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96 越西皇帝

    庶女有毒

    196 越西皇帝


        湘王面色十分阴沉,他没想到精心准备的事情竟然会出错,更没想到李未央早已洞悉他们的阴谋,一切只为引蛇出洞!他原以为这个女子再聪明,也?#36824;?#26159;养在深闺里,却没想到她比耿直的郭家人要狡猾得多!现在这局势,全都变成了自己的?#30343;牵?#20182;的情绪远比胡顺妃要镇定,所以他扶起了自己的母亲,面上挂着的微笑看起来十分冰冷:“郭嘉,我母妃是陛下亲自册封的顺妃,便是皇后娘娘也不能轻易废黜,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李未央笑容变得十分温婉,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裴后,道:“娘娘,您瞧,湘**才还说我质疑您执掌六宫的权力,可现在瞧着是他自己?#38405;?#19981;敬呢!”

        这?#21482;埃?#33509;是换了别人恐怕要当场跳起来,可是裴后却?#30343;?#24494;微笑了笑,道:“湘王?#36824;?#25252;母心切,?#30343;?#22833;去了分寸。”

        李未央的目光和裴后对视,从中却看不到一丝的涟漪。

        “娘娘,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的侄女儿犯了错,您只给了两个选择,?#30343;?#27602;酒一杯,二?#20999;?#37096;问罪,现在这犯法的人变成了顺妃和湘王,您要怎么办??#35757;?#19968;句失去分寸就能推脱他们的罪过吗?”惠妃冷淡地道。

        李未央笑容平静,眸子深不见底:“惠妃娘娘不必着急,陷害我的事情倒不要紧,最要紧的是顺妃娘娘杀了怀庆公主,就像刚才皇后娘娘所言,此举侮辱了越西皇室的尊严。若是娘娘不肯处置他们,只会激起整个宗室的愤怒,我想,娘娘一定会严惩不贷,绝不会姑息养奸。”

        她还没有说完,胡顺妃已呐喊道:“娘娘,此事都是我一人所为,与湘王,与胡家都没有?#19978;担?#25105;?#30343;?#30475;?#36824;?#24800;妃总是压在我头上,才想要从她的侄女儿入手,给郭家一个沉重的打击,根本与别人无干!”

        “娘娘,现在你才这样说,是否太晚了。”李未央凉凉一语,令得胡顺妃重重一震,“你不会真的以为这件事情可以一个人扛下来吧?你逼迫着大名公主?#32874;?#23475;我,目的并非是打击惠妃娘娘,而是为了胁迫我嫁给湘王,?#30343;?#21527;?”

        胡顺妃厉声道:“你不要胡说?#35828;溃?#25105;的儿子根本从?#36820;?#23614;都不知道这事!”

        “若非为了留下筹码威胁我,你又何必留着赵月性命,早在一开始就可以杀了她?#30343;?#21527;?”

        “你!”

        “你先是收买大名,然后谋杀怀庆,诬陷赵月,一步步引我入局,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挟持郭家,可你一个后宫妃子,挟持外?#21152;?#26377;什?#20174;茫训?#36824;能自己做女皇吗?”

        “满口胡言乱语,我根本听不懂!”胡顺妃满脸震惊,身体都在发抖。

        “刚开始我也想不通,可是现在我明白了,你利用郭家是小,目的在于壮大湘王的力量,他若?#21069;?#24515;做皇子,为?#25105;?#23558;外臣的力量占为己有呢?其中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

        “最后一点——”李未央走近了一步,目光冰冷地望着她道,“你见?#28982;?#19981;成,便要谋害于我,我若有闪失,郭家必定痛心疾首。你却一直躲在暗处,只撺掇着皇后娘娘来处置,?#32622;?#26159;存了挑拨郭、裴两家的心思!这样一来,就连雍文太子和静王也牵连其中,只有湘王置身事外,你还敢说,你?#30343;?#20026;了你自己的儿子争夺皇位!”

        “住口!”胡顺妃尖叫一声,一把甩开湘王的?#30452;郟?#21521;李未央扑了过去。

        这一回,李未央没有闪躲,她挥动着的?#30452;?#34987;一把抓住,李未央那双仿若寒潭的眼睛盯着她,贴近她,保持着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离,用极为冷酷的声音道:“顺妃娘娘,湘王想要登上皇位,胡家在其中又扮演什么角色呢?我想,今日之事关系重大,胡家不可能不参与,更不可能不知道!”

        李未央的语气温柔,力气却很大,胡顺妃拼命挣扎,李未央却豁地松了手,胡顺妃仰面跌倒在地上。

        李未央望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她,想起怀庆公主腼腆的笑容,目光变得更加冷酷。她自己为人淡漠,却?#30343;?#27627;无感情,怀庆公主心地善良,与世无争,却?#25442;?#29983;生溺死,胡顺妃和湘王做的实在太过分了!“让我告诉你,即便你成功挑拨了两家,让我们反目成仇,你的儿子想要登上皇位也是痴心妄想,绝无可能!”

        “你、你、你住口……”胡顺妃嘶声道,“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郭惠妃冷眼瞧着,道:“顺妃,你竟然藏着这样大的野心,还想着扶持自己的儿子登上皇位,这可?#30343;?#20160;么恩怨,这是觊觎储君、?#26377;?#19981;良!你今日的所作所为若是传出去,整个越西皇室都会沦为街?#24223;?#23614;的笑柄!胡顺妃,你为什么这?#20174;?#34850;!像你这样无德、无能的女人也?#39029;?#24515;妄想,简直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事!”随后,郭惠妃看向裴后,慢慢道:“娘娘,现在这罪名够了吧?”

        胡顺妃面色已经无比惊惶,失声道:“皇后娘娘,娘娘你不要听他们胡说?#35828;溃?#20182;们这全部都是诬陷!我?#36824;?#26159;……?#36824;?#26159;……”大概是连她自己都没办法自圆其说,所以说了一半儿就说不下去了。

        裴后轻轻一笑,并不在意郭惠妃说的话,口中吐气如兰:“?#21069;。?#35851;杀皇?#39029;?#21592;是死罪,觊觎太子之位图谋?#36824;?#20063;是死罪,这样两个罪名加在一起,顺妃固然要被严惩,湘王也要得咎,便是胡家也不能幸免,正因如此才兹事体大,不能随随便便地处置。依我看,先将他们二人扣押起来,慢慢调查为好。”

        调查?事到如今已经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好调查的呢?裴后这样说,?#32622;?#26159;给胡顺妃和湘王一个缓冲的余地,让胡家有办法周转……李未央冷冷一笑,心道,裴后你坐山观虎斗看完了,现在打算伸手管?#36824;?#20040;?可是你聪明,别人也?#30343;?#20667;子!

        此时,外面的太监高声道:“陛?#24405;?#21040;!”

        这一道声音传来,整个大厅里的人面色都变了。胡顺妃似乎还带有希望,湘王却一下子面如土色,而郭惠妃却微笑了起来,唯独没有变色的是裴后。她静静地看了李未央一眼,却是似笑?#20999;?#30340;神情。

        原来,郭嘉还留有后手,实力果然不容小觑。裴后垂下美丽的眼睛,笑了起来。

        似乎很久没有碰到这么有趣的少女了呢,难怪安国?#19981;?#26685;在她的手上。

        她站了起来,率着众人向皇帝行礼。李未央低下头,只听见有脚步声,随后自然有人道:“平身吧。”

        李未央抬起头来,视线慢慢地上移,先见到一条长长的素带,红色为里衬,朱边滚绣作为装饰,然后是衣上那四角腾空欲飞的金龙,口衔五彩,飘飘欲冲天而去,腰间是皮革制成的挂满珠宝的腰带,上面挂佩的?#23376;?#39280;件十分耀目。

        眼前的人是越西皇帝,虽然年纪已经不轻,可他和裴皇后一样是被岁月忽略的人,颀长的身材和健美的轮廓格外扎眼。他那越西皇室特有的?#23562;?#32932;色和俊秀如女人的面容,被这一整套华美的帝王礼服衬托得更加高雅尊贵。

        从元烈的容貌,李未央便能够猜出越西皇帝的相貌,但眼前看来,这个男人还是?#20154;?#39044;期的更加英俊。唯一破坏了他相貌的,便是眼下深黑色的阴影,眉间的一条深色的红印,还有眼底的阴鸷气息,以?#30333;?#35282;跨下的细小纹路。

        他是一个经常发怒的人,而且,必定经常头痛。李未央知道,头痛的人习惯性地会去捏自己的?#22841;模?#26102;间越久越容易留下印记。看皇帝这道红印,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甚?#28872;?#38544;发出褐色。可见他在捏的时候极为用力,那这疼痛也定然非同一般。

        胡顺妃如溺水之人看见一根浮木一样,满怀希望地抬起头,只见元烈笑嘻嘻地站在皇帝身边,道:“刚才和陛下下棋,突然听说后宫闹起来了,陛下便带着我来听审,却不?#20808;?#27492;热闹啊。”

        刚才的对话,皇帝全部听见了!胡顺妃的希望顿时变成了绝望,裴后深吸口气,上前几步正色道:“现在,郭小姐一力指证顺妃和湘王,臣妾也是为难,不知该如?#26410;?#29702;——”

        皇帝冷淡地看了皇后一眼,道:“元烈,你觉得呢?”

        元烈挑了挑一边的眉毛,笑的不怀好意:“证据确凿,当然要问罪了。”

        李未央闻言,看了元烈一眼,两人的目光交错,元烈却是含着笑意的。

        湘王面上还是镇定的,?#31181;?#21364;在瑟瑟发抖,他?#26377;?#23601;畏惧皇帝,只因对方?#25165;?#26080;常,高兴的时候就是个正常人,发怒的时候根本像是个疯子,好在他从来很少管后宫的事情,更加不在意他们之间的争斗,所以湘王才敢这样放肆,可今天皇帝居然会被请来这里,对,是元烈,一定?#20999;?#29579;!只有他的事情,皇帝才会多看一眼!湘王当机立?#24076;?#38452;沉着脸,?#31181;?#30528;面上抖动的神经:“父皇,母妃是?#30343;?#21463;人被私?#22993;?#20303;了心?#24076;?#25165;会做出这等事情来,求父皇看在母妃多年来本本分分的面上,绕她一命吧!至于我,清者自清,我并不知道母妃的所作所为,更加不明白郭小姐的?#20999;?#25351;责从何而来,请父皇还我一个清白!”

        现在想要为胡顺妃脱罪已经不可能了,刚才**两个?#25442;?#19968;个眼神,便已经明白过来。只能牺牲顺妃,来保护湘王和胡家。

        元烈抿唇而笑,眼睛闪闪发亮:“听闻湘王殿下?#26377;?#26368;是听顺妃的话,连换件衣裳?#23478;?#35831;示一番,?#35757;?#36825;么大的事情,顺妃却没有告诉你吗?这话说出来也得有人相信啊!”

        “旭王,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死盯着我不放!”湘王极?#22235;?#24594;。

        旭王元烈仿佛把逼?#20154;?#20204;**,当成赏心乐事来做,十分兴致勃勃。

        当初胡顺妃和湘王看到元烈本人,几乎吓一跳——这个小王爷,相貌太俊美了。他个头高挑,面?#35013;尊?#27604;当今皇帝的个子还要稍稍高一些。特别是他那双琉璃色的眼眸,最让人无法忘怀,比皇帝年轻的时候还要俊美。越西皇族中,能和旭王元烈相貌一比的,也只有年轻时候的皇帝了。

        这么一个姿容绝世的年轻人,竟然?#20154;?#20204;这些儿子更得到皇帝的?#19981;叮?#19981;,简直是宠爱。这些皇子中的任何一个,都没办法和皇帝用一次膳,说半个时辰的话,更加不曾感受到所谓的父爱和期许。他们所有人都以为,皇帝天生就是没有这种感情的。他已经有十年没有踏入后宫,对子女们更加不感兴趣,甚至对政务仿佛也已经?#30343;?#20040;兴趣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好糊弄,他们甚至不敢在那双锐利的眸子底下多说一句话。可这个旭王元烈,从在越西出现开始,就得到了这些他们想方设法去争夺却得不到的东西。宗室之中,如旭王这样出众,如?#35828;?#21040;圣心,这样的人活着,对皇?#30343;?#22312;是潜在的大威胁。好在旭王?#30343;?#30343;子,无论如?#25105;?#19981;会继承皇位。

        对于这样一个人,他们曾经试图拉拢他,可用尽方法也没办法做到。

        他根本对胡氏一族的示好无动于衷,对于他们送去的珠宝和美人弃若?#33268;模?#23545;他们许下的权力地位毫无兴趣。他也从来不曾参加过皇室的宴会,?#30343;?#24537;忙?#24503;?#19981;知道在干什么,就连对皇帝的召见,也?#36824;?#26159;偶尔应个卯,并不上心。可就这么一个人,居然瞧上了郭嘉。

        元烈微笑微笑再微笑,道:“我是主持正义啊。”

        湘王被这一句话气得要喷血,正义,什么是正义,他们冤枉的人多了,怎么没见你旭王这么好心管这种闲事!

        元烈已经不再看他,转而对着皇帝沉声道:“陛下,湘王图谋?#36824;歟?#39034;妃谋杀公主,这都是死罪,?#36824;?#26159;他们,连同胡家,?#21152;?#24403;交给刑部一同受审。”

        胡顺妃闻言,强迫镇定自己不能在皇帝面前失态,然而手在袖中,却是满指冰凉。

        皇帝看着元烈,点了点头,?#25214;?#35828;话,却觉得一阵头?#20174;选?#20182;的头最近越发疼痛,所有的太医都认为他舌苔白薄,脉弦浮紧,这些都是寒哮的症状。所以大多数时候,他只能在温暖的大殿里看奏章,听政务,尽管如此,只要受到一点冷风,他还会不停地?#20154;裕?#21464;得烦闷不安,暴躁难忍,又像是热症。如今这几年,他旧病复发得更快,冷热?#24822;?#20043;间,那种窒息的感觉,慢慢袭来。

        裴后看出了他身体?#30343;剩?#20851;切地道:“陛下,是?#30343;?#21448;开始头疼了?”她的神情十分关怀,像是发?#38405;?#24515;一般。

        “陛下,您还好吗?”郭惠妃也赶紧地走了过去,似乎想要伸出手,却停在了半空?#23567;?br />
        胡顺妃的哭声?#25191;?#36807;来:“陛下,臣妾是?#30343;?#31946;涂,但事情都和湘王无关啊!”

        湘王也想要上前来,却被元烈挡住:“殿下,如今你是嫌犯,只怕不?#19997;?#36817;陛下。”

        “你说什么?我是父皇的亲生儿子,你又算是什么东西,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大殿内沙漏中的沙子在流动,一点一点,每一粒沙子落下的声音,都清晰入耳,于是这样的争?#25104;?#20063;格外清晰。皇帝怒声道:“都住口!”事实上,他的意识在这疼痛中已经有些模糊了,怎么回事,为什么?#30475;?#20182;一动怒,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好像身体都?#30343;?#25511;制,燥热地要发狂!而胸口上面的巨石,越来越重,越来越沉。似乎有一?#30343;鄭?#22312;卡他的脖子。

        李未央在这一片混乱紧张之中,一直看着裴皇后的面孔,她的?#25104;?#20223;佛十分的平静,并没有慌张,仿佛皇帝露出这样痛苦的神情已经是?#39029;?#20415;饭,没有什?#32874;?#22855;的,而这样的神情,在郭惠妃的?#25104;?#20063;是一样。她们都没有对皇帝的病情表现出异常,这说明,皇帝的病早已是日积月累,所有人都习惯了。

        血液?#21152;?#21040;皇帝的眼睛里面,他突然猛地推开?#21592;?#30340;太监站了起来,一直走到胡顺妃的面前,一?#30343;?#25260;起了她的下?#20572;?#32993;顺妃在这样的眼神之下,却流露出了恐惧的神情:“真是一张漂亮的脸啊,朕对着这张脸,也有很多年了。听说,爱妃杀了怀庆?#33510;牛?rdquo;

        裴后的容色似笑?#20999;Γ?#21364;说不出到底是怎样一种复杂的神情。而惠妃看到这种情形,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是元烈淡淡道:“?#21069;?#38491;下,怀庆公主是被溺死的。”

        “哦,溺死的——”皇帝的疼痛仿佛越发剧烈,他默默地重复了一遍元烈的话,径自微笑起来,道,“刑部做事速度太慢,审案子一个月,判决一个月,处斩也要等明年了吧。”

        李未央瞧着越西皇帝,却?#32622;?#30475;出了他神情不同寻常,那双眼睛里的戾气越来越盛,根本不像是个正常人。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元烈,却见他十分平静,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不同寻常之处。

        他一定知道什么,可皇帝究竟是哪里不?#38405;兀?br />
        胡顺妃显然也感觉到了不对,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却不知道该如何挣脱眼前这个人,她恐惧地看了一眼湘王,湘王却是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他们一眼,也就更谈不上为自己的母妃求情了。

        “你,过来。”皇帝突然松开了胡顺妃的下?#20572;?#21521;自己的贴身太监招了招手,那太监低头走近,皇帝轻声吩咐了几句,太监连神情都没有变化,便退了下去,不多时,便见到他指挥着人抬了一个浴桶进来,里面?#24597;?#20102;水。皇帝指着顺妃,道:“把她丢下去!”

        胡顺妃震惊地看着他,失声道:“陛下——”

        “陛下有命,娘娘恕罪。”那老太监一挥手,便有四个太监上来将胡顺妃抬了起来,胡顺妃拼命地叫了起来:“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陛下!盛儿,救我!快救我!救救我啊!”

        湘王面无人色地倒退了一步,随后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想要上去抓住顺妃的胳膊,却被旭王挡在面前:“湘王殿下,我劝你不要管。”旭王冷冷的目光一下子惊醒了元盛,他立刻明白,若?#20146;?#24049;现在上前,只会激怒皇帝,令他连自己一起?#22836;#?#24403;然,旭王也?#30343;?#22909;心,而是不想自己碍手碍脚阻?#26377;?#21009;!

        胡顺妃拼命地挣扎,头发一下子全都散了开来,美丽的珠宝掉了一地,甚至连藕节似的?#30452;?#21644;肩头露出来了?#19981;肴还?#19981;上,?#30343;?#23574;声惊叫个不停,嘴巴却很快被帕子堵住,宫女太监们惊恐地看着这一幕,几乎都惊呆了,所有人眼睁睁看着胡顺妃被丢进了那个大的浴桶,胡顺妃挣扎着往上爬,可是四个太监却按着她的头,拼命地往下按,然后,她美丽的面孔开始变得狰狞,挣扎开始变得凌乱,这时候李未央看见她勉?#21487;?#20986;来的雪白?#30452;?#19978;,竟?#36824;?#30528;四五只黑色的蝎子,?#20999;?#23376;不断地纠缠着她,她辗转号叫,却发不出声音。

        李未央望向皇帝,对方的面上依旧是那种头痛的、病恹恹表情。原来这浴桶里面,装着的竟?#30343;?#28385;满的、鲜活的、张牙舞爪的活蝎子。从数量上看,?#20999;?#34638;子足有两三百只那么多。杀头或者剐刑,也比被扔到蝎子堆里面好一些。蝎子们愤怒地爬上胡顺妃柔软的躯体,甩尾猛蜇。胡顺妃号叫不已,宛转挣扎,绝望惊恐的表情远甚于千刀万?#23567;?#28982;而她越是挣扎,蝎子叮蜇就越厉害。无数的毒液,蜇入她的体内,让她整个人青筋暴?#29301;?#36523;体肿胀。

        宫女太监们有人胆小,用衣袖遮住了眼睛,或是低下了头,根本不敢去看。

        元烈的目光冰冷,他并不畏惧这样的场面,但他走到了李未央的身前,挡住了她,当然,他知道她并不害怕,可这样的场景,看了之后难免会在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怕她晚上会更加睡不着……

        “烈儿,别站在?#27934;Γ?#26469;看啊!”皇帝微笑着向他扬手,招呼着他过去。

        元烈同样微笑道:“陛下,我见不得血,还是站远一点好。”从前,他必须站在李未央的身后让她保护,渐渐地,他学会了让自己拥有一颗冷酷的心。只有这样,才能够替她隔绝一切的危险。所以,明知道皇帝不太正常,还引他来看。

        湘王浑身颤抖,几乎不敢抬起眼睛去看,甚至不敢开口说一个不字。皇宫内庭护卫共有二千多人,皆披?#29366;?#35791;,刀剑齐全。特别是皇帝身边贴身的?#20999;?#22826;监们,表面上都容貌寻常,可他知道?#20999;?#20154;个个武力绝?#20303;?#22914;今这些人正用眼睛盯着他,如果他试图去救胡顺妃,片刻之间,?#20999;?#20154;就会飞身过来砍掉他的脑袋。不仅他们,还有外面的护卫?#36234;?#25569;刀柄。倘若皇帝一声令下,肯定都会毫不犹豫地冲上来。

        他只能懦弱地看着,嘴上?#23478;?#20986;了血,却是面如黄土,呆立无语。

        皇帝扭头看他一眼说:“你为什么不说话,不为你母妃求情吗!”

        湘王心中已然惊恐到了极点,?#33510;?#21322;?#21361;?#25380;出几句话:“大事均由父皇处理,儿臣不敢置喙。”

        皇帝微笑了一声:“真是朕的好儿子。”这话说得语气异常温柔,却也让人毛骨悚然。

        湘王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几乎不?#24050;?#35821;半句。

        皇帝看了那浴桶一眼,神情更加柔和:“这蝎子朕养了几年,倒是?#19978;?#20102;。”这种蝎子叫做蓝蛰,生长在越西的深山之中,有一种特性,毒针极细,虽然毒性很大,然而被蛰了片刻之内却不会立刻致死,反而浑身剧痛难忍。所以,浴桶里的胡顺妃不断地挣扎,拼了命想要从里面爬出来,却有一个太监一直死死按住她的头顶,把她往桶里按。随后,李未央看见有血一点点蔓延了出来,一直流淌到?#35828;?#38754;,裴后冷漠地看着这一幕,面色没有半点波动。

        郭夫人攥紧了手,别过脸去,李未央一直站在她的身边,静静望着。

        “?#20999;?#23376;的毒针十分尖锐,刺进人的身体会不断涌出血来,这么多蝎子,痛楚可想而知了。”元烈轻声地道,“过去有很多人?#30343;?#34987;毒死,而是活生生疼死的。”

        李未央望着,只觉得?#20999;?#40657;色的蝎子十分可怖,便是她都觉得如此,更何况一旁的?#20999;?#23467;女呢?一个个都是面色煞白,吓得瑟瑟发抖。南?#20498;?#20027;更是已经站不住,软软地靠坐了下去。

        浴桶里面的血越来越多,却都是带着褐色的毒液。皇帝淡淡一笑,道:“加水。”

        太监头也不抬,便吩咐人不断往桶里继续放冷水,血渐渐和水融合在一起,整个浴桶都被染红了,血水竟然一点点地漫过胡顺妃的腿、胸口、胳?#30149;?#32937;膀,最后是?#26412;保?#26368;后,逐渐淹没她的头部。这场景委实是过于奇异,让所有人都看得呆住了。

        皇帝挥了挥手,太监便将胡顺妃的头往血水里?#32874;?#21435;,她还在挣扎,却是越来越无力,?#31449;?#19981;再动弹了。胡顺妃断气了,是被自己的血水活生生淹死的,就如同当初怀庆公主的死法一样。

        这大厅里的人都已经战战兢兢不敢吭声,湘王一直低着头,明明眼睁睁看着胡顺妃死在他的眼前,却没有任何的动静,好像已经瞎了、聋了、哑了一样。李未央原本十分厌恶此人,可看到如今这情形,也不免觉得,湘王能忍得住不出一个字,也是个极为厉害的人了。若是换了自己,怕是也未必能忍得住。

        皇帝看见鲜血,才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样,他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些事情,以后不要再来烦朕了。”

        李未央心想,经过今天的这出?#32602;?#24656;怕以后也不会有人敢来烦你了。

        元烈看了皇帝一眼,微笑道:“陛下,那湘王殿下如?#26410;?#32622;呢?”

        湘王咬牙切齿,元烈,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恨,你要这样来对付我?!

        皇帝捏了捏自己的?#22841;模?#28145;吸口气,?#25351;?#20102;镇定之色道:“湘王么……皇后的意思呢?”

        裴后面上浮现一丝笑意,低声道:“自?#30343;?#21548;陛下的心意……”

        皇帝点了点头,像是十分疲倦,道:“虽然他是我的儿子,却参与了此次的诬陷,甚至杀死了自己的妹妹,就将他贬为庶民,逐出宫廷。”

        李未央盯着皇帝,不知道为什么,他刚才的暴怒和阴狠,仿佛是被疾病逼得失去常态的一个疯子。如今他的头痛过去,他才?#25351;?#20102;原本的性情。

        湘王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贬为庶民,面色一下子大变,拼了命地爬过去:“父皇,儿子错了,儿子真的错了,你饶了我,饶了我吧!”他平日里和?#20999;?#20804;弟们争权夺势,一旦他没了这湘王的身份,他会沦为众人的鱼肉,不知道会面临怎样可怕的情景,他不要,他不要这样!原本?#30343;?#24819;要逼郭嘉嫁给他,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

        “胡家必定也参与了此事。”皇帝面色冷漠,命人将湘王拖到一边去,“胡家五品以上的官员全部革职流放,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烈儿,你陪我把刚才那盘棋下完吧。”

        元烈低下头,恭敬地道:“是。”

        三日后,惠妃宫中,院子里的鲜花开得正好,花枝在风中轻轻摇?#32602;?#32654;如诗画。郭惠妃正在?#20132;ǎ?#26446;未央和郭夫人坐在一旁静静望着,三个人似乎很有闲情逸致。南康看在眼里,不知怎么就有点不敢靠近。

        郭夫人抬起眼睛看到了南康,不由笑起来,向她招了招手。

        南?#20498;?#20027;面上一红,从三天前发生的事情之后,她就一直躲在自己的宫中,都不敢来见母妃,更加不敢见郭嘉,她总觉得,一切的事情都是因为自己愚蠢,太过轻信,才会被人利用,连累了郭嘉,害得郭夫人小病一场。但她还是?#24616;?#22320;走过去,向众人行了礼。

        郭惠妃见到她,眼睛里多了几分暖意,却并不说话,低头继续浇自己的花。

        南?#24403;?#24773;明显一僵,默默地行了个礼后就想要转身离开。李未央却叫住了她“南康,你过来。”

        南?#20498;?#20027;?#25104;?#26356;加愧?#21361;?#36947;:“姐姐,都是我的?#30343;牵?#33509;非是我——”

        “?#30343;?#20320;,?#19981;?#26159;别人,他们既然诚心要害人,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呢?”郭夫人叹了口气,温和地道。

        南康却更加内?#21361;?ldquo;?#19968;?#21435;想了很久,都怪我太疏忽,当时明明瞧见了大名送给怀庆姐姐的衣裳,是怀庆姐姐从来不?#19981;?#30896;的颜色,这说明大名公主根本早已知道怀庆姐姐死了,这衣裳也是随便找出来装样子的。否则她和怀庆姐姐那么要好,怎么会送给她根本不?#19981;?#30340;礼物呢?”

        难怪当时南康的表情很奇怪,李未央笑了笑,道:“你能想到这些,已经是进步了。”

        郭惠妃回头看了南康一眼,道:“今天又有两株花开了,来瞧瞧吧。”

        南康的?#25104;?#36825;才露出欣喜的神情,赶紧依了过去。跟郭惠妃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到了李未央面前,期期艾艾地问道:“姐姐,你原谅我了吗?”

        李未央失笑:“我什么时候怪过你呢?”天真是没有过错的,更何况?#36824;?#21335;康怎么做,对她都没有影响,若她真的被害的嫁给元盛,要怪的人也?#30343;?#21335;康,而?#20146;?#24049;?#36824;?#32874;明。真正?#30475;?#30340;人,是不会把罪过推在别人身上的。

        这时,一旁的宫女行礼道:“娘娘,今天冷宫那里又有宫女来了,说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再伺候她了。”

        郭惠妃抬起眼睛,淡淡瞧了一眼,道:“哦,是吗?”

        宫女低下头去:“?#20999;?#20154;来请娘娘的示下。”

        郭惠妃的笑容十分温和,道:“主子不好伺候,奴婢们也是无辜,既然她这么难伺候,就干脆别让人管了,一日三餐照送就是,留着口气。”

        “是。”宫女退了下去,南康的面上露出一丝不解的神情。

        郭惠妃看着南康,慢慢地道:“你和大名到底姐妹一场,去看看她吧。”

        南?#20498;?#20027;的面上就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即道:“不,我不去,她再也?#30343;?#25105;的姐姐了!”

        李未央看出她的真实想法,笑了笑:“娘娘让你去,必定有她的道理。”

        她的心在暗暗叹息。

        南康是个好孩子,但是这样的人,在这宫廷里是不可能活下去的。从前郭惠妃对她过于照顾,以至于她忘记了外面的世界有多残酷,如今惠妃已经准备放手让她明白一些事情了。

        要破坏一个人的天真和善良的确很?#34261;丁?br />
        但是……人生从来就?#30343;?#23436;美的,?#30343;?#20040;?只有不?#20808;?#33258;己变得敏锐,变?#20204;看螅?#25165;能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

        历代失宠犯错的嫔妃都被发落安置在冷宫,宫规只有一条,终身不得出来,过往的宫女太监?#30475;?#21040;了这里?#23478;?#32469;行,生怕沾染了霉气。虽然早已知道冷宫的破败,可南?#24213;?#36827;来的时候,却还是被这里的荒僻和冷清吓到。这座冷宫很大,足足有上百间屋子,却大多数都已经空置了,到处?#23433;?#19995;生,连大门上?#19981;?#20102;厚厚的尘灰,满?#30475;?#30157;。

        宫女知道贵人要来,特意在门口候着,一路领着李未央和南康向内走,只听到满是呻吟、惨叫,仿佛进的?#30343;?#20919;宫,而是一座关押着疯子的监牢。最终,他们停在一座最为破败的房间门口,南康看了李未央一眼,这才走了进去,明亮的天光都被隔绝在了外头,里?#36820;?#26639;画栋的描金绘彩尽数脱落,积着厚厚的?#39029;?#21644;凌乱密集的蛛网。

        然后,她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大名公主。她当时从三米的高处摔下来,若是好好调养,几个月便能好转,偏偏她被贬来冷宫,再也没有太医来诊?#21361;?#21407;本那摔伤的地方便开始溃烂,骨头也受了?#36924;?#21407;本并不?#29616;?#30340;伤势恶化了许多,竟然变得和她的亲生母亲一样,只能躺在床上,连想要翻身都不能。再加上这冷宫里?#20054;?#27745;?#29301;?#21040;处是虫子,她躺着一动不动,只能任由?#20999;?#34411;子来?#24184;?#22905;,身上皮肤一寸寸开始溃烂流脓,模样极为恐怖。她似乎想要?#20154;?#21364;怎么都够不着,也爬不起来。

        “一个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能推下楼的女人,谁都不肯来为她诊治。”李未央轻声地道。

        南?#20498;?#20027;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失声道:“她……她……还不如早日让她解脱,竟然这样活着……”

        “?#19978;В?#22905;还要这样活好多年。”李未央?#30343;?#24494;笑,看着大名公主露出痛苦的表情,这种躺在床上一辈子都不能动弹的滋味,如今她也尝到了。在她当年推亲生母亲下楼的时候,一定想不到自己?#19981;?#26377;这么一天。李未央本可以让她死,可是死亡实在是太便宜这个人,只有让她尝到和被她所**的人同样的痛苦,她才会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20303;?br />
        南康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人,因为喝不到水而嘴唇干裂,身上流下来的脓疮已经浸透了整床被褥,甚至都开始有蚊蝇在她身上爬来爬去……南康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忍不住俯身干呕了?#24178;?br />
        这是她最柔弱美丽的一个姐姐,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模样。虽然知道她该死,但南康就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怎么都接受不了。她猛地转过头,道:“姐姐,你杀了她吧!杀了她吧!”

        李未央用一种温和,却又坚决的声音道:“南康,你还不明白吗?”

        南康重重一震,眼神迷惑。

        李未央慢慢地道:“惠妃娘娘让你来,便是要让你看大名的下场。今天若是我们输了,我们只会?#21364;?#21517;更惨,到时候,他们也不会放过无辜的你。你没发现吗?为什么当时大名公主要?#24515;?#19968;起去?因为他们预备?#30340;閌前?#29031;郭惠妃的吩咐,来帮我掩饰罪行的!懂了吗?!”

        南?#20498;?#20027;用一种非常震惊的目光看着李未央,又看了看大名公主,突然泪流满面,说不出一个字来。

        “?#36824;?#26159;大名公主,还有湘王殿下,他现在已经?#30343;?#30343;子了。可怜的他没了权势,被人到处追杀,走投无路,?#36824;?#25105;派人救下了他。”

        “你……你?#20154;?rdquo;南?#20498;?#20027;更加疑惑,郭嘉?#30343;?#24212;该最憎恶湘王吗?若非他们设?#30130;?#22905;也不会受冤枉。

        “我救下他,把他送去了一个木偶剧团,他?#21069;?#20182;装在巨大的木偶里面,牵着他的手脚,每天让他给孩子们表演节目,当然,他跟大名公主一样,会活得长长久久,永永远远。”李未央平静地说着,注视着南?#20498;?#20027;的眼睛,“这样一来,他不再需要到处逃跑,也不用担心他的仇人会找到他,还能一辈子有人养着,有人为他喝彩。当然,为了这种安逸的生活,他必须付出一双眼睛和手筋脚筋的代价,?#36824;?#25105;想他是不会介意的,因为他再也不需要?#20999;?#20102;……”

        南?#20498;?#20027;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推开李未央,逃一样地跑了。

        “吓唬小女孩,是?#30343;?#24456;有趣?”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李未央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微笑:“她若是一直这么天真,就真的要停留在这个年纪长不大了。”

        ------题外话------

        编辑:我看了这一章才发现,你很?#19981;?#34638;子,还有,越西皇帝是疯的,所以他家所有儿子女儿都是疯的

        小秦:嗯,这?#20848;?#24456;中肯

        PS:大姨妈来造访,痛的昏天黑地,明天回评吧,>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32602;?#35831;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北京急速赛官网 相富年正版图谜3d 河南22选五近100期走势 全天江苏快3计划网页 黑龙江时时玩法介绍 江西新时时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 上海时时交流论坛 粤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