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99 美人肥田

    庶女有毒

    199 美人肥田


        **、郭腾兄弟围绕在陈留公主身边作孝子的模样,可是眼角却一直看着李未央的方向。李未央轻轻一瞥,那**的鬓角已经有了白发,额上也带了皱纹,眉目间却有一种开阔的豪气,显然是个精明强干之辈。

        收回视线,她微微一笑,道:“堂姐说的话,嘉儿不明白。”

        郭舞惊讶地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李未央笑容很平和:“堂姐,旭王殿下和我是什么关系,又与你何干呢?”

        郭舞张了张嘴,讶然道:“我……我只是……”

        “堂姐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贸贸?#36824;?#24515;旭王殿下,岂非是惹人笑话?”李未央言语淡淡的,听起来却格外刺心。郭舞美丽的面孔顿?#26412;?#26377;一瞬间的发白,她下意识地道:“嘉儿,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这样说话,又要怎样说话呢?告诉堂姐我和旭王殿下毫无关联么?我倒是想说,堂姐肯信吗?”她这样说着,已经下了台阶,裙摆落在地上,走过的地方,像开出了一地水莲花。

        郭舞看着她的背影,眼底不由浮现出一丝怒意,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委实说不出什么,只能继续保持完美的笑容。

        这时候,已经有婢女走过来,恭敬地道:“尚书大人,将军,齐国公请二位去书房一叙。”

        **和郭腾对视一眼,却都微笑起来,**向陈留公主道:“儿子先去见三弟,回头再来陪着母亲说话。”

        陈留公主淡淡点了头,道:“去吧。”

        郭夫人刚刚从宫中回来不久,又经过这一大帮人的闹腾,显得有点精力不济。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道:“祖母,刚刚两位舅舅送来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陪着母亲先将东西入库。招待客人的事情,还要交给两位****了。”剩下的都是小辈,根本不必陈留公主和郭夫人在场。

        陈留公主点点头,道:“好。晚上还有晚宴,不要忘记。”既然对方大张旗鼓地来了,自然要留下来用膳。

        元英笑容满面地道:“我也要留下来叨扰了。”

        陈留公主脸上才有点笑容:“自然,少不了你!”

        郭夫人进了卧房,才叹了一口气,露出面上的疲惫道:“这些人,从来都不消停!”

        李未央笑了笑,道:“出了宫中那件事,外面人都在流传说二伯父教唆他的养子诬陷郭家,目的就是为了报复当年的事情。这样的风言风语虽然不能损伤他们的根本,却?#19981;?#24102;来不少的麻烦,他?#20146;偶保?#20063;?#20146;?#28982;的。”

        “这样惺惺作态,瞧了都让人觉得恶心。”郭夫人挥了挥手,道,“我一想起他们居然把坏主意打到你的头上,就恨不得给他们一巴?#30130;?rdquo;

        李未央心头微微动容,握住郭夫人的手道:“娘,我不是好好儿的吗?他们绝对?#35805;?#27861;拿我怎么样的。”郭夫人听了以后并没有放下?#27169;?#21453;而面容一下子沉寂起来,她深深地看着李未央,忽然一下子把她搂进怀里,声音十分温柔,但是充满了力量和决?#27169;?ldquo;你是我的女儿,我自然要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李未央心?#32321;?#24471;温暖,她这一生,一直在费尽心思保护自己、保护别人,除了元烈之外,没有人能够给她支持和依靠。可是现在,郭夫人的话却是让人感觉到?#36824;膳?#27969;涌进心头。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可这样的母亲,却让她不能不动容。

        郭夫人叹了口气,道:“好了,咱?#21069;?#19996;西入库吧。”

        李未央失笑,道:“娘,你去歇息吧,这些事情交给我就好。”

        郭夫人惊讶,道:“交给你?”顿了顿,她点点头,道,“?#21069;。?#20320;将来也是要嫁人的,让你学习一下如何理事也好。”她很明白,所谓东西入库,根本不必急着今天,又有管家等人在,主人也不必亲自看着,李未央是想找藉口摆脱那些人,让她能够轻松一下。这一点,自己明白,那些所谓的客人心中也是有数的。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去休息,才吩咐仆人将那个红漆?#25964;?#31665;子抬了上来,打开一看,却是满满一箱子的金银器重,细软珠玉。李未央嘲讽地笑了笑,拔了老虎的胡须,就给几块肉来慰问一番,**真的以为她李未央这样?#20040;?#21457;?

        “把这些一一清点入册。”李未央吩咐赵月,随后,她便坐在一边看着赵月清点,面上却是若有所思的神情,似听非听,明显心思不在此处。

        一个时辰后,一个婢女掀开了帘子,她恭敬地轻声开口:“小姐,是宴会的时辰了。”

        李未央便亲自去请了郭夫人,二人重新梳洗?#36824;?#34915;裳,才去了前厅。大厅内,已经全都排好了座次。李未央在厅中站了站,却是一时没有动作。但凡大户人家,坐下来吃饭都要排列个位置尊?#21834;?#22905;们进入大厅的时候,主位上坐着陈留公主,**已经侧身一撩袍坐在紧靠着公主最中间?#38454;?#30340;右位上,那原本应该是齐国公所坐的位置,而郭腾同样不客气,坐在了左座的位置。一左一右,恰好坐得满满当当,根本没有给齐国公留下任何一个位置。

        而郭家那两房的子女们已然入座,并且开始互相聊天,似乎并不十分讲究礼仪,李未央挑眉冷笑,郭家是真正的?#29992;?#40718;食之家,吃饭的?#23138;?#37117;不是一般的严苛,**和郭腾自幼便有公主教导,不可能不懂得这些道理。他们今天这样坐,?#32622;?#26159;故意的。

        明明一脸愧疚地上门来请罪,如今却是反客为主的模样,这一家人实在是让人觉得心里闹腾。李未央看了一眼,便见到自己的几位兄长面上虽然不动声色,眼底却都有郁郁之色。

        郭夫人轻轻拍了拍李未央的?#30452;郟?#20302;声道:“他们向来如此,?#30475;?#21040;了府里就这么肆无忌惮,叫你父亲难?#21834;?rdquo;

        李未央微微一笑,叫齐国公难堪是假,故意提醒所有人齐国公这身份本该属于**才是真的。的确,如今的齐国公郭素在兄弟之?#20449;?#34892;第三,若非是陈留公主所生,这国公的位置应当落在**的头上。他心头产生怨愤也是人之常情,只?#36824;?#20961;事有因必有果,先是任氏?#22797;?#22312;先,后是他妄图毒死老国公在后,若非他做的太过分,老国公也不会褫夺他的继承权,将他赶出了郭府。现在他这般作为,更说明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自省之?#27169;?#21482;知道怨?#30452;?#20154;。齐国公这时走进了大厅,步伐迅捷而沉稳,当他瞧见?#20146;?#20301;已经被人占据,却只是?#26376;?#19968;顿,便坐到了**的下?#20303;?*微笑道:“三弟,你?#36824;?#25105;们先行安坐吧。”

        齐国公只是淡淡道:“大哥说的哪里话。”他从来对齐国公的位置没有觊觎,可是老国公却一向十分偏疼他,所以大哥二哥始终觉得他有心思争夺爵位,一直防备着他。他不知道受到多少次暗地里的谋害,甚至有人在他的卧榻之上放了毒蛇,吃饭的调羹里被人注入了毒药……可他为了不?#32654;细干誦模?#20840;都忍耐下来了。对方却变本加厉,最后还对老父动手,他这才忍无可忍,但说到底,他心头总是觉得难受。

        在他小的时候——大哥二哥还没有察觉到他的威胁的时候,他们会陪着他一起玩,打猎回来会让他第一个挑选最好的猎物,玩累了一起在树荫下?#32902;梗?#20908;天的时候陪着他一起堆雪人,被父亲发现调皮的时候替他挨打,那些都是童年时代的记忆,真切地存在于他的记忆之?#23567;?#21363;便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也没有忘记过这一?#23567;?#21487;是看着眼前这个笑语晏晏,眼中却藏着怨怼的人,他无言以对。

        李未央瞧着齐国公的神情,便明白了一?#23567;?#37101;家都是好人,可有个毛病,太重感情。?#36824;?*做了多少过分的事情,在齐国公看来,都是他的大哥,他竭尽全力去容忍他,包容他,他是这样做的,自然对自己的儿子们也加强约束,不允许他们对两位伯父无礼。所以,哪怕郭家的兄弟们对着两个伯父的所作所为已经厌恶到了极点,他们也不会当众反驳。

        可是,并非你一味退让就会让某些人明白你的心意,他们只会变本加厉,抓住你的弱点来攻击你。如今的**,就是踩住了齐国公的弱点,丝毫不留情面。

        主人都上座了,菜肴便源源不断地?#36824;?#22857;了上来。**起杯道:“静王殿下,我先敬你一杯。”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郭敦皱起了眉头,想要动作,却?#36824;?#28548;一把按住,郭敦咬牙切齿地低下头去。

        静王微笑道:“哪里,感谢舅舅的盛情。”说着,他举杯一饮而尽。

        一旁的郭腾却斜睨着齐国公,笑道:“二弟府?#24515;?#36947;没有歌舞么?”却是极端的无礼,跟刚才请罪的模样判若两人。

        齐国公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诚实道:“二哥若是想看歌舞,自然要让你看到的。”说着,他吩咐一旁的管家,道:“你去请吧。”

        郭家人吃饭的时候都是其乐融融,很少要歌舞助兴,而且郭家的儿子们没有那些纨绔子弟亵玩歌姬的不良爱好,因此家中并没有特意养着一群歌姬。所以,郭府的管家要出门去请人回来表演,可他还没走到门口,便听见郭腾嗤笑一声,道:“莫非二弟真的穷到这个地步,连几个歌姬都养不起吗?”

        这简直是当面的侮辱了齐国公,可他并没有发怒,只是淡淡地道:“家中没有必要,所以便不会养着闲人。”

        郭腾哈哈大笑起来,道:“今?#31449;?#29579;在这里,三弟还如此小气,实在过分,这样吧,我让我府上的歌姬来表演,让你们开开眼界就是了!”说着,他旁若无人一般,吩咐人去?#24613;?#20102;。

        郭腾所说的歌姬,便是越西上层贵族之中流行的一种风尚,美其名曰是歌姬,其实?#36824;?#26159;家妓。在越西,无论是世代簪缨之族,还是?#29992;?#40718;食之家,多纵情声色,蓄养家妓。她们既是主人的一种娱乐和发泄欲望的工具,也是寻常的玩物,互相?#26102;?#30340;工具。富豪们?#19981;?#20197;养妓之多来炫耀自己的权势与财富,同时,他们也?#19981;?#25226;这些家妓蓄意打扮,锦衣美食,以夸耀其地位与奢侈豪华。

        郭腾的府上,便养了有数十名家妓,很多都是?#26377;?#24320;?#23490;?#20859;,请了名师教?#20960;?#33310;。传闻中,他常常将香粉撒在玉盘上,?#30473;?#22931;上去践踏,倘若香粉上没有留下脚印,便大加赞?#20572;?#20504;若其上踏有脚印,即辄褫其衣,绑在树上,削树上枝条鞭打她,从背至踵,动以数百。还每每别出心裁,想出各种各样折磨人的法子,把家妓关在鸡笼里面,夏天用炭火烤,冬天用冰水淋,一旦死了便埋入花下,谓之曰美人肥田。但这种事情,各家各户都有,那些家妓也都是他买来的,属于他的个人财产,怎样处置都不为过分,谁也不敢过多?#21018;?#40784;国公最为厌恶郭腾的这种习性,可是他毕?#25925;亲?#24049;的二哥,?#36824;?#24590;么说,他不希望当众让对方难?#21834;?br />
        郭腾像是早有?#24613;福?#19981;一会儿,就有美姬一列从旁门出,鱼贯入厅,丝竹之声奏响,她们甩开翩翩的衣袖,开?#32487;?#36215;了舞。这些歌姬,都穿着精美无双的锦缎,领头的一个最为美貌,身上还装饰着璀璨夺目的珍珠、美玉和宝石。李未央看着,目光变得越来越冷。这领舞的女子,容貌真可说十分出众,一双秋水般的眼珠,?#32622;?#21448;亮,樱桃小口,鲜红欲滴,再配上那柔软的腰肢,翩跹的舞姿,实在是叫人不得不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一曲舞完,却听见郭腾笑道:“三弟,这一曲如何?”

        齐国公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道:“二哥的品位,自然是极好的。”

        元英也是微笑:“?#21069;。?#20415;是宫中的舞姬也?#36824;?#22914;此了。”

        郭腾见连静王也这样说,忍不住笑道:“静王莫要拿我寻开?#27169;?#25105;的家妓,无论如?#25105;?#27604;不上宫中的美人们。?#36824;?#20040;,这女子是我从白州所带回,她家乡的人因她生得又?#23376;?#23273;,宛如极品的美玉,即送了她这么个名字,?#38454;?#29577;姬。三弟瞧着还成吗?”

        这一句话,却?#32654;?#26410;央眯起了眼眸,郭腾说这话,倒像是别有用意。

        齐国公点了点头,道:“的?#32933;?#19968;个美人。”

        郭腾弯起嘴角,道:“说起来,三弟在白州可是待过一年的吧。白州美女众多,难道没有瞧上眼的?”

        齐国公没有察觉到其他,只是开口道:“我去白州是平叛,哪里有其他的心思呢?”他说的是实话,六年前白州出了叛将陈枫,他率领十万军队前去平叛,陈枫骁勇,又占据白州特殊的地?#30130;?#20182;费了不少心思才剿灭叛军。出兵打仗,谁会去注意白州的女子美丽不美丽?再者他一直担心着家中的夫人,更加没这种闲心思了。

        郭腾笑了起来,道:“哦?玉姬,你且过来让我三弟瞧?#30130;?#30475;他可认识你吗?”

        玉姬闻言,便低着头走了上去,郭夫人皱起了眉头,不知郭腾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齐国公仔细看了看那玉姬,道:“这?#36824;?#23064;,我的确不认识——”

        郭腾的笑容里藏着一丝恶意:“不认识么?玉姬可是千里迢迢来寻找你呢!”

        郭夫人听了浑如一盆冷水浇头,浑身冰冷,李未央一把握住她的手,面上带了笑容,不动声色地道:“二伯父,不知你此言是?#25105;猓?rdquo;

        郭腾看了一眼李未央,笑容里似乎带了一些嘲讽:“一个女孩子家,千里迢迢从白州到大都来寻找一个男人,你觉得还能有什么意思?”

        众人的面色都是齐齐一变,郭夫人却看向自己的夫君,齐国公的面上?#20154;?#36824;要震惊,掉过头又去看那玉姬,却是实在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

        陈留公主面上的笑容淡了下去:“郭腾,好好的一场宴会,你这是故意搅局吗?”

        **却是低头喝?#30130;?#20223;佛没有看到自己兄弟的桀骜不驯。

        面对陈留公主的?#39280;剩?#37101;腾却面上洋溢着笑容:“母亲,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今天是特意来看望您的,顺便?#35766;?#24351;在外面的红颜知己带进府中来,送还给他而?#36873;?rdquo;

        郭夫人的面色变得异常冰冷,红颜知己,什么叫红颜知己?!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个性她会不知道吗?她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更别提?#19997;?#20182;面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震惊。是震惊,而非是愧疚。

        郭腾脸上的笑容异常刺目,他看了一眼陈留公主,目中甚至有一?#30452;?#22797;的快感,口中却道:“玉姬,三弟贵人事忙,早已不记得你了,你自己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玉姬的身上,端看她如何交代这件事情。

        玉姬盈盈拜倒在齐国公面前,泪如雨下:“国公爷不记得我了么?我是守城官梁萧的女儿梁玉姬,当初在白州,我父亲因为不肯追随那叛将,被他诛?#20445;?#25105;母亲便殉情自尽了,我孤身一人逃出来,走到半?#20961;?#28857;被叛军劫持,是你及?#26412;?#19979;了我啊!”

        此言一出,李未央便发现齐国公整个人愣住了,他像是终于想起了眼前这个人是谁,面上掠过一丝惊讶道:“原来是你……我不?#21069;?#20320;托付给你的叔?#21018;?#39038;了吗?”

        玉姬眼泪汪汪地道:“当时您只说等前线事了,便接我和你一起回大都,后来遇见叔父,你反而改了主意,将我托付给他。可惜叔父身体渐渐衰弱,终于撒手人寰,我无依无靠,只能离开白州,想要来大都寻找国公爷。后来在路上遇到了郭将军,他说是您的兄长,我便跟着他来到了大都……”

        啧啧,说得真是声情并茂,涕泪齐下,再加上又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任谁看了都要动心的。可是齐国公眉头却皱的死紧:“我跟你父亲一直有往来,他无?#24524;?#21629;我觉得十分可惜,后来将你及?#26412;?#20102;下来,也算保全他的一点骨血。而且你跟着叔父自然要比跟着?#19968;?#22823;都更?#40092;剩?#25152;以我才将你托付给他。”难怪他认不出来,当年这孩子才多大,现在却已经是个丰韵成熟的美人了。

        玉姬一副伤心的模样,道:“国公爷,你原本是好?#27169;?#21487;是婶娘哪里容得下我呢?我在叔父家中,?#31449;?#26159;无依无靠啊!可是我等了好久,盼了好久,也不见你回来!”

        李未央失笑,突然慢慢道:“这位……梁小姐,我父亲在混乱之中救下你,本是一片好?#27169;?#21548;你说话的意思,倒像是责怪我父亲好人没有做到底?”

        玉姬一愣,随后看向李未央,不知所措道:“我……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哦,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我父亲救了你,还得管你今后的一日三?#20572;?#31649;你有所依靠,管你嫁人生子,管你幸福一生吗?”

        玉姬没想到这?#36824;?#23478;小姐这般厉害,再看对方一双冷漠的眸子让人觉得心惊胆战,她倒退了一步,下意识地看了齐国公一眼,那凄楚的模样仿佛受到了谁的欺负,齐国公却皱着眉头,显然很赞同李未央的话,玉姬没有想到对方如此无情,便只能求助于郭腾。

        郭腾重重放下了酒杯,冷声道:“嘉儿,长辈们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

        郭夫人担心李未央吃亏,便向她摇了摇头。可李未央又是什么人,她这辈子何曾吃过亏呢?她的目光沉静若深水,上下打量着郭腾,反倒是欲言?#31181;?#30340;模样。

        郭腾沉下脸,道:“你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原来不想说,这可是二伯父让我说的。您口口声声说嘉儿没有资格插嘴,可见是个很懂得?#23138;?#30340;人。”

        郭腾扬起眉头,冷笑一声道:“这自然是的,我家中的女儿是从来不会在这种场合胡乱开口的!”

        **笑了笑,目光在李未央面上溜了一圈,假惺惺地道:“哎,二弟何必跟个孩子生气,嘉儿毕竟是在异国他乡长大,不懂郭家的?#23138;?#20063;是正常的。只是三弟啊,女儿既然寻回来了,就该好好教导,否则将来嫁出去,别人该指着你的?#20146;勇?#20320;没有家教了!”

        齐国公面色终于沉了下来,在他看来,说他可以,说他的儿女却是万万不行的,他?#25214;?#24320;口,却听见李未央笑容满面地道:“两位伯?#21018;?#30340;是很懂?#23138;?#30340;人,嘉儿受教了。既然二位伯父这样懂?#23138;兀?#23601;请你们让出尊位吧!”

        **和郭腾同时一愣,对视一眼,面上都浮现起怒意。**放下了筷子,怒声道:“三弟,你这女儿到底懂不懂道理,怎么什么话都敢?#30340;兀浚?rdquo;

        好好一场宴会弄成这样,回去还要向夫人好好解?#20572;?#35828;不定今天晚上连房门都进不了,齐国公哪怕再忍让两个兄长,也不由动了怒,碍于陈留公主在场,不好把话说的太难堪,他只是冷冷一笑,道:“我的女儿从来不会无缘无?#25163;?#36131;长辈,还是请二位兄长听一听她怎么说吧!”

        **毕竟心机深沉,闻言不动声色地望了齐国公一眼,眼中略带指责,然后他转头望向李未央,道:“你到底有何道理!”

        李未央脸上挂着冷漠的笑容:“我越西的礼,乃是不?#38405;?#32426;排?#26032;?#23562;卑的,两位伯父?#36824;?#26222;通官?#20445;?#26356;加没有爵位在身,怎可和祖母陈留公主、我父亲齐国公同桌而食,?#32469;?#22823;伯父还身在?#20063;?#23562;位??#32622;?#26159;视礼法尊卑于无物。刚才开宴,我父亲尚未说话,两位本是客人,却自以为?#30473;疲?#31455;然先行代主人开口。若是天底下人人如你们这般没有?#23138;兀?#27809;有上下,没有尊卑,国威?#25105;宰常烤?#23041;?#25105;?#26126;?天下?#25105;晕裙?#21602;?!你?#20146;在?#25026;得?#23138;兀?#36830;这么浅显的道理都要别人来提醒吗?”

        元英的脸上挂着惯常的微笑,他就这么笑着看李未央。这?#23601;?#21487;真是毒?#20445;?#35828;的话?#32622;?#26159;在提醒对方,你们早已被赶出了郭家,没了继承国公位置的权力,居然还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根本是不知尊卑,寡廉?#39135;埽?#36825;话别人听起来没什么,可**却觉得一瞬间如坠冰?#36873;?br />
        他是嫡子,又是长子,若是当年没有陈留公主进门,没有生下郭素,他今日就是堂堂正正的国公爷,何至于区区一个尚书?!这本就是他心中最深处的痛楚,最厌恶别人提起。郭素一直忍让于他,对方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这爵位是被对?#35282;?#36208;的!所以千方百计地来羞辱郭素……可他没有想到,居然当面指责他的人是郭嘉这个?#23601;罰?#20182;几乎当场要站起来给这个侄女儿一个狠狠的巴?#30130;?#21487;是一瞬间对上那双古井一般的眼睛……李未央嘴角带笑,站在他面前,一双眼睛里面却是带着冷酷的寒芒,他竟不寒而栗,手足?#24179;?br />
        如梦初醒般,**突然意识到,这女孩从入座开始,一直等着这样的机会发作,若?#20146;?#24049;开口反驳,怕是要得到更大的羞辱。

        他下意识地看了齐国公一眼,这时候应该是他?#27973;?#33258;己的女儿,然后理所当然地把位置继续让给自己。从前这么多年,郭素一直是这样的谦卑,他应?#27809;?#36825;样做的,因为这是他亏欠自己的!可是出乎他意料的,齐国公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对方的眼底,?#24524;?#30528;的是?#25346;?#30528;的怒火。可这发怒的对象,明显不是郭嘉!

        **心头一沉。李未央已经走了过来,迫视着他,冷冷地道:“大伯父,你怎么不回答我呢?侄女儿不懂?#23138;兀?#27491;等着你的教导呢!”

        郭夫人虽然担?#27169;?#21364;也觉得解气,这么多年了,齐国公一直都忍让着对方,但这并不是因为愧疚,而是因为兄弟情义,可某些人却根本不知道感恩,不知道珍惜,非要这样咄咄逼人,怎么能怪李未央给他们难堪呢?!这是他们活该!

        郭素的儿子们也都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幕,而**、郭腾的子女们都对李未央怒目而视,只可惜,他们谁都不敢发怒,因为郭敦是个火爆脾气,敢去惹他妹妹,怕是要被他活生生胖揍一顿,到时候场面怕是要变得异常难看。

        李未央还站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等着**的答?#28014;?*只觉?#32654;?#27735;从他的?#26412;被?#36807;,浸湿了衣襟,一直蔓延到他的胸膛,他努力撑起属于伯父的威严,死死地抿住嘴角,抬头一脸震怒地盯着对方。

        整个大厅都静极了,众人几乎能感觉到呼吸的声音。

        元英一直默默望着李未央的背影,**和郭腾都是有军功的,手上无一不曾染过鲜血,面相威严不说,性格也是十分的?#25214;悖?#23547;常女子到了他们跟前要是多说两句话怕是就要腿脚发软。可是李未央却是丝毫都不畏惧,简直比寻常男子还要悍勇十分,元英看着她,却突然笑了笑。

        这才是他期待之中的妻子,既有美丽的外表,又有坚强的内?#27169;?#30452;面敌人的时候比男人还要凶悍,不是吗?为什么当初他竟然没有看出来,还那样的排斥她呢?就在所有人以为**要当众失态的时候,**忽然朗声笑了出来,他侧头向左一的郭腾道:“的确,是我们逾越了。”说着,他竟然主动站起,将位置让了出来,坐到了下?#20303;?#38543;后,他看了齐国公一眼,道:“三弟,是我一时糊涂,忘记了?#23138;兀?#36824;请你不要见怪!”

        他又恢复了请罪时候的彬彬有礼,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就像是会变脸一般,可见心机十分的厉害,忍功也很?#35828;茫?br />
        齐国公面上掠过一丝快得看不清的悲伤,却只是默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陈留公主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十分复?#27185;?#24403;初她一时怜悯任氏留下的三个孩子,让他们和郭素一起长大,本以为这样对方便会明白事理,谁曾想,养出来的却是三头白眼狼呢……

        郭腾冷笑一声,道:“好了,?#23138;?#35762;完了,咱们也该好好讲一讲人情了吧!”

        李未央扬起眉头,似笑非笑:“不知二伯父说的是什么人情?”

        郭腾脸上带着一丝冷凝,道:“人家千里迢迢来寻找齐国公,难道国公爷不该给人家姑娘一个交代?”玉姬不发一言,只是默默地泪流满面,如风中的弱柳般,哀凄欲绝地站在那里,刚才还红润的脸色如今已经变得十分苍白,惹人怜惜的模样。郭夫人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郭腾这意思,是非要逼着国公府收下这?#36824;?#23064;?凭什么?#23380;?#24049;的夫君自己最清楚,这些年在战争中救下的孤女弱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谁也不曾就这么厚颜无耻地赖上来,难道救人还救出一把火来了吗?

        郭澄闻言,不由道:“不知二伯父所言,是怎样的交代?”

        郭腾笑道:“在救助这位梁姑娘的时候,齐国公可是?#23380;?#20102;人家的腰,可还记得吗?”

        齐国公面色阴沉,这少女如今?#36824;?#21313;**,六年前也?#36824;?#21313;二三岁,在他心中,着实和他的女儿没什么两样,她被人强?#26032;白擼?#20182;一箭射杀了叛军,将她救了下来,亲自护送她回去,得知她是故人之女,便留心照顾,再加上他的亲生女儿也是在病乱之中失踪,所以他才对她多加了一分关怀,可却没有想到六年之后,这少女居然上门来寻这样一个说法。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父亲?#35033;?#30340;人,全都是无辜的弱者,有男人也有女人,有?#32454;?#20063;有少女,若是他们全都赖上门来叫父亲负责,这齐国公府岂非变成收容之所了么?更何况,当时这姑娘?#36824;?#21313;二三岁,又在危难之中,竟然也如此懂得男女之妨,还真是不容易啊!”

        玉姬早已不忿李未央说话语气,?#24352;?#36947;:“郭小姐,我敬重你是国公爷的千金,才会特别忍让你三分,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25105;?#32670;辱我!我是好人家的女儿,你怎么能话中带刺?!”

        李未央还未来?#30473;?#35828;话,郭敦已经忍不住道:“你若是真要找人负责,当初那歹人?#30333;?#20320;的时候,你怎么不为了保护贞洁自尽?难道我父亲救了你,还救出一个祸患来了吗?”寻常豪门?#25442;?#20043;中,若是真有小姐被人救下,固然也有以身相许的,但这件事情发生在战乱之中,谁还管得了那么许多,感激郭素都来不及了,哪里会给他找麻烦?可这梁姑娘偏偏千里?#21543;?#38376;来,不是看中郭家?#36824;螅?#21463;了人挑唆又是什么?!

        李未央看了郭敦一眼,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事实上,?#36824;?#19968;个弱女子,父亲留下她不要紧,可郭家那两个兄弟一?#20146;?#22351;水,李未央敢保证,今天齐国公若是心软留下了这个女子,明天他们就会找人参他一本,说他战乱期间淫人妻女之类的话……这样的罪名,纵然是国公府也是承担不起的!父亲多年来的清誉也要受到影响!

        宫中的事情败露,他们竟然还不肯死?#27169;?#36825;一对兄弟,还真是歹毒!

        听到郭敦说的话,郭腾冷笑一声,道:“满口胡言乱语!梁家父母全都是知书达礼之人,梁小姐亦自幼熟读诗书,对于一个女子的闺门女?#25285;?#19977;从四德,最是知道,从不?#26174;?#35268;失礼一步。在白州的时候,不是没有名门?#25442;?#21521;梁小姐求婚的,她就是不为所动,依旧恋着三弟,可见她报恩之心了。便是到了大都,为了防止别人?#23578;模?#32829;误了三弟的前程,我特意让她用歌姬的身份进府,到了府内她更是很?#35328;嚼壮?#21322;步,见了面生男子,别说是说话,连看都难得看多一眼,可以知道她极为看重贞洁!我府中的人,哪一个不说她?#31361;?#28201;淑的,似这般的女子,岂是金钱可以打动于她。我真是羡慕三弟,得到如此红颜知己,你真是要好好珍惜啊!”

        这一番话,把所有人都说得目瞪口呆。这郭腾字字句句都说梁小姐看重贞洁,所以才千里迢迢地来寻找齐国公以身相许,照着这架?#30130;?#33509;是齐国公不肯收下人,岂非?#21069;?#30333;耽误了人家小姐?!

        果然,梁玉姬又落下泪水来:“若是国公爷厌恶我,不愿意收留,那我情愿一头撞死在国公府门前!”

        一头撞死?!这样等于告诉所有人齐国公负心薄幸,丢弃了她?!郭夫人面上已将是怒到了极点,冷声道:“我夫君有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来害他?!”

        谁知梁玉姬闻言,竟然?#35828;?#22312;郭夫人面前,泣不成声道:“夫人,夫人!我不求做妾,只求为婢,甚至可以不要名分,只要让我伺候齐国公,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啊!”在白州的时候,的确有?#25442;?#26469;向她求婚,只?#36824;?#22905;父母皆亡,又无恒产,叔父死去之后,婶娘只?#21069;?#22905;当成摇钱树,她当然不肯从命,想尽办法逃了出来,却遇见郭腾。她?#36824;?#37101;腾是什么目的,只想着要进国公府!因为郭素虽然年纪?#20154;?#22823;许多,却面容俊?#21097;?#36523;家丰厚,更是堂堂的国公爷,若是她能够进门,凭借着她的年轻和手?#21361;?#26089;晚有一天能够坐上侧夫人的位置,到时候,荣华?#36824;?#26159;指日可待!她自然要卖力演出了!

        郭夫人气得头?#32426;?#20102;,更是一腔怒火发不出来。她毕竟是国公夫人,对这样死皮赖脸的女人既不能打也不能骂,?#36824;?#24590;么做都会失掉身份,偏偏她又十分耿直,几乎浑身发起抖来。就在这时,李未央走到了她的身边,用手扶住了她,轻声道:“娘,古语有?#30130;?#25937;人救到底,?#22836;?#36865;到西,父亲好心好意救了梁小姐,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在郭府门口呢?#30475;?#20986;去,岂非叫人家说咱们?#36824;?#23429;心仁厚吗?”

        郭夫人惊讶地看着李未央,不知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她不是还那样强烈地反对吗,怎么话锋一转,意思就变了??#36824;?#26159;郭夫人,在座的其他人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事实上,齐国公若是赶走梁玉姬,那些人一定会大?#21015;?#25196;,胡?#20197;栽擼?#35828;他不尊礼法,背信弃义,但若他留下这个女子,明天就会有一本奏章参到?#23454;?#38754;前,说他出征在外如何与女子结交云云……一边是流言蜚语,一边是严厉?#28404;剩还?#24590;么选择,郭家都会面临极大的难题。

        元英微笑着看向李未央,他真的很想知道,她会怎么处理这个难题……

        ------题外话------

        编辑?#21644;?#22995;氏应该是堂姐!你又头晕了!

        小秦:我去SHI了,别拦我!

        编辑:去SHI吧!

        小秦:你好无情你好无情你好无情你真的好无情!你**一定是诸葛神猴!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32933;?#31206;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32933;?#19968;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美人捕鱼单机游戏 福建31选7附加玩法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最快 湖北2019自考课程安排表 河北时时官网下载 福彩22选5 江西时时中奖两千万 福彩15选5开奖最新结果 2019重庆时时封盘时间 北京快三走势图1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