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53 心黑手狠

    庶女有毒

    253 心黑手狠


        就在宫中举行盛宴的当口,此时的大街上夜市刚刚散了,街上的行人已经是十分稀疏,沿街店铺也都纷纷准备拆下门板打烊,幽深的青石板路上不时传来几声犬吠。

        恰在这个时候,一个灰衣男子手中捧着锦盒,悄悄来到了一家名叫永盛记的当铺门口。这家永盛记是大都最为豪华的一家铺子,而且人人皆知这家当铺什么值钱的宝贝都敢收,而且不?#19990;?#36335;,可见背后?#21487;?#26497;大。那灰衣男子进了铺子,几个朝奉正在柜台说话,姚朝奉抬眼看时候不早,就要吩咐伙计关门的时候,却突然见到灰衣男子进了门,他吃了一惊,一仰脖子道:“这时候您还来当东西,咱们都要歇了!”

        那灰衣人眼睛珠子转了转,看了姚朝奉一眼,嘿嘿一笑道:“这可是好东西,你瞧瞧就知道了,保准舍不得!”

        人们经常说“上当了,上当了”,这里的“上当”便是指上当铺,一般人去当铺典当物品,实属无奈之举,十有**赎不回来成为死当,去当铺便是吃亏,?#23376;?#22240;此而来,但正因为如此,能送去当铺的绝?#30631;?#34915;烂衫,多少都是有些值钱的,尤其瞧眼前这人十分神秘,姚朝奉向其余人递了一个眼色,开了门走出来,只见到那灰衣人手中捧着一只锦匣,小心翼翼的十分宝贝。姚朝奉笑了笑:“咱们这个当铺可不是什么玩意儿都收的,你要是没有什么好东西就走吧,可别拿?#20540;?#25105;寻开心啊!”

        灰衣人不由怒目而视,“好好好,别?#20445;?#25105;来看看!”姚朝奉一边说着,一边揭开了锦匣,眼中只见到一片光芒耀目,再仔细一瞧,匣子里的宝贝竟然是用金丝织的帕子包着,耀目的实际上不是宝物,而是那金丝织的帕子,正中只有一颗颜色雪白的珠子,上头还镶嵌着米粒大小的红色气孔,姚朝奉眼睛顿时亮了!可随后他的脑海中猛的闪过什么,大惊失色。姚朝奉按捺着心中的怀疑,头上已经渗出了细汗:“这帕子倒是不错,可里头的东西怕是不值钱吧。”

        那灰衣人一笑:“这可是高僧的舍利子,若寻常人看当然不值钱,可对于那些信奉的人来说却是一颗便价值千金,可是千载难得的好宝贝!我的朋友好不容易才?#32654;?#30340;,他也不是缺银子,只是这些东西是放在身上不放心,寻个安全的地方存着,这么着,您出个价吧!”

        佛之舍利的形状千变万化,有圆形、椭圆形,莲花形,成佛或菩萨状;颜色有白、黑、绿、红,有的像珍珠、有的像玛瑙、水晶,有的透明,有的光明照人……眼前这一颗如同雪白的珍珠乍看寻常,可的的确确是舍利子没错。

        姚朝奉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京兆尹已经到各大当铺打了招呼,那郭家丢了舍利子正在满大街的找着,京兆尹大人现在可是急疯了。眼前这个人却是大咧咧的上门?#27492;?#33293;利子,这实在是太奇怪!他心头一转,面上却笑道:“?#36824;?#22810;少颗?”

        灰衣人微笑,比了个四,又翻了翻手,九。

        果然是四十九颗,姚朝奉心中越发肯定,不露声色:“这东西太值钱,店里哪里凑得出这么多现银?让我想想吧!”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谁不知道这当铺中属你?#20063;?#22823;气粗,若是没有我也就不会上门了,这样,一颗就当一百?#25581;?#23376;!”

        “一百两?”姚朝奉心里一跳,四十九颗,就是?#37027;?#20061;百?#25581;?#23376;,他犹豫了片刻,开口道:“我们只能出一千两。”

        灰衣人冷笑一声,抢过锦盒就要走,“这么些宝贝,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贱卖了,什么一千两,简直是开玩笑!”

        姚朝奉心想人都上门了,决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离去,否则别人瞧见了定?#28784;?#24576;疑他们勾结?#36865;劍?#36824;是先向主子汇报此事,看该如何解决才好,他连忙拦住道:“等等,可以商量的嘛!这样,一千五百两!”

        灰衣男子摇了摇头,“九千两。”

        两个人都是虚情假意的讨价还价,旁边的其他朝奉早已经听得目瞪口呆。

        姚朝奉咬牙道:“店里只有两千两,其余的还得到别处挪出,你先在里面等着,我还得向掌柜的回禀,等我慢慢筹办就是!”说着将手一抬,便让人把灰衣人请进去,然后向着心腹一递眼神,“将这位爷伺候好了,我去见掌柜的。”随后他已经快步走进了内室,乔掌柜正在盘点各地送来的密信,姚朝奉低头在他身旁说了几句话。

        乔掌柜一听,顿时一惊道:“你说的可当真吗?”

        姚朝奉赶紧点?#36820;溃?ldquo;公子不是说了,这时候要提防着有人上门来找事儿吗?我看公子的意思就是这个,我刚把人留住了,但这种情况还是赶紧禀告公子为好!”

        乔掌柜点了点头:“公子的确吩咐过要咱们留意最近大都之中可有人出售舍利子,他说这件事情隐约透着古怪,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好,我这就亲自通知公子!”说着他从后门离去,却又不忘回过?#36820;溃?ldquo;你且将人稳住,千万不要放他离开。”

        乔掌柜一路快马疾驰到了裴府,可是却听说裴弼去了宫中参加宴会。乔掌柜心头为难,站着想了想,便想通过其他的渠道通知裴弼。外人?#28784;?#20026;他们经营的是一?#24050;?#24120;当铺,却绝对想不到当铺的背后主子便是裴家,有了这样的?#21487;劍?#26356;是在大都站稳了脚跟,没人敢轻易得罪。他左?#21152;?#24819;,此事不可耽搁,便写了一张纸条,通过特定的渠道送进宫中去交给裴弼之后,他这才返回到?#35828;?#38138;之中,刚进铺子,便见到灰衣人?#36125;?#21254;要走,他连忙把人拦住,又是好一番安慰。并且强把人拉进了屋子里,又吩咐人关闭?#35828;?#38376;,防止走漏消息。

        此刻距离当铺三百米的一条巷子,正是两方人马汇集在了一起。京兆伊打头,正要呵斥对方,却瞧见是郭敦,猛地一惊,拱手笑道,“原来是郭大人,怎么这个时辰了还到这里来?”此时宫中正在举办宴会,郭敦身上也有官职,又是国公府公子,为什么没有参加呢?他心头疑虑,却看到郭敦微微一笑道:“我听说前头的当铺出了点事,事关重大,这才带着护院来捉拿贼人!”

        京兆伊心头一跳:“贼人?不知道郭大人所说的贼人是——”

        郭敦目光一?#31890;成?#38590;得阴测测的:“就是那偷了我家舍利子的人!”

        京兆伊原本只?#21069;?#29031;惯例出来巡视,没料到居然有这样的收获,立刻大喜道:“郭大人是?#30340;?#20123;人拿了宝物去当铺典当吗?”

        郭敦点点头,郑重道:“自然如此,我不和你多说,得立刻赶过去了,否则耽误了事情,怕是你我都吃罪不起!”

        京兆?#20142;?#24537;拦住他道:“这是我的辖区,出了事情我自?#28784;?#36127;全责!此次我早已说过定会协助郭家捉拿这些偷盗舍利子的逆贼,还请郭大人给个机会!”事实上,郭敦担任京卫指挥使司没错,可怎么也管不到这个辖区来啊!

        郭敦听到这里,就知道京兆伊是要抢功劳,他心道果然不出妹妹的所料,?#28784;?#21521;着京兆伊说明发现了这些人的踪迹,京兆伊定然会第一个冲向现场。这样才好!他心中偷着?#37073;?#33080;上故作平静道:“那就请大人悄悄把守着当铺的四周路口,无论是谁都不许进也不许出!听说这当铺里头还有密道,一定要趁着他们不注意冲进去,若是让他们跑了,咱们可就白忙一场啊!”

        京兆伊却皱起了眉头:“这个——还是让我去捉拿吧,看守一事,请郭大人来做!”

        在外面守着是个十分简单的工作,分派把守路口固然可能捉到漏网之鱼,可是万?#36824;?#25958;根本就不放人出去,那他的功劳可不就被一起湮没了吗?所以他主动请缨,要进去当铺捉人。

        郭敦正中下?#24120;?#33080;上只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22836;?#20140;兆伊大人了。”

        京兆伊嘿嘿一笑,心道献上舍利子可是大功一件,顿时嘴角闪过一丝阴冷的狞笑,指着那当铺道:“冲进店去,逢人就拿!”旁边的衙差想要提醒他在大都开铺子谁家都有保护伞,可?#20146;?#24565;一想此事事关重大,便住了口。

        乔掌柜正在雅间之内和那灰衣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攀谈,想要探寻一二,惦?#20146;?#20844;子早点回来也好将此人捉住?#26159;?#26970;,不防突然听到外面马蹄阵阵,还没有?#20174;?#36807;来,却只看见一排的店门哗的一下倒了下来,立刻满屋的?#39029;荊?#25972;个屋子变得乌烟瘴气。几十名衙差蜂拥而入,几乎见什么砸什么,一路气?#33769;?#27769;。乔掌柜十分恼怒,却压住火头向旁边的姚朝奉使了个眼色,姚朝奉立刻进内室去了,乔掌柜这才迎上去,故意怒道:“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你们放?#31890;?rdquo;他还没有说完,劈头就挨了京兆尹的两个耳光。

        乔掌柜被打得眼冒金星,急忙道:“大人,您这是干什么?”

        “?#36824;?#26159;谁,拿下再说!”京兆尹大喝一声。

        衙差们冲进?#35828;?#38138;,不分青红皂白,?#36824;?#26159;什么人,顷刻之间都捆得粽子一般。随后还将那灰衣人也一并捉住,强迫将他的匣子当众打开,露出里头的东西来。乔掌柜看到这一幕,心中咯噔一下,隐约明白了什么,便大喊道:“大人,我们是本分的生意人,我们是苦主啊!这人送东西来当,我们还没验货,根本不知道他当的什么!”话还没有说完,京兆伊已经又扬手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放屁!你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本官没有问话,谁让你答了?”

        很快他们便确认那锦匣之中的东西就是舍利子,只?#36824;?#21482;有一颗,其余的四十?#19997;?#21364;是不见踪?#21834;?#20140;兆尹眼皮一跳,嘿嘿冷笑两声,一颗不要紧,有一就有二!

        乔掌柜见到这一幕,面上阴晴不定,官府向来知道这条街上人人有?#21487;劍?#23588;其他们当铺更是不简单,对方绝不会轻易动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冲进来呢?难道说这其中有什么?#20498;剩?br />
        此时,京兆伊已经回过?#36820;溃?ldquo;你是这家店的掌柜,怎么少了另外四十?#19997;?#33293;利子?”

        乔掌柜?#25104;?#24573;青忽白,浑身瑟瑟发抖道:“大人,我可是本分的生意人啊,这东西是贼?#32654;?#24403;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要问您得问他啊!”

        京兆伊抬起头看了那灰衣人一眼,却见他一咬舌头,竟是两眼一翻,倒在?#35828;?#19978;,衙差连忙上前查看他的气息,却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了。京兆尹勃然大怒道:“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人在眼皮子底下,竟然还能让他断了气!”

        不多时,只见到郭敦?#26049;?#28216;哉地从门外走了进来,瞧见眼前的场景淡淡一笑道:“京兆尹大人,您看这情形该怎么办呢,陛下还在等着回话呢!”

        京兆尹一脸苦笑道:“如今只搜到了这一颗舍利子,郭大人不要为难我了。”

        郭敦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我也不是故意刁难大人,只?#36824;?#20170;日盛宴陛下一时兴起,已经放出?#23478;?#26469;要亲眼瞧一瞧这四十九颗高僧的舍利子,如今看来……陛下恐怕是要失望了。”

        京兆尹额头上冷汗滚滚而下,他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若是?#23454;?#26597;问起来,?#36824;?#26159;郭家还是他京兆尹谁都脱不开?#19978;怠?#20182;略一沉吟,目光在那乔掌柜的脸上?#24050;?#32780;过,乔掌柜看着对方,心?#36820;?#28316;溜转着主意,好在他已经吩咐姚朝奉去密室处理干净了,否则要是被对方搜到可是绝没好果子吃。

        权衡利弊之后,京兆尹略一沉吟,从嘴巴里迸出一个?#37073;?ldquo;?#39068;?#20010;铺子给我翻过?#27492;眩?rdquo;

        乔掌柜顿时着?#20445;?#22823;呼道:“谁敢搜!”

        郭敦偏过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哦?为什么不能搜?”

        乔掌柜更为恼怒道:“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竟然在天子脚下欺压寻常百姓!”

        寻常百姓?!郭敦无所谓地一笑,随即狠狠给了乔掌柜一个耳光,他力大无穷,可比京兆尹下手狠辣多了,乔掌柜被他一下子打得?#35828;?#22312;地上,嘴皮子一掀开顿时血肉模糊,他立刻爬起来,却还是想要阻挠。郭敦劈里啪啦连续左右开工,扇了十来个耳光。乔掌柜整个嘴肿得跟香肠一样,脸也如同猪头一般,支支吾吾的,却是牙齿被打断了数颗,一个字也说不出了。旁边朝奉连忙来搀扶,他?#28866;?#30528;时候差不多了,姚朝奉定然已经处理干净,这才不再阻拦,?#30333;?#23475;怕的样子?#35828;?#19968;旁。

        郭敦故作不知,微微一笑,向着京兆尹道:“大人,现在可以搜了吧。”

        京兆尹心头更加恐惧,不知道为什?#27492;?#38544;隐觉得这一回,郭家就是在这里等着他呢!他素来?#36234;?#24910;著称,这一回立功心切,也不知道这当铺背后的势力到底是谁……他心中不由十分悔恨,刚才若是不进来该多好,在外面守着,功劳无论如何都有他一份!可是因为他急于求成,想要抓到这些贼人向陛下请功,却一时情?#20445;?#27809;有想得太深。但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是没有用了,现在已经闯了进来,若是不能找到舍利子,恐怕陛下?#19988;还?#20182;就过不了!他一跺脚,大声道:“你们都聋了不成,快搜!”

        于是,整个店铺几乎要被翻过来,衙役们砸锁推墙、翻箱倒柜,稀里哗啦,猛的搜了一阵,几乎是连一颗?#39029;?#37117;不肯轻易放过。

        郭敦只是面上平静,他早已得了李未央的吩咐,静静坐在一旁喝茶。

        过了一会儿,只见到一个衙差一头湿汗,抱着厚厚的账本出来,回禀道:“没有找到舍利子,只找到了这些册子。”

        京兆尹一扬手道:“没用的废物,还不快去找。”

        ?#36824;?#26159;寻常的账册,根本都没用!乔掌柜冷笑一声,看样子姚朝奉处理的很干净。谁知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个衙差押了一个灰?#21536;亮?#30340;人出来,道:“大人,刚才这人在后头屋子烧什么东西,被咱们发现了!没等咱们找他算账人已经昏迷过去,许是被烟呛晕了,刚才泼了水才醒过来,但是重要东西已经被他烧了不少,总算还留了一本!”

        乔掌柜心道不好,这姚朝奉可真是个蠢东西,哪有烧证据差点烧死?#32422;?#30340;!不由恶狠狠地瞪了?#19988;?#26397;奉一眼!对方也是迷迷瞪瞪,?#32422;?#27491;在烧重要文件,却莫名其妙被个人从后头打晕了!还没清醒就被一群如狼似虎的衙役包围住,根本闹不明白!

        郭敦接过那本账册,翻开一看,只见到这本子上密密麻麻的记载着这个当铺某年?#21507;?#20309;时收了什么东西,得了多少银钱,又如何入账,一一详备。乔掌柜面上带了忐忑,他看着郭敦,一个字都不敢说,生怕对方瞧出了什么。

        郭敦倒真是有些苦恼,他对账本这种东西,向来是看不懂的,心中不?#19978;?#21040;,若是五弟在这里就好了。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到一名锦衣公子快步走进?#35828;?#20013;,面上带着慵懒的微笑,那俊美的面目让人一见便如沐春风,不是郭?#21152;?#26159;谁?

        郭敦一见他,顿时大喜道:“五弟,你来了,快来帮我瞧瞧这册子,到底有什么蹊跷!”

        京兆尹心道,这么一家小店,居然一下子来了两位大神,还都是姓郭的,这件事情不可谓不蹊跷。他的目光落在那账册之上,试图伸手却?#36824;?#25958;两手一拍道:“大人,你还不去查舍利子,这账册跟你又有什么关?#25285;?rdquo;

        京兆尹脸上一黑,心道你们利用完了我,这就是要踹人了。郭敦倒没什么值得畏惧的,但他背后的齐国公和郭惠妃却都是不容小觑的人物。京兆尹忍住气,狠狠踢了乔掌柜一脚道:“还不老?#21040;?#20195;,到底和那贼人串通将舍利子放在?#26410;?#20102;!”

        而此时,郭导已经接过账册仔细研读,他一目十行,只见到哗哗哗哗哗,不消一盏茶的功夫就已将一本账册看完。转瞬之间,郭导目光突然停在了一个蝇头小楷之上,随后他似是松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四哥,你来瞧!”不枉他刚才从后头翻墙进去先行查看,若是让那人烧了这账册,他们可就白来一趟了!

        郭敦看着那上面那密密麻麻的数?#37073;?#26089;已经面如土色,他心道这叫我瞧什么,我?#37027;?#24471;懂啊!不由嘿嘿一笑道:“你瞧就好,你瞧就好!”

        郭导也不勉强,他看也不看其他账册一眼,唯独收起了这一本卷入怀?#23567;?br />
        那乔掌柜正要冲上去阻止,却被旁边的衙差一下子按倒在地上,一顿拳打?#30424;擼?#27492;时衙差们在店内又抄又抢,?#20540;?#27832;?#37266;?#25196;,旁边都早已听到了动静,便有人悄悄从对面铺子里的密道离开,一?#20998;?#22868;裴府,前去通风报信了。

        京兆尹?#24033;?#20102;半天,除了那一颗舍利子之外却是一无所获。他心知此事十分糟糕,决心带着这店铺的掌柜和那已经自杀的灰衣人一同进君面圣,纵然不能消除?#32422;?#30340;罪名,也是聊胜于无。更何况他抄了这家铺子又不知道背后是什么人撑腰,当?#28784;?#20808;下手为强去告他一状,才能让背后那人无?#31455;思啊?br />
        想到这里他立刻道:“我这就要进宫去了,不知两?#36824;?#23376;是否也一同进君面圣呢?”他心里打的是如意算盘,?#36824;?#22914;何是郭家先到了这当铺门口,若是有什么事,拖他们一起下水,总?#20154;?#19968;个人倒霉要好。

        郭敦眼睛珠子一转,却是看向了郭?#36857;?#37101;导微微一笑道:“既然大人要亲自前往,我们?#20540;?#20108;人自然也当陪同,只?#36824;?#27492;时要觐见陛下怕是没那么容易,因为宫中正在举行宴会。”

        京兆尹微笑道:“我奉命巡查整个大都,遇有急事是可以直?#29992;?#21531;的,二?#36824;?#23376;不必担心,且随我一同进君面圣吧。”

        郭导拍了?#30007;?#21475;那本账册,笑容更甚道:“如此甚好,大人先请。”

        此时裴弼正在饮宴,一个宫女为他倒酒的间歇,悄然道:“裴公子,刚才宫外有消息传来,说是当铺出事了。”

        裴弼面色一白,他皱起眉?#36820;溃?ldquo;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那宫女低声道:“说是被京兆尹带人抄了。”

        裴弼面色就是一震,?#25214;是?#26970;,还没有说话心中便是陡然一惊,浑身汗毛倒数,原来——京兆尹此刻已经大踏步地进入殿?#23567;?#19982;他一同来的,还有五花大绑的乔掌柜,以及两?#36824;?#23478;的公子。

        殿中气?#25214;?#28982;大变,那些正在歌舞的女子悄然?#35828;?#20102;一边,鼓乐之声也已经停歇了。

        ?#23454;?#30446;视着他,扬手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京兆尹,无缘无故你怎么突然入宫了?”

        京兆尹恭身行礼道:“陛下,前?#25484;?#22269;公府的马车在东大街遇到盗贼,硬生生被夺走了要献给陛下的舍利子,?#36824;?#26377;四十九颗。下官在大都之中大?#20102;巡叮?#22914;今已经寻回了一颗舍利子,还揪出了参与偷盗的贼人,请陛下圣?#31232;?rdquo;

        ?#23454;?#19968;扬?#36857;?#30446;光落在了五花大绑的乔掌柜身上,似笑非笑道:“哦?果有此事?”

        齐国公站起身,朗声道:“是,微臣四处寻访,好不容易才搜集到这四十九颗高僧的舍利子,可是却莫名其妙被贼人偷了,昨日微臣已经上过折子,不能及时进献还请陛下恕罪。”

        ?#23454;?#24494;微一笑:“爱卿其情可悯,何罪之有?#24656;?#20110;这盗贼,又是在?#26410;?#25417;住的?”

        裴弼看着这一幕,面孔冷的罩了一层霜,却是一下子将目光盯紧李未央,眼神恨到了极处。李未央笑容和煦,如沐春风,?#36335;?#27809;有察觉到对面那一双恨到了极点的眼睛。

        京兆尹将?#32422;?#22235;处?#24033;椋?#22909;不容易才找到盗贼的?#24405;?#22823;肆渲染了一番,直到?#23454;?#24456;不?#22836;?#30340;皱起眉头,他才赶紧道:“陛下,这贼人是在一家当铺中寻到。只?#36824;?#36825;当铺老板刚刚交代一切,说是当铺归于裴氏,微臣深恐娘娘震怒,不得不先行带了这贼人一同面君,请陛下恕罪。”刚刚在路上也不知道郭?#21152;?#20102;什么法子,迫使乔掌柜开了口,立刻交待出当铺的主人是裴家,京兆尹惊恐之余,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23454;?#30475;了一眼裴后,笑容更加温和道:“皇后,你怎么看?”

        裴后淡淡一笑,神情?#23588;藎?ldquo;当铺做的生意,本来就是迎?#27492;?#24448;,?#36824;?#24403;的东西来历如何,?#28784;?#20540;钱便可留下,这?#20146;?#21476;以来的规矩,?#26197;收?#26588;又何罪之有?京兆尹大人真是糊涂了。”

        裴后此言一出,京兆尹背心不禁一片冰凉,他垂下头,几乎一个字也不敢说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裴皇后的一双眼睛注目之下,总让人觉得心头惶?#37073;?#22914;坠冰窟。

        ?#23454;?#21704;哈一笑,笑容之中带了三分嘲讽道:“皇后说得不错,当铺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京兆尹又何来的证据,证明这当铺就与盗贼有关?”

        此时郭导在一旁已经躬身向?#23454;?#34892;礼道:“陛下,原本我们也不敢肯定这当铺就一定?#20599;?#36156;勾结,所以在当铺之中四下?#24033;?#20102;一番,发现了一本账册。”

        裴弼听到这里,已经是面寒如冰,眼睛珠子一顿也不顿的,死死地盯着对方,几乎像是要吃人一般。裴宝儿在一旁看见,不由十分惊骇,她向来知道?#32422;?#30340;大哥很是镇静,从来不曾露出过这样的神情,实在是太过可怖。但她心中更加害怕的?#20146;约?#21407;本收买艳血盟的人,就是希望他?#24708;芄惶?#22905;杀了李未央,谁曾想不但没能诛杀她,甚?#20142;?#26446;敏之也没有掳到。反而听说他们郭家丢了什么舍利子,开玩笑,她怎么会无缘无?#23454;?#21462;舍利子,要那东西又有何用?只?#36824;?#35060;宝儿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这艳血盟的人见?#30772;?#24847;,?#31561;?#20102;这舍利子意图他用。所以裴弼才会吩咐人到处留意,希望抢先一步找到这东西好作文章。

        此刻见到对方竟然拿着这东西去裴家的当铺典当,裴宝儿的心头不禁又掠起了一丝疑云。不知道为什?#27492;?#24635;觉得这件事情透着丝丝的古怪,却又说不出究竟古怪在?#26410;Α?#32780;旁边的裴弼,已经是摇摇欲坠了。

        郭导朗声道:“在这当铺的账册之中,我们找到了一条十分奇怪的记录,五年之前这小小的当铺竟然有一笔一千三百万两的银子入账,敢问当铺何德?#25991;埽?#31455;然能够做到国库一年的收入,这等?#25214;?#24656;怕世所罕见了吧!”

        ?#23454;?#30475;向面?#27602;?#24656;的裴帆道:“裴大人,你的当铺可真是日进斗金,小小当铺竟有一千三百万两进账!”

        裴帆连忙站起,跪倒在地道:“陛下,这……”

        此时,郭导已经将那一本账册经由太监之手送到了?#23454;?#38754;前。?#23454;?#36731;轻一翻,便注意到了那一千三百万两的入账,他冷冷一笑,突然眼中寒光大盛,怒道:“裴帆,你作何解?#20572;?rdquo;

        裴帆一下子冷汗就湿透了脊背,他突然想起了这一千三百万两的来历,五年之前陛下曾经南巡,当时是由裴?#39029;?#21150;了整件事情,一路修建行宫,聚集钱财,以做南巡之用。借着这个机会,裴帆大?#20142;?#36130;,收了整整一千三百万两的银子,变为裴家之物。但这笔银钱太过巨大,他唯?#30452;?#20154;知晓,所以,秘密的将其转入地下,借由当铺来洗钱。其中一部分?#32654;?#25910;买官?#20445;?#21478;外一部分?#32654;蠢?#20805;裴家的军队……怎么会有人将一切爆出来!

        ?#23454;?#30473;心隐隐挑动,冷笑了一声:“这些年来你在暗中卖官鬻爵,交通权要,这些朕早已知之甚详,看在你裴家一门功勋份上且都不论!但就你收受贿赂,聚敛一千三百万两这一条便难?#21491;还校?#22909;,很好,说说看,你截留这一千三百万两是谁在主使,拿这些银子准备做什么大事。朕读遍史书,竟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神奸巨?#36857;?#30495;正骇人听闻,一千三百万两——堪比国库一年的收入,你也太过贪心了!”

        裴皇后垂下了眼睛,此刻她已经将一切事情都看明白了。这李未央先是故意设下圈?#23376;?#35060;家去截她,裴弼没有上当,却不知怎么回事,郭家的马车还是被人劫持了。李未央便将舍利子丢失一事诬陷在了裴家的身上,给那京兆尹暗中施压,逼他四处搜寻。恐怕事实的**就在于,李未央一早便已知道那当铺是裴家在大都的秘密据点。现在这所谓的一千三百万?#25581;?#23376;?#36824;?#26159;一个开端,在当铺之中细细的?#24033;椋?#24517;定还会找到其它重要的证据。

        哪怕裴宝儿不去劫持马车也无碍,李未央总会找到法子栽赃,裴皇后长叹了一口气,这个计策看似简单冒险,实际却是毒辣得很,她看了李未央一眼,不得不说这个?#23601;?#24180;纪轻轻,倒真是一个人物。

        李未央抬起头看了一眼裴后,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之中略有交集,裴后眼底有凉意层层渗下去,李未央的眸子却映着一抹烛火,淡淡眩目。

        随后,裴皇后却率先收回目光,微微一笑道:“裴帆。”

        裴帆一惊,立刻道:“是,娘娘。”

        裴后冷淡道:“我真没有想到,陛下往日如此信?#30340;悖?#20320;竟然做出这样贪污之事,便是砍头也使得了。陛下,请你立刻就处决了裴帆,?#20877;有?#23588;!”

        皇后说了这样一句话,元烈便是冷笑了一声,这?#32622;?#26159;以退为进,且看?#23454;?#22914;何抉择了。

        ?#23454;?#21482;是目光阴毒地看了裴帆一眼,恶狠狠地一笑:“?#36824;?#26159;一个卑污不堪的小丑,缘何还做着如今的官职,哼,这样的东西,丢去天牢便是!”

        立刻便有士兵扑上殿来,将面色大变连声哀求的裴帆压了下去,裴弼和裴宝儿都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只等着?#23454;?#36827;一步的处置。随后?#23454;?#35821;声一转道:“?#36824;?#36825;一千三百万?#25581;?#23376;……”

        裴后立刻道:“裴家既然贪污了这笔银子,当然会原数奉还,请陛下放心。纵然此事?#20282;?#24070;一人所为,裴家?#19981;?#35748;账!”

        ?#23454;?#28129;淡一笑道:“有皇后这句话,朕当然放心,只?#36824;?#19968;人犯错,家族同样要受到株连。”

        裴后终于?#25104;?#24494;微一变道:“陛下此?#38498;我猓?#38590;道要诛杀裴氏一族吗?”

        ?#23454;?#28129;淡一笑,裴帆在京中为官,而那裴渊则是?#20945;?#19977;十万大军的驻国大将军,若是他说要诛杀裴氏一族,恐怕裴渊会第一个起来造反。他漠然地道:“这倒还不至于。”

        裴后表情十分微妙:“既然陛下已经赦免了裴家的死罪,不知陛下还要如何?”

        ?#23454;?#30524;睛转了转,慢慢地道:“久?#30424;?#19979;之财,十分之三在裴家,既然如此,这一千三百万?#25581;?#23376;,就请裴家三倍奉还给国库吧,这样一来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做出?#35828;忍?#27745;国库钱财之事!”

        一千三百万两,翻个三倍,这可是一个天文数?#37073;?#21738;怕裴家耗尽这数百年来的?#20063;疲?#24656;怕也没有办法还完这么大一笔的数?#37073;实?#36825;样做,?#32622;?#26159;要?#38376;?#23478;倾家荡产了!裴弼面色一白,就要开口求?#27169;?#27492;时却听见裴后不冷不热道:“陛下如此宽宏大量,裴家自?#28784;?#35753;陛下放心的,举家还债,敢于担当,裴家一定会将这笔银子还上,?#36824;?#35201;花多久!”

        “好,说得真好,不愧是?#25954;?#22825;下的皇后。”?#23454;?#30340;笑容更甚。

        裴后明眸微睐,柔媚中锋锐尽展,让人劈面顿生凉意。

        此时见到这种情形,所有人的酒都吓醒了,大家各怀心思的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

        好半响,阿丽公主才轻声道:“嘉儿,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出戏,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的。”

        李未央神色微扬,目似流波:“知道什么?”

        阿丽公主道:“知道裴家当铺里有这些东西呀!”

        李未央笑容又恬柔几分,神色平静:“以前倒是知道,只?#36824;?#19968;直没有借口去?#24033;椋?#36825;还要多谢那裴小姐给了我这么宝贵的一个好机会。”她话说到这里,却是向裴弼举起酒杯,似是充满敬意的模样。

        裴弼冷冷看了她一眼,同样举起酒杯,却是一饮而尽,压下了心头即将喷出来的一口热血,血腥的味道混着酒?#21917;?#20837;喉中,带来无尽的苦涩。亲生父亲被押下去,他却还要留在这里,这何尝不是一种残酷折磨,?#23454;?#27492;举表面不追究,却是要他们裴家其他人活受罪。裴弼低下头去,叹息了一声,裴家在大都惨淡经营数百年,如今恐怕要一朝千金散尽,这一回损失惨重不说,还搭进了一个裴帆。他想到这里,手中的酒杯握紧了,复又松开,却是?#23380;?#19968;脸若无其事的模样。

        女眷之中,那王子矜抬起头来,目光平静地看了李未央一眼,神情多了一抹深思。

        王广注意到了,轻声问道:“妹妹,你怎么了?”

        王子矜轻叹一声,慢慢地道:“这?#36824;?#23567;姐,可真是不简单。”

        王广不禁皱?#36857;?ldquo;我瞧未必是他郭家人的主意,兴许是凑巧了。”

        王子矜轻轻摇了摇头,妙目流盼:“可我却觉得此事定然与她有关,除了她,谁还有这么大的手笔?”

        王广毕竟是个厚道人,他无论如?#25105;裁话?#27861;相信这样的一出戏是?#34923;?#26410;央一手策划的。

        回到郭府,李未央心情大好,在书房之中与郭导对弈。郭导却是?#20439;?#24605;?#36857;?#19968;副宁心静气的模样。元烈就拖了一把椅子坐在李未央的旁边,十分殷勤的模样,还端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今天在宴会上,莫名其妙的那老头就要?#31361;?#32473;他,他心里恼怒,想也不想就推拒了。可是回过头来仔细思量一番,似乎此事跟?#23454;?#19978;一回想要赐死李未央有关,一切都还和?#32422;和?#19981;了?#19978;怠?#20182;不由得立刻便来做小伏低,生怕李未央怪他。可是,李未央却连提也没也有提,只?#20146;?#22836;问他道:“你瞧,五哥这一手似乎十分精妙,我该如何应对?”

        元烈顿时喜上眉梢,仔细观察棋盘,?#20102;计?#21051;,笑容里?#24515;?#21517;的得意:“五公子的用意似乎是要截断你的马前卒,而且招数凌厉,只?#36824;?#22826;过凌厉往往会有破绽,依我看你不妨后退一子,这样反而容易破他的局。他总不会连续舍弃三子,来断你这一子吧。”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导已经轻声一叹,?#21152;?#26494;了几分,有了些淡薄笑意,将手中的黑子投向了木盒道:“你们两个人联手,我自然没有胜算,实在是?#36824;?#24179;,不玩儿了。”

        李未央抬眼瞧他:“五哥目光如炬,又擅长心算,这么快就知道?#32422;?#35201;输了吗?”

        郭导不禁扬?#36857;?#38706;出难以压抑的笑:“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何必自取其辱?下到最后一步,若是输得更惨,还不如现在立刻认输,留下两分颜面也好啊!”

        他神情似笑非笑,眸中似有深意,与元烈对望一眼,却都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未央倒好像看不出来,依?#26432;?#24773;如常:“五哥果然好眼力,一眼就能看出那账册之中的破绽,换了我恐怕还要花上两三个时辰。”

        郭?#22841;?#23481;满面道:“我就这么点本事了,过去父亲总说我文不成武不就,唯独对数字十分的敏感,这一千三百万两的数?#37073;?#20854;实是之前咱们搜集到的那些证据?#25169;?#20986;来的,再加上账面之上的数字十分古怪,来往数量极大,所以才能够很快分辨得出。后来我又做了点小手脚让陛下一眼看穿——说到底,还是要多谢小妹你慧眼如炬,心思细腻,出手不落痕迹,才会让那裴家人损兵折将!”

        李未央听见郭导如此盛赞她,不禁微微一笑道:“你和四哥才是真正出力的人,正是由于你?#21069;?#20107;稳妥,事情才能不走漏风声,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功劳。”

        郭导淡淡一笑,把身体微微前倾,靠近李未央道:“只?#19978;В?#36825;一回咱们找到的证据还?#36824;?#22810;。”

        李未央淡淡一笑:“其实?#36824;?#21681;们找到了什么证据,都不可能一举将裴家人击溃。要知道他们还有一个裴渊,他手中有三十万精兵,这些人可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36824;?#26159;?#23454;?#36824;是其他人,都不可能轻易动作。只是如今他们也不好过,一千三百万两的三倍可不是一个小数?#37073;?#32437;然裴家是天下第一富,恐怕这一回也要倾家荡产,而且他还?#38376;?#24471;心服口服,赔得毫不心疼。这一次咱们端了裴家的势力,恐怕很快他们就会卷土重来。依照我的意思还是要趁胜追击,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

        郭导凝神片刻,望向元烈道:“旭王殿下,依你看裴家下一步会如何做?”

        元烈看了一眼李未央,琥珀眼睛闪了?#31890;?#26377;点委屈地道:“你们两个都已经猜到了,又何必来问我?”

        李未央懒懒一笑:“哦?看样?#24189;?#24515;头有数,不妨说来听听。”

        元烈微笑道:“这不是很简单吗?今天王子矜的出现就已经是一个预兆,这说明裴家意图运用其他世家的势力来对付郭家,接下来恐怕郭家要成为众矢之的了,腾不出手再去对付裴家人。”

        李未央淡淡一笑:“看样子裴后的确打的是这个主意,咱们?#25351;?#22914;何应对?”

        郭导低头?#20102;迹?#30340;确,若是郭家风头太盛,恐怕会受到其他各家势力的围攻,如今这种?#32622;?#34920;面看一片大好,往深处想未尝不是一场危机。

        而此时皇后宫中,裴弼低?#38750;?#32618;道:“娘娘,一切都是我的过错,是我一时不察。”

        “蠢东西!”皇后没?#24515;?#24515;,竟然抓起案上的一只翡翠玉瓶,狠狠地砸向他。玉瓶落地砰地一声落地,顿时分崩离析,色泽浓郁的翡翠在她盛怒之下被摔成了粉末。

        裴弼低下?#20998;?#26159;叩首,他也知道皇后是在盛怒之下,即便距离很远也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那一种异常的凶狠。每一次?#28784;?#35060;后发怒,就无人敢靠近她半步,裴后的个性,是容不得半点悖逆的。

        裴皇后怒极反笑:“早已经跟你们说过手不要伸得太长,一千三百万两是什么东西,难道比得过裴家百年基业吗?你?#19988;?#20026;裴家是你们私人的产?#25285;?#21487;以随随便便轻易毁掉?你那个愚蠢的父亲,?#36824;?#25105;怎么说,他都改不了?#23433;?#30340;毛病,要是当铺之中再搜到其它的东西,我看裴家全族人的性命也难保了!”

        裴弼连忙道:“娘娘不必动怒,在那些官兵闯进来的同时早已有人将重要的卷宗和书信付之一炬,他们也找不到太多的证据,唯一的证据便是那一本账册了。这也?#36824;?#23601;是扣裴家一个贪污的帽子,其他是不会有什么的。”

        这些年来,所有重要的往来、账册,甚至一些官员收受贿赂,例如他们?#25991;?#20309;月因何故收钱,随后这些人又是如何升迁升职,如何转调贬黜,现在?#26410;?#20219;职,这些记录全都在那店铺的记载之中,这些东西可都是至关紧要的。裴弼为人谨慎,不会轻易将这些东西放在裴府,所以才找了这一家当铺权作遮掩,旁人只知道当铺是?#32654;?#20570;生意的,万万想不到这还是一个秘密的据点,?#32654;此?#38598;所有大小官员的秘密资料以作为拉拢、收买之用。当那些人闯进去的时候,东西就?#28784;?#26397;奉毁掉了,只差最后一本账册。

        皇后松了一口气,看了他一眼,略?#36234;?#20302;了声音:“你们这些蠢货!我早已经说过做事要不留后?#36857;?#37027;些东西,根本就不该留下来。”

        裴弼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只?#36824;?#25163;中掌握着那些人的证据,才能让他们乖乖的听话,他又怎么能不留着?但是此刻,他却不敢多说什么。

        皇后一挥手,裴弼顿时如同死囚蒙了大赦,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出了皇后宫中,直到站在了宫?#34903;?#22806;的月光之下,他才狠狠打了个哆?#25314;?#19968;身冷汗涌出毛孔,只觉得浑身都湿透了。

        他早已经习惯了皇后的阴寒和?#30528;?#21487;是这一回他却?#36335;?#22312;对方淡淡的目光里看到了森冷的火焰,那怒意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吞?#20254;?br />
        ------题外话------

        特别鸣谢szbanban和?#32654;?#20844;换肉肉两位童鞋的钻石,szbanban童鞋刚刚当了榜眼,五花马已经被我宰掉吃了,你骑着五花肉簪花游街肿么样……

        另外还要谢谢小尾巴的妈妈和睿主子筹备的组团?#31361;?#21644;钻石活动,谢谢每一位给我?#31361;?#33457;和钻石的童鞋,?#22909;?#19968;把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21290;?#25551;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31859;?#32773;[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走势图 极速赛车彩票有规律吗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 七星彩大公鸡 河北时时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最新时时技巧 四川时时玩法 警察追回彩票平台被骗的钱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福彩在线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