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41 故布疑阵

    庶女有毒

    141 故布疑阵


      皇帝很快下了罪己诏,并且开了粮仓,开始给受灾的各地平民放粮。动荡的人心很快平定下来,受灾严重的地方原本预备出逃的百姓们开始返回家乡重建家园,而本来损坏就不算太严重的京都,也正在重新修整之?#23567;?/div>
     
      表面上,局势暂时平定了下来,可实际上,京都的人?#19988;?#37117;开始?#26469;?#27442;动。首先是皇帝下旨命令原本在半路的蒋国公返回南疆镇守,以应?#38405;?#36793;的?#26412;郑?#25509;着对蒋家的态度颇有松动,十天之内连续招了蒋旭进宫三次,而且是御书房单独议事,一时之间京?#23478;?#35770;四起。这样的消息传到李未央的耳中,她却是?#36335;?#26080;知无觉,表现的十分冷淡。
     
      原本就是预料中的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李未央看着连李萧然都坐不住了,三天两头在书房里找了谋士们探讨局势,她却自顾自地养伤、睡觉,看着?#23601;?#20204;清点财物损失,然后对砸碎的古董花瓶表示一些惋惜之情,间或安慰一下损失惨重的孙沿君,过的就跟其他家里那些个千金小姐们?#30343;?#20040;两样。
     
      然而,九公主却突然给李未央下了帖子,李未央手?#24515;?#30528;那?#25506;?#30340;帖子想了半天,才想起这约的地点是在一处别院。
     
      “小姐,您要赴约吗?”白芷悄声道。
     
      李未央叹了口气,把帖子随意地丢在一边,道:“公主相约,自?#30343;且?#21435;的。我想,她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
     
      白芷的脸上就露出奇怪的神情,这当口,九公主到底为什么要来找李未央呢?而且那帖子里头的措辞似乎十分恳切,定?#30343;?#26377;求于人。但和亲的危?#25214;丫?#27809;了,九公主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知道李敏德必定会阻止,李未央倒没有告诉他,反而亲自赴约,因为她有?#26412;酰?#20061;公主是真的有要紧事。等一?#36820;?#20102;别院,白芷扶着李未央下了马车,九公主竟然亲自在门口等着,一看到李未央立刻奔了过来,眼神里带着急切:“未央姐姐!你快去看看七哥!他的情况真的很不好!”
     
      拓跋玉?李未央的目光有一?#24067;?#21464;?#32654;?#28129;,反倒不着急了:“哦,七殿下怎么了?”
     
      “德妃娘娘死了以后,他就一直守着她的宫殿不肯出来,甚至不?#20808;?#20154;下葬,直到最后地震的时候,他还抱着德妃娘娘的尸体不放。后来?#22351;?#19979;的柱子?#30097;耍?#25252;卫强行将他带了出来。”九公主的面色十分的不安,“可是他——每日里除了高烧昏迷,就是醒着也不肯?#30776;?mdash;—我想要去禀报父皇,可是父皇母后都为?#35828;?#38663;的事情烦恼,我实在是不忍心再让他们担心,可是我?#32622;?#26377;别的办法啊!”
     
      九公主的眼睛里不由?#28798;?#30340;涌现出泪珠,怕惹?#32654;?#26410;央讨厌,赶紧抬袖擦泪,“七哥一直很坚强,从来没有这样过,地震是死里逃生了,可他要是这样下去,?#25925;?#24471;?#20154;?mdash;—”
     
      李未央抿了抿嘴,表情复又微笑:“公主,心病还须心药医,我可没有办法让德妃娘娘死而复生啊。你找我来又有什么用呢?”
     
      九公主赶紧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30343;?mdash;—知道七哥他?#19981;?#20320;,也许你的话他会听的!我想要请你试一试,哪怕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请你帮一帮他吧!”
     
      李未央看着九公主眼?#23376;?#30408;的泪光,不由慢慢道:“七皇子其实很幸福,他没?#35828;?#22915;在身边,至少还有你这个妹妹对他这样关怀。?#19978;В?#25105;帮不了他的,谁都帮不了他,除了他自己。”
     
      “不要紧!你就去看他一眼!就一眼!算是我求你,好不好未央姐姐?”九公主泪眼莹然,显然李未央是她最后的期望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我就去看望他,但我?#30343;?#21435;探病的,你明白吗?”不是来治病的,这是两回事。她没有责任和义务承担别人的期待,?#36824;?#22905;也很想知道现在拓跋玉到底成了什么样子,能够让九公主这样着急。
     
      九公主破涕为笑,?#38505;?#36947;:“未央姐姐,多谢你了,以后但凡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说!”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说不定——我哪天还真需要你的帮忙,先?#20146;?#20320;的话了。”
     
      九公主郑重地点了点头,漂亮的脸蛋儿却?#25925;强?#33457;了,李未央不再多言,转身进了院子。
     
      一进到屋子里,扑鼻就是一阵血?#20219;叮?#22320;上一片狼籍,李未央看了一眼,果然见到拓跋玉坐在屋子中间那一把黄藤木椅子上,?#30343;前?#30529;着眼,表情十分麻木地看着不知名的地方,而他肩头的绷带上却是透出大片的血,可见的确如九公主所说,他是不?#20808;?#20154;治疗的。
     
      李未央轻声道:“七殿下。”
     
      听到她的声音,拓跋玉忽然有了生气一般睁大了眼睛,然而在看清她面容的那个?#24067;洌?#21364;别过脸哑着声音道:“你不是彻底放弃我了吗?为?#25105;?#20986;现在这里?”
     
      李未央脸上的冷淡与刚才在屋子外面?#33125;?#20004;人,倒像是有几分真心关怀:“纵然做不成盟友,我以为咱们至少?#25925;?#26379;?#36873;?#30693;道你如今这个样子,我也应当来探望不是吗??#25925;悄?#19981;希望再见到我?”
     
      拓跋玉?#30343;?#20919;冷地笑道:“我这么个废物还值得你的关心吗?”
     
      “你这说什么话——”
     
      “我不是?#20498;希?rdquo;拓跋玉盯着她,漆黑的眼睛里有着伤痛,“皇后和太子联手杀死了我母妃,而我却没有办法救下她,我这样无用的人,留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用!你不必欺骗我,我知道长久以来,我一而再再而三地?#20960;?#20320;的帮助,甚至在母妃面前不能说出一个不?#37073;?#22312;你的眼睛里?#20011;?#31561;同于一个废物了,不是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七殿下,你这是怪我的方法没有能救下你母妃吗?所?#38405;?#35201;在这里自暴自弃,准备伤重不治而死?”
     
      拓跋玉突然定定看着她,那目光无比的冷冽,这使得他清俊的面孔竟然带了一丝狰狞:“哪怕是死,也好过这样无能地自我唾弃!”他这么多年来没有受过那么大的打击——简直可以说惨败,他的一时错误决定,放过?#35828;?#20154;,结果就连自己的母妃都死在对方的陷阱里!这都?#19988;?#20026;他自己——这样的事实让向来高傲的他根本没办法接受!
     
      李未央不再笑了,冷冷地望着他,目光如同结冰的湖面:“原本我不打算说实话,既然你有?#28798;?#20043;明,我就不?#36855;偎的?#20123;粉饰太平的话了!不错,你有今天都是?#36867;?#33258;取!我早就警告过你,对敌人残忍是为了活下去!可是你却因为那点小小的利益,担心自己人会受到牵连,就放过了给敌人致命一击的机会!对蒋家、对太子、对拓?#38505;媯?#19968;次一次又一次!你说得对,都是你自己的错!德妃就是被你的摇摆不定害死的!”
     
      拓跋玉的脸在?#24067;?#21047;白,他没想到李未央当面这样斥责他——
     
      “怎么?心虚??#25925;?#21518;悔了?”李未央冷笑一声,“我告诉你,既然生在皇家,就?#38376;?#21147;地拼命地活下去。要不然,趁着现在赶紧滚!没有人会留你的!因为你这样的废物,多的是人顶替你!或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最终的结局,你、罗国公府、你身边的那些谋臣,那些依?#25509;?#20320;生存着的人,他们全都会死!一个一个接着一个死在你面前!”
     
      拓跋玉突然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大,缠绕着他肩头的绷带?#20011;?#34987;浸透成深重的一片血红,他此时早?#20011;?#34987;激怒地狂性大发,扑过去抓住了李未央的肩膀,他的脸上虽然带笑,却狰狞扭曲地令人胆寒:“李未央!你懂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凭什么!”
     
      李未央眼中冰冷,毫不犹豫,快速地给了他一个耳光,那耳光响亮,让拓跋玉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下意识地?#24590;?#30528;倒退半步,手臂竟然颓然地松了开来。
     
      李未央目光漠然地看着他:“你以为我为什么选?#24515;悖恳?#20026;拓?#38505;?#24680;你,因为他最嫉妒的人就是你!因为你一出生就拥有一切他没有的东西!所以我捧着你、帮着你,因为我要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要看到他被自己最憎恶最瞧不起的人踩在脚底下的样子!?#36824;?#22914;此,我之前以为你虽然?#36824;?#29408;辣,至少是个敢作敢为、顶天立地的男人,不会怨天尤人,不会因为丁点儿挫折就一蹶不振!可是你现在是什么鬼样子!我真是眼睛瞎了,才会以为你有本事和拓?#38505;?#19968;斗,现在看来,你早晚死在他手上!所以,快滚吧,不然你还得亲眼看着拓?#38505;?#23648;杀你的朋?#36873;?#20146;人!看着他踏平你的王府!看着他登上皇位!”
     
      “住口!你住口!”拓跋玉回身,竟然?#20011;?#20174;一旁抽出了匕首,寒光闪闪的匕首眼看就到了李未央的耳?#24076;?#20182;却突然停住了,眼睛里的情绪说不清?#21069;故?#24680;是?#22815;故?#27602;。
     
      李未央看着寒光闪动的匕首,却是淡淡一笑,根本看不见任何的畏惧之意:“怎么?#21051;?#30528;刺耳吗?不?#31918;?#35785;你,拓?#38505;?#24188;年便?#20011;?#20146;眼看着亲生母亲死去,可他为了大业可以忍耐一切,明知道武贤妃就是杀母仇人也可以笑着叫她母妃。你能吗?拓?#38505;?#20026;了成功,可以一次一又一次对着太子摇?#36130;?#24604;,你能吗?拓?#38505;?#20026;了皇位,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杀光一切反对他的人,你能吗?跟他相比,你?#36824;?#26159;个懦夫!为了一点小事就在这里寻死觅活,你真是过的太顺利了!看看如今的你,连握匕首都握不稳,有什么资格向我这么一个无辜的女子发?#21476;?#27668;,简直是不知所谓!”
     
      拓跋玉打了个激灵——她的字字句句,痛骂声声,带给他?#36335;?#28789;魂深处的震撼!将匕首猛地摔至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何曾想过真的动手——对李未央,他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拓跋玉在她面前跪了下来,用手抱住自己的头,哪?#24405;?#22836;的伤口早已是鲜血横流,他也全然不知道一样,他?#30343;?#20687;是丧失了刚才的那?#26432;?#24594;和劲头:“对不起——我……?#19968;?#20102;头,我——我从没这样失败过——眼睁睁看着母妃因为我自己的错误丢了性命!未央,我——我好恨我自己——”
     
      李未央知道,最?#40092;?#30340;机会来了,她今天来,便是在等这样一个机会——她叹了一口气,原本的冰冷?#36335;?#20174;来不曾存在过,反而蹲下了身子,温柔地道:“七殿下,你是陛下心里最?#19981;?#30340;皇子,这就是你比拓?#38505;?#20248;势的地方。我知道德妃娘娘的死?#38405;?#20250;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可如果你就此一蹶不振,谁能帮她报仇呢?你想想看,太子和皇后,还有拓?#38505;媯?#24403;然还有在幕后策动一切的蒋华,全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你要让他们这样继续嚣张下去呢??#25925;且?#20570;握着匕首的人,将他们一个一个地撕碎呢?”她的声音,非常的温柔,带着一?#27490;?#24785;的力量,拓跋玉慢慢地抬起头来,盯着她。
     
      李未央的笑容十分的美丽,然而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柔软,她慢慢地从地上捡起了?#21069;沿?#39318;,亲自递给了拓跋玉,然后,慢慢地慢慢地,让他的手握住了?#21069;沿?#39318;。拓跋玉终于握紧了,哪怕是匕首的利?#24184;丫?#21010;破了他的手心,鲜红的血?#28201;?#19979;来,他?#19981;?#28982;不觉,?#30343;僑险?#22320;看着匕首,一言不发,像是入了迷。
     
      李未央微微一笑,起身打开房门,没有再看仍旧在发呆的拓跋玉一眼,随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迎上九公主急切的面容,李未央道:“让他一个人好?#20040;?#19968;会儿吧,我想,你很快会见到他振作起来了。”
     
      明知道太子和皇后的计划,明知道他们策划着要用德妃的死来打击拓跋玉,明知道德妃和拓跋玉之间的母子感情非同一般,明知道拓跋玉唯一的软肋可能就是他的这位母妃,李未央眼睁睁看着莲妃去推波助澜没有阻止,就是为?#35828;?#36825;一天。她需要拓跋玉的力量,在她抗衡拓?#38505;?#30340;时候,拓跋玉将会变成一把刀刺进对方的胸膛。但这一把刀,实在是太钝了,她不得不亲手将他打磨地快一点。德妃的死,罪魁祸首是太子和皇后,当然还有拓?#38505;媯上?#32780;知,拓跋玉的仇恨会有多深,而这种仇恨,将会抹掉他最后的一丝怜悯和软弱。
     
      这样,才?#20146;?#22909;的。因为拓跋玉平日里太过顺遂,因为他太过?#21028;?#21364;从来没有失去过,不懂得失去的人就没有动力,没有必胜的信念……以后,一切就大不相同了。
     
      李未央坐在马车上,外面摇曳的阳光不时透过车帘落在她的脸上,留下明灭的光影,在这一个?#24067;洌?#22905;?#36335;?#26159;一个处在光明与黑暗之中的人,根本叫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小姐,奴婢觉得——您对七殿下太过冷漠了一些。”墨竹很小声地道。
     
      李未央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却是微微一笑:“他?#36824;?#26159;我的盟友,我又为什么要对他心慈手软。”
     
      墨竹和白芷对看一眼,白芷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再说下去,可是墨竹?#25925;?#24456;同情那个外表冷漠内心却多情的七殿下,小小声地道:“可是他那么?#19981;?#24744;——”
     
      “他对我的?#19981;叮?#26368;初?#19988;?#20026;我对他有用,不是吗?”拓跋玉不会?#19981;?#19968;个完全没用的人,就像他最开始在村口的?#21476;?#35265;到她,?#36824;?#35273;得她有趣而已,却没有动手帮助她的意思。
     
      墨竹觉得很奇怪,道:“那您对三少爷——”她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当下脸色都被吓白了。
     
      李未央听到这里,面色却是变得柔和了许多,她没有回答墨竹的话,尽管这时候连白芷?#24049;?#22855;地盯着她。他?#20146;?#20026;?#24616;?#32773;,都觉得她对李敏德不同吗?
     
      或者,的确是不同的。
     
      李未央笑了笑,垂下了眼睛,然后轻声道:“这自?#30343;?#26377;原因的……”
     
      马车里的两个?#23601;?#21516;时竖起耳朵,倾耳聆听。
     
      “他?#19981;?#25105;,没有原因。”她的声音很轻很轻,眼神放的很柔很柔,用一种发自肺腑的感情道,“不?#24179;?#36523;份,不在乎得失,?#30475;庵皇且?#20026;我是我,而这样的?#19981;?#25105;。我是李未央呢??#25925;?#21035;人呢?或者我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都不在意。能这样的被人?#19981;叮?#20854;?#23265;?#30340;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啊。”她轻轻地叹息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
     
      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感情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李未央命白?#39047;?#22696;。此时,窗户半开,风?#21040;?#26469;,吹散了屋子里的墨香。李未央持着毛笔,凝望着?#36212;?#19978;的纸张,眉间微皱,迟迟不?#19979;?#31508;。
     
      这?#21482;故?#36825;样丑,她都说了不要再写,却?#25925;强?#21046;不住又拿起笔。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自外推开,进来的人,是李敏德。
     
      他把一个锦盒往桌子上一丢,然后转身朝她走过来:“那个?#19968;?#19968;日三顿饭这样?#23648;?#29289;,看到是真的准备骗你?#22841;?#20102;。”
     
      李未央嗯了一声。
     
      “前天是比鸡蛋还要大的夜明珠,昨天是千金难寻的蓝田玉?#25285;?#20170;天是永远都不会干的墨,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吧。”李敏德这样说道。
     
      李未央又嗯了一声。
     
      李敏德忍不住道:“他还预备约你明天见面,你要去吗?”
     
      李未央笑了笑,?#25925;?#21999;了一声,终于落了笔,却是写了一个炎?#37073;?#26446;敏德目光?#20102;?#20102;几下,索性往?#36212;?#19978;一坐,侧过身来,很近距离地仔?#22797;?#37327;着她写的这个?#37073;?#31361;然挑高了眉?#36820;潰?ldquo;火候差不多了吗?”
     
      李未央笑道:“的确如此。”
     
      李敏德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什么时候动手?”
     
      李未央的笑容更清淡:“我猜,漠北的军队如今?#20011;?#22312;北方边?#33251;?#32467;,对方很快就要动手了,所以,私奔之约,大概也快了。”
     
      “可是,他这么容易相信你吗?”李敏德望着她。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像是感慨道:“所以,总?#25925;且?#28436;一场戏的呀。”
     
      李敏德看着她,忽然微微一笑:“其?#30340;?#26377;没有想过,这出戏?#38405;?#26469;说有点难,情窦初开的少女么,你自己觉得像不像?”
     
      李未央诧异的抬眸。
     
      李敏德的目光深邃清?#31119;?#26377;着难以形容的明亮,望着她,望定她,一字一字道:“除?#24708;?#33258;己知道,如何表现一个?#38405;?#20154;有爱慕之心的女孩子,否则,你很难取信于人。”
     
      李未央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么一句,惊诧过后,反倒笑了起来,叹了口气道:“?#21069;。?#24773;窦初开的少女啊,还真是不好演。”
     
      漠北四皇子与南安侯府的嫡女定亲一事很快传开,大家都说他们二人可谓是美人英雄、相得益彰。可是却又有很多人开始传扬另外一个消息,说是漠北四皇子看中的是李丞相府上的三小姐,那位赫赫有名的安平县主。据说这漠北四皇子生的英俊,更兼得文武双全,又是漠北皇位的有力?#36203;?#32773;,安平县主因为过分厉害的名声横竖是不好嫁人,于是便也想要顺水推舟去漠北做个有权有势又有品的四皇妃,将来还有可能坐上漠北皇后的位置。谁知皇帝刚刚答应了这门婚事,那边吉祥殿就走水了,皇帝觉得不吉利,便抹杀了这婚事,反倒让南安老侯爷捡了个现成女婿。
     
      ?#36824;?#22914;今眼瞅着地震了,陛下保不齐又得觉得不妥当,动点什么别的心思,而且漠北四皇子明摆着没看上那个南安侯府的小姐,反?#25925;?#36305;李丞相府跑的很勤快,礼物如同流水一样地?#20572;?#22823;大展现了一把漠北皇室的富裕,显而易见是还不死心。?#36824;?#20182;没能感动李未央,?#25925;?#32673;慕坏了京都的无数千金小姐。她们开始觉得漠北是个很荒凉的地方,怎么也比不上京都的繁华,所以原本谁都不肯嫁过去,但是现在看到一箱子一箱子往李丞相府送的礼物,眼睛珠子都直了,发现自己完全错误地放过了一个乘龙快婿。
     
      五日前李丞相府门前开了布施摊,结果有人蓄意闹事,差点把安平县主给伤了,正好漠北四皇子在,正好英雄救美,这样一来,原本一直不为所动的李未央似乎也不好再板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了。于是漠北四皇子又上了折子,请求皇帝更换和亲人选,但皇帝正为地震的事情闹得焦头烂额,便再也不肯随便?#24149;?#24515;意,漠北四皇子索性就一天跑三趟皇宫,闹得皇帝都烦了,索性让三皇子拓?#38505;?#20840;权处理此事。
     
      但拓?#38505;?#33258;然也是不肯更换和亲人选的,所以他好一通太极,硬生生把漠北四皇子的纠缠给挡了回来。?#36824;?#24403;漠北四皇子说到李未央也默许嫁给他的时候,拓?#38505;婊故?#21464;了脸色。
     
      拓?#38505;?#20174;皇后的坤宁宫里出来,刚走到永安门口,却碰到了一个本来没想到会遇见的人。
     
      他唇边挂着的完美笑意顿时凝结成一抹动弹不得的僵硬——
     
      李未央!
     
      李未央微微地?#35835;顺?#22068;?#29301;?#20919;淡地看着他:“三殿下。”
     
      拓?#38505;?#31505;了,依旧是往常那样轻轻淡淡教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安平县主今天怎么进宫来了。”?#21069;。?#25171;从她再三回绝他的心意,互相争斗就是他们逃脱不了的宿命——但他会让她明白,他才?#20146;?#21518;的胜利者,她必须依?#25509;?#20182;才能生存下去。
     
      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30343;?#20919;淡地打了个招呼,李未央便要从他旁边走过。长长宫道上,惟有李未央从他身边慢慢走过的脚步声,渐渐地?#33268;?#24320;来,一下一下地?#27809;?#22312;他的心上。
     
      “安平县主。”
     
      李未央停下了脚步,美丽的浅蓝色裙摆随着风飘飘扬扬。
     
      “或许你还欠我一个解?#20572;?rdquo;拓?#38505;?#20877;也?#31181;?#19981;住内心的悸动,冰冷的声音带着十足的讽意,“我以为你是不愿意嫁给漠北四皇子的,所以吉祥殿?#21069;?#28779;,我?#25925;?#19981;意外。?#19978;?#22312;,又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冷冷地转回身来,却见拓?#38505;?#19981;知何时已站到了她身后,他身上的淡淡熏香只隔着锦?#38706;信郟?#23618;层地浸染上来,让她厌恶地向后退了半步。
     
      “你这么怕我?”拓?#38505;?#25381;了挥手,旁边的宫女太监便?#24230;?#22320;退下,见到没人在场,他脸上那抹刻毒阴冷的笑意更加深刻,“我?#25925;?#24536;了!时?#20004;?#26085;你还怕谁?好一个安平县主——把漠北四皇子骗的团团转!不,或者你连我们都在?#25918;?#22806;面人人都在说,漠北四皇子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连皇帝赐给他的妻子都跑诸脑后了,三天两头就往丞相府?#23648;?#29289;,这样喧嚣尘上的流言我每天都在听说!看来我从来没有看透过你,两面三?#19969;?#29392;媚无耻——这就是你的本性!”
     
      李未央冷眼瞧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拓?#38505;?#25353;捺不住的嘶吼与平日的?#25346;?#27785;稳的语调大不相同,像是根本?#20011;?#36208;在失控的边缘。
     
      她冷冷一笑:“三殿下,原本我是对这门婚事不满意,可是现在我觉着漠北四皇子挺好的,人英俊不说,事事以我为先,这个答案你还满意?”
     
      “你疯了?!”拓?#38505;?#30643;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下意识地厉声道。
     
      李未央像是完全察觉不到他的心思,?#30343;?#24494;笑道:“与你何干?”
     
      与他何干??#21069;。?#22905;李未央是他什么人呢?她要做什么跟他有什么关?#25285;?#21738;怕她先是讨厌李元衡现在又反悔,这都是她自己的事情,轮不到他拓?#38505;?#26469;管!她既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情人,他在这里愤愤不平个什么劲儿!拓?#38505;?#26126;知道这一点,也无数次警告过自己,但人的理智和感情都是分开的,他没办法摆脱心里这种强烈的屈辱?#23567;?#26446;未央宁可选择一个区区的漠北四皇子,都不选择他!凭什么!
     
      他心里剧烈地抽搐了一下,自己迈前了一步,近地几乎呼吸相闻。他直直地看着她,竭力平静地道:“李未央,先是拒婚,接着再是和那人走得那么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若是往常,他一定能准?#36820;?#21028;断出李未央的真实心意,但是当他?#20004;?#22312;极度的怨恨和嫉妒之中的时候,他就没办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了,现在他甚至不知道,李未央下一步究竟要干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对李元衡很有好感,因为他虽然同样手段狠辣,杀人如麻,至少他是一个真小人,而不是一个?#26412;?#23376;。三殿下,我到底要做什么,你不妨再等一等,也许很快你就会明白了。”
     
      “李未央——”拖把真咬牙切齿地笑,?#36824;?#19968;切地?#24179;?#20102;她,居高临下地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臂膀之间,几乎是贴在背后的墙壁之上,“我不会让父皇更改和亲人选的,哪怕你后悔了也是一样,漠北四皇子不可能名正言顺地迎娶你!”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李未央压下心头的冷笑,面上却作出冷漠的样子:“你以为?#19968;?#22312;意这?#20013;?#21517;吗?三殿下,不是世上所有人都是听你操纵的。”
     
      依?#30343;?#36825;种不可一世的模样,她为什么从来都不肯对他低下头!哪怕是说一句软话,他也不必费尽心?#23478;?#20026;得不到而情?#23500;?#25481;她!他憎恨永远得不到她的青睐,更憎恨她永远用这?#34850;?#28448;的眼神望着他!
     
      拓?#38505;?#30340;目光如电,如刃,紧紧盯着李未央,他知她最会装模作样,更知她这一语一字后必都藏了弯弯心思,这一双貌似清湛无辜的眼,含着多少的蔑视与轻贱!
     
      ?#28798;?#19968;热,捏着她的下巴就伏下头去——
     
      “拓?#38505;媯?rdquo;李未央勾起了唇?#29301;?#22768;音轻柔?#34850;?#22914;飞雪凝霜,“在?#35828;兀?#22312;此刻——你——向来高贵沉稳的三皇子,要轻薄安平县主吗?”
     
      拓?#38505;?#22914;遭雷击,动作完全僵住了。?#38468;?#20725;冷不已,只消一动,就觉骨头都在轻嚣。
     
      李未央太了解他了!他的确不能这样做!因为他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他的大?#25285;?#19981;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有片刻的疏忽!他缓缓地松开,无力地垂下手,挫败地吐出一口气——李未央,你?#32622;?#31639;准了我的举动,却还要逼得我失控,实在是太毒辣了!
     
      李未央动作轻柔地拍了拍肩膀上的?#39029;荊?#32473;他一个轻蔑的微笑:“告辞了。”
     
      拓?#38505;?#19968;直眼睁睁地看着李未央扬长而去,远处的宫女匆忙跟上,李未央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宫巷尽头。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21355;慰刂扑?#26377;人的心思!你不?#19981;独?#20803;衡的时候就敢在宫中放火回绝了这门婚事,现在你看上他了,就准备反悔要嫁给他!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这门婚事有任何的变故,你——李未央,永远也不可能嫁给李元衡!拓?#38505;?#25569;紧了拳,脸上是一片骇人的狰狞: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是我的!
     
      出了宫门,李未央才松了一口气。跟拓?#38505;?#25171;?#22351;潰?#27599;一个表情?#23478;?#26015;酌,每一句话?#23478;?#25552;前想好,若是一个疏忽,便会被对方抓住把柄、猜到心?#22995;?#23454;的意图,
     
      所以,她怎么会不提前准备好呢?好像说了很多话,其实句句都在误导他,以为她对李元衡动了心。?#38405;?#21271;四皇子动心——这话骗骗外人还行,想要欺骗拓?#38505;媯?#23454;在是不容?#20303;?#21482;有虚虚实实,故布疑阵,才能让他相信。说到底,她演技不好,需要继续磨练。
     
      宫门口的马车上,一个锦衣少年正坐在车?#36820;人?#20687;?#19988;丫?#31561;了许久。她今天来给太后请安,并没有带?#23601;方?#23467;,自己想要?#19979;?#36710;,可是才一动,便疼的直吸气。脚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却一直强忍着。
     
      李敏德眼睛微微一闪,飞快地伸手接住她,力道甚轻,托着她的腰让她上了马车。
     
      她愈发愕然起来,抬眼就见他挺俊的侧脸,不由?#28798;?#20415;叹了口气。“我说过一个人进宫就好了。你何必跟来等着呢?”她轻声地道。
     
      李敏德没有说话,?#30343;欠愿?#36710;夫回李府。到了府门口,赵月立?#36867;?#20102;上来,扶着李未央一步步走进自己的院子。可是刚刚走进自己的院子,高高的门槛却是让人望而却步,李未央忍住脚疼就要往里?#25151;紓?#35841;知整个人竟然一下?#26377;?#31354;。她完全震惊——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某人竟然将她抱了起来。
     
      “赵月,关门。”他丢下一句,赵月吓了一跳,赶紧把院门关了起来。啧啧,她?#30097;?#20027;子真是太有魄力了,也不怕人瞧见。
     
      李敏德步子极大,绕过走廊,直入里面房间。
     
      “放我下来。”李未央不知为什么觉得脸上发热,赶紧道。
     
      可他却没理她,前方便传来了人声——
     
      “小姐……”却?#21069;?#33463;迎了上来。
     
      他的步子微顿,却?#26088;?#32493;向前走去,大步绕过说话之人,低声?#24895;?#36947;:“去找大夫过来。”
     
      白芷却像是看的习惯了,半点反应都没有,理所当然地应了一声,甚至没有解?#20154;?#23478;小姐于水火之中的意思。
     
      李未央无比地恼怒,几乎要大声?#24895;?#20182;赶紧放下她。
     
      李敏德突然垂下眼睛,看了她一眼。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深深埋藏的心疼,她顿?#26412;?#21713;然了。
     
      走到美人榻之前,他猛地站住,将她整个人放了下来,嘴唇微动:“很严重吧。”
     
      李未央咬牙道:“我?#30343;隆?rdquo;
     
      他扬眉,语气冷戾:“你倒真是?#19968;?#20986;去,就不怕这只脚废掉吗?”看着她那不敢挨地的左脚,他脸色?#30452;洌?ldquo;真的很疼?”
     
      她皱眉,?#25214;?#35828;话,他忽然蹲下身来,探手握住她的?#25447;祝?#33073;掉她的鞋子,露出她?#19988;?#26159;红肿不堪的踝侧左?#25447;住?/div>
     
      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手掌用力一压,她明明想要忍住疼的,却不小心痛得叫出声来。他起身,低声道:“还好。”
     
      她便赶紧道:“都跟你说了?#30343;攏?rdquo;
     
      李敏德?#20037;跡?#19968;张脸难得不悦,阴?#33080;?#30340;:“我都跟你说过了,演戏不必那么费力,只要传一些流言出去就好!”
     
      李未央看他模样,便轻声道:“拓?#38505;?#19981;会相信的,今天在宫里头的巧遇,我是费了心思的,希望?#33463;?#20182;三分。”拓?#38505;?#26159;疑心病很重的人,若要骗他,非得她亲口说不可。
     
      白芷拎了药箱进来:“小姐,大夫马上就到了,先抹点药油吧。”
     
      李未央?#20037;跡?#36947;:“我都说了不必兴师动众的!”可是看了一眼李敏德的脸色,她忍住接下来的话,?#20180;?#36947;,“好吧,我晚上还要赴宴,不要抹了太多,味道太重。”
     
      李敏德听了,不由道:“现在京都还有宴会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自?#30343;?#26377;的,而且是非去不可。如今京都?#32622;?#26242;且稳定下来了,永宁公主特地办了一场宴,邀请京都各家的贵夫人和小姐们,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捐款,这可是太后娘娘的意思,而且她今天还特地向我提起了,你说我能不去吗?”
     
      李敏德凝神细想了一会儿,扬声道:“赵楠,今晚你陪着三小姐过去。”
     
      九公主今天也要赴宴,不止如此,她为了表示慎重,特意绕道来接李未央。公主的銮驾亲自来接,这样的殊荣绝不是一般的千金小姐可以享受到的。李未央却是没有表现出多么惊喜,反?#25925;前?#20108;夫人看得眼红不?#36873;?#24453;?#33080;?#21335;永宁公主府时,天色已?#25285;?#24220;院外面一溜的青色宫灯,十分的古朴大气。上一次来,树上都是彩带,高阁楼台无不点灯,这一次却显而易见的朴素了许多。可见灾难当头,公主也不得不收?#30149;?/div>
     
      因为是永宁公主亲自下帖子,所以满朝上下有封号的贵人都来了,千金小姐也是不少,?#30343;?#22905;们都?#23545;?#31449;在一边用艳羡的眼神望着,因为九公主一直站在李未央的身边,所以谁都不?#30097;先?#25645;话。
     
      九公主眼睛看着热闹的宴会,口中?#27425;实潰?ldquo;三公子……还好吧。”
     
      李未央一怔,随后停下了手里的酒杯,笑了笑,道:“公主何故这?#27425;剩?rdquo;
     
      九公主的眼睛里莫名有一点水光:“父皇要为我?#31361;?#20102;。”
     
      李未央的眼睛停在了九公主的身上,这些日子以来,她的个头拔高了不少,身?#25105;?#26174;出了少女的窈窕与美丽,可是眉眼之间,明显染了一丝轻愁。她垂下眼睛,看着酒杯里的琥珀色液体,?#36335;?#30475;到那个人的眼睛,口中的话便多了几分感慨:“?#31361;?#20040;,公主也到了出嫁的年纪。”
     
      “我母妃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又哭又闹的,真是像个小孩子。”九公主突然笑了起来,眼中却没有笑意,手中的酒却一杯接着一杯。
     
      李未央倾身夺了她手中的酒,笑道:“你喝多了吧?”
     
      九公主脑袋一歪,顺势枕在她肩头,也?#36824;?#26049;人的目光,眯着眼望着不知名的地方,轻声道:“我可没喝多,我若是喝多了,我可就?#36824;懿还说?#21435;见他了,今天,我过门都未入——”这句话的?#24808;?#25302;得格外长。
     
      李未央侧眸,看着她年轻的面孔,突然就有了点说不出的复杂。
     
      “你不知道,我多么?#19981;?#20182;啊,哪怕他从来不曾把我放在心上,我也是日?#25214;?#22812;都念着他,想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九公主的目光飘乎迷蒙,李未央叹了一口气。
     
      对面的宴席忽然响起一片笑声,不知是那些千金小姐们在说什么有趣的话题。李未央看着看着,却发现对面的鲜艳面孔之中,有一人赫然便是那漠北的和畅公主。顿时,她的心情就像是浮动的光影,开始明暗不定,今天晚上,又会发生一些什么事呢……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23616;?#20026;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捕鱼赚钱一天5000 pk10走势图分析教程 郑州按摩体验分享 南昌沐足店怎么玩 欢乐麻将全集下载手机 重庆时时彩2期计划网页 江苏快3计划精准版 最新时时销量排行榜 快乐时时是哪里的 金库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