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03 静王求婚

    庶女有毒

    203 静王求婚


        雍文太子在走过李未央央身边的时候突然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

        李未央微微吃惊,因为她发现那双眼中透出冰雪一般的寒光,她微微地垂下头,避过了他的眼神。然而,她却不可避免地发现,雍文太子眼神之中隐藏了?#36824;?#26432;气。她不禁想:难道宫中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太?#38605;?#35060;皇后盯上了她吗??#36824;?#22905;倒?#30343;?#20040;可畏惧的。

        雍文太子注意到了李未央,这仅仅是因为他天生有野兽般的?#26412;酰?#19981;知道为什么?#30475;?#35265;到这个女子,他总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仿佛被窥探了一般。对方?#36824;?#26159;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他相信可以窥探他心意的人,世间并不存在。走过她身边的时候,他状似无意地打量着李未央,总觉得这个少女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气度雍容,神情淡然。他是知道自己的威势的,虽然平时他总是笑眯眯的,十分和煦的样子,可是,在朝中谁都知道,雍文太子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曾经有一个官员得罪了自己,他盛怒之下发作,那个官员却当场吓得晕了过去,至此之后,所有的文武百官见了太子,总是有些恐惧。便是临安公主,在自己的面前也常常是毕恭毕敬,可是李未央——他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从容不迫。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26432;?#24471;更加威慑,李未央虽然低着?#32321;?#24320;他的眼神,他却觉得对方并不是认输,也不是恐惧,而?#30343;?#28129;淡的嘲讽。想到这里,他突然站住了脚步。当着众人的面看着李未央道:“郭小姐,多日不见了。”

        众人看到太子竟然停下和郭家的小姐打招呼,不免微微吃了一惊。

        李未央抬起眼睛,淡淡地一笑,“承蒙太子殿下关照,郭嘉一切?#24049;謾?rdquo;

        李未央的话说出了口。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奇异的神情。在宫中发生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越西的大都。所有的人都知道,郭家的小姐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简单。当然,郭家根本就没有一个简单的人。每一个郭家的人面上都带着笑容,让大家感到亲?#23567;?#20294;是他们能得到今天的地位,绝对不是简单的事。

        太子只这样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便微微一笑,像是并不在意郭嘉的回答,目光反而转到了郭舞身上,那眼神中似乎有一种莫名的热情。被那样的眼神看着,郭舞含羞低下了头。

        李未央在一旁勾起了?#33050;希?#24515;道:看来两人的联姻是真的了,?#30343;?#19981;知,何时才当众宣布了。按照**的性情,只怕今?#31449;?#26159;一个很好的时机吧。

        太子深深地看了郭舞一眼,转身离去了。太子身后不远处,跟着临安公主和蒋南,他们两人十分亲热的模样,笑容满面地走进来。堂堂?#36824;?#20844;主,?#36824;?#36208;到哪里都带着这样的一个男人,实在是一件引人侧目的事情,然而临安公主却仿佛以此为荣,像是浑然不在意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不知为什么,蒋南和李未央的目光微微对视了一瞬,最终,反倒是蒋南先移开了目光。

        众人纷纷落座,**见人到的差不多了。一拍手,便让奴婢鱼贯地送菜肴上桌。一时水陆八珍,美?#37117;央齲?#21313;分的丰盛。**亲自起身,将每一?#36824;?#23458;面前的酒杯斟满,才坐回了坐席,举起酒杯道:“至此时刻,在下?#21592;?#27700;酒,恭请太子殿下?#36879;魑还罌停?#23569;饮几杯,稍后还有歌舞美人助兴。承蒙各位垂顾,今日必要尽欢,方不负良辰美景。”说罢,向太子先敬了一杯道:“太子殿下亲自驾临寒舍,那是蓬荜生辉之事,在下先行致谢。”

        太子微笑着,回了一杯酒。众人闻言纷纷举杯庆贺**寿辰,场面一时非常热闹。就在此时,突然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旭王殿?#24405;?#21040;!”

        众人一愣,无缘无故的,旭王元?#20197;?#20040;会来到这里?

        **的笑容顿了顿,显然十分惊讶。其?#21040;?#22825;的宴会,他确实邀请了元烈。只?#36824;?#20182;和他素无交情,元烈的性情又一直是十分的古怪。从来不参加这样的场合……他一直以为,对方根本就不会来参加这次的宴会。那则邀请,也?#36824;?#26159;尽了心意而?#36873;?br />
        元烈一身华服,风度翩翩地走了进来,众人的目光一下聚集在他的身上,随后就有好事者看了一眼坐在郭家人身边的郭小姐,心中都是窃笑不?#36873;?#30475;来传说之中,旭王元烈对郭嘉一见钟情的事情是真的了,不但是处处维护,还如?#20843;?#24418;。明明素日里和这兵?#21487;?#20070;**没有丝毫的来往,如今却出现在这宴席上,不是为了郭家小姐,又是为了谁呢?

        临安公主看着旭王元烈,面?#19979;?#20986;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蒋南的目光却变?#32654;?#20925;,他低下了头,掩饰性地喝了一杯酒,心头涌起一种复杂感觉,却不知道究竟是何等滋味。李未央,若是你知道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你?#21482;?#20316;何感想呢?呵呵,恐怕你绝想不到,最终是我将你送上死路吧。脑海中突然涌现起第一次在大历宫道上见到李未央的场景,蒋南冷冷一笑,将被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元烈刚刚坐下来,**便亲自起身向他敬了一杯酒,大声笑道:“旭王殿下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呀!”这些话他对太子也说过,如今对旭王元烈,便又说了一遍。李未央心头暗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元?#39029;?#30528;没人注意的时候,向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眸子里流露出一?#21487;?#38378;的笑意。李未央垂下了眼睛,微微一笑。众人?#25214;?#20030;杯,却又听到外面有人道:“静王殿下到!”

        这下子就连**都愣住了!静王怎么也来了呢?#24656;?#20154;正思?#20146;?#36825;个问题,便看见静王大跨步地从门外走了进来。他面上的笑容和往?#25214;?#33324;的和煦,?#30343;?#24403;目光落在旭王元烈的身上时,那温和的笑容立刻便冷了三分。众人看在眼里,便立刻想起最近京都流行的一则小道消息,便是关于郭惠妃有意为静王元英迎娶郭嘉的事情,再看看元烈同样很不善的表情,众人很容易想到“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八个大字。?#36824;?#20182;们怎么想,在座的三个当事人,静王元英,旭王元烈和那郭家的小姐面上都是一派淡然,丝毫没有什么异样。

        众人瞅来瞅去都瞅不出什么来,便只能私底下?#37027;?#22320;议论两句,转过头去继续推杯换盏。须臾之间,**便请出了一队美人为大家表演歌舞。舞姿虽然并不算非常出色,可是配上美景美酒,便让人陶醉了三分。有美人跳舞,很快便又传来美好的琴音。众人一瞧,郭舞已经坐到了琴前,正在为那些美人伴奏。

        她的琴音初时很微弱,让人非得侧耳细听,渐渐的,琴声变得婉转盘旋,如同穿花拂柳一般旖旎而出,音?#38378;?#32501;不绝恍若高山流水,琴声反反复复,清新而流畅,让人逐渐生出一种荡起回肠的感觉。众人一边听琴,一边观赏那歌舞。李未央却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情。郭舞敢在这样的宴会献?#30504;?#24819;必是对自己的琴技十分的有信心,可是在李未央看来,对方的琴技也?#36824;?#22914;此。她在大历听过不少这样的琴音,只觉得过于婉转低回,萎靡无力,令人觉得有些昏昏欲睡。就在此刻,一旁的太子殿下却突然抽出腰间玉笛,放在唇边吹了起来。刹那之间,恍若银瓶乍破,铁骑突出,急促的笛音仿佛千军万马一般,纵横驰骋。

        郭舞一怔,随即她的琴音也随之改变。伴随着笛声的爆发,她的琴音变?#27809;?#21402;沉着,杀机隐伏。那些歌舞的美人,舞蹈也变得铿锵起来,整个舞曲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李未央凝神细听,却觉得那笛音之中却似乎有一种豪迈悲凉的情绪,仿佛为众人描绘一副沙场秋点兵的景象。她微微一笑,看来这太子殿下实在不简单,心中颇有丘壑呀!

        笛音慢慢从高亢恢复了平静,宛如一场大战之后的歌舞生平,让人们在?#30446;?#31070;怡之中变得沉醉。郭舞的面?#19979;?#20986;一丝羞红,在笛音停了之后,她的琴曲也慢慢地跟着停了下来。一曲终了,掌声雷鸣,众人纷纷为太子殿下叫好。在座的谁都知道,今日若非太子殿下的笛音到了要紧处救了一把,那郭舞的琴曲根本是太过旖旎,十分平常,并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

        只?#36824;?#20182;们是来参加别人的宴会,便纷纷开口将郭小姐吹捧一番。郭舞听了众人的夸赞,心中自然十分的喜悦。欣赏了美丽的歌舞,听完了琴曲。**站了起来道:“今日我院子里的牡丹都开了,都是从大历运来的稀有品种,大家若是?#19981;叮?#19981;?#20102;?#22788;游览一番。”主人都这样说,客人们便纷纷地站了起来。

        李未央一路观赏着牡丹,一?#26041;?#28176;与人?#21644;?#31163;开来,她向来不?#19981;?#36807;热闹的环?#24120;?#20877;加上今天她也有些话想要单独向元烈说。只?#36824;?#20803;烈还没有来不及追上她就已经被太子缠上,太子盯着元烈说话,元英却瞅准时机,上前一步,拦住了李未央。

        李未央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十分诧异,按说,静王今日不是不参加这个宴会么,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元英站的离李未央有一些距离,同样穿了一身华服,雍容的衣服却显得他更加出众,好像这锦袍天生就是他神采气韵的一部分。李未央信步向前走,仿佛没有瞧见他一样。

        元英的声音悠悠地在她身后响起,十分轻松:“昨日母妃又再向我提起你我的婚事,似乎正在为此烦恼。”

        李未央转头,元英却是望着一盆盛放的牡丹花,放佛没有在瞧她。

        李未央微微一笑:“那又如?#25991;兀?rdquo;

        元英轻轻地说道:“上一回,我?#30343;?#19968;句话带过,这一回,我却亲自向母妃说,要迎娶你做王妃。”

        李未央脸上却没有一丝惊讶,更没有欢?#19981;?#26159;反感的情绪,仿佛毫不在意,?#30343;?#24685;谨地道:“多谢静王青睐,可惜……”

        她的话没说完,元英已经勾起了一抹讥笑,带着些许的了然,淡淡地道:“为了那个人?”

        李未央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不免挑起眉头,“我不知道殿下所谓——那个人究竟指的是谁?”

        元英信手采了一朵牡丹,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径直拿在手中把玩,似乎并不在意李未央说的话,?#30343;亲?#24320;了话题道:“我原?#38745;?#25171;算来参加,只?#36824;?#21548;?#30340;?#20010;人来了。我想既然同样都在追求你,我总不能落于人后吧。”

        他竟然这样坦诚——李未央闻言,微微一笑,并不理会。正准备向前走时,元英却又向前追上几步,来到她身边,将一朵艳红的牡丹花塞在她的?#20013;摹J中?#21010;过柔润的触感,是他指尖带过的痕迹。

        “殿下,你这又是何必呢?”李未央一怔,再次开口。

        元英的目光如流水一般慢慢地在她身上流过,缓缓开口:“郭嘉,我?#19981;?#20320;,而且欣赏你。”见李未央不语,他笑了笑道:“?#26377;?#21040;大,只要是我?#19981;?#30340;东西,便没有得不到的。只?#36824;?#25105;从来不会强人所?#36873;?#25105;相信,你应该明白,谁才?#20146;?#36866;合你的人。”李未央手中把玩着他递来的牡丹花,避开了他那双光华流转的眼睛,?#30343;?#28129;淡地道:“什么是适合,什么又是不适合呢?”

        元英笑了笑,流转的眼眸泛起一丝洞悉一切的光芒:“你进入郭府,总不能?#30343;?#20026;了做一个区区的郭小姐吧?”

        他如今已现雍容气韵,一派王者风范,李未央不禁凝神,低声道:“看来静王殿下到了如今,还是?#39563;?#25105;进入郭府的目的?”

        元英缓缓地垂下?#36820;潰?ldquo;我不是?#39563;?#20320;,?#30343;?#38472;述事实。你一直唤我殿下,可叫那个人,你却是?#24615;?#28872;。若是可以,?#19981;?#25105;一声元英吧,就像你的哥哥们那样。”私底下,郭家的兄弟们经常直呼他的名字,这也是关?#36424;?#22806;亲近的?#20498;省?br />
        李未央只觉得他答非所问,淡淡一笑,将那朵牡丹花递还给他:“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奢望。我想殿下是一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若是我愿意成为静王妃,何至于等到现在呢。更重要的是,无论我进入郭府是什么目的,横竖是和殿下无关的。”

        元英笑了,却不去接那牡丹:“难道你不想借助我的势力,来帮你达到目的吗?你一心进入郭府,要对付的人,一定是很难接近吧。有了我的帮助,你会更快的达到目的。我可以向你保证,?#36824;?#20320;的敌人是谁,势力有多大,我都可以帮助你。”说完,他自嘲地笑了笑,仿佛并不?#21152;?#36825;样的手段?#20174;?#22905;上当。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进入郭府并非我所愿,但殿下说的对。我本身就是带有某种目地。只?#36824;?#25105;既不想倚靠郭府的力量,也不想依附于殿下,我只想依靠自己。”

        闻言,元英不禁怔然,细微的震惊?#30343;?#19968;瞬间,随即他的心中渐渐明白过来,她这是明明白白的拒绝啊。元英觉得诧异,李未央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子。她应当知道怎样选择来说才?#20146;?#22909;的。在大都,一个郭府小姐身份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的敌人势力定然十分?#30475;螅?#33509;是有了静王府的支持,她会更快的达到目的。按照她的秉性来说,应当不会拒绝才是,可是她还是一口回绝了,这是为什么呢?不用问他也知道,是因为某个人。

        静王的眼神慢慢地投到了不远处正在与太?#38605;?#26244;的元烈身上,冷冷笑道:“旭王元烈可以给你什么?明明可以走捷径却要装作毫不在意,你还敢说不是为了他吗?”他的眼眸之中渐渐泛起一丝冷凝,这是李未央从未在元英的目中看过的神情。元英总是微笑和煦的让人如沐春风,从来不曾让人感到寒冷,可是此刻她却觉得,元英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笑面虎的由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也许元英温和的表象之下,隐藏着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本性——那越西皇室天身具有掠夺的本性。

        其实李未央可以仔细地思考一番,并不急于给他答复。甚至于她只要安抚一二,便可以让对方为她做一些事,而且光明正大。她帮助静王,借刀杀人,令裴后和太子陷入绝?#24120;?#19981;但她大仇得报,事后,她也可以选择归隐田园或者安享?#36824;螅?#30340;确是个好法子。可是她平生行事,对敌人可以不择手段,却从来不会对亲近之人用这样的手段。静王固然与她并不亲近,可他却是与郭家息息相关。郭家人与她虽然没有血缘亲情,可是他们的一片拳拳之心,李未央纵然铁石心肠,也不能不动心。若是为了却私怨,撺掇静王与裴后杠上,一着不慎,必定连累郭家。

        她叹了一口气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殿下对我有情还是无情,有心还是无心,?#21152;?#25105;无关。我劝你也不要再想这个问题,我不答应,母亲也不会答应的。”

        元英看着李未央,目光渐渐变深道:“你相信不相信,?#19968;?#26377;法子让郭家答应的?”

        李未央望着他,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冷然,“若是使用威逼利诱的法子,那殿下就不是元英了。我相信,你对郭家的重视远胜于我。若是?#24708;?#20102;他们,你哪里来这样?#30475;?#30340;支?#32456;?#21602;?”

        元英笑了笑道:“看样子。嘉儿你对我十分的了解,更知道我的野心。”

        李未央笑了笑道:“身为一个皇子,自然不甘心?#30343;?#23624;居人下,更何况静王殿下天生就有一种凌驾于众人之上的魄力。只?#36824;?#30861;于裴家和雍文太子,只有按兵不动。我想你如今最大的愿望,便是劝服郭家追随于你,你想娶我也并不是全然是因为你?#19981;?#25105;,更重要的是你觉得郭家人对我十?#31181;?#35270;。所以,你是因为需要而娶我,不是吗?”

        元英深深看进她的眼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李未央并不是一个好欺骗的人,?#36824;?#20182;有什么目的,?#24049;?#23481;易被对方看穿。不错。他并不是因为爱或者?#19981;?#25165;会迎娶她,他是因为——需要。这两个字虽然听起来十分的功利,但是对于皇子而言,需要远胜于一?#23567;?#26446;未央若是嫁给别人,元英极可能会失去郭家支持。因为他太明白舅舅的性格,守城有余而攻势不足。郭家宁愿守着如今?#36824;?#23433;稳,也不愿再进一步去为他去冒险。可惜他需要的不是默默的支持,他需要的?#36824;?#19968;?#23567;⑶看?#30340;后盾。然而此刻一切都被李未央看穿了,他还能说什么了。狡辩吗?不,元英不是这样的人。他想了想,面上的神色缓和下来,柔声道:“嘉儿,你觉得我不会赢吗?”

        李未央望着他,淡淡地道:“殿下,不是我泼你冷水,依现在情况来看,越西政局颇为稳固,太子殿?#24405;?#26159;裴后的嫡长子,?#32622;?#26377;明显的失德,文武百官畏惧裴家权势,皆数倒向太子。殿?#24405;?#20415;娶了我,得到郭家全力支持,苦心孤诣,惨淡经营一些年,纵然可以强行夺位成功,也不免遗臭万年。史书上会说,殿下是谋逆篡位,?#39029;?#36156;子。常言说,名不正则言不?#24120;?#27583;下自己不怕成为千古罪人,却不要拖累一心为你着想的郭?#20063;?#22909;。”话是这样说,她却是在提?#35328;?#33521;,不要妄图把郭家拉下水,谋逆一事,郭家绝对不会做的。

        元英盯着李未央,越发赞赏她的冷静理智。他如今最为顾忌的,便是太子地位稳固,裴后势力庞大,?#30343;?#20182;不露声色,淡淡一笑,道:“我当然知道局势如何,可我更相信,太子这副假面具不会一直戴着,他总有一天会露出本性,到时候,你便会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这江山社稷,百姓安危。嘉儿,今日?#38405;?#30340;求婚一直都算数,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明白,谁才?#20146;?#36866;合你的人。”说完他看了远处一眼,笑道:“你另外的一个追求者来了,我该退场告辞。”说完他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李未央目送着他的背影,却是叹了一口气。元英十分聪明,也很是谨慎,尤其是举手投足之间竟然隐隐有帝王气象,又肯放下身段与人结交,绝非甘心长久居于人下之辈。将来他若是争夺皇位,必定是一场血战。他今日突然提起这件事,可见很快便有所行动了。可是对于李未央自己而言,她不愿意掺合在皇子之间的争夺。她的目的,?#36824;?#26159;那高高在上的裴后而?#36873;?br />
        元烈很快地走到了李未央的身边,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深深地望着她,随即自嘲地笑了一下,勾勒出冷酷神情,他薄唇微启,低低道:“看样子,元英一定是说了什么。”

        李未央微笑地转头看了他一眼:“他说什么重要吗?还是你依旧为他的话而在意?”

        元烈的见?#23545;?#24050;不同于在大历的时候,那时候他?#30343;?#26446;家的三少爷,对于世情并不熟悉,对于人心他也看不透。如今他已经是越西的旭王殿下,历练的事情多了,心境看着都开阔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开朗,?#26223;粒?#36824;有一种凌厉的霸气。他微微一笑,面上却是无比的自信:“元英说什么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的心,是否依然没有动摇?”

        “动摇?”李未央笑了笑,“我倒是想要动摇,只?#36824;?#23545;方要的不是李未央,而是郭嘉,你明白了吗?”

        李未央和郭嘉到底有什么不同吗?看起来她们是同一个人,但事实上两者却有显著的不同。李未央?#21069;?#24179;郡主,?#30343;?#22905;自己,?#30343;?#19968;个千里迢迢而来,无依无靠的女子。而郭嘉,背后则是?#30475;?#30340;齐国公府,还有五个无比优秀的哥哥。得到了郭嘉,就等于得到了齐国公府的支持。这一点,雍文太子知道,元英知道,所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谁才是为了李未央而来的呢?

        她笑了笑,不置可否。

        郭舞站在不远处,看着旭王和李未央站在一起,是那样的赏心悦目,心头掠过一丝妒火。从第一次见面,她的一颗放心,便落在了旭王元烈的身上,她从没见过那样的男子,从没见过那样潇洒的风姿,从没见过那样出众的相貌。她在心中暗暗发?#27169;?#23558;来有一天,总要让这对所有女子都不?#23478;还?#30340;男子,对她产生青睐。她费尽了一切的心思,去赢得他的注意。有一回,她刻意落了一方手帕在对方的面前,原以为,他会像其他人一样,捡起罗?#20102;?#21040;她面前来,这样他们便熟?#35835;恕?#22905;也有机会多和他说两句话,让他为自己的美貌所迷惑。就像从前她一直所做的那样。

        可惜旭王元烈看都没有看一眼,笔直地从那方罗帕上踩了过去。在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跟着这方被弄脏的罗帕一般,摔成了两瓣。从那时候开?#36857;?#22905;便明白,旭王元烈是一个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他的眼中根本没有这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她托自己的父亲想方设法的邀请元烈?#22402;?#24220;,原本想要在他面前?#25925;?#19968;番琴棋书画,让他明白自己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名门闺秀,引他来求亲。可惜,自己的父亲?#36824;?#20998;量,旭王元?#20197;?#23601;把他兵?#21487;?#20070;的帖子丢到了一边,看都没看一眼。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开?#36857;?#22905;?#36879;?#20146;一样对齐国公府充满了憎恶。想也知道,若她拥有郭嘉的身份,旭王元?#20197;?#20040;会对她视若无睹呢。?#36824;?#20174;哪个方向看,自己怎么都比郭嘉美貌?不是吗?男人?#21152;?#35813;?#19981;?#28418;亮的女子,怎么会对容貌不如自己的郭嘉这样上心呢?还不是为了齐国公府的权势!若非李那个女人的存在,自己一定能?#24576;?#20026;堂堂正正的旭王妃。太子虽好,可惜她却只能做个侧妃,怎么会不委屈呢?!郭舞的心中愤怒的想着,不留意间,?#38738;?#19968;声,尾指的指甲断在了手里,她的面?#19979;?#36807;了一道寒光。不远处,蒋南向她走了过来,避开众人的目光,轻声地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郭舞冷笑一声道:“我做事情,南公子自然可以放心,那李未央绝对逃不出我的?#32456;?#24515;。”

        蒋南看了一眼她美丽的容貌,?#30343;?#20919;冷一笑道:“郭小姐,这么有把握吗?可千万不要到了关键时刻出什么纰漏,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

        郭舞的面容没有丝毫的变化,眼眸却变得更加的冷酷,她的心中对郭嘉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充满了憎恶。如今她甚至比蒋南还要期待看到郭嘉的消失,所以她淡淡地道:“你放心吧,我已经?#24895;勒?#26376;。将那封密信放在了她的锦囊里。待会事情闹起来,她肯定是跑不了的。”

        蒋南却不以为然道:“郭小姐你冰雪聪明,我原本应该放心的。只?#36824;?#20320;不太了解李未央这个人。?#30475;?#21040;了紧要关头她总是能翻身,若是没有完全把?#30504;?#36824;是不要妄自行动。”

        郭舞却是已经等不及了,她不想再看到李未央和旭王元烈亲密地站在一起,在她眼中,只要除掉对方自己就能够取而代之。没有齐国公府,父亲**自然能继承爵位,而她也可成为堂堂正正的国公小姐。到时候,旭王元烈能不高看她一眼吗?见蒋南始终心存疑虑,郭舞不免道:“这主意不是你出的吗,怎么,事到临头反悔了吗?”

        蒋南目光落在李未央的背?#21543;希?#21364;是说不出的复杂:“后悔?我怎么会后悔?我只恨不能早一点看到她被打入十?#30636;?#22320;狱。只?#36824;?hellip;…”

        “只?#36824;?#20160;么?”郭舞不禁扬?#22025;?#36947;:“难道南公子也有怜香惜玉心思?#21051;拍?#21644;李未央同样来自大历,?#21482;?#32773;,过去你们之间不止仇恨这么简单吧?”

        也许女人的心?#20960;?#22806;敏锐,一眼就看出了蒋南的内心。他一怔,随后苦笑道:“她与我是有?#36824;?#25140;天之仇。这一点,郭小姐绝对可以放心,我是不会坏了你的大事的。更何况,就像你所说,这主意本身就是我出的。我又怎么会临时改变主意呢!”事实上,蒋?#29616;皇?#35273;得不安。明明大权在?#30504;?#21487;他就是觉得不安。这一次蒋南已经收买了赵月,他相信计策一定能?#24576;?#21151;。但是不知何故,他的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十分危险……

        郭舞笑道:“放心吧,南公子。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23567;?#24453;会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蒋南笑着点了点?#36820;潰?ldquo;那我就静候佳音了。”说着他转身离去,郭舞冷哼一声,鄙夷地道:“真是个没用的东西,事到临头才来担心,还不如我这个女子。”

        郭舞身边的心腹婢女低声道:“小姐,刚才奴婢奉小姐命令?#37027;?#21435;与赵?#38470;?#27965;。她却递给我一个信封,说这上面便是那李未央与旭王元烈来往的密信。”

        郭舞眉头一跳,顿时一把抢了过来。唰唰将那封信拆开,一瞧,却是一封空白的纸,上面什么也没有。她不禁皱起?#32426;返潰?ldquo;什么密信?这是耍我吗?”

        随后,突然一?#30343;中鄙?#20986;来,从她的手上抢过了那封密信,郭舞不禁怒道:“谁?!”转过头来瞧见是刚才明明已经离去的蒋南。她不由生气道:“你不是已经走了?”

        蒋南笑了笑,道:“?#21069; 2还?#30475;到郭小姐手上似乎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特意来鉴赏一番。”转瞬之间,他已经将那封信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郭舞不禁上前一步,道:“还给我。这是属于我的东西。”

        蒋南冷笑一声,道:“是吗?我刚刚明明听到这婢女说是赵?#36335;?#21629;送来给你。据说是那李未央和旭王元烈来往的密信,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是该由我保管。”

        郭舞面?#19979;?#36807;一丝难?#21834;?#20107;实上她很想知道旭王元烈都和李未央说了什么。在她想来这一定是一封情意绵绵的情书,她在对李未央更加?#20992;?#30340;同时,心中也十分的好奇。但蒋南却不这么想。他总是觉得这封信有什?#22402;?#24618;,所以一定要亲自的研究一番。虽然是一片空白,可他知道很多的药水洒上去便可以让这上面的字迹显形。今天便可以除掉那李未央,但是多给她加一条与旭王元烈私通的罪行,又有什么不好呢?这样做只会?#35328;?#28872;一起拖下水。不知为何,他不希望放过元烈。蒋南的眸色变深,微微一笑道:“好了,郭小姐,我还等着你要演的那一出好戏呢。可千万别让我失望。”说着,他便转身,真的走了。

        郭舞非常气恼地跺了一下脚,低声道:“?#36824;?#26159;一介男宠,又有什么了不起!”

        旁边的一个婢女连忙提醒她,道:“小姐,小心隔墙有耳。”

        郭舞冷笑一声,道:“哼,他?#36824;?#26159;仗着临安公主,才作威作福,且看等我做了国公府的小姐,谁还理睬他们!”说着,她轻轻地整理了一下鬓角,端起满脸的笑容从花丛之中走了出去。

        众人欣赏完了美丽的牡丹花,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可是,竟然迟迟不见**到来,临安公主面?#19979;?#20986;一丝怒色道:“主人去了哪里呀?怎么兵?#21487;?#20070;也是这样怠慢客人的吗?”

        郭舞似乎十分的惶恐,连忙站起来道:“公主殿下息怒,我父亲应当是有一些急事要办。”

        临安冷笑一声道:“把我们都丢在这里。他又有什么急事?难道父皇突然招他进宫吗?”这话说的十分尖酸刻薄,只?#36824;?#22905;是临安公主,?#36824;?#22905;说什么,都没有人敢当众反?#24608;?br />
        雍文太子却是打圆场道:“兵?#21487;?#20070;向来事务繁忙,这倒也没有什么。我们暂且等上一等吧。”

        李未央面上带着一丝冷笑,淡淡移开了目光,她知道,对方正在暗中策划着一?#23567;?#37101;夫人低声地道:“这个**,不知道又在耍什么把戏!”她的心头隐隐浮现一丝不好的预感,然而郭家三兄弟,面上都带着笑容,仿佛对?#21767;?#21457;生的一切?#24049;?#26080;所知似的。

        蒋南看着这一幕,心头冷笑了一声,李未央,今天你与蒋家的仇恨,便划上了一个休止符了。恨你恨了这么久,你若是突然死了,恐怕我还会觉得?#25293;?#21602;,但愿你一路走好,可别怨我!想到这里,他的脸?#19979;?#20986;一丝冷笑。

        临安公主扶住他的?#30452;?#36947;:“在想什么?”

        蒋南淡淡一笑道:“我是在想,等这些事情告一段落,便和公主你一起游山玩水,畅游天下,岂不乐?#30504;?rdquo;

        临安公主大笑道:“就是应该这样,管这些烦心事做什么呢!”话是这么说,她心头却是觉得奇怪。最近蒋南总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私底下在忙些什么。她跟他说话,总是觉着隔着一层心。更难得见到他的笑?#24120;?#30693;道他报仇?#37027;小?#21487;是临安公主可是得了裴后的警告,不允许再对郭家随便做下什么,以免惹下更大的麻?#22330;?#20020;安公主虽然任性妄为,可是向来十分畏惧裴皇后。既然裴皇后都这么说了,她又?#20197;?#20040;样呢?在宫中发生的事情,临安公主虽然不曾亲身经历。可是大名公主的惨状,她后来也是亲眼见到的。想到大名公主竟然也折在了李未央的手底下,足见这个女子是多么的心思狡诈,让人觉得害怕,畏惧。

        临安公主不是?#20498;希?#22312;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她是不会去动李未央的。因为动了对方,等于动了整个郭家。尽管蒋南为此责备她,冷落她,她也不敢冒然行动。只能假意讨好,一心奉?#23567;V皇?#20170;日,为什么蒋南却露出这样的微笑呢?

        临安公主心头越发的疑惑,却是不曾细想。就在此刻,众人突然见过**满面怒色地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大批的护卫,刚刚站稳,**就厉声道:“把这里全部包围起来!”

        众人面上皆是一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齐国公站了起来道:“大哥,究竟是怎么回事?”

        **却没有回答齐国公的话,而是快步走到雍容太子的跟前跪倒道:“太子殿下,刚刚我府上发生了一件十分?#29616;?#30340;事,请殿下为我做主!”

        太子露出一丝惊疑,慢慢道:“究竟是什么事让兵?#21487;?#20070;如此的惊慌失措,这些护卫又是怎么回事?”

        **的面?#19979;?#36807;一丝冷凝,仿佛事态十分?#29616;?#30340;模样,他慢慢地道:“在我的书房之中,有一份关于越西军队的重要情报,乃是一封布阵图。可就在刚才,这份情报,不翼而飞了。”当他说到不翼而飞的四个字的时候,众人的面色都变得惊慌不安起来。兵?#21487;?#20070;所谓的重要情报自然是要?#36879;?#36234;西皇帝的密折,可是这样的一份重要的情报,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可想而知,这将在整个越西,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雍文太子也是十分的惊讶,不由上前一步道:“郭大人,不必焦虑。将整个事情细细地说一遍吧。”

        **面上自然是眉头紧皱,慢慢地道:“太子殿下容禀,原本我有一份密折要呈给陛下。一直?#37027;?#30340;放在书房,但不知怎么回事,刚刚?#19968;?#21435;书房的时候,却发现?#20146;?#23494;折的匣子被人打开了。里面的密折已经不翼而飞。所以,我紧急**了整个院子,搜查了每一个进出的人。可惜,那些人的身上都没有密折。所以,唯一的可能,便是在这花园里。客人之中,必定有奸细!”

        “在花园里?这岂不是?#39563;?#25105;们这些客人吗?”户?#21487;?#20070;第一个恼怒道。

        雍文太子看了他一眼,却是挥了挥手道:“刘大人,稍安勿躁。我想郭大人必定是有依据才会这样说,且听他说完吧。”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似乎十分惶恐地道:“这?#20146;?#28982;的。微臣再如何胆大包天,也不?#19968;骋?#22826;子殿下和众位同僚啊。只?#36824;?#20107;关重大,今日无论如?#25105;?#35201;好好搜查,不能随便放大家离开了!”

        齐国公的面上笼罩出一丝寒光,“大哥,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39563;?#37027;密折是我们其中某一个人拿走了吗?我们取这密折又有何用呢?”

        **的面?#19979;?#20986;一丝冷笑,“?#21069;。?#20174;刚才起,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在座诸位,都是越西的肱股之?#36857;?#21448;有什么必要?#31561;?#36825;样的情报呢?可是我思来想去,除了你们,这府上并没有其他人会拿走这份情报。所以,只能委屈大家搜一搜身了。”

        “搜身?”郭夫人面色一变,恼怒道:“这里这么多女眷,难道你都要一一的搜过吗?”诸位女眷的面上都跟着出现极端不悦的神情,她们好端端来参加宴会,却莫名其妙却闹出了什么布阵图失踪的事情。谁会?#38405;?#31181;情报感兴趣?难道他们都疯了不成吗?可是**信?#29281;?#26086;,却又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雍文太子淡淡地道:“这密折既然如此重要,为避免?#23500;世做?#20043;怒,大家还是不能轻易离开了。”雍文太子声音虽然轻,却有?#36824;?#19981;容抗拒的威?#24076;?#20247;人还能说什么呢?他们心中非常的不满,却?#31181;?#33021;坐回了原位。太子看了大家一眼道:“诸位大人,就请到旁边的殿内**。请护卫一一检查过。至于众位夫人小姐嘛……”他的目光在李未央的面上一扫而过,微微一笑道:“只怕要委屈各位了,也让府中的婢女搜一搜吧。”

        人群之中,李未央的双唇微抿,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温和笑容,偏生今天这笑容里,却夹了一丝令人心寒的意味,眼中跳动的,是勃然的杀机。

        **却盯着李未央,此刻那个少女面临着这样的?#32622;媯?#20381;?#26432;?#29616;得安静而沉稳,她果然如自己所预料的?#21069;悖?#29408;厉,聪明,心思细腻,?#30475;蟆?#21482;可惜,今日便是她的死期了……

        ------题外话------

        编辑:你杀个人都这么困难

        小秦:嗯,难产

        编辑:要剖腹

        小秦?#28023;ā裲⊙)…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37326;?#25105;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38047;?#40723;励!

    ? 拳皇命运吧
    天津时时官方网址 享乐游棋牌游戏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彩经网 gpk钱龙捕鱼客户端 15选5专家推荐号码 山东时时诈骗案 腾讯分分彩单双大小计划 微信捕鱼来了辅助软件 多彩网可靠吗 新疆时时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