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77 旭王殿下

    庶女有毒

    177 旭王殿下


        身份定了下来,李未央住进了?#26377;?#38498;。这几日都在烦心,所以一个晚上反而睡得很好,却不知道半夜里郭夫人悄悄来看了几次,对着她抹了半天眼泪,最后才被齐国公拉走了。李未央一觉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赵月早已在门口等着,之前李未央向郭夫人提出,赵月是跟着自己多年的丫头,所以要带她一起进府,郭夫人自然没有不答应的,和赵月一起守着的,还有两个丫头。

        见李未央醒了,一个丫头连忙上来:“小姐。”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见眼前的丫?#21453;?#30524;睛、圆圆脸蛋儿,生得十分俏丽。另外一边竟然生得同个模样,?#36824;?#26159;下巴上多了一颗黑痣,两人?#22841;?#22075;嘻地看着自己,李未央有点吃惊。丫头连忙向她福礼,圆润的脸上爬满红晕,看起来可爱得很,口中解释道:“小姐,奴婢叫荷叶,她叫莲藕,我们两个是双生子。”

        李未央见两人果真生得一模一样,不由轻笑出声。

        一大早,李未央还未洗漱过,郭夫人便已经来了,就眼巴巴地瞅着李未央梳洗打扮,轻声地出着主意,李未央往日里?#19981;?#32032;净的装扮,却不想郭夫人?#19981;?#30340;是华丽的服饰,为了让她开心,李未央不得不在自己的发间加了一簪琉璃珠。这时候,郭夫人才笑着道:“惠妃娘娘在宫中不便出来,你二姑母英国公夫人和二叔南明侯原本昨儿个就迫不及待要来看你,?#36824;?#20027;给挡了,生怕他们吓着你,但是他们今儿一早已经着人把见面礼送来了。”

        郭惠妃是陈留公主的次女,在别的孩子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郭乔就已经把诗词念得滚瓜烂熟了。七八岁的时候,她已经能出口成诗,而且辞致清丽,连寻常的**都比不上。然而郭?#20146;?#20986;名的并不是她的才名,而是她为**度,心性宽和,再加上生下静王元英,还有实力雄厚的郭家作为后盾,所以一向享受尊荣。

        事实上,李未央?#23545;?#20302;估了郭家人的影响力,昨天从她进府开始,消息传遍了整个大都。郭惠妃?#20146;?#23478;人,当然会送礼物,而?#23454;?#21644;裴皇后,还有宫中的其他嫔妃,到大都的各位王爷,甚至是寻常的官吏,?#20960;?#37101;家送来礼物,庆贺他们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小姐。当然,他们并?#36824;?#24515;李未央是否真正的郭嘉,重点在于,她是唯一一个?#36824;页?#35748;的女儿。

        管家取出长长的礼单,一面擦着汗,一面项项念着。

        小厮们将礼物全部抬到院子里,然后再有序地退出去,偌大的院子全部被贺礼塞得满满的,这许许多多光彩夺目的宝贝,几乎?#20301;?#20102;所有人的眼睛。

        郭夫人对李未央,总是无比的耐心,她耐心地听着管家报礼单,然后一件件地让人捧过来给李未央瞧——

        “这一套头面?#24708;?#22823;姑母郭惠妃送来的礼物,是她找了工匠亲自设计给你的。”郭夫人指着眼前一套精致的头面说。李未央看了一眼,那是一套红宝石的头面,金子上镶嵌着红宝石,还零?#20052;?#22937;地缀着猫睛石、青金石、珊瑚,而配套的那些钿子、扁方、簪钗、手镯、戒指、牌子,全部用金子镶嵌红宝石制成,精工巧致,处处透露出细腻与燕婉,光是这一套头面,便已经是价值不菲。

        二姑母英国公夫人郭真出手同样大方,琉璃的匣子里头装着碧玺珠翠手串,由十八颗粉色碧玺珠穿成,上面系着极为繁复精巧的金丝如意结,各?#23265;?#29664;一颗,十分的精致。那丝结的编织方法十分巧妙,李未央多看了两眼。郭夫人欢喜,亲自取来系在李未央的手腕上,左?#21494;?#35814;道:“你二姑母的手艺果真还是和从前一样,最心灵手巧?#36824;?#30340;。”

        李未央吃惊道:“这上面的丝结——”

        郭夫人便是笑容满面:“这是她亲自编的,说这样才足够心意。”

        李未央震动,金银珠宝全都是可以?#20204;?#20080;到的,她在大历已经见过无数,并没有什么稀奇,可对方却肯为了自己这样一个?#21543;?#20154;这样费心思,不惜亲自动手,纵她铁石心肠,也不能不感动了。

        英国公夫人的两个女儿韩琳和韩琴也送了礼物,韩琳送了一个金累丝香囊,九成金质,周身由镂空的累丝花瓣组成,上下均有?#21487;?#21450;红色珊瑚珠为饰,巧夺天工。韩琴则是送了一幅亲自画的水墨画,甚?#20142;?#33521;国公夫人那个只有三岁的小女儿,竟然也学着自?#21494;?#22992;,涂抹了一幅小鸡啄米图送过来,李未央捧着那幅画,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见她开心,郭夫人自然也开心得不得了。

        二叔南明侯郭英,送来的是一盆青玉、?#23376;?#21046;的水仙,看起来和真正的水仙一模一样,若非没有花香,几乎让人以为这是真的水仙花。

        管家继续念着礼单,大都的官员们,这几日都冥思苦想、想方设法搜寻最珍贵的礼物送给她!而且为了吉利,礼物全是成双成对的,金银器具、稀世古珍……数不胜数,光从这些礼物,可见郭家如今声势之盛了!

        郭?#32454;还?#36817;三百年,饮食起居极为讲究,李未央捧起茶盏,喝了一口,便知道是顶级的云雾茶,滋?#37117;?#20026;清甜。

        郭夫人见她喝茶,突然哎呀一声站了起来,道:“我怎么忘记了,库房里有一套琉璃茶盏,给你用才最合适。”

        一旁的宋妈妈连忙道:“夫人您坐着,奴婢亲自带人去找。”郭夫人却不放心,道:“还是我来,你们不晓得?#24708;?#19968;套最好看!”说着,就?#36125;?#21254;地去了。李未央看着她的背影,心头微微涌上一阵心酸,手不由自主地攥住腕上的金丝如意结,攥得那样紧,就像深深的硌入掌心里去似的。

        偌大的院子,里里外外?#34261;?#30340;人,有十数个之多,但都悄无声息地行走,不敢打扰,可见郭夫人早已叮嘱过。李未央轻轻笑了笑,小蛮,若?#24708;?#27963;着,见到这样的家人,该有多么开心呢。可恨那元毓太过无耻,幸福离你,就晚了一步而已啊。

        不多时,郭夫人兴高采烈地捧着琉璃盏回来,献宝一样给李未央看,然后絮絮地介绍着郭家的人,李未央刚开始还附和几句,渐渐的就变成郭夫人一个人在说,她默然聆听。

        “公主说,好容?#32512;?#23478;团圆,要为你举办一次宴会,让大都所有人都知晓你回来了才好,你若是觉得不妥,我便想法子推掉便是。”郭夫人终于说到了重点。

        李未央微笑,看着郭夫人忐忑、唯恐怕自己不欢喜,郭家是何等身份,女儿回来自然要介绍给所有人认?#21486;?#36825;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代表着郭家对她的认可,当然,这更是一种保护。在众人面前露面,将来?#36824;?#22905;走到哪里,别人都会知道她的身份来历,并且给予足够的敬重。

        李未央微笑着道:“娘,女儿愿意一切都听?#24433;才擰?rdquo;

        这就是愿意参加了?!郭夫人特别夸张,居然激动得眼睛都红了。她原本生怕李未央不愿意,连回绝陈留公主的借口都想好了,谁知她会答应!她原本不希望女儿过早暴露在众人面前,可又骄傲地想要告诉所有人她找到了自己的女儿,而且她的女儿这样漂亮这样温柔这样识大体呢!她站起来,?#24895;?#36947;:“宋妈妈,你听见小姐的话了吗?立刻?#24895;?#19979;去,好好?#24613;福?rdquo;

        李未央见她这样开心,便也微微笑起来。

        宴会开始前的十余日,郭夫人便指挥着所有人忙碌起来。她静心挑选牡丹花,先把郭?#19968;?#22253;的鹅卵石路上?#27809;?#30406;簇拥起来,然后又特地选择了最名贵的牡丹花?#20998;鄭?#25353;照不同颜色不同的?#21450;?#25490;列起来。为了?#24613;?#23476;会,她还把三个儿子?#20960;?#35843;动起来了,?#24895;?#37101;?#26410;?#21508;地调来美味的珍馐,选最上等的美酒?#29615;愿?#37101;敦亲自监督整个宴会的布置,不许出一点差错;就连平日里最懒散的郭导都被抓差,到处去跑腿……这些事情原本都可以?#25165;?#19979;人们去做,但是郭夫人难得兴致大涨,带动着两个儿?#22791;徑夹?#33268;勃勃地指挥起了三个小叔子,整个家里忙得?#28982;?#26397;天。

        最闲的人,只有李未央。她从花园看去,就见到郭夫人恨不得亲自上去代替那些搬花的仆人,不由嘴角轻轻翘了起来。这时候,有一道声音出现在她的身后:“她最近很开心。”

        李未央不用回头,已经明白这声音的主人,便是齐国公郭素。她微微一笑,道:“只要她开心,全家都会很开心吧。”

        “?#21069;。?#21482;要她开心,我们就全都觉得很开心。最近我常常想,如果没有你,这一切的快乐都不会有。”郭素看着忙碌得不可开交的妻子,笑容十分平静。

        李未央垂下了眼睛,掩住了眸子里的所有情绪:“我什么也没有做看,相反,我享受了原本应该属于小蛮的一切,每当我想起这一切,我就会觉得很难过。”

        郭素却已经比第一次谈起小蛮的时候平静了许多,他的目光穿过郭夫人美丽的面孔,?#36335;?#20381;稀看到了女儿的笑脸:“即便小蛮还活着,她也不可能做得比你更好。”如果小蛮还活着,他的妻子知道女儿竟然沦落到下九流的戏子之中,还不知道要多么的痛心?#24425;住?#32780;所有的豪门世家,都不会接受小蛮的身份,他们只会在背后嘲笑她,想也知道,郭夫人会为了保护女儿做出怎样的抉择——郭素叹了一口气。

        “我相信,你会很快适应郭家的一切,并且?#19981;?#19978;这里。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离开,但我希望,你可以留下,留得?#39556;?#36234;好。”只有这样,在湘兰的面上才能见到笑容。

        李未央只是沉默,她看着两鬓现出银丝的齐国公,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宴会当天,赵月看着镜中的李未央,悄声道:“小姐,您真的要出席今天的宴会吗?”

        李未央看着镜?#37266;献?#30340;女子,轻轻一笑,道:“为什么不呢?”

        赵月有些焦急,道:“郭?#24050;?#20250;宾客云集,若是遇上燕王——”李未央在大都,无人识得,唯有一个死敌——燕王元毓。若是叫他瞧见了李未央,他会不会当场拆穿她呢?在郭?#24050;?#20250;上闹大了,事情一定会很难看。

        李未央挑起一只碧玉簪子,似笑非笑道:“?#21069;。?#19968;定会碰上元毓,我真想看看,他看到我之后会是什么表情呢!”

        赵月想不到她这时候还有心思说笑,不由道:“奴婢知道您是为了让郭夫人开心才答应参加宴会,可若是让元毓暴?#35835;?#23567;姐的身份,岂非得不偿失吗?真正坏了大事!”

        李未央放下了手中的簪子,轻声道:“赵月,你是要我一辈子躲着不见人吗?我既然成为郭家的女儿,总有一天要面对所有人,躲过了今天,又能躲避多久呢?元毓此人,终究是要见的。”

        赵月还要说什么,却见到荷叶、莲藕二人接连带着丫头们鱼贯而入,手里捧着华丽的衣裙,她口中一顿,却是不能再说了。李未央瞧她神情紧张,?#36824;?#36731;轻拍了拍她的手道:“放心吧。”

        赵月一怔,看着李未央的神情越发狐疑了。

        ?#19997;蹋?#22806;面早已经宾客云集,各大世家都派了人来,个个谈笑风生,面带笑容,实则却悄悄伸长了脖子去瞧那传说中的郭家小姐。

        宴会还没开始,小姐们三五成群,拣了相互要好的坐在一起。小花厅拐角处的凉亭里,保定公府的裴珍笑道:“妹妹,你猜这?#36824;?#23567;姐生得什么模样?”

        裴宝儿拈了绢子,轻轻掩着唇畔笑道:“这……看郭夫人和几?#36824;夜?#23376;的相貌,横竖是丑不到哪里去的。”她的声音如黄莺般婉转动听,一口细牙如珠似玉,叫人心折。

        裴珍唇畔带了一丝冷笑:“生得再美也是无用,一个在乡间长大的野丫头而已,郭夫人居然还敢将她带出来献丑,啧啧,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保定公是裴皇后的二弟,裴宝儿和裴珍是一对姐妹,?#36824;?#35060;宝儿是嫡出,裴珍是庶出,裴宝儿?#19997;?#21548;了庶姐说的话,?#36824;?#31505;道:“姐姐这话不要说得太早,郭夫人敢让她出来见人,必定是经过一番教导的。”看起来是为李未央说话,却掩不住唇畔那一丝居高临下的鄙夷。

        裴珍失笑,道:“谁家女儿不是在身边娇养了多年,又请了宫中?#28248;?#23351;悉心教导,这短短的十几天,还不知道会教出个什么样的猴子来。”

        裴宝儿生得明眸皓齿,艳光四射,坐在那里宛如花树堆雪,?#30796;?#28023;?#27169;?#23436;全称得上一个国色天香的人儿。纵然裴珍满头珠翠,一身华服,可坐在她的身边?#36824;?#26356;显得粉面如土而已,难怪所有人都说论起容色,裴宝儿堪当越西第一美人。一旁的无数豪门公子们从凉亭前走过,都停下脚步悄悄来看裴宝儿,裴宝儿却是谁也不瞧,拿绢子捂了嘴笑,道:“姐姐,你真是太刻薄了。”

        她口中这样说,心中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39063;?#30343;后和郭惠妃一直不和睦,这是天底下众人皆知的事情,连带着裴家和郭家?#19981;?#21035;苗头,但因为两家都是肱骨之臣,谁也不能拿谁怎么样,数十年来反倒是相安无事。

        倒是裴宝儿身边的婢女机灵,看见韩琴就站在近处,忙低呼一句,“小姐,要不要再倒一杯茶?”

        这样?#22238;?#19968;句,裴宝儿立刻回过神来,裴珍便也跟着回头望去,果真见到英国公府的两位千金韩琳和韩琴刚从那边走过来,裴珍并不畏惧,索性轻蔑地看着他们,娇滴滴道:“我这个人呀,就是性子太直接,有什么说什么,两位小姐可别生气。”

        裴宝儿微微一笑,道:“姐姐,瞧你说的,韩姐姐可不会生气,若是她生气,岂非?#20146;?#23454;了你说的话吗?”

        裴珍固然可恶,这裴宝儿总是?#19981;?#20316;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实际上嘴巴和心?#21450;?#26126;了更毒?#20445;?#20559;偏一到了那些公子面前就会作出一副天真软弱的模样,?#30475;?#37117;让人以为是她受了欺负。韩琴本来就很讨厌这个裴宝儿,更讨厌那些男人总是护花一样地守在她旁边,今天听了裴宝儿居然奚落她们的表姐,立刻十分?#24352;?#38889;琴正要开口斥责,韩琳却怕闹出事情来,向她悄悄摇了摇头。韩琴心头有气,只是硬生生忍住。

        裴珍却不?#24708;?#24525;让就会退缩的人,她冷笑一声,道:“我可没有半点说错,一个在乡下长大的丫头,能体面到哪里去。”

        郭家把李未央保护的很严密,对于她的养父母只说是寻常的商户,并不肯透露更多的细节,再加上郭家的那些儿子们一个比一个不好相与,纵然裴家已经找了很多渠道来了解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郭小姐,得到的消息却是越来越扑朔迷离,所以连裴家姐妹都坐不住了,非要跑到这里来看个究竟不可。

        英国公夫人郭真出嫁晚,跟**子的关系也最好,连带着家中的孩子也对郭素一脉无比亲近。韩琴毕竟年纪小一些,闻言回嘴道:“裴珍,你到这里来做客竟然也口出狂言,你们裴家到底是什么家教!”

        裴珍?#24352;?#27491;要发作,裴宝儿微眯了双眼,道:“韩小姐,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韩琴性子直接,闻言脸上泛红,怒声道:“说就说!我?#30340;?#35060;家家教不好!”

        裴宝儿冷冷一笑,道:“英国公府的小姐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议论起皇后娘娘的家教来了!”

        这个裴宝儿,最是狡诈厉害的,居然抓住了韩琴的话柄,的确,裴皇后也是出身裴家,韩琴无意说到裴家家教,自然牵扯到了裴皇后的身上!这话传出去可是不得了!只会给郭、裴两?#19968;?#19978;?#25509;停?#38889;琴知道自己闯了祸,窘得满脸通红,只说不出话来。裴宝儿一张美丽的脸孔上冷笑更甚:“韩小姐,你若是扇自己的耳刮子,扇到我满意了,我?#22836;?#36807;你!当做没听见这话!”

        “你——”闻听?#25628;裕?#19981;要说韩琴,就连一向性子温柔的韩琳都?#24352;?#20102;,她们万万想不到,裴宝儿不但牙尖嘴利,心胸还如此狭隘,居然一定要让韩琴难?#21834;?br />
        韩琴咬住自己的嘴唇,她若是不肯照着裴宝儿的话去做,裴宝儿把这话传出去,岂不是要让舅舅舅母他们为难吗?她的一双手突然握紧了。

        看到周围走过的人不多,裴珍冷笑一声,突然向一旁的丫头使了个颜色,几个丫头立刻巧妙地改变了位置,恰好挡住了唯一的光线,裴珍冷笑着扬起了手:“既然你自己不肯动手,我就代你动手了!”

        见到庶出的姐姐如此嚣张?#21709;瑁?#35060;宝儿的脸?#19979;?#20986;一丝微笑。

        话未说完,裴珍的手已被一个年轻的女子一把抓住。

        裴珍吓了一跳,看着眼前那女子,厉声道:“你这是干什么?!”

        李未央笑容如初:“裴小姐,在这里动手怕是不太好吧。”

        裴宝儿看了一眼眼前面容清丽、气?#19990;?#28129;的女子,觉得十分?#21543;?#19968;时间不知道是谁家的人,不由站了起来,皱起?#32426;返潰?ldquo;你是何人?”

        李未央笑了笑,道:“来参加人家的宴会,连主人家都不认?#35835;?#21527;?”

        裴珍和裴宝儿对视一眼,不由吃了一惊。

        李未央嫣然一笑,道:“?#36824;?#26159;口舌之争,两位何必动怒呢?”

        “你是郭嘉?!”裴珍打量了一眼李未央,顿时大为失望,原本以为这?#36824;?#23567;姐定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丫头,谁曾想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但是她咽不下这口气,?#24352;?#36947;:“你那两个表妹羞辱我们裴家在先,我为什么不能教训他们!”

        李未央只是微笑,丝毫不受她的影响道:“裴小姐,我劝你动手之前想想后果。皇后娘娘向来家教良好,若是她知道你们两位小姐在外面胡作非为,败坏了裴家的名声,岂不是要责怪你们?#24656;?#20301;王爷选妃在即,临时闹点事情……我两位表妹可是无所谓的,裴宝儿小姐是越西第一美人,又是皇后娘娘最?#19981;?#30340;侄女,她自然也是没有妨碍,可?#24708;?mdash;—怕是不妥吧。”一句话,点出了嫡庶之别。

        裴珍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收回了手。她看了一眼面色有点发青的妹?#38376;?#23453;儿,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立刻难看起来。

        裴宝儿心头冷笑,嘴角一扬,描得细细的柳眉飞扬而起,毫不示弱,“你我同是世家之女,可你?#36824;?#26159;郭惠妃的侄女,我的姑母却是裴皇后,所以若论身份,我自然比你高贵许多。你竟敢这样说话,不怕我向姑母告你一状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不论是皇后还是郭惠妃,见了陛下都要自称一声臣妾,并无什么太大区别。更何况,你我父亲都是为人臣子,天底下只有陛下才?#20146;?#39640;贵的,你又哪里比我高贵呢?你若真要与我?#33268;?#20309;谓身份高贵,就应当控制好自己的言行,不要做出给自己家族抹黑的事情来。”她顿了顿,看着对方目瞪口呆的神情,缓缓道:“是什么身份就?#31859;?#20160;?#35789;攏?#29616;在你们二位是客人,好好回去宴会上,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请吧。”

        裴珍被李未央这种冰冷却镇定的语气吓地倒退了一步,正好撞在裴宝儿身上,裴宝儿连忙变色,正要掉眼泪,却听见李未央冷冷道:“裴小姐,若是觉得委屈,还是回去再哭的好,我脾气不太好,若?#24708;?#25481;一滴眼泪,我怕是会把欺负你的名义做实了的,你这?#29260;?#20142;的小脸蛋儿,若是多几道伤痕,不太好吧。”

        裴宝儿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原本泫然欲泣的神情立刻收了起来,裴家已经在商议裴珍的婚事,裴宝儿表面与这个庶出姐姐很亲密,背地里却十分看不起对方的身份,这次借着机会想要挑唆着裴珍闹出点事情来,坏了她的婚事,顺带着也教训一下韩家姐妹,谁知道中?#20061;?#20986;一个郭嘉来,她便?#24613;?#26045;展多年来常用的招数,在众人面前委屈落泪,让所有人都以为是郭嘉和韩家姐妹联合起来欺负她,却没想到这郭嘉不动声色之间就看穿了她的意图,还警告她,若是她?#20197;?#21756;哼半声,就给她的脸上添两道伤口,到时候她可就成了真委屈了……

        这个郭嘉,表面看上去高贵大方,没想到竟然是个狠?#24039;?#35060;宝儿最爱护自己的容貌,当下不?#20197;?#20316;纠缠,冷哼一声,道:“咱?#20146;擼?rdquo;说着,便转身就走,连婢女都来不及带了。裴珍见到妹妹走了,连忙跟了上去,还不忘?#33722;?#25366;了李未央一眼。

        李未央回过头来,看着韩家两位姐妹,笑容却很和煦:“我猜猜,这位是送给我香囊的琳儿,这位是送我丹青的琴儿,对不对?”郭嘉是十八岁,而眼前的韩琳十七岁,韩琴只有十五岁。

        韩琴见她居然这么轻易地分出了自己两姐妹,不由张大了嘴道:“你……你怎么知道?”

        李未央笑了笑,她来?#25226;?#20043;前,细心的郭澄特意送了一份名册到她手上,详细地记录了每一个人的出身、相貌、性情,若非如此,她怎么能这么准?#36820;?#29468;出裴宝儿的意图呢?

        韩琳腼腆地笑起来:“表姐,你真是厉害,裴宝儿被你说得脸色都变了呢!”

        “?#21069;。?#20320;不知道,她?#30475;?#37117;这样,先是伶牙俐齿地挑动别人?#33251;埽?#28982;后她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若是我们不吃这一套,她就会故意又是流泪又是悲伤,?#36335;?#22825;底下的人都欺负了她一样!偏偏她长得漂亮,谁都帮她!”韩琴气呼呼地道。

        李未央失笑,道:“若是下次她再这样装无辜,琴儿不妨直接给她两个耳光,再踹她几脚,这样也不算?#35013;?#25285;了罪名。”

        韩家姐妹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未央,随即一阵笑声打断了她们的注目,却是郭澄走了过来,一身风度翩翩的华服,脸上笑容无限促狭,他注视着李未央,像是看到了天上有鱼儿在飞,口中道:“若是让母亲听到,?#38498;?#21487;?#22836;?#24515;了,谁都不敢欺负你啊!亏得她还特意嘱托我来引你入席,生怕你被别人欺负了去。”

        韩家两个女儿都吃吃地笑起来,尤其是韩?#30504;?#30475;到俊美的表哥笑容满面,顿时脸上绯红。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36843;?#21733;你说的,我?#36824;?#26159;尽一尽地主之谊,怎么在你口中就那么?#32512;?#20102;呢?”

        郭?#26410;?#31505;道:“好,你是尽?#35828;?#20027;之谊,可别忘了,今天的宴会你是主角,咱们该去宴会上了!”

        等到李未央到达宴会的时候,便觉得自己被一阵阵细密热切的视线包围了。郭夫人微笑着,上前去握住她的手,一一为她介绍在场的宾客。

        众人见到李未央一身华服,虽然未施脂粉,却是肤光如雪,两行入鬓的黛眉,配合那双清澈如古井的明眸,容色淡定而高贵,跟他们想象中的那个流落民间,不知在?#26410;?#38271;大、野性未驯的小姐形象完全不同,不免都有些惊?#21462;?#32780;刚才已经见过她的裴家两姐妹,面上都露出了厌恶的神情,显然是已经结下了梁子。

        李未央微微一笑,并不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裴皇后竟然?#21494;?#22905;身边的人,裴家,自然一个都跑不掉,既然如此,又何必虚以为蛇呢??#36824;?#22905;环视一圈,却没有见到元毓的身影。这时候,郭夫人在她耳边小声道:“陛下今日有急诏,令所有的儿子入宫去了,?#36824;?#20182;们都送了礼物来。”像是怕委屈了女儿一样。

        李未央只是微笑,却有些?#34261;叮?#30495;是?#19978;В?#20170;天看不到元毓震惊的表情了呢,?#36824;?#20170;后可多的是机会。

        宴会之上,郭夫人特意请了大都最有名气的艺妓出云。李未央坐在花园里,就看见牡丹盛开,闻到花香袭人,不一会儿,又响起箫管悠悠、琵?#34065;?#38126;,继而舞者入场,一群美丽的女子?#21069;?#30528;乐声的节奏,婉转绰约,翩翩起舞,等到出云一身翩然的红裙出场,那翻飞的云袖,伴着柔软的腰肢和那动人的舞步,让所有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李未央的目光却穿过人群,蓦地,她?#23545;?#30475;见不远处的桥上,走过来一个年轻的男子。

        旁边自然有人也看向?#23545;?#36208;来的人,瞧了又瞧,道:“哟,不是旭王殿下?”人群之中,引发了一阵骚动。

        李未央的目光同样落在他的脸上,只觉得这称呼那样?#21543;?#28982;而那眉眼,却是异常的熟悉。旭王?殿下?她轻轻咀嚼着这四个字,微笑起来。

        随后,李未央仿若不经意地轻轻侧首,向一旁的郭夫人道:“娘,这位是?”

        郭夫人手?#24515;?#37329;的折?#26085;?#20303;半边面容,轻声道:“他是刚刚继承旭王爵位的世子。”

        前一任旭王元忠是当年扶?#21482;实?#30331;基的功臣,又是?#23454;?#23265;亲的堂弟,?#23454;?#30331;基后,不论那些外姓臣子如?#25991;?#26007;,旭王一门始终显贵无比,旭王更?#20146;?#38215;中枢手持国柄,深受?#23454;坌爬怠?#26093;王世子出守越西西面边?#38126;?#20035;是堂堂封疆大吏,然而却不幸因为意外英年早逝,旭王遭遇丧子之痛,一病不起,很快便病入膏肓,危在旦夕。他的原配王妃早已去世,旭王世子并非如今的这位王妃亲生,王妃早已?#24613;?#23558;自己的亲生子推上王位,恰好在?#19997;蹋?#26093;王坚称自己寻到?#35828;?#24180;流落在外的一个儿子,说是他二十年前出征期间,曾经在外娶过一位侧妃刘氏,如今终于找回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并且?#36824;?#25972;个王府的反对,力排众议要立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为旭王世子。旭王妃怒不可遏,发动了娘家胡氏一族的威力,并且通过胡顺妃向?#23454;?#26045;压,想要阻止这种完全违背礼制的事情,可?#23454;?#23436;全置若罔闻,不但答应旭王恳求,甚至对这位旭王世子大加封?#20572;?#32943;定了他的地位。半月前,旭王去世,这个年轻人便成为了旭王,继承了旭王府的一切,成为大都最为年轻?#38498;?#30340;王爷。偏偏他行事低调,极少在人前露面,更加让人觉得神秘。

        李未央的笑容更深,元烈,你不是?#23454;?#30340;儿子么,怎么会突然变成了旭王在外的私生子呢……?#23454;?#20316;出这样的决定,到底是什么意思?

        ?#19997;蹋?#30707;桥上的元烈,也看见了坐在人群之中的李未央。纵然漂亮的女子那么多,他竟然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了她。她穿着一身湖蓝色的淡雅衣裙,清丽的面容,漆黑的眸子,微微含笑的表情,阳光在她洁白的面颊投下淡淡的影子。

        他的呼吸,有一瞬间都是停滞的,心脏荡漾不定,竟分不清是震惊还是狂喜。

        ------题外话------

        ……今天的世界末日,祝福大家快乐?#37096;担?#23433;全度劫——话说,我每天加班,无存够,都是裸奔,所以不要指望加更了,如果哪天早上八点没看到更新,也不要过度惊讶,那就是说明我在加班完后突然有一天选择性失忆,忘记更新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38047;牘睦?/p>

    ? 拳皇命运吧
    东方61开奖号码 竞彩网比赛场 福建体彩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官方开奖网 双色球模拟投注机选 北京赛车pk10开奖历史记录 重庆时时彩怎么玩都是输 黑龙江时时麻将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数 河北十一选五任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