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73 故人重逢

    庶女有毒

    173 故人重逢


        李未央的马车在城郊停下,就见到一座庵堂映在茂盛的树丛中,红色的墙壁在绿叶的掩映下,显出几分庄重,又有几分神秘。抬头望去,庵堂的上方高悬着一块观匾,上书“清心庵”三字。庵前有数名女尼正在庵前打扫,其中一名老尼仿佛是管事的模样,原本正指挥着她们,见有车马过来,便主动走上来询问。

        那老尼眼神落在赵月的身上,点?#36820;潰?ldquo;施主是——”

        赵月?#25214;?#35828;话,李未央却已经走了上来,道:“我们是来上香的。”

        老尼点头,道:“施主请稍候。”说着,她便走进庵里去了,不多时便请出来一个中年尼姑,那中年尼姑笑道:“这位施主,我们这清心庵有贵客常住,不方便接待外?#20572;?#21069;面不远处便有其他庵堂,请稍加移步吧。”

        李未央笑了笑,道:“师太,我知道庵中贵客是哪位,正是来拜访她的。?#22478;?#20320;为我通报一二。”

        那中年尼姑犹豫了一下,道:“施主,这……实在是不妥当。这?#36824;?#23458;在我庵中已有小半年的时光,从来不肯接见外客的,你?#25925;?#35831;回吧。”

        赵月皱起眉头,李未央的笑容却和煦:“师太请不要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实在是曾经与这?#36824;?#23458;有旧交,路过此处听说她在这里清修,才?#21310;?#26469;拜访。请师太行个方便,替我通报一声。”

        中年女尼只是皱眉,似乎?#25925;?#19981;太乐意。李未央上前一步,突然握了握她的手,将一块金锭子塞进了她的手里,那女尼吃了一惊,李未央只是轻声笑道:“替我问她一句,贵人来了越西,承诺可还算数么??#36824;?#20030;手之?#20572;?#20320;说是不是?”

        中年女尼失笑,说:“好,那就先请施主进去等吧。”

        李未央进了?#32622;牛?#36716;过弥勒佛龛子背后,便走上了宽大的台阶,那佛殿十分华美,其?#26174;?#24050;香烛齐明,还有数十名个尼姑,披着袈?#27169;?#25758;钟擂鼓。中年女尼微笑道:“我去请示,施主请先拜一拜佛。”

        中年女尼径自去了,李未央打量了一眼这庵堂,旁边一位诵经的小尼过来招呼她,见她?#34892;?#36259;,便好奇地道:“不知施主从哪里来?”

        李未央笑了笑,没有回答的意思,小尼便更加好奇。然而李未央却已经开始四处打量着庵堂了。越西沿袭前朝大兴皇室旧制,?#23454;?#25152;有的儿子都要封为亲王,亲王长?#26144;?#23385;,年及十岁封世子、世孙,是亲王**人,代代世袭。据说大兴王朝时候,越西?#36824;步?#31435;了三十个亲王府,除“无子国除、因罪削爵”者,其他的王府一直世袭罔替到整个朝代灭亡,共册封亲王九十七位。九十七位亲王中,有四十五位建了亲王陵墓,均分?#21152;?#21508;自的王府附近,留下了庞大完整的墓园。各亲王墓多建于大都城郊附近山岭地带,随山势而建,无一定之规,但全都十分的奢华壮观。大兴皇朝覆灭之后,这么多的陵墓却成了很大的问题。因为墓区的建筑都是绿瓦石壁,雕龙镌凤,为民间禁物,再加上陵墓晦气,不要说达官贵人,就连寻常的富户也很忌讳,根本没人愿意购买,只能这样放着。

        这种情况之下,在大历一朝的做法是,对前朝留下来的所有陵墓疯狂破坏,全?#23458;?#20498;重建,借以消除前朝王气。但是越西?#23454;?#19979;令,将所有的陵墓改为佛殿?#22806;?#22530;,并且他们必须向国家缴纳很重的赋税,这和大历对僧人尼姑的礼遇完全不同。就像李未央刚才经过的一座叫太平寺的寺院,方圆百里百姓都来烧香祈福,连石板路面上,都留下了深深的?#23265;?#21360;,可见香火实在盛极,国库也一定充实不少。而她所处的这座庵堂,也同样如此,外观十分的豪华不说,内部的陈设也很精美。

        片刻之后,女尼便来请李未央,面上还有几分惊讶道:“贵人请您进去。”等李未央在前面走去,女尼立刻将原本的金锭子送还给了赵月。赵月略微吃惊,女尼却笑道:“先前不知你家主人与公主是旧友,实在抱?#31119;?#35831;施主恕罪。”

        其实,并?#36824;置罹常?#23454;在是那人住进了庵堂之后,从不肯见任何人,哪怕是当朝几?#36824;?#20027;到了都拒之门外……而这位访客容貌美丽,气?#23454;?#38597;,看起来的确出身高贵,妙境以为她?#36824;?#26159;慕名前来拜访或者攀附,然而永宁公主听了那句话,面色却是变了,立刻让她请人进去,这位访客身份想来十分特殊。可究?#25925;?#20160;么样的身份,才能让堂堂的大历公主露出那种神情呢……

        李未央一路走进庵堂后面的院子,景观比前面还要豪奢,院内甚至模拟蓬莱、瀛州、方丈三座仙山,修建了人工山水景致,俨然是一座世外?#20197;礎?#26446;未央笑了笑,果真是?#36824;?#30340;公主,出来清修也是这样的排场。

        很快,她见到了故人——永宁公主,只是这一回,她的身上不再是华丽的?#36335;?#32780;是朴素的尼袍,仿佛已深入佛道,一脸的漠然。看到李未央,她自称“贫尼”,对她也只称“施主”。

        李未央却笑了起来,那笑容之中却有几分说不出的意味。

        “公主气色不错,近来可好么?”李未央温和地道。

        永宁公主看着她,笑了笑,道:“贫尼在这里修身养性,又有什么不好,?#25925;?#26045;主,好好的郡主不做,跑到越西来做什么?”

        一旁的婢女给李未央?#20849;瑁?#26446;未央低头瞧了一眼,碧青色的极品茶叶,可见公主在这里的日子过?#27809;故?#21313;分舒适的,她淡淡道:“我么,自然是有我的用意。”

        永宁公主眉头微微皱起,道:“贫尼不明?#20303;?rdquo;

        她堂堂一个公主,动不动就说贫尼二字,?#32654;?#26410;央摇了摇头,道:“陛下已经立了八皇子为太子了。”

        永宁公主闻言,足足有半刻都没有开口,良久,道:“我早该料到了,父皇一直那么?#19981;?#26580;妃,却突然冷落了她,所以?#36824;?#26159;三弟?#25925;?#19971;弟,?#36824;?#26159;为他人做嫁吧。”她此刻,已经换了一副口气,不再自?#30772;?#23612;,俨然是皇室中人的口吻,可见心绪十分?#19995;印?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这消息其实越西上层应当早已知道,怎么都过了这么久,公主还茫然不知呢?”

        永宁公主叹了口气,道:“我现在?#36824;?#26159;个活死人,谁会?#21310;?#26469;告诉我这个消息呢?”

        李未央看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公主为?#25105;?#26469;此处?”

        永宁公主淡淡道:“我是来斋戒,以赎今生的罪,希望来生过得好一点。”

        李未央闻言,惊讶道:“公主从前捐款做了很多善事,又何罪之有呢?”

        永宁公主冷笑了一声:“世上每一个人都是有罪过的,若想修得一个美好的来世,就要不停地赎罪——安平,你也是个命途多舛的人,我劝你也多修修佛心,不要想太多,若是无事,也可以留下来陪我一起修行,算是为来世祈福吧。”

        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

        永宁奇怪地看着她:“你笑什么?”

        李未央语气清淡地道:“来世?我乃心盲之辈,只认今生不看来世,这一世若是不能活的痛痛快快,还求什么来世!”

        永宁公主不悦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是真心——”

        “真心?若是公主果真修佛,就?#20204;?#25955;仆从,散尽千金,剃掉三千烦恼丝。你看看你现在,吃穿用度全是公主做派,这叫什么修佛呢?只怕公主是身在佛门,心在外面!”李未央淡漠地道。

        她的眼眸明明宁和如水,永宁却觉得那眼神犹如一束强光,彻头彻尾地照进了自己心里。她咬了咬牙,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能劝服你,你也不能劝服我罢了。”

        李未央笑着道:“公主,你来这里,不是为了修佛,而是为了躲清静,不是吗?”

        永宁公主面色大变,重重将茶杯掷于地下,青玉杯一下子裂得粉碎,吓坏了满室的婢女,她们全都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地。永宁公主怒声道:“安平,你太无礼了!”

        李未央冷笑道:“敢问这一句话,你是以公主身份问的呢,?#25925;且阅?#22993;的身份问?若你?#25925;?#20844;主,那我自然要向你认错,因为我不敬在先,但你若是出家人,就该容纳我一个凡?#23383;?#20154;的一切罪过,请免开尊口吧!”

        永宁公主气得面色发白,窘迫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的确,若是她说自己是永宁公主,李未央自?#25381;?#24403;向她认错,但若她说自己是尼姑,李未央凭什么认错呢?她瞪视李未央良久,然而对方却是一派不在意的模样,不由气得半死,良久,她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挥了挥手?#38405;切?#23138;女道:“算了,你们先出去吧。”

        婢女们面面相觑,闹到这个份上,这位客人都没有被赶出去,公主反而像是要与她单独谈话,这是为什么?然而,她们对视一眼,谁也不敢开口,?#37027;?#36864;了出去。

        永宁看着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像是斗败的公鸡,失去了刚才故作的清高与冷淡:“安平,何必这样讥笑我呢?你可知道,我到了越西,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李未央看着她,慢慢道:“愿闻其详。”

        永宁公主深吸一口气,道:“我到了越西才知道,他早已迎娶了四位美貌的侧王妃,皆是出身越西名门,个个年轻美貌,手段厉害,我到这里头两个月,还想着要收拾整顿,重肃风气,可后来才发现,这些人?#36824;刻?#28857;卯似的来请个安,我在她们眼里,根本是个无人理会的老废物了。其中有一位侧妃更是个厉害人物,仗着那混蛋的宠爱,处处与我为难,再加上我是大历公主,与其他的王妃素无来往,渐渐被整个皇室排斥……我不是不想留在那里,实在是?#35805;?#27861;留下去了。”

        李未央笑了,道:“公主,仅止于此吗?”

        永宁公主咬牙切齿道:“若?#22681;?#20165;这些也就罢了,那个混蛋从大历回来,不知因为什?#19995;?#25925;,有一?#38382;?#38388;碰都不碰女子,我还以为他终于修身养性了。谁知后来才知道他是不行……随后他四处寻医问药,终于找到一?#32622;?#26041;,医治了他的毛病,自此开始变本加厉,越发不要?#22330;?#20182;在外面如何我都可以容忍,只要他不侵到我的头上,谁知他竟看中了我最亲近的一个女官,非要纳她为妾,她来找我哭诉,我狠狠闹了一场,他表面答应,背着我却恨上了那女官,竟然趁我不在,将她送出去待?#20572;?#22905;从十一岁跟着我,足足有八年,怎么可能忍受这种屈辱,当天晚上就?#27602;?#33258;尽了。”

        永宁公主所谓的待?#20572;?#24182;非是简单的招呼客人。李未央早已听说越西皇族奢侈享乐之风更胜过大历,皇族之间互相玩乐的手?#38382;?#20998;惊人。其中有一项,便?#22681;?#24220;中美貌的婢女呈给客人,借以拉拢玩乐。有些?#20284;?#22909;的女子会?#36824;?#20154;看中,带回去变成姬妾,但是大多数的却会成为家妓,一次又一次地去接待新的客人。但这种女子,通常是出身低贱的婢女或者是从外面买回来的艺妓,可?#22681;?#27491;妃的女官送出去宴?#20572;?#23601;实在是很荒唐了,简直是蓄意的报复,可见这元?#25925;?#20010;何等狭隘的人物。

        李未央的眼神,清澈的没有一丝阴影,孩童似的天真无邪,却也清澈的有一种吞噬人心的力量:“公主不会仅仅是为了那个女官与燕王决裂吧。”

        永宁停顿了很久,才继续道:“第二天我闻知此事,非常生气,去找他论理,无?#24245;?#20013;发生争执——”她的声音越?#19995;降停?#30452;至不可听闻,“我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当?#26412;?#35265;红了……那个男胎已经成?#20572;?#31455;生生从我的骨?#24245;?#20013;分离……如果出生,现在已经会?#24515;?#20102;……”

        永宁的声音?#35834;?#21313;分轻缓,语调中甚至没有一点起伏,淡的轻描淡写的说着,仿佛这是一件很平常?#36824;?#30340;事情,然而那其中仿佛有滔天的恨意,好似在滔天巨浪来之前的静?#20303;?br />
        李未央感叹道:“公主真是善心,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能原谅燕王殿下。”

        永宁嗤笑一声,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原谅他?我恨不得吞吃他的血肉,替我的孩儿偿命!”

        李未央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公主又在这里做什么呢?”

        永宁狠力的将手中的佛珠扯下来,李未央只听见那佛珠哗啦啦的洒满了一地,永宁公主的眼神之中带了一丝凶狠:“你以为我在这里做什么!我若是能为我的孩子报仇,还用得着在这里当活死人吗?!”

        李未央看着一旁珠瓶里的一枝梅花:“所以,公主不是来清修的,而是来躲避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仇人花天酒地,风流无度,公主心中自然难受。”

        永宁心中痛苦到极点,嘴上却笑道:“当然难受,若?#19968;故?#22312;大历,早已请父皇赐死他了,我情愿再做一回寡妇,也不要看到那张荒淫无耻的面孔!”

        李未央淡淡一笑:“事已至此,多说无用。公主既然在这里清修,未央就不打扰了,就此告辞了。”说着,她起身站了起来。

        永宁公主没想到她突然要走,不由惊诧地看着她,李未央笑容如常,道:“有缘再见吧。”

        永宁看着李未央真的毫不留恋地向外走,方回过神从椅子上起身,大声道:“你站住!”然而李未央头也不回继续往外走,永宁公主急忙去追,一不小心碰倒了一边的桌子,误将佛龛上供着尺余高的?#23376;?#35266;音惯在地上,羊脂?#23376;?#26029;成几截。发出哗啦一声巨响。然而永宁却看也不看?#21069;子?#35266;音,飞快地拦住了李未央:“安平,你来这里是为了求我帮忙,是不是?那你为什么不求我?”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我没什么要求公主的。”

        永宁眼神突然凶猛的仿佛?#27426;?#36208;了食物的野兽,咬牙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道:“好,?#36824;?#20320;要我做什么事,我都会帮你,但是,我要元毓的性命!你能帮我做到吗?”

        谁先开口,谁就会在这场交?#23383;?#20013;处于下风,而李未央要的,是绝对的主?#26082;ā?#20043;所以和永宁公主说这么多话,同样是为了这一点。李未央失笑,道:“但愿公主将来不要心疼。”

        永宁冷笑,道:“你若是尝过我的痛苦,你就知道?#19968;?#19981;会心疼了!”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公主,请你相信我,?#19968;?#24110;助你,但是,你必须听我的话。”

        望进那一双漆黑不见底的眼睛里,永宁公主哆嗦了一下,在这一刻,她突然有一种将灵魂出卖的错觉,然而,想到自己的孩子,想到那种?#25214;?#29006;熬的痛,她郑重地点了点头。

        李未央笑了,道:“那就请公主收拾行装,尽快回燕王府去,到了合适的时候,?#19968;?#26469;找你的。”

        在越西,永宁公主自然不能像大历一样如鱼得水,但越西皇室一样要?#24605;?#22905;的身份,只要大历?#23454;?#22312;位一天,他就会保证他女儿的燕王妃宝座。所以元?#20849;?#19981;敢直接和永宁翻?#24120;?#21482;敢用各种龌龊的手段来折磨她,以泄**娶了她的?#36141;蕖?#26377;仇恨不?#21494;曰实?#25253;复,只敢拿女人出气,这种男人,简直是龌龊到了极点。

        永宁公主有点不安:“你……你真的会帮我报仇吗?”

        李未央含笑,轻轻握住她的手道:“公主,我比你更希望元毓死,请你相信我。”

        那双手冰凉,却十分有力,永宁公主见识过李未央的狠?#20445;?#27492;刻松了一口气,道:“好,我等你。”

        尼姑听说公主要走,顿时吃了一惊,担心这位金主一去不回,自己庵堂失去了最大的经?#24357;?#26609;,立刻跑来?#30333;瑁?#21487;永宁公主却已经换回了一身华丽的衣裳,冷面道:“好了,不必多言,我心意已决。”

        “可是公主您明明说过要在此处为……为他念经祈福,让他投个好人家……”

        永宁公主的目光落在了?#20146;?#30772;碎的?#23376;?#35266;音之上,突然走过去,举起一旁的香鼎,疯了一般地向?#23376;?#35266;音砸去,直到将那观音完全砸碎为止,仿佛砸碎的是她的信念,看?#38376;?#36793;的尼姑惊骇莫名,永宁冷笑一声,丢了手中香鼎,道:“我在这里念一百年,他也不会活过来,那人?#25925;?#27963;得快活逍遥,你说,我如?#25991;?#29976;心呢……”

        她的眼中,爆发出强烈的恨意,令那尼姑越发害怕……

        人声鼎沸的?#36136;?#20043;间,数顶豪华的轿子停在了天香?#22909;?#21475;,一?#21512;室?#24594;马的贵公子进了戏院,领头那一个极为年轻,一袭华美的绯色长袍,凤?#22841;?#30446;,朱唇瑶鼻,精致的五官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瑕?#33579;?#19981;是元毓又是谁呢?

        元毓刚跨进正厅,班主就忙闻讯赶来,声音还带着不敢相信的狂喜:“燕王肯赏光,实在令草民不甚?#32769;玻?rdquo;这样毕恭毕敬的态度却换不?#19995;?#27603;一眼,他冷眼瞧了一下四周的环?#24120;?#26049;边早已有仆从呵斥道:“还不快给殿下?#24613;?#26368;上等的雅间!”

        “是!是!是!”班主咧着嘴直笑,“请王爷移步?#19979;ィ?#23567;人马上去?#24613;浮?rdquo;实际上他心中十分不安,今日三品大员请了温小楼去为其母做寿,顶梁柱不在戏班子里,旁人还好糊弄,这燕王殿下来了?#31245;?#20040;办呢?思来想去,一拍大腿,计上心来。

        燕王元毓的身边,除了向来?#19981;?#36891;戏园子的户?#21487;?#20070;之子薛贵,还有一个身?#36865;?#25300;的年轻男子,一双眼睛只是扫人一眼,便散发出锐利的寒光,叫人胆战心惊,他站在这群人之中,虽然同样锦衣华服,身上却配着长剑,仿佛格格不入的模样。

        元毓刚刚坐定,就听锣响戏开,这出?#28902;?#30340;是前朝最闻名的一个舞姬仰慕一位将军,夜奔投靠,最后做了一品夫人的故事。元毓今日本是为了裴皇后寿宴特地来寻觅戏班子,走了十来个?#28902;?#26089;就已经看够了,此刻?#36824;?#24378;自撑着精神,堪堪压住怒火。就见到一个漂亮的花旦上了台,轻移莲步,后面胡笳响起,那花旦才唱了几句,元毓却突然从雅间丢了一锭银子下去,正?#31245;?#22312;她的身上:“别总是咿咿呀呀地,再没有新鲜玩意儿,爷直接砸了你的场子!”

        那花旦?#35835;?#19968;下,随即低头看了一眼银子,想了想,向班主说了几句话,过了一会儿,便听后头换了曲子,原本这一场是文戏,全是唱词,她知道贵人不?#19981;叮?#23601;将后头一场**的醉酒舞戏放到了牵头,伴着曲子,轻甩水袖,舞动起来。刚开始调子很慢,她便舞姿轻柔,没有大的身体动作,只轻轻舞动着水袖,再夹以碎步,望去犹如风中弱柳,水中芙蓉,一阵如泣如诉的锣?#37027;?#25970;过后,鼓声开始变得?#35785;耍?#30452;撞人心。台上的花旦举手投足立刻变了速度,用出水袖的绝技,不停地旋转,展开的裙裾像彩?#30772;?#28014;在场中,忽高忽?#20572;?#24573;上忽下,使人目眩。

        台上?#36153;?#24471;热闹非凡,坐在元毓身边的户?#21487;?#20070;之子薛贵附耳一笑:“此女如何?刚才我已经?#21310;?#38382;过,她是个小花旦,在大都初来乍到,殿下若有这个意思,嘿嘿嘿……”

        元毓笑了笑,这个小旦唱做俱?#30505;?#21971;?#34952;?#22937;不说,身姿又非常旖旎。

        “把她叫上来!”元?#24618;?#25159;轻敲着自己?#20013;摹?br />
        一旁的雅间之内,李未央皱起了眉头:“温小楼去了?#26410;Γ?#24590;么会是小蛮?其他的花旦呢?”

        赵月低声道:“温老板今日出去了,那些人点名要听醉酒,班主说,这出?#20998;?#26377;小蛮能唱的惟妙惟肖……”

        “胡闹!”李未央手中的茶杯重重掷在了桌上。

        赵月没想到她突然发怒,吃了一惊,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李未央面色?#33080;粒?#36947;:“元毓本就是个色欲熏心之辈,小蛮若是被他瞧见——”她的头脑之中迅速地转动起来,其实若?#22681;?#30528;小蛮,她可以更快地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小蛮——根本不是那种人。想到小蛮和敏之玩闹时候的笑?#24120;?#26446;未央突然站了起来,道:“赵月,你替我去办一件事。”

        赵月看着李未央,越发的疑惑了。

        班主强行推着小蛮去见?#20572;?#23567;蛮从?#21543;?#21488;机会少,也很少见人,此刻听说贵人要见她,一时没有多想,她没来?#30473;?#21368;?#20445;?#26803;着贴片额?#20445;?#25975;朱施粉,更显得美人如玉,那份精雕细刻的美就立刻夺走了所有人的注目。

        班主把酒杯递给了小蛮,道:“去,给燕王殿下敬一杯酒。”小蛮皱眉,可她想到那锭银子,人家给了那样重的?#30171;停?#22905;不能转身就走,所以,她低下头,认真地上去斟酒,可是元?#22993;?#26377;马上伸手去?#26377;?#34542;手里的酒杯,只是眼?#24245;?#30452;地盯在她的脸上,眼神?#20102;?#19981;定。

        小蛮素来天真,却不是?#20498;希?#30475;到这种眼神,顿?#26412;?#24471;不太好,?#37027;?#21521;后退了一步,谁知元毓立刻站起来,向她走了一步,也不知道是故意?#25925;?#26080;意,一步跨?#20040;?#20102;,竟一脚踏在了她的鞋子上,把?#20146;?#29664;给踩了下来,一众人全都哈哈大笑,班主的额头上冒出冷汗。出来唱戏的,这种逢场作戏在所难免,但小蛮这?#23601;?#22826;单纯,只怕?#22681;?#19981;起。

        所有人?#22841;Γ?#21482;有刚才那俊美的冷漠男子看着这一幕,眼中流露出一丝嘲讽,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似笑非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小蛮向后连续退了两步,元毓大笑了一声,?#25214;?#24378;行伸手去抱,却看见一个护卫急急忙忙上来道:“殿下,戏园子后头着火了!”

        元毓一听,顿时变色,回头看了一眼,果真见到雅间后面似乎有火光,他的?#20146;?#37324;哼了一声“真是扫兴”,随后拂袖离去。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形,便也?#20960;?#30528;离去了。

        小蛮这才松了一口气。

        旁边的雅间里,李未央看着元毓快步离去,冷笑了一声。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在那群华服公?#21448;?#20013;见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背影,她向前走了几步,站在窗边,目光微微眯起:“你果然在这里——”

        赵月闻言,很是奇怪地看着李未央:“小姐说是谁?”

        李未央冷笑了一声,道:“蒋南。”

        “蒋?#24076;?rdquo;赵月更加吃惊,“他不是——”随后,她突然明白了过来。

        “明白了?”李未央望了她一眼,目中透出冷凝。在老夫人和谈氏死后,她一直到处寻找名医给敏之?#23614;。?#20294;?#21069;?#24180;过去都没有起色,同时,她也在想,凶手到底是什么人。刚开始没有头绪,可是后来有一天,她突然想起了蒋华?#20048;?#21069;的那一幕。他当时笑得很奇怪,仿佛在说,李未央你以为自己赢了,可是你并没有真的赢。她太了解蒋华了,立刻就想到蒋华或许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场**。但如果蒋华是主谋,那在他死后,不会再发生那样的惨剧,唯一的可能是,蒋华借了其他人的手,杀了她的亲人。她留在他们身边的,本就是一流的高手,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杀死所有人,甚至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只有一种可能,越西的暗卫。

        可安国公主的那些暗卫已经死了,而唯一活下来的灰奴,李未央遵照原先的约定将他送走,这么一来,只有一个可能,凶手来自于越西。跟自己有这种仇恨的,除了元毓还有谁呢?可他若是有这种本事能驱动为数众多的暗卫,在大历就不会被她耍的团团转,那么——矛?#20998;?#26377;一个人,裴皇后。她身处越西,按照道理说,不可能这么快知道安国公主的事,更加不会立刻行动,所以,必定有人告诉了她。而蒋华就是那个人。可他一直独居蒋府,装疯卖?#25285;?#21040;底谁替他穿针引线呢。这一点,李未央一直在想,可是看到今天看到这个背影,她突然明白了。

        蒋南被她逼得一无所有,诈死逃?#30505;?#21364;永远不可能再出头,但若是换个地方,换个身份呢?只是她没有想到,堂堂的少年将军居然会和一个花天酒地的燕王元毓搅合在一起。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32654;?#20840;不费工夫!越是三教九流的地方,越容易收集到最有用的讯息!

        晚上,小蛮又来到别院照顾敏之,李未央看着她笑嘻嘻的模样,却道:“你明天一早就离开大都,再也不要回来了。”

        小蛮吃了一惊,就看到赵月将一个包裹递给她,她皱眉,道:“怎么了?”

        李未央看她依旧茫然无知,便道:“这里面的银子足够你看病,跟你哥哥一起走,走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大都了。”

        小蛮更加的不解,可是看李未央神情郑重,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便道:“哥哥刚在大都站稳了脚跟,他不会轻易离开的。”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今天若是温小楼上台便罢了,偏偏是你,燕王元毓看中的东西,从来都要弄到手。虽然?#30007;?#34987;你逃过去了,下一回呢,你还能这么好?#20284;?#21527;?”

        小蛮不?#25285;?#19968;下子猜到了关键,惊讶道:“那场火是你放的?”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是,是我放的。”

        小蛮知道李未央是为了替自己解围,可却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她犹豫道:“好,那我等哥哥回来跟他?#26691;?#19968;下。”

        李未央看着她,眼睛里慢慢出现一丝波动:“你不想变成燕王府里的金丝雀吧?”

        小蛮吓了一跳,连忙道:“不,不,我不要!”

        “那就尽快离开这里。”李未央提醒道,“不要犹豫不决。”

        小蛮想了半天,回头不舍地看了敏之一眼,她还欠李未央一条命,来不及报答就要走了,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该怎么办呢?李未央却已经将那个包袱塞进了她的怀里:“好了,你该走了。”

        小蛮?#23547;?#34993;推回去,李未央却摇头,道:“没有银子,你大哥是不肯走的。”

        小蛮想了想,这的确是事实,大哥拼命赚钱就是为了给自己?#23614;。?#33509;是没有这?#26159;?#20182;是不可能同意放弃如今这么红火的戏班子……可是,自己已经欠了李未央这么多,戏班子又是她出钱捧红的,如今若是再接受馈赠,怕自己一辈子都要?#22841;?#19981;安。

        大哥不肯走,还不如自己走!小蛮打定了主意,捧着包袱走到门口,却又突然站住,将包袱放在了桌子上,站在原地犹豫了半天,却是眼圈红了,李未央奇怪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就见到小蛮从脖子里取出一串佛珠,在嘴上吻了吻,才递给李未央,道:“我?#26377;?#23601;?#20146;?#27743;湖卖艺的,不知道什么大道理,说话也?#30452;桑?#36523;上更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串佛珠当初我被人丢了的时候就挂在身上,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送给小姐留个纪念吧。”

        李未央一怔,看了一眼那佛珠,的确是很寻常的紫檀木珠子。她摇了摇头,道:“这珠子放在我这里毫无用处,你?#25925;?#24102;走吧。”

        小蛮却笑了笑,道:“若是我就这么走了,会一辈子不安心,这佛珠……万望小姐收下,希望它能保?#26377;?#22992;得偿心愿,一生平安。”

        李未央见她神情不舍,却是真心实意,想了想,便道:“那就多谢你了。”

        小蛮的眼睛里含着眼泪,却笑得很开心。随后,她走到敏之的身边,摸了摸他的?#24120;?#25935;之依旧低着头,却不看她一眼,小蛮也不失望,再向李未央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赵月看了一眼包袱,道:“真是个傻?#23601;罰?#24597;是不知道小姐送她多少银子吧。”

        李未央摸了摸那光滑的佛珠,道:“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爱财的。”这佛珠摸起来十分光滑,显然是小蛮最宝贝的东西,她说这佛珠可以保佑自己得偿心愿,但愿如此吧,李未央心中这样想到,顺手将它绕成串?#29369;?#22312;了自己的手腕上。

        烛光下,这佛珠十分奇异地闪着幽幽的光芒,仿佛那光彩从佛珠内?#23458;?#20102;出来,只是此刻的李未央却没有注意到……

        第二天一早,敏之有些发烧,李未央便没有去戏院。原本她捧红了戏班子,是为了能够顺利见到永宁公主,现在人已经见到了,便没有?#21310;?#20877;与他们过多牵扯。可那天发现元毓和蒋南都在戏班?#26144;?#29616;,李未央立刻有了兴趣,温小楼虽然走了,并不妨碍她再捧红几个角儿,利用这戏班子多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然而傍晚?#20154;?#21040;了戏院,却看见一群人围拢着,探头探脑地不知道在看什么。

        “从后门走。”李未央?#24895;?#36947;。

        马?#21040;?#20837;戏院的后门,却见到台子没有搭,里头一个客人都没有,空?#21561;?#30340;。李未央的面上平时都带着面纱,根本不?#24515;切?#25103;子和客人瞧见她,见过她面容的,?#36824;?#28201;小楼、小蛮和班主寥寥数人而?#36873;?#27492;刻班主一见到她来了,立刻哭丧着脸迎上来,道:“小姐,这天底下的?#22993;故?#20799;怎么都叫咱们碰上了呢!人?#21494;?#35828;琉璃易碎,好?#25991;?#22278;,老天爷怎么这么糊涂,把那些妙人儿?#20960;?#25240;腾没了!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去唱个堂会,竟然就这么没了!”他一副痛心?#24425;?#30340;样子。

        李未央心头一沉,道:“你说谁?”电光火石之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向厢房走去,?#20154;?#35265;到那里面的场景,却是怔住了,温小楼抱着小蛮,已然像是个?#23601;?#20154;,小蛮浑身是血,一条露出来的?#22253;?#25163;臂之上,却满满都是淤青和血痕……

        李未央猛地回头,厉声道:“这究?#25925;?#24590;么回事!”

        班主被李未央那一双漆黑的眸子一瞧,只觉得寒气逼人,有点瑟缩道:“之前小蛮?#37027;?#26469;向我告辞,说不愿意连累温小楼,要一个人离开戏班子,我……我是跟小蛮说,给她?#23614;?#33457;了不少钱,让她唱完最后一场堂会,从此就跟戏班子再无?#19978;担?#35841;知她好好去唱戏,不知怎么被燕王夺去了,她却坚持不肯听从,那王爷也是造孽,居?#35805;?#22905;丢给王府的侍卫们往死里折腾,抬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成个人样子了……我生怕她想不开,把那些个尖利的东西?#20960;?#25910;了起来,谁知这个?#23601;?#31455;然将那茶杯摔裂,割了喉咙不成,又拿手去捶,?#36820;?#28385;手鲜血,然后什么也?#36824;耍?#25447;着瓷片往嘴里咽……”

        李未央扬?#25351;?#20102;?#21069;?#20027;狠狠的一巴掌,竟然将他打得满嘴巴是血,班主吃惊地望着李未央,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的声音无限阴冷,跟往日里那个和?#36213;?#33394;的富家千金判若两人:“谁家的堂会!”

        “临安……临安公主府……”班主目瞪口呆,惊恐莫名。

        临安公主,那是裴皇后的长女,她的宴会,燕王元毓怎么可能不出席!真是混?#32781;?br />
        ------题外话------

        小秦:今天有娃留言说,为什么要仔?#24863;?#23567;楼和小蛮,还说?#21069;?#31508;(‵′),小秦的文里面,哪怕是一颗钉子都是物尽其用的!不往下看就评,我的心啊,碎了一地啊!

        编辑:(⊙o?#30505;?hellip;钉子有毛用

        小秦:不是扎进敌人的脚板底就是扎进敌人的?#28304;希?br />
        编辑:o(╯□╰)o

        PS:月?#30887;?#20986;来,不然?#32433;?#36830;敏之?#20960;?#25481;!反正我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现在觉得,做个渣秦挺好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北京赛車pk10下载苹果版 北京时时结果表 七乐彩杀号秘笈 有没重庆时时的黑客 天津时时重复 22选5全国开奖吗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免费 广东11选5软件下载 正规的重庆时时彩平台 pk10哪个平台返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