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43 愿者上钩

    庶女有毒

    243 愿者上钩


        李未央正在院子里看书,荷叶进来禀报道:“小姐,阿丽公主到了。”她的话音还没落,李未央就瞧见一个火红的人?#21543;?#20102;进来,顿时带进来一阵绚烂的阳光。

        阿丽公主兴冲冲地走了进来,道:“嘉儿,你看今天阳光多么好,咱们一道出去玩吧。”

        李未央手中捧着书卷,看了阿丽公主一眼,倒是不忍心拂了她的好意,只是微微一笑道:“你想去哪里玩儿呢?这大都之中,恐怕还没有你阿丽公主没有玩到的地方吧。”

        阿丽公主想了想,其实李未央说的不错,这些日子以来,她把大都玩了一个遍,能吃的,能喝的,还有喜庆的地方,她全都去过了,实在没有东西再玩了,她便又将这些地方去?#35828;?#20108;遍,第三遍。

        李未央实在是纳闷,真不知道这阿丽公主是哪里来这么大的兴趣。阿丽同样也没有办法理解,李未央怎么从早到晚都是一副宁静的模样,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看书,要是换成她,让她一整天的坐着,哪怕?#21069;?#20010;时辰,她?#19981;?#25235;耳挠腮受不了的。此刻,她一把将李未央拉起来,道:“我发现郭?#20197;?#23376;后面有一个湖泊,风景很?#30631;?#20142;,比花园子里的那一个还要大三分!”

        李未央笑了笑:“那是长青湖,和护城河相连,自然要比花园中的赏景湖大得多了,你第一天发现吗?”

        阿丽公主猛点头,难掩兴奋:“我是第一天发现,从前可没注意到这个,今天天气这么好,最适合垂钓了,咱们一块儿去吧。”

        李未央若有所思,面上就多了点促狭:“为何不让四哥陪你去呢?”

        阿丽两?#25214;?#32418;,猛地一跺脚,“你们就是成天拿我寻开心,我都说过了,跟你们家四公子没什么的,为什么总是拿我取笑?难不成我住在你家里,就要给你做**子吗,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改天我就回草原去,省得你们胡思乱想!”

        李未央瞧她神色似乎有些羞赧,便只是淡笑:“我们什么时候拿你取笑了?我只是问了一句四哥怎么不去,瞧你说的这一大堆的话,又是干什么呢?”

        阿丽公主的?#25104;?#26356;红了,她嘟囔着道:“谁?#30340;?#23478;四哥不去了,就是他撺掇我去钓鱼的,对了,你们家其他公子也要去呢。”

        李未央听到这句话,便点了点头,对赵月道:“你去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发。”

        赵月应声道:“是,小姐。”

        刚刚出了院门,李未央就瞧见了郭澄和郭敦带着各自的心腹随从,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就在他?#20146;?#36817;的时候,李未央的笑容却突然顿在了脸上,因为她突然看见了一个人,这个人面色虽然还有些?#22253;祝?#21487;是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那正是郭家的二公子郭衍,李未央眸子一凝,随即便很不赞同地看了郭敦一眼。

        郭敦委屈道:“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也是没有办法,二哥在屋子里闷了这么久,总要出去走一走,不然真的要发霉了,这也是向?#25913;?#20146;禀报了的,只出了那小院子,咱们也不是去外面,就在后头的湖边,周围都是咱们郭家的护卫,又能出什么事呢?”后面的湖泊同样是属于郭家所有,通常是外人不能进的,这样说来,郭衍倒也不能说是违规,可是李未央总觉得不太谨慎。她摇了摇?#36820;潰?ldquo;二哥,你的身体真的康复了吗?湖边的风大,我怕你受不住。”

        郭衍微微一笑道:“多谢小妹的关心,只?#36824;?#23601;如四弟所说,我在屋子里待得实在太久,就想出去走走,你不要怪他。”

        想也知道郭衍性子谨慎,必定是郭敦强求。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你们都要去,那么纳兰姑娘呢?”

        郭衍和其他人都是一愣,阿丽公主却跳了起来,她高声地道:“对,叫着纳兰姑娘一起去,人多才热闹呢。”她这样说着,已经一溜烟跑着没影儿了。

        郭衍皱了皱眉头,才道:“小妹,你不要将我再跟她扯在一起,这是不可能的。”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二哥不必多想。”

        郭衍叹了口气,他没有回答李未央,有些事情,只有当事人心里最清楚,虽然他和纳兰雪之间有很深刻的感情,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们之间还能走到一起去吗?虽然他和陈冰冰划清了界限,可是无论怎么样,他?#22025;?#27861;忘记陈冰冰是和他成过亲,拜过堂的结发妻子,覆水难收而?#36873;?br />
        李未央自然是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却只是淡淡的:“人总要为自己活着,不能一味的活在过去,更不能活在愧疚之中,郭家欠?#24405;?#30340;已经还清了,?#24405;?#30340;咄咄逼人,郭家一直在忍耐,难道真的要等到二哥和纳兰雪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两家这才算完事吗?”

        郭衍听李未央所言,并非真的只是在说他和纳兰雪,还牵扯到了?#24405;遙?#20284;乎别有他意,一时有些怔愣。这个妹妹的心思,总是叫人看不清,明明平易近人,眼底却总是带着疏离,根本不好亲近。哪怕是他这个兄长,对她都有三分说不出的敬畏。小小年纪,也不知道为何如此老成……

        就在这时候,他们已经看到纳兰雪硬生生地被阿丽公主拉来,纳兰雪的面上虽然是笑脸,却也有一丝不自在。

        李未央主动开口:“纳兰姑娘,这么好的天气不要在屋子里待着了,跟我?#20146;?#21543;。只是去郭家后面的湖泊,不用出门的。”

        纳兰雪点了点头,随即微微一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阿丽公主昨天?#36824;?#25958;一撺掇,整个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做,就到处的在花园里挖蚯蚓,如今她指着自?#21644;?#26469;满满?#36824;?#23376;肥肥的蚯蚓,对着李未央道:“你瞧,我待会儿一定能够钓一条大鱼!”

        李未央笑了笑,没有说话,命人将钓鱼所需的物件带齐,直奔那湖泊。不多时便到了湖边,微风轻轻的拂过,阳光也很是煦暖,李未央只感觉到一阵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还带了几分湿润的花朵香气,叫人?#30446;?#31070;怡。不远处,突然听到有一道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钓鱼这样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够缺了我呢?”

        李未央转过头来,对上的却是元烈俊美的笑脸,随即她看向了郭澄,郭澄笑道:“旭王殿下今?#25214;?#22823;早便赶过来了,说是要带小妹出门踏青,我转念一想,既然要踏青,不妨和我们一起钓鱼吧。”

        话说的是很好听,还不?#20146;?#22791;把旭王元烈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郭敦看了郭澄一眼,心中暗道这个三哥还真是狡猾。

        虽?#36824;?#23478;人如今已经默许了李未央和元烈两人的相处,可这并不意味着元烈能做出逾矩之举,除非三媒六?#24120;?#20843;抬大轿来迎娶自己的女儿,否则他们决不允许旭王元烈有丝毫?#36824;?#30697;的行为,所以才要把他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李未央看透了对方的心思,却是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元烈上一次提出操办婚事,可她却觉得没必要太过着急,尤其如今多事之秋,只怕他们想要顺风顺水,背后那人也不会坐视,既然如此,不如将仇敌连根拔起,再提其他的事情。

        元烈望着她面上闪过轻松的神情,将一只鱼竿递给了她,笑道:“从前你钓过鱼吗?我怎么不知道?”

        李未央淡淡一笑,过去在她生活贫困时候,缺衣少穿不说,就连?#20146;?#37117;填不饱,不能央求别人,便只有自己想办法了。好在乡间有一条小溪,溪中有很多的螃蟹,只要把那些溪里的石头翻开,总是能够抓到一些吃的。

        只?#36824;?#36825;些话她没有向别人说起过,再次想起的时候,心头那种酸楚和委屈已经淡去了,回想起来的反倒是一?#21482;?#24565;,若是她没有离开乡间,也不会牵扯出那么多的仇恨。人的心就那么大,容纳了仇恨,就再也没有办法欣赏美好的事物了。

        他们这边正在说话,阿丽公主已经兴高?#38378;?#22320;钓起鱼来,她把鱼竿甩进了水里,随即大声道:“嘉儿,我们来比一比,看谁钓的鱼多!”

        李未央却是笑了,旁边的赵月搬过一把藤椅,在上面铺上一层软垫,然后奉上香茶,李未央轻轻地捧着茶杯,才将钓?#21636;?#20837;了水中,那副悠然的模样,看得阿丽公主十分来气,她恼怒道:“嘉儿,你这是来钓鱼的,还是晒太阳?”她觉得对方压根?#35805;?#33258;己的战帖当一回事嘛!

        李未央感受到阳光抚在自己脸上的轻柔触感,神情难得舒缓:“既是钓鱼也是来晒太阳,你不觉得今日的阳光十分和煦吗?”

        今天确实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可?#21069;?#20029;公主实在看不出,这和往日有什么区别,她瞪了李未央一眼道:“你看着吧,我待会一定会钓很大的鱼!”她这么说着,旁边的郭敦已经哈哈大笑道:“阿丽公主,你钓线已经放进去了,可是你忘了放鱼饵了。”

        阿丽一愣,随即拔了出来,这才发现,那钓线头上空空如也,果然自?#21644;?#20102;放蚯蚓上去,她恼怒地一跺脚,随即赶紧挂上了蚯蚓,这才又将钓?#21636;?#20837;水?#23567;?br />
        纳兰雪和郭衍却坐在一旁,静静笑看着众人钓鱼。

        阿丽公主全神贯注地看着湖面,不久就见到水泡微冒,掉线一沉,她立即开心地道:“嘉儿,嘉儿,你看,我钓着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随即就见到阿丽公主拔起?#35828;?#32447;,可是众人瞧见那钓起来的东西,却同时哈哈大笑起来,这并不?#21069;?#20029;公主一心期盼的鱼,而是不知道什么人丢进湖中的靴子,又破又旧,还卷了边儿。阿丽公主看到这一幕,顿时恼羞成怒,将那只靴子抛在了湖水中,大声道:“这次不算,再重来!”

        这时候,李未央的钓线一沉,李未央并不着急,等那钓线再沉几分,猛地抬手,竟然吊起来一尾四尺来长的鲤鱼。她笑着将鱼竿递给了元烈,元烈将鲤鱼从吊钩上取下,放入竹篓之中,李未央靠在那椅子上,任由那钓竿再?#26410;?#20837;水?#23567;?br />
        阿丽公主越发的气愤,转头对郭敦道:“你瞧你妹妹,运气多好,在那里晒太阳都能钓到鱼!太气人了!这鱼怎么这么不长眼睛!”

        郭敦却是大笑道:“所谓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你是没有这运势了。”

        阿丽公主哼了一声,踹了郭敦一脚。郭敦没有?#30106;齲?#19968;下子摔倒?#35828;?#19978;,他也不在意,爬了起来,嘿嘿笑了两声。

        李未央看着像是在钓鱼,目光却是不时落在了纳兰雪和郭衍的身上,神情似笑非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元烈看到这种情形,轻声笑道:“你在想什么?”

        李未央看着对方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的?#25214;?#20043;下,眼前男子更加的俊美过人,然而看惯了美色的李未央,并不觉得有什么,她只是微微一笑道:“你不觉得他们两人十分的匹配吗?”

        元烈的目光也投向了不远处的凉亭,随?#27492;?#25671;了摇?#36820;潰?ldquo;你?#38405;?#20848;雪这样的关心,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李未央看着纳兰雪素白的面孔上那两道疤痕,轻轻摇了摇?#36820;潰?ldquo;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到她,就仿佛看到自己一样。”

        元烈?#20037;?#36947;:“我可没有看出来,她和你有半点的相像。”

        李未央只是悠然而叹:“?#21069;。?#22905;究竟哪里和我相像呢?也许是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脾气吧。”

        元烈想到这里,不禁回忆起,那一日请纳兰雪看诊却被她狠狠斥责的事情,也不由笑道:“?#21069;。?#33509;是这样说——倒还真有三分相似。”

        李未央并不多言,就在这时候,阿丽公主哇啦哇啦地叫了起来:“怎么总是这种破东西!”她一边懊恼的叫着,一边将勾起的破?#36175;?#20002;在一边,可是她的坏运气并没有就此终结,钓起来的大多数都是一些?#25169;?#30340;?#36175;?#30862;?#20426;?#22905;将那些东西扔了出去,气哼哼的又将鱼钩甩进了水里,怒声道:“若是这回再没有鱼儿上钩,我就把这湖水翻过来!”

        郭敦在一旁哈哈大笑,郭澄看在眼里,也不禁面带微笑,而其他人旁边的鱼篓早已经装满了,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阿丽公主什么都钓不到,钓起来的东西还这么稀奇古怪。

        这时候,纳兰雪主动走了过来,她将阿丽公主丢在一旁的?#36175;耄?#19968;一的排放好,随?#20174;?#31481;篓取了一些水,?#26469;?#22312;碗中倒水,然后听着那声音再?#20204;?#23558;多余的水倒进去。

        李未央看在眼中,心头一动,难道纳兰雪现在做的是……

        果然,纳兰雪以水调音,将那一排高低不平的?#36175;?#29943;瓶矫正了乐音,便以树枝?#27809;?#36215;来。说也奇怪,那?#36175;?#25970;出来的声音,婉转清凉,幽凉宁静,越过湖面在空气中回响。与此同时,纳兰雪的歌声也轻轻传开来:“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25346;?#38271;坡醒复醉,归来相对无言。小舟从此逝,江海?#25376;?#29983;。”

        她的声音如同山泉一般纯净,李未央和众人听在耳中,各自都沉默了下来。

        纳兰雪的眼神很?#21069;?#38745;,叫人很难读懂她眼波之中流动着的韵味,包含了怎样的意思。阿丽公主完全听不懂这唱词的意思,她深深地望着纳兰雪,突然合上了眼睛,?#36214;?#30340;品味着,脸上也露出了陶醉的神情。树上的鸟儿轻轻应和,清风徐来,在水面上荡漾起微微的波澜,粼粼的波光一直吹送到岸边,纳兰雪的容颜看起来是那样的宁静平和,在这样的风光里,她就像是一株含苞待放的荷花,唇边带着淡淡的微笑。

        “她唱的真好听。”阿丽公主感慨道,“虽然我听不懂这歌词,可是我却觉得,不由自主心情就会跟着高低起伏。”

        李未央却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21069;。?#22905;唱的真的很好听,更难得的是这曲中从刚开始的幽怨到最后的释然。小舟从此逝,江海?#25376;?#29983;,她的意思不是很明显了吗?”

        元烈看着李未央,显然也听懂了其中之意:“她这是在向郭衍,或者是向所有人表明自己的心思。果真是个玲珑剔透的姑娘,有些话,不必说出来大?#21494;?#33021;听懂。”

        阿丽公主是唯一听不懂那唱词的人,此刻?#22815;?#24555;地站了起来,她丢下了鱼竿,灿烂一笑道:“纳兰姑娘的曲子这么美,我来跳舞给大家看!”说着,她突然脱掉了鞋子,褪去了袜子,挽起了裙摆,露出了一双白生生的脚丫,那莹白如玉的脚踏在了草地上,丝毫也没有?#24605;?#27700;洼里的泥巴,紧接着她突然的旋转起来,那火红的衣裙飘扬,舞姿动态变化多样,腾踏跳跃旋转,简直是热情奔放。

        郭敦静静地看着在阳光下跳舞的阿丽公主,那娴熟优美的舞姿,一举一动的热情,随?#27492;?#24494;笑了起来。阿丽公主这样的行为是极端失礼的,但在这里的人,没有丝毫提醒她的意思。这世上纯然天真,开?#26102;?#25918;的灵魂已经越来越少了,阿丽公主是一个,而且是绝无仅有的一个,郭敦很珍稀她这样的天真和无邪,尽管知道作为一个小姐在众人面前脱了鞋袜跳舞,十分的不合礼数,他也不想阻止。

        李未央瞧见郭敦神情,不禁若有所思,或许郭敦就是因为看遍了那些矫揉造作的名门千金,所以才会对阿丽公主这样天真的姑娘如此心仪吧。转过头来,她看了一眼元烈,可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沉静温柔的纳兰雪身上,也没有去看那热情奔放的阿丽公主,他一双眼睛直视着自己,眼底流露出的是从不压抑的深情。

        他?#20146;?#24188;在一起,她自然知道元烈的秉性。表面任性妄为,嚣张?#21709;瑁?#21487;心?#20852;?#29233;,哪怕平山填海,也要达成心愿。更何况,又有那样一个父皇,于情之一字上,总比别人多了许多执拗与痴狂。李未央失笑道:“她们一个在唱歌,一个在跳舞,你怎么只看着我呢?”

        元烈只是微笑:“再美好的风景在我眼中也没有你来得美。”这话若是别人说起来,只是讨好与恭维,可是元烈说来却是那么的认真,那么的执着,以至于李未央这样铁石心肠的人,面色也微微一红。

        阿丽公主是和着纳兰雪的曲拍跳舞,而纳兰雪也跟着阿丽的舞蹈调整了自己的节奏,两人竟然将这曲子的节拍很古怪地糅合到了一起,却不让人有违和之?#23567;?#37101;澄走到了郭衍的身边,笑道:“二哥,我明白为什么你会爱上纳兰姑娘了,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

        郭衍抬起了眼睛,看着自己的三弟,笑容有几分苍凉:“?#19981;?#22914;何,不?#19981;?#21448;如何,若我不是郭衍,我才有资格说这?#19981;?#20108;字。这件事情,我从一开始就做错了,明知此生非我有,何必?#26082;?#24773;丝呢?”

        纳兰雪离得不远,听到这句话,便走了神,一出疏忽,曲音微微变调,她随即大惊,仓促收尾,那颤巍巍的余音,惊了自己,也惊了李未央。纳兰雪一震,却看到李未央举目向自?#21644;?#26469;,那曲目之中含着探寻与关切,却是淡漠入水,轻轻拂过她的心头。

        在场的众人,没有人发现这一幕,虽然阿丽公主也随之停了下来,可是她并没有觉出其中的变化,纳兰雪深知李未央听出了曲子的谬误,难道对方也是精通音律之人吗?她站起了身,走向李未央,可是却难以掩饰这一瞬间的不安,李未央懂得纳兰雪心头的难处,便微微一笑,向她温和笑道:“纳兰姑娘,相聚时日无多,所有烦心的事暂且抛开吧,我今?#25214;?#23398;了一?#26377;?#26354;,便借?#36175;?#19968;用。”

        纳兰雪心中感慨李未央的细致,便是顺着她的话说道:“好,我仔细听着。”她转头望向不远处的郭衍,自己曲中微微变调,郭衍却并没有察觉,纳兰雪心中并非不遗憾的。

        李未央仿若未觉察出她的心思,神色寻常:“纳兰姑娘精通音律,便是这小小?#36175;?#20063;能敲得如此美妙,而我只?#36824;?#26159;粗通,望你不要笑话,?#20204;?#19968;听吧。”

        纳兰雪正在?#20102;跡?#21364;听见那叮叮当当的乐曲已然奏响。

        在曲声之中,天上突然飘起了雨丝,那细雨如丝如绸的飘洒下来,以至于湖面上激起了无数的涟漪,偶尔会有鱼儿跃出水面,?#20998;?#30528;涟漪,跳跃个不休。这?#36214;?#30340;雨丝并不大,赵月想要撑起伞却被李未央回绝了,于是这雨丝几乎像一层烟雾一般笼罩在李未央的身上,将她与这个世界,有了片刻的隔绝。李未央似乎只是随意的?#27809;?#30528;,却是形成了动听欢快的曲子,修长洁净的手指轻轻握着树枝,看起来那么的波澜不兴。

        纳兰雪静静地注视着对方,她知道,自己的那一惊,曲音就停了,若?#30631;?#20182;人发现,?#31449;?#20250;觉得疑惑。李未央现在接着她奏下去,就是一种解围。在她的印象里,李未央一直是美丽而恬淡,甚至是有几分冷漠无情的。今日对方却突然开口,是因为早已窥知了自己心中的落寞了悲伤,这叫她不由得感激。

        凡是心情?#25293;?#30340;女子,心思总会格外的?#25913;澹?#32435;兰雪体味到了李未央身上的和善和怜悯,心中便是一痛。在场的众人之中唯独李未央这么一个交情泛泛的?#28866;?#21315;金却像是读懂了自己的心思,而与自己有过婚姻之盟的郭衍,竟然也不曾看穿她内心的?#36865;矗?#34987;她释然的外表所迷惑,可见这世事难料,知己?#31449;?#38590;寻。

        这时候,郭敦忍不住,也跑过去和阿丽公主一起跳舞,却被她打了一下,随即两人笑闹着跑开了,在湖边?#20998;?#23305;戏,看起来倒像是两个顽童一般,是那么的开心,喜悦。李未央看在眼中微微一笑,随即停了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看着纳兰雪道:“纳兰姑娘可愿意陪我走一走?”

        元?#19968;?#24847;,他眉一舒嘴一扬,竟是轻笑着走到凉亭之中,?#24895;朗?#20174;取来了美酒?#22830;齲?#23545;着郭澄和郭衍道:“二位,如此美景又有佳人相伴,不?#33080;?#39278;一番。”

        郭澄看到这一幕,心头微微疑惑,他心道旭王元?#20197;?#20040;跑到这里来坐着,转头一看,却看到李未央和纳兰雪向湖边走去,知道李未央必定有话要?#38405;?#20848;雪说,他这才醒悟过来,微笑道:“好,殿下请。”

        纳兰雪身上穿着一袭素淡的湖蓝色袍子,衣裳浮着莲花的?#22025;疲?#21457;?#25105;?#21313;分的简单,只有一株玉簪子,以?#20985;付?#23567;巧的银箔珠花压住了她的发丝。李未央看着她,在郭府的这些日子,郭家人不知道为纳兰雪准备了多少的礼物,其中也包括?#19978;?#23376;的绫罗绸缎,可是?#36824;?#20182;们怎么劝说,纳兰雪是碰也没碰,不只是衣物,还有那些?#36164;?#37101;夫人也送了不少,可是纳兰雪却从未佩戴过。

        李未央过去曾经觉得纳兰雪是不是在回避着什么,可是细看又觉得她恰到?#20040;Γ?#27605;竟若是纳兰雪接受了郭家人的馈赠,反倒让人瞧低了她。

        李未央本来不太爱说话,她微微抿着唇反而显得高贵而?#23049;幀?#32435;兰雪只觉得近日对方?#20004;?#30340;微笑之中,泛出一?#21051;?#34588;。可能这一点,连李未央都没有察觉到,?#30475;?#24403;元烈陪伴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的笑容总是有些与众不同的,显得格外美丽。哪怕再冷酷淡漠的女子,被人喜爱的时候也是美丽的。纳兰雪看在眼中,却也说不出心头究竟是羡慕,还是落寞。

        此刻,李未央侧身伫立在她身边,阳光柔和的泄在她轮廓?#32622;?#30340;脸上,那一张素白的面上淡淡的施着脂粉,反倒有一种?#22478;?#30340;?#19968;?#20284;的红,那目光?#25376;?#30340;,直望进纳兰雪的心里。

        纳兰雪扬起脸,率先开口道:“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也有太阳雨。”

        李未央笑道:“?#21069;。?#36825;场景倒是难得一见。”明明是晴朗的天空,太阳?#19990;?#21364;有细小的雨丝落在人的身上,使得整个环境更加清雅动人,随即李未央看着纳兰雪,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又止住了话头。

        两人并不急着折回去,只是漫无目的地在湖边走着。那边的阿丽公主,已经唱起了草原上悠扬的民歌,她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的欢快,那么的高兴。纳兰雪不禁侧目,于是轻声开口道:“阿丽公主真是开心,我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心思单纯的姑娘。”

        李未央微微笑起来,声音冷静:“就在不久前,她的父亲刚刚去世,而她唯一的亲哥哥也被贬到了最偏僻的草场,一辈子牧马为生,你说,换了别人岂不是会心中难受,怀着怨恨?”

        纳兰雪心头一跳,看着李未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30475;?#34920;面上还真是瞧不出来,阿丽公主竟然有这样的遭遇。”

        李未央看向对方,长久的沉默,最后才一字字道:“纳兰姑娘,每一个人在面对过去的时候,总要做出选择,有的人充满了仇恨,一心想要报复。”她说到这里,停了停,明显是想到了自己,“有的人将这些仇怨都忘了,一心一意,快乐的过活,恰如阿丽公主。很难说清楚到底哪一种才是正确的,?#36824;?#26159;看个人的选择罢了。”

        她一双眸子近在咫尺,似映着这淡淡水光,?#25104;?#19977;分柔软中却带着七分的冷沉。

        纳兰雪一震,眼底有些涩,?#27492;?#27627;不想流泪:“郭小姐,你是一个十?#20013;以?#30340;人。”

        李未央认真望着她,并不意外她突然转了话题:“为什么这么?#30340;兀?rdquo;

        纳兰雪心头一痛,直截?#35828;?#36947;:“因为你心爱的人一直陪在你身边,他不曾变心,不曾远离,也不曾背弃你。”

        李未央笑了笑,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元烈身上,转瞬却已经收回:“你怎知道,我不是历尽千帆才找到这么一个人的呢?”

        李未央的声音轻且低,可这一字字却如重锤一般落在纳兰雪心上:“?#21069;。?#20154;们都说在风雨之后总能见到彩虹,若是执着的继续寻找下去,说不定我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可是我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李未央双眼明润的望着她,突然叹道:“纳兰姑娘,你如果有什么顾?#29301;?#20026;什么不告诉我?”她希望,对方能将一切心里话主动说出来!这是她所能给的,唯一一?#25105;彩亲?#21518;的一?#20301;?#20250;!

        “我没有顾?#24688;?rdquo;纳兰雪低下头去,目中仿佛要滴出眼泪了,这一瞬间只觉得世事无常。若是她和郭衍没有发生这样的变故,嫁入了郭家,一定会和眼前的这个姑娘成为最好的朋友,?#36824;?#22914;何压?#20013;?#20013;的渴望,她不得不承认,李未央和她十分的?#23545;擔还?#22905;说什么,对方很快的就能够?#20174;?#36807;来,及时的给予回应,这便是连热恋中的情人都做不到的。

        知己,这两个字往往是人?#30631;?#21629;寻求的,可她却不得不就此舍弃。

        李未央叹息了一声,?#21069;?#25130;话,?#31449;?#26159;完全的咽了下去,只化作喉间的惋惜。很多事情,她能做的,已经都做了。

        那边的阿丽公主已经跑了过来,她大声地道:“你们在那里干什么呢?我刚才已经钓上一尾鱼了,咱们烤鱼吃吧!”

        看她这么兴高?#38378;?#30340;模样,纳兰雪云淡风轻地笑了。她这样的笑容看起来极美,纵然脸上带着瑕疵,可是李未央觉得,这一?#25442;?#21360;在她心中,在?#38498;?#28459;长的岁月之中,一直会记得。

        日子就在这样的平静之中渐渐的流逝。纳兰雪和郭衍两人时常坐在一起,只?#36824;?#20247;人瞧来只觉得他们更像是朋友,却不像是恋人,?#36824;?#26159;纳兰雪还是郭衍,谁都没有再破镜重圆的意思。两人经常只是静静的坐着,说上几句话。可是郭夫人看在眼中却是情不自禁的落下泪,多次对李未央说:“纳兰姑娘真的很?#38378;?#25105;希望她能永远的留在郭家,让衍儿好好照顾她。”

        的确,纳兰雪容?#25214;?#27585;,她手上也早没了可以证明郭家人有婚约的证据,郭家人本可以不用对她负责,可是,郭夫人心头那份愧疚,却是除不去的。午?#22993;位?#20043;间,她总是会后悔当初没有替郭衍坚持到底,迎娶这个纳兰姑娘进门。

        在郭夫人的眼里,儿子的幸福?#31449;?#35201;比家族的利益更重要。可是?#36824;?#22905;如何说,李未央却并不放在心上,这让一?#27604;?#20026;女儿很?#19981;?#32435;兰雪的郭夫人心头纳闷,可她知道女儿是个有主意的,绝不会听从人的摆布,虽然心头越发疑?#29301;?#21364;没有表现出来。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六月十三,是陈留公主的大寿,郭家要大?#32491;?#23458;。按照往日的规矩,他们在郭府之中连开了几十席,邀请了各大?#28866;?#19990;家,还有京中的达官贵人。一大早,便有无数豪华马车在巷子口排了队,一辆辆里头都坐着一等功勋世家的贵客们,李未央微笑着站在门口,一身?#38472;?#30340;衣衫,再配上?#21069;子?#19968;般精致?#25913;?#30340;面孔,笑意盈盈的眸子,只觉得看起来端丽明?#27169;?#27668;?#36866;?#20998;的高贵。

        众人看着她,只觉得她的眸子比满园的鲜花还要明亮,比天边的晚霞还要妩?#27169;?#20498;忘了关于这?#36824;?#23478;小姐的那些传言。

        李未央向来跟这些名门打交道惯了的,若是她愿意,可?#38498;?#36731;易地让人?#19981;?#22905;,若非如此,当年她也不会那么轻易获得太后和李老夫人的喜爱。以如今郭家在朝中的局势,有些过于锋芒?#19979;叮?#33509;是她还想从前那样高兴就理,不高兴就不理,众人就要怀疑他们郭府过于?#26223;?#33258;大了,所以她站在郭夫人的身边,始终面带微笑,笑容和煦,就像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一直吸引着众人的注意。

        人们依着相熟的互相坐下了,人群之中便有人悄然地议论道:“你们有没有听说陛下在朝上下了旨意,要?#21916;?#37101;衍的事?”

        旁边连忙有人做了个手势,低声斥责道:“你怎么能现在说这些,若是?#36824;?#23478;人听见……”

        那人干笑了一声道:“这里都是咱?#20146;?#24049;人,何必怕他听见!更何况郭衍如今已经逃了,不知道陛下是怎么看着郭家,所谓?#19968;?#28921;?#20572;?#30427;极而衰,也?#36824;?#22914;此了。”

        却有听了这话的人冷笑一声道:“?#30340;?#19981;会看,还真是不会看!你没瞧见今天陈留公主大?#32491;隹停?#19981;要说亲王们、朝中的?#24616;?hellip;…甚?#20142;?#23467;中的陛下都送来了寿礼。那礼物一直从中堂摆放到门口,这意味着什么,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小心祸从口出!”

        众人在这里议论?#36861;祝?#37101;家人却像是没听见一般,始终面带笑容,不对郭衍的下落做任?#20301;?#24212;,所有来访的客人都意?#21363;?#21548;郭衍的去处,也意?#21363;?#21548;郭?#21494;?#27492;事会如?#26410;?#32622;,可是郭家人闭口不?#31119;?#21364;让他们毫无办法。

        阿丽公主素来是个?#19981;?#28909;闹的个性,可是她在人群之中却不免听到有人说郭家的事情,她不?#19981;?#37027;些在背后议论长短的?#19968;錚?#21364;因为在郭家呆的日子不短,在人前也学会了不少规矩,不便当众翻脸。她看了几眼,发现郭家人都在忙,不由将桌上的点心一笼并作两笼,咬住筷子,从座位上退了出去。

        旁边的江宁侯夫人瞧见,不由冷笑一声道:“你瞧,这郭家也太?#36824;?#30697;了,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个?#25226;就貳?rdquo;

        立刻就有人提醒她道:“那里是什么?#25226;就罰?#36825;是草原上的阿丽公主。”

        江宁侯夫人却是个心高气傲的妇人,早已看?#36824;?#37101;家高高在上,她继续笑道:“这郭夫人也太?#36824;?#30697;了,选儿媳怎么会选到草原上去,那些姑娘可?#24895;?#20010;都是不知道规矩为何物的,娶回家来,不是整天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她这么说着,众人?#22841;恼?#19981;宣地窃笑起来。

        而阿丽公主听到这里,已经不想再理会他们,她换了个僻静的转?#26041;?#28857;心放在膝盖上。看着前方的戏台,一边喝酒一边吃点心,不时随着台上的花旦轻声学着唱两句,倒也悠然自得。阳光之下,她亮丽的眼眸泛着光彩,称着?#23376;?#33324;的脸庞十分的娇俏,郭敦就在此时来到她的身边,轻轻坐下。阿丽瞪了他一眼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快离我远一点,不然那些人又要说我想嫁到郭家做儿?#22791;?#20102;。”

        郭敦看着她,难得没有打趣道:“嫁给我又有什么不好吗?”

        阿丽公主嘴巴里咬着?#31456;螅?#36716;头专心的看戏。郭敦正要凑到她耳边说话,阿丽公主察觉到了,用力的转头,郭敦被她一下子被她撞到了?#20146;櫻?#19981;?#19978;?#24847;识地站了起来,本来这就是一条长板凳,他这里一站,阿丽公主那里失衡,一下子整个人摔了下去。阿丽公主惊呼一声,不由闭上眼睛,哀叹自己倒霉。这哀叹之间,突然腰间一紧,竟然?#36824;?#25958;拎到了衣裳,又重新坐到?#35828;?#23376;上。

        阿丽公主面色一红,不由转过脸去,哼了一声,不再多言了。

        郭敦只是笑嘻嘻的,随即向着那边的李未央眨了眨眼睛,他心道嘉儿教他的这?#20852;啦?#28866;打,还真是很有效果,连阿丽公主这么厚脸皮的姑娘,也不禁脸红。

        正在这时候,却突然听见外头有人禀报道:“太子殿下到。”

        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太子,只见太子一身华服,身边带着太子妃和卢妃二人。在他身后不远处就是那裴家的大公子裴弼,他们面上都是带着微笑,一行人从容地从外面走了进来,李未央瞧见这一幕,却是轻轻一笑,向郭夫人道:“母亲,太子殿下到了。”

        郭夫人双眸微微眯起,看了太子身边的裴弼,冷哼一声道:“看到那样的人,我心里就倒胃口。”

        李未央微笑,拍了拍郭夫人的手道:“场面上总是要过得去的,母亲,咱们去向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打招呼吧。”

        郭夫人当然知道这一点,只?#36824;?#22905;性子直,看?#36824;?#22826;子和裴弼两人狼狈为奸。听到女儿这样说,便点点?#36820;潰?ldquo;走吧。”说着便换了一张笑脸,从容地迎了上去。

        太子妃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倒有一丝惊艳道:“没想到郭小姐这样一打扮,倒像是天上的仙女似的,标?#24405;?#20102;,往日里真是没注意到。”

        卢妃也在上上下下看着李未央,笑容颇有深意道:“难怪卢缜回去之后,就向父亲闹起来,说是不要娶寿春公主,反而看中了郭家小姐。”听她这话说的,郭夫人?#25104;?#19968;沉道:“卢家是世族勋贵,规矩极大,小女顽劣,只怕是不敢高?#30465;?rdquo;

        卢妃听到这里,面色却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淡淡含笑,若有所思。旁边的太子妃却是笑容满面,开口道:“卢缜不行,那我们家世运呢?”

        听到太子妃提到崔世运,卢妃心中便嘶啦一下蹿起了火,面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了,她嗔了一眼太子妃道:“怎么?姐姐连弟?#22791;?#30340;人选都要来跟我争吗?”

        太子妃微微一笑道:“这叫什么跟你争呢??#36824;?#26159;?#21402;皇?#22899;,君子好逑罢了。”

        李未央心头冷冷一笑,太子妃和卢妃的争斗如今是如火如荼,刚才太子妃无意识地瞪了卢妃腹部一眼,那眼神可是十分的狠辣,显然崔家和卢家也开始了激烈的争夺碰撞。从寿春公主开始,到如今卢妃怀了身孕……现在到了郭家,他们两个人还不忘争夺彼此的婚姻盟约,实在是叫人觉?#27809;拿?#21807;一可以确定的是,她们两人的态度倒也说明了太子如今的变化。自从上一次裴徽出事之后,太子就像是改变了策略,对郭家十分的友好,甚至提出了联姻,这实在是让人心里发毛。

        郭夫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微微叹息,她始终觉?#20040;?#20170;天早上开始,就有点心神不宁,眼皮直跳,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可是今日是公主寿宴,宾客云集,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呢?她不由自主便联想到了二儿子郭衍的身上。越是这种场合,越是容易出事,所以他们事先十分谨慎小心的,把郭衍藏在了保卫最为严密的苍竹苑,还留下了密道借以应急,绝对不会有人闯进去打扰,可是,明明已经做了妥善的?#25165;牛?#37101;夫人还是觉得很不安。她看着旁边李未央言笑晏晏的样子,想要说什么,?#31449;?#26159;将心头的忧虑咽了下去,希望?#36824;亲?#24049;杞人忧天罢了。

        李未央面对太子妃和卢妃的笑脸一如往常,可心中却是在冷笑,对方的网已经全面张开,而自己一直耐心?#21364;?#20170;天也该收线了,看看钓起来的都是些什么肮脏东西!

        ------题外话------

        渣妹们说陈冰冰、纳兰雪、郭衍之间是感情戏,居然还有孩子追问为什么不处置福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渣妹真好骗,好单纯,从?#36820;轿?#37117;是挖陷阱,裴后挖,裴弼挖,李未央也在挖,现在要拉钩了→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云南时时彩开奖码 体彩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开奖号码0 11选5历史的今天 口袋彩票官方网站 倍投买彩票真能挣钱吗 安徽时时怎么看不到 昨晚竞彩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中 平码三中三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