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86 越西皇后

    庶女有毒

    186 越西皇后


        临安公主挥了挥手,便有随从上来安排了屏风,一圈挡住了夫人小姐们的视线,随后护卫上来,手中便?#20146;?#36275;有三十斤重的板子,他?#21069;?#20303;蒋南,毫不留情地便重重打了下去,才几板子,便已经将他的衣服打破,顿时鲜血横流。

        众人的面上这才好看些,本身蒋南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令人厌恶的东西,现在看他受辱,不由都露出解气的神情。

        临安公主当然不在屏风后面,她?#30343;?#21035;过脸,不忍心去看,心头早已把李未央恨到了?#20146;?#37324;。

        李未央在屏风后听着?#21069;?#23376;重重落下和男人的闷哼声,微微一笑,向一旁的赵月招了招手,附耳说了两句,赵月会意,立刻走了出去,向郭澄浅语几句。郭澄突然开口道:“等等!”

        众人便都看向他,有些不解。

        郭澄淡淡道:“我听闻临安公主府的板子打得向来很和气,不如让我郭家人执行如何。”

        临安公主勃然变色道:“郭澄,你不要欺人太甚!”

        郭澄看向雍文太子,面上似笑非笑。雍文太子恼怒地看了临安公主一眼,冷声道:“就依郭公子所言。”

        李未央在屏风之后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这打板子在宫里有一种称呼是廷杖,并?#30343;?#20154;人都能做这执行者。厉害的执行者把一块石头包裹在衣服内,最后打完,衣物没有任何损伤,但是里面的石头却被打得四分五裂,这种打法看起来不怎么狠,但是这打出来的可都是内伤。还有一种则是完全相反,执行者练习的时候,连方法都是不同的,同样是衣服里面包裹东西,但包的是一摞豆腐,打完之后衣服得破破?#32654;茫?#32780;豆腐却得丝毫未损,相比之前那个,第二种看起来比较血腥,皮开肉绽的,但是不会伤筋动骨,她从前在宫中生活过那么久,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名堂呢?临安公主?#36824;?#20316;戏罢了!

        郭?#20301;?#20102;郭家的护卫,个个往死里打,蒋南不多?#26412;?#24050;经汗如黄豆,面色如土,冷汗湿透了背脊,几乎疼地要咬断自己的舌头,郭澄使了个眼色,早有人上前堵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发出丝毫声音,免得吓到了屏风后面的小姐们。

        元烈端着茶,静静望着,面色如常。

        雍文太?#26377;?#30528;望了望他,轻声道:“旭王真是好手段,我当日竟没看出来你是个如此厉害的角色。”

        当初只当他淡泊名利,不喜争斗,所以才不曾参与大都的权力斗争。谁曾想他会有这等心机,竟然会和郭家勾结到了一起,明目张胆地来?#30772;?#33258;己。

        元烈?#30343;?#31505;,口中亦是轻声道:“太子说的话,我可听不懂。”

        太子冷笑一声,道:“若是你真的将那条蟒蛇送过去,狠狠参劾临安公主一番,父皇体恤郭家,纵是没有真凭实据,也定会龙颜大怒,到时?#24405;?#22312;侧旁敲,母后便是想要保皇妹,怕是也没法儿保得住。”

        元?#39029;?#30520;闪亮,笑容颇有深意,低声道:“太子多虑了,我?#36824;?#26159;替郭小姐讨个公道而?#36873;?rdquo;其实他若真的把蟒蛇送上去,皇帝重重?#22836;?#20102;临安公主,事情必定闹得很僵,裴皇后一定会提前动手对付李未央,郭家也就正式和裴后杠上……并?#30343;?#22909;时机啊!

        太子闻言,低头?#20102;?#29255;刻,面上的冷意倏忽就消失了,口气?#21442;?#21644;起来:“从前不知你竟对这些事情也?#34892;?#36259;,你的父亲是我的堂叔,咱们也是一家人,更该多多亲近才是,你何苦要搅合这趟浑水呢?”

        元烈毫不在意地一笑,道:“我刚刚就已经说过,是为了替郭小姐主持公道,若非临安公主有错在先,何至于此——”

        冥顽不灵!雍文太?#26377;?#22836;恼火,面上却越发不动声色。

        另外一边,已经打了六十板子下去,郭?#19968;?#21355;早已得到郭澄的示意,一人按头、两人按着手,两人按着脚,举起巴掌宽的厚重板子,狠狠?#21335;隆?#22140;里啪啦地一顿板子,一个一个都下了狠手,几乎?#21069;?#20154;往死里打。蒋南原本还咬牙硬撑着,可渐渐的却也忍耐不住,疼得浑身战栗。他毕竟出身名门望族,在战场上虽然也曾受过伤,却?#30343;?#36825;等羞辱到了极点的?#22836;!?#37027;一道道鄙夷的目光,能够把一个自尊心强的男人活活逼疯。是,他是放弃了自尊心去做公主的男宠,可他以为这就是极限了,却没想到李未央还能想出更羞辱人的法子。

        ?#36824;饕还?#21448;是?#36824;鰨?#21866;地一声,板子竟然活生生断了,蒋南闷哼一声,晕死过去,而此刻,临安公主再也顾不得许多,扑了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怒声道:“我在这里,谁还敢动手!”

        元烈似笑非笑地看着,口中却道:“公主这是在质疑太子的决定吗?”

        临安公主怒容满面,道:“旭王,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帮着郭家人来羞辱我!”

        太子轻轻?#20154;?#19968;声,道:“临安,你站到一边去吧。我已经说了一百个板子,你再阻挠也是无用。”

        临安公主气得眼睛发红:“不!我绝对不让你们再伤害他!”

        屏风后面的李未央失笑,临安公主这是疯了不成,真要大庭广众作出这种丢人显眼的事情?还是——蒋南的魅力这样大?

        元烈冷冷一笑,道:“我劝公主还?#20146;?#19979;吧,不要再做无谓的事。”

        临安的眼角眉梢都是恨意,仿佛恨不能扑上去给元烈一个耳光:“我问你,他何时成了你的眼中钉,非要除之而后快吗?#30475;?#19976;夫敢作敢当,为?#25105;?#34255;头露尾,你们?#32622;?#26159;要杀他!”

        元烈淡漠地看着她,眼中有秋水一般的霜寒乍现,语气是懒懒的漫不经心的,内容却是寒铁一般的冷硬,带着铿锵杀伐的威震煞气:“?#30343;?#25105;要杀他,是他自寻死?#32602;?rdquo;

        临安公主惊得愣住,她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伤害到了李未央,而这是元烈无论如何都不?#25103;?#36807;蒋南的最大原因。任何一个伤害她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元烈的眉眼俱是冷冽与锋芒,满身洋溢冰冷霜寒,此刻在他的眸中,再也没有一分慵懒与散漫,取而代之的是长刀出鞘的无情与清冽,似秋风扫落叶般的利落:“公主,你若是再阻挡行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临安公主?#25307;?#25104;怒道:“大胆!你敢这样和我说话!”她手上一挥,原本一直守候在旁边暗卫立刻飞扑上前,杀意凌厉如一道霹雳?#27604;?#20803;烈面门。事起突然,元烈身旁的两名黑衣护卫其中一人纵身而起,尚看不清是如何动作,暗卫手中的银光便铿然一声被激飞出去,直钉入临安公主身侧地上一块方砖中,嗡鸣不已,临安公主惊骇得整张脸都白了。

        雍文太子冷眼瞧着,并不作声,明显是要探一探对方的底细,临安公主很快?#20174;?#36807;来,顿时暴怒,厉声?#27973;?#36947;:“你们还不把他拿下!”

        原本藏在花园中的暗卫腾腾而起,足有八人,他们在空中飒飒如飘风骤起,压得人不能仰头而视,谁知元烈冷冷一笑,他身边的其他四名护卫迎风而起,?#36824;?#25968;瞬的工夫,便与?#21069;?#20154;?#21862;?#30528;落于六七尺开外。众人以为要看到一场厮?#20445;?#35841;知根本没有所谓的缠斗,?#30343;?#19968;刻的功夫,临安公主?#21069;?#21517;暗卫的头颅已经滚落在?#35828;?#19979;!

        临安公主惊骇欲绝,这八名暗卫是裴后精心培养,特地?#36879;?#22905;的,从来没有碰到过敌手,可是今天还没挨着元烈的边,竟然就一个接一个地被杀了,令人根本难?#36234;?#21463;!

        所有的客人都被惊骇的不?#34915;?#21160;,他们难以想象,临安公主竟然霸道到了这个地步,在宴会上就敢对旭王动手,而旭王呢,竟然也丝毫都没有相让的意思,当众给了临安公主一记下马威——今天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皇?#39029;?#21592;都疯了吗?

        其他的小姐们都看向郭嘉,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她们不明白,这郭嘉到底哪里来的魅力,居然能够让旭王为她这样神魂颠倒,?#36824;?#19968;切地去为她讨还公道。

        那鲜血淋漓的场面,看得男人们都恶心欲吐。元烈却气息平静,仿佛并不在意地道:“临安公主,你的奴才之中竟然混入了刺客,我刚?#25214;?#32463;替你除去了,你不必?#34892;?#25105;。”

        临安公主伸出一?#30343;鄭?#25351;着元烈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她美丽的额头上,青筋不断往外冒出来,显然已经是气愤到了极点:“你……你……”她一个摇晃,整个人差点栽倒在地,一旁的婢女连忙扶住她,这才没有当众出丑。?#36824;?#20170;天临安公主出的丑已经太多了,众人简直是看了一出精彩的大戏。

        雍文太子是这场戏中的另外一个主角,只?#36824;?#20182;明显比临安公主要沉稳得多,也更聪明得多,从?#36820;?#23614;?#36824;?#38745;静望着,似是满不在意模样,笑道:“好身手,旭王府上竟有这样的人才,真是叫我?#25991;?#30456;看。”

        屏风之后的李未央也是十分惊讶,原来元烈早已准备好了对付那些暗卫的人选,可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她不知道,从元烈发现暗卫的特殊开始,便已经秘密培植了另一批力量,从各方面都全力压过暗卫。

        “太子夸奖了。”元烈面上如常淡笑:“长江后?#36865;?#21069;浪,越西暗卫固然?#26377;?#22521;养,是一等一的高手,可世上未必没有人能够取代他们,须知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30343;?#21527;?”

        雍文太子的面容有一瞬间的阴冷,他目光一转,看向了那四个护卫,可那四个人,全都低下了头去,甚至看不清表情。雍文不相信这世上有人能超越暗卫,可这事情就在他眼前发生了,由不得他不相信。刚才若?#21069;?#21355;一剑杀了旭王,他可以把一切都推在临安的身上,毕竟大家都看到是临安公主?#30343;?#24868;怒才会下了必杀令,可偏偏没能成功!若是旭王闹到皇帝那里,这里的每一个人,谁都没好果子吃。他微笑起来,道:“旭王说得对,公主身边竟然被人安插了刺客,这些人都是死有余辜。”

        “皇兄!”临安气急败坏,也不叫太子了,直接开口唤道。

        “还不住口!”雍文太子冷下面来,目光之中寒光闪闪,凤目凛然一整,犹是高高在上的姿态,“此事到此为止。”

        临安公主还要?#21862;?#38605;文太子却上前一步,猛地给了她一个耳光,低声?#27973;?#36947;:“皇家的颜面都要被你丢光了,还不住嘴!”

        临安哪里受到过这种待遇,顿时呆立当场。

        众人纷纷皱眉,这场面,实在是太难看了,临安公主今天的所作所为,给裴皇后和雍文太子的光彩抹上了浓重的黑影,丢尽了皇家的脸面,难怪一向从容的太子殿下会给她一耳光。

        雍文转过身,道:“舍妹无礼,本来就该好好教训,但无需外人插手。所以,请旭王和郭夫人看在我的面子上,将她交给我处置吧。”

        元烈看向屏风的方向,郭夫人闻声已经走了出来,冷眼瞧了临安公主高高肿起的左颊,又看了一眼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蒋南,冷笑一声,道:“我郭家向来通情达理,既然太子殿下说情,我们便当没发生过这件事!”说着,她回?#36820;潰?ldquo;嘉儿,咱们该回去了。”

        李未央从屏风后面盈盈走出,裙摆静静垂着,纹丝不动,她看也不看羞怒到了极点的临安公主,便微笑着对郭夫人道:“是。”

        郭夫人主动伸手拉住李未央,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尽管李未央走得很平稳,可元烈还?#20146;?#24847;到了不对劲儿,他的视线移到了李未央的脚踝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即,他也站了起来,道:“太子殿下,我这就告辞了。”

        雍文太子微笑,道:“好,我亲自送你出去。”说完,两人便微笑着,像是好兄弟一般地并肩走了出去。

        众人莫名其妙,刚才这里还发生了一场厮?#20445;?#24590;么片刻之间,主角就能握手言?#35835;四兀?#20063;有一些夫人小姐?#21483;?#20174;屏风后面走出,鄙夷地看了一眼临安公主,随后纷纷离去。

        临安公主却已经顾不得别人,蒋南的伤势很重,几乎快没了呼吸,她尖叫着:“快去请大夫!快去!”

        雍文太子果然把元烈一直送到门口,看着他上了马,才微笑道:“旭王今日受惊了,我要代临安?#34385;浮?rdquo;

        元烈淡淡一笑:“受惊的人?#30343;?#25105;,太子殿下不必挂心就是,告辞。”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策马离去。他的那些身手不凡的护卫,也纷纷打马离去。

        雍文太子站在公主府门前高高的台阶上,一直挂在脸上的和煦笑容变得阴冷:“来人,从今日起,替我好好监视此人的一举一动,若有?#36824;歟?#31435;刻来报。”

        立刻便有太子府的官吏道:“是,太子殿下。”

        金华楼,这座位于闹市区的酒楼今天已经被一?#36824;?#23458;包了下来,元烈一路打马?#26432;?#32780;来,停在金华楼的门口,随后他跳下马,把缰绳扔给了身后的护卫,大踏步地上了二楼的雅间。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里面的女子微笑着转过身来,元烈这才松了一口气,道:“郭夫人?#25103;?#20320;出来?”

        “刚才在马车上,我向娘说要向你致谢,她说这是应该的,而且说,明日郭府会专门准备礼物送到旭王府上去。”李未央微笑着道。

        元烈盯着她,火辣辣的目光让她觉得心头一颤,不由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他心思一动,却?#30343;?#24494;笑,笑容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30343;?#20040;。”话是这样说,他却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猝不及防地蹲下了身子,捏了一把她的脚踝,李未央轻呼一声,他吐了口气,道:“果?#30343;?#20260;了。”

        李未央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对方看穿,索性也不再假装,径直坐下道:“?#21069;。?#21018;才那巨蟒扑过来,不小心跌倒了而已,?#30343;?#20040;要紧。”

        “谁说没要紧?!”元烈的声音便传入她耳中,带了点压抑着的关?#24120;?#30452;入心尖。

        李未央闭了下眼,轻声开口:“你别担心,真的?#30343;隆?rdquo;

        他猛地抬起头望着她,胸襟前的衣裳金线暗纹繁复交错,那一双?#23631;?#30340;瞳眸,无比的认真:“你之前便已经伤过一次脚踝,这次又是旧伤复发,是以后都不想走路了吗?”

        看他如?#35828;?#24515;,李未央的?#30446;?#19981;由砰然一跳。

        他看着她,目中流淌着一种莫名的情绪,轻声道:“我帮你?#28872;?rdquo;

        她陡然回神,深觉不妥:“我可以自己来的,再不行,还有赵月。事实上,赵月已经买药去了。”

        他不再开口,?#30343;?#38745;静望着她。这时候,赵月已然带了药回来,见到这种情景,便识趣地把药放在桌上,?#37027;耐?#20102;下去。

        赵月一走,?#30343;?#28385;室寂静,外面的窗棱有飞鸟?#27515;?#30528;翅膀飞过,李未央却觉得心头掠过一阵不知名的惊慌。她轻轻扬?#21073;?ldquo;今天你这样做,过早地暴?#35835;?#33258;己的力量,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手中拔掉?#21683;?#20498;出里面些许药膏,按揉着她的伤处,不疾不缓地道:“若是不能保护你,要这些力量又有何用。”

        她低头,“?#23433;皇?#36825;样说,力量要用在刀刃上,今天这件事,你本可以不必插手。”

        他头也不抬,认真地替她?#28872;?#36947;:“那么,你就当我不愿意让郭家专美于前吧。”

        李未央哑然,道:“这是说什么傻话。”

        话音未落,她的下巴便被他一把握住,抬了起来。

        她吃了一惊,然而?#27493;?#20102;他的眼神,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琥珀色眼眸,到底情深。他许久才慢慢开口道:“我不希望郭家在你的心?#32321;?#25105;更重要,你明明说过的,我们相依为命,只有彼此。”一?#32959;?#33853;入她耳中,震得她心神恍然。

        她一路望进他瞳底,眼波深深,那里面压抑的情绪波涛汹涌,令人难以忽视。心头沸血?#32972;?#33041;际,竟?#25381;?#26397;他靠过去一点,望着他道:“我不会。”

        他愣住,李未央却已经叹息道:“我不会把郭家看得比你更重要。”她和元烈相依相守多年,并非郭家的情谊可比,更何况,她对元烈的感情异常复杂,可是对郭夫人,?#20174;?#26159;另外一种感恩了。

        他的眼中一瞬间涌起喜色,她刚?#25214;?#35753;他放开她,却不料他屈身上前,吻了她的?#33050;稀?#26446;未央?#30343;?#38388;?#36824;?#24778;讶,竟未伸手?#20973;埽?#20219;由他如同小狗一般摩挲了片刻,这才离开。她完全愣住,半天都没?#20174;Γ?#20182;见她竟然没有拒绝,?#30343;?#24515;跳擂?#27169;?#20415;又轻轻凑上前,小心翼翼地划过她唇间,试着向里面探了点。

        李未央的身体一下子僵硬起来,他一定是疯了,否则怎会胆大到对她如此这般……?#36824;?#20182;也?#30343;?#19968;次两次,却是?#26410;?#24471;寸进尺。她?#25214;?#24700;怒,然而他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端的是毫无?#21448;?#30340;眼神,仿佛无辜得紧。

        她的心头一直在狂颤,一把握住他的手臂,声音冷冽:“元烈!”只?#36824;?#22905;自以为的冰寒,却是软软的,没有什么力道。他静默地瞅着他,毫无惧意,也绝对不会退缩。

        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随后赵月推门而入,“小姐,郭家的马车来接您了……”紧接着,赵月吃惊地看着里头的这一幕,打死她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居?#30343;?#36825;种姿势,如此亲密,如此让人脸红心跳——“哎呀对不起,奴婢什么都没瞧见!”她砰地一声又关上了门,欲?#25970;?#24432;。

        李未央极为恼怒地看着元烈,他却浑然不在意,笑嘻嘻道:“生气吗?要不打我一下?!”

        如此无?#25285;?#22914;此不知羞耻,反倒?#32654;?#26410;央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却还是握住她的手,掌心那样温暖,?#32654;?#26410;央忍不住想要依偎着。但她毕竟极为理智,控制住了这种情绪,?#30343;?#20302;声叹息道:“我马上就要走了,所以,咱们应当?#23265;?#32463;事。”此刻,她的声音婉转低柔,“今日你得罪了雍文太子和临安公主,怕是要惹大麻烦……”

        敌对立场无法改变,?#36824;?#25253;仇的速度是加快还是缓慢,都会走到那一步。?#36824;?#22905;本来不想让元烈和对方直面相对。她希望他无拘无束,快快乐乐,而?#30343;?#38754;临着不知前途的未来。如今这样不惜一切,放弃唾手可得的荣华?#36824;螅?#20182;将来不会后悔吗?

        “你放心,只要我没有死,就不会让你独自去面对她们……”他握住她的手,认真地道。李未央闻言,一下子怔住,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冷酷的心却有了一丝热度,眸子里也有了温热的雾气。好半?#21361;?#22905;才低喃道:“真是?#20498;?hellip;…”

        他?#30343;?#24494;笑,手指轻柔?#33267;?#29233;地抚摸她的青丝,道:“所以,我没有死之前,都不准你丢下我离开。若是你再像上一次一样丢下我,我绝对不会再原谅你。”

        李未央身子微僵,半天才道:“我不会。”

        元烈笑了笑,目光温软道:“我相信你。”会不会都不要紧,她再跑,他就再?#32602;?#21738;怕穷尽千山万水,她?#25165;?#19981;掉的。“你猜,现在临安公主在做什么?”

        李未央?#35835;?#24867;,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20102;?#29255;刻,她轻声道:“宫?#23567;?rdquo;

        元烈点点头,道:“对,宫?#23567;?rdquo;

        两人心照不宣,?#22841;?#20102;起来。

        宫中,两侧十数名一色青色锦袍的内监拱手谨立,仿佛两?#20449;?#20154;般不闻不动。临安公主几乎是跪倒在地,泣不成声道:“母后,这一回你可要为女儿做主!郭家和那旭王元烈可是将我羞辱到底了啊!”她等了足足一个时?#21073;?#21364;因为裴后午睡而没办法闯进去,直到裴后召见,宫女才敢放她进去,此刻她的额上面上密密的一层汗,也顾不上擦,更?#36824;?#19981;上礼数,便急切地朝?#25490;?#21518;这样说。

        重重的帘幕之后,有一道冰冷如同珠玉的声音响起:“若非你先去招惹别人,会惹下?#35828;然?#20107;么?还有脸到我面前哭诉!”

        临安公主一愣,精致?#21152;?#38388;添上一丝惊诧,她意识到,裴后必定是知道一切了,立刻辩解道:“这事……女儿的确莽撞,可再如何,他们也不该对女儿?#35859;?#30456;向啊!纵然女儿是?#36771;?#30340;,被他们瞧不起,可母后总是母仪天下,不该?#36824;?#23478;这样羞辱。”她的目的便是煽动裴后的怒火,挑起她对郭家的不满。只要裴皇后愿意插手,这件事情便不再?#20146;?#24049;的私事,而是裴、郭两家的争斗。到时候,她的仇也就能报了!

        “你?#30475;?#37117;这样说,当我是?#30343;?#38386;着专门为你善后的么!”珠帘一动,裴后从帘子后面缓缓走出,脚步踩在青如水镜般的砖面上,一步一步,裙摆上?#27493;?#34784;龙似欲飞出,嵌着夜明珠的绣鞋步态严谨,连裙裾浮动都是无声的。那一派皇家风范,完全?#30343;?#20020;安公主的奢华尊贵可比。

        临安公主?#30343;?#21482;觉得那道严厉的视线扑面而下,严妆之下的额头已是一层?#35813;?#27735;珠:“母后……”

        裴后金簪玉摇缀满云鬓,面容绝美,丝毫看不出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看着台阶下跪着的临安公主,面上的表情异常冷漠,甚至看不出动容的痕迹:“真是?#25381;?#30340;东西!丢尽了皇家的脸面。”

        临安公主的霸道嚣张全然都不见了,匍匐在地上痛哭不已:“母后,我是丢了脸面,可我也是您的亲生女儿,受到这样的羞辱,您总不能就眼睁睁瞧着吧,这是他们在打您的脸面啊!”

        裴后盯着她,双眼掩盖在睫下,看不出真正的神情,唇角却抽起一丝迹近于无的冷笑:“我为你解决的事情还?#36824;?#21527;?”

        说不尽的冷酷无情,临安公主知道她当真是动了怒,不由狠下心肠,苦苦哀求道:“母后,女儿是?#25381;茫?#36825;些年给您惹了很多麻?#24120;?#21487;却也做了不少事啊!您真的要放着我?#36824;?#21527;?”她不能就这么放过李未央和元烈,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才能为?#20004;?#26127;迷不醒的蒋南出一口恶气!

        “您是皇后,是我们的主心骨,郭家如此嚣张,已经欺负到了裴家的头上,您再不能让他们在父皇面前如此横行,说得难听些,难道您要眼睁睁看着我死在对方手里才会反击吗?”

        “住口!”裴后的声音里?#31449;看?#20102;一丝怒意,鬓边的?#24179;?#29838;珞突然猛地晃动了一下,临安公主心头大为震惊,瑟缩着不?#20197;?#24320;口了。她?#26377;?#30031;惧冰冷的裴皇后,虽然对方一直对她不错,可比起对待太子和安国,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太子将来要继承大?#24120;?#26159;裴后精心栽培的皇储,可安国呢,她跟自己一样是裴后的女儿,为什么安国想要什么都可以,轮到自己就要战战兢兢?!这?#36824;?#24179;!所以她?#26377;?#23601;特别憎恶安国……

        “这件事我自有主张,滚出去!”

        临安公主抬起头看了裴后一眼,心头暗自喜悦,这么说,母后是答应了……

        ------题外话------

        小秦:我的心充满了忧伤,我好像爱上了恶毒的裴皇后,OMG

        编辑:上一次对拓跋真,你也是这么说的。

        小秦:这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情,你不明白……

        编辑:就是不断塑造**的扭曲心态……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27973;?#22909;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32602;?#35831;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众赢彩票官网下载 山东彩票三个亿 1000炮金蟾捕鱼打鱼机 北京pk赛车走势图讲解 上海时时综合走势图 内蒙11选5助手下载 百变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黑龙江省福彩3d开奖 1分pk拾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