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61 幕后黑手

    庶女有毒

    261 幕后黑手


        ?#32622;?#19968;触即发,李未央却微微一笑,主动走上前去,柔声道:“太医,可否让我见一见南康公主?”太医立刻认出眼前这名身着华服的小姐就是齐国公府的千金,他沉思片刻,便点?#36820;潰?ldquo;这个自然是可以的,只?#36824;?#37101;小姐暂时还问不出什么来。”

        李未央明显并不在意,笑容温和:“这个我自然心中有数,不必太医担心。”说着,她便和郭夫人一起快步向?#22836;?#36208;去,而旭王元烈也在此时跟了上去。

        王子矜看到这一幕,却并没有也跟着上去凑热闹,她只?#20146;?#36807;身看着众位客人,脸上带了一丝柔和笑意:“既然南康公主还没有能够指认凶手,那就要?#22836;?#21508;位再稍微等一等。”

        裴弼冷声道:“难道公主殿下一日不能开口说话,咱们就一日不能回家吗?#23458;?#23478;可养得起我们这百来号人?”声音中却是带了无限嘲讽。

        王子矜目光?#25163;?#22320;盯着对方,慢慢道:“这一点就不劳裴公子费心了,王家既然能够请这么多位客人来,自然不会让你们饿了渴了,还请诸位回到大厅里去歇息片刻。等到我们得出一个完整的结论,才能放各位回去。”

        众人听到这里,不由都窃窃私语起来,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逢这样的场合总要闹出点事情来,南康公主好端端的在新房里坐着,竟然被一?#21512;?#23376;给劫持了,这也就罢了,居然还伤了喉咙,不能开口说话又不能写字,对方?#32622;?#26159;要让她有口说不得,难以指认这幕后的凶手。可越是如此,众人越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如?#35828;?#22823;包天,竟然敢在守卫森严的王家?#38405;?#24247;公主动手。

        王子矜心头也在暗暗思忖着,这件事情看起来只是一桩简单的劫掠案件,可这府中护卫都是武功高强,又都是经过精心的训练,更别提整个院子里的摆设、布置都?#21069;凑找?#38451;八卦一一排列下来的,若是一个不懂阵法的人走入其中,绝不可能逃?#36873;?#21487;对方竟然在她的眼皮底下掳走南康公主不说,还将她非常成功的藏匿在了戏班子里……

        见状,王广也走到她的身边,轻声道:“子矜,这件事情……”所有的客人已经回到宴会上去了,唯独静王元英在踏过门槛的时候回头向他们看了一眼。王广的声音打断了王子矜的?#22841;鰨?#22905;抬起头看着对方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总不超过五人的范围。”王广点了点头,能够闯入王家,并?#39029;?#21151;?#24179;?#29579;子矜的阵法,这些客人之中又能有几个呢?数来数去,也?#36824;?#26159;寥寥数人而?#36873;?br />
        另一边的李未央已经进入了?#22836;俊?#22826;医低声对她道:“郭小姐,南康公主伤了喉咙,需要一个月才能痊愈。至于她什么时候能动这就更加不好说了,因为我暂时也瞧不出下的究竟是什么毒,还需要慢慢的?#24179;狻?rdquo;

        李未央脸上掠过一丝明悟,轻声问道:“那南康公主会有生命危险吗?”太医摇了摇头,道:“好在发现的及时,若是被那些贼人运出府去又得不到妥当的医?#21361;?#24656;怕真会有性命之忧。”

        李未央目中闪现一?#24247;?#38155;般的冷冽,而郭夫人的面上早已是一片泪水。元烈看着李未央神情不悦,不由柔声劝慰道:“你放心吧,南康公主吉人天相,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李未央点了点头,其实这样的场合旭王元烈身为男子,是不该在场的。但如今场面混乱,谁?#21482;?#29305;别来管他呢?注意到这个的人唯有太医而?#36873;?br />
        太医见到元烈如此关怀李未央的神情,不?#19978;?#21040;自己曾经听到的那些传闻,心中更是诧异到?#24605;?#28857;。想当今旭王样貌风流,才技过人,且不说是王爷之尊,就算是托生成普通人家的公子,也不知道要得到多少名门闺秀倾?#21335;?#24453;,偏偏也不曾听说他特别?#19981;?#36807;谁家的姑娘。如今他年纪已经不算小,却至今没有订婚,让一般朝臣在背地里议论纷纷。大都之中样貌出众的小姐着实不少,裴宝儿绝色无双,王子矜才情绝世,可从来也不曾见旭王稍加辞色,怎么就偏偏钟情于郭?#25991;兀?#22826;医忍不住微抬了眼帘向这?#36824;?#24220;的小姐偷眼望去,见她拧着浓长的秀眉,容色的确美丽,却也没有到绝色的地步,更别提此人柔而不弱,那一双冷眸之中隐隐藏着肃杀之意,偶尔视线掠过,直叫人心头发凉,太医连忙低下了头。

        李未央的目光越发冰冷:“看样子对方根本就不想让咱们查出来究竟是谁害了南康公主。”元烈叹息一声,道:“这?#20146;?#28982;的,他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必定?#20146;?#22909;了万全准备。”李未央却是不以为然:“?#19978;?#20107;情未必会如他所愿。”元烈不禁挑起眉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哦?你有什么办法吗?”

        李未央想要说什么,却突然瞧着太医方向,元烈一转眸子,立刻发现太医正在?#20302;?#30631;他们,不由恼怒道:“你不好好看病,看着我?#20146;?#20160;么?”

        太医原本只是想瞧瞧这郭府小姐有什么动人之处,没想到惹怒了旭王殿下,不由大惊失色,一头扎在地上道:“殿下息怒,微臣只是……”元?#20197;?#19981;知道他心中所思所想,?#36824;?#20919;笑一声道:“可看够了吗?”

        太医惊出一身冷汗,心道这煞?#31363;?#20040;这么凶悍,连看都不准看的:“这、这……”

        “你?#36824;?#26159;好奇罢了。”元烈替他接下去,随后冷声道:“有这个心思来关心别人,怎么不想想如何提高自己的医术,也不至于到了这个关口却是毫无办法,真是没用!”

        太医见对方眼中无比凌厉,竟已透出一?#21487;被?#26089;?#20005;?#24471;周身抖作一团,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旭王元烈身上有一丝压抑不住的戾气,往日倒还好,可是今天这戾气完全爆发出来,几乎要将人吓死,不知不觉就让人联想到某个地位至尊无上的人……

        李未央向元烈摇了摇头,示意他这里不是发作的地方,元烈冷哼一声,他今天?#36824;?#26159;不高兴、借题发挥而已,“罢了,我也不和你?#24179;希?#36824;不快滚!”太医心头一松,这才连滚带爬的出了?#22836;俊?br />
        就在此时,郭夫人惊呼道:“南康公主醒了!”李未央连忙走过去,却见到南康公主一张小脸煞白,眼睫毛轻轻地动了动,果然睁开了眼睛。李未央心中产生一线希望,开口道:“公主可好些了吗?”

        南康公主挣扎了一下,似乎想要点头,奈何却是一动不动,那点头的幅度也是几乎不可察觉。李未央叹了一口气,看来太医所说的是一点都没错,南康公主的确是受伤很重,对方是打定了主意不让她开口指正别人。如今?#25351;?#24590;么办?难道明知道凶手是谁也要?#30333;?#33509;无其事,任由对方大摇大摆走出王府,随后郭王两家斗个你死?#19968;?#21527;?

        李未央心念一转:“南康,我问你问题,若是你知道,便眨一下眼睛,若是不知道,便眨两下眼睛,你可明白吗?”

        南康公主闻言,微微惊?#25285;?#38543;即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睛。李未央立刻又问道:“刚才掳劫你的人,你可认识吗?”南康公主眨了一下眼睛,那就是认?#35835;恕?#37101;夫人情不自禁地问道:“可是我身边的那位?#28201;?#22920;?”南康公主又眨了一下眼睛,郭夫人这一回是完完全全的呆住了。难道?#28201;?#22920;真的背叛了她?不,这不可能,?#28201;?#22920;跟着她有数十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背叛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李未央此刻却是已有所觉,她低声道:“母亲,那人既然可以进入府中,想必精通易容之术,他化?#32972;伤温?#22920;的模样,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更?#24944;?#20844;主和?#28201;?#22920;?#36824;?#26159;有数面之?#25285;?#23450;不十分清楚她的样貌,纵然有些细节上的不同,她也认不出来。”郭夫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36824;?#24590;么样,她都不能相信?#28201;?#22920;背叛了她。

        李未央又上前一步,轻声地问道:“公主,除了?#28201;?#22920;,是不是还有别人?”南康公主又眨了一下眼睛,果然还有内应。李未央接着问道:“可是一个戏子?”南康公主停顿片刻,却是没有丝毫回应,李未央心头掠过一丝了悟,她道:“那就是说,内应不止一个?”南康公主果然眨了一下眼睛。

        李未央蹙起了眉头,刚才死了的戏子算是一个,?#28201;?#22920;算是一个,还有第三个接应的人,这个人现在一定还在府?#23567;?#26446;未央肯定地道:“公主殿下不认识那个人,对不对?”南康公主似是十分疲惫,却还是硬撑着眨了一下,郭夫人连忙握住她的手道:“若是太累了,就休息一下,我们待会儿再来问你。”南康公主勉力支撑着,却始终敌?#36824;?#22826;医所开的安眠药物,终究是沉沉睡去了。李未央看着她,?#38498;?#20043;中掠过无数的念头,最终打定了主意,转身向外走去。

        元烈低声道:“你找到什么方法可以揪出那幕后之人了吗?”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刚才进入新房之中,你可闻到什么气味?”元烈皱起了眉头,什么气味?他仔细闻了闻,却是摇?#36820;潰?ldquo;没有。”

        李未央微微一笑:“这说明你嗅觉不灵,刚才我一踏入,就闻到了一种温软中夹裹着清冽的香气,仿佛是花朵的香气,可是又和花香不同,初闻令人心神一荡,觉得整个人已经置身于百花园中了。”

        元烈闻言不由一愣,道:“这房里插了鲜花吗?”随后,他转身四顾一番,可是?#22836;?#20043;中除了一些文雅的书画之外,并没有鲜花作为摆设。他不由皱起了眉头,随后他迅速想到了什么,俊美面上浮现一丝笑意:“我明白了,果然是一个好方法!”

        李未央笑了笑:“既然明白,还不快去准备?这一回可要请你的人帮忙了。”

        元烈亮出闪闪白牙,笑容比天上的阳光还要绚烂,他自?#24597;?#28385;地道:“如此,你就将此事放心的交给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李未央看着元烈离去,这才出了门,带着赵月一起转过了走廊。郭夫人刚才已经说过要留下来陪着南康公主,而李未央——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捉拿那凶手,绝不可以让对方逍遥法外。

        刚刚走了两步,却迎头撞见了日曛,这婢女见到李未央,只是粗粗的一行礼,目光之中还带了一丝鄙?#38393;?#33394;,十分?#36824;?#25964;。赵月看到此种情况,不由就是沉下了脸,她家的小姐谁都不能冒犯!

        日曛扬着白皙的下?#20572;?#20919;漠道:“郭小姐,我家小姐请你去前面的大厅议事。”李未央仿若未觉,点了点头:“你在前头带路吧。”日曛露出了一丝不悦的神情:“郭小姐,大厅就在前面,难道您也看不见吗?奴婢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就不奉陪了!”赵月怒喝道:“你?#20040;?#30340;胆子,竟然敢这样和我们小姐说话!”

        日曛冷哼一声,自家小姐是何等的美貌和才华,原本陛下将她赐婚给旭王元烈,正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却忽然又?#31350;?#37324;冒出个郭?#21361;?#33509;是容色真的惊人,也就罢了,谁知和小姐比起来?#36824;?#24179;平而?#36873;?#36319;着王子矜身边的这些婢女,哪一个不是才貌双全,自觉连她们都要强过这郭府的小姐,看见王子矜被旭王当众拒婚,又有哪个肯咽下这口气呢?再者上一回的比试里,日曛还无缘无故输给了赵月,她心中郁?#30130;?#19968;口恶气无处可发,刚才在旁边听到婢女闲?#27169;?#35828;是旭王殿下对郭府的小姐是多么多么柔情密意,又说他不知送了多少礼物和宝贝过去,还说王子矜这?#20146;?#21462;其辱、不自量力。听到这样?#24149;埃?#26085;曛不禁十分恼怒,所以她才刻意摆出脸色来给李未央瞧。

        豪门家族之中,主子就是主子,奴婢就是奴婢,日曛这是逾矩了。

        听到赵月如此喝斥她,日曛脸上神情变得更加不屑,挑眉道:“你们家小姐模样生得倒也漂亮,只是她万万不该与我家小姐相提并论。明眼人都知道我家小姐才貌双全,又是天文地理无一不知、无一不晓。你家小姐不自量力非要与她?#26102;齲?#30495;是连我这个出身?#30452;?#30340;婢女也要在背后偷笑。”

        日曛在王子矜的身边已经是多年,跟着她识文断字,也学了不少的本领。多年来,倾慕她的许多人家自恃身份?#36824;弧?#33258;惭?#20301;啵?#20415;来求娶她身边的婢女,久而久之,这日曛便有些飘飘然了。在她看来,她和那些名门世家的小姐相比除了出身不如对方,没有哪一点不如的。此刻,瞧见李未央神色淡然,言语之间便多?#24605;?#20998;轻蔑的意思。

        李未央很明白,有些不懂?#23138;?#30340;人是不该给她脸面的,所以,她只是淡淡的一笑道:“赵月,咱?#20146;?#21543;。”?#19978;?#26085;曛却是个爆竹脾气,也根本听不出李未央是不欲与她?#24179;希?#31455;冷笑了一声道:“这世上多有些不长眼睛的,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36824;?#26159;旭王殿下一时寻开心、?#32654;?#25214;乐子的,却真以为自己可以飞上枝头当王妃了。”

        赵月面色一变,猛地就转头给了日曛一个耳光,日曛猝不及防,竟被赵月打得半边脸都肿了起来,顿时勃然变色,怒斥道:“你,你?#20040;?#30340;胆子!”赵月只是略转了面孔,巧笑倩兮道:“身为奴才,也敢向我家小姐出言不逊,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不自量力!”

        日曛从来没有吃过这等亏,一时声色俱厉道:“郭府的小姐居然仗?#30772;?#20154;,也不看看这是?#26410;Γ?rdquo;

        李未央原本并不理会她,听了这话,眼帘微抬,目光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日曛从未见过如此冰冷的眼神,一时心中有些胆怯,?#24590;怎?#36292;的?#35828;?#38376;口,犹是色厉内荏地道:“你以为你是什么,旭王殿下一定会娶你吗,他终有一日会娶我家小姐!”

        李未央明眸微睐,嘲讽从眼底掠过,却是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赵月瞧见李未央神色不怒,心头就是一跳,她跟着李未央日子久了,知道她是个极其内敛的人,什么话也不肯与人讲,怕她生气的过了,连忙劝说道:“小姐,这贱婢实在过分,奴婢一定会好好教训她!”李未央轻轻一笑道:“?#36824;?#20320;的事。”

        赵月越发忐忑,她偷看自家小姐神情,虽是眸中有几分冷嘲,却是一派平静,根本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等回到大厅,李未央静静坐着喝茶,王子矜却是柔声问道:“郭小姐,依你看此事应当如何解决?”

        李未央微微一笑,环视了一圈,在这个大厅里坐着的都是王家和郭家的精英分子,想必这个时候齐国公和王琼正在书?#21487;?#37327;对策。王子矜这时候将他们召集在一起,无非是想多要一份支持,看来她也并不糊涂,知道幕后黑手正等着看他们反目。李未央眼眸若游丝掠过,只是垂下眸子,静静喝着茶,一抬腕一凝眸皆是难以言喻的风韵。

        郭?#22841;?#36947;:“王小姐不是会算卦吗,不?#25947;?#19978;一卦?”

        王子矜面色微微一沉,她有些看不得这郭家五少爷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尤其此事非同小可,郭府和王府谁也逃脱不了?#19978;担?#20182;竟然还笑容满面,故意找茬吗?她面容就是一肃,冷冷地道:“郭公子,你不要以为此事只和我王家有关,好好想一想,若是再找不到那凶手,只怕郭家就要承担最后的罪名了。”

        郭导眼中浮光微动,笑意深深道:“是吗?”

        王子矜越瞧他越是有些不满,尤其是看到那一双?#19968;?#30524;中永远脉脉含情,看向自己的时候偏又?#21364;?#19977;分嘲讽,实在是叫人气不打一处来,她素来是个冷静的人,可是泥人也有三?#20013;裕?#26356;?#24944;?#20170;天这件事情实在出乎她的意料。她是擅长行军布阵,可是却不擅长揣度人心,尤其是猜不透这郭嘉的心思,她真的很想知道郭小姐此刻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她要如何为郭府脱罪呢?

        可是,?#36824;?#29579;子矜的目光如何?#24825;校?#26446;未央都只是静静地坐着喝茶,不言不动,不笑不怒,甚至连一丝一毫的表情都没有。王子矜越发的奇怪,她看向旁边的王广,两人神色之中都露出了惊疑。此时,王延再也控制不住,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声道:“若是你们郭府不能给我们一个交待,这件事情绝不会善罢甘休!”

        郭敦却是冷冷一笑道:“这才叫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呢,好端端的一个南康公主怎么嫁到你家就出了事,还被人在眼皮子底下劫走,难道你们王家就不用承担责任吗?一切都推在我们郭家的身上?要知道?#28201;?#22920;已死,所谓的证据也就因此而湮灭了。那些宫女只说瞧见她进去,却又不敢?#33539;?#26159;不是真的?#28201;?#22920;本人。你们还能拿出什么证据呢?”

        王延听到这里,更是怒气勃发,他恨不得冲上去给郭敦一个耳刮子,从前这郭敦和他可以算?#21069;?#26020;八两,都是个十分冲动的人,在家族之中并不是很受重视。可是唯一相似的东西如今却有了显著的不同,他?#32622;?#24847;识到郭敦开始长脑子了,而?#24050;源窃?#26469;越犀利,这不由得不让他气恼万分。他咬牙道:“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们还要抵赖不成?”

        郭导却是“哗”的一下子展开了手中的折扇,“难得糊涂”四个漆金大?#21482;?#30524;极了,似笑非笑地扇了两下。王子矜越发看?#36824;?#20182;,索性别过了脸去。郭导故作不知,只是神色从容地道:“有人在背后挑得我们两家起纷争,难道新郎官还看不出来吗?”

        王延听到这里,眉头却是一紧,他?#24247;?#36716;过了头,目光逼视着郭导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郭?#22841;?#23481;和煦,神色更是淡然:“其实王小姐和王公?#26377;?#22836;都是一清二楚,否则为什么要召咱们来商议呢?”王广点了点头,而旁边的王子矜却是看也不看郭导一眼,心头不知为什么越发讨厌起这个人来了。也许是对方那笃定的语气,让她觉得十分不以为然,?#21482;?#35768;她只是纯然看?#36824;?#36825;样自以为看穿一切的自大分子,越看越讨厌,简直比那郭嘉还要面目可憎多了。

        郭导却是浑然不在意,面带笑容道:“王小姐,我说的是不是?”既然他点名问自己,王子矜就不能不答,她目光一掠,淡淡道:“公子说的是。”颇有番冷眼漠视他的风骨。

        王广听到这里,连忙劝说王延道:“你不要冲动,凡事都要好好想一想,你忘了父亲的嘱咐吗?”王延当然没有忘,只是他好不容易将公主娶了回来,却没有想到今日还没有来得及进入洞房,就莫名其妙出了公主失踪而且受伤的事,这让他情?#25105;?#22570;?想到这里,他的脸色越发阴沉。其实在座的每个人心中都有数,郭家不可能劫掠南康公主,但外面的人怎么想?他们会以为郭氏和王氏?#27426;瘢?#25152;以郭?#20063;?#20250;故意在王家的眼皮子底下掳走南康公主。不,或许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南康公主和郭家人合演的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针对王家,告他们一个保护不力的罪名,叫这桩婚事成不了,同时还能打击王家在?#23454;?#24515;中的威?#25319;?br />
        只要经过有心人推波助澜,什么匪夷所思的理由他们都能想得出。

        正因为如此,王子矜才会邀请郭府的人坐在这里,有人要故意挑起两大家族的斗争,这是不容否认的事?#25285;?#22905;在外人面前可以故作姿态,但回过头来必须和郭家合作。想到这里,王子矜不禁又瞪了郭导一眼,从对方提议让自己算卦开始,她对他就十分有意见,她学的是五行八卦,又不?#21069;?#25674;算命,这种时候算什么卦?

        算卦真正的时机是在只有你不?#33539;?#35813;做出哪一种选择的时候,更?#24944;?#21350;相可不会告诉她那凶手是否还在府中,?#21482;?#32773;凶手究竟是何人?最重要的是,师傅曾经说过,卦只能学一半,等精通了另外一半,出门知道在哪里摔跤,人生知道哪里有难,活着也无趣。而且郭导?#32622;?#26159;故意拿她寻开心……从回到大都开始,王子矜就觉得没一件事顺心的,先是遇到了一个死活拒婚的旭王,如今又遇到了一个纨绔子弟郭导,她的锦绣前程在哪里,如意郎君又在哪里?这一个两个难道是上天送给她的磨难不成?想到这里,她眼中几乎有些郁卒之色了。

        郭导瞧她神情,不?#31245;?#21457;笑?#32654;?#23475;。王子矜不愿见他得意,又转头向李未央道:“郭小姐,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说话?”旁边的赵月瓮声瓮气道:“我家小姐是被人气着了,说不出话来了。”

        王子矜面色一沉道:“可是刚才有什么人对小姐无理了?”赵月冷哼一声道:“这就要问一问王小姐身边的婢女了。”

        王子矜听闻此言,美目向后一扫,身后四名婢女同时跪倒在地,王子矜的眼神就在这四人面上一一扫过,最终她看向了日曛,冷冷道:“刚才你和郭小姐说了些什么?”

        日曛心头一跳,她素来知道小姐御?#24405;?#20005;,若是知道她刚才所说?#24149;埃?#26029;然会生气的,她想到这里,连忙?#20302;返潰?ldquo;奴、奴婢……”

        王子矜发现对方面上微红,面色一沉道:“你的脸怎么了?”日曛低下头,一言不发,王子衿蹙眉:“将她拖出去,打二十?#21462;?rdquo;随后,她看向李未央,眸子里莹莹璀璨:“郭小姐可满意吗?”

        李未央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坐着,神情之中十分的淡漠,像是压根没听见一般。

        郭导的目光一?#24067;?#26377;些狭促,却是淡淡一笑。

        王广不由攥紧了拳头,日曛这?#23601;?#22266;然是十分骄傲,可正因为如此,性情才越发显得与众不同,王子矜素来疼爱这些婢女,从不肯轻易罚她们的,此刻竟为了这郭府的小姐要动家法,他不由恼怒道:“郭?#21361;?#25105;劝你得饶人处且饶人。”

        李未央却是扫视他一眼,便垂眸而笑,不动声色,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

        王子矜眼底复?#30001;?#33394;闪过:“六十?#21462;?rdquo;日曛听得面色发白,六十?#35748;?#21435;,她这一条性命怕是没了,可是李未央还是没有丝毫的?#20174;Γ?#29978;至不曾动容。

        王子矜终于明白过来,对方不愿意轻?#33258;?#35845;一个人,既然如此,她就必须要做到她原谅为止。

        “郭小姐要如?#21361;?rdquo;

        李未央点漆眸子转了转,微带淡笑:“王小姐的意思,请恕我不明白。”

        王子矜冷冷地道:“这奴婢如此不懂事,冲撞了郭小姐,刑杖未免太便宜她,拉她下去,割了舌头,用细线缝上嘴?#20572;?#21483;她一辈子开不了口,全当给郭小姐解气了。”

        李未央神色寻常,淡淡道:“王小姐不必勉强。”

        王子矜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挥了挥手道:“将她拖下去吧。”日?#25351;找?#27714;?#27169;?#21487;是却没有人理会她,片刻之间,原本在王子矜身边伺候的贴身婢女就少了一名。众人看得十分惊惧,谁也想不到,这王子矜竟然会做出如此可怖的?#22836;!?br />
        李未央却是微微一笑,割舌头,绞了嘴,算是保住了她的性命。若是落在自己的手里,恐怕比这要惨多了。王子矜还是舍不得将她的婢女交出来给她处置,所以才用了这样的法子,也罢。

        每个人?#21152;?#35813;知道自己的地位,守好自己的位置,若是她不知道,李未央只好让人来提醒提醒了。

        王子矜观摩她的脸色,含蓄道:“请郭小姐尽快想到法子,揪出这幕后的凶手,否则一旦叫陛下知晓,咱们两家谁也逃?#36824;头!?rdquo;

        李未央微微一笑,从容站起身来道:“既然王小姐几次三番诚意相请,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子矜眼中一笑,对方果然有主意,此时,她的心头不禁涌上一阵?#20992;剩?#22312;旭王拒婚的时候,她或许有三分不悦,却没有什么伤心,因为她本来就没有对旭王钟情过。后来瞧见旭王为了拒绝她,故意把自己伪装得毫不上进,她虽然怒其不争,却也有些释然,毕竟她没有必要去和别的女子争夺一个心有所属的男子,可是如今瞧见李未央竟真的有主意可以证明凶手是谁,王子矜不由就是觉得不舒服。这或许是出于一种十分微妙的心理,只因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在思?#20960;?#22914;何揪出凶手,可是无论如何找不到一个稳妥的方法,那李未央究竟要怎么做呢?她真的很想知道。

        王延却冷笑一声道:“我劝你不要说大话,否则待会儿抓不到人,?#20146;?#36131;就得你郭府承担了。”

        李未央眸光熠熠、笑容和煦道:“这一点就不劳王公子你担心了,你该担心的?#20146;?#21040;凶手之后如?#26410;?#32622;才是。”听到她说这样?#24149;埃?#29579;延露出一种莫名的神情,在他看来这郭嘉一定是在说大话,毕竟如今所有人都觉?#20040;?#20107;定然和郭府有关,她又要如何证明他们的清白呢?

        郭导看向李未央,眼底光芒却?#37027;?#25947;了:“嘉儿,你可有准备?”李未央点了点头,笑容变得越发的温和,“五哥,若是不信,就跟我来吧。”说着,她便已经快步地走了出去,赵月连忙跟上,郭导也跟在她后面。可是,就在郭导走到门边之时,突然回过头来看着王子矜,笑道:“王小姐,我有个问题要请教。”

        王子矜不由恼怒,听到这个人还不放过自己,不由面色一沉道:“你这是让我算卦吗?”

        郭导果真恬不知耻地点点头,笑容越发灿烂道:“这自然是的,王小姐不是十分精通算卦吗?那你就测一测,我究竟是想要进门呢还是要出门呢?”

        王广却是摇头叹息,这郭家的公子还真有意思,若是小妹说他是要进门,那他一定就要跨出去,若是小妹说他要出门,那他又一定会退回来,这个人呀,?#32622;?#23601;是要让小妹难堪嘛,居然还有这样的?#19968;錚?#30495;是叫人不敢相?#25319;?#29305;别是到了这种时候,他还有这种闲心思,果真是心胸宽大得很,不,或者是他十?#20013;湃文?#37101;府的小姐。王广想到这里,心中也就更加疑惑了。

        王子矜脸色十分难看,她瞪了郭导一眼,冷冷地道:“我猜郭公子不是要进门就是要出门。”

        郭导一愣,随即大笑,这王子矜不但聪明,而且有急才,的确,他不是出门就是进门,这就?#21069;?#20998;之五十的可能,你能说她说的不对吗?只是有些投机取巧罢了。他淡淡一笑,竟然双脚立于门槛之上,转?#36820;潰?ldquo;可怜王小姐还是说错了,我既不进门,也不出门,我这是立于槛上呢。”

        王子矜冷笑一声,再不理他,快步从他旁边越了出去。

        王广和王延紧随其后,王延恶狠狠地瞪了郭导一眼,心道你故意拿我妹妹开涮呢。郭?#22841;?#24471;却是越发从容,王广哀叹了一声,真不知道这郭家和王家到底是什么样的缘分,瞧这一些人,简直是不知所为。这么要紧的时候,竟然还有心思还玩笑。

        ?#20154;?#20204;全都走出去了,郭导的笑容才收敛了,他转头问郭敦道:“你瞧,此?#24405;?#20799;真有把握吗?”郭敦摇了摇头,也是十分忧虑:“我看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恐怕并不容易揪出幕后的黑手。”

        郭导却是拿扇柄敲了敲自己的掌心,笑容重新浮现在脸上,道:“不,我相信嘉儿一定有自己的法子,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说完,他便已经快速地追了上去。

        等到李未央回到刚才众人所在的大厅之中,阿丽公主连忙迎了上来,她问道:“嘉儿,你想到办法了吗?”李未央笑容灼?#30130;?#21035;有一?#32456;?#24913;心魄的美丽,缓缓道:“自然是想到了,?#36824;?#36824;要等一个人来才?#23567;?rdquo;

        阿丽公主不由就是一愣:“等人?#24247;?#20160;么人?”正在说着,其他人?#23478;?#32463;纷纷到了大厅,太子开口问道:“看诸位神情,似乎已经有解决之道了。我是不是可以将凶手带回去,向父皇复命呢?”

        听到太子这样说,?#32622;?#23601;是要拿郭家的人去问罪,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太子殿下不必心?#20445;?#20877;过一会儿,我自然会将凶手亲自交给你,请放心吧。”太子面色一变,事到如今,难道李未央还有什么法子证明郭府的人与此事无关吗?他可不相信,这件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纵然王家的人不相信此事与郭府有关,其他人却?#23478;?#32463;是亲眼瞧见了那郭府的?#28201;?#22920;死在了后面的湖水之中,还会有谁不信呢?想到这里,他的目中露出了一丝阴沉的笑意。

        而静王元英此刻却是十分的忧虑,他觉得这是一场针对郭府的阴?#20445;?#19981;,或者说对方早已经放好了兽夹,等着他?#20146;?#36827;去。看似拙劣的计策,却是十分的狠毒,掳劫公主,这可是死罪,谁又能逃脱过去?即便?#23454;?#30456;信郭家不会做出此事,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毕竟?#28201;?#22920;已死,人证都没有,还能怎么办呢?

        此时,就听见元烈快步迈进门来,微笑道:“栗子,今天就要看你的了!”他刚叫完这个名字,就听见“汪汪”的两声?#26041;校?#20247;人就是一愣,便见到元烈手中牵着一条?#33267;?#23376;,随后就有一只半人高、皮毛雪亮的狼狗跟着他溜进了大厅,一?#28902;?#39640;气扬。

        便有胆小的小姐一下子站了起来道:“这,这是什么?”这狼狗不但个子高大,而且眼神凶?#20572;?#31455;露出獠牙,看着十分可怖。元烈微微一笑道:“这是我养的狗崽,?#36824;?#23427;的母亲是一头?#29301;?#25152;以有几分野性,打猎的时候,我总带着它。”太子把脸色一沉,道:“旭王殿下,这时候,你说这些干什么?”

        元烈笑容越发不怀好意,他看向李未央道:“现在你可以教我怎么捉拿凶手了吧?”李未央点了点头,道:“现在我就为大家亲自将这个凶手捉出来。”说着,她?#24895;?#36213;月上前,赵月手中取了半截袖子,随后让那狼狗闻过,狼狗原本十分镇静,突然开始狂?#20572;?#38543;后它竟然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快地蹿了出去,猛地扑向一个角落。

        裴弼瞧见那狼狗向自己的方向快速地奔来,顿时面色一变,谁料在电光火石之间,狼狗猛地扒过了他的肩头,却是向他身后跃去,一口咬住一名随从的裤脚,那随从惊叫一声,向后?#35828;梗?#25340;命的?#21481;?#30528;,想要甩开这条狼狗,可是这狼?#32439;?#36275;有半人高,死死地压在他的身上不说,竟然还一扭头就咬住了他的肩头。众人纷纷尖叫起来,更有无数夫人、小姐惊得向后退去,她们从没有见过这样凶悍的狗,那狗在咬人的时候,神情狰狞不说,还不断的流出哈喇子,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可怕。不足片刻的工夫,那灰衣随从的肩头已经是被硬生生咬了一大块血肉下来,鲜血淋漓,整个人几乎是晕死过去。

        裴弼大声道:“郭?#21361;?#20320;这?#20146;?#20160;么?”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太子殿下,你可瞧见了吗,如今这凶手可是已经找到了。”

        太子冷声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未央神色越发淡定从容,她指着灰衣侍从道:“大家没有瞧见吗?那侍从就是凶手。”

        裴弼神色俱厉,阴森森地道:“没有证据,你可不要胡?#26376;?#35821;。”李未央从容一笑,看向旭王元烈。元烈笑容越发和煦,他走上前,拍了拍那狼狗的头,随后道:“刚才我们给它闻的是公主的衣袖,所以它才会向这仆从扑过去,这足以证明此人刚才和公主殿下接触过。”

        裴弼冷笑一声道:“胡?#26376;?#35821;,光凭着一?#36824;罚?#33021;说明什么?”

        元烈笑了笑,道:“凭的不是这?#36824;罚?#21482;?#36824;?#26159;公主身上用的香料。”

        阿丽公主吃惊道:“香?#24076;?#20160;么样的香?#24076;?rdquo;

        元烈淡淡地道:“因为公主要出嫁,所以惠妃娘娘特意命令专门制粉的人用八十一?#21482;?#34122;做粉基,配以十二?#21482;?#38684;,又用寒玉钵储存下来的冬雪研?#30130;?#25152;以这个香气?#20982;?lsquo;冷玉’,有一种空朗的清冽之气。因为寒气过重,又特意加?#35828;?#28129;的暖?#24853;?#21644;,天下绝不会有第二种这样的味道。最重要的是,任何人突闻这香粉,都会觉得心神一荡,随后又淡而无味,最后全身都会被这香味缠?#30130;?#21738;怕只要与公主接触过一次的人,身上全都会有这?#27835;?#36947;,若是不信,大可以检查一番,一定能够找到蛛丝马迹。”其实证明这件事很简单,公主身边的宫女、死去的?#28201;?#22920;、戏子还有那个随从,靠近公主的人身上都会留下香气,一查便知……

        王子衿吃惊地看着这一幕,目光中有一丝不敢置信,不,不对,公主身上若有这种香气,自己早已发现了!

        ------题外话------

        ?#34892;籸ice5hao、?#32654;?#20844;换肉吃、wsgtt85等童鞋的鲜花和打?#20572;?#35805;说不知不觉中,日光微曛、szbanban做了探花,西木栗子童鞋也上了榜眼,话说栗子童鞋,你今天终于客串了一把……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23616;?#20026;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32602;?#35831;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新时时中奖牛人 体彩走势图排列 浙江体彩61基本走势图 时时免费分析软件 福建31选7走势图 广东省36选7走势图 三d基本走势 新宝皇冠体育博彩 河北11选5任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