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51 寡人有疾

    庶女有毒

    151 寡人有疾


      元毓震惊地看着李未央,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在他的地盘上,她居然要求他诛杀他自己的护卫,这是疯了不成!
     
      不要说元毓,就连坐在一边?#35805;?#27861;站起身的赵月和正在照顾她的白芷,?#21152;?#19968;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李未央。
     
      元毓那张漂亮的脸阴沉下来:“李未央,你是不是会错意了。”他可不是惧怕她把事情捅出去,?#36824;?#19981;想惹麻烦而?#36873;?/div>
     
      “那六人不死,燕王就必须杀了我,随后你还得面对太后、七皇子还有我父亲李丞相的追查和逼问。他们不是蠢人,怕是你还没离开大历,这事情就会爆发出来。到时候那刚刚盖上大印的结盟书,就要土崩瓦解了吧。燕王殿下明见高远,何去?#26410;櫻?#24403;不必再待未央多言。”
     
      元毓原本?#36824;?#20197;为她是个任由他揉捏的小女子,捉了来吓唬几句便能吓住,为了她自己的清白着想,她只会哑忍,事后?#19981;?#24403;做没有见过自己,毕竟他还没想过世上真的有这种不怕清白被毁的千金小姐……但若是真的杀了她,事情就会很麻烦,因为她毕竟是太后义女、丞相府的千金,大历的郡主。他不敢估算她的价值,也不知道杀了她以后会带来的后果。所以,他不敢下这样的赌注。
     
      但她要杀他最得力的六个护卫,这却要斟酌斟酌。他当即岔开话题,道:“这个暂且不说,我有话要问你。”
     
      李未央厉声说道:“杀了人再问!”说完,她冷冷逼视他一眼,其冰冷之意,?#39038;?#33021;于虚空中触发风雷之声。
     
      元毓死死盯着李未央,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受到对方的威胁,心中着实大怒,觉得此女真?#21069;?#24930;无理,大言不?#36873;?ldquo;你可知道?#19968;?#36153;了多少心?#30142;?#35831;来这六人!”你明明是个肉票,可是你一来,张口闭口尽是要我杀人,我凭什么要受你的威胁?!他按住自己的怒火,慢条?#20272;?#22320;道:“再者他们何罪之有?为?#25105;?#26432;?”
     
      “意图破坏和谈,撕毁两国盟约,这六人罪大恶极,非死不可!燕王殿下,?#36824;?#20320;今天掳我是为了什么,可使团的真正目的还是为了和谈。现在刚刚签了结盟书,你就迫不及待地拦截太后义女,甚至还在官道上胡乱杀人,你说,若是被南疆听说了,他们会做何感想呢?或者,他们会不会趁此机会派人来大历结盟,共同对?#23545;?#35199;?你妹妹安国公主所为,你们还可以说是小女孩任性?#36824;?#25026;事,可是你,一个已经封王的皇子,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越西的颜面和立场,你现在的行为若是传出去,我敢向你保证,不论是越西的皇帝陛下,还是幕后的裴皇后,?#30142;?#20250;高兴的。到时候她只会说,我交代你的事情没有办好,你却跑去破坏和谈,真是个没用的废物!我想,燕王这样积极表现,绝不想做废物吧。”
     
      元毓的?#25104;?#34987;她说得发青,但更多的,却是从未有过的震?#22330;?#22905;刚才故意耍诈,将糕点上的芝麻点在脸上,意图蒙混过关,他还以为自己的登徒子伪装的很形象,使?#32654;?#26410;央也上当了。原本他打算,?#20154;?#30340;目的达到,便以皇室纨绔的风流韵事一笔带过,反正他得到消息,太后预备把李未央嫁他,这样就变成两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老戏码了,谁也不会过分追究当时的实?#26159;?#24418;。可若是到时候李未央不准备息事宁人,非要闹一出燕王破坏结盟,越西和南疆演双簧来蒙骗大历的戏码。这种风声放出去,纵然最后不影响两国结盟,依父皇的性格,也一定会把他剁成肉泥——
     
      元毓站在原地半天都僵持着。李未央?#32622;魘求?#23450;他对此次结盟的期待,用此来威胁他。偏偏他明知道这一点,却不得不受她威胁。他就两个选择,一,杀了那六名护卫。二,杀了李未央。他多希望可以选择第二条,可从?#36820;?#23614;,他不能要她的命,因为她很有用。若是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他的计划可全部白费了。
     
      “当断不?#24076;?#24517;?#33463;?#20081;,燕王殿下还是考虑清楚得好!”李未央把身子往?#20266;?#21518;一靠,闭目?#20102;肌?/div>
     
      元毓一动不动,虽说这六人只是属下,杀了也不心疼,但毕竟都是出身暗卫,即便在越西皇族之中,一个真正的暗卫也都是价值千金的,他身边也只有十二名,这次出行全?#30475;?#26469;了,难道为了李未央就要折损一半吗,岂不是让他肉痛到想要一头撞死——再者说,他向来?#19981;?#24930;工出细活,即便是杀人,也?#19981;?#28010;漫一点的逼死别人,?#38738;?#19968;下子杀人,实在是很掉价的。
     
      他看着李未央,眼神?#20102;?#22320;道:“郡主何必定要取那六人性命。我知道他们不小心伤了你的婢女,我立刻派人替她诊治,保证很快就痊愈,一?#21487;撕?#19981;会留下,再令他们进来向郡主下跪赔礼。郡主宽宏大量,看在我的面上,且饶他们性命如何。”
     
      李未央笑了,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元毓。
     
      元毓的?#25104;?#21464;得铁青,李未央这是不依不饶,非要那六人性命不可了。
     
      李未央心中没有丝?#20142;?#24751;,这些所谓暗卫,全都是杀人如麻,哪一个手上没有上百人的性命,她现在要他们的命,为赵月的鲜血计,又有什么不可以。
     
      “郡主,你是一个姑娘家,心地自然应当善良,造下如此杀孽,晚上也应当害怕才是。”
     
      李未央面色沉静,几乎是毫无?#20174;Γ?#20223;佛根本没听元毓在说什么。
     
      赵月和白芷都面面相觑,这情形他们实在是糊涂了,他们不是被人掳来了吗,怎么对方反倒是处处受制于人呢?
     
      元毓的?#25104;?#31616;直难看到无以复加,“李未央,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我敢把你掳来,在这里杀了你又是什么难事!”
     
      李未央仿佛一尊石头,他说什么都没有?#20174;Α?/div>
     
      元毓气急败坏,厉声道:“?#36824;?#20845;人性命,我堂堂燕王还不放在眼里!我是为你着想,免得你到时候后悔!”
     
      李未央的眼神平静而轻蔑,她要让对方知道,李未央绝不是一个可以被欺凌与被侮辱的人。现在是那六个护卫,将来燕王元毓当然也跑不掉。这一切,?#36824;?#26159;时间问题。她不招惹麻烦,却不会回避麻烦,恰恰相反,?#30475;?#40635;烦主动找上她的时候,一直跃动在心头的杀机便会隐隐出现。
     
      你送上门,我何惧之?
     
      饶是?#36824;?#24515;狠手辣的元毓,在李未央的目光之下,心里也不禁寒意陡起。在这个少女身上,竟有着不逊于裴皇后的那种强悍而霸道的气势。裴皇后是越西的国母,是裴家的凤?#32781;?#30524;前的李未央,又算是什么呢?
     
      元毓怒气冲冲地抽出长剑,猛地在李未央面前一挥,然而对方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他突然感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挫败感,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固执的女子,她难道不知道她自己的性命都还捏在他?#20013;?#37324;吗,凭什么和他讨价还价!可是——可是,不得不说,她所说的字字句句,恰恰是他最顾忌的!元毓灵光一闪,对,李未央是为她的婢女出气——他的长剑,一下子指在了赵月的脖子上,赵月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更遑论反抗了。
     
      “李未央,若是你再如此嚣张,我便杀了你的婢女。”
     
      李未央心中微微震动,然而面上却是毫无感情,仿佛元毓?#31181;心?#30528;的不是长剑,而是?#23601;貳?/div>
     
      赵月垂下眼睛,她隐约知道,李未央这样做的真正原因。若是她们在此刻示弱,以后便只能任由对方宰割,相反,李未央这样强势,一方面是为自己出气,另一方面,也是在警告元毓,她的身份和地位绝对不允许他身边的护卫以下犯上!既然他们敢动手,便要付出血的代价!
     
      人都是犯贱的,若是李未央此刻痛哭流涕,软声求饶,元毓只会把她踩到地,但现在她一脸冷若冰霜,提出如此强硬的要求,反倒让元毓顾忌、忧虑,因为他不能杀她,?#32622;?#19981;清她到底有什么?#30528;啤?/div>
     
      “好,既然你要他们死,便亲自验看吧!”元毓?#24352;?#21040;极点,恨恨地丢下了长剑。
     
      不多时,便有随从捧了六颗人头上来,元毓在李未央的面前一一掀开,逼她观看,李未央只是表情平淡地看着,哪怕旁边的白芷已然控制不住呕吐出来,她也无动于衷。
     
      腥红的鲜血铺陈在青色的地砖上,元毓挥手,立刻有人将那六人的头颅带下去,他冷笑:“现在你可以开口说话了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自然可以,不知道燕王殿下要说什么呢?”
     
      她的面上一直都是冷若冰霜,此刻微笑起来,竟然说不出的可爱动人。元毓吃了一惊,他往日所见,有温柔可人的小家碧玉,也有端庄得体的大家闺秀,更有轻浮娇媚的青楼女子,心肠歹毒有之,嚣张?#21709;?#26377;之,聪明狡猾有之,这无数女子之中,变脸最快的便是他那个嚣张霸道的妹妹安国公主,可跟她比起来却都好像?#36824;?#30631;,眼前李未央刚才还强?#36820;?#22914;同一只豺狼,现在一笑起来,却仿佛比莲花还要清丽。
     
      他有点糊涂,搞不清李未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他忖道:“这李未央秉性刚烈,我要换个法子收拾她。”当下便对李未央笑道:“你年纪不大,倒是颇有气势,也?#30504;?#26082;然你是命中注定的王妃人选,从今后好好跟着我,包你享福不尽。”
     
      李未央笑道:“怎么个享福不尽法?”
     
      元毓一愣,哈哈笑道:“只要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有!”
     
      李未央微笑:“我要天上的月亮,要水中的?#30333;櫻?#35201;你裴皇后的头颅,你也送给我吗?”
     
      元毓面色一变,怒不可遏,本想大骂,但一看李未央的微笑,立刻强压住怒火,道:“你是个聪明人,应当知道如今你们的皇帝和太后都已经答应,结盟之后便让你嫁给我做燕王妃。横竖你都是要嫁给我,何必还要故作清高呢?若愿为本王效命,我便不?#24179;?#26041;才之事,让人为你的婢女疗?#32781;?#36824;会好?#30431;?#20320;回去。”
     
      赵月听了这话,不禁啐了一口,怒目不语。
     
      元毓强笑道:“我乃越西皇帝第四子元毓,你虽然是太后义女,但实际上?#36824;?#26159;个丞相千金,听说还是庶出,堂堂燕王妃的身份,不算辱没了你吧。再者我刚才已经表现了我的诚意,你是不是也应当表现一下你的诚意?”
     
      李未央看着他,面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却?#21069;?#21547;嘲讽:“哦?诚意?不知燕王要什么诚意?”
     
      元毓的笑容沉寂下来,他走到李未央的身前,目光如狼一般迫视着她:“李未央,我问你,李家那位三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历?!我听说他是养子,那么,你们是从?#26410;?#21457;现他的?”
     
      果然,是怀疑到了李敏德的身上。
     
      李未央淡淡道:“燕王殿下不觉得自己问得奇怪吗?我们这样的家族想要养子,当然是从旁支中选取。”
     
      元毓当然知道这一点,他也去查探过,李家家族之中的确有这样一个?#38706;?#29983;下来便父母双亡,随后由伯父抚养,一岁多的时候便被抱回了李家主宅,成为李家三房的养子。若是三夫人还在世,他一定能想法子问出来,可偏偏三夫人死了,那户人家的伯父也已经过世,谁也没有亲眼见过那个孩子,他根本?#35805;?#27861;肯定李敏德的身份。
     
      原本,李敏德若是寻常的人家,?#36824;?#26159;不是,杀了以绝后患就是,偏偏他是李萧然的侄子,又天生如此俊美,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拱月,很容易引起骚动,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他消失的人,若是?#36225;?#28982;地行动,怕是对这次的结盟大有影响。然而元毓自从到了大历开始,就一直发觉有人暗中盯着自己,他今天千方百计才甩脱——他不确定这是否是父皇的?#25165;牛?#20294;这样一来,他就更加怀疑李敏德的身份了。
     
      他瞧了李未央一眼,?#21152;?#38388;露出伤痛之色,涩声道,“郡主,其实我并没有恶意,当初我有一个弟弟,还未出生便被人?#30333;擼?#19981;知流落在?#26410;Γ?#25105;父皇十分想念他,这些年来四处寻找他,?#19978;?#37117;是一无所获。这次我来到大历,偶然一?#20301;?#20250;见到了你的堂弟李敏德,我第一感觉,他便是我越西皇室的人,然而我却不敢贸然相认。你知道,我这皇弟并不是母后所生,所以我母后也一?#27605;?#26395;他不要再出现,我怕自己贸然上去相?#24076;?#21453;而会给他带来麻烦,所以才想要从你这里寻找真相。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恶意的,?#36824;?#26159;父?#26159;?#25105;代他秘密寻找——……”说到这里,语声凝噎,眼里已是泪光溶溶。
     
      李未央看他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跟刚才那模样判若两人。便立刻猜到他必定是原本准备吓唬自己,逼?#20154;?#35828;出实情,可是如今见她态?#24825;?#30828;,立?#35848;?#21523;为哄。?#19978;В?#23545;于李未央来说,态度软硬她?#30142;?#20250;在意的。
     
      “燕王殿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堂弟敏德是姓李的,至于他的身世,你也定然是调查过,毋庸置疑的。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从他联想到你的皇弟身上,但若他真的是,我必定会告诉你,毕竟认祖归宗可是一件大好事,不是吗?”
     
      元毓盯着李未央,半响都没说话,他意识到,自己?#35805;?#27861;蒙骗她。他两眼在她秀靥上一转,眼里的泪光仿佛变戏法一样消失不见了,换了一副神情道:“郡主不愧是女中豪杰,叫我越发相敬了。我若是娶了你,定然亲你爱你,决不怠慢的,但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想清楚,若是你再不老实回答,我多的是法?#26377;?#36785;你,叫你不得不说。”
     
      李未央闻言抬起了头,双眸中带着冷意,口中却是轻笑道:“这个么,我倒是可以帮忙。这世上的酷刑千姿百态,样样我都熟悉,燕王若是有兴趣,拿我做做实验,那也是无妨的。”
     
      元毓既然不预备杀李未央,自然不会在她身上留下明显的?#25749;郟?#29992;?#35848;?#26412;是行不通的。
     
      李未央瞧他模样越发焦躁,失笑道:“哦,我倒是忘了,您是要留着我一条命的。那么,干脆用千百根银针刺穴如何,据?#30340;亲?#21619;如同上万只蚂蚁在啃?#24120;?#34920;面不留?#25749;郟?#23454;际上却痛苦无?#21462;?#29141;王可愿意试一试?”
     
      元毓见她笑容满面,眼神里却极为认真,根本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他不禁心中微微一寒。
     
      “银针刺穴若是不可以,那换换其他的法子?”李未央言谈之中,不带半丝的恐惧,只是冷眼瞧着他,好像真的是在给他出主意。
     
      元毓那张漂亮的脸孔几乎扭曲,他快步扭头走了出去,帘子啪地一声摔下。很快,便有护卫进来,强行把赵月和白芷押了出去。李未央看了一眼赵月蹒跚的步子,微微闭上眼睛。
     
      她本可以要求对方替赵月治疗伤势,可是这样一来,元毓便会抓住了她的弱点,知道她在保护自己的婢女,他会利用他们来威胁她。所以,李未央越是表现的不在乎,他越是会觉得那两个人没有利用价值,不会过分为难他们。
     
      李未央被独自留在这个华丽的屋子里,过了有生以来最为漫长的一夜。
     
      她一直闭目养神,却是?#35805;?#27861;入睡,脑海中一直飞快地盘算着整件事情。这样坐着,整整两个时辰。仿佛到了傍晚时分,她才突然警醒地看了门一眼,果然见门被推开,只是进来的并非是元毓,而是两名美貌的妙龄婢女。她们的手上都捧着托盘,托盘上是华丽的衣物,?#20301;罚?#20854;中一人恭敬地向李未央下跪道:“郡主,我家王爷请您更衣,并且一起用晚膳。”
     
      别人都是先礼后兵,元毓却显然是反了过来。李未央知道,元毓这个人看起来很强势,疑心病却很重,她刚才若是对用刑表现出一丝的怯?#24120;?#20182;便会用这样的法子来对付她,毕竟这世上隐秘的法子多得是,完全可以叫人说实话,尤其元毓是在宫中长大的,什么骇人的点子他都想得到,可是李未央偏偏表现得毫无畏惧,甚至还积极地帮他出?#34987;?#31574;,让他更加摸不准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索性便换了法子。
     
      李未央拒绝梳妆打扮,只?#36824;?#31359;着自己的衣服,率先走了出去。那两个婢女对视一眼,?#30142;?#25954;多言,毕恭毕敬地走在前面,替李未央带路。很快将她带到一间屋?#29992;?#21069;,其中一人主动替她推开了门,这才和另外一人一起退了下去。
     
      李未央慢慢地走了进去,这个屋子比刚才的那一间还要奢华、富丽,却并不?#36864;祝?#21453;而营造出了一种高雅脱俗的气息。看不见一样多余的摆设,即便是一个盆栽、一幅画,都?#21069;?#25918;在最恰当的位置,显示出不凡的品味。在出行的途中,明明可以住在使馆,对方却偏偏在大历买下这么一?#38381;?#23376;,可见是早有准备的。
     
      李未央走进去,便看见一个俊俏的少年正坐在?#38647;用?#21069;,似乎一直在等待她。如果说刚才他还是一个恶形恶状的绑架犯,现在已经变成了翩翩浊世佳公子。见她进来,便是微微而笑。
     
      ?#36824;?#27492;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仅仅他的容貌而言,的确是极为出众的。
     
      李未央知道越西皇室都是美貌出众,之前见到娇俏美丽的安国公主,现在又见到漂亮得不像话的元毓。难怪人们都传说,元氏都是美人,而且男子的相貌往往比女子还要出众百倍,越西的小姐们莫不想求之以为夫君,妇人莫不愿弃亲而与之私奔,?#19978;?#32780;知,这些男子英俊到什么地步。
     
      听说越西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每当俊美无比的他骑马出现在街头时,都会招惹年轻少女们疯狂地尾随其后向他求爱,为了获得他的青睐,有些少女们互相争执,?#36824;?#22899;子矜持大打出手,甚至有的女子因出身卑贱不能入宫,也不可能得到他的垂青而自杀身亡。他一怒之下干脆戴上面具才能出门,但尽管如此,还是引来无数疯狂的求爱者。现在,他的儿?#29992;?#26174;然也继承了这样出众的相貌,而且,似乎还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趋势。
     
      元毓的笑容显得很迷人:“今天之事,实在是我太过?#36225;В?#28145;?#32961;?#24871;,还希望郡主海涵!幸好那六个莽撞的护卫已经以死谢罪,郡主也没有受到什?#27492;鶘耍?#21542;则我的罪过就大了。”
     
      李未央冷漠地望着他,目光中一丝感情也没有。
     
      元毓微微皱了皱眉头,从前他笑一笑,无数少女都要为他倾倒,为什么现在李未央却视若无睹呢?
     
      实际上,李未央也知道他很出众,但看李敏德那张颠倒众生的面孔看了这么多年,再俊美也就这样了,更何况,元毓的容?#33046;?#20043;李敏德,还要逊色三分。再者,李未央本就是冷心冷情,对漂亮容貌有几分厌恶的人,元毓笑得越温柔,李未央越是觉得恶心。好在元毓不知道李未央心中作何感想,否则真是要吐血了。
     
      “今天是请郡主和我一起用膳,待会儿,我便会亲自送你回去。”元毓表现得十分认真,言之凿凿的模样,好像真的很后悔自己的行为,诚心向李未央忏悔。
     
      桌子上的晚膳也准备的尽善尽美,八荤八素?#28865;死?#25340;,各色点心蜜饯、蒸炸小吃更是应有尽有……而且都是大历的口味,显然是用了一些心思的。?#36824;?#25171;个巴掌又给个甜枣,燕王是不?#21069;?#33258;己看得太简单了?
     
      李未央轻轻一笑,其实这并不奇怪,自己从表面看的确是一个青春正好的小?#23601;罚?#23545;方别无他法,便想用美人计了。
     
      元毓的态?#20219;?#21487;挑剔,再加上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未央只是道:“我的婢女呢?”
     
      “我已经派大夫为那位受伤的赵姑娘诊断了,还替她上了药,只要回去调养数?#30504;?#24212;无大碍。”他的口气平淡之极。在他眼中,赵月?#36824;?#26159;个婢女,低人一等的贱婢,用不着怜悯,更不需要道?#28014;?/div>
     
      元毓如此轻蔑自己的婢女,李未央心中的怒火却在熊熊?#24524;眨?#28982;而她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愤怒,现在的燕王,看上去那?#20174;?#38597;温柔。但是,他随时随地都会翻脸,并且将他们置诸死地。李未央原先以为敌人只有拓跋真一个,这想法还是错了,有些人你不找他,他?#19981;?#20027;动找上你的。比如挑衅的安国公主,比如劫持她的燕王元毓。
     
      只是,她不准备逆来顺受,她会让他们为今天的所作所为痛哭流涕。当然,如果到时候他们还能哭得出来的话。
     
      燕王看着她,慢慢道:“只要你告诉我,李敏德究竟是什么人,近年来他和什么人接触过,到底是谁在背后秘密地帮助他,那么,我不但放你走,还会风风光光地把你迎回越西,决不食言!”
     
      李未央诧异地望着他,道:“燕王是让我做伪证。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又以为你自己是什么人?”
     
      李未央一脸的冷漠和无辜,反而让元毓一愣:“难道你不想嫁给我?我是越西的燕王,拥有数不清的财?#21804;?#36234;西远比你大历还要富裕强盛,你嫁给我,要比你在大历做一个名不副实的郡主要好得多。听说,你因为过于凶悍的个性,甚至没有人敢迎娶你?嫁给我吧,我保证,你会成为高高在上的燕王妃。难道你不想像普通的千金小姐一样,相夫教子,做一个?#25512;?#33391;母吗?”
     
      “燕王妃?”李未央突然大笑道:“?#25512;?#33391;母,是为何物?相夫教子,又是什么??#36824;?#33635;华,那又怎样!”她的笑里,?#32622;?#26377;着说不出的嘲讽。
     
      元毓不解地道:“你不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吗?”
     
      此时,旁边的玉案上焚起一段香,香烟飘起,元毓的眉头微微展开,深深地吸了吸这香味,随后他苍白的面色,渐渐泛起一片潮红。李未央?#23545;?#38395;着,已觉香不可言,似有飘幻之感,她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一片清明。
     
      她慢慢道:“?#25512;?#33391;母,?#36824;?#26159;为了让男人快活,自欺欺人!相夫教子,?#36824;?#26159;让女人安分,固步自封!?#36824;?#33635;华,转眼之间就是别人的,我怎么可能为了牢笼中的富足而沾沾自喜、得意扬扬!纵然嫁给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呢,一个燕王妃的?#24223;危?#29141;王,不要再和我说笑了,那些东西我不想要,也不屑要!”她这辈子,再也不会为了让别人开心而活。
     
      元毓一愣,出于一种与生俱来的?#26412;酰?#20182;隐隐觉得,眼前的少女一定有着奇怪而深远的心事。可他实在猜不出,她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有,除了婚事不顺利以外,她能有什么心事呢?
     
      元毓赔笑道:“郡主不必动怒,我?#36824;?#26159;实话实说,你纵然真的不愿意和亲,我自然不会勉强,人各有志而?#36873;?#36825;样吧,若是你把关于李敏德的一切全盘托出,我便向大历的皇帝提出,更换一个和亲人选,你觉得如何?”
     
      李未央面容却没有一丝?#32769;玻?ldquo;我已经说过无数遍,敏德便是我李家的人,跟你们越西皇?#20063;?#26080;关联,你非要我这样冤枉他,还试图从他身上知道更多的秘密,既然想要知道,为何不去找他,非要来问我呢?”
     
      元毓心道要是能够抓住他我还用的着费劲来逮你吗?这京都谁不知道李家三公子和安平郡主的感情最为要好,他的秘密你李未央不知道才有鬼!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香炉,面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微笑。
     
      李未央你口口声声不在意清白,但若是真的没了清白呢,你还能这样镇定自若吗?
     
      李未央注意到了元毓的眼神,她的目光也落在了那个香炉之上。皇室之中,多有隐秘的香粉,?#36824;?#36319;外面那种下三滥的?#38901;?#19981;同,?#36824;?#26159;?#32654;?#35843;高兴致所用。元毓所用的这种,正是一度在各国皇室流行的?#24184;?#39321;,价值千金不说,效果也是一流。?#36824;?#37027;也是要在两人都意乱情迷的时候才能增加情趣,元毓用了这种香,?#32622;?#26159;太过看中他自己的相貌,以为无往而不胜,连李未央也非被他迷住不可。
     
      这么自恋,当真是可笑。
     
      李未央不知道,元毓并不?#20146;?#24651;,是因为他在国内多有美人投怀?#25413;В?#25152;以他便也将李未央看成是那种可以手到擒来的女子。想来也知道,作为一个名门千金,可以不畏惧各种刑罚,也可以对软言哀求无动于衷,但若是没了清白呢,她还不是必须死心塌地的跟着男人吗?到时候,不是他来求她,而是她要巴上来告诉他一切了。
     
      他奉裴后的命令,秘密调查当年那个男婴的下落,而且裴后怀疑她自己的身边有奸细,才让那孩子得以?#32769;?#19968;步逃?#36873;?#36825;么多年来,裴后一直在暗中调查究?#39038;?#25165;是那个奸细,这么多年来又是谁在庇护这个孩子,在她看来,这其中除了越西皇帝之外,必定还有很多人……这意味着,她若要除掉这孩子,也必须将国内反对她的力量一一拔除。所以元毓才必须从李未央的口中得到那些人的相貌、名单,也许那些人并没有和李未央直接接触,但只要她愿意配?#24076;?#20182;便有法子可以把那些人揪出来,一网打尽!
     
      元毓慢慢地站起来,向李未央走过来,他一点点地靠近了,几乎靠近到李未央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声音十分地温柔,几乎带着诱哄:“郡主,我从看见你第一眼,便觉得你十分的聪明,是我想要的那种女子。可是你为什么要帮助李敏德呢?他什么?#30142;?#33021;给你,相反,每个人都想要让他死,你若是站在他那一边,只会受到他的连累,可我就不同了啊!你这样的小美人,为?#25105;?#27585;灭自身——”
     
      元毓接下来说的话,毋宁说是给李未央听的,不如说他是在自言自语,“他虽然是父皇的儿子,可他一辈子?#30142;?#21487;能得到?#33125;希?#29978;至连父皇?#30142;?#25954;光明正大地昭告他的存在。你要知道,他是一对?#32622;?的产物,所以万事万物,皆为其敌,必定会想要先除之而后快。你若是一味替他隐瞒,反倒是连你自己都要受累。”他说到激动之处,忽然抓住李未央的手,喃喃说道:“我可没有半点?#20154;?#24046;啊——”
     
      这话怎么这样耳熟,李未央不由自主,便觉得可笑。只是对着一个俊?#25991;?#23376;这样笑的话,怕他会以为她疯了,或者是个瞎子,看不见他的容貌。所以她只是轻声道:“我真是难以理解你。”
     
      元毓一双眼睛突然流下泪珠来,他竟然在她面前哭了,他在哀求,又似在祈?#21804;?ldquo;我好害怕,你知道,我刚才告诉你是父皇派我来寻找我的皇弟,其实是在欺骗你,实际上你说得对,是裴皇后让我来的!她说过,若是我不能把李敏德和那些在背地里反抗她的人的头颅带回去,便会让我付出代价!我真的好害怕!我不?#36152;?#21463;这些的,是吗?你舍得让我这样的人去死吗?”
     
      元毓是想要借由自己俊美的容貌,引起李未央的同情、怜悯,甚至?#21069;?#24604;之情。他的眼泪似货真价实,仿佛真的对将来会发生的不?#39029;?#28385;了恐惧。如果李未央是个没有经历过情事的少女,必定会不由自主被他迷惑,因为这样一个苦苦哀求你的美少年,?#26432;?#21018;才那个凶神恶煞的燕王要可爱的多。
     
      眼前这个人,刚才还是一头?#25758;?#30340;野兽,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助的少年,千般变化,目的都只有一个,前者是骗李未央恐惧,后者是骗她怜悯,堂堂的燕王殿下说笑就笑,说哭就哭,简直比戏子的演技还要好。李未央不禁摇了摇头,他一个男子居然向她哀求,还丝毫不以为耻辱,当真是叫人难以置信,?#36824;?#36825;燕王的手段,的确是很高杆的。至少,拓跋真威逼利诱的手段都使过,但流着眼泪哀求这种事,他还不屑做。这种事情,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
     
      李未央看着他,目光仿佛很温柔,但那温柔之中却藏着利刃:“燕王,?#24184;?#39321;是个好东西,只?#36824;?#33509;是使用的过多,却会慢慢令人上瘾。瞧你这模样,不像是第一?#38382;?#29992;,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解瘾为好。”
     
      元毓的泪水一下子僵在脸上,那张异常漂亮的面孔一半儿还是泪水,另外一半儿却已经变得无比扭曲,嘴角抽搐了半天,他慢慢站了起来,后退几?#21073;?#30475;着李未央道:“你明明知道我点了?#24184;?#39321;,却还看着我表演,?#21069;?#25105;当?#19978;紛用矗?rdquo;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我当然不会把你当做戏子,这可是你自动自发要表演给我看,我又何必拒绝呢?”
     
      “你——”元毓从未遇到过她这样的人。从前他想要从女人嘴巴里套消息,怕死的他就用刑,这个不行就用?#36824;?#33635;华,再不行他就用自己的相貌和身世地位,最后便是苦苦哀求,最有效的?#20146;?#21518;一招,尤其是对付那些年轻的少女,她?#20146;?#28201;柔、最多情,哪怕装的再贞洁烈妇,最后都要在他的身下拜倒,只要她们有人类都有的通病,只要她们有同情心,他便有很大的把握成功。
     
      谁能拒绝一个全心全意?#30340;?#20320;,仿佛没有你的帮助就会凄惨地死去的美少年呢……所以他从来没有失败过!
     
      “李未央,你一直都在耍我!”元毓最后一丝耐性终于用尽了,他一把掀翻了桌子,任由精美的?#20849;?#30862;了一地,瞬间撕破了温文儒雅、含情脉脉的外皮,露出了无?#26085;?#29406;的神情!
     
      这一整天,他用尽了一切手段,现在已经彻底被李未央逼得发狂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36861;?#20110;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38047;?#40723;励!

    ? 拳皇命运吧
    千炮彩金捕鱼怎么套现 轻松赢棋牌下载安装 哪里买幸运赛车彩票 15选5今日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开奖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网站 信游娱乐的注册邀请码 五分赛直播 重庆时时彩手机直播 福利彩票3d试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