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55 大喜之日

    庶女有毒

    155 大喜之日


        完成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的六礼之后,安国公主终于和拓跋真举行了大婚。

        永宁公主微笑着看着礼成,目送一对新人进了洞房。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心情有多么起伏不定……自己这样做的确很自私,也对不起李未央,可天底下谁都是为自己着想的,李未央受苦,总比自己受苦要好得多。

        不时有人恭敬地向她行礼,永宁只是保持着高贵得体的笑容,矜持地点头。

        就在此时,她看多许多宾客主动站了起来,向正从门外进来的贵客打招呼。她的目光很平常地便落在对方身上,然后,仿佛空气都凝滞了,她的呼吸也随之顿住。

        从门外走进来的少女,一身的华服,当真是雍容华贵,秀丽脱俗,与?#36824;?#30340;素色装扮相比,这次李未央竟然是盛装打扮。众人这才惊讶,原来这安平郡主?#24425;?#19968;个美人,只是往常她打扮素净、不施脂粉,大家便只觉得她?#36824;?#28165;秀而已,现在这样一装扮,原本五分颜色也有了十分,再加上那双眼睛黑白?#32622;鰨?#22914;同黑夜里最明亮的星星一样?#27704;茫?#19968;时压过了许多年轻美貌的名门千金,当下无数人向她行注目礼。

        永宁公主的手颤抖起来,几乎都没办法遏止。李未央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应该……

        三皇子府恰好和几年前新建的太子府毗邻,与大气壮观的太子府相比,这宅子显得要简?#26377;?#22810;。李未央记得,当年拓拔真曾经说过,越是寻常的宅院看在别人眼睛里,越是会觉得他简朴、有德,而太子的宅邸那么奢华,看在别人眼睛里,只会不自觉看低了?#36824;?#30340;储君。可是既然安国公主要嫁过来,皇帝自然命令将这座宅院重新修缮一新了,张?#24179;?#24425;之下,也比往日要气派得多。

        因为是婚宴,所以拓跋真专门在花园里设下宴会。李未央原本觉得,这样小的花园根本无法容纳数百宾客,然而拓拔真匠心独运,特地将原本种着花木的花园清理了出来,用松枝搭了数座花棚,棚子上安装了薄薄的珠?#20445;?#22899;宾们便?#20146;?#22312;珠帘后头,而男宾?#20146;?#30340;花棚里却是没有垂帘的。那棚?#27704;?#38754;还燃着耀目的烛火,还是让人觉得一片暖洋洋的。

        一旁的拓拔玉陪在李未央的身侧,一身丝袍,面容清冷而俊美,两人看起来竟然是异常的相配,就在这时候,拓跋玉发现了永宁,随后便在李未央的耳边说了什么。李未央顺着拓跋玉的目光向永宁看来,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春花绽放一般,令永宁公主心中不由一颤,连忙低下了头,不知怎地,心里的害怕无穷无尽地涌了上来。李未央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身边为什么是七皇弟?难道是拓跋玉救了她?永宁公主想到这里,不由自主攥紧了手里的帕子。

        李未央看见永宁公主所在的棚?#27704;錚?#26377;十几个穿着各色锦衣的贵族小姐坐在里面,一边饮酒,一边谈天,一派?#36824;缶跋蟆?#28982;而永宁公主却微微低下头,不敢看自己一眼。她心中冷笑了一声,原本对永宁?#24425;?#26377;厌恶的,她先是为了皇室的利益帮着太后来游说自己,又居高临下地说什么这是好亲事,后来还帮着元毓陷害自己。但,?#36824;?#24444;此立场不同而已,没什么好责怪的。这个孤独的女人从此就要在异国他乡度过自己的一生了,从此不能和父母家人相见,这还是从好的前景来看,如果越西只是假意结好,或者元毓和裴皇后迁怒于人,她将要面临的是多么严酷的结局啊。

        但,一切?#36824;?#26159;她自己的选择,从她站在元毓的一边来陷害自己的时候,李未央原本那点对她不起,也就烟消云散了。

        拓跋玉低声笑道:“皇姐这是没脸见你了。”他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怜悯,只是一种平淡的陈述。

        李未央侧目望了他一眼,淡淡道:“我以为,七皇子对大公主一向是很敬重的。”

        拓跋玉的声音里,含着一丝冷漠:“?#21069;。?#25105;对皇姐一向敬重,但那是因为我以为她?#20146;?#37325;的,可没想到她竟然也做出这种事来,简直丢尽了皇家的颜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若不是我们先设计她,她也不必嫁给元毓,所以,谁?#20154;?#39640;贵多少呢?”

        拓跋玉冷笑,道:“你并非大历皇族,所?#38405;?#21487;以这样做,但她是大历公主,真正的金枝玉叶,?#26377;?#25509;受公主的教育长大,又一直老成持重,父皇总是说,公主之中最为?#20439;?#30693;道大体的便是她了。她应该知道,哪?#24405;?#32473;元毓,她也依旧是大历的公主,若是有一天越西和大历开战,她必须自裁,避免沦为人质。可她如今的抉择,却是在告诉我们,若是两国冲突,她必定会站在元毓的那一边,她会为了个人幸福牺牲国家利益。这样的人,不配我叫她一声皇姐!”

        李未央?#35835;?#24867;,没想拓跋玉竟然会如此冷漠,她看了一眼他的侧?#24120;?#19981;由暗自心惊。不知从?#38382;?#24320;始,拓跋玉变得?#21543;?#20919;漠,视人命如草芥。

        但,这不是她所期待的事情吗,成大?#23265;?#24403;不拘小节,拓跋玉的变化,恰恰说明他逐渐变得越来越强大,可是李未央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却蒙上了一层阴?#21834;?#25299;跋玉的变化,真的是好事吗?

        拓跋玉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放心,红姑和那些女尼都在我的手上,?#19968;?#26377;方法让她们说实话的,那份名单,我也一定会拿到。”

        李未央点点头,那份名单十分重要,可以说,是很多人的命脉。若是在拓跋玉的手上,这批人就如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再也跑不掉了。她微微含笑,道:“不知七皇子要如果处置那个人?”

        声音很轻很低,可拓跋玉却笑了笑,道:“自然?#21069;?#29031;你的吩咐来办。”

        李未央一点头,道:“多谢了。”

        拓跋玉凝目望着她,似笑非笑:“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谢谢你把这么重要的消息送到我的手上。

        李未央的笑容很淡很淡,几乎是看不见:“?#36824;?#26159;彼此帮忙而?#36873;?rdquo;有拓跋玉去接手这件事,不会弄脏她的手,又能获得不少?#25214;媯?#20309;乐而不为?

        这时候,花园里出来了二十个秀丽高挑的宫妆丽人,空气中隐隐传来沁人心脾的香气,其中一个女子躬身向众人施了一礼,然后转过身来用清脆的声音说道:“公主殿下有令,命我等在此献舞。”随后,便有人搬来巨大的帷幕,并笔墨一起送到,然后便有人将那二十个美丽女子圈入其?#23567;?br />
        李未央便止住了要进棚子去的脚步,站在外头只瞧了一眼,便冷笑了一声,拓跋玉叹息道:“看样子,安国公主盯上你了。”

        那群女子,?#32622;魘亲?#27700;墨舞。这时候,就听见乐曲宛转盘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迤逦而出,琴音反反复复,音韵连绵不绝,恍若高山流泉,清新流畅,令人顿时生出荡气回肠的感觉。随后曲子速度不断加快,节奏不断变化,那二十名美女穿着彩衣,在帷幕上投下美丽却引人遐思的?#30333;櫻?#22905;们旋转时双袖举起,轻如雪花飘摇,又像蓬草迎风转舞。旋转时而左,时而右,好像永不知疲劳。在千万个旋转动作中,众女配合默契、舞蹈恰如其分,只看?#32467;?#24149;之上美丽的?#30333;有?#36716;跳跃,却难以分辨出脸面和身体。

        很快,曲子越来越快,急促的音调好像千军万马一般纵横驰骋,琴声就在爆发之后变得浑厚沉着,美人们的舞蹈落在无数投影,她们旋转的速度,似乎都要超过飞奔的?#24503;?#21644;疾徐的旋风。每个人手中的笔也不停地落下,只看见屏幕上一道道山川、河流、树木、房屋、流水、石头、美人……逐渐成形,接着琴声渐渐恢复平静,宛如大战之后的歌舞升平,让人在?#30446;?#31070;怡中沉醉。

        曲音戛然而止的瞬间,众人掌声雷动。这时候,李未央已经看出那帷幕上,是一副大历山河图,这样的壮观、这样的美妙,?#23545;?#35201;将她当年作画时候留下的鲜花盛放比下去。她微微一笑,对安国的心思有了了解。

        “?#36824;?#25342;人牙?#37048;?rdquo;拓跋玉眼底划过一丝复杂,面色?#27425;?#27604;淡漠,看到最后,?#36824;?#26159;冷笑了一声。

        李未央淡淡道:“至少,这样的舞曲和美人,令人完全忘记水墨舞是谁所创的,这就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

        她的声音很寻常,并没有被比下去之后的愤怒。拓跋玉知道她心思非常人所能揣测,便微笑道:“其实我很奇怪,之前拓跋真还一力阻止你去漠?#20445;?#29616;在怎么突然想要撮合你和元毓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找个借口让我死在和亲路上,不是很好吗?这种如意算盘,只有他打得响。”

        拓跋玉注视着她,目光深邃:“若我是他,必定会在路上掉包,将你一辈子囚禁起来,不论是?#20445;?#36824;是留,?#21152;?#25105;决定。”事实上,他的猜测,不中也不?#35835;恕?#25299;跋玉之所以?#38405;?#21271;没有打这样的主意,是因为他?#38405;?#21271;十分忌惮,尤其那漠北李元衡刚愎自用,对李未央?#21482;?#35270;眈眈,他并没有十全的把握,但对元毓,他却有把握可以驾驭……只?#36824;?#27492;刻,一切都已经鸡飞蛋打。

        李未央闻言,心头微微一震,但?#20154;?#20180;细看向拓跋玉的神情,却瞧不出丝毫的端倪,仿佛拓跋玉真的只是在猜测拓拔真的思想,并没有其他意思。只?#36824;?#20182;此刻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叫她心头莫名生起几分厌?#24120;?#19981;由道:“我该进去了,告?#24688;?rdquo;

        说完,不等拓跋玉开口,便进了花棚。

        拓跋玉望着她的背影,?#38498;?#20013;不由自主浮现出德妃临死之前那一幕。

        当时,德妃对他说:“我以为,陛下的恩宠是一直都在的,他虽然宠爱莲妃,心底?#19981;?#32473;我留下一个位置——可我错了,男人总是比女人要绝情的多。”

        他泪如雨下,然而德妃却一脸平静地看他:“我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都是因为李未央,这个人留着迟早?#38405;?#37117;是个祸害!”若非李未央,莲妃早已死了;若非李未央,她和自己的儿子不会闹得这样僵;若非李未央,他的儿子早已乖乖娶了她选中的正妃!一切不会变的这样糟糕!

        李未央太倔?#20426;?#22826;冷漠、太刚强,强到德妃想要彻底摧毁她!

        “母妃!”他颤声地道,“即便她做了什么,?#24425;?#20320;自己逼出来的!”

        在那时候,他是真心以为,母妃会悔改的,会知道他的心意。可是德妃的身体如坚冰一般,青白的?#25104;?#19968;点红唇早已失了血色,?#25104;细?#26159;只剩下惨淡的笑容,手指哆哆嗦嗦地攥着他的衣服,用力地纠结着,似不甘更似警告:“拓跋玉,我是你的母妃,哪怕我千万个不对,你也不能指责我!如今我死,却是李未央害我!”

        根本不是这样!真正害死你的人,是你自己啊!为什么事事都要牵扯到李未央的身上!拓跋玉双目炽红——李未央从未对不起过他,却是他以及他的母妃不对在先!德妃冷笑:“玉儿,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唯一的希望……你,你要?#20146;?#19968;句话——你要是同她在一起,我便是死了,也断然不会原谅你!”

        他还要说话,可是德妃圆瞪着眼,揪着他的手青筋?#19979;?#32780;陡然僵硬!终究在他怀里咽了气吗,可那一双眼睛,却是无论如何?#24049;喜?#19978;。

        他不明白,德妃为什么要将一?#26143;?#25199;到李未央的身上。因为他是儿子,不懂的一个母亲的心。在德妃的心里,李未央阻碍了拓拔玉的幸福,阻碍了他的人生,阻碍了他们的母子感情,所以她比一切人都要可恶!哪怕是真正害死德妃的幕后凶手,在德妃的心里也没有对李未央这样仇视!

        这种爱子之情,看起来?#25343;?#32477;伦,但?#20174;终?#30340;存在,让人没办法解?#20572;?#27809;办法理解。就如同那些棒打鸳鸯的母亲,宁愿儿子一生孤苦也不?#25954;?#25509;受他心爱的女子,这种心情,谁能明白呢??#36824;?#26159;一片早已扭曲了的爱子之心。

        拓跋玉握紧了拳头,母妃,我挣扎过,努力过,可是李未央早已是我此生放不下执念——我不能等,要得到她,惟有真的登上九五,坐?#21040;?#23665;!

        李未央进了花棚,永宁公主猛地抬起头,彼此对望一眼,气氛微妙。

        这花棚里已经坐了十几位美人,春?#35760;?#33738;,环肥燕瘦,皆是寻常在公主府常见的高门千金。一眼望去,满室生光。其他人见到李未央,主动上前两步,行礼道:“给郡主请安。”

        在这里,虽然永宁是公主,李未央只是个安平郡主,可是李未央却是太后义女,辈分比永宁还要高出一截。

        九公主坐在东边首席第二个位置上,此时立刻站起来,笑着向她招手道:“这里。”李未央微笑着,走到她的身边坐下。

        东平侯千金笑道:“久闻安平郡主美貌过人,德才皆?#31119;?#25105;一向在聊城养病,都没机会与您?#40092;叮?#20170;个儿见了,果然名不虚传。这般的好模样,真真令我等自相?#20301;?#21834;。”东平侯千金一直身体柔弱,前?#38382;奔?#24471;了风寒,总是在聊城别院养病,今天是第一回见到李未央,当下真心赞叹道。其实她自己生得杏眼桃腮、明眸胜春,比李未央看起来还要娇柔美丽,只是东平侯府这两年毕竟落寞,家中没有优秀子弟撑起门面,她自然不能跟话题人物的李未央相比。

        “?#21069;。?#36824;没祝贺安平郡主呢,太后对李家真是恩宠,先是封了你母亲做平妻,接着又册了郡主的位置,真真是令人艳?#37048;?rdquo;一旁的兵?#21487;?#20070;府大小姐陆冰笑道,只是那笑容中,嫉妒多过于羡慕。

        九公主心里一紧,狠狠瞪了那陆冰一眼,随即担忧的望向李未央,却见李未央闻言扬起唇?#29301;?#20284;笑非笑道:“听说陆小姐姿容出众,却想不到还这般伶牙俐齿。若是外人知道,当夸你一句敏言了。”

        这是说陆冰说?#30333;?#24052;快、不知轻重,陆冰?#24352;?#24819;要反?#25285;?#21364;见到李未央一双古井一般的眸子向她冷冰冰地扫了一眼,心里莫名一寒,原本要反驳的话顿时有点说不出口。陆冰恼恨自己竟然被李未央吓住,?#25104;?#21464;得红一阵白一阵,立马不说话了。

        花棚虽然安静如初,但九公主却敏锐地意识到,自?#27704;?#26410;央进来开始,有种奇妙的浮躁氛围开?#20960;?#20986;水面,尤其是在自己的皇姐和李未央之间。

        永宁公主和李未央的目光对了个正着,李未央冲她盈盈一笑。

        虽然和李未央已成仇人,但是永宁不得不承?#24076;?#36825;个女人实在有与众不同的气质。她一进来,立马将这一屋子的环肥燕瘦全都比了下去。同样都是一群美人,若?#20146;?#22312;一起,拼的便是那份?#29616;?#22825;成,气质高华,李未央身上总有一种和旁人不同的韵味,让你能从一堆人中第一个注意到她。

        望着她,永宁心中忍不住想,元毓一直未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要不要找她问一问——可是,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李未央那双眼睛。以自己的个性,既做不成里未央那样的潇洒,亦仿不得九公主那样的青春无畏,弄倒现在不?#21916;?#19979;,真是万分尴尬的一个处?#22330;?br />
        花棚中安静了半盏茶时间,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气氛憋闷的过分。众人的目光在永宁、李未央、九公主之间?#25105;疲?#19981;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20154;?#20204;三人在哪里都是有说有笑,永宁虽然清高矜持,对李未央还是颇为友?#30130;?#21487;今天永宁公主仿佛抬不起头,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帕,而李未央的目光却是看着前方的歌舞,九公主则是一派尴尬的神情。

        众人互相交换着眼神,却是不敢说?#21834;?#24688;好在此时,旁边花棚?#27704;?#30340;声音隐隐隔着一层薄板传过来。

        “你看安平郡主和永宁公主,好像有点不?#38405;兀?#36825;是怎么了?”

        “想来是因为那婚事吧!”

        “?#21069;。?#27704;宁公主仗着是陛下的长女,抢走了原本属于安平郡主的婚事呢!”

        “啊,你是说——”

        “嘘——你不知道啊,原本听说议亲的人是李未央啊!太后和陛下都首肯了呢,连李丞相都回去?#24613;?#23130;事了!”

        “什么,那怎么后来变成了永宁公主呢?”

        “你不懂了吧,永宁可毕竟是皇帝的亲闺女,她想要什么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是你看她,这么老,又嫁过人,怎么好意?#26082;?#25250;人家的婚事——而且这安平郡主向来?#32654;?#24471;很,连嫡母和外祖一家都不放在眼里,何等的嚣张,怎么这一回却默不作声呢,不是太奇怪了吗?”

        “皇家的事情,谁知道啊!但话说回来,那燕王殿下真是生得俊?#25991;兀?#35201;是嫁给他,又做了燕王妃,的确一桩美事,?#21387;?#36830;永宁公主都动心了呢!”

        隔壁的花棚肯定想不到,这棚子如此薄,声音传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这个棚?#27704;?#30340;所有千金小姐,面色都是僵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先前那被挤兑的陆冰这会儿逮到把柄,扬?#22841;?#36947;:“真是,这些人说话就是刻薄,居然敢妄自议论皇家。也就是公主这样高贵的身份,才能配上燕王殿下,我们这些?#30452;杀?#24494;的,可是连想都不敢想。”

        九公主心想,这丫头嘴巴真是毒,这下子可是既挑拨了李未央,又刺激了永宁公主。谁不知道李未央原本的出身是什么样的,又有谁不知道公主夺了人家的婚事?陆冰这么说,摆明了说李未央出身卑贱不能与公主相提并论,又顺便挑拨永宁公主?#25307;?#25104;怒去对付李未央,真是唯恐天下不?#25671;?br />
        哪知李未央并未接受挑?#30130;?#20381;旧冷眼望着歌舞表演,一个字都没有,倒是永宁?#25104;?#22823;变。她竟然猛地站了起来,扬起?#32456;?#32473;了那陆冰一巴?#30130;?#38470;冰完全愕然,她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永宁,她?#36824;?#26159;想要让永宁公主去教?#36947;?#26410;央啊!怎么反而?#20146;?#24049;被打了一巴?#30130;?#22905;完全呆在那里,却听见永宁冷冷道:“你是什么身份,皇家的事情是你能随便议论的吗?”说着,她转身道,“给我去记下隔壁棚?#27704;?#38754;人的姓名和身份,明日我要将他们的言行禀报父皇,给他们一一治罪!”

        所有人的?#25104;?#37117;变了,从前永宁公主虽然有点矜持,高高在上的模样,却从未如此动怒过——不,或许有一次,那是李长乐在她面前演奏当年驸马才会弹奏的曲子,结果惹得她勃然大怒。

        这一回,她的大怒却显得没有什么道理。陆冰这话?#32622;?#26159;在讽刺李未央出身低贱,纵然永宁生气,也应该去对付她的情敌李未央,怎么会反过来给了陆冰一巴掌呢!他们哪里知道,永宁公主一直强行?#31181;?#30528;心头怒火隐忍不发,但此番在大庭广众下,陆冰主动提起这们婚事,永宁公主被挑动了心事,顿觉颜面扫地,再难容忍。当下把本来该针对李未央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陆冰身上。

        恰好在此时,李未央拂袖冷冷道:“我觉得乏了,先告退了。”

        九公主见她走,连忙也跟着起身道:“等等我,我同你一起走。”谁知李未央仿佛没有听到,自顾自地快步离去,九公主被晾着,一时哑然。

        李未央一路出了花棚,径直向花园内走去,她记得,这里有一个小门,出去便是直通外面的走廊,可以最快速度离开这里。这里的人,这里的事情,都让她觉得厌?#24120;?#37027;些欢声笑语,莫名让她觉得无比讨厌,真是一群不知所谓的人!

        然而在桥上,突然见到有人向她走过来,大手一挥,径直将她拉到一侧,李未央皱眉,却发现眼前的人一身红袍,正是今天晚上的新郎官。然而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在这里?

        月光下,拓拔真一身红袍,面容俊美,却只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道:“今天参加我的婚宴,你是什么心情?”

        李未央看他一眼,眸中冷笑,口中淡淡道:“殿下希望我怎么说,很伤心么?哈哈,这话我倒是敢说,你敢信么?”他真是想太多了,自己怎么会为了他伤心呢?她?#36824;?#26159;觉得那花棚里的人?#24049;?#28902;人,不?#22836;?#24212;酬而?#36873;?br />
        拓拔真的确是多想了,他看到李未央先行离去,第一个感觉就是她在嫉妒。此刻听她否?#24076;?#20182;冷笑一声,松了手,道:“和亲的事情——算是我棋差一?#23567;?#19981;,或者是我没有想到,元毓会多此一举,若非是这个蠢东西,你必定逃不出这个厄运。”

        李未央微笑:“?#36824;?#25105;嫁给谁,都不会?#36299;?#25105;的人生,谁能主宰我呢?”这话说得极为狂妄,却听到拓跋真笑道,“可惜,我原本打算在和亲路上制造点事?#21097;?#35753;你从世上彻底消失的。”

        哦,原来真在这里等着她。他心心念念的,都是希望她死在他的手上。这么扭曲变态的爱,还真是让人无法理解。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抱?#31119;?#35753;你失望了。”说着,她便要越过他,快步离去。

        拓拔真突然道:“李未央,我一直想问你一句话……”

        “什么?#21834;?rdquo;李未央转过头,唇角上扬,笑的刻薄,“三殿下要问,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拓拔真眸底闪过一抹痛色,道:“我一直都不明白,究竟是那里错了。”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三殿下,若是你肯就此罢手,我不会非要与你为敌的。”经过这么多事情,她发现自己已经不想再跟此人纠缠了,可他却还是步步紧?#30130;?#20174;不肯放手,非要跟她弄个鱼?#21171;?#30772;不可。

        拓跋真笑了,五官开始扭曲,一字一字砸下来,比冰雹更绝:“我不知道你最初的厌恶从何而来,可我就是犯贱,你越是厌恶我,我越是想要得到你。若非你从一开始就对我视而不见,我也不会注意到你。若非你处处对我冷漠,我也不会喜欢上你。现在你竟然对我说,让我就此放过你?”他目光冰冷地盯着她,“我知道你很聪明,但你不会有机会的,我不会放过任何一样我想要得到的东西,?#36824;?#20184;出什么样的代?#37048;?rdquo;

        李未央扬起眉头:“我以为,你上次所说,给我最后一?#20301;?#20250;并非开玩笑——”

        “?#21069;。?#25105;给过你机会了,所以不会再有其他的可能。我得不到,也不会让别人得到。现在你才说就此了结,太晚了。所以,未央,你没有任何后路……”

        拓拔真如一具石像一样一动不动的站了半天,最后,他深深地望了李未央一眼,目光似乎变得狰狞起来,却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大步离开。

        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有片刻之间,真的很困惑。她不懂,怎么世上的事情这样奇怪,从前她那样喜欢过的人,现在站在她面前说这些话,她竟然半点都不会感到心痛,只有漠然与厌?#22330;?#32780;他非要缠着她不放,这又是为了什么?爱吗?不,拓拔真其实谁都不爱,他最爱的人是他自己,他以他自己的痛为痛,以他自己的喜为喜,从未替别人想过分毫,所以,他根本不懂得爱。他知道的,只有掠夺,?#32456;跡?#21644;毁灭。

        李未央先行离开了婚宴,赵月早已?#24613;?#22909;了马车在门外?#20154;?#19968;路回来,她才发现都没有见到李敏德。赵月回禀道:“从庵里回来,三少爷说是有些不舒服,先行睡下了。”

        李敏德不曾为她等门,这还是头一次。?#30475;?#20182;都要看她回来才能放心去休息……李未央低声道:“叫了大夫没有?”

        赵月犹豫了一下,道:“三少爷不许。说是小毛病,睡一会儿就好了。”

        李未央不再多话,直奔李敏德的院子而去,一路上下人见是她来了,纷纷低头弯腰行礼,恭敬地不得了,甚?#33080;?#36807;对李萧然。赵月视而不见,但跟在小姐身后,却也觉得与有荣焉。

        赵楠守在屋子门口,似乎一脸?#23396;牵?#35265;到李未央来,犹如见到救星:“小姐,主子他——”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眼睛流过复杂的情绪,道:“?#19968;?#30475;着他的。”赵楠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可是主子不让任何进去。”

        赵月踩了他一脚:“小姐是任何人吗?”赵楠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李未央已经推了门进去,赵楠连忙把门掩上。

        屋?#27704;?#26159;漆黑的,好像没有人在,李未央点上蜡烛才发现,李敏德蜷缩在床上,整张脸都是一种可怖的煞白,嘴唇的颜色也很吓人,她皱眉,快步走了过去。

        他弯着腰,右手抵着胸口,冷汗开始从额头往下掉。

        李未央摸了摸他的额头,烧得滚烫,她下意识地看了他的胸口一眼,竟然发现湿漉漉的,伸手一摸,摊开手,在烛光下是一片鲜红。他这是怎么了?李未央掀开他的外袍,意外发现他胸前的伤疤竟然裂开了。怎么会这样,距离上一?#38382;?#20260;都这样久了,她以为他已经痊愈了才是,竟这样突然——她突然想到,在那次赶到别院?#20154;?#30340;时候,他的胸前隐约有血渍,难道那个时候,他的?#19997;?#23601;已经裂开了。

        他此刻汗水涔涔,身体不?#21916;?#25238;,可能是因为高烧的?#20498;剩?#20182;开始周身?#20223;危?#24178;呕了几口,却吐不出来什么。李未央快速站起来,向外面大声道:“快去叫大夫来!”

        赵楠听见,应了一声,加快脚程去了。这时候,李敏德的?#25104;?#24050;经白得骇人,李未央喊他的名字,都没有用,她只能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他折腾,看着他受罪。

        李未央轻声唤道:“不要睡,敏德,醒一?#36873;?rdquo;她担心他这?#27492;?#19979;去会有危险。

        但是李敏德没有?#20174;Γ?#19981;知道是否彻底失去了意识,李未央?#23396;?#22320;握着他的手。直到大夫赶到,替李敏德重新包扎了?#19997;冢?#24182;且再三保证他没有大碍,?#36824;?#26159;?#32558;丝?#35010;开了,李未央才放下一直悬着的心。

        一整晚,李敏德都在发高烧,?#25104;?#24494;青,不停抽搐发抖。

        李未央吩咐丫头煮了稀粥,熬了药,?#26085;?#20123;都?#24613;?#22909;了,他正好醒了,却还是痛得神志不清。

        “冷……”他哑着嗓子说。

        他浑身滚烫,李未央用厚厚的锦?#35805;?#20182;裹上,小心翼翼地把他扶着半躺在怀里,哄着说:“喝了药就好了。”

        他昏昏?#33080;?#30340;,没有理她,只是径自说着:“未央……我?#32654;?hellip;…”

        他在她怀里,虽然面色很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却一如既往的俊美动人。

        “?#32654;?#21834;……?#32654;?hellip;…”他还是絮絮?#21702;?#22320;说着,有点像个迷路的孩子见到了亲人,茫然而委屈。这两年,她在他的?#25104;?#24050;经见不到稚气,但此刻,她赫然发觉,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变过,一直这样依赖着她。

        她轻声道:“我知道,喝了药,马上就好了。”随后吩咐一旁的丫头把他扶住,她一点一点地用勺子把粥和药都给喂了下去。她的手是凉的,就特地吩咐人去打了?#20154;?#28982;后用?#20154;?#28201;了帕子,替他擦掉额头上的冷汗。

        喝了药,他靠在枕头上,表情渐渐地没有刚才那么痛苦。

        李未央站起来,他却突然握住她的手:“未央,别走……”

        李未央看了一旁的丫头一眼,一个个都是敛息屏气,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李敏德这里的丫头,全部都是他的心腹,李未央叹了口气,重新坐下来:“我不走。”

        他像是听不懂,只是拉着她的手,再次重复了一遍:“别走。”

        李未央看着他,心里莫名就有了点心疼,忍不住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只?#21069;?#26446;敏德盖好被子,然后坐在他旁边看他的睡?#22330;?br />
        过了一个时辰以后,他的?#25104;?#32456;于好了许多,嘴唇?#19981;?#22797;了一些颜色,眉头微微舒展,疼痛和难受似乎也没有刚才那样?#29616;亍?#30475;着他垂下的发丝,李未央伸手,想要帮他把一缕掉在?#25104;?#30340;头发拨到旁边。可是?#20154;?#30340;手伸到一半,突然就顿住了。

        既然不能付出同样的感情,就不要给他期待。

        她?#20146;永?#26159;不打算再嫁人的,所以她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甚至不在乎别人的感情。对人?#27704;?#37117;是客气有余,却没有真正的亲近。

        就像是拓跋玉向她表白,她也直截?#35828;?#30340;拒绝了。他只是结盟者,不是恋人。她的心,也?#27704;?#27809;有被那个人拨动过。她帮助拓跋玉,同样也利用他,他自然一样。但除此之外,他们之间不需要再有什么其他的关联。?#36824;?#26159;过客而已……

        她冷漠的看着每一个人,从没想过在谁的身上?#32784;?#20160;么感情,也没想到会和其中一个发生什么关?#25285;?#26356;没想到以后会爱上谁。可是,敏德……李敏德……不,他的真名应该叫元?#25671;?br />
        他总是锲而不舍地跟着她,追随她,帮助她,甚至舍弃了他自己的人生。她有时候会不禁想到,若是她真的和他在一起,又能生活多久呢??#20154;?#21040;了三十岁,美貌逐渐衰退,他还会这样爱她吗?或者,她到了五十岁,连智慧也慢慢减弱,甚至逐渐变成了平庸的妇人,他能保证不爱上别人吗?到那个时候,她可以甘心吗?

        不,她不甘心。若是她真的缠上他,可能他一辈子的人生她都要牢牢控制着,任?#38382;?#20505;都绝对不会允许她自己的夫君对其他女人宠爱备至,因为她就是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

        她一直是这样想的,也一直是这么做的,可是九公主?#30475;?#25509;近敏德,她会莫名其妙的不开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很明白,因为占有欲作祟,她的占有欲太过强烈,便是亲人也好,她都不允许对方离开他,或者重视别人更胜于她。

        可是现在,看到这样的敏德,她突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他?#25954;?#21916;欢谁,娶谁,跟谁终老,哪怕不再记得她这个人,都没什么关系。她更希望,这个一心只想着她的人能?#36824;?#24471;好。

        “敏德,对不起,如果在我身边让你总是受伤,离开我的话,?#38405;?#25165;?#20146;?#22909;的。”她轻声地道。

        ------题外话------

        小秦:再让我写感情戏,直?#30001;?#20102;我吧(⊙o⊙)…

        编辑:赐你?#38647;鎩?br />
        小秦:,>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24425;?#23545;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中国福利彩票华东联销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 澳门时时彩正规平台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幸福彩大乐透推荐号 时时软件编写 今晚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 口袋棋牌下载安装 老时时360冷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