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26 雨夜惊魂

    庶女有毒

    226 雨夜惊魂


        李未央骑着小白马跟在元烈身后,慢慢地向草原深处走去,那祭祀之声逐渐地消失在了空旷的草原之?#23567;?#21069;方就是一片寂静的天地,风缓缓地吹过她的面颊,?#32654;?#26410;央不断躁动的心逐渐放松下来,天地之间仿佛有一种力量在她的身体里流淌着。人?#39029;?#35828;草原?#20146;?#26377;精气神的地方,最能让人振奋精神消除疲劳,这话看来是不错的。赵月和赵楠两?#32622;?#35265;他们并肩策马,也不好打扰,两人便远远地骑马暗中保护着。

        李未央便脱了披风,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天边的云朵。元烈在一旁微笑着望向她的侧?#24120;?#22312;她宛如古井的眼睛里,?#26029;?#20102;云朵圣洁的?#30333;櫻?#22905;看着天空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又十分的安静,

        元烈微笑起来,他就知道她会?#19981;?#36825;种生活,勾心?#26041;?#30340;日子过久了,偶尔放松?#37027;?#20063;是不错的,他不禁想到将来一切都结束了,不如到草原上逛?#36824;洌?#25110;者周游天下,都是不错的选择。

        李未央沿着这条路越走越远,这洁白的小马是刚刚被驯服的,可却十分有灵性,李未央轻轻动一动,它就知道李未央要往哪儿走,随着她的心意,一路向前。

        就在这时候,元烈突然地道:“天上好像有一片乌?#30130;?#20284;乎要下雨了。”

        李未央看了一眼,果真见到天色变暗,不由开口道:“这个时节,草原上?#19981;?#26377;大雨吗?”

        元烈点了点?#36820;潰?ldquo;这里的雨向来是?#21561;?#24555;走得也快,也许刚刚是晴空**,马上就是乌云密布,而?#19968;?#26377;狂风,未免遇到大雨,咱们还是早些回去,明?#36213;?#26469;吧。”

        李未央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空阔的世界,随即点了点?#36820;潰?ldquo;好,我们回去吧。”话音?#31456;洌?#21364;突然听见赵月大声地?#26263;潰?ldquo;小姐!主子!有埋伏!”

        李未央一愣,旋即便被元烈一把拉上他的马,那小白马茫然片刻,随即撒开蹄子跑了,李未央顾不得其他,只听得“当当当”的声音,不知从?#26410;?#39134;来利箭,直向他们飞来。那利箭顿时激起漫天的风雨,原本跟在元烈身后不远处的二十余名护卫冲上来保护,赵月和赵楠也是一左一右,策马上前,?#28216;?#30528;长剑,将流箭击落,好不容易避过了这一轮的攻?#30130;?#31661;光中人像稻草般倒下,浓重的血腥味冲天而起。元烈那二十来名护卫已经折损了一半。天空之中,秃鹰在天空中不断盘旋,叫得令人毛骨悚然。天地尽头隐约有烟尘滚滚地卷起,对方的人马越来越多。

        就在此时李未央他们才发现,他们不知何?#26412;?#28982;被无数身着草原服饰的士兵包围住了,这些士兵和他们寻常所见的明显不一样,身形更加高大,皮肤十分黝黑,脸上戴着狰狞的面具,?#30452;?#30011;着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图腾,叫人看了心惊胆?#21073;?#36825;些人足足有上千名,他们突?#32531;?#21495;一声,如暴风骤雨一般地向元烈他们扑了过来。

        元烈带来的并非是普通的护卫,他们都是一批十分精锐、训练有素的杀人者,完全不是草原的士兵所能抗拒的,手上的一把长剑可以诛杀数十名草原勇士,所?#36828;?#34987;?#32654;?#25191;行最为残酷的暗杀任务。但是这一回,对方人数太多,如同潮水一般地涌了过来,尽管他们每个都是以一敌百的杀手,却也没有办法扛得住这么猛烈地进攻,往往?#26007;?#19978;还在滴血,已经有几乎看不见尽头的草原勇士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用蛮刀切开了他们的喉咙。?#36824;亲?#30524;的功夫,又是五名护卫便消失在了绿色的潮水里,草原士兵们踩着他们的尸体潮水般继续向这里涌过来。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叫人觉得可怖到了极点。

        这绝非是寻常的草原士兵——元烈平素的微笑荡然无存,一双眼睛冷冷地注视着烟尘中?#24179;?#30340;骑兵。对方呼啸着,他们的战马如同沸水一般奔腾而来,仿佛噬人的野兽,士兵的刀上无不血迹斑驳,交叠如钢铁的荆棘。尽管已经折损十余人,可剩下的护卫依旧冲了上去,他们看都不看死去的同伴,一起纵马腾空而起,迎上那批悍不畏死的草原勇士。

        元?#39029;?#20986;长剑,剑锋一闪而过,如同月华泻下,他的长剑举起?#20445;?#23601;像黑夜中唯一的星?#21073;?#21484;唤他隐藏在黑暗里的护卫。元烈的身后不知何?#20445;?#20986;现了大批的黑衣护卫,人数虽不甚多,但气势之?#24120;?#21364;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此刻的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了下去,连一丝亮光也没有,只有元烈手中的长剑在黑暗之中发出雪白的光亮,天却依旧照不出这些黑衣护卫的面目。此刻,天?#25214;?#32463;有雨滴落下,打在他们黑色的披风上,溅起了水花,仿佛在他们身边罩着一层微光。

        元烈的长剑一挥而下,黑衣武士们便抽出腰间的长刀,策马扬鞭,向翻滚而来的草原士兵扑了过去,他们手上的长刀阴冷而锋利,带着刺心的寒气。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那些人像是可以?#28216;錚?#31508;直地迎着草原人而去。草原人的首领怒声道:“放箭!”于是,上千枚利箭一齐投射出去。弓箭是草原引以为?#26223;?#30340;武器,强悍的武士一箭可以射穿一头野兽,而这些黑衣武士的手中?#36824;?#19968;柄长刀,但这长刀的速度极快,远远胜过利箭,所以当草原人发?#32622;?#26377;一个黑衣武士倒下的时候,简直惊呆了!他们的长刀瞬间穿破数名草原士兵的胸膛,只见到无数的血丝溅起,他们的动作,华丽优雅得如同一场幻影的舞蹈。

        元烈轻声对李未央道:“不必怕,他们都?#20146;?#22909;的。”言谈之中的自信,?#32654;?#26410;央不禁仔细看向这些黑衣的武士。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黑衣武士速度极快,一马当先,仿佛一道黑色的?#24651;紓?#19968;刀过去,草原上负责指挥的首领正诧异,也举着大刀砍了过去,两马交错的瞬间,草原首领的人头忽地溅血飞起,尸身依?#27426;?#22352;在马背上,场景极为可怖。

        那完全是一场**,黑衣武士毫不犹豫地冲进?#35828;?#38453;,尽管人数远逊于对方,却是根本连眼睛眨也不眨,将草原人开膛破腹,再?#33125;?#22320;丢下肢体,速度快得仿佛是风中的鬼影,让人几乎摸不到他们前进的痕迹。李未央满眼都是刺目的血红,满耳都是被刀砍下战马后的哀嚎,空气之中蔓延着无法抵御的血腥气息。

        在不远处,一个神秘人站在高高的山坡之上,他神情十分专注地看着山坡之下的激?#21073;?#30524;神之中划过一丝冷芒,语气略带惊讶道:“此人便是旭王元烈?”

        他身旁一人答道:“就是此人。”

        “能够训练出这样一批可怕的死士,的确是非同凡响。若是假以时日,必定为我心?#21246;?#24739;。”大君轻声叹息道:“正因为如此,我便更加不能留下他了。”说完,他猛地一挥手,旁边的人便将令旗一举,只听到号角声响起,又有数百人如潮水一般地涌了上去,山坡之上百名弓箭手一齐射箭,只见到那漫天的箭雨射向了李未央他们。

        元烈见到这种情景,知道这是有人要置他们于死地,他眼睛里烧着寒冷的火,向赵楠使了个眼色,随即策马一出十余丈,剑气十分的冷狂,硬生生地从侧面的包围圈中杀出一条血路。他身形如剑,另外一只手却始终抱着李未央不肯放手,面对包围过来的士兵握剑狠狠?#26029;攏?#21073;气如一波波水?#20445;?#22280;圈荡漾而去,原本用长剑对着他们的士兵,手上的武器轰然落地,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听到?#26007;?#30733;断人骨的声音,李未央觉得?#32422;?#33016;膛里沉重的心跳忽地轻快起来。元烈一身的骑装也染了血,俊美的面容闪过一丝冰冷,他一路冲?#20445;?#24102;着李未央左冲右突,将那些草原士兵冲的阵脚大乱。

        大君冷声道:“下令全部人冲上去,务必杀了旭王元烈!”随着他话音?#31456;洌?#21495;角再度响起。立刻便有无数草原勇士向元烈扑了过去,为首的是有草原第一勇士之称的虎蛰。虎蛰全身上下无处不?#21069;?#26001;的血迹,他举着大刀向元烈扑了过去,刀的寒气已经?#24179;?#20102;元烈的鼻尖,却突然瞧见对方向他微微一笑。那笑容,竟然带着一份戏?#21097;?#27604;魔鬼还要冷酷。还没?#21561;?#21450;细想,虎蛰的人头就已经和身体脱开了,沉重地栽倒在地下,仰面正好可以看见提剑而立的元烈。

        大君在山坡之上,亲眼目睹元烈这一系列的剑法,不由微笑了起来,他慢慢地道:“当年我瞧见那越西?#23454;?#36523;边有一个绝世高手叫作秦风的,曾经花数百两?#24179;?#24819;要将此人收到我身边来,那?#23454;?#21364;执意不肯。后来我得到消息说,此人竟解甲归田,不再效命于?#23454;?#20102;,我觉得十分惊讶,便暗中打听了一番。原来他是犯了一个过错,便被?#23454;?#36828;远驱逐回家了。现在看来,他不是回家,而是被派到了旭王元烈的身边。我之前猜测的果然不错,这元烈跟那?#23454;?#24517;定是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若非如此,?#23454;?#26368;心爱的剑手怎么会将一身绝学传给这个年轻的小子?”

        再多纠缠无意,元烈只想着?#32654;?#26410;央平安。此刻他已经杀出了一道血路,如孤鸿掠影一般,骑马带着李未央往外飞快翩跹而去。转瞬之间,元烈已经瞧见了不远处山坡上的那个人,因为距离太远,加上此刻天色已经黑了,他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瞧见了金光一闪,他心头一沉,果然是草原大君!因为只有他的头?#21916;?#24102;着?#24179;?#30340;饰物!他冷笑一声,从马上拔出一根长箭,大声道:“你若杀我不成,我必报此仇!”说着,他箭如流星,直奔大君而去。

        大君面色微变,下意识地勒住了马缰绳向后退了两?#21073;?#22909;在距离太远,箭的力道本已减弱三分,旁边的士兵又及时地扑了上来,硬生生挡住了这一箭,否则大君真的要血溅当场!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的有魄力。在被?#39134;?#30340;途中还能向他射出这一箭,草原大君不怒反笑,他低声地道:“快点追上去,绝不能让他回到营地去!”

        此?#20445;?#20803;烈一身袍子上已经是血迹斑斑,李未央看在眼里,心头不禁?#23396;?#36215;来,虽然她知道那是别人的鲜血。但是她很明白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他们身单力孤绝不可能敌得了这数千的士兵,那些黑衣杀手虽然勇猛无敌,可并不擅长围攻之战。更何况这一?#26410;?#21531;选择的都?#20146;?#20026;优秀的草原勇士,看样子是非要诛杀他们不可了。她脑海之中突然闪过齐国公说的话,他说的不错,?#32422;?#30340;行为已经引起了越西?#23454;?#30340;瞩目,不,或者是说引起了所有的人的注意。

        这时天空的雨越下越大,从她的额头一直流到了唇边,连周围的人声似乎也变得模糊起来,李未央向天空看了一眼,只见乌云阵阵,又听闻雷声滚滚。而此刻马蹄飞奔,溅起满脚的泥泞,似乎有些打滑,李未央没有想到草原上的天气竟然真的如此多变,突?#32531;?#38534;一声,惊雷响起,一道?#24651;?#22914;同利剑一般滑过了一片黑沉的天空,照亮了他们所处的整个草原。李未央回头瞧了一眼,此时已经有一名士兵骑着马追了上来,另外一边已经有数十名士兵缠住了赵楠?#32622;茫?#20197;至于他毫无阻碍地便直接?#36820;?#20102;元烈的侧面。“小心!”她轻呼一声,突然下意识地抱住了他。随后,她被?#32422;?#30340;举动惊到,竟然眼睁睁看着那一剑落下来!

        顷刻之间,长剑带着呼呼的风声,向她的身上袭来,千钧一发之?#21097;?#20803;烈一扬剑,竟将那长剑一转,深深地刺入了那士兵的身上,随即一?#30424;?#24320;了他的马。元烈不再迟疑,带着李未央往深不见底的草原跑去,大部分的士兵都?#32531;?#34915;武士牵制着,追过来的人毕竟抵?#36824;?#27494;功高强的赵楠?#32622;茫?#26377;三分之一的人被他们所诛?#20445;?#19977;分之一的人受伤坠马,剩下三分之一的人还在不断地追击当?#23567;?br />
        李未央只听见后面?#21543;?#38453;阵,前面的雨却更大了,像是不会停息一般。元烈的胸膛紧紧地靠在她的耳畔,她似乎能听到对方的心跳之声,而危?#25214;?#26159;进在咫尺,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雨水扑面而来,整个草原已经不复安详,到处都是血腥味道,只看见黑暗中无数刀剑的寒光迫近,渐渐地却看不见赵楠?#32622;?#30340;身影了。

        不断的有人追上来,有人围?#20445;?#21487;是这些人已经越来越少,所有的人都气喘吁吁。李未央只觉得?#32422;?#28293;了一身的雨水,一身的血,一身的汗。李未央看了元烈一眼,雨水打湿了元烈的额发和他的身躯,可他却一直死死的抓住她的手,无论如?#25105;?#19981;愿意放开,李未央的身体各处都被雨水打湿的冰冷,可是却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一种热意,知道元烈在她身边从不曾离开,这给了她一种勇气和力量,让她能够坚持下去。

        就在此?#20445;?#21069;面竟不知何时设了一道绊马索,元烈带着李未央一跃而起,那匹马?#35805;?#20498;,发出一声?#32531;穡?#21364;有数道矫捷的黑影出现在他们面前,剑光突然扑面而来。元?#39029;?#21073;抖落,凌厉的剑势在对方的喉间滑过,三道白光便倒下了三具尸体,而他的左?#20013;?#20013;同时出现了一?#27839;?#39318;,?#21355;?#22320;刺入了另外一人的胸膛。李未央只瞧见那剑光在黑暗之中闪过一道银白的弧线,她甚至能够感觉到那匕首插进人胸口的声音,却只是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

        元烈一把抽出匕首,而那草原勇士的胸膛之中喷出了滚烫的鲜血,轰然倒下。

        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雨,祭祀不得不中断。韩琳和韩琴两姐妹四处寻不见李未央,不由得有些着急了,看着静王元英,韩琳赶紧道:“她是不是回帐篷了呢?”

        静王元英点了点?#36820;潰?ldquo;我去查看一下,你们放心,我相信旭王是有分寸,不会带着她到处乱走。”他看了一下天色,便打着伞急匆匆地向李未央的帐篷走去。韩家姐妹?#25214;?#36861;上去,却瞧见其他人异样的眼神望过来,韩琴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却也知道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只能和韩琳若无其事地回去?#32422;?#30340;帐篷。

        在帐篷中,郭家三个兄弟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看见静王,郭澄上前问道:“你看见嘉儿了吗?今天晚膳的时候就不见踪影,我们刚才在营地四周到处都找不见她。”

        静王的脸色微微一变道:“那旭王元烈呢?”

        郭澄面色一沉道:“他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不敢禀报父亲,只能说妹妹身体不舒服暂且瞒着,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静王元英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心中浮现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知道,旭王元烈虽然是个任性妄为的人,可他绝不会?#32654;?#26410;央开玩笑的,这个时候还不回来,他们一定是遇上了什么危险。他转头对郭澄道:“事不宜迟,咱们快一点想法子去寻找!现在虽然是初?#28023;?#21487;是天色已晚,草原上的晚上是非常寒冷的,再加上大雨,这么?#31471;?#37326;外,一定会?#27426;?#27515;的。”

        郭澄听到他这样说,心头更加的?#23396;恰?#37101;?#23478;?#32463;一头走了出去,郭?#21619;?#30528;他道:“你到哪里去寻他们?”

        郭导一咬牙,转?#36820;潰?ldquo;我自然有我的法子,你放心就是了。”

        郭澄还是不放心,一步上前扯住他道:“你先不要慌张,我?#20146;?#28982;会去找,嘉儿失踪不是小事,千万不可以传扬出去,若是闹大了……”

        他的话没有说出来,郭?#23478;?#32463;明白了,郭嘉是郭氏的千金小姐,若是她和旭王在草原上失踪了,?#36824;?#20182;们能不能及时回来,对她的名声是极大的损害,现在天色已经晚了,若是一个晚上都找不到人的话,那这事情就非常严重了,一定要小心谨慎行事,才能保住李未央的闺誉。郭澄这样说是全心全意为这个妹妹考虑的。

        郭导点了点?#36820;潰?ldquo;我知道。”这时候,静王元英已经走了上来,对他们道:“不要着?#20445;?#29616;在这种情况我们没头苍蝇似的找,一定什么也找不到,依我看,还是要想法子找熟悉草原情况的人带我们去。”说着,他的心头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

        郭敦一愣,随即看向他道:“对草原情况熟悉的人,你说的是……”

        静王元英一咬牙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暂且不要轻举妄动,一切听我的号令行?#38534;?rdquo;说着他一?#26222;?#31735;,快步地去了。

        静王这一去,就是去寻找阿丽公主,在他看来,三王子过于?#26222;?#19968;定会?#20040;?#20107;做要挟,帮助他登上王位,与其如此,不如找一个他能够控制的人帮他做事,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安全的人选便?#21069;?#20029;公主。

        他一路急匆匆地找到了草原王室的帐篷之前,终于见到了阿丽公主。阿丽的神情之中还有一丝异样,白天的时候,元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了她,晚上又来寻找她,这是为什么呢?她原本不想再见到这个人,可是现在见到他一脸焦?#20445;?#21322;边身子都被打湿了,那俊美的脸上都是她从未见过的不安和焦急。阿丽公主不禁问道:“怎么了,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吗?”

        静王元英一把拉住她的袖子,顾不得别的,低声地道:“郭家的小姐失踪了,就在草原上,若是让她这样在外面乱跑,只怕会有危?#30504;?rdquo;

        阿丽公主一愣,下意识地道:“现在?这怎么可能!”她这样一说,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惊疑,草原上地广人稀,各个部落之间都有**的地方没有人居住,甚至树林和草深的地方有不少的猛兽埋伏,她开口道:“现在雨这么大,她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草原里去的,这太危险了!”她这样说着,一边低声地?#24895;?#20365;女道:“你去,把我的披风拿过来,我要去寻?#22812;?#23567;姐。”

        她这样一说,静王元英愣住了,他以为要费很多口舌才能说得动阿丽公主,没想到会这样的容易。

        阿丽公主微微一笑道:“郭小姐是个好人,我知道的,我不会因为你而为难她,”她说完这句话,又不免担忧地道:“现在外面下着大雨,郭小姐一个女孩子恐怕是太危险了,咱们要赶紧找到她。”她一边说一边?#24895;?#20154;去?#24613;?#22823;队的人马和火把,可?#20146;?#24565;一想,如今的天气?#24613;?#20102;火把也是无?#33579;?#21482;能先靠?#32422;?#30340;?#26412;?#23547;找,期待雨快点停了。

        可是这个时候,静王元英却摇?#36820;潰?ldquo;不可以惊动太多的人。”

        阿丽公主一愣,随?#21561;潰?ldquo;不惊动人,这怎么可能呢?这样的天色,草原又这么大,我们需要兵分几路去寻找啊,若是晚了,恐怕就会耽误他们的性命,难道在你们看来名声比性命还要重要?”

        静王一咬牙:“对,在越西,女子的名声确?#24403;?#24615;命重要,你没有瞧见那裴宝儿吗?现在她日日都是躲在帐篷不?#39029;?#26469;,就是因为她的名声不好了,难道你希望郭小姐变得和她一样?”

        阿丽闻言就愣住了,长久的没有说话。火光之中,她的眼神中跳动着一种不能理解的神色,她困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越西人口口声声都是名声,都是家族,难道在他们的眼中,性命都抵不上些宝贵吗?人要是死了,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她想到这里,不由道:“那就叫我的亲卫去!我身边有五十名亲卫,他们不会乱说话的,加上你的人、郭家的人,咱们一起?#20302;?#23547;找,估计能在天亮之前把人找回来。”她这样说,心头却是没有底,这草原实在是太大了,有些地方连她都不熟悉,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人真的找回来。

        静王元英骑着快马,?#37027;?#22320;出了营地,为了不被发现,他和郭家的人是分开行动的,可是现在黑暗混着雨滴,?#24651;?#30008;的压在草原之上,到处都是混沌一片,静王元英的心也感觉被这片黑?#33080;?#30340;混沌压得几乎喘?#36824;?#27668;来,他还从来没有如此的紧张担心过。明知道元烈带着一个女子不可能走得太远,但是,这附近又几乎没有能藏人的地方,若是他们真的在这里,应该一眼就能瞧见,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呢?

        阿丽公主低声地道:“我去东边,你去西面。郭家人分为南北方向,自去寻找便是!带着这只鹰去,找到了便放飞它,它会告诉我的。”说着她不再多话,快马扬鞭地带着?#32422;?#30340;亲卫飞?#31085;?#21435;,她去东面,那是草原上最为危险的地方,她不希望静王跟着去涉?#30504;?#25152;以把最为安全的西面交给了元英。

        元英看着她的背影,不免觉得感动,只?#19978;?#36825;感动只是一瞬间,便?#27426;?#26446;未央的担忧和紧张所掩盖了,他不断地寻找着,越走越深,搜寻的范围也在不断的加大。阿丽公主说得对,这草原如此大,?#36824;?#24102;多少的人都没有办法把每一处都搜查到,而且越往深处走,草就越长,再加上雨水太大,遮盖了他的双目。他想着,若是李未央在哪里倒下了,哪怕就近在眼前,恐怕他也看不到,天色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可是就在这时候雨水慢慢的小了下来,静王元英身上披着?#25918;瘢?#24050;经完全打湿了,他心头的?#23396;?#30422;过了一?#23567;?br />
        现在他已经不再?#22987;?#20803;烈了,他甚至希望元烈在李未央身边,帮助她熬过这黑暗的时候,?#20154;?#21435;找到她。身边有人说道:“静王,雨停了。”

        静王看了一眼天色道:“点起火?#36873;?rdquo;

        草原上便飘起了火光,静王元英咬牙道:“继续寻找。”说着他们继续往草原深处走去,阿丽公主早已经派了熟悉草原地形的人替他们带路,这一路走过去,静王元英的心却一直提着,没有办法放下来。

        李未央醒来的时候,发现?#32422;?#36538;在一个干?#27426;?#20919;燥的洞穴里,她坐起了身,却发现?#32422;?#21018;才是昏迷了。原先在滚到地上的时候,虽然元烈保护住了她,不让她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但那剧烈的冲击让她不由躺倒在冰冷的草地里,就这么睡了过去,虽然有了意识,但睁开眼睛,元烈却不在洞穴之中,她不由紧张起来,他去了哪里?这个时候怎么丢下她一个人。

        就在此?#20445;?#22905;瞧见了一个人急匆匆得进了洞穴,心头一跳,下意识?#25112;?#20102;袖中的匕首,可是等到她看清了那人的脸孔,心头才微微的一松。

        元烈一脸关切地看着他,问道:“醒了吗?冷不冷?”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洞穴之中,将好不容易找到的柴火,放到地上,拿出火折子,?#19978;?#26612;火不是很干,发出嘶嘶的响声,?#32422;?#29190;裂的声音。元烈想方设法的将火挑起一些,将有雨水的柴火放在火边,让它们慢慢烤干,然后投入火?#23567;?br />
        当洞穴之中放出火光的时候,李未央才觉得身体更冷,她下意识地向对方靠了?#20426;?br />
        元烈身上的?#36335;?#20173;旧是湿的,左肩、胸口都留下?#35828;?#21073;的痕迹,滑破的布料已经被血染红了,所幸都是轻伤。李未央看了一眼,元烈那俊美的容貌,已经被烟熏得有些黑了,看起来十足的可笑,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专注而认真,李未央心头一暖道:“赵月他们呢?”

        元烈抬起头,目如星火,道:“刚才就已经不见了人影了,我想应该是被?#32321;?#32544;住了,?#36824;?#20320;放心,以他们的武功是不会出事的,很快会追过来,这一路我已经留了记号。”他这样说着,李未央却是叹了一口气道:“看样子,我诛杀裴家人的举动已经将他们激怒了。可我倒是很意外,连草原大君?#23478;?#26432;我……”

        元烈淡淡道:“不,他是别有用心。”

        李未央心头一跳,“为什么?”

        元烈嗤笑一声道:“我听那裴皇后和大君一直有些见不得人的交易,他为了越西的物资和裴皇后手上的财物,只要条件足够,哪怕是去刺杀越西的?#23454;郟?#20063;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在他看来,我们?#36824;?#26159;些小角色,除掉也就除掉了。虽?#32531;?#26263;中我看的不是十分真切,可我有预感,这件事就是他干的。”

        李未央想要说话,却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元烈连忙握住了她的手道:“靠火近一点,等把?#36335;?#28900;干了会舒服很多。”她这才看到元烈的手已经鲜血淋漓,她不由愣住了,这才意识到,刚才在与对方拼搏的时候,他的手握住过对方的长剑。难怪,他的手上变得血肉模糊,她一咬牙,从?#32422;?#30340;裙子上撕下了一块布?#24076;?#38543;即在火上烤干,元烈不知道要她做什么,却看到她将烤干的布料拿出来,又拉过他的手,一层一层的缠裹住。

        元烈眼睛里闪过一丝?#22120;錚?#31361;然抱紧了她,本想要借机会占点便宜。谁知李未央一愣,却是没有拒绝,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原本一直是受她照顾的,可是不知何?#20445;?#20182;已经成长为一个如此伟岸的年轻男子了,有如此?#30475;?#30340;力量,轻而易举的保护她,不,不是轻而易举,是豁出性命的保护她。

        像是感受到她的注视一般,元烈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低下头来,触不及防的,所有的爱怜落入了她的眼中,李未央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他火热的眼神,却再也来不及。

        元烈微笑着道:“将来我们成亲了,就离开越西,四处游玩,好不好?如果你想要回大历,咱们就去,等你在大历住腻了,咱们就来草原上住一段日子。听说除了越西和大历草原之外,这世上还有许多的国家都十分的有趣。冬眠国有世上最美丽的花?#24179;冢?#26376;落国有天下最精彩的赛马会,苍凡国的女子和男子一样能够读书、做官、执掌财?#32531;?#26435;力。易成国最冷酷无情,他?#20146;?#26159;?#19981;?#31561;孩子一出生就丢在门外,任由他们在冰天雪地里呆着,如果活下来,那就是能够养大的,如果活不下来,就埋在家里的地下,你说他们是不是很奇怪。”

        李未央不禁扬起眉头,微微笑道:“?#21069;。?#24456;奇怪。”

        元烈笑容带着一?#21051;?#34588;,道:“这些国家都很有意?#36857;?#26377;的人生性懒惰,有的人十分聪明,还有国家不事生产,整日只知道吟诗作对,起舞为乐,若是咱们到了那里,就可以去过他们生活,品尝他们的人生,不再纠缠在这些勾心?#26041;?#20043;中,你说好不好?”

        李未央轻轻地点了点?#36820;潰?ldquo;好。”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20223;?#36807;了一丝温暖。她不知道元烈所说的等一切结束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时候,但她知道只要努力,那一天总会来的。虽然不知道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可是她现在真的可以去想一想将来要做什么,又该去那里。当然她知道?#36824;?#21435;哪里,元烈都会陪在她的身边,这一点让她十分高兴,一个永远都是孤身一人的女子,当她的身边有了牵挂,她便不再那么孤单了,过去她一直抗拒元烈的靠近,可是现在她才知道,?#26377;?#24213;里她是依赖着他的,今天若是没有他,根本不能坚持下来,因为有他,所以她才开始害怕?#21171;觥?br />
        这种感觉特别的奇怪,李未央也没有感受过,她?#25214;?#35828;话,元烈却不?#20154;从?#36807;来,捏着她的下巴便去吻她,为什么要让她又陷入到感情的漩涡中去呢,都是眼前这个人!李未央心头有点恼怒,一怔,随即发狠似地去咬他的舌尖,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在舌尖。元?#19968;?#28982;?#36824;埽?#20219;她去咬,越吻越深,良久才松开她的?#21073;?#20381;?#26432;?#30528;她,嬉皮笑脸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去郭府提亲呢?”

        李未央愣住了,过去这么多年来,只有他挺身而出为她遮风挡雨,为她出?#34987;?#31574;,她才知道这世上有人与她心意相通,与她并肩作?#21073;还?#20160;么时候他都不曾舍弃过她。反过来想,若是没有李未央,元?#19968;?#36208;上什么样的道路呢?她下意识地道:“若是一切都结束了,你想做?#23454;?#21527;?越西?#23454;?#38491;下,这个位置十分的诱人吧。”

        元烈却只是微笑道:“我记得那个时候?#24867;?#25105;说过,你要这天下对不对?”

        李未央愣住了,良?#22969;?#26377;说话,元烈却是笑容平静,“我知道那时候你说的话并不是真的。若是你真的想要这天下,当时你就应该嫁给?#21269;?#30495;或者?#21269;?#29577;,你?#30340;切?#35805;,?#36824;?#26159;在气我,不,也许你是在鼓励我,你鼓励人的法子总是这么特别。”

        李未央失笑,她意识到了对方在转移话题,慢慢地道:“你真的不想做?#23454;?#21527;?”

        元烈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好笑道:“做?#23454;郟?#26377;什么好处呢?不能陪伴在心爱的人身边。做任何一件事情?#23478;?#34987;人指?#21482;?#33050;,?#21069;?#40857;椅还有无数的人在觊觎,你看我父皇——”当他说出父皇两个字?#20445;?#20182;?#32422;?#37117;有些吃惊,随着他垂?#39532;?#23376;,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眼睛里的神情。

        火光之中他整个人美如冠玉,乌发之下肤似寒冰,眉如墨?#21097;?#40763;梁高挺,最让人移不开眼睛是便是那如琥珀一般闪亮的眼眸,顾盼之间,夺人心魄。而唯一的?#27605;?#20284;乎就是那一道道被烟?#24050;?#20986;来的黑色了,而这样却让他那一张俊美的脸添了两份稚气。

        李未央一笑,从前那种淡淡的忧伤再度袭上心头,她知道,若是没有?#32422;海?#20803;?#19968;?#21435;争夺那个皇位的,因为他狠得下心肠,又不?#19981;?#21463;到任何束缚,遇到阻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这种人,又怎么甘心居于人下呢?他是这样的个性啊……

        李未央这样想着,心头一声轻?#33606;?#21364;是不再说话了。

        元烈看着她道:“这一回,你还要支持静王去抢那皇位吗?”

        李未央一愣,随即觉得有些可笑,“我为什么要支持他?”

        元烈微微一笑:“我以为你会像支持?#21269;?#29577;一样,将他扶上皇位。只?#36824;?#25105;没有想到就连?#21269;?#29577;也只是你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36873;?rdquo;

        李未央笑了笑道:“他不是我的棋子,他做不了?#23454;?#24182;非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圣心,?#23454;?#30340;位子一直不想传给他,他?#19981;?#30340;从始至终就?#21069;?#30343;子,所以?#21269;?#29577;?#20146;?#23450;要失败的。我只是说我要帮助他,却没有允诺一定会让他坐上皇位,更何况做个?#24184;?#30340;亲王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去抢?#21069;?#40857;?#25991;兀?rdquo;

        元烈轻轻叹息一声,道:“从大历回来的消息是,他似乎依旧没有放弃做?#23454;?#30340;心哪。”

        李未央想了想道:“这一切与我没有关系了,他想做?#23454;?#20063;好,做闲散王爷也好,哪怕他举兵谋反,在做出选择之前,他一定要为?#32422;?#30340;人生负责。我早已说过,他不?#20146;齷实?#30340;材?#24076;?#23601;像八皇子,他一直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26494;保?#20809;是这份忍耐心性就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元烈看着李未央,眼神之中有一丝志得意满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帮助?#21269;?#29577;一样帮助元英的。”

        李未央扬眉道:“哦?为什么呢?”

        元烈轻柔地看着她,琥珀的眼神中是一望无际的认真,“因为元英比起?#21269;?#29577;其实更为冷酷无情,若是他将来做了?#23454;郟?#21482;怕……”

        他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已经明白了,“只怕狡兔死,走?#25918;耄?#19968;个帝王是不能容忍知道他过去一切的人,我若?#21069;?#21161;元英,自然会掺和很多事情,这样一来,他就会觉得我很碍眼了。可以?#19981;?#38590;,不可以享?#36824;螅?#20320;想对我说这些话吗?”

        元烈点了点头。

        李未央知道,元烈说的有九成九是实话,元英表面上宽容大度,?#20146;?#37324;却很有几分冷酷,他若是登了皇位,郭家可能会得善?#30504;?#21487;她李未央就很麻烦了,除非她肯嫁给他,情况又是不同。作为?#32972;?#22905;当然会被除掉,因为她知道了太多,但一旦她成为静王妃,这?#36824;?#24590;么会享不得呢?只?#36824;?#36825;话想想可以,无论如何不可当面说,因为她知道元烈这小心眼肯定是不愿意听的。反正她也没有这个心,又何必提起让他打翻醋坛子?

        远处突然传来马蹄声阵阵,李未央比元烈更早?#20174;?#36807;来,忙使了个眼色,来不及说别的,便飞快地整理了一下衣物,幸好她身上还是衣?#21202;?#40784;,只是多了些褶皱,只?#36824;?#22312;大雨中淋过,又在泥土里滚过,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李未央苦笑道:“有人找来了,却不知道是敌人还是朋?#36873;?rdquo;

        元烈侧耳听了一会儿,随即面色阴沉了下?#21561;潰?ldquo;是朋?#36873;?rdquo;

        李未央好奇道:“既然是朋友,你为何表情如此的奇怪。”

        元烈冷哼一声道:“我还以为至少要到明天天?#20102;?#20204;才能找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抓住李未央的手道:“要不趁着这个机会,我向郭家人提亲。”

        李未央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现在还不是时候!”

        元烈愣道:“不是时候——你是说?”

        李未央这么说?#32622;?#26159;已经答应了,那就是到了?#40092;?#30340;?#34987;?#23601;可以?!这是她第一次首肯!元烈还来不及?#26029;玻?#22806;面就闯进了一个人,看见他们好端端的在一起说话,不由就是一愣。

        李未央瞧了一眼,那面上?#23396;恰?#19968;脸雨水的正是静王元英,他看到这一幕,眼睛里的惶急都变成了黯淡,他避开了眼神道:“你们两人没事吧?”

        李未央点了点?#36820;潰?ldquo;没?#38534;?rdquo;

        元英一咬牙,将身上的?#25918;?#33073;了下来,递给李未央,元烈却是淡淡推开,目光冰冷地道:“这不?#40092;省?rdquo;就在此?#20445;?#36213;月已经飞快地进了洞穴之中,她手上捧着干净的衣物,低声地道:“小姐,静王特地带了?#36335;?#32473;你替?#24359;?rdquo;

        李未央看了元英一眼,目光沉静道:“多谢静王。”

        元英不再说话,转身快步走了出去,元烈还磨磨蹭蹭的,直到李未央瞪了他一眼,他才跟着离开。李未央看了赵月一眼,道:“是你先找到我们的?”

        赵月摇了摇头,道:“我们被?#32321;飞?#30340;时候,碰到了那些黑衣武士,是他?#21069;?#25105;?#21069;?#33073;了?#32321;?#28982;后他们就消失了。后来我们在路上又见到了主子留下的记号,才找了过来。”

        李未央道:“天色那样黑,你是怎么找到那些记号的。”她很好奇,元烈究竟留下了什么。

        赵月微微一笑,从?#32422;?#30340;腰间取出了一个锦?#36965;?#38543;即打开给李未央一看。李未央便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荧光粉,她点了点?#36820;潰?ldquo;他也真是大胆,不怕那些?#32321;?#36861;过来吗?”

        赵月一笑,自信道:“小姐不用担心,要我们用同样的粉末洒在上面才看得到主子留下的痕迹,寻常人是看不见的。”

        李未央这才放心,她随?#21561;潰?ldquo;你替?#19968;?#20102;衣裳,咱们就出去吧。”

        此时天色逐渐的亮了,裴宝儿一夜未眠,她在帐篷里翻来覆去,眼?#21543;?#36807;的都是那一夜**的情景,她最后还是惊恐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旁边的婢女连忙道:“小姐,你没事吧。”

        裴宝儿咬咬牙道:“我在这帐篷里呆了这么久,却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吗?”

        这婢女低下头去,如今这?#32622;?#36824;有谁敢来瞧小姐呢?她不敢说这话。

        裴宝儿却在一旁道:“阿丽公主呢?她也没有来过吗?#23380;?#22825;不是他们草原上的祭祀么,她竟然也没来邀请我!”随后她脸一沉,不由?#24895;?#36947;,“替我**,我要去找她。”阿丽一定是听到李未央什么闲话,才会完全不理会她了!她一定要做什么挽救这个盟友,毕竟她还需要阿丽公主,她这样想着。

        等到了阿丽公主的帐篷,裴宝儿却发现帐篷里除了一个年老的女奴守着,其他人都不见了,她皱了皱眉?#36820;潰?ldquo;阿丽公主去了哪里?”

        那女奴正在劳作,此刻仰起?#24120;?#30475;着裴宝儿有些**,裴宝儿又道:“我问你,阿丽公主去了哪里?”

        那女奴看到?#21069;?#20029;公主的朋友,便如实道:“昨天晚上静王殿下来了,说是什么人不见了,让阿丽公主一起去寻找,公主就急匆匆带着其他人去了,其他的老奴也不知道。”她年纪大了,又?#21069;?#20029;公主的乳母,所以她才能在帐篷里待着,可是她却没有听清楚当时元英说了什么,只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大概。

        裴宝儿扬起了眉头,能让静王元英和阿丽公主一起去寻找的,会是什么人呢?她苦思冥想了半天却想不到,随即快速的转身,向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将整件事情串起来想。却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惊喜!

        就在这时候,她看见一群年轻的小姐正叽叽喳喳地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她灵机一动,拦住了那些人道:“赵小姐,在草原上玩的可还舒心吗?”

        那赵侍郎家的千金看了裴宝儿一眼,眼神里露出了鄙夷的神情,她们从在太子府见了那事情之后,对裴宝儿都是敬而远之的,现在这女人还恬不知耻地凑上来,赵小姐不由头一低就想?#30333;?#30631;不见她。

        裴宝儿却一咬牙,拦住她们道:“听说郭小姐昨天不小心淋了雨,发起了高?#30504;?#21681;们是不是去瞧一瞧她。”

        其他人对视一眼,目光之中都露出惊奇。听到和炙手可热的郭家有关系,赵小姐回过头去:“郭小姐人很好,咱们理所应当去看一看她的。”说着,其他人便?#36861;?#38468;和起来。

        裴宝儿冷笑一声,郭?#21619;?#20154;都是十分冷淡,你们这样还不是看在郭家权势的份上?随即她想到郭家另外还两个没有定亲的少年公子,便明白了这些小姐在想些什么,这一次郭家人可是在狩猎场上大出风头,连?#23454;?#37117;给了不少赏?#20572;?#19981;像裴家那三个惨死的兄弟,她想到这里,不由更加得恼恨,脸上却是满脸的笑容,道:“咱们快去吧,不要耽搁了时辰。”

        ------题外话------

        编辑:我发现,你章节名经常重复,?#36947;?#20102;吧……

        小秦:惊悚片的名字都差不多吧,杀人狂魔啊,雨夜惊魂啊,小岛惊魂,致命弯道啦……

        ?#24598;怖怖玻?#26376;票月?#20445;?#36807;年?#19968;?#32487;续保持稳定更新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33606;喊?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33606;?/strong>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体彩金七乐玩法介绍 山东群英会号码走势图 新彊时时三星走势图 上海时时票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11选51002无标题 新时时计算工具 李逵劈鱼50元提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十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金龙棋牌手机版下载v1.0__玩游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