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48 越西公主

    庶女有毒

    148 越西公主


      五月的京都,已经稍显燥热。京都的郊外这两年修建了许多亭台楼阁,很多的达官贵人都在这里修建别院,于是这里慢慢聚集起了众多贵人的豪园。其中,以永宁公主的长安池最为引人注目,这座池子圈进了方圆二十里的土地,墙内屈曲蜿蜒的水景将附近的天然景物融为一体。园内更是飞阁奇檐,斜桥蹬道,令人目不暇接。
     
      永宁公主特地邀请九公主、李未央来参观这座刚刚建成的园子。李未央之所?#38405;?#22815;被邀请,因为她是太后刚刚收下的义女,如今京都炙手可热的人物,所以连永宁公主?#21152;?#22905;十分亲近。
     
      说实话,太后的决定?#32654;?#26410;央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自己所说的那一番话,居然带来了这样的结果。
     
      “所以,?#38498;?#20320;的辈分就是我的姑姑——”九公主的面色古怪。
     
      永宁公主向来严肃,却也不禁笑了起来,这让她显得略微枯瘦的面孔生动了许多:“?#21069;。?#26410;央,你的辈分远远超过我们了。如今,你是父皇的妹妹了。”
     
      李未央到现在,都还有一种荒谬?#23567;?#20294;是她明白太后这样做的原因,她的身份改变了,哪怕仅仅是辈分的差别,就能阻止拓跋玉的举动。他再如何狂妄,再怎么?#19981;?#22905;,也不可能冲破这样的辈分。所以,太后?#26247;?#20102;这桩婚事的可能性——然而,李未央看到拓跋玉的面容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表情变得阴冷……这是她?#27704;?#27809;有在他的?#25104;?#30475;到的神情……
     
      “未央,你瞧,七哥很生气呢,最近都不肯进宫,甚至连太后宣召都称病不来。这在他来说,是?#27704;?#27809;发生过的事情。”九公主轻声地道。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七殿下很快会想通的。”她看了一眼园内的景致,不由点了点头。这整个园子里风亭水榭、梯桥架阁,无数的名花异草。有台州的金松、林木,周山的海棠、月桂,唐城的厚朴、杨梅,甚至还有德州的水杉,金州的杜鹃、红豆、?#25509;?hellip;…若是要搜集这一切,恐怕要费上很大的心思。
     
      九公主的手落在一棵海棠树上,不?#31245;?#21497;道:“不得不说,三哥的确很有本事,竟然把父皇吩咐他修建的园子造的这样漂亮,他知道皇姐?#19981;?#36825;些树,居然不远万里给她找来。”
     
      李未央笑道:“的确如此,三皇子很费心了。”事实上,拓跋真很会讨人?#19981;叮?#21482;要他愿意的话,可以让你有被宠上天的感觉,但只要他不?#22836;?#20102;,也可以让你下地狱。对永宁公主,他当然会想方设法拉拢了,?#26247;够实?#30343;后一直对永宁心怀愧疚,所以什么都要给她最好的,看他差事办的这样好,?#19981;?#23545;他另眼看待。
     
      永宁公主的?#25104;?#20063;有笑意:“三弟做事,的确是再妥当?#36824;?#20102;。”
     
      她们三人在前面走,身后的女官们毕恭?#26247;?#22320;跟着。
     
      转过树丛,前面便是一道巨大的拱形桥,直接深入水中,桥下池水碧波荡漾,看起来十分的柔和,在阳光下更是叫人心醉神迷,湖心居然还建了一座人工?#28023;?#19978;面重峦叠嶂,风景秀丽。就在这时候,李未央突然看见前面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美貌少女从不远处走过来,她突然停住了脚步。
     
      永宁公主勃然大怒,道:“这是?#37066;?#22253;林,那些人又是什么人?!”
     
      她虽然平日里对待李未央和颜悦色,但那也是因为李未央比较会说话,不露声色之间很会讨人?#19981;叮?#20877;加上又很受太后的青睐,所以才会对她另眼看待,但是对其他人就不那么客气了。永宁公主指着那边道:“还不把人赶出去!”
     
      李未央瞧着,却觉得不太对劲,但还来不?#30333;?#27490;,九公主已经自告奋勇地带着众女官上去。这边远远只听到一个紫衣女官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三言两语之间竟然就被那美貌少女叫人丢下了湖去,“扑通”一声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九公主尖叫一声,整个人向后栽倒。“赵月!”李未央叫了一声,赵月飞身上去,片刻之间已经把九公主接住了。李未央和永宁公主对视一眼,快步赶了过去,到了桥上,永宁立刻吩咐道:“还不救人!”便有跟在后面的会水的女官快速跳下了湖,好半天才把原先?#20146;?#34915;的女官拖上了岸。
     
      “哈哈哈!瞧她,多狼狈!”?#21543;?#30340;美貌少女嘻嘻笑着,对着身旁的护卫道。她的声音亦很独特,带着点懒洋洋的媚,每个字的尾音都断的很快,偏又带着一点缠绵。
     
      李未央皱起眉头,这少女莫名其妙闯入别人的园子就算了,一言不?#26247;?#28982;敢动手把人丢下了湖,这样的嚣张霸道,真是闻所未闻。她仔细打?#23380;?#23545;面的少女,不由微微愣住了。
     
      这少女瓜?#26377;土?#34507;,两弯?#36214;?#30340;眉毛下有一双又黑?#33267;?#30340;眼睛。?#20146;?#31471;端正正,两片嘴唇薄薄红红的,一笑起来,露出两排又?#23376;?#32454;的牙齿。脸?#25913;?#26497;了,光洁素净得仿佛这世间所有的?#26223;?#37117;沾染不上,即便不笑,那酒窝也是十分的迷人,不说风华绝代,却也是美貌逼人!当她出现时,桥、湖、美景,周遭的一切就全部仿若隐形。
     
      然而李未央却并不是看她的面容,而?#20146;?#24847;到了她的一双鞋子。这少女穿着一双特别引人瞩目的鞋子。那鞋面用一种特殊的红色软皮制成,上面用金线银线绣的花,每朵花中间嵌有一颗闪闪发亮的宝石。沿鞋帮居然大大小小有几十颗;高高的鞋底四周绣有一圈水的波浪,还有几朵浪花在跳跃。
     
      九公主此刻已经是怒容满面:“你?#20040;?#30340;胆子,竟然敢把我的宫女都推下?#27185;?#20320;知不知道我是谁!”
     
      那美貌少女拍了拍手中的鞭子,好整以暇地看了一眼九公主,?#25104;?#20284;笑非笑道:“你是谁,关我什么事!”
     
      好跋扈的态度,九公主被她几乎噎住了。一旁的护卫刚才不敢下去救人,因为他们是男子,不敢轻?#30528;?#20844;主身边的女官,这时候看到公主被人呛声,连忙上去拔?#35828;叮?ldquo;大胆!敢这样对九公主说话!”
     
      谁知那边的十来名高大护卫也蹭蹭蹭拔出?#35828;?#26469;,毫不?#25937;酢?/div>
     
      李未央注意到赵月?#25104;?#19981;对,不由低声道:“怎么了?”
     
      赵月竟然用惊恐地眼神看着对方队伍里的一个年轻男子,几乎忘记回答李未央的话。李未央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却看到对方的左脸颊上有一道刀疤,几乎毁掉了那张原本英俊的面孔,而且显得十分狰狞。当其他人都动的时候,他和他身后的三个黑衣护卫却是一动不动,像是四尊雕像一样守在那美貌少女的身边。注意到李未央的眼神,那人?#36824;?#25472;动了一下眼皮,根本没有正眼瞧她一下的意思。
     
      李未央不由挑眉,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把九公主放在眼里。
     
      那美貌少女上前走了两步,不自觉地露出高筒绣花软皮靴的全貌,李未央注意到,那双靴子长长的筒上绣着凤凰,展翅欲飞。围着凤凰,还绣有许多小鸟,一个个活灵活现,组成一幅百鸟朝风图。所有鸟的眼珠,?#21152;么?#23567;不同颜色各异的宝石镶嵌,随着她的走动,一闪一闪的,像鸟儿在眨眼睛。
     
      敢用百鸟朝凤的?#21450;福?#36824;镶?#35835;?#36825;样多名贵的宝石,这个少女的身份怕是不简单——一瞬间,李未央的?#38498;?#37324;闪过无数个念头,不动声色地拉住了要亲自上去理论的九公主。然而就是她这么一个小动作,却被那美貌少女盯上了。
     
      “你是什么人?”少女纤细白嫩的手伸出来,?#35828;?#26159;指如葱削,甲似玉琢,仿佛一块美玉整个雕成,只可惜她那手上提着一条小牛皮的马鞭,破坏了整幅画面的美好,她只歪着头盯着李未央,看起来像是好奇。
     
      李未央微笑道:“我是大历的安平郡主,不知道小姐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那美貌少女扬起下?#20572;?#20919;笑了一声:“安平郡主?你算什么东西,不配知道我是谁!”
     
      “你!——”九公主几乎快气炸了,她?#26377;〗可?#24815;养,除了?#23454;郟?#26681;本不会有任何人敢给她委屈受,此刻居然被一个素未谋面的?#21543;?#23569;女如此挑衅,完全是怒不可遏了,她甩开李未央的手,三步两步上去就要斥责,谁知还不?#20154;?#24320;口,只听到一声鞭响,九公主惊叫一声,随后捂着面孔,完全呆住了。
     
      不要说永宁公主,连九公主身边的女官们全都怔住了。第一个?#20174;?#36807;来的人是李未央,她快步走上去,揽过九公主一看,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就在那美貌少女的鞭子下来的时候,九公主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脸,所以这一鞭子抽在了她的手臂上,把袖子都给抽破了,露出雪白的皮肤上一道红痕,九公主呆若木鸡地站着,李未央连忙向身后的女官呵斥道:“还站着干什么,快去找大夫!”
     
      女官忙不迭地去了,永宁公主这才?#20174;?#36807;来,顾不?#32654;?#26597;看九公主的伤势,满面怒气道:“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扣起来!”
     
      美貌少女毫不畏惧,娇叱一声:“灰奴!”一直没有动的四名黑衣护卫中有一人应声出列,他生得高大而精壮,五官貌不惊人,丢在大街上估计都不会有人多瞧他两眼。
     
      永宁公主这边的护卫没想到对方只出来一个人,未免觉得被羞辱了,十二人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那灰奴拔剑出鞘,毫不惊慌地展开猛攻。他的剑法声势惊人,剑随声动,以快制敌,一出手刹时便连攻十二剑。
     
      这手快剑,?#38468;?#28789;动,自成一格,一旦剑势展开,疾如狂风,猛若奔雷,几乎招招都是?#36824;?#24615;命的抢攻,气势凌厉迫人,原本的十二名护卫眨眼间就倒下了。永宁公主府的护卫?#29730;?#33258;?#32043;拔洌?#21364;还没遇到?#35828;?#39640;手,为了不失颜面决定?#27492;?#20063;要将此人拿下,突然那灰奴手中长剑如惊虹般急刺而出,雪亮的剑锋闪得眩人眼目,刺穿层层风雷直奔对方手腕。电光火石间,就听见“铛啷”一声,永宁公主府的护卫?#29730;禎怎怎?#36292;连退数步,掌中长剑已落地,?#21069;?#25130;断在地上的右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美貌少女笑道:“还要比吗?”言谈之间,显然把此事当成一场玩耍,根本没有把人命放在眼里。
     
      永宁公主还?#27704;?#27809;有这样落过颜面,自己这边十二个护卫冲上去,全被打倒在地不说,护卫?#29730;?#36824;被人削断了右手,已经气得面色发青了。
     
      李未央却看向了赵月,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28010;?#30447;着刚才那个?#25104;?#24102;着刀疤的年轻男子,眼中闪过无数情绪,最后定格为恐惧,然后她低下头,仿佛生怕被对方认出来一样。李未央想了想,不动声色地挡住了赵月,低声道:“你先下去。”赵月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李未央居然会下这样的命令,但她的腿已经在颤?#35835;耍?#36825;是一种无法抵抗的恐惧,她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注意到了赵月的动作,那刀疤脸的男子,半寸长轻轻上挑的旧刀痕,犹含着似是而非的笑意。
     
      “这位小姐,这是永宁公主的?#37066;?#22253;林,你?#20040;?#24050;经是不对,怎么还?#39029;?#25163;伤人?”李未央面色冰冷地看着那美貌的少女。
     
      美貌少女啧啧两声,打量了一下李未央,却是对她不感兴趣的模样,大声道:“我早就听说大历有个绝色美人叫李长乐,你?#22681;?#22905;出来!”
     
      事隔这么久,李未央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李长乐的名字,当下笑了笑,道:“不知小姐找家姐有什么事?”
     
      “李长乐是你的姐姐?”美貌少女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就你这丑样,看样子那李长乐也漂亮不到哪里去!”她说话的时候,身上的衣衫便在春风中摇曳,?#38754;?#29983;?#32781;?#26080;比娇柔。
     
      这样的美人,不但性子霸道骄横,而且喜怒无常。李未央在心中叹息一声,道:“小姐说的不错,我的姐姐的确是大历第一美人,我的容貌不能比之万一的。只可惜,你若要见她,实在是来晚了一步。”
     
      美貌少女皱眉,道:“你说什么?”
     
      李未央慢慢道:“因为她红颜薄命,不幸亡故,小姐是再也见不到了。”
     
      那美貌少女却欢喜地拍起了巴掌道:“这才好!纵然她不死,我这次来也要杀了她!”
     
      九公主捂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下意识地道:“你说什么?”
     
      那女子挑高了眉头,理所当然道:“因为我才是天下第一美人,敢比我美的,就该去死!”
     
      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那少女勃然变色:“你笑什么?”
     
      李未央?#25104;?#26159;似笑非笑的神情,道:“这位小姐,我没有笑,我只是惋惜,若是让家姐活到现在,不知道她听到这话是个什么感想。我真想让她听一听,原来美貌也是要遭罪的。”
     
      少女冷笑一声,盯着李未央的一双古井一般幽然的眼睛,突然心中不悦,道:“看见你这双眼睛我就不高?#32781;?#28784;奴,给我把她的眼睛挖出来!”
     
      那灰奴应声道:“是!”随即快步上前,就在此刻,一直默不作声在背后守着的赵月拔出腰间软剑,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将灰奴的那一柄长剑在瞬间隔开了!这一变故就发生在瞬息之间,随后两人便开始缠斗起来,李未央看得很?#32622;鰨?#19968;向难遇敌手的赵月这一次遇上了一个难缠的敌手。
     
      这是?#27704;?#27809;有过的事情,那少女究竟是什么身份,身边的一个护卫竟然有这样高的武功。联想到赵月看到那个刀?#26848;?#23376;时候的惊骇眼神,李未央瞬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23567;?/div>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高声道:“全?#23380;?#25163;!”随后,众人便见到一个锦衣玉带的贵公子快速地带着护卫过来,赵月和那灰奴同时分开,灰奴很快?#30106;齲?#36213;月却连续退了三步才?#30106;取?#32437;是沉?#26085;?#38745;如李未央,亦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眼睁睁看着赵月的脸颊上?#31350;?#29616;出两道斜飞的白痕,又过了一刻,才沁出红来。
     
      赵月迟疑地抬手触碰伤痕,指尖染上了血。
     
      尽管赵月已经输了,可那美貌少女却骤然扬眉,冷眼望着李未央,吐出几个字道:“你是谁?”
     
      这话?#23454;眉?#31471;古怪,旁人没有特别在意,可是李未央却听懂了。赵月的武功路数跟刚才的灰奴如出一辙,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女眷,他们看不出来,可是那边却已经全看明白了。这少女,是越西人!而且,明显有着很高的身份!李未央明白这一点后,下意识地看了赵月一眼。
     
      就在这时候,拓跋真已经快步赶了过来,他看了场中的情形,顿时笑了起来:“我?#36824;?#24930;了一步,怎么就打起来了。”
     
      少女挑了挑眉毛道:“你倒是会挑时间,早不来晚不来,偏巧我要收拾人了你才来!”言语之间,竟然有几分亲近。
     
      拓跋真看都不看李未央一眼,道:“有事耽搁来晚了。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表情都这样怒气腾腾的?”
     
      九公主好不容易看到兄长,眼睛一红,道:“三哥,她带着一群人冲进园子,还打了我一鞭子!”
     
      拓跋真却皱眉,看了九公主的伤口一眼,眉头一松道:“还好,没有大碍。”
     
      九公主目瞪口呆地看着拓跋真,然而李未央却从对方的态度,隐?#30142;?#21040;了这个神秘少女的身份。
     
      “小九,你向来骄纵任性惯了,居然对越西的贵客也这样没道理,还不快向安国公主道歉!”拓跋真面色?#33080;?#22320;低声斥责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李未央的眼睛微微眯起,原来是她。安国公主,十六岁,乃是越西的裴皇后最宠爱的小女儿,可?#33050;?#22312;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但这位安国公主做事毫无忌惮、胡作非为、穷极奢欲也是出了名的。
     
      越西距离大历隔着一个南疆,所以向来来往并不密切,尽管如此,却还是有许多关于这位公主的趣闻传到大历。据说越西的长公主建了一座快活园,十分的美丽豪华,安国公主不甘心被亲姐姐比下去,于?#20146;?#34892;强夺民田,开凿了一个大池,取名为昆仑池,甚至用玉石砌岸,两岸皆种满奇花异草,不论?#21512;那?#20908;都是?#26355;?#39333;郁,溪底全用珊瑚宝石筑成,在月光下照着,分外清澈。据说她还沿池造了许多亭台楼阁,招集了许多渔户、猎户住在那里,她自己也打扮成渔婆猎户的形状,在池上钓鱼或在山上打猎。为了造这座池子,她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钱,也不知道?#21152;?#20102;百姓多少的良田,永宁公主跟她比起来,完全就?#36824;?#30475;了。
     
      李未央看到安国公主这张脸,便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一个嚣张跋扈的公主她并不放在眼里,她在意的是,李敏德会怎么看待这件事。而且,赵月的身份已经暴露,对方说不准很快会找上门来吧。她并不惧怕这安国,但她不想招来越西皇?#25671;?/div>
     
      到时候,不知道会惹出多少麻烦。
     
      拓跋真笑容满面,道:“皇姐,是弟弟的不是,没有早一步跟你说起安国公主来我朝,父皇命我带她来您这个新园子参观,谁曾想她先走一步,却闹了这么大的误会。”
     
      安国公主笑道:“原来这个真是贵国?#23454;?#35828;的那个了不起的园子啊,连我别院的一半儿都比不上呢!”言谈之间,一副这里是穷乡僻壤的样子。
     
      永宁公主不由气愤,这园子花费三年时间才建成,已经是大历皇室之中最好最漂亮的建筑,是?#23454;?#29305;别送给她的礼物,可是现在听安国公主的意思,根本没有放在眼睛里,她不由压住气,道:“哦,看来我这里?#35805;?#27861;招待安国公主了!请你尽快离开吧!”
     
      永宁公主虽然为人严厉,却向来很知道轻重,这样生气地下逐?#22303;睿?#21487;见已经气恼到了什么地步。拓跋真原本很在意这个皇姐,因为她在?#23454;?#38754;前一向是很有地位,可是现在他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笑道:“皇姐何必动怒,父皇已经命我在这里召开一场宴会,现在更改地方,怕是不合适吧。”
     
      永宁公主的面色大变,她没想到?#23454;?#31455;然下了旨意要在这个园子里接待安国公主,当下想要拂袖离去,可是看到安国公主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不由强行压下愤怒道:“?#28909;?#22914;此,那么,公主请吧。”
     
      然而拓跋真却站住,望着安国道:“不知燕王殿下——”
     
      安国笑道:“我四哥可忙着去看大历的风景,没?#24352;?#25105;呢!今天这宴会怕是不能来了,还要请三殿下好好陪我才是!”
     
      她的眼睛忽闪忽闪,明摆着对拓跋真充满了兴趣。李未央不由看了一眼拓跋真的脸,只一眼她便断定,拓跋真?#22253;?#22269;公主也很“柔情蜜意”,但这种柔情蜜意,似乎是别有用心的。想到庞大强盛的越西国,李未央突然就明白了拓跋真的心思。他需要安国公主,或者说如果他能成功娶了这个女子,?#21364;?#21382;任何一个名门千金都要有帮助。
     
      “只要公主殿下相邀,我随时奉陪就是。”果然,拓跋真的笑容十分和煦,简直是从未有过的和颜悦色。
     
      李未央很明白,若是拓跋真想要讨好女人,必定能够手到擒来。看这安国公主刚才还一?#27605;?#24352;跋扈的模样,在拓跋真面前却是无比娇俏。李未央开始为她的未来惋惜,又是一个一头?#36234;?#21435;的女人……?#36824;?#36825;是她自己的选择,谁都阻止不了。
     
      拓跋真说的没错,他刚才不在,的确是去安排宴会去了。?#20154;?#20204;到了园子的东边才发现,不少的客人都已经到了。看到公主来了,客人们纷纷站起来行礼。永宁公主的面色始终是铁青的,九公主的?#25104;?#20063;不好看,李未央看不出喜怒。而一直面带笑容的,就是拓跋真和安国公主。他们仿佛刚才的不愉快并未发生似的,示意众人免礼。
     
      大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两位公主都是满脸的不高?#32781;?#32780;且到了宴会不久,九公主便先?#22411;?#24109;,说是刚才受了伤。可是,好端?#35828;?#22312;院子里?#21355;潰?#24590;么会受伤呢?这话却没有一个人敢问出口,再看永宁公主面色阴沉,大家便都去了刚才的满面欣喜,静寂下来。
     
      李未央已经吩咐赵月下去上药,她自己则坐在位置上,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毫无所觉似的。她本来打算立刻告退,可是永宁公主却悄声请求她留下来。李未央抬起头看了永宁公主一眼,却见到她一脸愤恨地盯着?#21069;?#22269;公主,像是恨不能上去给那人一巴掌。
     
      拓跋真笑道:“今天安国公主到访,原本该由皇兄接待,可是他另有要事被父皇宣进宫去,便先由我待?#20572;?#26202;上还会在宫内举办欢迎宴会,请公主不要见怪。”
     
      安国公主微微一笑,一双美目含情脉脉地看着拓跋真道:“三殿下太客气了,是我们贸然到访,反倒是?#24230;?#20102;。”跟刚才的嚣张跋扈完全判若两人,令人不自觉地怀疑她是不是有两张面孔。“我听说,今天特意请了大历最富盛名的?#23545;?#21644;墨大家两人,可是真的?”
     
      ?#23545;?#30340;确有名,?#36824;?#26377;名的并不是她美丽的面容,而是她琵?#30473;家沾?#29087;,堪称天下第一。拓跋真拍了拍手,便看到?#23545;?#25265;着琵?#27809;?#32531;走过来,向众人行礼后便坐到了一边,右手?#21448;?#36731;轻一捻,一阵萧瑟的秋意扑面而来。她轻轻拨动小弦,便送出了如同婉转秋风的?#25509;錚?#35753;人一瞬间如同置身寂静的秋?#20272;?#26376;之下。
     
      李未央静静聆听,竟觉得隐约有往事浮上心头,心中不由大为惊诧,这琵琶竟然能弹奏到如此出神入化,令人不由自主便想到过往的神奇效果,天下之间也独有?#23545;?#19968;人了。
     
      ?#23545;?#30340;演奏渐渐深入,转腕拢?#19968;?#25381;或抹,声音仿佛仙乐自天上而来,绕在园内回转不去,仿佛金鳞玉佩互相?#19981;鰨?#30097;似九霄天乐下云端。到了中途,她突然手指轻轻一划,接着凝滞不动,一丝余音从她手中渐渐散去,变得寂?#21442;?#22768;。
     
      就在此时,京都最擅长舞蹈的舞姬墨大家也领着十五名舞姬出现,她们在园子里轻轻舒展腰肢,柔软地舞动起来,这时候,琵琶的声音又起,舞蹈和琵琶的声音竟然奇迹般地融合于一体。在十五名舞姬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墨大家,她上身罩着一件春衫,白底蓝花朴素之极,翻出的领是浅紫色,更加衬得一张脸显得白里透红,?#39134;?#27809;有佩戴过多的?#20301;罰?#20165;仅簪着一朵芙蓉花,花色与素净的舞?#29916;喑模?#20415;是肌肤胜雪,明眸如醉,刹那之间便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
     
      李未央知道,这名领舞者,便是以柔软的浮云舞闻名于京都的墨娘,她原为长州人氏,随着父母来到京都,后来又开始到歌舞坊做舞姬,因为她生得美貌,又加上风姿?#30053;肌?#33021;歌善舞,尤其是擅长浮云舞,让人不自觉地便?#20004;?#21040;她的舞蹈中去,很快便在京都有了名气。
     
      李未央注视着墨娘柔美的面容,不由有点走神。
     
      在?#21543;?#22905;们还是熟人。墨娘一直在京都做舞姬,?#36824;?#22240;为出身低贱,大多参加的都是豪门富商的?#24050;紓?#23569;有机会参加皇室重要的场合。后来在一?#31389;?#20250;上,她凭着一曲浮云舞一鸣惊人,那种令人惊艳的妩媚?#22836;?#24773;,几乎是在一刹那间就掳获了拓跋真的眼睛。那时候李未央虽然心中?#20992;剩?#21487;是她却告诉自己,作为妻子就是应该容忍丈夫三妻四妾的,不仅如此,还应该为他广?#26441;?#22974;,开枝散叶。后来这个墨娘,拓跋真当晚就收了?#20426;?#19977;个月之间,拓跋真不曾再到其他人房里过夜,可见墨娘当时有多么得宠。四个月后,墨娘便传出怀孕的喜讯,不久,就封为侧妃。
     
      在李未央后来?#22993;?#30340;时候,墨娘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没有落井下石的,甚至于,她还试图向拓跋真求情。李未央明白,墨娘是在报恩,因为在她被三皇子府中其他出身高贵的侧妃欺负的时候,李未央曾经帮过她。到了这一世,再看到墨娘,李未央第一时间就把她想了起来。
     
      李未央低下头,喝下了一杯酒,这才觉得一直发寒的胃稍微暖和了一点。但愿这一世,墨娘不要再被拓跋真看中了。
     
      就在这时候,正在如痴如醉的众人听到安国公主微笑道:“真是不伦不类。”
     
      众人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都诧异地看着安国公主。她微笑着,?#31181;?#22797;了一遍:“真是不伦不类!”
     
      永宁公主面色一变,道:“安国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纵然是贵宾,也不该对主人的安排作出如此的评价。不错,琵琶向来都是独奏,很少与其他?#21046;?#19968;起配合,更遑论是舞蹈,若是强行糅合在一起的确是有点不和?#22330;?#28982;而今天?#23545;?#21644;墨娘的琵琶和舞蹈都是相得益彰,没有丝毫的违和感,给人带来很高的审美享受。所以永宁公主觉得,安国公主是在故意找茬。想来也是,刚来她还没有挑衅够,现在又想要接着找事。
     
      李未央放下了酒杯,一双清冷的目光看向安国公主。却听到安国公主高声道:“琵琶和歌舞都不算太差,只是结合在一起有些不伦不类。所谓推陈出?#25314;?#20063;必须能够融合?#27809;?#28982;一体,这样上下分割、各自为政,算得上什么新意?”
     
      ?#23545;?#26366;经为无数达官贵人演奏,哪怕?#20146;?#33499;刻的人对她都只有赞美,因为这一手琵琶,她从五岁便开始训练了,?#23478;?#20043;上堪称一绝。她和墨娘又是好?#30505;?#20004;人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才能把琵琶和舞蹈融合成一体,算是一大?#33905;隆?#35841;知今天只得到了一个不算太差的评价,她?#26247;?#26159;被人捧地久了,多少有些心高气傲,不免?#25104;?#29616;出些许怒意,却碍于在场的都是得罪不起的贵人而暗自压抑下去。墨娘则更平和一些,她柔声地道:“公主说的是,奴婢回去一定勤加练?#21834;?rdquo;
     
      安国公主的眼神仿佛钢刀一般从她的?#25104;?#21038;过,声音多了一丝嘲讽:“不必了,你这水桶一样的腰,还是从此罢了舞蹈的好!”
     
      “你——”?#23545;?#21521;来和墨娘交好,此刻禁不住勃然变色。在她看来,这位安国公主实在是太过分了,哪怕她出身再高贵,都?#36824;?#26159;大历的客人,怎么可以在这里当众指责歌舞姬的不是,?#32622;?#26159;在给主人难?#21834;L对貧园?#22269;公主怒目而?#27185;?#32780;对方却冷眼瞧她,半点不在意。
     
      墨娘便看向拓跋真,一双眼睛带了点泪光。
     
      她有着一双水灵灵的会说话的眼睛,举止优雅的风度,再加?#26247;?#27490;投足之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柔弱之态,分外让人怜惜。李未央见过无数的美貌女子,但墨娘并不只是美貌而已,她除了擅长歌舞之外,?#36824;?#22312;什么时候都能保持着一种天真柔软的性格,就是凭着这?#20013;愿瘢?#22905;一度成为拓跋真的宠妃,当然,这种情况也?#36824;有?#21040;李长乐的入宫……
     
      佳人的容貌只占其中一小部分,而其浑然天成的味道,才是权衡“佳人”的标准。墨娘并不是十分的美貌,可是她这样的神情却很有风情,男人看了全会怜惜,可是女人看了呢?尤其是那些心胸狭隘、恶毒刻薄的女人——李未央的?#38498;?#20013;一瞬间闪过刚才安国公主所说的要见李长乐是为了杀她的话,听起来仿佛是玩笑,可她觉得,那是出自对方的真心话。若是这样,墨娘的这种向拓跋真求救的态度,简直是在找死——
     
      这时候,李未央几乎下意识地要阻止拓跋真说话,可是她没有来得及,拓跋真如同寻常男人会做的一样,和煦道:“安国公主,她们?#36824;?#26159;些?#33268;?#20043;人,不合心意便换上其他的歌舞,何必在意呢?”听起来像是在?#25300;浚?#23454;际上是在给墨娘等人解围。
     
      拓跋真注意到李未央仿佛特别留意墨娘,他便不由自主地要在她面前表现出?#38405;?#23064;的怜爱,仿佛这样能刺激到他憎恨的某个人一般,当然,墨娘是太子专门请来的舞姬,他也应当予以回护。
     
      李未央心中?#21040;?#19981;好,以为安国公主会当场发怒,然而对方?#36824;?#21246;了一下?#33050;希?#33394;如春花道:“?#28909;?#19977;殿下说清,我就勉为其?#30505;?#24403;做眼睛被沙子吹了一下罢了。”这就是说,刚才的歌舞如同风沙一般,令人厌恶得情愿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居然这么简单就放过墨娘了?李未央一时有点不敢置?#29275;?#21487;她盯着安国公主看了半天,都没看出什么特别的情绪。难道是她多想了吗?如果事情往?#20040;?#24819;,也许,安国公主?#36824;?#26159;个被宠坏了的孩子,?#19981;?#35828;一些吓人的话,做一些事情来引起别人的注意。然而,看着安国公主的笑容,却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种感觉,大概是来自于对危险的?#26412;酢?/div>
     
      李未央一?#26412;?#24471;自己是个心肠狠毒的人,可她通常?#27426;?#33258;己的敌人下手。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有些人对别人下手的理由简直莫名其妙,让人不能理解,想到永宁公主府护卫?#29730;?#34987;削断的那只手和赵月?#25104;?#30340;伤口,李未央希望,一切都只是她自己多想了。
     
      拓跋真看向李未央,道:“安国公主,其实这里还有一位小姐很擅长舞?#30504;?#26366;经名噪一时,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眼福。”
     
      安国公主不由自主便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来,众人便听见拓跋真笑道:“丞相府的千金,安平郡主,我的皇姑姑,曾经以一曲水墨舞名动京都,凡是有水井处便广为流传,不知道你?#31245;?#24847;为贵客一舞?”他说到姑姑两个字的时候,好像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所有人的目光,便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
     
      李未央心电急转,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一脸为?#30505;?#36947;:“原本安国公主到来,未央自当献舞一曲。可惜,前些日子未央刚刚骑马受伤,到如今脚踝还肿着,怎么敢在公主面前?#22766;?#21602;?还是请三殿下另请高明吧。”
     
      直截?#35828;?#22320;拒绝了,而且没有一?#23380;?#22300;的余地。
     
      只见到?#21069;?#22269;公主,一双?#27704;?#30340;眼眸盯着李未央,?#21152;?#20043;间似笑非笑。李未央无意中与她对?#27185;?#21364;看她天真无邪的面容中,仿佛隐藏着无穷?#25758;?#30340;恶意,不由顿住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30116;?#31034;: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四川金7乐模拟选号投注 极速赛车官网多少 浙江11选5爱彩人 时时下载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彩77开奖结果 加拿大提前开奖平台 pk10直播记录 江西时时计划软件 极速时时彩开奖最快的网站 现金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