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63 暗箭伤人

    庶女有毒

    263 暗箭伤人


        听见王子衿这样说,李未央微微一笑:“另外有一件事,今后要请你们多多照顾公主。”

        王子衿点头,神色中却是明悟:“公主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子,我们当然会尽心照顾,请郭小姐放心吧!”

        李未央神色慢慢缓和下来,道:“既然这样我就先告辞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要离去。

        王子衿却突然叫住了她,道:“郭小姐,咱们还事情没有商议。”

        李未央停住了步子转过头来,面上带着一丝笑意:“哦,不知王小姐还有什么话要说?”

        王子衿面?#19979;?#36807;一次犹豫,但她很快走上前来,轻声道:“上一回裴家意图挑唆我们两家人起纷争,这件事情还没有和裴弼算帐,不知郭小姐是什么看法?”

        这是想要问她的意见,还是想要示好?李未央闻言倒是笑了笑,语气中有一丝漫不经心:“既然没有得逞那便算了,还能怎样?”

        王子衿盯着李未央,几乎要望进她的心里去。从李未央的个性看来,她是一个执着的人,决不会轻易放过那些欺辱她的人。可是为何这一次表现的如?#35828;?#28982;?王子衿原本想要挑唆着这?#36824;?#24220;的小姐主动去对付裴弼,可是见她一脸淡然,原本准备好的那些?#26263;?#26377;些说不出来了。于是她?#32531;?#24494;微一笑道:“郭小姐,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未央唇边抑制不住浮起一点笑影:“王小姐有话就直说吧。”

        王子衿面上带着十分温和的微笑,那一双美目在李未央的身上停留片刻,才轻声说道:“这件事情我考虑良久都不知道该如何与你说起。我曾经学过相面之学,初观一个人的面?#20808;?#26159;红光满面,必是十?#20013;以恕?#20026;人顺畅。倘若红光之中带着烟火气息,则主灾?#36873;?#33509;是黑气弥漫,如烟如雾,则主横祸。倘若面上泛白,那家中定有丧事。若是满面喜气,当是会走横运。若是喜气中带着黑气,旺运中衰祸必至。若带白气,必有孝服,白气中带彩色,则孝服中将有喜乐事。经我看郭小姐的面容,?#22841;?#20284;有阴云,黑气弥漫,却又如丝如?#24179;?#25105;看不真切,似乎是说郭小姐将有横祸,请你千万要小心。”

        李未央略一停顿,才问道:“不知王小姐所谓祸从何来?”

        王子衿叹了一口气:“所谓祸从何来,郭小姐心中应该最清楚。”

        李未央笑了笑,却是毫不在意的:“多谢王小姐的贵言,只?#36824;?#25105;并不信命理之说。小姐若是有心,不妨好好想一想该如何照顾公主才是。至于我嘛,就不必你担心了,告辞!”说着她已经举步下了台阶,头也不回地带着丫鬟赵月走了。

        王子衿看着她的背影,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旁边的梧桐连忙上来问道:“小姐,你为什么要替这个郭嘉相面呢?”

        王子衿叹了口气:“我只?#36824;?#26159;要告诉她如今局势不妙,若要自保,就该先行动手。”

        梧桐十分吃惊:“小姐的意思是……”

        王子衿面上似笑非笑,神色却十分清明:“裴弼此人实在过于讨厌,算计郭府就算了,竟然连我王家一起算计。如果能让郭嘉先行对付裴弼,我们不就省事了吗?”

        梧桐应了一声,立刻道:“小姐果然聪慧。”

        王子衿却只是摇头,声音中有些惋惜:“?#19978;?#25105;看这郭嘉倒并不上当,真是个狡猾的女子。”她这样一说,脸上却是不甚在意,转身便进了门。她穿堂过院,一路去了王琼的书房,将今天听到的一切全都禀报了王琼。

        王琼勃然大怒,所以等到王延一回来,便立刻让他进书房。

        王?#26377;?#20013;十分恐惧,他一?#26412;?#24456;害怕王琼的严厉。哪次自己若是犯了错,第一件事就是被?#22836;#?#21487;是现在想要转身就走却也晚了。他只能故作平静地来到书房门前,?#20154;?#40723;起勇气,推门进去。却看见王琼正和王子衿坐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见到他进来两人同时抬起头来。

        王琼面色冰冷道:“还?#36824;?#19979;!”

        王延吃了一惊,随即便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王子衿看着王延,神色十分淡漠,更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而王琼厉声喝道:“你知道自己犯的什么错吗?”

        王?#26377;?#37324;一跳,连忙道:“父亲,儿子不知道犯了什么过错,请父亲明言。”

        王琼冷哼一声:“如今你是翅膀硬了,我也管不了你,更不想管你!谁知道你却越发的糊涂,我不想管也非过问不可,否则全家就要被你连累!这些日子你为什么不在公主房中照料,却反而去外面陪着那个女人?难道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还向公主提出要娶那女人进门!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又当王家是什么地方!”

        他这话一说出来,王延先是一愣,随后便是满面怒色:“那个女人又跟你们说了什么!亏我还以为她是一个懂道理、识大体的,却不料堂堂公主殿下竟然也学那等长舌妇,在背后告状!简直是无耻!”

        王琼听到这里,面色不禁大变,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声道:“孽畜!你说的是什么话,公主殿下岂是你能诋毁的!”

        王延却是满不在乎,冷冷一笑道:“父亲,她算什么公主??#36824;?#23601;是一个常年不宠的女儿,?#23454;?#21487;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他把这么一个受气包丢到我王家还不知道是什?#20174;?#24847;!你以为这间事情瞒的了谁!更何况那一日她可是被人掳走那么长时间,纵然出了什么事,咱们也是吃哑?#28034;鰨?#20160;么也不好说!”他的话没有说完,王琼已经跨一步上来,猛地给了他一个耳光。他满面震惊,不敢置信道:“父亲,你竟然打我!”

        王琼已是满面怒火,手指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

        王子衿连忙轻声?#26263;潰?ldquo;父亲,你千万不要生气,有什么话好好说。”

        王延狠狠地瞪了这个妹妹一眼,心道:又是你在背后捣鬼,跑来父亲这里说了我的坏话,现在又充好人!

        王琼憋了半天,良久才长出一口气,却是不怒反笑道:“我倒不知道你竟有这样的头脑,好,真是我的好儿子!”

        这下王延?#19978;?#22351;了,他连忙跪倒在地颤声道:“父亲息怒!”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悔恨之意,显然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

        王琼只觉得心?#32321;?#20937;,这个儿子是他所有的孩子之中最为鲁莽任性的。虽然他文武皆学得不错,头脑却十分的愚钝,总是看不清事实。这样的人若是生在寻常人家也就罢了,偏偏是王家,他们家族一直处于朝廷的中心,被各方势力觊觎着,如今有自己和大哥的照顾,这个孩子还能平安无事,将来若是他们不在,他还不知道要闯出多大的祸来。今天的事情自己?#23478;?#32463;说的这么明白了,他却还是一?#20415;?#25026;不知错的模样,?#32622;?#23601;是个蠢材。早知今日,自己当初就不会让他识文断字,早早将他送入深山之中,自生自灭也就罢了。他强忍怒气道:“你这个蠢东西!公主殿下是金枝玉叶,哪怕陛下并不宠爱她,她也是血统高贵,绝对不容玷污的!你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纵然你不想要命了,难道也?#36824;思?#25105;们王家这么多年的声名了吗?你父亲我这么努力、这么隐忍,才到了这个位置,莫非你要活生生的将我王?#19968;?#20102;不成?”

        王延被王琼难得的怒气震慑到,口中却嗫嚅地道:“父亲,我?#36824;?#23601;是不愿意娶这样的?#35874;?#36133;柳,又有什么错?现在我只是想要娶一个?#19981;?#30340;姑娘进门做妾,这换在别人家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过错,偏她如此小性!”

        他的话没有说完,已经被王琼打断了:“别人家是别人家,你是驸马,这个身份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照顾公主,事事顺着她,不要逆她的意,如此我们王家才不会被人说没有家教,生出一个不尊皇室的儿子来!那个女人你趁早打发了,若是下一回再让我听见关于她的只言片语,我就硬生生打断你的腿,然后将你送回师门,叫你一辈子待在深山之中,也免得我王家因为你闯下滔天大祸!”

        王延听到这里,完全愣住了,他失声道:“可是父亲,绿腰已然身怀有孕,那也是王家的骨肉啊!”

        王琼的脸色完全变了。

        这一回,连王子衿都不禁摇头叹息。她没有想到,王家竟然会出王延这样个性的人,不但愚钝不堪而且不知悔改。公主殿下是什么身份,他这样羞辱也就罢了,如今父亲百般告诫,他竟然还想要将那个女人娶进门来!若是有心人居中挑拨,恐怕连静王和郭惠妃都要怨上他们,觉得他们王家是要故意和惠妃娘娘为难,和皇室为难……再联想到之前和郭家的纠纷,王家真是要**绑上裴氏这条船了。

        只听见王琼怒喝道:“没出息的东西,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孽子!”他一边说着,一边?#24590;?#22320;后退了两步。

        王子衿见他脸色不对,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心头大为焦虑,连忙扶住他道:“父亲息怒!三哥只是一时糊涂,好好劝他,一定能想明白的。”

        王琼颓然坐倒在椅子上道:“滚,滚出去!”

        王延还没来得及动作,一只茶杯已经向他劈头打了过来。王延连忙倒退了几步,快速地走出了书房。

        王琼仰头长叹道:“延儿怎么会变成如此模样,是我教子无方还是老天爷要亡我王家!”

        王子衿却是不以为然,王家其他子女没有一个生成王延这样不懂道理的。父亲都说的这样明显了,也已经将厉害关系全都告知了他,?#20260;?#20559;偏还是如此愚钝!她想了想,连忙?#24895;?#20070;房之外的护卫道:“你去瞧着三哥,不要让他闯出什么祸来!”那护卫连忙去了。

        李未央回到郭府不久,却突然听见外面有人禀报道:“小姐,门外出事了。”

        李未央抬起头,神色之中有一丝讶异道:“哦,什么事?”

        赵月立刻道:“听说是那王家的公子,就是南康公主的驸马,跑到咱们府门外来**,非要吵着要见府中的主子。”

        李未央淡淡一笑:“王延?他也真是大胆,我们还没有找他算帐,他就到这里来**了。走吧,咱们出去瞧瞧。”李未央刚走到花园里,就瞧见郭家其他兄弟正向门外头走去。

        郭澄瞧见李未央,微微皱眉道:“嘉儿也听见外面的动静了吗?走吧,咱们去瞧瞧这只吠上门来的狗。”这样说着,一行人便到了府门之外。

        王延果然纠结了身边的十余名护卫,满面怒气,指着先一步到了门外的郭导道:“叫郭夫人出来!”

        郭导面色一冷,目光也多了一分阴沉道:“你算是什么人就敢要求见我母亲!堂?#38754;?#39532;爷跑到齐国公府门前来大吵大闹,一点脸面都不要了吗?”

        王延却是更为恼怒道:“今天郭夫人和这个贱丫头……”他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恶狠狠地看了李未央一眼,才继续冷冷道:“她们两人不知胡说?#35828;?#20102;些什么,害的我父亲大为恼怒,如今都气病了!我倒要问一句,你们凭什么到我府上指?#21482;?#33050;?”

        李未央淡淡一笑,神色自若地道:“驸马爷,这话就说错了!我们是去看望公主的,难道我们连看望她的权利都没有,一定要经过你的允许?亦或者?#30340;?#29579;家想要囚禁公主,不允许她和外界接触吗?”

        王延听到这里,脸色越发难看,怒声道:“郭嘉,你说什么?”

        李未央神色之中没有半点的畏惧,声音也带了一丝冰冷:“自己做错了事还不知悔?#27169;?#23621;然跑到别人门口来**,一点脸面都?#36824;耍?#25105;真想知道王将军是如何教导你的!难道他没有?#38405;?#35828;凡事需谨慎三思而行,不要做出令自己后悔、令家族蒙羞之事?”

        王延听李未央这样说,越发肯定就是这个女人到父亲面前嚼了舌根,否则他不至于知道自己在外面包养了外?#25233;?#20107;。他更加恼怒道:“一切都是我的家务事,不需要你们插手!郭嘉,你给我听好了,若是你再去王家胡言乱语,就不要怪我?#38405;?#19981;客气!”

        郭导向来面色平和,却最见不得任何人对李未央无礼,?#19997;?#20919;冷一笑:“哦,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

        王?#26377;?#23481;阴冷道:“谁若是敢到我府上无理,那我就打断她的腿,叫她这辈子都不?#20197;?#32993;说?#35828;潰?rdquo;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郭敦已经抽出了腰进的刀,冷笑一声道:“上一回比试我没有参加。这一次我倒想?#20801;?#30475;,你有没有将我家妹妹手脚打断的本事!”他说着已经跃上前去,声势如雷一般袭向往延。王延没有防备,硬生生地吃了他一刀,虽然因为一直练武,?#30452;?#19978;有护腕,却不免还是挂了彩。王延十?#20013;?#24700;,面上却是无比的酷寒:“好,郭敦,这可是你先动手的!”

        郭敦笑容十分冷漠:“是,我动手的,又如何?”

        王延冷笑,也抽出腰间双剑,直接向郭敦发动攻击。两人竟然就在郭府门前交起手来,你来我往,刀光剑影,一招一式都是将对方置诸死地的狠辣招?#21073;?#32477;无一丝半点的留情,因为两人都是武功高强的练家子,又都身份高贵、地位非同一般,所以一时引来无数人观看。

        郭澄叹了口气,率先进了府。郭导冷眼瞧着,也是上了台阶,转身对李未央道:“咱们回去下一盘棋吧,我们看他们两人还有的打。”

        李未央看那王延面色潮红,眼神不稳,似乎来的时候喝了一些酒,连脚步都有一些?#24590;模?#24819;必也是没办法打赢郭敦的。她略一点头,便预备转身离去。刚走了**台阶,她突然停下步子,回头望了那王延一眼,神情之中似乎露出了笑意。

        郭导见她停下,十分诧异道:“怎么了?”

        李未央看着那边?#36824;?#25958;打了一拳、俊美的面上添了血痕的王延,似笑非笑地道:“王公子到我们府上**,咱们是不是得送他点礼物才好?”

        郭导听到这句话,不?#21830;?#36215;了眉头,一双?#19968;?#30524;眸光闪闪道:“哦,该怎么?#20572;?rdquo;

        李未央微微一笑,转头?#24895;?#36213;月道:“你附耳过来,我有事情要分咐你。”赵月听了这话,立刻上前去。李未央在她耳旁轻声说了两句,赵月下意识地回头看了那王延一眼,面上便多了一丝笑,快速转身离去。

        回府的时候,郭导一直追问着李未央:“你究竟要用什么法子来对付他?”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是对付他,而是教?#21040;?#35757;而已,顺便借他的手除掉裴弼!”听了这话,郭?#20960;?#26159;好奇,这王延**又和裴弼有什么关?#25285;?#36825;实在叫人太惊讶了,可无论他怎么追问,李未央却是不肯解释了。

        王延**的结果竟然是?#36824;?#25958;狠狠地揍了一顿、鼻青脸肿地回去。其实若论及武艺,他也不逊于郭敦,只是刚?#25214;?#20026;心情不好多喝了两杯,身边带着随从护卫又不多,所以自然要吃亏。郭敦性情十?#30452;?#36481;,下手毫不留情,硬生生地将王延的肋骨打断了三根。王延的腿?#24425;?#20102;伤,他一瘸?#36824;?#30340;进了王家府门,却没有料到还有一场大祸在等着他。?#25214;?#36827;门迎?#32321;?#26159;?#36824;?#23376;狠狠地打了下来,王延没有?#20174;?#36807;来,当即挨了?#36824;鰨?#39039;时头破血流的栽倒在地,几乎连爬?#25165;?#19981;起来。身后的护卫刚在郭?#39029;?#20102;亏,也是一个一个鼻青脸肿,十分狼狈。瞧见这一幕,连忙?#20808;?#35201;搀扶驸马爷,未曾想听到一声怒喝道:“谁敢动!谁敢动一下,立刻逐出府去。!”

        众人都吃了一惊,却瞧见镇东将军王琼?#19997;?#26159;?#20570;?#38663;怒,满面阴云地站在了门口。

        王延勉强站起来,忍住怒气道:“父亲,你又做什么?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事吗?

        王琼冷笑一声道:”你岂止做错了,简直是无可救药!“他刚才已经听闻跟着王延出去的护卫回来禀报说王延竟然胆大包天,跑到郭府门前去**,这才硬生生的被毒打了一顿。他原本心想这一回孽子吃了教?#25285;?#20063;就不必太过在意了。谁知道却有一个令他更加震惊的消息传来,以至于他不得不在这里候着王延。

        此?#20445;?#29579;延还是一?#20415;?#25026;的模样。他盯着自己的父亲道:”父亲,打了人又不说清楚,你到底是干什么?“

        王子衿看到这一幕,走上前来劝说道:”父亲,事已至此,再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绑着三哥上陛下面前负荆请罪了。“

        王延听了这话完全呆住了。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只是和郭家人起了冲突,难道就要到陛下跟前去请罪吗?”

        王子衿瞧见他依旧是一脸懵懂的模样,不禁摇头叹息道:“三哥你可把我们王家害惨了!”

        王延听到这话,失声道:“我?#36824;?#23601;是和郭敦打了一架,哪里就有这么?#29616;兀?rdquo;

        王子衿却是满脸失望道:“三哥,你今日在酒楼之中究竟说了些什么,你可知道现在外头满城风雨?”

        王延更加吃惊,他看着自己的妹妹道:“满城风雨?这是什么意思?”

        王子衿面上无比的难看,她淡淡地道:“如今外面人人都?#30340;?#37202;醉之后在外头胡言乱语,说什么根本就不愿意迎娶公主,还?#30340;?#26089;就看中了一个女子本要娶进门来,可陛下非要将公主硬塞给你,于是你只能阳奉阴违,?#37027;?#23558;她养在外面。现在只盼着早日把公主气死,你好早点娶那女子进门?”

        王延满脸震?#24120;?#20182;看着左右道:“我,我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王子衿冷冷一笑道:“现在已经不是你到底说没说过的问题,对方到处散播这个谣言,?#30340;?#23545;公主不敬,对皇室不敬,对陛下不敬!你说这样的罪名我们如?#25991;?#25215;担的起?”

        王延怒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散播这谣言?”他?#38498;?#20043;中猛的闪过了一个念头,下意识道:“是她,一定是她!”

        王子衿看着自己的兄长,却是无奈道:“自然是她!你跑到人家门前去**,郭嘉自然要给你一点教?#25285;?#21482;?#36824;?#36825;一?#24184;?#22826;毒辣了些,她故意命人将此事传播的满城风雨,全然?#36824;?#25105;王家的脸面!”

        王琼冷哼一声道:“是他自己不要脸面在先,还怪人家不给他脸面!他有什么脸面可言!只是……现在到底要如何是好?”

        王子衿看了王琼一眼,便摇了摇?#36820;潰?ldquo;只能像刚才所言,请父亲带着三哥负荆请罪,至于其余的?#19968;?#21644;哥哥们商量着去料理的。”

        王延还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王琼又给了他一脚,突然怒声道:“来人!将这孽子?#21364;?#19977;十军棍!”

        王延恐惧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道:“父亲,我……我……”

        王琼冷哼一声:“既然要向陛下负荆请罪,自然要给他一些台阶下。若不是你气息奄奄,命垂一线,他怎么会原谅王家的不敬之罪?孽畜!到了你该向王?#19968;?#25253;的时候了!”说着他一挥手,便立刻有护卫上来,将王?#24433;?#20102;,?#20808;?#21518;院?#22836;!?br />
        王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如此冷酷无情,他?#25214;?#27714;?#27169;上?#21364;被堵了嘴?#20572;?#26080;可奈何硬被拖了下去。王琼叹了一口气,看着王子衿道:“看来咱们俩要兵分两路,我带着这孽畜进宫,你去郭府一趟,向他们亲自赔罪吧。”

        王子衿点了点头,这时候就听身后不远处有人道:“妹妹,我陪你一起去。”

        夜色深沉,郭府的大门被人敲开了,来客正是王家的小姐和公子,他们被请到了大厅,婢女们奉上茶水点心,他们哪里有心思碰一下,便只是枯坐着。过了一个?#32972;剑?#26446;未央依旧迟迟不至,一向沉得住气的王季都有些开始焦躁不安。

        王子衿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兄长不必过于担心,这件事情?#19968;?#24819;法设法让她?#24080;?#30340;。”

        王季却是摇头:“都是三哥惹事,原本若非他故意激怒人家,事情还没有这么?#29616;兀?rdquo;

        王子衿实在是不想再提到王延,她只觉得这个兄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正要说什么,却见了李未央一身浅绿色的衣裙,面带温柔笑容,脚步从容地进了大厅,身后跟着的正是郭导和郭敦两个人。这两个人的面上神色各异,郭导是笑意盈盈,而郭敦却是怒容满面,一喜一怒,春风化雨和金刚怒目,倒像两尊菩萨站在李未央的身后。

        从看见郭导满脸嘲讽笑意开始,王子衿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只?#36824;?#29616;在不是跟此人?#24179;?#30340;时候,她站起身来,向着李未央福了福,轻声道:“郭小姐,这一回我是代家兄王延来?#34385;?#30340;。”说着,她挥了挥手,便立刻有人抬了两个大箱子进来。

        李未央不?#20204;?#23601;知道里面必定装满了珠宝,她微微一笑道:“王小姐言重了,今天下午的事情?#36824;?#26159;一场误会。”

        误会?王子衿心头冷笑一声,心道若真的是误会,你何必做的这么绝?将此事渲染的人尽皆知,以至于我父亲不得不将兄长打了个半死,送到皇宫里去负荆请罪,还不知道?#23454;?#20250;如何责罚呢。毕竟侮辱皇?#26131;?#20005;,此事可大可小。?#23454;?#38663;怒,恐怕连王延的人头都保不住。

        事实上,原本李未央还不想把这个事做的这么绝,怪就怪王延不识大体,更不知悔?#27169;?#26082;然如此,她送对方一份大礼也是理所当然。在她看来三十军棍还轻的,她不要了他的命?#23478;?#32463;是对得起王家。?#36824;?#36825;么一个闯祸精留在王家,可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有隐患等于有弱点,李未央太明白这一点了,所以她才会留着王延,?#19997;?#21548;到王子衿这样说,李未央面上笑意更甚道:“王小姐这么晚来,就是为了送这些礼物吗?”

        王子衿笑容越发的温和,她还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头过,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必须低头,这是为了王家,为了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兄长。她躬身说道:“郭小姐,请你大**量,放过我三哥一马,我保证从今往后他一定会把公主当做菩萨供起来,绝对不敢有半点得罪。”

        李未央从容坐下,旁边的婢女连忙送上一杯茶。她轻轻地接过,用茶盖拨了拨,抿了一口茶水才淡淡一叹道:“王小姐言重了,我哪里有针对王公子呢??#36824;?#23601;事论事而?#36873;?rdquo;

        还没有针对?王延都被打的鲜血淋漓了,你还没有真正动手,只是散播了点流言蜚语就能有这样的杀伤力,要是真的再做点什么,王延还有命在吗?王季想到这里,便上前一步道:“郭小姐,我妹妹的话没有说错,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是你能高抬贵手不再就此事为难王延。从今往后,我王氏必定退避三舍,绝不与郭家为?#36873;?rdquo;这就是很郑重的保证了。

        李未央淡淡一笑,若?#20146;?#24049;继续渲?#33606;?#24656;怕王家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从前她顾忌南康公主,可既然王延给脸不要,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她眼神清冷,望着对方道:“王公子何必说这么?#29616;?#30340;话。我?#23478;?#32463;说过了,我不在意的,我们郭家的人个个都很大度,也不会在意王公子今天下午的无理,五哥你说是不是?”

        郭导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来,他轻声?#20154;?#20102;一声,淡淡地道:“?#21069;。?#25105;妹?#20040;?*量,我们家其他人心地也很善良,是绝对不会跟他这种小人?#24179;?#30340;。不懂事的人领回去好好教育一下也就罢了。当然,这些礼物我们就收下了,当做是我四哥的医药费。”

        听到这里王季就是一愣,饶是他这么多年佛经念下来,也?#36824;?#23548;的毒舌气得不?#23567;?#30475;看郭敦脸上可?#21069;?#28857;伤痕都没有,自家那三哥却是连胳膊都折了,腿一瘸一瘸的,牙齿掉了两颗,连头上的头发都被揪掉一撮,那狼狈的模样可就别提了,到底是谁需要医药费?可是这话他不能当面说出来,只是面上笑得更加和煦道:“郭公子说得对,说得对,一切都是三哥的错,我代他向你们赔罪就是!”事到如今,他只能希望郭家人高抬贵手,不再?#24179;?#27492;事。

        李未央微笑看着王子衿道:“听说今天下午在酒楼喝酒的时候,王公子还说起了一件事。”

        还有事?王子衿心头一跳,不禁道:“不知郭小姐的意思是……”

        李未央神情从容,语气平静:“哦,王小姐不必紧张,我只?#36824;?#26159;听说罢了,也许作不得准的。其实咱们心中都明白那一日挟持公主之人就是裴弼,王公?#26377;?#22836;不愤,说裴弼故意羞辱王家,意图要伏击人家,这话现在已经是满城皆知了,不知道王小姐有没有准备礼物去裴府好好道个歉呢?”

        王子衿面色一白,她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心头不禁恼怒。现在已经不是王延说话是否经大脑的问题,而是郭家?#32622;?#26159;故意栽赃陷害,但你能怎么样呢?王延这人本来就容易得罪人,只要稍加挑拨,他就会说出一些本不该说的话,这就是为什么父亲一直?#21355;?#25304;束着他,不要他参与任何的酒宴,也不许他在人前露面的最重要原因。可?#20146;?#20174;成了驸马之后,他是越发地不受控制了。今天在酒楼里他或许什么都没说过,但是李未央故意买通酒客散播出了不少谣言,闹得满城风雨……王子衿摇了摇头,不由柔声道:“郭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李未央一笑,并不如何妩?#27169;?#21482;是看在心中说不出的熨帖:“我哪里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36824;?#26159;提醒你,不要忘了去说声抱?#28014;?rdquo;

        王季一下子打断道:“郭小姐,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需要我?#20146;?#20160;么我们照办就是。只要你不要再死咬着这件事不放,饶了我三哥一条生命吧!”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羞辱皇?#26131;?#20005;,此事可大可小。若是御?#20961;?#22863;一本,便是陛下想要?#25442;?#20063;是不能了。所?#38405;?#20204;这礼物送的还算及?#20445;?#37027;一道奏章已经我父亲压下,不然的话明天午门?#26263;?#20992;下又要添一缕英魂了。”

        听到这里,王子衿的眉头紧紧皱起,对方果然是步步绸缪,走一步算三步,等着他?#20146;?#20837;这个圈?#20303;?#22905;叹了一口气,枉费自己什么都精,什么都会,可是这么多年来随着大宗师学艺,却偏偏忽视了对人心的揣测,连李未央的用心都猜不到。她想到这里心里难受,真恨不?#32654;?#19979;生出一双翅膀来,飞?#32654;?#36825;个女人越?#23545;?#22909;,而原本的?#20992;?#20043;心,此时已经化作了三分警惕。她没有后退,只是低声道:“郭小姐,你不是很讨厌裴弼吗,若是我能让他在你面前永?#26029;?#22833;呢?”

        李未央轻轻扬起眉道:“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王小姐若是没有十足把握,还是不要开玩笑为好。”

        王子衿冷冷一笑:“我相信郭小姐其实早已想好了对策,只?#36824;?#35201;找一个为你做此事的人。”

        李未央淡淡地道:“那么王小姐又是否知道一旦你们牵扯进来,这意味着什么?”

        王子衿不假思索:“意味着我们不可能再被裴后拉拢,而将被她视为死敌,而王家的中立立场也就不复存在,必定要找一个队去站着!”

        李未央点了点头,面?#23545;?#35768;道:“纵然你做得神不知鬼不觉,除掉裴弼之后,势必?#27493;?#19982;裴氏结仇,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这些做呢?”

        王子衿神色自若:“他裴家人能利用我王氏和郭家为敌,难道我就不能反噬一口么?若情况再这样继续恶化下去,王家只会沦为裴皇后的棋子,我父亲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这世上本就没有能够出淤泥而不染的人,王家坚持到现在,如今已经是没有办法再固守立场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她知道王子衿和王琼都坐不住了,因为现在不但是裴皇后想要拉他们下水,就连?#23454;?#20063;已经频频暗示要他们立刻做出选择。可是王子衿真的会这么容易就答应自己的要求吗?她看了对方一眼,神色中带着三分笑意:“既然如此,那王小姐又在什么时候动手呢?”

        王子衿神色冷漠地道:“万佛寺修好之后,陛下将亲临万佛寺举行祭天仪?#21073;?#37027;时候就是动手的最好?#34987;?rdquo;

        李未央若有所思:“可是王小姐又预备怎么做呢?”

        王子衿看着李未央的神色,便知道对?#35762;?#19981;全然信任自己,她压住心头的一丝恼怒,只是从容地道:“事?#26263;?#28982;要做一些准备,钦天监的霍大人与我有同门之谊,?#19968;?#35753;他禀报陛下今年冥星应当走在十二次之星的位置上,实际如今的位置却走偏了,此非正常之相。冥星属?#33606;?#20026;青龙,而现在它处的位置却是蛇位,这代表着将有对天子不利的事情发生。有了这样的渲?#33606;?#22914;果在祭天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当然就会让陛下十分相信了。”

        李未央看了王子衿一眼,笑容越发和煦道:“看来王小姐早已经有了准备。”

        王子衿眉眼平静道:“既然我到郭府来,必定是有所准备,不然要如?#26410;?#21160;郭小姐的铁石心肠呢?”

        铁石心肠?李未央笑了笑却并不生气,她看的出来王子衿?#19997;?#26159;十分的恼怒,只?#36824;?#22905;可没有这个心情去安抚对方的情绪,便只是十分淡漠地道:“若是从今往后再也见不到裴弼,?#19968;?#24863;谢王小姐的。”

        王子衿冷冷地看了李未央一眼道:“不论如何礼物和话我?#23478;?#32463;带到了,希望郭小姐信守?#20449;担?#25918;过我三哥。”

        李未央脸色更加温和:“如果王小姐能?#35805;?#29031;你说的去做,那么三公子自然平安无事,可若是你突然反悔的话就不一定了。”

        王子衿面色一变,随即驳斥道:“我虽然是个女流之辈,可也不是出尔反尔之人。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只?#36824;?#36825;一次我只是为了三哥去做这件事情,绝不牵扯到其他,也并不意味着我和你之间的嫌?#27602;?#27492;结束,只?#36824;?#26159;一场暂时的合作罢了,算是向换你我三哥的一条性命。”

        李未央微笑,点了点?#36820;潰?ldquo;那么祝愿王小姐马到成功!”

        王子衿不再看她,转身便向外走去,经过郭导身边的时候,却冷冷地瞪了她一眼。郭导神色带笑,却是看着对方道:“王小姐眼睛抽筋了吗?”

        王子衿十分恼怒,却又无可奈何,不由自主面上就是更加难堪,快步地离去。王季看了郭导一眼,却是摇头叹息,随后跟着自己的妹妹一同离开。

        郭导走上前去,看着李未央道:“嘉儿,你当**信她吗?”

        李未央没有回答,只是淡淡一笑道:“赵月,我?#24895;?#20320;去办的事情,可办好了吗?”

        赵月立刻道:“奴婢已经按照小姐所说将王延那个外室监视了起来,若是王小姐不能做到她刚才的?#20449;担?#37027;么就会有御史带着这一名外室到陛下跟前去告王延一状。到时候自然会定他一个不敬皇室羞辱公主的罪过,王家是必定要跟着他一起遭殃的。”

        郭导闻言,不?#20260;?#20102;一口气:“果然还是你想的周到。”

        李未央神色冷漠地道:“原本我是希望他能?#32531;?#22909;对待南康公主,若是如此我就不与他?#24179;希?#21487;是这个人太过冥顽不灵,既然如此我只能借他的头踩一脚!如果不幸碎了,那就是他的脑袋?#36824;?#30828;!”

        郭敦失笑道:“看来以后我可要多?#26377;?#24515;,若是哪一日得罪了妹妹你,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李未央笑容却平和:“这也要怪他自己行事?#36824;欢?#27491;,若不是留下了这么一个把柄在我手上,他何至于受制于人,还连累整个王家。可见对于家中子弟还是应当好好管教为好,生出这样的忤逆之辈,王家也够倒霉的了。”

        郭?#23478;?#20102;摇?#36820;潰?ldquo;王家各个出类拔?#20572;?#21364;终究有王延这么一个败类。只?#19978;?#23551;春公主逃过了,南康公主却倒了霉。”

        李未央叹息一声,在南康公主这件事情上真正制造悲剧的人是当今坐在龙椅上的?#23454;郟?#32780;不是其他人。他将南康公主嫁给王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制衡郭家。只?#36824;?#22914;今?#23454;?#35201;是知道弄巧成拙的话,他恐怕要气的跳脚吧。李未央真的很想知道当?#23454;?#30475;到王琼带着王延进宫请罪的时候,会是如何的恼怒?毕?#39038;?#23558;南康嫁给王延,只?#36824;?#26159;想要在暗中挟制郭府。可并没有将一切摆到台面上来的意思,王延这?#20013;?#20026;等于是当众打了?#23454;?#19968;个耳光。只怕他进宫去还有苦头要吃,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要看他的造化了。

        李未央猜得不错,王琼将王延带进宫去,向?#23454;?#36127;荆请罪。等到王琼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23454;?#38395;言顿时大怒,一拍御?#31119;?#22823;声道:“反了!王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还当众污蔑公主,实在是胆大妄为!”

        王琼吓了一跳,连忙躬身道:“是,陛下逆子实在胆大妄为,我已经将他狠狠地打了一顿。仅责罚一番实在太轻,因此请陛下恩准,?#31995;?#20182;的驸马之位,将他逐出大都,永不许他回来。”

        ?#23454;?#20919;哼一声道:“你倒是乖觉,知道?#25191;?#33410;而不徇小?#21073;?#20197;此来让朕息怒。”

        王琼已经是冷汗淋漓,每一次面对这个?#23454;?#20182;都有一种异常恐惧的感觉。尤其是看到对方那一种冷冰冰的眼神,总叫他心头惶恐不安。他良久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静静?#21364;实?#30340;发落。事实上,若是?#19997;?#20182;替自己的儿子求饶半句,?#23454;?#23601;有可能会当场杀了王延,毕竟王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对公主不敬的话,这就是侮辱皇?#25671;;实?#35201;他的性命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不论如何,他毕竟是王家的人,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儿子就此送命。所以他才会一边让王子衿到郭家去稳住对方,另外一边带着儿子负荆请罪,以期当事情传到?#23454;?#21644;满朝文武面前之?#20445;?#33021;够抢先一步救下王延。可是现在看到?#23454;?#36825;样,连他也没有把握了。

        良久,却听到?#23454;?#28129;淡地道:“既然你已经知错了,那王延这个驸马朕就暂时留着。若是他再敢对公主不敬,朕就先杀了王延,再抄了你王家!管是你什么百年大族,肱骨之臣,听明白了吗,王琼?”

        王琼立刻道:“微臣尊旨!微臣遵旨!谢陛下不杀之恩!”

        等王琼退出殿外,心中有一?#33267;?#21974;嗖的感觉,还好自己下手快,如果让郭家人抢了?#28982;?#23682;不是整个王家都要连累在内,这个儿子?#21073;?#30495;?#21069;?#20182;们一家人都害惨了!回去以后一定要对他严加管束。

        这时候就看见?#23454;?#36523;边的太监出来搬旨道:“陛下说了,王延?#38647;?#21487;免,活罪?#28895;櫻?#22857;命掌嘴一百,以?#26377;?#23588;。”

        掌嘴一百,这就是要抽的满口血了,王琼心头凛然道:“微臣谨遵陛下之言。”

        行刑的人立刻就把王延拖了下去,可怜的王延已经被父亲打的奄奄一息,又是一百个耳光下去,整张脸肿得跟猪头一样,早已不复原本玉树临风的模样。

        王琼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向离开了大殿。现在,他必须赶回去和王子衿好好商议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他隐约觉得如今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他也越来越瞧不准陛下的心思,更何况那还有一个裴后……真的对上郭家也危险,他真不明白,好端端的齐国公怎么什么阴狠招数都能使出来,暗箭伤人,哎!

        ------题外话------

        恭喜?#32654;?#20844;换肉吃童鞋当了状元,肉状元,你家夫人是梧桐还是繁花……楼下的亲,?#28201;?#20043;繁花童鞋在?#20004;?#30340;打滚求表扬,大家不要在意的?#26494;先?#19968;人啃一口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32602;?#35831;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北京圆山大酒店小姐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快速时时官网 通比牛牛官网 百变计划pk10手机版 900彩票网站手机版 竞彩足球手机版 长春一条龙桑拿服务 彩票走势图大全360 至尊牌九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