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44 落井下石

    庶女有毒

    144 落井下石


      “死了?!”拓跋真手指一松,奏折从桌子上掉落下来,啪地一声落在地上。
     
      “是。”侍从垂下头,掩住了面上的惊恐,“一门全部死绝,蒋三公子一睁眼就看见这么副情形,漠北人也真够绝的。”
     
      拓跋真半天都没有说话,怔怔地看向桌面上滚烫的茶,半晌,才轻声道:“原来如此。”
     
      侍从惊奇地抬起头,不知道他家主子到底在说什么。
     
      拓跋真微微一震,语气更见艰涩:“我上当了。”
     
      侍从的表情更加莫名,然而拓跋真沉默着,似是轻叹了一声:“居然会被她耍了一通,真想弄死我自己。”
     
      李未央,原来你一切都是在做戏,什么看上李元衡,什么要私奔,什么不必他管,实际上根本是在算计他,一切蓄势待发,只等着他自己跳下陷阱。连他的争斗之心与爱慕之情都能够利用在内,还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从前,他偏好的是李长乐那样的女子,模样娇媚、身材婀娜,如同牡丹花一般华丽,举手抬足都?#20146;?#28796;风情,可是看多了那种风情,渐渐也审美疲惫了……如今反而觉?#32654;?#28165;悠然的女子更加动人心魄。尤其是那种只可远观的渴望,反倒让心?#23376;?#22737;怎么都填不满。所以,李未央,你越是挣扎,我越是觉得你可爱,这世上,没有女人在招惹了我以后还能全身而退的。尤其是你竟然敢戏弄我,就该好好为此付出代价……
     
      他缓缓别过了脸,窗外头清晨阳光正好,照得他半张侧脸带了一丝狰狞。
     
      消息一大清早传回李家的时候,最先惊动的是李?#25103;?#20154;,她火速派人去寻找李未央,丫头一路飞奔着跑到三小姐的院子。白芷正低声向走廊上的丫头吩咐着:“小姐难得睡个安稳觉,做事的时候手脚都要轻着些。”一边说,一边生怕自己?#27785;死?#26410;央,还用指尖挑了一点帘子,?#20302;?#22320;朝里面望过去,?#32321;?#26446;未央没有被惊动才放下心来。
     
      报信的丫头叫了一声白?#24179;?#22992;,白芷回头一?#30130;?#24537;竖起手指轻嘘了一声,把声音压得极低,随后对旁边的人挥了挥手,丫头们悄无声息地点了点头,都散了开去。白芷这才笑着迎上来:“这不是?#25103;?#20154;身边的翠竹吗,今儿一大早怎么就来了?”
     
      翠竹在白芷的耳边说了两句话,白芷?#22841;?#19968;跳,随即道:“好,我这就去禀报小姐,你先稍等。”
     
      翠竹点点头,道:“白?#24179;?#22992;你可以要快着点,?#25103;?#20154;那里可着急呢!”
     
      李未央大清早的被吵醒,听了白芷的话却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吩咐服侍她穿衣?#36873;?#27927;漱,甚至还不忘吃了早点,这才慢悠悠地向着?#19978;?#38498;去了。
     
      到了?#19978;?#38498;,却见到满屋子的都是人。李萧然脸色沉沉地坐着,二夫人和二小姐、四小姐面上都是一派莫名奇妙,女眷们显然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蒋月兰刚才?#20011;?#39044;先从李?#25103;?#20154;之处得到了消息,如今面色却看不出丝毫的情绪,?#36335;?#36319;她没有关系似的。
     
      一片静寂无声中,忽然有人轻轻咳了一下。
     
      所有人抬头,目光聚向门口的纤瘦人影,脸色微变。李萧然手中一直把玩着的核桃突然掉在?#35828;?#19978;,一?#24811;?#22108;咕噜地滚到?#27515;?#26410;央的脚底下。李未央弯腰将那光滑的核桃拾了起来,捧在手中,拿袖子擦了擦,然后才轻轻地送回给李萧然。
     
      李萧然神情莫名地迟滞,盯着她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抬头,嘴角扬着,眼底笑浓,看向盯着她的众人,轻声道:“?#25103;?#20154;,这是怎么了,一大清早,大家的表情都这样不好看。”
     
      李萧然挑眉,将她从?#36820;?#33050;打量了一番。
     
      像是第一?#31283;?#35782;这个女儿一样。?#38498;?#20013;闪过的是李未央刚刚从平城回来的时候,清秀的眉眼,温柔的性子,?#20174;?#26159;从不服输,不肯吃亏,那时候他以为她?#36824;?#26159;个庶出的丫头,将来可以替李家铺路的石子,虽然也存了一点愧疚,但那愧疚跟利益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到后来李敏峰被赶出家门,大夫人又这么没了,再接着是李长乐——但这都是李家的内斗,李萧然并未觉?#32654;?#26410;央有多么厉害。?#19978;?#22312;蒋家一门的死,众人都说是因为漠北人害怕蒋家复起,所以想方设法先下手除掉蒋家人,可李萧然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但说跟李未央有关系,李萧然又实在是难以置信。
     
      从前虽然忌惮这丫头,也没多花?#22868;?#21435;琢磨她究竟有什?#22402;?#20154;之处,然而此时此刻,方觉出这她是如此的不同寻常。
     
      “你大舅舅一家,除了三子蒋华,全都被人谋杀了,就在今天一早。”李萧然慢慢地说着,随后一旁的二夫人等人脸?#19979;?#20986;无比惊讶的神情。
     
      李未央同样露出吃惊的神情:“父亲,您是?#23265;?#30340;,不是在和未央开玩笑?”
     
      李萧然瞬间眸若?#26007;?#36814;照,一阵寒光劈面,道:“这种天大的事情,怎么好?#32654;?#29609;笑。”
     
      李未央迎上他的锋利,眸底平静到无以复加,叹了一口气,道:“不是未央要怀疑,只是谁能做得出这种事情,大舅舅一家可是将门,又有数不清的护卫,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未央真是不明白,若是杀手能够入蒋家如入无人之?#24120;?#23682;不是要对蒋家特别的了解。更何况,依父亲所言,杀手既然要?#24811;?#33931;家满门,为何单独留下三公子一个人呢?岂非是为了报?#27492;?rdquo;
     
      李?#25103;?#20154;点头,道:“我也是这样看,留下蒋华一人,恰恰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李未央的表情便也很凝重,慢慢道:“?#21069;±戏?#20154;,留下三公子一人,自然是要让他看看,得罪对方的下场究竟是什么。既然如此,来者当然是三公子的仇人,而且非是有血海深仇不可。就不知道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遭到满门屠戮的下场。”
     
      李萧然听了这话,脸色松缓了些。
     
      二夫人也道:“三小姐说的有道理,能把人家一家子都杀的干干净净,简直是太可怕了!必定不是求?#30130;?#32780;是报仇啊!希望这报仇的别因为咱们和蒋家有亲便找上门来!”说着,她略有厌恶地看了蒋月兰一眼。
     
      这话说的极为不好听,蒋月兰实际上说不上是蒋家嫡系,对方要报仇也断然不会找她,可是李二夫人就偏偏这样说了,摆明是找不痛快。蒋月兰却?#36335;?#27809;有听明白一样,?#36824;说?#30528;头,想着自己的心思。
     
      李萧然则目光凝重,嘴唇紧抿,似是怒火又起:“真是家门不幸啊!”他这样说,却不知道是说蒋月兰,还是在说李未央。然而他的表现,却说明了他的态度,对这件事情是十分的不赞同。
     
      “父亲,”李未央的声音滑过来,切断了他生冷的目光,“女儿有?#36299;?#35828;。”
     
      李萧然抬头,正触上她眼,那双眼睛犹如一口古井,平静无波,他不由自主便道:“你要说什么?”
     
      李未央弯了弯唇,“女儿不懂事,却知道如今风向怕是要变了。”
     
      李萧然脸色微变,却没有打断她,于是她又继续道:“大历地震,随后漠北和南疆皆是?#26469;?#27442;动,陛下先是让在半路的蒋国公回到南疆,又接连招了蒋旭进宫,这一切都说明,蒋家马上就要复起。可偏偏在这个当头,七皇子拓跋玉驱逐了五十万漠?#26412;?#38431;,让他们从此一蹶不振,解除了北边的危局,现在又马上要班师回朝,这将在朝堂之上将引起多大的变动,可偏偏这时后蒋家却倒了——”
     
      李?#25103;?#20154;显然有点不赞同:“毕竟还有蒋国公在。”
     
      李未央露出似笑?#20999;?#30340;神情:“?#25103;?#20154;,蒋国公的年纪?#20011;?#22823;了,若说从前蒋家枝繁叶茂,有两个好儿子,五个好孙儿,将来自然能够继承蒋家威名,现在么,蒋旭和赶回家丁忧的蒋厉都无故丧命,蒋海死的身败名裂,蒋南被陛下处斩,蒋天不知所踪,蒋洋也死在这次的屠杀之中,蒋家只剩了一个蒋华……所有的百年大族,?#22841;?#35201;无数英杰来支撑。蒋家枝叶已?#24076;?#22914;今就连最后一丝机会都断绝了。”
     
      ?#25103;?#20154;想了想,不由叹了口气,的确如此。前朝两百多年中,最为出名的大家族是乐?#24076;?#20809;是见于史书的人数就有十二代、一百余人。一朝之中便出丞相三人,一品将军四人,尚书两人,侍郎八人;封爵者公八人,侯三人;皇后一人,太子妃一人,王妃两人,驸马四人等,真?#26188;?#23558;相接武、公侯一门,其家族人物之盛,德?#20498;?#21195;之隆,在历史上堪称绝无仅有。然盛极必衰,前朝末代?#23454;?#23545;乐氏十分?#24405;桑?#30334;般施展手段给予打压,导致乐氏?#26412;?#27809;落。到了前朝末年,当乐氏家主?#32622;?#21435;世后,这个昔日华丽豪门,无奈地落下了帷幕。乐氏这样的大家族尚且如此,蒋?#20063;还?#26159;将门功勋,所谓根深叶茂,旁支却没有优秀子弟,全靠着主支,一旦后继无人,自然是从此在京都的大家族除名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生起一种兔死狐悲之感:“?#21069;。?#33931;家倒了,彻底地完了。”
     
      李未央见李萧然和李?#25103;?#20154;脸上都是一副消沉的神情,不由笑了笑:“人们常说,除却?#20999;?#30343;室显贵外,尚有四大家族最为兴盛。第一就是代出将侯的蒋家;第二就是一连出了两位丞相的李家;第三是父子先后掌兵二十万的罗国公府;第四就是当今皇后的娘家,满门清贵的苏氏。我李家虽然连续出了祖父和父亲两代丞相,在朝中地位显贵,父亲又苦心经营二十年,然而咱们却一?#21271;?#33931;家?#21355;?#21387;制着,最大的原因就是蒋家人才辈出,群星璀璨。可是如今蒋家经此重创,早已衰微,既无显官,又无人才,凭什么列为第一?难道我李氏贵为丞相,还比不上蒋?#19979;穡?rdquo;
     
      话音落?#24076;?#19968;屋子人面面相觑,竟是无话可接。
     
      ?#25103;?#20154;一时语塞,没想到李未央竟然如此说话,且不说旁的,蒋家毕竟是李萧然的岳家,单就李未央那恍若得意的神情,便足?#26188;?#26159;忤逆大胆了,可看李萧然的脸色竟无不豫,甚至出现隐隐的兴奋,于是更不知是该斥她还是由着她继续说。
     
      李未央所言,其?#23265;?#26159;李家每一个人心中所想,却也无人敢当众说出来,生怕会被认为是落井下石、?#26377;呢?#27979;之徒,可她竟然毫无顾虑地说了出来!
     
      李未央扬脸笑,声音若?#23637;然起浚?ldquo;蒋门既去,罗氏又与我们交好,而苏氏早已衰微,朝中便是我李氏的天下,父亲应该开心才是!”
     
      她的态度看似和蔼,气势却咄咄逼人,不容任何质疑与反驳。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李萧然,静默以待。
     
      李萧然有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他望着李未央。却见到那一双古井一般的眼睛神?#26432;?#20154;,青丝泛出墨玉般淡淡光泽——这孩子,原来某个瞬间,竟然能迸发出这样的力量,霸道的让人说不出一个字。你越是怀疑她,她越是让你觉得不可?#23478;欏?#20174;前觉得她过于横冲直撞?#36824;?#19968;切,可?#20146;?#32454;一想,聪慧过人的她,岂会如此鲁莽?她?#36824;?#26159;在声东击西,让人脑袋里混沌一片,猜不出她的意图来。如今,他才肯定,蒋家的死,她必定一早就料想到了,而且,简直是在欢欣?#22856;?#22320;等待着人家血流成河。
     
      李未央微微垂睫,又补道:“按理说,蒋家毕竟算是未央外祖家,如今父母的姻缘也是他们所为,本轮不到女儿说这种话。但凡事都要权衡利弊,哪怕母亲原本也出自蒋家,既然嫁入我李?#24076;?#20320;身上的一品诰命也是因我父亲而得,将来百年之后无论如?#25105;?#33900;不到蒋家去。所以,这屋子里的所有人,?#21152;?#20026;我李氏利益着想。蒋氏?#32781;?#21017;李氏消沉,蒋氏亡,则李氏?#32781;?#36825;样想来,母亲以为如何?”
     
      蒋月兰看着李未央,笑了笑,向李萧然肃然道:“老爷,未央说的对,蒋家这一门正是死得其所。”从此之后,她再也不必受制于蒋家,可以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了!
     
      李萧然料不到连蒋月兰也这样说,一愣,随后眼中的神色慢慢发生了变化。的确,蒋家仗着蒋国公手里的兵权,处处在朝中压了他一头,甚至连内宅都要听从一个妇人之手,如今蒋家算是彻底玩完了,罗国公府因为七皇子的关系,一直拼命拉拢自己,而另外皇后的娘家苏氏……皇后可是重病缠身的,?#20154;?#19968;死,苏氏也就差不多了,还有谁能在朝中与他抗衡?所有的文官可都是他的人——李萧然这样一想,嘴角不由自主浮现出了一丝丝得意。
     
      没错,蒋家人怎么死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死了以后会给李家带来更多的?#20040;Α?/div>
     
      ?#25103;?#20154;叹了一口气,道:“但,总是要去吊丧的。”
     
      吊丧自然不可避免,李未央也不拒绝,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言一句。
     
      很快,李未央回到自己院子换了素净的衣裳,亲自陪着李?#25103;?#20154;去了蒋家吊丧,这件事情闹得这样大,如今整个京都都知道了,虽然蒋家是倒了,可太子却亲自带着侧妃蒋兰坐镇蒋家,并且向?#23454;?#35831;下?#23478;?#35201;严惩凶手,如今各家都还?#21069;?#29031;礼节备了丧礼前去吊唁。
     
      满门死绝,只剩下一个三公子,啧啧,这真是够耐人寻味的。
     
      到了蒋家,却是满眼缟素,令人心底发毛,里里外外忙来忙去的却不是蒋家仆人,而是太子临时寻来的打点丧事的下人。守门的听说这是李府的马车,神情顿?#26412;?#21464;了,高声道:“等着,我去告诉主子一声!”
     
      咣当一声,大门?#20011;?#20851;上。
     
      李家的管家大骇,居?#35805;?#26446;府的人拒之门外,这也太无礼了!这?#32654;罾戏?#20154;的脸往哪里搁?再者,哪怕要去通报,也应当?#24825;?#26446;家人进去坐了,哪能让女眷就这么在门口等着,这是什么态度。
     
      李管家惴惴不安地上前去通报,李?#25103;?#20154;沉下了脸。这一次,蒋月?#23478;?#36523;体不适为名回避了这个场?#24076;?#20108;夫人却眼巴巴地来看热闹,她赶紧道:“这蒋家人,也太不识抬举吧!”
     
      李?#25103;?#20154;的脸色变得更难看,管家微微不安,不敢看她的脸色。
     
      李未央的脸上却恬柔安静,毫无怒色,?#36824;?#28129;淡道:“?#25103;?#20154;,我们依照礼节前来吊唁,却被蒋家拒之门外,这也是他们无礼在先,咱们就算立刻回去,也不会有人说我们的不是。”
     
      李管家轻轻垂了头不说话,三小姐向来平和,今日竟然这样强势,不?#38378;?#20154;心惊。
     
      李?#25103;?#20154;叹了口气,道:“如今蒋家虽去了,却还有个蒋庶妃,她马上就是太子妃了,何苦过门不入与她结仇呢?再等等吧。”
     
      只怕这个太子妃再也轮不到她了,李未央心中这么想,面上却若无其事,眼神平静地在蒋家门上扫了一眼,?#36824;?#28129;淡道:“?#25103;?#20154;说的是。”
     
      大门还是打开了,?#36824;?#31561;了许久。如今负责全权处理丧事的是太子府的周管家,他特意请?#27515;罾戏?#20154;去中堂坐了,着人上了茶,周管事语气十分平静:“李?#25103;?#20154;,蒋妃娘娘虽然回来主持丧事,可毕竟诸事繁忙,实在顾不到您这边,怕是要让你空来一回了。”语气里,有逐客的意思。
     
      客人到了门上,最少也要去灵堂上一炷香,否则跟过门不入有什么区别。蒋兰到底是什么意思?摆明了给李家难堪吗?李?#25103;?#20154;的脸色简直难看到无以复加,她蒋家死光了关别人什么事,是他?#20146;?#24049;得罪了漠北皇室,招来这灭门?#19968;觶?#20182;们李家看在曾有姻亲关系,特意上门来吊唁,却先是当着无数宾客被拒之门外,再者进了门却连灵堂都去不成,蒋兰这毫无?#26188;?#26159;在打李家的脸!
     
      李未央心头冷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原本蒋家如此劫难,表面看是她李未央推波助澜,实际上根本是蒋华咎由自取,若非他先里通外国,何至于到了这个地步?#32943;?#22312;蒋兰迁怒到李家头上,简直是可悲又可笑。?#36824;?#35805;说回来,她本来也没有非来吊唁的意思,?#36824;?#26159;陪着?#25103;?#20154;走一趟罢了,要看蒋家人落魄的脸,她才没有这般兴致!
     
      她淡淡道:“?#25103;?#20154;,咱们还?#20146;?#21543;,何必做这等不受欢迎的客人!”
     
      李?#25103;?#20154;脸色稍微平缓了些,冷冷道:“礼留下吧,咱们回去!”李家人刚?#29031;?#36215;来,却突然听见一道极为讽刺的笑声。
     
      “安平县主?#20040;?#30340;胆子!”一声女子的嘲讽后,满身素服的蒋兰站在了门口,她的身后,随之而来的,是纷繁复杂的脚步声。周管家面色一变,他原本是怕起冲突,想要?#37027;?#36865;走李家人,却不想蒋侧妃还是知道了!
     
      匆忙、杂乱,三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太子府护卫,将中?#32654;?#22836;的人团团围住。
     
      李?#25103;?#20154;骤然变色,眸子里噙了薄怒:“蒋妃,你这是干什么!”
     
      蒋兰的头发梳得溜光,只戴了一朵白绒花,脸上的皮肤看起来十?#20027;?#28129;没有光泽,然而那一双眼睛却是充满了愤怒和恨意,?#25163;?#22320;盯着李家一行人。得知噩耗之后,她?#36824;?#19968;切地跑回蒋家来逼问蒋华,这才知道这一年来他与李未央的恩怨,知道蒋家覆灭一事必然与眼前这个看起来?#25484;?#36890;通的闺阁千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她怎么能轻易放过对方!
     
      “你们都不可以走。”蒋兰慢慢地说道。
     
      李未央看对方煞有其事的模样,反倒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她的脸上宁静无波,声音显出一分冷然:“不让吊唁,也不允许我们离开,蒋妃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囚禁李家人,还是预备杀了我们?”
     
      蒋兰没想到李未央半点都不畏惧,不由脸色变了变。
     
      “我们?#36824;?#26159;前来吊唁,这也是礼数,却不知道蒋妃拦着我们,是何道理?”李未央句句漠然,全然不将这些手中持长剑的护卫放在眼里。
     
      蒋兰冷笑一声:“李未央,明人跟前不说暗话,我家中众人惨死,你难道不要付出点代价吗?”
     
      李未央温婉笑了:“蒋妃真是说笑了,蒋?#39029;?#20107;,未央也是今天早晨刚刚得知,而且听闻那漠北人还在大舅舅的身上留下了?#32487;冢?#36825;足以证明事情都是漠北皇室所为,与我一个柔弱的闺阁女子又有什?#22402;?#31995;?你总不能因为我曾经与大舅舅他们发生了些许争执、闹得有些不愉快就这样冤枉我吧!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哪里来那么大的能耐令你们怀疑到我头上?蒋妃若是有证据,大可以去告知京兆尹,在这里空口白舌说这种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蒋兰想不到她如此说话,不由?#24352;?#36947;:“要找到证据也不难,只要你在这蒋府上留下,不出五日,你必定能说出真话来!”
     
      这是打算公然囚禁李未央,刑讯逼供了——李未央不想蒋妃竟然?#20011;?#24868;怒到了?#36824;?#19968;切的地步,若说往常,她绝对没有这般愚蠢,这件事情无论谁去查,她李未央身上都沾不上半点血,可见蒋?#23478;丫?#26159;被逼到走投无路了。
     
      李未央笑容依旧?#21069;?#36731;盈优雅,没有丝毫的波澜,道:“蒋妃,你敢囚禁李府的女眷,不觉得自己手伸地太长了吗?#21051;?#23376;可容许你这样做,莫要打错了主意才是!”
     
      蒋兰冷笑一声,微微撇了头,声音里带着狠戾,“李未央,你拿太子来压我,未免看低了我!拼去这个侧妃不做,我也要替我家讨回公道!”说着,她一挥手,那三十护卫便冲进了中堂,李?#25103;?#20154;惊骇莫名,二夫人?#20011;?#23574;叫一声,晕了过去。
     
      李未央突然笑了,笑容中带了一丝嘲讽,却没有畏惧。
     
      “你笑什么!”蒋兰的脸上又有不自然。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我笑,因为你可怜。”她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像是在看落入陷阱垂死挣扎的野兽,“你生在蒋家,却偏偏是个庶出的,?#26377;?#19981;得宠爱,蒋厉?#36824;?#19968;夜风流和一个歌姬生了你,他自己都?#38405;?#20805;满不屑,从来不闻不问。二夫人自然不会厚待你,你仅仅因了唯一的庶出身份,在蒋?#19968;?#22320;连一条狗都不如。最后是国公夫人栽培你、训练你,让你进入太子府。是不是?”
     
      听李未央提起这些往事,蒋兰?#36127;?#24594;不可遏:“李未央,你胡说?#35828;?#20160;么!这跟此事毫无?#19978;擔?rdquo;
     
      李未央冷笑一声,声音阴冷下来:“毫无?#19978;擔?#20320;一派大义凛然要为你家人报仇,可?#20146;?#24974;恨他们的人,不是你吗?!”看着蒋兰一下子变得惨白的容色,李未央勾起了?#33050;希?#30520;子里毫无感情,“在蒋家人的心里,你这个女儿根本毫无意义,他?#20999;?#35201;你的时候就嫁你入太子府,却连一个正妃的位置都不曾为你争取,任由你在太子府挣扎求存,等到你好不容易生下太子长子,若是蒋家人肯帮着你、扶持你,将来不知有多么美好的前程在等着你——偏偏蒋家从来不肯为你做后盾,遇到事情又总是第一个牺牲你,甚至于罔顾太子与拓跋真勾结,这些事情你不都知道吗?”
     
      李未央的眼神,扫过周围的太子府护卫,她知道,这里一定会有人将这些话传给太子,而这些话,无比重要!
     
      蒋?#24049;?#19981;得冲过去?#27627;死?#26410;央的嘴,她厉声道:“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去拿下她!”然而一个护卫刚刚冲上去,赵月的长剑就架住了他的脖子:“谁敢!”一旁的赵楠,也亮出了手中的长剑。
     
      李未央笑了笑,眼神飘渺而悠远,突然语气变得更加和缓:“表姐,何必动怒呢?因为我说中了你的心思吗?明知道蒋家选择了拓跋真,将你置之?#36824;耍?#20320;对他们还能有什么感情呢?你心中,装的是亲人的仇恨吗?不,你?#36824;?#26159;在?#24352;?#22312;气愤,眼看着你生下了太子的儿子,太子妃又死了,你很快要坐上太子妃的宝座,可偏偏这个时候蒋家人死了,蒋家可以没有你,可你断然不能没有他们,所以他们的死,等于拆了你的台。你的太子妃美梦就此没了,所?#38405;?#25165;迁怒于我,明知道我和此事牵扯不上任何的?#19978;擔?#21364;还要在这里对我刀剑相?#30130;还?#27844;愤而?#36873;?#20320;这样的孝顺女儿,还真是让人不敢苟同呢!”
     
      “不是!你胡说,你全都是胡说!我没有!”蒋兰一瞬间眼睛通红,若非竭力控?#30130;丫?#25169;过去卡住李未央的喉咙了!
     
      “你明知作为皇家的儿?#20445;?#25353;照大历的律法是不可以为娘家披麻戴孝的,可是?#39748;?#20320;这头上的白花……啧啧,明摆着是在诅咒皇家!再者,凭你如今的身份本?#20174;?#24403;好好在太子府里头呆着,却偏要逞强为蒋?#39029;?#22836;,因为你一直很自卑……你是要用逞强来掩?#25991;?#30340;自卑和没法坐上太子妃宝座的愤怒!”李未央的声音平和又笃定,唇角却挑了笑,“所以我劝你,老老实实回到灵堂去做你的孝子?#36864;錚?#21315;万别多管闲事!若是你今天在这里为难我,事情传了出去,别人只会笑话太子教妻无方,将来一顶大帽子压下来,你的前途就毁了。逞能无用,只会坏了你这些年的努力!”李未央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去,目光不曾停留在呆若木鸡的蒋兰身上。
     
      太子府的护卫还拦在面前,正在犹豫不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却突然有一道阴冷的声音道:“让她们去灵?#30473;?#25308;!”
     
      众人回头,却是一脸惨白的蒋华。
     
      李未央冷笑一声,凝目瞧着他,他亦瞧她,两人锋利?#30452;?#20919;的眸子一撞,似寒刃交接,?#27966;?#20986;寒光。
     
      蒋华仿若绝境中的野兽,凄惶绝望,恨意滔天,李未央却笑了起来:“三公子,多谢了。”
     
      蒋华低下头,似乎不想再看她一眼:“去上了香,便离开吧,蒋家不欢迎你。”
     
      李未央不以为意,吩咐人搀扶了二夫人,随后与李家众人一起慢慢向外走,走到蒋华身边时,她突然轻声道:“三公子,你错了。”
     
      蒋华抬起头来,盯着李未央,神情莫名。
     
      李未央微笑:“?#20011;?#27809;有蒋家了。”
     
      一句话,蒋华突然怔住,直到李未央走远,他还根本没办法回过神来,随后他突然笑起来,笑得异常惨痛,蒋兰走过来,不?#26188;?#36947;:“她到底说了什么?”
     
      蒋华的笑声不可遏止,神情却越发凄厉:“她说,?#20011;?#27809;有蒋家了。”李未央今天来,他总算知道是为什么,为了羞辱他,给他致命一击!这个女人,半点都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她?#36824;?#35201;蒋家覆灭,更要他蒋华的性命!心思之歹毒,亘古罕见,连他这样一个心机深沉、视人命如草芥的男子也自愧弗如!
     
      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女子……他为?#20301;?#25307;惹上,他蒋家的确是想要她的性命,也笃定了她没有能力反抗,谁曾想转眼之间,蒋家满?#21866;?#25968;毁在她手上!这样的报复,这样的步步为营!好狠毒!真的好狠毒啊!而自己,竟然是亲手把蒋家送上了绝路!他越想越是可笑,一手扶着?#21073;?#24471;了?#22868;?#20284;的全身颤?#19969;<负?#26159;再也遏制不住,在狂笑声中咳成了一团,?#35828;賾滞?#20986;了一口浓血,仰天倒了下去。
     
      “三哥!”最后见到的,是蒋兰惊骇的面孔,然而蒋华却?#20011;?#22833;去意识,听不见了……
     
      从灵堂上了香出来,迎面却是三皇子拓跋真。李?#25103;?#20154;淡淡点了个头,明显没有寒暄的意思,然而他却拦住了去路,缓缓道:“请安平县主一叙。”
     
      这是单独要见李未央了!这样的场?#24076;?#36825;样的?#34987;?#22914;此的不合时?#32781;?#19968;向谨慎小心的三皇子拓跋真竟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32654;罾戏?#20154;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看了一眼身后的李未央,却见她微微点了点头,便道:“好,那我们便去马车上等你。”
     
      刚刚才被掐了人中醒来的二夫人,怀疑的眼神在李未央和拓跋真之间转来转去,恨不能留下来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个李家三丫头连拓跋真都给?#21019;?#19978;了,?#19978;?#26446;?#25103;?#20154;根本不给她这样的机会,近乎半命令道:“咱?#20146;?#21543;!”二夫人等人无奈地跟着李?#25103;?#20154;离去了,院子里除了匆忙而过的、正在忙着办理丧事的仆人,就剩下他们两人而?#36873;?/div>
     
      拓跋真的目光落在李未央脸上,深涧似的一双眸子,生出无限寒意。她面容看起来甚是平静,极为恬然,安静乖巧得完全不像是那个在背后操纵一切的幕后黑手。
     
      他这才朝她走去,步子沉而缓,与她尚有几步之隔?#21271;?#20572;了下来,“李未央。”
     
      她笑容十分寻常,像是见到?#21543;?#20154;,疏远而冷漠:“见过殿下。”
     
      他望向她的左脚,低声道:“听?#30340;?#20043;前受伤了?”
     
      李未央以为他来兴师问罪,却不想是这样一句,不由一怔,迟疑道:“有?#20599;?#19979;关?#24120;?#25105;自然无事……”
     
      他看着她这模样,眉头轻动,径直问道:“你?#20011;?#27585;掉了蒋家,还要做什么?”
     
      李未央低眼:“殿下真是会寻我开心,蒋家之覆亡与我无关,我什么都不会做,也做不了。”
     
      “我非傻子。那?#32622;?#26159;你利用太子,不,或者说是你在利用我,后来,你还利用了蒋华,利用?#27515;?#20803;衡。”他的目光如飞刃一般地扎进她眼底,“这些都是你不能否认的事实。”
     
      李未央听出他话中之意,却也只是笑了一下,道:“殿下实在是太抬举我了。”
     
      拓跋真却突然开口道:“我生平从来只有利用别人,从来没有人能掌控我的心思,因为我没有弱点,没有人能阻挡我的步伐。可是你,却利用了我?#38405;?#30340;喜爱,利用了我的?#20992;剩?#26263;中操纵了我替你做事,李未央,?#23265;?#30340;,我不得不佩服你。”
     
      其实当时?#36824;?#25299;跋真是否出手,李未央都会让七皇子救下刘太妃,并且追击李元衡,但拓跋真?#36255;?#22826;子的行为,恰好让她脱了嫌疑,这又有何不好呢?#21683;?#35828;喜爱和?#20992;剩还?#26159;他的占有欲作祟,因为得不到,所以也绝对不会让她跟李元衡私奔,当然,私奔一事,全然是他妄想而?#36873;?/div>
     
      李未央淡淡道:“我要殿下的佩服又有何用,您还?#20146;?#24049;留着吧,若是您别无它话,未央要告辞了。”
     
      拓跋真却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李未央抬眼盯着他,眼里惊诧之色一闪而过,却转瞬定了神,只淡笑道:“殿下还有什么事?”
     
      拓跋真竟?#20146;?#22066;地一笑,道:“李未央,我让你来我身边,你是执意不?#19979;穡?rdquo;
     
      他的声音一下子弱下来,眸子却定定地望着她,其中?#36335;?#26377;所恳求。
     
      李未央冷笑,她的心情一下子充满了嘲讽,道:“我以为殿下?#20011;?#26126;白我的选择了。”
     
      拓跋真慢慢道:“?#21069;。?#20320;不肯来我身边,这句话我问过数次,你也答过数次,终究是我不?#25103;?#24323;,要再问你一次。”
     
      李未央神色冰冷,却无半丝转圜的痕迹:“殿下,这句话你问我一次,两次,百次,千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你何必再问呢?”她着实不明白,拓跋真这样的骄傲,这样的冷然,这样的不留余地,他对待任何人都是那样的无情,若是别人?#25745;?#20182;一次,他岂会给对方这样多的机会,他到底是在干什么?真的是疯了吗?她不理解,第一次对眼前这个曾经她以为很了解的人感到?#21543;?/div>
     
      或许,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眼前这个人。所以她只是道:“那么我就最后回答一次,我不会去你身边。”
     
      拓跋真看着她,却倏忽笑了,道:“李未央,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这样也无所谓吗?”
     
      李未央只是道:“是的。”
     
      拓跋真的笑容更深了,看着她的眼神?#36335;?#23545;待心爱的情人,可李未央知道那其中含了多少的冰冷,?#36127;?#33021;让人的心脏都冻结起来,再也没有办法呼吸。
     
      “那么,再见了,安平县主。”拓跋真笑笑,从她身旁走过。
     
      两人错身而过,李未央走的与他是相反的方向,不曾有片刻停留。不错,跟拓跋真直面对上,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到目前为止,李未央从未见他失败过,或者,见过他失败的人,最终都会死在他的手上。
     
      李未央一直以来,都在对付蒋家,从来都没有和拓跋真面对面斗一斗,她不知道,自己有几分把握可以胜他,但她知道,现在?#20011;?#27809;有退路了。哪怕是看她一步步把蒋家逼迫到如斯地步,拓跋真也绝对不会再放过她。不能为他所用的人,一概都是敌人,他不会让她帮助拓跋玉的,只会在这之前除掉她。
     
      原本他是设计过她,要她的性命,可却都没有下死手,因为他始终在等待,?#20154;?#21457;现走投无路去投奔他,现在,他?#32622;?#26159;不会手下容情了,因为她?#20011;?#30952;掉了他最后的一点耐心。
     
      ?#19978;В?#22905;不能?#32781;?#22240;为她的身后根本没有路,她这样的人,是不会往后退的,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又如何,她也要闯过去!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快乐赛计划 大乐透自动选号器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新时时和老时时的区别 CPCP彩票分分钟 mg电子娱乐平台 浙江20选5开奖走势 内蒙古时时综合走势 上海时时即时 香港宝典开奖搅珠现场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