴后不仅盯上了郭家,还盯上了王氏,你们两家现在被绑在一根绳子上,谁也跑不掉。”

        这?#26412;?#21548;见外面响起了一阵掌声,李未央和元烈都是微微吃惊,赵月拔出了长剑,却听见门外有一人轻笑:“两位不必紧张,刚才在外头听见旭王殿下高谈阔论,我们二位也是深以为然,不知可否让我们进去一谈?”

        李未央听到此处,便向赵月点了点头,赵月立刻将外面的两人放了进来,正是王季和久位谋面的王子矜。王子矜一身浅绿色的衣裙,微微一笑跨进门来,身?#25105;讕神厚?#22810;姿,面上染着淡淡的胭脂,整个人看起来容光逼人。她缓步上前向两人行礼道:“两位,贸然?#24230;?#20102;。”

        李未央目光落在对方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王小姐,自宫中一别我们也有一月不曾见面了吧。”

        王子矜笑容之中似乎少了些锋芒,却多了些沉稳,她微笑着走到椅子旁边,淡淡地道:“郭小姐,不介意我?#20146;?#19979;来谈吧。”

        李未央眸子里淡淡的,声音有些不经意:“上茶。”

        赵月立刻去办了,不多时便有婢女盈盈而入上了两盏茶。王子矜和王季轻轻落座,只听见王子矜开口道:“我早就知道郭小姐今天会来看这些人被驱逐出境的场?#21834;?rdquo;

        李未央的目光又落在茶楼之下的大街上,神色之中似乎有些怜悯:“我只是听闻此事所以才来看看,王小姐不也一样很关心吗?”

        王子矜美眸中带了一丝浅笑:“我自然不像郭小姐那么关心朝政、?#26538;?#24551;民,今天我们特意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找你的。”

        李未央眸子里点点星火,神色淡漠:“我以为经过宫中一别,王小姐是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王子矜轻轻叹了一声,美丽的面孔之上却流露出一丝黯淡之色:“经过上次的事我已经意识到了和郭小姐之间的差距,以后我不会再妄想与你?#26102;?#20102;,毕竟你我二人各有所长,本也就没有太大的冲突,虽然因为旭王殿下一事结下嫌隙,可从我的本心来说,对郭小姐从来不曾有过厌恶,只是有些不服气罢了。”

        李未央倒没有想到王子矜竟然会如此实在的将这些话说出来,她轻轻一笑道:“王小姐如此直言不讳,可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吗?”

        王季心间倏然?#21487;?#19968;种?#24352;澹还?#24418;势怎么恶劣,郭嘉总能冷静镇定,将事情思虑得更加深远,又一阵见血的点破,?#20852;?#36825;样的男子都自愧弗如。

        王子矜看了王季一眼,颇有些欲言?#31181;埂?br />
        元烈将一切看在眼中,淡淡地道:“这一次两位是来结盟的?”

        元烈只有在郭嘉面前显得格外温柔,对待旁人都十分冷傲,甚至可以说是古怪孤僻,说话从来不给人留下情面,王?#20037;?#19978;微微?#38480;?#36947;:“是,我们这一次的确是来结盟。”

        李未央眼眸亮光骤盛,噙着飘忽的笑意:“难道王家已经忘记两?#36824;?#23376;的死了吗?”

        王子矜声音中并无一丝阴晦:“这件事情将会永生永世铭记在我们的心中,无论如何是不会忘记的!可我们也知道事情的罪魁祸首并不是郭家,而是裴后,原本王?#20063;?#19981;想与裴氏为难,可是裴皇后做的太过分了,为了引得郭王两家相争,她不惜连损我两位兄长的?#24742;?#22914;此狠毒之人我们又如何与她为友?是她主动逼着我们一步一步向郭家靠拢的,又怎能怪我们!”

        说得很好听,无外乎是被这一次驱逐令的事情刺激到了。李未央坦然笑了笑:“王小姐曾经背叛过郭家,你觉得?#19968;?#30456;信你吗?”

        王子矜笑得很平和,她似乎笃定了李未央的心思,只是静静地道:“郭小姐岂是那等气量狭小之辈?王家虽然连损两个子弟,可?#20146;?#37325;要的力量还在,有我大伯父撑着,王家是不会倒的。而郭家也是如此,有齐国公在一天,裴后就不能耐你们如何,既然如此,我们两家如果能够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裴后,想必胜算要比单打独斗大上许多。”

        李未央摇头,叹息一声道:“恐怕事情没有王小姐说的那么容易。”

        王子矜听到此处,却是露出讶异的神情:“我还从未见到郭小姐如此忧虑,近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李未央看了王子矜一眼,在对方的那一双眸子里她看到的是真诚,还有一种难以言传的复杂。王?#20197;?#26412;是希望让郭氏和裴氏争斗好坐收渔翁之利,现在却已经**得坐不住了,他们必须跳出来,这是裴后逼着他?#20146;?#30340;,而不是李未央主动伸出橄榄枝……李未央想到此处,只是语气平淡地道:“裴后身边那一位嬴大人,王小姐了解多少?”

        王子矜听到嬴楚的名字,眼中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这个人可以说是裴后的心腹,在裴后心中的分量似乎还隐隐超过太子。听闻裴后对他言听计从,而他更是忠心耿耿。这些年来他帮皇后做了不少坏事,尤其是那些阴损的事情大半是由他完成的。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出?#34987;?#31574;,以及那些诡诈之术。”说到这里,她稍?#36828;?#20102;顿,随即看向李未央,微笑道:“郭小姐,我这并不是在?#30340;恪?rdquo;

        李未央云淡风轻:“我自然知道王小姐不是在说我,我的气量也没有那么狭小,请你继续说吧。”

        人?#19968;?#19981;在意,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王子矜暗叹一声,这才继续说下去,道:“就在一年之前大都有个案子发生……当时的江夏侯素来与裴后不和睦,曾经在公开场合得罪过裴后,甚至还私下向陛下谏言废后,可以想见他是裴后的眼中钉肉中刺。嬴楚手段毒辣,心如蛇蝎,他罗织了很多恶毒的罪名,告了那位侯爷一状不说,还让一大批为江夏侯求情的宗室因受到连累而人头落地,这件案子当时引起了轰动!”

        王子矜其实当时也并不在大都,她说得只是很简单,旁边的王?#38745;?#20805;道:“听说这个嬴楚在越西各地招了一批流氓,想要**谁,就让这些人一起诬告,最后将仇人至于死地,这就是所谓的罗织罪名。人人都说被嬴楚害死的冤魂冲塞道路,他是个**,也是个公害。可以想见他至今还活着,裴后起了多大的作用。”

        王子矜停顿片刻才说道:“不止如此,当初他杀人的手?#25105;?#21313;分毒辣,他最?#19981;?#23558;人的尸体挖眼剥皮,甚至连五脏六腑都陶出来,这种场景只要看过一次,就会觉得十分的震?#24120;?#25152;以就连?#23454;?#37117;对嬴楚有些顾忌。”

        李未央这才起了几?#20013;酥拢?ldquo;陛下?”

        王子矜微笑道:“陛下之所以顾忌他,是因为这嬴楚还是一位巫医。”

        “巫?#21073;?rdquo;李未央听到这两个字,不由看了元烈一眼,所谓巫?#21073;?#20035;是?#19979;?#30340;一种巫术,跟寻常的太医自然是不同的。

        王季点头:“的确如此,听说他向陛下进献了一种方子可以缓解头痛,但是必须定期服用。你想想看若是陛下杀了此人,这方子就再也没有人能配得出来,到时候陛下恐怕会头痛得发疯,这才是他一直对此人容忍的真正原因,也是赢楚的保命符。”

        李未央闻言不禁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嬴楚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王子矜叹了口气:“正因为他不好对付,所以郭家和王?#20063;?#38656;要联起手来,不要让对方钻了空子将我们两家一网打尽才是,尽管我从前想错了,但也希望郭小姐不念旧恶,共度时艰。”

        李未央良久都没有说话,就在王子衿几乎屏息的时候。李未央笑了起来,那笑声轻轻柔柔,映得得人心中暖洋洋的:“既然王小姐这样说了,那我就给你一个痛快话。”说着她已经举起茶杯,向王子矜道:“以茶代酒,祝我们合作成功!”

        王子矜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样举起茶杯与李未央轻轻一碰,笑容在这一刻绽放出来,显得格外美丽:“希望郭小姐不要忘记你的承?#25285;?#31561;到**裴后之日,由郭王两家共掌朝政。”

        李未央闻听此言只是淡淡一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元烈在一旁听了,却是脸上一瞬间乌云笼罩,这王子矜口气也太大了,竟然想要两分天下,她当?#23454;?#26159;吃素的不成,就算除掉了裴后和太子,未必是静王登基,还有秦王他们,到时候究竟谁会做?#23454;?#36824;说不定!王子矜就如?#24605;逼齲?#38590;道她已经有了什么主意……想到这里,元烈的眸光不由变得深沉。

        目的达到,王子矜站起来,微微笑道:“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郭小姐,就此告辞。”

        李未央淡淡含笑,略一点头:“好走,不送。”

        看着对方走出门,元烈才轻声道:“你真的相信她吗?”

        什么叫相信?李未央永远不会相信这样的外人,然而王子衿再精明,眼下这合作倒是没有掺假。李未央笑了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王子矜虽然未必十分可信,可是在裴皇后的攻势面前她也坐不住了,她需要我的帮助,同样我也需要她。”

        元烈这才放下心来,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特意提醒道:“我听说嬴楚和太子的关系不是很好,或许这一点咱们可?#38405;美?#21033;用。”

        李未央似是第一次听到此事,有些惊讶道:“这是为什么?”

        元烈冷笑一声:“宫闱秘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30475;?#22312;嬴楚见裴后的时候,太子都会立刻离去,看来他是不大?#19981;?#30343;后的这位宠臣。要说嬴楚也是过于嚣张了,对于太子也不是很恭敬,难怪对方会不?#19981;?#20182;。”

        李未央听到这里,神情中多了一抹深思:“你说得对,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这时候,下面的人群之中突然起了一阵喧哗,有一个女子被人推倒在地,她的头发蓬乱,身形单薄,似乎哀哭不止,李未央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倒是没有看出来对方的长相,本不欲管闲事,可是却见到那些禁军更加嚣张,甚至鞭子已经落到了那女子的背上,关键时刻一道火红的身影突然冲出,娇叱一声道:“还不住手!”

        李未央轻轻皱了皱眉头,一眼认出楼下那个女子正?#21069;?#20029;公主,只见到阿丽公主挥手将对方叱退,然后亲自扶起那个女子来,一转身竟挟着她一起?#19979;?#26469;了。李未央淡淡笑了笑:“阿丽真是多事,弄不清这女子的身份竟然就将人带上茶楼!”

        元?#26885;?#31505;道:“你若是不?#19981;?#22905;,才不会管她。”

        这是笑?#30333;?#24049;嘴硬心软,李未央失笑:“单纯也要看是什么时候,希望她不要?#21364;?#20154;才是!”就在这时候,阿丽公主已然冲进来,那一身火红色的裙?#35855;?#20102;闪,?#36335;?#24102;进一缕?#24179;?#33394;阳光,人也明媚几分,她的身后还跟着衣?#31036;?#35099;的年轻女子。

        李未央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却是当场?#36466;。?#20803;烈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神色也是十分的震惊,因为在这一刻,他也认出了这个女子是谁。

        那女子?#36335;?#22914;同触电一般,身子轻微颤?#35835;?#19968;下,手停顿在半?#31449;?#20303;自己的领口,许久才怔怔地放开,然而她却面色雪白,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嘴唇也是颤抖着,想说什么却又发不出声音,显然是激动到了极点。

        李未央微一恍?#20445;?#25165;?#27704;?#31505;了:“原来是故人,好久不见了,莲妃娘娘。”

        莲妃听到此处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勇气,快步走了过去,匍匐到李未央的脚前,再不掩?#25991;?#24515;激动:“未央,我总算见到你了!若是再晚一步,只怕我就没有命在了!”

        这一幕,颇有些突然,阿丽公主听得一愣一愣的。

        见到故人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此情此景实在是叫人心内震惊,更何况之前莲妃曾经投靠过拓跋真,自己为了打击拓跋真更是塑造了莲妃被刺的假象,给拓跋真安上了刺死莲妃的罪名,事后莲妃虽然?#24742;?#20445;住了,却应该对自己有了很大嫌隙……李未央不由皱眉道:“莲妃娘娘现在应该在皇宫里待着,怎么会突然跑到越西来?”

        莲妃闻听此言,却是?#30446;?#21457;憷:“还不是因为那拓跋玉!”

        李未央将她扶起来,?#24895;?#36213;月取来干净的帕子,轻轻的替她擦掉眼泪,这才低声问道:“莲妃娘娘不必着?#20445;?#23558;事情仔细与我说一说吧。”

        莲妃擦掉了眼泪,声音微沉:“原本以为与拓跋玉是盟友,所以我才一直帮助他,可是他自己不争气,没有夺得皇位,至此之后,我便也不再与他往来,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又联系上我,说希望我帮他在?#23454;?#38754;前美言,不止如此,他还要借我的手向?#23454;?#36827;献一个鼻烟?#23567;?rdquo;

        李未央轻轻?#20037;迹?ldquo;借你的手进献鼻烟盒,他为什么不自己献给?#23454;?#21602;?”

        莲妃看了周围一眼,似乎有些警惕。李未央笑道:“这里都?#20146;?#24049;人,不必紧张。”莲妃?#31449;?#24525;不住,咬牙切齿地道:“因为那鼻烟盒里有鬼!我找人?#37027;?#30340;查过,里头是一种慢性的毒药,可见他的目的不在于讨好陛下,而是为了弑父夺位!”

        李未央听到此处,与元烈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21644;?#36299;玉虽然心机深沉,但他绝不是这样的人,怎会无缘无故的想要杀掉?#23454;?#21602;?

        却听见莲妃喝了一口茶,才像是缓过来了,继续说下去:“自从未央你离开京都之后,七皇子的境遇就一直不是很好,陛下不信赖他,太子顾忌他,朝臣们疏远他,就连他的心腹?#27493;?#36830;背叛了他!正因为如此,他的性情才会变得如此古怪,连我也琢磨不透。所以他送来的鼻烟盒,我是无论如?#25105;?#19981;敢进献给陛下的。我便?#20302;?#22320;将鼻烟盒瞒下,指望着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毕竟我曾经与他有过盟?#36857;?#34429;然不愿意帮他杀了陛下,可也不想就此为?#23567;?rdquo;

        李未央听她这么说已经明白过来,莲妃是担心把拓跋玉逼急了,反而会被对方抖出自己曾经和拓跋玉有所勾结的事情,这也是人之常情。莲妃轻叹一声:“可谁知他却因此而怨恨我……不多久,陛下还是死了,死在张美人的宫中,而?#23452;?#24471;十分蹊跷。”

        李未央对这件事情一直很感兴趣,只是宫闱秘事她无从得知,又远在越西消息不灵通,听到莲妃这么说,她下意识地追问道:“陛下是怎么死的?”

        莲妃深吸一口气道:“是被张美人和其他十几个宫女联合勒死的。”

        李未央轻轻摇了摇头,谁都想不到堂堂大历的?#23454;郟?#37027;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竟然会死在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31181;校?br />
        元烈显然极为惊讶:“那太子呢?”

        元烈所说的太子自然?#21069;?#30343;子,莲妃听到他这样问,身体似乎颤?#35835;?#19968;下:“陛下死了之后,太子要为他守灵,按照规矩守三天三夜,三天中只能?#35748;?#31909;,就在第三天的时候,太子还没有喝下那一口粥却突然口吐鲜血,暴毙而亡。事后有太医再三调查过,却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因为那三天之中太子除了稀粥外没有进过任何的饮?#24120;?#26356;加不曾有人靠近过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如何中毒的。”

        李未央冷笑一声:“太子的身边没有人下毒,那陛下的遗物之上呢?”

        莲妃闻听此言,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李未央,似是想起了什么道:“对!拓跋玉在陛下死后曾经入过宫,那时候他还说希望留下一点纪念,当时便取走了陛下的一件衣物,后来太子得知心中不悦命人讨回,听你这样说,他必定是动了什么手脚!”

        李未央点了点?#36820;潰?ldquo;莲妃娘娘,拓跋玉登基之后,你又是如何流落到此处?”

        莲妃此时身上是一身脏污,面上也抹了黑灰,显然是不欲别人将她认出来。她摇头叹息道:“我之前曾经拒绝过替他谋杀陛下,?#31181;?#36947;那鼻烟壶的秘密,他自然不会轻易饶过我,从太子暴?#24515;?#19968;日我就有所察觉,事先收拾了细软,趁着他忙于处置陛下和太子的后事顾及不到我,一路逃出了皇宫,可是路上却和旭儿失散了。”

        莲妃说的旭儿便是她的幼子拓跋旭,李未央听到这里,略一停顿才道:“那么莲妃娘娘,您身边的婢女呢?”

        莲妃眼中流露出一丝恼恨:“树?#20809;?#23385;散,这些吃里爬外的奴婢知道我失势,第一件事就是背叛我!不止如此,他们还偷走了我身上的金银财宝,还好我事先藏了一些金珠,否则是无论如?#25105;?#27809;有办法到达越西的!”

        李未央似乎有些疑惑:“莲妃娘娘又是如何知道我在越西呢?”

        的确,刚才莲妃见到李未央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总算找到你了,这不是很奇怪吗?李未央来到越西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大历人找到这里来过。莲妃却是并不惊讶,她开口道:“未央,你恐怕还不知道,拓跋玉已经知道你成为了齐国公的女儿。”

        李未央轻轻?#20037;迹?ldquo;你是说他一直在盯着我?”

        莲妃点了点头,郑重地道:“是!他一直在盯着你,而且我想他?#38405;?#30340;心思并没有就此?#25307;藎?#25105;不知道他是从何得知,可是那一日陛下大行,我的确听到他和娉?#27599;?#20027;发生争执,娉?#27599;?#20027;还说李未央就在越西,这件事情瞒不了别人。拓跋玉却说此事与她无关。两人争执之时发生推搡,娉?#27599;?#20027;还受了伤,这件事情在我?#38498;?#20013;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是不会记错的!而且我已经没有亲人可以投靠了,那些交好的人一知道拓跋玉要杀我,一个个都是避之唯恐不及,所以我才会到这里来碰碰运气,希望未央你能?#36824;?#24565;旧情,帮我寻找旭儿。”

        李未央轻轻一叹:“莲妃当年帮了我许多,我自然不会忘记,看在过去的情份上,?#19968;?#23613;力帮你寻找的,你放心吧。”

        莲妃顿时松了一口气,目中无限感激道:“如此,就先多谢了。”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楼下那些人群之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莲妃突然站起身道:“我知道我的存在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个麻?#24120;?#21018;刚进城的时候就听说了驱逐令,我毕竟是大历人,不方便留在城中,我可以去城外躲起来等你的消息。”

        李未央转过头来,看着对?#20170;?#35099;的衣衫:“此事恐怕不?#31069;?#33714;妃娘娘身份特殊,若是被人捉住就是大历的奸细,你想想看,如今越西的?#23454;?#26159;要将所有的大历人驱逐出?#24120;?#21487;不只是针对大都这一个城市,你即便躲到郊外去又有什?#20174;么Γ?#34987;人捉住还不是会被当成奸细捉起来吗!”

        阿丽公主听到这里,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她连忙道:“嘉儿,咱们将这?#36824;媚?#24102;回郭府藏起来吧,府中有很多的地道,最适合藏人,也不容易被发现,你忘了上一回郭二哥的事情吗?”

        李未央看了阿丽公主一眼,阿丽顿时住了口,她也知道自己不问缘由就将人带上来很有些不妥当,可是她毕竟心地?#23631;迹?#35265;到莲妃是一个弱女子,又身无长物,并不像是坏人,所以才想带她上来送她一些金银以便让她能够继续寻亲,却没有想到她要寻的亲人就是眼前的李未央,这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这时候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讷讷地道:“嘉儿,你不会怪我多事吧。”

        你就是多事,可这一回倒是极有用的!李未央心中想到,面上却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委屈莲妃娘娘和我一同回郭家去吧。”

        ------题外话------

        恭喜526039113亲成为探花!预告一下,莲妃的到来将是一个?#24863;?#30340;开?#36857;?#23545;李未央来说,**?#39038;?#30340;时机到了!

        关于莲妃是不是死了,大家记得前文曾经说过,莲妃遇刺身亡,那是李未央捏造出来的罪名打击拓拔真而已……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30566;?/p>

    ? 拳皇命运吧
    太原那有老时时 山东时时官方开奖 500重庆时时开奖查询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江西新时时号码 秒速时时稳赚不赔绝招 pk10为何前赢后输 山东时时平台 云南11选5开奖数据 体彩排列五开奖号是多少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