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56 谁是凶手

    庶女有毒

    156 谁是凶手


        李敏德第二日起来,只觉得浑身都疼,可是精神却比前一日好了许多。他皱了眉头,道:“谁命你们进来的?”

        丫头们面面相觑,都不敢吭声。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药汁,表情有些疑惑,然后,轻声问了一句:“昨天谁来过?”

        丫头们战战兢兢:“昨天没人来过。”三小姐那脾气,她说没人来,就是没人来。

        李敏德环视了四周,表情渐渐从疑惑转成了些许黯淡,他还以为……那天伤口裂开了,他没有放在心上,谁知昨天越发严重起来,莫名就疼得站不住,连他自己也?#35835;?#22238;神,不记得是怎么回事。然后他站起来,摸了摸伤口,好像还是有点难受,但肯定不是昨天那么疼了。

        他叹了口气道:“原本我做了一个好梦来着。”

        丫头们互相对视一眼,知道三少爷并非和她们说话,便都低着头,一声不吭。

        李敏德昨天疼得那么厉害,完全是半死不活的状态,什么都不记得倒也理所当然,可他就是觉得不对劲,总感觉有什么被忽略了。

        究竟是什么呢?

        李敏德突然回过头,问其中的一个丫头:“昨天晚上我明明吩咐过谁都不准进来,究竟是谁放大夫进来的?”

        那丫头吓得半死,支支吾吾道:“是……是赵侍卫。”

        李敏德观察她的神情,却认真想了半天,丫头以为他会拆穿自己的谎言,毕竟她额头上的冷汗和说话时候的结巴,根本没法儿掩饰的,然后李敏德却笑了。

        “快去准备早膳,我饿了。”李敏德起身,精神奕奕的模样。他知道,那个人一定来过,虽然她竭力隐瞒对他的关心,但他全部都知道!她就是这样的人,心底越是在意,表面越是装作毫不在意!

        丫头们如蒙大赦,赶紧退了下去。

        李未央一大早去?#19978;?#38498;请安,遇到了孙沿君和李家二少爷李敏康。两人出来的时候,李敏康与李未央打了个招呼,便先行离去,孙沿君望着他的背影,半天站着没动。直到李未央瞧得有趣,不由自主笑了起来,才惊动了孙沿君。

        “你笑什么?”孙沿君含笑转回头来,看着李未央。李未央笑道:“没什么,你接着看吧,?#36824;?#20108;哥可走?#35835;恕?rdquo;

        孙沿君?#20174;?#24930;了半天,面上稍露疑惑,很快便有些窘迫起来:“我?#36824;?#26159;——”

        “?#36824;?#26159;舍不得夫婿,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们这两个时辰不见都受不了啊。”李未央眯起秀长眼睛,笑出一排贝齿。

        孙沿君脸上如同火?#36213;疲?#36208;上去,掐了她一把道:“你整天伶牙俐齿的,就会欺负我!快走吧。”

        李未央奇怪道:“去哪里?”

        孙沿君笑道:“?#24635;?#30340;针线做的最好,我还要请她帮我点忙呢!”

        她们两人一路往回走,到了李未央所居住的院子,却见到?#24635;?#22352;在走?#35748;攏?#36523;边小凳上搁了针、剪刀、花绷子等物,各色?#32943;叻直?#22841;于一本书的书页之间,埋头刺绣。她的手里捧着一个漂亮的肚兜,双股捻金线正绣着鱼眼睛,看起来无比精致,孙沿君不由轻叹了一声:“这院子里的丫头,就数?#24635;?#20320;的绣活儿最好了。”

        ?#24635;?#21407;本十分用心,这时发现主子和孙沿君都站在一旁,连忙微笑着停下针,抬起眼来:“二少夫人怎么来了。”随后,她赶紧收拾了东西,吩咐里面的丫头出来倒茶。

        李未央笑了笑,道:“二嫂说要请你帮个忙。”?#24635;?#28385;面带笑道:“不知奴婢能帮二少夫人什么忙?”

        孙沿君摸了摸她绣的肚兜道:“这小肚兜,真的很好看。”

        ?#24635;?#31505;道:“四少爷长得快,奴婢?#20982;?#27809;事,便帮他多准备一些小衣?#36873;?rdquo;

        李未央瞧孙沿君表情很奇怪,心思一动,不由试探道:“?#24635;疲?#20108;嫂这是让你帮她绣小衣裳呢!”

        孙沿君吓了一跳,连忙道:“你……你怎么知道的?!我都还没跟敏康提起!”

        李未央见果真猜中了,不由失笑,道:“看你摸着那小衣裳的表情,便很清楚了,再者说,李家绣娘很多,你偏要来找?#24635;疲?#36824;不是因为她经常给四弟做小衣裳吗?”

        孙沿君?#25104;?#31435;刻就红得如同番茄:“未央,千万不要声张,我还没有确定呢!”

        李未央却显然不以为意,淡淡笑道:“难道还没有找大夫看一看?”

        孙沿君小小声地道:“只是小日子两个月都没来了——也许不是呢!”

        李未央见她难得露出这样羞涩的模样,想了想,便回答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直接找大夫瞧一瞧,若是真的,可是李家的大喜事,二哥知道了?#19981;?#38750;常高兴的!”

        孙沿君便也跟着笑,眷恋地在那小肚兜上摸了?#32622;?#37117;不舍得丢下了。

        看着她这样,李未央突然不笑了,只是有一瞬间,怔怔地说不出话。?#24635;?#20808;瞧出了不对,可却不敢吭声,只是不知道小姐又想到什么事情了。孙沿君想了半天才抬起头来,见李未央神情怔怔,不由道:“你怎么了?”

        李未央眼睛里掠过一丝感伤,面上却只是云淡风轻:“看见你这样,我也觉得十分美满了。”却不说是什么原因,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她对孙沿君的明媚和天真,都是羡慕的,包括如今她马上要做母亲的这?#20013;?#31119;的心情,她也都能够体会,可惜,这一生,她也许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她没有爱,没有感情,没有婚姻,所以她也不会有孩子。但是,看着孙沿君,她莫名也觉得欢喜起来,全然的,替她欢喜。

        “待会儿,我就让人去请王太医。”李未央笑道。

        “不不!千万别!这样一来就要惊动老夫人和我婆婆,她那个人,你是知道的,芝麻大的事情也要宣扬的人尽皆知,我?#20011;?#36319;我娘说过,她说从前我姑姑就用过一个老大夫,是个老神医,特别擅长给妇人看病的……”

        李未央不由诧异:“京都有这样的大夫么?”

        “有的。”孙沿君低声答道:“他被人称为带下医,擅长的就是给女人们瞧病,京都的大小姐们有个月事不调,久不怀孕的夫人们想要怀孕生子,都要千方百计地去寻他。”

        “带下”指腰带以下或带脉以下的部位,妇人多“带下”病,所以大历称专门治疗妇人疾病的大夫为带下医。

        李未央沉吟片刻,点头,道:“你?#20982;?#24049;熟悉的大夫,其实是最好的。”哪个大家族都有?#19981;?#29992;的大夫,大多数的女子成亲生子后也不会轻易更换大夫,就像是老夫人除了请王太医来瞧病,很少相信别人一样。

        孙沿君又道:“你冬日里不是总说身体寒冷吗,这个也可以治,让他开几服药帮你调理一下,很快就能除根。”

        李未央挑眉:“真有如此神奇?”

        孙沿君理所当然地点头,道:“他的师父是前朝太医院被人称为神手的刘院判,也是十分出名的带下医,专门给宫中那些娘娘们瞧病的。可是后来有一次,末帝宠爱的丽妃娘娘要生产,却是横生倒养,产婆等人都?#36824;?#29992;,不知道想了多少法子,却都无可奈何。最后,只能招来了刘院判——”

        寻常人?#30097;?#20135;,若非到了紧要时刻,万不可能?#20040;?#22827;进入产房,因为大夫多是?#20982;印?#26356;遑论是宫中的妃子,照顾她们的都是太监,哪怕是见到太医也都是离得?#23545;兜?#35810;问病症,?#30001;?mdash;—那是想都不要想的,李未央蹙起眉头:“然后呢?”

        孙沿君道:“孩子是?#30001;?#19979;来了,可是?#36824;?#19977;天,这刘院判便得了急病病死,当时他的徒弟们或死或散,还有些被?#19981;?#21407;籍休养……我说的这个姜大夫也是这样,前朝的时候始终不敢在京都露面,直到这一朝,他才重新开?#22841;幸健?rdquo;

        “这……未免太出奇了……”李未央喃喃自语。

        “是啊,想到都觉得不寒而栗,哪儿有那么巧合就突然得急病死了呢。”孙沿君摇?#36820;饋?br />
        李未央乌黑的眸子里含着一层沉郁:“帝王之心不可揣测,有时候你帮助他?#20146;?#20102;事,反过来还要被杀。”

        孙沿君见她?#20102;迹?#20415;道:“这些也都不提了,这姜大夫一到了京都,可是万万闲不下来的。我今天下午就去瞧瞧这位大夫,你跟我一起去吧,也看看你畏寒的毛病。”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下午老夫人请了人来唱戏,让我作陪,我就不和你去了,若是确定了消息,回头可得告诉我。”

        孙沿君便只是笑,笑容看起来像是三月春天里的?#19968;?#19968;样清新,充满期望:“好,我肯定第一个告诉你。”

        李未央看着孙沿君离开,笑容不觉深了些。可是这时候她还没有想到,一切后来会发生那样大的变化,变化大到连她都无法接受。

        晚上,老夫人请了戏班子唱戏,二夫人、李常茹等人都在院子里坐着,蒋月兰推说身体不适没有参加,而李未央则静静坐着,饮茶、看戏,难得的悠?#23567;?br />
        就在一出戏完了,老夫人命人打赏的时候,却突然看到李府管家面无人色地进来,他身后还领了一个婢女,李未央一眼认出那是孙沿君寻常带着的柳儿,柳儿还没有到老夫人跟前,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难道出了什么事?!李未央第一个注意到,只觉得心底有?#36824;?#23506;气升上来,迅速地站起来,走过去,对老夫人低声道:“老夫人,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您瞧!”

        老夫人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不由皱了皱眉头,原本很好的心情也一下子被打扰了,她挥了挥手,示意那戏班子都停下来:“柳儿,你哭什么!”

        柳儿?#36824;?#30528;哭,却是不敢说话。

        老夫人眉头皱得更紧,二夫人劈头盖脸骂道:“你这个丫?#36153;?#24052;了吗?没听见老夫人问你话!跟你主子学的没有?#23138;兀?rdquo;

        柳儿跟着孙沿君久了,学得一副主子的脾气,快人快语,从来不曾露出这种神情。李未央脸上一丝笑容都没了,不知怎么一阵冰冷的寒意?#26377;?#24213;生出,并且不断扩大。良久,她才听到自己用僵硬的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儿见到李未央关切,这才扑过去抓住她的裙摆,小声哭诉道:“事关重大,奴婢不敢瞎说。”

        李未央一瞧,便知道坏事,因为若是寻常的事情,柳儿一定会当众说出来,可是现在,?#32622;?#26159;说不得,她立刻道:“好了,你们全都退下去!”

        院子里的丫头妈妈们立刻恭敬地退了下去,甚至都没敢抬头望柳儿一眼,二夫人看了心惊,三小姐在这李家,威严?#20011;?#26356;甚于老夫人了。老夫人皱眉道:“都到屋子里来说话!”

        进了屋子,柳儿泣不成声,道:“老夫人,郡主,我?#30097;?#22827;人被人劫走了!”

        什么!李未央一下子皱起了眉头,一字一字道:“你把话再说一遍!”

        柳儿道:“我?#30097;?#22827;人——被人劫走了!”

        李老夫人一下子站了起来,?#25104;?#21464;得铁青,喃喃道:“被人劫走了?!这是什么意思!”

        二夫人面色也十分难看,连声逼问道:“你这个死丫头,空口白舌地说话吗?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21549;?#20040;会有人无缘无故劫持她!”

        李未央却打断了她的问话,快声道:“在哪里被人劫走,往哪个方向去了!”

        柳儿脸上的泪水不停地流:“在……在德胜?#25490;?#36793;的小道上,一伙人突然冲出来,把整个马车都给抢走了,护卫们全死了,少夫人拼了命才将奴婢从车上推下来,她自己却没能逃脱——”

        李未央强压抑着不安的心绪,不再多问一句,而是转头对老夫人道:“老夫人,现在不是追究为什么的时候,先去把人救回来!”

        李老夫人点点头,吩咐一旁的罗妈妈道:“你立刻去告诉老爷这件事,并且拿着李家的帖子,?#37027;?#30340;去找京兆尹,让他立刻想法子把人找回来!”

        李常茹拉了拉二夫人的袖子:“娘,二嫂生得漂亮,却出了这种事,会不会被人——”

        罗妈妈快步离去了,二夫人的?#25104;?#21364;从未有过的难看:“便是没有,她的名声?#19981;?#20102;,这可怎么好哟!丢人现眼的东西!唉!这贱人不知道在哪里得罪了歹人,弄出这种事情来,把我家的名声都给糟蹋了!”

        李未央闻言,心头的怒火腾腾地往上冒,突然回过头来,冷冷盯着二夫人。

        二夫人吃了一惊,被她眼睛里的火光和寒气吓到,不?#19978;?#21518;倒退半步:“你……你这样瞧着我做什么!”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二婶,二嫂是你自己的儿?#22791;荊?#22905;的性情虽然直了些,本性却是善良天真,她平日里?#38405;?#37027;样恭敬孝?#24120;?#38590;道你自己瞧不出来吗?#32943;?#22312;她出了事,你纵然帮不上忙也不要在旁边说这种风凉话!否则会让人笑话李家没有?#23138;兀?rdquo;

        二夫人?#25104;?#39039;时变得铁青:“我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说话呢!”

        李未央面不改色,眼睛里都是蔑视:“长辈?也要你这个长辈说话做事不出差错才是,现在你说的这些话,便是我这个晚辈也瞧?#36824;?#30524;,若是不信,你大可以去问?#19990;?#22827;人!”

        二夫人当即变色,用帕子掩了脸,向老夫人哭泣道:“您看,这丫头越来越不像个样子!看着您宠爱她,又仗着自己是郡主,便不认我这个长辈了!”

        老夫人却不以为然,冷冷望着二夫人,道:“未央说得对,看看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孩子丢了只考虑到名声!常茹,扶着你娘回去!免得她急糊涂了,在这里胡言乱语!”

        二夫人吃了一惊,李常茹连忙过来搀扶她,她却死活不肯走,场面一下子僵持下来。李未央也不去理会这个见识短浅的泼妇,她快速吩咐一旁的赵月道:“召集所有人出去找,把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都给我翻一遍!”

        赵月立刻应声,道:“是!”

        李敏康赶到?#19978;?#38498;,却是整张脸都是惨白惨白的,一进门便望着李未央道:“人找到了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20011;?#20004;个时辰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她同样也是心?#27604;?#28954;,可是?#36824;?#26159;赵月,还是李敏德的暗卫,都没有任何消息传递回来。究竟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劫走了孙沿君?那可是孙将军的嫡女,谁敢做出这等事,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李敏康快步向外头走去,二夫人一把抓住他:“你去哪儿!”

        李敏康咬牙:“去找君儿!”

        二夫人死死抓住他手臂:“天色这么黑了你去哪里找,还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万一又是刀又是匕首,你一个文弱书生要怎么抵抗??#20011;?#27809;了儿?#22791;荊?#38590;道要让你娘连你都没了吗?”

        二夫人说的话极端自私,?#32622;?#26159;不准备过问孙沿君的死活了。李未央冷笑一声,道:“难道身为丈夫,对失踪的妻子就没有责任吗?二嫂是怀有身孕的,你们不知道吗?她现在一个人在外头生死未卜,二哥你要如何,自己看着办吧!横竖妻子是你的,你放着她?#36824;埽?#23558;来不后悔,不愧疚便是!”

        李敏康方正的脸上显出震惊,随后便是痛苦之色,他一把甩开了二夫人,快步向外头走去,可是刚刚走到院子里,便遇到了姚长青带着人匆匆到来。李敏康像是终于捞到了救命?#38745;藎?#19968;把抓住他:“找到了吗?”

        姚长青面色凝重,他命人连?#39038;?#36941;全城,可全无踪迹。

        李敏康的?#25104;?#26080;比难看,:“莫非他们会飞天遁地不成?#21549;?#20040;会找不到!”

        姚长青的表情变得发冷发僵,不,他简直是感到了一种耻辱。京都的户籍制度十分严格,青天白日哪里来的强人?更何况自己派出那么多人去搜寻都没有丝毫的踪影,到底出了什么事?身为京兆尹,他必须负责京都的治安,先前是蒋家莫名其妙被杀,现在又出了孙氏被劫,简直是莫名其妙到了极点!什么样的高手,能够在李府护卫众目睽睽之下,抢走孙氏所在的马车?

        老夫人听了姚长青的话,?#25104;?#21464;得更加苍白,?#36127;?#26377;点喘?#36824;?#27668;来,李未央见她捂着胸口,连忙亲自扶着她坐下来,让她侧侧靠着椅子背歇息。老夫人?#25104;?#38081;青,气息不匀,胸膛剧烈的一起一伏,口中喃喃道:“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啊!”

        李未央握住老夫人的手,安慰道:“不会有事的老夫人,二嫂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却不知道是在安慰老夫人,还是在安慰自己。不知从?#38382;?#24320;始,她真的将孙沿君当成了一个好朋?#36873;?#31532;一次,她微微失去了冷?#30149;?br />
        众人愁云惨雾地在屋子里等着消息,却听见外面一阵?#36125;?#30340;脚步声,却是李萧然面色铁青地进来,看见李敏康和姚长青站在门边,劈头盖脸道:“人?#20011;?#24102;回来了,准备丧事吧。”

        这一句话说出口,李敏?#24471;?#33394;一白,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丫头妈妈们连忙喊了小厮来扶着他回去休息,二夫人一阵哭天抢地。李未央?#25104;?#20174;未有过的苍白,盯着刚刚进门的李萧然道:“父亲,二嫂人在哪里?”

        李萧然叹了一口气,面上也是无限的?#24352;?#21644;惋惜:“我一得到消息,便立刻从宫中赶回来,在路上遇到禁军?#27785;歟?#20182;的人今天巡视内城的时候,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了她。只?#36824;?mdash;—?#20011;?#27809;气了。”

        他的神情,略带了两分?#38480;巍?#26446;未央知道必定不同寻常,不再多问,她站起身,一步步向外走。李萧然问道:“你去哪儿?”

        李未央头也不回,声音冰冷道:“不是要收敛吗,除了派人通知孙家,还要准备很多事情。”

        李萧然一时之间哑了,他困惑地看着李未央,不知道她怎么还能这样镇定,她平日里不是和孙沿君走得很近吗?他哪里知道,李未央?#19997;桃丫?#24868;怒到了极点,可她这个人的情绪,外表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的。

        李萧然?#20011;?#27966;人把孙沿君的尸体送了回去,李未央到了苍梧院,却是哭声一片,她压下心头的怒火,道:“全都给我住嘴!”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面面相觑。李未央冰冷地道:“你家主子受了冤屈而死,你们不能好好保护她就算了,现在哭又有什?#20174;茫?#31435;刻去准备丧事需要的东西,让我再听见谁哭一声,立刻赶出去!有泪水,留到丧礼上去哭!”

        李未央如今在李家,是真正说一不二的人物,就连李萧然都要让她三分,这院子里的所有人?#21152;?#24778;骇的眼神看着她,随后都安静地退了下去。李未央却突然?#20982;?#20102;柳儿:“你等一等!”

        柳儿?#24651;?#20102;眼泪,跪在李未央面前,李未央慢慢道:“刚才可查看过你家主子的身体了?有什么损伤吗?”

        柳儿眼泪不由自主又流了下来,道:“小姐身上衣衫都碎了,?#36824;?#22914;此,那些人还把小姐弄得满身是伤口,尤其是……尤其是……”柳儿说不下去了。

        李未央道:“带我去看看。”柳儿站起身,带着李未央进了屋子。床上,孙沿君安静地躺着,有一位妈妈正在帮她擦洗脸上身上的污渍,李未央道:“不必收拾了,让我看看。”那妈妈一愣,随后安静地站了起来,擦了眼泪?#35828;?#19968;边。

        李未央看了一眼孙沿君的面孔,那美丽的,充满朝气的脸上,全然都是痛苦的神情,一双天真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根本都没办法闭上,下颚有两道被捏出来的红印,嘴唇是破的,头发十分凌乱,虽然血迹?#20011;?#34987;?#24651;?#20102;,可还是看得出脖子上的伤口一直?#30001;?#21040;锦被里面,李未央不忍看她的脸,只是伸出手,要掀开她的锦被。一旁刚才负责擦洗收拾的刘妈妈道:“郡主,我家小姐死的太惨了,请你让她安静地去吧。”

        李未央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悲伤,随后便是坚定:“正因为你家小姐枉死,更应该找出杀害她的凶手。”刘妈妈看了柳儿一眼,柳儿对她点点头,刘妈妈叹息了一声,道:“奴婢?#20011;?#30631;过,实在是不忍目睹,郡主要看,别害怕就是。”说着,她掀开了被子。

        李未央看了一眼,下意?#20828;?#21518;退了半步。孙沿君的?#20146;?#34987;人活生生划开,下半部的身体?#36127;?#34987;人劈成两半,一片血肉模糊,大腿上满是淤青,?#36127;?#30475;不出一个人的痕迹。纵然她看过无数残忍的事情,却也没想到会见到这种可怕的场?#21834;?br />
        刘妈妈见李未央?#25104;?#24808;白,怕吓到了她,连忙盖上锦被,颤声道:“小姐死的太惨了,不知道是什么牲畜竟然这样狠心。小姐生平做了那么多好事,老天爷太不长眼睛了!”她是孙沿君的乳娘,最心疼她?#36824;?#25152;以刚才别人都不敢碰这可怕的尸体,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清洗,?#19997;?#22905;一边说,眼泪一边掉下来。

        李未央眼眶不由自主地湿了,她实在难以想象,白天的时候孙沿君还向她说,等确定了怀孕的消息,立刻就来告诉她,可是回来的时候,竟然变成了一具尸体……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残?#36427;?#23385;沿君?#36824;?#19968;个天真的少女,欢欢喜喜选了夫婿,憧憬着将来的美好生活,她虽然心直口快了一些,心地却很善良,哪怕看到街头的乞丐都要让马?#20302;?#19979;来施舍,每年不知道要捐多少银子造桥铺路,这样的女子,到底谁会下这样的狠手?

        李未央在这一瞬间,?#36127;?#24576;疑对方是冲着自己而来,可是,她很快否定了这种想法。若是真的冲自己而来,也不会随便去得罪孙家,因为孙将军手上握着兵权,而且素来为人耿直,最为疼爱这个女儿,她如?#30636;?#27515;,孙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不死不休地追查到?#20303;?br />
        但如果对方不是为了自己而来,究竟是因为什么?孙沿君会和什么人结下仇怨,对?#25509;?#36825;种可怕的手段去折磨她?不,这?#20011;还?#26159;可怕,简直是残忍的让人发指。

        这时候,一?#32972;?#40664;看着的赵月道:“小姐,可不可以让奴婢瞧一瞧。”

        李未央点了点头,赵月上去,重新掀开了锦被,一阵血?#20219;?#25169;面而来,李未央站着一动不动,看着赵?#24405;?#26597;着尸体,随后,赵月回过头来,道:“小姐,二少夫人临死之前,的?#21545;?#21463;过侮辱,而且,对方不知道出于什么?#20498;剩?#23558;她的下体整个划开,手段极?#30636;?#24525;。”

        李未央点头,道:“这些都是表面能看出来的伤痕,还有呢?”

        赵月面色凝重:“从二少夫人的伤口看来,有凝结了很久的淤血血块,所以奴婢猜想,她的五脏六腑都受了伤。”

        “什么意思?”李未央不解地道。

        赵月咬了咬牙,道:“杀她的人,武功一定很高,不止如此,大概当时二少夫人为了保住贞洁挣扎地太厉害,对方打了她一掌,竟然震碎了她的内脏——”

        李未央只觉得浑身发冷,孙沿君死之前,一定是痛得很厉害。她的双腿有一丝发软,勉强走到一边坐下,刘妈妈赶紧道:“郡主,您还是出去吧。”她是怕李未央吓坏了。

        李未央沉重地摇了摇头,道:“柳儿,你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再说一遍给我听,要一个字不漏,从出门开始说。”

        柳儿擦了眼泪,道:“是,奴?#31384;?#26085;随着二少夫人一起出门,到了梁家巷子,找到孙夫人所说的那位大夫所在的茗心堂。因为事先?#20011;?#21521;那姜大夫说过,让他提前清?#20572;?#25152;以我们到了那里,并没有闲杂人等。哦,不,有一辆很寻常的马车,当时那马车还挡了我们的路,小姐吩咐咱们家的马?#20302;?#22312;他们后头,然后步行进了茗心堂。一切都好好儿的,看了病,那姜大夫确认了二少夫人是有了?#29468;觶?#22905;开心的不得了,当下就说要去净月楼买一些好酒好菜,回来和二少爷一起庆祝。所以咱们的马?#24471;?#26377;回来,而是向着净月楼而去,谁知走到德胜门的时候,旁边的小道儿上突然涌出好多人——”

        李未央抬手,阻止她往下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了,在一路上,或者是药?#32654;錚?#21487;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柳儿仔细回忆了一番,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李未央皱眉,道:“你再好好想想,或者什么奇怪的人,也可以。”

        奇怪的人?柳儿想了又想,道:“要说有什么奇怪,那就是咱们到的时候,那药堂的药童说姜大夫突然有一?#36824;?#23458;到访,说是要让咱们二少夫人再等片刻,二少夫人原本不太高兴,可还是答应等了。不多时,那房间里就出来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然后二少夫人就被请进去了。”

        “蒙着面纱的女子?什么模样?”李未央追问道。

        柳儿仔细回忆了很久,道:“那女子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咱们二少夫人,差点把面纱撞掉了,她似乎要发怒,却不知道为什么一言不发快速离开了,的确是个很奇怪的人。”

        “她身边可带着什么人?或者,她坐的马车有什么特别?有没有什么标记?”李未央下意?#20828;?#35273;得这个神秘的女子,一定跟孙沿君的死有某种奇特的关联,不由自主地问道。

        柳儿摇了摇头,道:“她身边带着两名护卫,都长得很寻常,奴婢也没?#20982;?#32454;瞧,她的马车……就像是最寻常的那?#33268;?#36710;,也不华贵,再普通?#36824;?#20102;,便是中等?#36824;?#20154;家,也总有两三辆的。”

        李未央慢慢道:“那她身上的衣裳呢?什么质料?”

        柳儿苦思冥想了半天,她真是没有太过注意,现在想来,的确那女子有一点奇怪,赵月道:“你好好想想,别着急。”

        柳儿正要摇头,却突然瞧见了李未央身上的衣裳,脱口道:“奴婢瞧见那女子身上的?#36335;?#23601;像是郡主你这一身,很好很好的料子,穿在身上?#36335;?#20113;彩一样轻飘飘的。”

        李未央的目光变得阴冷,这衣裳的料子是香雏纱,一匹都是价值千金,只有京都一等一的?#36824;?#20043;?#20063;?#33021;买得起,可是这样的人,却只坐着寻常?#36824;?#20154;?#20063;?#20250;乘坐的马车,不是很奇怪吗?这只有一种可能,对方根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

        李未央想到这里,突然站起身,向外走去,柳儿不由奇怪地道:“郡主?”

        李未央却没有回答,只是慢慢道:“赵月,咱们必须去茗心堂一次。”

        赵月?#25214;?#24212;声,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不必了。”

        李未央眉头一松,走了出去,却看见了李敏德正从院子外进来,他看着她,道:“不必去了。”

        李未央扬起眉头:“为什么?”

        “因为茗心堂的大夫,就在一个时辰之前,突然得了急病死了,所?#38405;?#21435;了,也一样什么都查不到。”李敏德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他?#20011;?#20180;细查过这件事,可是,对方做的十分干净,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李未央没有说话,直到李敏德发现了不对劲,他扶住她的肩膀:“怎么了?你在听吗?”

        “我没事。”李未央这样说着,她的?#25104;?#21364;变得一片青白,身体也有些发抖。她推开李敏德,自己下了台?#31069;?#19968;级、两级……就在走到第三级的刹那,她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冰冷的石阶之上——

        眼前忽然一黑,?#36824;?#28201;暖的气息罩上她的,随即她被纳入一个怀抱——

        “?#36824;?#31995;,有我在。”李敏德轻声道,手下用力更加紧地抱住她轻颤的身子,“你只是累了。”

        她不是累了,她是愤怒,难以压抑的愤怒。孙沿君明明是那样可爱的一个人,到底谁能下这样的毒手!这样的愤怒,冲破了她的冷静,让她一刻都没办法遏制,她想要找出那个凶手,将他撕成碎片!这样的怒火,却跟她柔弱的身体并不匹配,她的灵魂在?#26469;?#27442;动,她的怒火无法控制,可是她一夜未眠,身体?#20011;?#24456;累,所以才会在台阶上摔倒。

        李敏德火速地抱她回到房间,焦急地准备唤人去准备?#20154;?br />
        李未央躺在床上,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失神:为什么他还在她身边,她说过要让他离开,可她为什么没有行动?因为她的心中还有眷恋吗?

        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守着她,帮她处理一切的事情,认真保护着她。可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也是个年轻人,他应该有正常?#20982;?#37117;有的踌躇满志和远大志向——展眼到了如今,他却放弃了一切,包括他自己的身份,留在她的身边。

        “敏德。”她闭上眼,轻声道,“不用了。你走吧。”

        “我知道她死了你很不开心,但你还有我在你身边,我不会离开你,永远陪着你。”李敏德在床边蹲下,握住她的手,他在她的身边,并不想别的,只?#36824;?#24819;着能多帮她一点也好,只要能在她身边就行——可是现在李未央对他的态度?#20011;?#21464;了,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她就是变了——但他,不在乎。只要能在她身边,他什么也不畏惧。

        “我叫?#24635;?#26469;帮你换衣裳,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丧礼一定会很累——”他轻声道:“或者……未央,跟我说说话好不好,如果你不开心,至少要让我知道……”

        “不需要,我说了,让你出去。”李未央坚持道。

        “未央!”她为什么要赶走他呢?#30475;?#21069;她都允许他留下,哪怕是她休息。李敏德的呼吸一窒,有那么一种熟悉的钝痛一下一下地挖掘着自己的血肉之躯,?#26223;?#22914;他,也?#20982;?#23562;心,可是在李未央的面前,他是不要自尊的。再无赖也好,他也要留在她的身边,“你不舒服的话就好好休息,我去外面守着,绝对不打扰你。”

        李未央淡淡道:“不必了,敏德,你回越西去吧。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报仇的。为你亲生母亲,虽然你口口声声说不在意,可是我知道,你经常会对着一柄玉钗发呆,那是你父皇派人送给你的。我猜,是你亲生母亲的遗物。”

        李敏德一震,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不,我不会离开的。”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走吗?”

        李敏德看着她,在心惊之余竟泛起了一层颤栗:“为什么?”

        李未央口气很淡,没有一丝感情:“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我不会爱人,?#36824;?#26159;你,还是?#21269;?#29577;,我都不会爱。”

        “但是你在意我?不是吗?”李敏德?#25112;?#20102;拳头。

        李未央笑了笑,心跳却剧烈地跳动着,越来越快,引发一阵?#20223;?#20284;的微微疼痛:“是,我很在意你,但我不想要这种在意,你总是在我身边,让我不得不?#38405;?#21388;?#24120;阅?#20919;漠,因为我无法给你回应,所以我甚至有愧疚!可我不需要这种愧疚,因为这种感情让我觉得特别难受!我为什么要愧疚,就因为不能回应你的感情?!李敏德,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为什么要把你的爱让我知道,为什么要变成我心里的负担!”

        李敏德凝住了笑意,琥珀般的眸子,瞬间黯淡,似冬?#23601;?#38388;将黑时候那片抹不开的昏暗,雾蒙蒙,没有焦点,更没有神采,只是愣楞的看着未央,看着她依旧熟悉的面孔,却抵挡不住内心传至眼中的刺痛和酸涩,藏在袖中的右手逐渐握拳,随后,他突然笑了起来:“未央,我知道,你是在赶我走,对不对?我不会上当的,我不会走,?#36824;?#24590;样,我都不会走。”

        李未央冷声道:“我叫你出去,听不见吗?你为什么这么?#24120;?#20026;什么总是这样缠着我!”

        李敏?#24405;?#25345;:“我不走!”他看到一旁的茶?#20011;?#20919;下来,便立刻端来,讨好地笑:“未央,别生气了好不好?喝点茶,这是我吩咐人刚刚找回来的顶?#23545;?#38654;茶,最清心宁神的。”

        李未央抬手打翻了摆在面前的茶杯,那茶杯一声脆响之下裂作碎片,温热的茶水和茶?#35835;?#20102;一地!

        ……必须让他离开!

        ------题外话------

        编辑:居然虐敏德,你说说吧,你准备怎么死,磨刀霍霍中……

        小秦:中心思想是,男主要抱得美人归必须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大家放心,孙沿君的死是最后一根?#38745;藎?#28982;后,未央被彻?#20934;?#24594;,开始屠?#34987;?#21518;、太子、?#21269;?#30495;、安国公主……争取尽快完成第一卷!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北京时时赛车计划软件 广东体彩中奖彩票 赛车5码公式 北京赛pk10计划师 广东36选7好彩1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八方集团 老时时全部开奖号码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 安徽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19年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