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54 藏污纳垢

    庶女有毒

    154 藏污纳垢


        五月初五,三皇子迎娶安国公主的婚礼成为京都的一件大事。自城门到宫城的街道上,早已张?#24179;?#24425;。越西皇帝派人送来无数礼物和金银珠宝,足足有五百担,看花了所有人的眼睛。为了让爱女极尽荣耀,裴皇后特地送了一座金玉打造的轿子,抬的时候需要十六个人,排场甚至超过了大历皇后的銮驾。尽管如此,大历皇帝还是给了特许,恩准安国公主使用这花轿。这可是大历开国以来,十分少有的恩典了。

        按照规制,三皇子拓跋真从刚刚重新修整过的三皇子府出发,在众人的簇拥之中,前往宫中迎接安国公主。因为驿馆过于平常,安国公主不满意,大历皇帝便发下话来,允许她进入宫中待嫁。马?#26377;?#33267;宫内,也依旧一直往前,并未停下,一直走到崇文殿前,拓跋真下马,向殿上遥遥叩拜。崇文殿内,皇帝和皇后正坐着,面上带着微笑,挥手让他们继续前?#23567;?br />
        安国公主身份特殊,皇帝特意选了十名大历出身显赫、身份高贵的女子伴嫁,一直从早晨时梳妆开始,到晚上结束为止。李未央也在这十人之中,而?#36965;?#36824;是身份最为贵重的,太后义女。

        安国公主坐在镜台之前,身上穿着正红色的礼服,蝴蝶襟袖,珊瑚盘扣,衣摆上绣出漂亮的凤凰花纹,价值连城的?#23376;?#29615;佩用一根碧青的丝绦结着,垂下三寸长的流苏,看起来艳色逼人。

        铜?#30340;冢?#21360;出她身后十名美貌女子的影子,然而她谁也不看,却?#30343;?#30447;着其中那个,不言不语、面色沉静的李未央。随后,安国公主轻轻笑了起来,李未央,拓跋真?#19981;?#20320;又如何,他今天要娶回来的可是我,是我呀!

        正在此时,外面的太监已经高声叫道:“迎亲!”

        时辰到了,立刻便有喜娘来为安国公主盖上喜帕,她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举动,反而主动走过去,拉起李未央的手,怯生生道:“皇姑姑,我可以这样叫你吧。”却是一副十分亲近模样,别人若是不知道,还以为她和李未央感情很要好。

        她那一只纤细的手指,紧紧握住了李未央的,渀佛快要陷进她的皮肉之中,李未央神色沉稳,微笑道:“当然可以。”

        安国公主神色不安,像是寻常的新娘子:“请你亲自送我上轿,好不好?”送新娘子上轿,当?#30343;?#35201;喜娘来做,她这样说,倒真的像是因为不安,才需要熟悉的人陪伴,旁人也并没有特别留意。

        李未央看起来似乎没察觉到安国公主的心思,笑道:“公主,请。”

        安平郡主亲自送了新娘子出门,走到门口,安国公主却压低声音道:“李未央,我知道拓跋真?#38405;?#21313;分心爱。”

        李未央面不?#32435;?#25552;醒道:“公主,小心脚下。”

        安国公主冷笑一声,道:“可是如今我是他的王妃了,而?#36965;?#20320;一辈子都要做老姑婆。”

        李未央渀佛听不懂,?#30343;?#26580;声道:“公主,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这时候要如厕,可不太好啊。”

        后面的人听了这话,立刻传来窃窃?#25509;錚?#38388;或有人窃笑不?#36873;?#26032;娘子这时候若是要出恭,岂不是丢人死了。安国公主心头恼恨,看来对方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睛里,简直是可恶至极!她加重语气道:“好,你等着瞧吧!”

        李未央却已经将她的手交给了一旁的喜娘,道:“公主,好走。”

        喜娘搀扶着安国公主上了那辆金玉做成的耀眼马?#25285;?#25299;跋真骑着高头大马,?#31283;?#33521;俊,看起来叫人觉得不敢直视,李未央?#23545;?#30475;着,却是冷笑。这门婚事,可真是有意思啊。

        就在此时,一人从旁边的走廊上过来,李未央身后的人全部都向来人行礼:“公主。”

        李未央回头一看,却是永宁公主站在她?#32435;?#21518;,正一脸微笑地望着她。李未央挑起眉头:“公主马上就要?#25226;?#20102;吧。”在三皇子府,晚上还要通宵达旦的大宴宾?#20572;?#27704;宁公主作为主宾,现在应当已经去?#25226;?#20102;,怎么还会留在宫里呢?

        永宁公主?#25104;细?#29616;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道:“哦,我?#30343;?#26377;几句话要和你说。”说着,她上来扶住李未央的?#30452;郟?#33258;然而然地与她一同向外走:“我知道待会儿还有机会见到你,?#30343;?#23454;在等不到晚上了,你知道,今晚?#25226;?#21518;我便要去越西,而且此去,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回到这片故土来了。”

        李未央虽然面上带着笑容,可心中却觉得奇怪,她和永宁公主的关系?#36824;?#27867;泛,永宁对她的态度是从她做了郡主开始才变得平易近人,之前,这?#36824;?#20027;曾经在宫门口帮助她摆脱了蒋华,但?#19988;彩?#22240;为公主本身?#36234;?#23478;人的厌恶,并不是冲着她李未央本人而来。与九公主的真心相待比起来,永宁公主显得要平淡许多,她没有自恋到觉得永宁公主在出嫁之前有什么非见自己不可的必要。但她口中却道:“公主还是可以回来省亲的。”

        千山万里回来省亲?永宁笑了笑,道:“之前倒是有先例,若是父皇千秋万代,这还有可能,但他最近?#25913;?#36523;体也不好了……”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笑道,“说实话,将来若是太子登基,?#20540;?#24635;是不比亲生父亲的,不会再想到我了。”所以,她现在全部的依靠就?#30343;?#19979;元毓。公主?#32435;?#20221;可以保障她的王妃地位,但是元毓,却能保障她下半辈子的人生是否快活。

        “听说公主选了不少美貌的宫女,此次一同远赴越西。”李未央轻声说道。

        永宁公主一怔,面上掠过一丝难堪?#32435;?#24773;,可是很快释然道:“等你到了我这个年?#20572;?#23601;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李未央笑了笑,不予置评。

        永宁公主像是掩饰什么一般地解释道:“?#36824;还?#20320;嫁给谁,你都不能避免这样的命运不是吗?你总是这样刚强,我早就想要劝?#30340;?#20102;。哪怕是从前的驸马,我也主动为他纳妾,这才是为人妻子之道。”

        原本永宁公主嫁给驸马,二人新婚之?#21097;?#33258;然有说不出的柔情蜜意。此后半年之中,驸马对她的爱情逐渐冷淡下去,原因十分简单,?#20154;?#24180;纪小的弟弟们都有了子女,偏偏公主的?#20146;?#22312;成婚半年后都没有动静。因为心?#20445;?#20844;主和驸马便接连招了无数大夫,这才发现公主天生身体孱弱,实在很难生下子嗣。看到驸马郁郁寡欢的模样,永宁公主主动送给他四个婢女晚上侍寝。按照大历的律法,普通男人可以娶妻纳妾,可?#20146;?#20026;皇帝的女婿,驸马是不能随便纳妾的,但公主想让婢女侍寝,?#32486;?#23601;简单得多。随后,其中一名婢女果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女,驸马念及公主的恩典,便与她越发恩爱了。虽然后来应国公府罹难,这一双儿女也没能逃脱厄运,但这件事情,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同样的,所有人都夸赞永宁公主的识大体,包括高高在上的皇帝,?#24425;?#22914;此。

        所以永宁公主现在广选美貌的宫女一同和亲,根本目的有两个,一部分送给元毓,笼络夫君的宠爱,另一部分则是送给越西的大臣,站稳脚跟。看,这就是皇帝放心让她和亲的根本原因,她跟九公主的年纪不同、阅历不同,很容易便会接受自己的新生活,并且努力让它变得更加顺风顺水。若是换了九公主,现在怕是只会哭闹不休,以?#32769;?#36924;了……

        李未央?#32435;?#24773;虽然在笑,可永宁发现了她的不以为然,不由?#32420;?#35821;气道:“男人么,总是如此的,若你将来嫁了人,被逼着给他纳妾,还不如你自己主动一点,大度一些。”

        这话跟重生之前的李未央说,她必定会深以为然,可是现在说……抱歉,如果男人娶了新人,在她看来等同于那个男子背叛了自己。真的到那个时候,她情愿做寡妇,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人背叛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将来娶李未央的人,未必会过得如普通男人这样逍遥自在。当然,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话——李未央的笑容越发温和:“公主与我说这么多,可最要紧的话,还没有说吧。”

        永宁公主一愣,随即面上略过一丝异色,快得几乎让人无法察觉,她顿了顿,才微笑道:“也没别的事,?#36824;?#26159;想要请求你在我走后多多照顾太后,还有九妹是个不懂事的,也希望你能看顾一二。”

        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37117;?#30340;女儿会关心亲人的健康幸福,也并不奇怪。可李未央就是觉得奇怪,虽然从前的永宁公主对自己总是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可却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样,态度里面隐隐藏着一丝内疚。这种内疚并不明显,可李未央还是察觉出来了。

        永宁公主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吗?李未央很肯定,没有,不但没有,这件婚事说到底自己反而利用了她一把,借了她来脱身。当然,李未央是不会内疚的,她没有这种情绪,你皇家可以命我和亲,我就不能算计你们吗?再者李敏德先将元毓丢上了永宁公主的床,回头才告诉了她,也并不能算她知情不报。既然如此,永宁到底为了什么内?#25991;兀?br />
        或者,她是为了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内疚——李未央是何?#21364;?#26126;的人,她在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却听见永宁说道:“其?#25285;?#25105;?#26377;?#24213;里很感激你,因为你把这姻缘让给了我,虽然这?#38405;?#26469;说算不得什么好姻?#25285;?#20294;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个从来不敢想的机会。”

        李未央静静听着永宁公主的话,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她面上的笑容却是一如既往:“公主何必谢我,这都是老天的安排。”她原本也没想要促成这桩姻?#25285;?#25110;者说,她没想到元毓如此无耻,居然真的同意。

        永宁笑道:“时辰不早了,咱们快去?#25226;?#21543;。”

        李未央瞧了她一眼,道:“未央自当?#29992;?rdquo;因为有了永宁公主的銮驾,李未央便没有改坐自家的马?#25285;?#24453;原本宫中伴着新娘子的其

        他九位小姐都启程后,?#30343;?#19979;李未央坐着永宁公主的銮驾,一起驶出了宫门。

        出了宫门,永宁公主变得异常沉默,外面的阳光透过车帘透进来,照得她一张面孔隐隐发白,李未央看在眼里,微微摇了摇头。公主的銮驾一路向东走,很快出了东冠门,李未央明明察觉到了不对,但她却一言不发,?#30343;?#30475;着永宁公主。永宁公主被她看得?#25104;?#21457;烫,不得不低下头去。

        等公主銮驾走到一处寂静处,突然停下,却有一人来掀开车?#20445;?#35328;笑晏晏:“安平郡主,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李未央瞧着他?#32435;?#22411;步态也认出来了,原来是燕王元毓,只?#36824;?#20182;改头换面,除了锦衣玉冠,换上普通衣衫,又特意戴了斗?#36965;?#25171;扮得像是一般商客。元毓掀开了斗笠上的面纱,露出一张春花秋月也难以比拟的?#26216;住?br />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燕王殿下骗女人的本事,天下你?#31995;?#20108;,怕是没人敢?#31995;?#19968;了。”

        元毓善笑,一笑起来,他的眼、他的?#22330;?#20182;的人,无一不带着笑、无一不带着春意,这种男人最擅长迷惑女人,尤其是那种?#22841;?#23490;寞太久,等待着他来滋润的女人。李未央总算明?#23376;?#23425;公主为什么内疚了,因为她答应了眼前这个男人将自己骗来此处。而?#36965;?#36824;特地?#24895;?#36213;月带着马车返回李府。

        “我以为,总算还需要费一番功夫,你才会乖乖上当,却没想到你居然这样容易相信永宁。”相信女人的友谊,这样愚蠢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简直太不像你了李未央,元毓的眼睛?#32622;?#26159;这样说的。永宁公主这样的女人,寂寞太久了,他?#36824;允?#23567;计,便让她上了?#22330;?br />
        李未央也没有回头望永宁一眼,?#30343;?#28129;淡道:“公主毕竟是个女人,是女人?#31449;?#23601;有弱点,会被你欺骗也不是不可能的。”

        谁知永宁公主却辩驳道:“元毓不是这样的人,若非李未央你?#20154;?#35745;他,他也不会来求我帮忙!”

        李未央猛地回头:“我算计他?”她随即看向元毓,“你告诉永宁公主我算计你?”

        元毓微笑,道:“难道不是吗?我奉母后的命令来寻找皇弟,你明知道他的下落却?#30333;?#19968;无所知,这也就罢了,居然还伙人将我痛打一顿。我不报这个仇,怎么安心回到越西去。”

        永宁公主不忍道:“李未央,你不要怪我,我?#30343;?mdash;—”

        你?#30343;?#24515;?#26159;?#24895;地被元毓欺骗,明知道他说的不是事?#25285;?#21364;还要把我骗来这里让他出气,可见这张漂亮的?#26216;祝?#26377;多大的力量,竟然能让一向矜持出了名的永宁公主都豁出去帮忙。李未央冷笑一声,目光清冷如雪:“那么,你要如何报复我呢?把我也痛打一顿?”

        元毓却没有看她,只?#36824;?#36731;声?#20154;?#20102;一声,道:“永宁,你先回去吧,我和这位安平郡主有一?#25910;?#35201;慢慢算。”

        李未央被逼着下了马?#25285;?#38543;后看向永宁:“你真的要为了一个男人,做违背自己?#22841;?#30340;事情?”

        永宁一愣,看了看李未央,又看了一眼元毓那张色如春花的面孔,?#31449;?#21676;了咬牙,道:“你别怪我!人都?#20146;?#31169;的,我只能帮着自己夫君!”

        夫君?还没有嫁过去就这么说,可见元毓果真在最短时间内讨好了永宁公主,让她对他死心塌地了。李未央不再多言,冷笑了一声,永宁,我给过你机会,这一路上,你都有机会反悔。可是你没有,你情?#36212;?#21161;这样一个男人,明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明知道落入他手上必定有很惨的下场,你还?#21069;?#25105;送来了。这样,你曾经对我的帮助,也就一?#20351;聪?#20102;。

        永宁公主最终命令马车夫调转马头,向城内行驶而去,她还要去?#25226;紓?#32780;且要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元毓笑了起来,笑容带着恶意:“现在,李未央你还是落入我的手中了。”

        李未央瞧着他,目光专注,犀利,果?#36965;?#26080;惧,眼睛里最多的情绪却还是嘲弄,元毓心头火起,几乎要一巴掌扇上去,可却不知道为什么,对上那双眼睛,莫名有点胆寒,他怒声道:“把她押进去!”

        元毓早已准备了另外一辆不起眼的乌篷马?#25285;?#38543;后乘坐这马车又走了半个时辰,?#37027;?#21629;人将马车换成指定的小船,由京都城外的内湖换乘小舟,并将小舟划入一早指定的柳荫僻静处,再重新舍舟登?#25285;?#19981;显山不露水地,便将所有可能注意到这马车的人给甩掉了。

        李未央透过马车的窗帘向外望去,不由冷笑起来:“燕王这回可是算无?#24597;?#21364;不知你是要将我送往何方呢?”

        燕王大笑,道:“你别?#20445;?#21040;?#35828;?#26041;你自然知道。”

        李未央瞧马车越来越往僻静之处走,竟然到了一处全然不认识的所在,却也并不慌张,?#36824;?#28129;淡一笑,竟渀佛没有放在?#32435;稀?br />
        燕王以为她故意?#30333;?#38215;定,冷笑一声,道:“外面押车的是我六名暗卫,你无论如?#25105;?#19981;能逃?#36873;?#32780;这一回我准备充分,李敏德再也无法追踪而至。李敏德越是心爱你,我越是要让你过的悲?#36965;?#36825;样才能消除我心?#20998;?#24680;!你也不要怪我心狠手?#20445;?#25105;这是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而?#36873;?rdquo;

        李未央失笑,公道,他向自己讨公道?那她的公道去向谁讨?人心尔虞我诈,唯有心如铁石才能永立不败之地。正因为这些人总是苦苦相逼,所以她可以无?#28014;?#26080;?#28014;?#26080;亲、无故、无爱、什么都没有,却惟独不能没有一副狠毒的心肠。

        李未央慢悠悠地道:“你不必向我解?#20572;?#25105;也不想听。人人都有自已的道理行事,人人都有自身的隐痛悲伤,你能成功,便是赢?#36965;?#20320;若失败,也不该有什么怨尤才是!”

        她这话意有所指,元毓一时不能理解,不由皱起眉头。

        终于到了一处隐蔽的所在,?#23545;?#30340;见有一丛海棠花,开得异常热?#36965;?#20803;毓?#24895;?#20154;停了马?#25285;?#24452;直跳了下来。李未央不用他派人来请,便自己下了马?#25285;?#21364;见到那庙门上面的匾额,写着观音庵三个金字,却是铜环双掩,寂静无声。她举目四望,周围的确有几处村庄,却少见人走动,这都是寻常,看不出什么异样。

        元毓微微一笑,?#24895;?#26263;卫上前敲门,便很快有一位女尼出来,年纪不大,只有十四五岁,却生得十分美貌,她上下瞧了瞧元毓,笑道:“公子找谁?”

        不叫施主却叫公子,李未央冷笑了一声,这女尼倒是古?#20540;?#24456;。

        元毓道:“莲座通幽处,还须?#22971;捓福?#26524;然好地方,我找你家师太。”

        尼姑原本还有警惕之色,见他说出这两句,便将门开了一半儿,笑道:“请公子稍待片刻,我去将她唤出来。”

        不多时,便见到观音庵中走出一个年纪稍大些的女尼,李未央看她一身尼?#38376;郟?#21364;更显得眉目秀丽、身腰不盈一握,那尼?#38376;鄯置?#36824;是修改过腰身的,李未央的视线落在她的脚上,只见尼?#38376;?#37324;,正露出一双尖削削的红色绣鞋,映衬着灰?#20284;?#30340;袍子,分外娇艳,却是格格不入。

        李未央不觉心中一动。那尼姑笑道:“早已久等了。”说着打量了一眼李未央,看她面容秀丽,?#25104;先?#30528;薄薄胭脂,更显得钏影珠光,炫耀眼目,不由点了点头,笑得花枝招展,说:“这位便是新来的信徒吧,真是个美人儿,快请进来。”

        李未央从来没有听说过京都郊外有这样的尼?#20813;鄭?#21487;是此刻见元毓神情,倒像是已经来过,且与这女尼十分熟悉。元毓点点头,跟着女尼进去,李未央站在门口不动,却有一把长剑抵着她的腰。这一回,元毓显?#30343;?#21160;真格的,若是她不从,便是直接要她性命了。李未央微微一笑,并不多言,跨了进去。

        这座观音庵刚刚走进去还是佛殿,正面佛堂供奉神像,佛前灯火香烟,红鱼青磬,纤尘不染,李未央看了一眼,有几个人在礼佛诵经,却是头也不抬,十分虔诚模样。转入左门,便是大厅,有几张普通的桌椅,虽?#36824;?#26420;,却十分简陋。谁知那女尼一路引着,竟然一直往内深入。元毓并不回头盯着李未央,他知道,自然有那些暗卫负责将李未央一?#36153;?#30528;进去。

        从大厅过去,便是内?#28023;?#26446;未央见到几个年轻的尼姑,穿的是轻纱软?#27169;?#39321;风扑鼻,笑语迎人。转过侧边,进入了一间屋子,却是?#38590;?#28165;净,一尘不染,屋子里摆放着书桌、琴台、卧床、美人?#21073;?#37117;是精雕细镂的酸枝或紫檀,极其名贵。女尼停下来,笑道:“便是这里了。”她话还没说完,李未央却见到那元毓丝毫也不避讳他人,竟然?#37027;?#30340;将手伸至那女尼胸口抚摩。女尼一笑,用手指刮在他?#25104;希?#32670;他道:“公子是冷了吗?把手放在?#19968;?#37324;温着也好。”

        到了这个地步,李未央若还不知道此为何地,那她真是?#20498;?#20102;。

        大历的“美人所”有四种,第一种便是城内的青楼,一般是在城内主要道路的旁边开一巷子,弯弯?#23637;?#26354;径通幽之后,眼前豁然一亮,便是青漆高楼,红漆大门,门外杨柳依依,流水潺潺。护院侍女迎立两旁,内里常常是里外三重,庭院深广。厅?#29467;?#38498;之间往往布置有花卉怪石,水池游鱼。室内的?#24459;?#26356;是精致,琴棋书画,笔墨纸砚,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名人的落款题?#20540;?#31561;。客人们到了以后,便是奉上清香鸀茶,清醇美酒,清淡菜肴,配上色艺双绝的姑娘,莺声燕语,款款待?#20572;?#21482;?#36824;?#36825;种地方,接待的都是达官贵人,儒雅?#32435;?#20154;和武将,以?#23433;?#24773;过人的当红书画名?#36965;?#21313;分风雅,绝对让人无法联想到青楼的。

        第二种便是普通的?#34850;岡海?#36941;布大街小巷,专门为寻常的客人服务,姑娘们也比第一等的青楼要差许多,去了以后便是直接找可心的姑娘,?#30343;?#19981;要想听曲子?#24863;?#20107;了。第三种便是下等的妓馆,接待最下等的贩夫走卒,一条板?#26102;?#21487;接待无数客人,实在?#21069;乖?#19981;?#21834;?br />
        要是这三样都不?#19981;叮?#36824;有更有趣的,那便是尼庵,同样可以设筵宴?#20572;?#33636;素皆?#31119;?#20134;能?#38405;?#20316;妓,尽情风流。唯一不同的是普通的秦楼楚馆,只要你有钱有势,一般随时能作入幕之宾,而尼庵则必须有一等权贵介绍,打好交道,才有机会进去。

        尼姑为佛门弟子,应与尘缘隔绝,四大皆空,可却并非如此。有些尼姑见到那些?#36824;?#20154;家的风流寡妇,或是姬妾,尼姑便与她们来往。若是寡妇,劝说她们皈依莲座,超度亡夫;倘若是美貌的姬妾,知道她们失宠,则邀请她们常驻佛堂,借静养以消磨岁月。实际上却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做了这种牵线搭桥的勾当。当然,这里是尼?#20813;鄭?#36824;有一些小女孩被自幼送进来,表面是收为徒弟,教她们诵经礼佛,应付?#25442;?#35946;门的打斋法事,暗地里训练她们应酬交?#30465;?#29486;媚取宠,等长大了,便教她们接待客人。

        前朝这种地方多得是,可是今上最为厌恶佛门沾染?#35828;?#27745;秽,下旨大加清除,原本连李未央都以为,这地方已经在京都绝迹了,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

        她冷笑一声,道:“原来你把我送来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怪不得又是乘船又是换?#25285;?#23436;全都是在避人耳目。”

        元毓回头,一双称得上美丽的面孔带了一丝恶意的嘲讽,道:“原本我是打算将你送到那下等的娼馆,一间?#38745;?#26842;,一个?#20040;玻?#29978;至没有床只以烂席垫地,让你一天接上几十个客人,晓得得罪我的下场!?#30343;?#37027;种三教九流的地方太容?#22918;?#38706;,一个不小心?#32654;?#25935;德或者七皇子查到,我反而不便,所以便将你带来这个地方交给红姑,红姑,你可要好好招呼她才是!”

        那女尼笑,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李未央,曼声道:“既?#30343;?#20844;子交代下来,我自当照办就是!?#30343;?#19981;知道您要她接什么样的客人!”

        元毓冷笑一声,道:“第一个客人自?#30343;?#25105;,以后么,则?#20146;畎乖?#26368;下等的客人!最好是那些瘸腿的、瞎眼的、癞子头!对,乞丐也好啊!”

        红姑失笑,道:“公子可真是为难我,我这里来的都是达官贵人,哪里去找那种客人!?#37550;?#22905;——”

        李未央冷笑,看着眼前的美貌尼姑,摇?#36820;潰?ldquo;你还真是大胆,居然要留下我卖笑么?你可知道我是谁?”

        红姑笑道:“管你是谁,只要进了我这里,便是小尼姑。我这里接的都是熟?#20572;?#20174;无外人,纵然叫人认出你来,我?#36824;的?#26159;个疯丫头,仗着容貌相似随便乱认的,有我作保,别人怎么肯随便相信你是谁呢?再者说,地位越是高贵,人家与你一夜风流,便越是快活,事后谁肯到处宣扬,岂不是祸害了自?#22909;矗靠銮?mdash;—”她把一双风流美目望着元毓,道,“?#37550;?#25105;又不?#25285;?#24590;么会让你见到能够认出你的人呢?”

        “可是我不愿意,谁也无法强迫我。”李未央目光冰冷地在红姑?#32435;?#19978;流连。

        红姑被那冷冰冰的眼神看得身上有点发毛,?#20174;?#26263;笑自己见?#35835;?#22810;少不愿意最后变成愿意的姑娘,她微笑道:“小姐怕是不知道,我们对于拒绝接客的女尼,轻则捆吊殴打,剥去衣裳用火棒烙肉,重则将其手足捆绑,放了猫儿进去,扎紧裤脚,然后?#22303;?#25171;猫,猫在裤内被打得狂跳?#26131;ィ?#20351;她皮破血流,痛苦到极点。啧啧,所以再强硬的姑娘,到了我手里也只能乖乖听话。瞧你细皮嫩肉的,怕不是也想要尝一尝这滋味吧!”

        李未央听了,?#30343;?#36731;笑了笑,?#33050;?#37027;一丝笑意竟藏了锐利的嘲讽,红?#20204;?#20102;不免觉得诡异。

        元毓自顾自得在一旁坐了,那红姑见状,便拍了拍手,立刻从门口闪出一个妙龄的女尼,手上捧着精美饭菜、酒水,来桌上放了,过一会,又取出些蜜饯、瓜子、点心碟儿,?#33722;?#25918;着。那妙龄女尼见了元毓便是磨磨蹭蹭地不肯走,却被红姑狠狠啐了一口,将她赶了出去,随后红姑转身坐在元毓的腿上,一派亲热模样。

        元毓大模大样地看着李未央,一副胜利者的礀态:“坐吧。”

        李未央面上微微一笑,却没有一丝恐惧,径直坐在了他的对面。

        红姑奇怪道:“这小姑娘倒是奇怪的,往年我这也来过不少有钱人家的小姐,却没有一个如她这般冷静的,倒像是来?#38556;?#30340;。”

        李未央不急不?#28023;?#22768;音清幽道:“我可不就是来?#38556;?#30340;么。”

        元毓哈哈大笑,抱紧了红姑亲了一口,恣意调笑道:“你懂什么,她这个人最会装模作样,待会儿喝了酒,咱们三人一起好?#32654;?#19968;乐才是!”红姑一听,眼睛不自觉往内?#20381;?#22836;那张床望去,李未央瞧了一眼,便见到那张床榻是雪白帐子大红?#35782;睿?#24202;上也叠着两幅锦被,看起来无比风流蕴藉。

        元毓看李未央神情这样镇静,心?#32321;?#20687;是火烧。李未央这个死丫头,竟?#20976;?#35745;他娶了永宁那老女人,看到那张老脸都要呕吐!让他这样灰溜溜地回到越西去,实在是不甘?#27169;?#20182;的百般手段在永宁那里又重振雄风,现在不由怀疑,不?#20146;?#24049;的手段失灵,而是李未央实在不是个女人!下意识地将目光移到李未央的胸部,他推开了红姑,向李未央勾了勾手指头:“过来。”

        李未央笑了,坐在原地没有动。元毓冷笑一声,难不成她还以为他会像上一回那样不加防备吗?!他可再也不会给她机会?#30340;?#20123;话了,他立刻站起来,走到李未央身边去。其?#25285;?#20182;早可以在马?#36947;?#30452;接?#32536;?#22905;,但他毕竟出身高贵,跟那种见色起意的无耻之徒还是有所区别,至少他要一个女人通常都是心?#26159;?#24895;的,难?#38376;?#19978;李未央这样的,他也非要施展百般手段,让她先服了自己,再好好享受俘虏的味道。

        说到底,他和拓跋真等人一样,?#20146;?#37324;还是有皇室子弟的傲气。李未央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并不怕他在马?#36947;?#20081;来。然而现在,他显?#30343;?#35201;行动了——李未央?#25104;?#30340;笑容更甚,竟然主动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就在元毓的那只缺了一根手指的手快要碰到她的袖子的时候,才慢慢道:“这是裴后在越西的真正据点吧。”

        那声音好像来自天?#20998;?#22806;似的遥远,元毓的瞳孔在那个瞬间收缩了一下,他的手渀佛也停在了半空中,声音艰涩:“你说什么?”

        李未央微笑,古井一样的眼睛带着一丝怜悯:“这里,是裴后在大历最重要的据点。”

        这一瞬间,元毓的?#25104;?#21464;了,他的?#25104;?#26174;得十分苍白,似乎透着青色,她怎么会知道!他明明掩饰得很好!他这般反复计算,极耗心力,忍不住又是一阵血气翻涌,怒声道:“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李未央晃了晃手中的茶杯,道:“之前敏德花费了不少心思,都找不到裴后在大历的据点在哪里,反倒让他们传了不少消息出去,所以我也在想,这地方究竟是在哪里呢?秦楼楚馆,其实我们是查过的,这?#20146;?#22909;的传递消息的地方,?#19978;?mdash;—足足查了半年,却没有查出什么名堂。?#21069;。?#25105;再聪明,也不会想到你们舍弃了热闹的秦楼楚馆,选了这一处如此妙的地方。”

        越西人要在大历得到情报,首先要做的就是与大历的权贵打通关节,至少要尽量拉近彼此的距离。然而大历一朝等级森严,礼仪众多,?#21543;?#20154;根本无法亲近了解,但到了秦楼楚馆,事情就大不一样。大家无论在外面有什么地位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只有一个身份,就是来嫖。再加上训练有素的风尘女子,往往察言观色的本领一流,自然对客人之间的种种突发情况应对自如,最后做到宾主尽欢。所以很多查探消息的,传递消息的,求人办事的,在秦楼楚馆往往能?#20976;?#21040;渠成。所以,李未央?#29992;?#24503;第一次遇刺开始,便秘密寻找这批越西人的据点,意图将越西在京都的势力连根?#32441;穡?#22905;第一个派人查探的便是京都大大小小的青楼,却始?#25214;?#26080;所获。而今天,她才知道原来这外表清静的尼?#20813;?#37324;头,竟?#30343;?#36825;样一个藏污纳垢的所在。

        裴皇后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

        元毓瞧着她纤细十指摇着茶杯在自己眼前晃动,心底顿时乱得如冷水入沸油。

        红姑却惊讶,收了面上轻浮之色,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李未央瞧见那两人杯中茶尽,微微一笑,竟再次添上一些,作了一个请的礀态,随后道:“这地方如此隐秘,你又说了不随便接待外?#20572;?#20043;前燕王进来的时候是对了暗号的,证明他并非第一次来,而是熟客。可是,他到京都?#36824;?#21322;个月,纵?#30343;?#26469;过,也断然不会与你这个庵主如此熟稔。?#19978;?#32780;知,你们不但一早就认识,而且早有勾结。你们却在我面前做出?#35828;?#39118;流之态,?#36824;?#26159;为了掩饰自己?#32435;?#20221;。哦,不,其实也不然,你?#32435;?#20221;的确是女尼,也的确做皮肉生意,但最重要的还是?#28907;?#24773;报,传递消息,居中调停。”

        红姑瞪着她,冷笑一声,道:“安平郡主果?#30343;?#20010;聪明人,不错,我这庵堂,的?#20998;?#25307;待大历的一等权贵,都是些将军、官员……便是那些富商、巨绅、纨绔子弟要来,也非要有人介绍不可。当然,便是那等被介绍来我庵堂之人,我们也不会随便接待,考察数月之后,便开设斋菜请他们吃,所谓食斋,?#36824;?#31532;一步,及经一两次食斋后,方可谈到主题。来往个两三月,这些权贵亦渐?#39135;?#24577;,我便让手上的美貌尼姑使出其勾魂夺魄手腕,哪怕他再聪明,也难逃出美人的天罗地网。”

        李未央淡淡注视着红姑,道:“然后你再利用手里的美人,从他们手中获?#20204;?#25253;和信息,传递回越西。不,或者还有别的。”她转而看着?#25104;?#21464;得很难看的元毓,道:“你们还收买了很多的官员为你?#20146;?#20107;,事情有轻如此次与大历的结盟,也有促动我和亲,更有甚者——”

        “住口!”元毓?#24352;?ldquo;你再说一个字,小心我剪了你?#32435;?#22836;!”他委实想不到,李未央居然会?#31243;?#25720;?#24076;?#29468;到这一处紧要的地方!

        李未央笑了,她慢慢地道:“我不知道有多少的大历官员被你们收买,也不知裴皇后想要做什么,但让我这样轻易找到,还要多亏了燕王殿下的一番好意。?#30343;牵?#37027;一份官员名单,若是被人得到——私自和越西交易,可是杀头抄家的死罪,你说若是我舀到了这份名单,那些人会不会心?#26159;樵副?#25105;驱使呢?”其实早在元毓送她来这里,她便已经肯定了一点。元毓不怕来这里的客人泄露她?#32435;?#20221;,什么人才不会泄露呢,只有上了贼船的人。

        元毓?#32435;?#38899;有一丝发抖:“你自己都还是阶下囚,做什么白日梦!”然而他从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有不好的预感,他连声道:“阿德!阿精!”却是那六个暗卫其中两个人的名字。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死一般的寂静,外头甚至连风声都没有,同样的情况,上?#25105;彩?#22914;此!元毓的?#25104;?#19968;片惨白!

        红姑一直微笑的?#25104;?#20063;发生了变化,她慢慢地站了起来,有点惶恐不安地向外张望。

        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将手中杯子向地上随意一掷,朗声道:“听杯为号,出来吧!”

        ------题外话------

        小秦:为啥微博上跟我说话的孩?#21073;?#31532;一句话就是,秦,虐女主吧,虐敏德吧,虐吧,尾毛呢

        编辑:她们都?#25918;啊?mdash;—】非要看女主死去活来,美男活来死去才开心啊!

        小秦?#28023;ā裲⊙)…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24425;?#23545;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彩票自动打印系统 棋牌代理加盟 北京pk10官方正品网站 扑克三公怎么玩详细介绍 百人牛牛透视 杭州红灯区2019 虎门酒店小姐 佛山桑拿 北京pk10预测软件免费 pk10统计走势图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