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74 佛珠奥秘

    庶女有毒

    174 佛珠奥秘


        一座华丽的大宅子前,三扇黑漆大门油光闪亮,十来个龟奴油头鲜衣、低头哈腰,招呼着来往的客人。外面只见到低矮的粉墙里面杨柳依依、山石累累,一间间门楣装饰得流光溢彩的小屋子里,传来阵阵丝竹之声。这样的彩楼绣阁,便是越西最高级的青楼——清吟小班。刚开始那些被鸨母买来的女子,养到十一二岁,便请琴师教唱戏,一直教导到能够单独唱为止。后来,不只是唱戏,渐渐发展到琴棋书画样样在行,有的女子甚至成为风靡一时的名妓,风头远远赛过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若说起青楼的豪华程度和女子的才艺素质,清吟小班在越西的青楼之中可以说得?#40092;?#39318;位,当然,这些被精心培养过的女孩子们,自然价格?#24425;?#39640;昂的。

        深夜,薛贵哼哼唧唧地从清吟小班里头出来,他喝了酒,喝得醉醺醺的,身边带着四个护卫,其中一人提着一盏灯笼。他一边摇摇?#20301;?#22320;走着,一边唱着荒诞不经的戏曲儿。就在?#19997;蹋?#20182;眼前有个黑影子一晃,薛贵吓了一跳道:“有人!快!去看看!”

        立刻便有两个护卫飞奔一样地去了前面巷子里?#36153;彩櫻?#34203;贵四处东张西望,却久久不见那两人回来,四周又阴森森的,他顿时有点害怕,呵斥另外两个人道:“别等了,快把我的轿子喊过来!”轿子是停在前面不远处的巷口,提着灯笼的护卫连忙道:“奴才这就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那灯笼一下子灭了,薛贵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护卫惨叫了一声,紧接着,另外一个护卫也突然倒在?#35828;?#19978;。他尖叫了一声,扭头就往后跑,谁知还没跑两步,就被人从后面拎住了领子,他拼命挣扎,突然一把雪亮的匕首,一?#24033;?#36827;了他的?#30446;冢?#20182;惨叫一声,那人却手起刀落,毫不留情地接连又是数刀下去,直到他彻底咽气为止。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人声,仿佛那清吟小班里头的人听见了动静出来查看,烛火一下子亮了起来,持刀者冷笑,扭头就跑,原本就差两步可以藏身于小巷,却意外被打更的人发现,他顿时变了颜色,还没来得及抓住打更者,对方已经一路狂奔地喊起来:“杀人啦!杀人啦!”他的心头一慌,立刻听见到处都有响动,仿佛有人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有人在耳边低声喝道:“还不快走!”他还没?#20174;?#36807;来,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飞檐走壁一般,被人掳走了。

        那人一直到了一个?#21543;?#30340;巷子口,才将他丢在?#35828;?#19978;。他呛了风,猛烈地?#20154;?#20102;起来,却听见一个淡漠的声音道:“温小楼,敢去刺?#34987;Р可?#20070;之子,你真是长本事了啊!”

        这声音,异常的熟悉,他猛的抬起头,就见到前面一辆马车的帘子掀起,李未央正瞧着他,面?#40092;?#19968;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竟然是她派人救了自己!温小楼咬牙,道:“小蛮那场戏,是他想法子哄骗了她出去……送给元毓糟蹋!所以,他是该死!”

        李未央笑了笑,道:“?#21069;。?#20182;是该死,可他是户?#21487;?#20070;的儿子,你杀了他,想过后果吗?”

        温小楼冷笑一声,道:“我既然敢做,当然知道有什么后果。”

        “薛贵为了讨好元毓,经常从中穿针引线,做这?#36136;?#20063;不是一次两次,的确该死。但是,薛贵是户?#21487;?#20070;最宠爱的小儿子,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刚才我若是不帮你,任由你被捉住,恐怕明天这世上就没有温小楼这个人了吧。”李未央轻轻巧巧地说着,不含一丝情绪。

        温小楼轻轻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

        当今天李未央发现温小楼不哭不动,甚?#20142;?#19968;句?#40488;?#37117;没有的时候,她就已经怀疑他会有所行动。再然后,被她发?#33267;?#29677;主的尸体,只?#36824;前?#20027;?#20146;约和?#32563;自尽的,没有任何人证明他的死和温小楼有关,但李未央还是确定,班主一定是死在温小楼的手上。

        李未央立刻就决定,仔细的观察他。如果温小楼没有任?#25991;?#23376;地冲出去杀了薛贵,那她就任由他自生自灭,但他精心地?#25165;?#20102;时间、地点,甚至已经策划好了逃跑路线,若非那个打更者突然出现,他可能会全身而退。正常人在杀人的时候也许会策划得如此细致,可温小楼是在刚刚失去小蛮,神智和精神都处在崩溃边缘的情况下这样做,那就十?#33267;?#20154;惊讶了。

        “我想知道,班主是怎?#27492;?#30340;——”

        温小楼静静望着李未央,道:“不错,班主是我杀的,我故意诱他喝酒,然后将他挂在了绳子上吊起来,再伪造了自己不在的证据。我杀他,是因为他明知道小蛮去会发生什么事情,却故意装作不知道,这是助纣为?#21834;?#38543;后,我到处打听了薛贵的出行路线,平时他见什么人,去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身边带的人最少。平日他身边都会有七八个护卫,但因为刚刚娶了新妇,薛尚?#26979;?#25945;的很严,所以他只有?#20302;得?#25720;从薛家溜出来逛青楼的时候带的人才最少,这四个人都是他的?#27597;梗?#24179;日里不知道帮他做了多少恶事,所以我算准了时间,找机会杀了他。?#36824;?#26159;他,我还预备杀了元毓——”

        “杀了元毓?”李未央嗤笑了一声,道:“你以为元毓和薛贵一样吗?他身边有多少护卫,你还没靠近他,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温小楼看着她,道:“是的,我不能,所以我选择先杀了薛贵,再图谋后事。”

        还真准备刺杀元毓啊——李未央摇了摇头,像是断言道:“你杀不了元毓。”

        温小楼轻轻一震,低下头,想了想,突然道:“你说得对,他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可我却没有能力杀了他。”随后,他突然走了几步,跪在了李未央的面前,“我求你,替我报仇。”

        “替你报仇?”李未央突然笑起来,道:“我为什么要替你报仇?”

        温小楼盯着李未央,月光之下,她的面容清秀、温柔,却十分的淡漠,像是没有正常人会有的感情,良久,他突然笑了起来,道:“因为,你也想让元毓死。”若非李未央跟元毓有仇,为什么冒这么大危险帮助自己呢?这是说不通的。

        是肯定句,而不是问句。果然是个聪明人。李未央点了点头,很认真地道:“?#21069;。?#25105;想让他死,?#36824;还?#26159;他一个人。”

        温小楼震惊地看着李未央,道:“你的仇人究竟是谁?”

        李未央语气很平和,道:“这一点,你并不需要知道,你要知道的是,我的目标和你一致,这就足够了。”

        温小楼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阴晴不定,李未央失笑:“你一无所有,我没有什么?#29467;?#35851;的,不是吗?”

        温小楼想了想,深深低下头去,道:“只要你替我报仇,我什么都愿意听你的。”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赵月一直在旁边看着她,却轻轻摇了摇头。小姐并不需要温小楼,她?#36824;?#26159;想要?#20154;?#32780;?#36873;?#23545;于温小楼,小姐好像格外宽容,不,不是对温小楼,而是对死去的小蛮。从一开始,小姐本可以利用小蛮接近元毓,她却故意纵火替她解围,接着还给她银两让她离开,甚至现在救下温小楼,这一切都是因为小蛮。赵月想了想,若有所悟,小姐是被小蛮的笑容打动了吗?

        的确,那孩子受过那么多的苦难,却有那么灿烂的笑容,连她?#24425;?#31532;一次见到,

        李未央瞧见温小楼?#24590;怎?#36292;往回走,她突然叫住了他:“我送你一程吧。”

        温小楼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那就多谢了。”他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只是和赵月坐在马车的外面,却不进入车厢之内。等马车行驶了大?#34384;?#20010;时辰,他突然道:“就到这里吧。”

        李未央掀开车帘,看了一眼这朴素的宅子,青墙灰瓦,门楼破旧,上面只有一块木头的匾额,写着慈幼局三个字,她看了温小楼一眼,道:“这是?#26410;Γ?rdquo;

        温小楼跳下了马车,道:“这是越西的慈幼局,专门收养遗弃的孩子。”

        李未央皱眉:“这我当然看见了,我是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温小楼俊美的面上露出一丝苦笑,道:“?#21069;。?#25105;也想知道她来这里干什么,明明我们?#23478;?#32463;那么穷了。”

        李未央微微愕然,几乎有一瞬间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然后,她看见他上去敲门,一个年老的妇人来开门,身上穿着布衣,?#25104;?#30340;皱纹很深很深,她看见温小楼,?#25104;?#31435;刻露出笑容:“小蛮那丫头今天没有来吗?”

        听见小蛮的名字,李未央觉得吃惊。温小楼和小蛮到大都?#36824;?#19968;个月,平日里都在专心唱戏,怎么会?#40092;?#36825;里的人呢?而且看这个?#32454;?#20154;,似乎还不知道小蛮已经死了,还巴望着她来看望。温小楼笑了笑,?#25104;?#30475;不出一丝悲伤的痕迹:“她啊,出远门了,我来替她看看你们。”

        ?#32454;?#20154;便理所当然地开了门,道:“快进来吧,外面冷。”随后,她看见了一身华服、面色清冷的李未央,顿?#26412;?#35766;,道:“小姐,若是要布施或者领养孩子,现在可不是时辰啊!”

        李未央皱眉,温小楼解释道:“她是小蛮的朋?#36873;?rdquo;

        ?#32454;?#20154;狐疑地看了一眼李未央,像是不明白小蛮怎么会?#40092;?#36825;样有钱的朋友,但她没有多想,把门开得更大了一些:“先进来再说吧。”

        李未央走进了院子,这院子里?#36824;?#19971;八间屋子,每一面墙壁都裂着缝隙,恐怕到了冬天冷风一定拼命往屋子里灌,沿北墙放着两口缸,缸盖上老瓷碗扣着剩饭,从缸里散发的酸味里还微带着?#36824;?#38665;味。李未央还没站稳,便被一团黑色的东西撞了一下,赵月一把提起了那团东西,在光亮处一照,却是一个满脸黑泥的小女孩,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李未央。?#32454;?#20154;连忙上来斥责:“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莽撞,还不快跟客人说对不起!”

        小女孩被赵?#36335;?#19979;来,乖乖说了句对不起,就快步跑到了一边的水缸后面躲了起来,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李未央。

        “这是越西专门收养孤儿的地方,有好多孩子都是因为天生有缺陷被遗弃了,小蛮从一个月前到大都开始,就总是?#20302;?#32473;他们送钱来。”温小楼这样说着,表情很淡漠,可李未央却觉得,他好像马上就要失声痛哭了。

        李未央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屋子,里面传来孩子们喧闹的声音。她觉得很荒谬,小蛮一直在生病,连自己都养不活,居然还跑来看这些被人遗弃的孩子,甚至给他们送钱?简直是一个疯子。

        李未央是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她不能理解世界上怎么会有小蛮这样的人,明明那么穷、那么卑微,却还要去帮助别人。是,她见过很多有钱的夫人小姐?#20146;?#21892;事,但那些**多数是为了赚个好名声,真心做善事的也?#36824;?#26159;为了自己修什么来世,世上居然有这种自己都活不下去,还要帮助别人的人,不是?#20498;?#23601;是蠢蛋!那边的小女孩还在?#37027;?#30475;着李未央,?#20040;?#20928;的眼睛啊。李未央凝视着她,看着这样的眼睛,小蛮才会这样干净吗?

        这时候,屋子里涌出了七八个孩子,他们明显是听到声音才跑了出来,害怕地看着他们这些外人。

        李未央一个一个仔细打量,有个孩子眼睛看不见,一直被其他孩子拉着;有个孩子没有?#30452;郟?#26377;个孩子坐在木头的简陋轮椅上;也有身上不带残缺的女孩子,显然是被重男轻女的父母丢弃的。有的长的很漂亮,有的很寻常,却个个都很瘦弱。

        这时候,一个胆大的小男孩崇拜地看着赵月腰际的长剑,“姐姐带着剑……一定很厉害吧?”

        赵月窘迫地看着那小男孩,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另外一个批评道:“才不会,小蛮姐姐会唱戏,她才很厉害!”

        另外一个孩子仰起头看了一眼温小楼,显然对他是有印象的,说,“小蛮姐姐说下次来的时候就带热乎乎的包子给我们,她什么时候才来呢?”

        ?#32454;?#20154;就不?#38753;?#24605;地笑了笑,道:“每年朝廷都拨下银子,可是需要银子的地?#25945;?#22810;,到了我们手里已经很少了,孩子们要吃饭,有的还经常生病,所以就没什么钱了。好在经常有好心的贵夫人给一些施舍,小蛮姑娘也经常送吃的过来。”

        李未央看着这一个个眼巴巴的孩子,突然抿紧了嘴?#20572;?#19981;说话了。

        温小楼淡淡地一笑,“不理解对不对?我也不理解,我和你一样,都?#20146;?#31169;的人,我想要利用你的钱来救小蛮,你想要利用我们来达到目的,但这世上并不都是你我这种人的。”

        李未央冷笑了一声,道:“不是不理解,是觉得她有病,还病的不轻。”

        温小楼只是叹?#19997;?#27668;,蹲下来摸了摸一个小孩子的头,道:“?#21069;。?#22905;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

        李未央的神情慢慢平静了下来,她看了看这些孩子,不知为什么眼圈有点发热,语气却还是硬邦邦的:“小蛮是这样,你?#24425;?#36825;样,你和她不是非亲非故吗?#21051;?#35828;当年你是从街上捡了她回来的。”

        温小楼?#35835;算叮?#20302;下?#36820;溃?ldquo;我原本……我原本是……”他原本是学唱戏的时候被师傅打了,所以想着再给师傅找个徒弟回去,陪他一起受苦才好,谁曾想看到小蛮那双天真得不染一丝杂质的眼睛,竟然会认下她做自己的亲人,甚至?#23637;?#20102;她这么多年。

        突然有个孩子,怯生生地拉住了李未央的裙摆,她弯下腰,看着这孩子,却是刚才那个躲在水缸后面的女孩,她很认真地问道:“小蛮姐姐什么时候会来?我等着她教我唱曲。”

        李未央心头略微刺痛,下意识地挣脱开,取出一张银票塞进了那?#32454;?#20154;的手中,低声道:“赵月,咱?#20146;?#21543;。”说着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谁知走到门口,?#20174;?#22836;撞上了一个人。那人哎哟一声,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李未央连忙扶了那人一?#36873;?#37027;人身后的婢女慌了,提着灯笼上来:“?#28201;?#22920;,您没事吧!”

        ?#28201;?#22920;年纪四十左右,一身青衣罗裙,狐皮背心,头发梳理得丝毫不乱,看起来干净利落。刚才她似嫌后面婢女走得慢,先行上了台阶,不小心撞到了李未央身上,好在李未央动作快,她才没有整个人跌下台?#20303;8找?#36947;谢,下意识地低头瞧了一眼,恰好见到月光下那一只雪白的手腕上戴着佛珠,顿?#20415;?#20303;了,猛地抬起头来,盯着李未央看。

        李未央见她无事,便收回手,淡淡道:“抱歉。”其实双方都有过失,她心绪不好,而那人?#27490;?#20110;着急,两人撞在一起了。

        赵月匆匆跟着李未央离去,那?#28201;?#22920;却愣在原地,半天都未开口。婢女奇怪地看着她:“?#28201;?#22920;,您不是说下午不小心落下了东西来取吗,怎么在门口站着不进去?!”

        ?#28201;?#22920;整个人却像是如遭雷击,站在门口话都说不出来,婢女有点害怕:“?#28201;?#22920;,您这到底是怎么了?”

        ?#28201;?#22920;猛地醒过神来,一把抓住那婢女道:“曼儿,刚才那位小姐呢?去了哪里?”

        曼儿惊讶,道:“啊?刚刚上了马车,往……往那边走了!”

        ?#28201;?#22920;神色大变,扭头就下了台阶,飞快地上了一边的马车,?#24895;?#36710;夫道:“快,追刚才那辆马车!”

        曼儿越发吃惊,赶紧追上去,口中连声喊道:“?#28201;?#22920;!?#28201;?#22920;!”然而?#28201;?#22920;向来稳重的人,今天却像?#20146;?#35265;鬼了,拎起裙子完全?#36824;?#24418;象地就跳上了车,曼儿在后面大声地喊着,那马车却绝尘而去,?#28201;?#22920;完全把她忘了。

        负责照看慈幼堂的?#32454;?#20154;吃惊地走了出来,提高?#35828;?#31548;一照,道:“这不是曼儿姑娘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站着?”

        曼儿回过头,一张俏丽的脸孔完全垮了下来,道:“刘?#38665;?hellip;…这,我也不知道啊,平时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刚才看见那小姐就像是疯了一样,什么也?#36824;?#23601;往车上跳,我还听见她?#24895;?#36710;夫去追呢?奇了?#33267;耍?#23545;了刘?#38665;茫?#21018;才那位小姐是谁?”

        刘?#38665;?#30385;眉,道:“这……我也不知道,跟刚才的温老板一块儿来的——”她扭过头,到处寻找温小楼,?#25159;?#24050;经不见踪影了。刘妈妈吃了一惊,道:“今儿是怎么了?一个个都这样?!”

        曼儿还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道:“?#21069;。?#36825;是怎么了?”

        ?#28201;?#22920;坐在马车上,心里头却?#22681;?#24352;到了极点,她刚才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可那条佛珠串,绝对没有错,一定是的!当年是她亲手把佛珠串儿挂在了小姐的脖子上,那……刚才那个女孩子……她仔细地回忆着,对啊,那神态,那笑容,跟年轻时候的夫人还真是有三分相似,一样都是那么的漂亮,温和!?#28201;?#22920;越想越兴奋,对,她一定是丢失了多年的小姐!夫人这么多年来踏破铁鞋寻找的小姐!她想到这里,掀开车帘催促道:“快!快!再快一点!一定要追上前头那辆马车啊!”

        这时候,赵月发?#33267;?#21518;面那一辆紧追不舍的马车,她担心被人发?#33267;?#34892;踪,便?#24895;?#36710;夫道:“往人多的地方走!”

        这个时候,人多的地?#36735;?#26377;越西南大门的夜市了,车夫一甩鞭子,便向南大门的方向而去。李未央轻声道:“怎么了?”

        赵月道:“刚才咱们瞧见的人追上来了?小姐,你?#40092;?#37027;个人吗?”

        李未央回忆了一下刚才那位?#28201;?#22920;的相貌,不由摇了摇头,道:“不,我不?#40092;丁?rdquo;她想了想,道,“待会儿在人多的地方停下马车。”

        赵月低声应了一声是,便?#24895;?#36710;夫在人多的地方停了车。李未央和赵月下了车,走入了人群之?#23567;K温?#22920;看马?#20302;?#19979;了,心跳激动得马上就要停止一般,赶紧地?#24895;?#39532;车夫停下,自己跳下马车就去追李未央。这时候,两边的小贩都在拼命地推销东西,拉扯着来往的客人,?#28201;?#22920;被人?#35835;?#20004;回,几乎要发怒,一回头却不见了李未央,她?#34987;?#20102;,瞪大了眼睛四处寻找,终于透过密不透风的人群,找到了那一抹白色的影子,便赶紧追了过去,?#20154;?#35201;到李未央身边的时候,一个晃眼,人却不见了。

        周围的人们熙熙攘攘,?#28201;?#22920;却孤零零地站在路中间,彷徨地到处张望着。

        她不知道,?#19997;?#26446;未央就在旁边二层的酒楼雅间内,看着人群中的?#28201;?#22920;。赵月道:“小姐,这人为什么一直追着你?”

        李未央看着?#28201;?#22920;,垂下的睫毛在眼下投落两道阴影,轻声地道:“?#21069;。?#22905;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这位?#28201;?#22920;,究竟是什么来历,李未央心想,这真是要好好打探清楚了。

        越西城内禁止设戏院,所以戏院全?#21487;?#22312;东阳门外,方圆三四里地之间集中了几乎全越西的所有戏院。一大清早,便有一辆华贵的马?#20302;?#22312;了这里,?#28201;?#22920;从马车里出来,开始一家家戏园子的寻找,因为慈幼局的刘?#38665;?#21482;知道这温老板是唱戏的,却不知道是哪一家。

        遇到关门的,?#28201;?#22920;就取出钱袋里的银子给门房,打听有没有一个叫温老板的戏子。有的人家正在排场子,她就买一张票入内,先看前台,再找后台,却都没有找到。随后她就到处打听,看谁家有没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戏子,姓温的?所有问到的人?#23478;?#22836;,不是不帮忙,实在是姓温的人不少,一个个找过去,十来家戏园子都找遍了,?#26102;?#20102;,一直找到傍晚,却都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28201;?#22920;一?#26410;甕巧?#22320;回到马?#24403;?#19978;去,向马车里的人禀报情?#21361;?#21487;是那人?#27492;?#20046;很坚持,非要找到不可。于是,他们便继续换?#35828;?#26041;,终于,到了所有戏园子都燃起灯笼蜡烛的时候,她们找到了天香园门口。

        门房说戏班子的老板上吊死了,如今的新老板就是姓温,?#24425;?#20010;名角儿,人们都叫他温老板,?#28201;?#22920;早已走累了,旁边的两个丫头曼儿曦儿一直搀扶着她一家家去问,这时候听到有了消息,顿时两眼放光,回到马车上将一切?#36214;?#35828;了。那门房就见到马车的帘子动了一下,竟然出来一?#36824;?#22827;人,?#21917;?#21326;贵,落落大方,明眸皓齿,眉目如画。来戏园子里看戏的达官贵人算是极多,却也从未看过如此气派的夫人,门房都是看呆了,然而那夫人却像是已经等不及一般,快步向内走去。走到台阶上却不知为什么突然腿脚发软,旁边的?#28201;?#22920;连忙扶着她:“夫人,您小心。”

        小姐?#32423;?#20102;十?#22235;?#20102;,现在突然有了消息,夫人的?#37027;?#21487;想而知,但不论如何,得先确定了再说啊!?#28201;?#22920;心中想着,口中劝说道。

        那贵夫人在台阶上站了片刻,定了定神,像是要将快要跳出来的心吞回去,这才走了进去。有人在前引路,院子里隐有胡琴悠扬,夫人随着乐声过去,绕过一株古树,才见庭院之中,有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身戏服,正在练戏。

        这是一把金嗓子,若是换了任何时候,她都会好好欣?#20572;?#21487;现在——实在是没有忍耐的心?#36857;?#22905;心中焦急,旁边的仆从已经上去通报道:“温老板,有一位夫人说是来找您!”

        温小楼止了唱?#21097;?#22238;过神来,见到一位衣着华丽、气质高雅的贵夫人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吃了一惊,随后,他看到了一旁的?#28201;?#22920;,面?#25103;?#36215;狐疑的神情。

        ?#28201;?#22920;赶紧上前一步,道:“温老板,昨儿个晚上,咱们在慈幼?#32622;?#21475;见过,您还记得吗?”

        事实上,?#28201;?#22920;根本没瞧见温小楼的长相,?#36824;?#30447;着李未央了,而且当时温小楼刚刚杀了人,正?#22681;?#24352;的时候,见有客人到了,赶紧就躲避了起来,却没想到这位?#28201;?#22920;居然会找到这里来,他略一犹豫,几乎想要否认,却听见那贵夫人道:“温老板,昨天和你一块儿去慈幼局的那位小姐,你?#25159;鲜?#21527;?你知不知道她住在哪儿?”

        温小楼原本要否认的话,立刻收了回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来人,他有点疑惑,难道对方是冲着李未央来的?他想了想,道:“是,昨天我是带着一位小姐去了慈幼局,不知道夫人为什么要找她?”

        然而,他的话刚问出口,?#28201;?#22920;却郑重地递了一锭金子过去:“这是我家夫人的一点心意,若是你能告知那位小姐的来历,必定有厚礼送上。”

        温小楼更加吃惊了,他看了一眼手里的金子,有点不敢置信,出手竟然这样大方?这?#36824;?#22827;人到底什么来历?他犹豫片刻,道:“不是我不想说,实在是那位小姐也只是个戏迷,经常会来戏园子里看戏的。因为我?#32423;?#35828;起慈幼局的生活困苦,那小姐动了恻隐之心,便让我带着去看看——”

        事实上,这话有不少疑点,人家小姐要看慈幼局,自然可以想法子自?#21917;ィ?#20309;必要一个下九流的戏子带路呢?虽然在场的人素日都是无比精明,可?#19997;蹋?#35841;都不会去深究,那贵夫人竟然?#36824;?#36523;份,上前一步追问道:“你可知道她住在哪里?”

        温小楼当然知道,只?#36824;?#20182;在没有问过李未央的意思之前,是不会随便透露她的行踪的,所以他的面上故意为难道:“这……我这样的身份,怎么好探究人家的住处呢?”

        那贵夫人却像是受了很大打击,整张面孔?#21450;?#20102;,摇摇欲坠的模样,旁边的?#28201;?#22920;赶紧扶着她道:“夫人,这么多年都等得了,这一时半刻有什么等不得呢?咱们在戏园子里守着,还怕那小姐不来吗?”说着,她看了一眼温小楼,笑道,“这位温老板,烦请您陪我们夫人一块等着,直到那位小姐上门为止。”

        温小楼扬起眉头,一双眼睛带了精光,带了三分好奇五?#36136;?#25506;道:“这……怕是不妥吧。”

        ?#28201;?#22920;微微一笑,说话之间竟然有一份压人的气势:“这位是齐国公夫人,有什么不妥吗?”

        温小楼完全愣住,纵然他早?#24033;?#21040;眼前的贵夫人来历不凡,却没想到竟然是郭氏的人。说起郭家,在越西历史上乃是绵延了近三百年的?#38498;?#19990;家,第一代?#38498;?#20154;物郭成,拥立帝王有功,官拜大司马,自其之下郭家每一代必出豪杰人物,?#36824;芑实?#24590;么换,朝代怎么换,朝堂之上永远都有郭氏的一席之地,其家族人物之众、影响之大、贡献之?#24656;?#34880;统之高贵,皆有目共睹,令人钦羡。

        在前朝的时候,郭家声望一度到达顶点,曾有?#21644;?#21521;郭家求娶千金,然而却?#36824;?#27663;婉言拒绝,?#21644;?#21435;向当时的?#23454;?#25104;帝告了一状,成帝却笑言道,郭家的女儿我都娶不到,何况你呢??#21644;?#24403;天回去就气得**,一时传到人尽皆知。到了如今,郭氏位列越西十大望族,声势丝毫不逊于裴氏,真正的?#38605;?#19990;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先任齐国公郭祥,娶先帝之妹陈留长公主为妻,按照辈分他是此代?#23454;?#30340;姑父,现任齐国公郭素掌管兵权四十万,妹?#38665;?#24800;妃深受?#23454;?#25964;重,而眼前的女子,竟然是齐国公郭素的夫人……

        温小楼一时之间,不由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这种?#38605;?#19990;家的贵夫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呢?而且还点名要见李未央——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温小楼派人传了讯,请李未央立刻来戏园子一次,李未央接到消息,不由十分奇怪。昨天晚上她已经派人替温小楼善了后,现在他应?#32654;俠鲜?#23454;在戏园子里唱戏,装作没有破绽才是,怎么突然要见她呢?虽然心中疑惑,但她还?#21069;湊赵级?#21435;了戏院。可是刚走进了雅间,就见到一个贵夫人跌跌撞撞地跑出来,一把抓住了她。

        李未央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而那贵夫人一双漂亮的眼睛,带着仿佛做梦一般的神情,却是对着李未央道:“我的嘉儿!”

        李未央更加吃惊,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贵夫人却是浑身发抖,她在看到李未央上楼的时候,竭力遏制住自己心头的冲动,等李未央走到了门口,她已经控制不住地扑了过去,却觉得自己每迈一步,筋骨就好似一片片,一层层,渐次剥落,难以形容的激动和痛!

        “这位夫人,你是——”李未央看着对方,莫名地心头一震。

        郭夫人想要开口,却张开嘴巴说不出话来,望着李未央喃喃地说了几个字,却是一只手按在?#30446;冢?#35273;得那里激动得要裂开了,她极力隐?#36427;?#26497;力克制,泪还是无法?#31181;?#22320;流了下来。

        李未央的面容清秀,一双眼睛如同水晶一般黑白?#32622;鰨?#22068;唇小小的薄薄的,明明没有笑,却像是在笑一样。

        看到这张脸孔,郭夫人只觉得悲?#27493;?#38598;,神智整个?#27627;眩?#25152;有无法消融的委屈与激动?#21152;?#32780;出。她终于找到自己亲生的女儿了,这么多年来,每一个夜晚,那积郁日久的丧女之痛都会化为无数毒蛇的牙,啃噬着她。所有人都告诉她,她的女儿在那场兵乱之中死了,可她却从来都不肯相信,她知道,她一定活着的,会活着?#20154;?#25214;到她!?#19997;?#30475;到李未央,那种巨大的冲击带给郭夫人一种无可?#31181;?#30340;痛,撕扯着全身。她猛然掩面,刹那间嚎啕出声。

        李未央和赵月都愣在那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快,李未央突然想到了什么,心道这位夫人一定?#22681;?#22905;错认了,可是……一个这么高贵的夫人,应当在任何时候都顾及到礼节和颜面的,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毫无?#24605;?#30340;失声痛哭呢?

        这样的哭声,仿佛要将多年来的痛苦宣泄得一干二净,?#28201;?#22920;心头?#23396;牽?#22312;没确认李未央的身份之前,她觉得不能让夫人这样失控,所以赶紧上去抱住她道:“夫人,夫人,咱们马上就要找到小姐了,奴婢知道您是高兴的,可请您无论如?#25105;?#20811;制,别吓坏了这位小姐!”

        她说这话是很有艺术的,是在变相提醒郭夫人,眼前的这个女子未必是小姐,一定要好好确认清楚。然而郭夫人找了这许多年,早已绝望了,女儿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一时已经哭得目光涣散,眼前的李未央变得影影绰绰,剩下一点微薄的影子……

        李未央的睫毛很长,?#19997;?#36731;轻闪动了一下,神情温和地道:“这位夫人,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并不?#40092;?#20320;。”

        郭夫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不能开口说话,?#28201;?#22920;连忙上前一步,要捧起李未央的手腕,却听见赵月道:“你做什么!”却是已经拔出了长剑。

        这时候,原本守在外头的无数郭?#19968;?#21355;也蹭蹭蹭地拔出了长剑,一时寒光闪闪,震人心?#24688;?#26446;未央看了赵月一眼,轻轻摇了摇头,她隐约觉得,这位夫人无论如何不像是对她有什么恶意……也许是误会……

        ?#28201;?#22920;飞快地抬起了李未央的左手腕,摘下了她手上的佛珠串儿,仔细打量了半天,突然热泪盈眶,道:“夫人,是!是这个!就是这个!当年是奴婢亲手给小姐挂上去的啊!”

        郭夫人睁大了眼睛,李未央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电光火石之间,她突然明白了什么,赵月道:“?#36824;?#26159;一串佛珠……”

        ?#28201;?#22920;满面喜色,道:“不是普通的佛珠!”说着,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顶端尖尖的锥形铁器,轻轻地将其中一颗珠子一抹,那?#37202;?#31455;然一下子裂开了,露出里面的一颗玉珠子来,?#28201;?#22920;?#25104;?#30340;笑容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快,不多会儿竟然将一小半儿的?#23601;繁?#23618;都磨碎了,随后,她将佛珠递给了李未央,喜滋滋道:“小姐,您瞧!”

        那佛珠,外表是一层木料,里面却是镂空的玉珠,令人惊奇的是,每一颗玉珠上竟然都雕刻着数朵花,制造者匠心独运,甚至还把金子丝条压进去,磨平,看起来精美绝伦,巧夺天工。

        “这一颗珠子就要用去几十道工序,整整一百零?#19997;?#29664;子,用了半年的时间,这条绝世的佛珠链是国公亲自为小姐定制的,绝对不会认错的!”?#28201;?#22920;纵然平日里再精明,?#19997;?#30475;到了这佛珠,都泪如雨下。

        李未央顿时明悟,原来小蛮竟然是……她?#25214;?#24320;口说明,却听见一道响亮的声音道:“恭喜你了,你不是一直说要寻亲吗?亲人就在眼前,怎么不认得呢?”却是一边的温小楼,目光?#33080;?#22320;道。

        李未央再如何镇定,?#19997;?#20063;不敢置信地看着温小楼,若是这佛珠小蛮一直带在身上,温小楼定然是知道的……可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30475;丝蹋?#28201;小楼的眼清澈的映着她,仿佛看着她,?#20174;?#20223;佛不是在看她,那眼睛里,?#32622;?#26377;一?#30475;?#30528;绝望的祈求,令人震惊,?#20174;?#35753;人哀怜……

        李未央还没?#20174;?#36807;来,却整个人被那郭夫人抱住。那温柔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轻抚在她的后?#24120;?#21326;丽的衣料贴在李未央的脸颊上,温暖的味道,母亲的味道,一时突然?#21487;?#26469;。郭夫人的声音都在颤抖:“嘉儿,娘终于找到你了!”

        赵月在一旁惊得目瞪口呆,而李未央,却莫名得浑身发冷,整个身体冷得像一块寒冰,甚?#20142;?#22905;的心,也一片冰冷。

        ------题外话------

        这几天都会很忙,所以微博和QQ群来不及说话……大家的书评我都看了,好吧,你们想太多啦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21595;?#25105;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24425;?#23545;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台湾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浙江体彩20选5基本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 广西11选5开奖数据 极速赛车怎么看冠亚和 混合过关竞彩篮球投注 山西省新时时 体育彩票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湖人刮刮乐刮掉是怎样的 彩票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