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40 天崩地裂

    庶女有毒

    140 天崩地裂


      “前面的小树林就有猎物。”李元衡指了指不远处,那里经常有人打猎,虽然比不上皇家的狩猎场,但京都权贵子弟也经常在那一带出没。
     
      李未央点了点头,算是默许。得到她的首肯,李元衡赶忙叫人准备马鞍和鞭子,然后很殷勤地将马鞭递给李未央。李未央淡淡笑了笑,回头向身后发出不悦气息的少年道:“你要有兴致的话,也可以一起来。”
     
      李敏德挑起眉头,?#19990;?#20803;衡:“殿下欢迎吗?”
     
      李元衡便爽朗笑道:“当然当然!我也准备了李公子的马!”
     
      和畅看了看他们几人的表情,眼下?#32622;?#26159;李元衡、李未央,还有那位俊俏公子三人僵滞的场面。她冷笑一声,李未央啊李未央,看来你也不是省油的灯!身边明明有了俊俏的少年,却还要对我四哥若即若离——
     
      “好!”李敏德的笑容显得有一丝微妙。
     
      四个人四匹马,虽然都配了弓箭,可是李未央和李元衡在前面谈谈笑笑,很是投契的模样,?#32622;?#19981;是出来打猎的。这一幕落在后面的李敏德眼中,不由叫他的俊脸慢慢变得冰寒起来,看了就叫人害怕。然而其他漠北看了却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当的,毕竟漠北的姑娘们个个都是这样,跟着男人一起骑马射箭,甚至比男人还要凶悍,在他们看来,这位安平县主还是过于矜持了些。
     
      “李公子,那里有猎物。”和畅笑指着一只藏在草丛里的灰兔。话音未落,李敏德已经是一箭过去,却是扑了个空,那灰兔子早不知跑到?#26410;?#21435;了,和畅刚想要调笑他几句,却发现他压根都没有瞧那猎物的方向,相反,他的脸化成雕像,唯一移动的,便是燃烧的眼神,而他看向的正是李未央和李元衡在前面的身?#21834;?/div>
     
      和畅不由娇笑起来,人家都说皇族龌龊,这话不假。可听说这两个人是堂姐弟,怎么关系也还如此暧昧,可见到哪里都有说不得的关系。她的眼珠子眨了眨,刻意驱马靠近,笑容变得更加甜美,甚至带了一丝诱惑,微微侧头,和李敏德说话:“人家都说大历的风景很好,不知李公子可能做我的向导?”
     
      李敏德看都不看她一眼,眼里未曾?#19978;?#21322;分景致。
     
      他的目光几乎是钉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啊——和畅笑了起来,道:“李公子,哪怕你?#19981;?#20320;那个姐姐,也不?#26151;?#20010;朋友也不让她交。”
     
      李敏德这才回头,?#34920;?#20102;和畅一眼,突然低声道:“和畅公主,那骗人的一套就收起来吧,你那点小把戏,以为?#19968;?#25918;在眼里吗?”
     
      和畅面色微微一变,迅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都听不懂啊!”
     
      李敏德勾起唇,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却是突然加快了速度,向前面的树林奔去,显然是不想给那两个人独处的机会,虽然他很明白李元衡现在不会对李未央做什么,未央也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但总的说来,他还是不愿意看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笑得那么开心。
     
      哪怕明知道是虚情假意,反正,就是不爽。他一直侧耳听着那边的动静,就听见风中传来那两个人的对话。
     
      李未央笑道:“四皇子要在这里停留多久呢?”
     
      李元衡笑着道:“原本打算这两天就走的,可是——现在我想多留几天。”
     
      李未央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意外:“你在这里还有什么没办完的事情吗?”
     
      李元衡当然表现出依依不舍,道:“其实——陛下已经为我?#31361;?#20102;,他把南安侯爷的嫡女嫁给了我。”
     
      李未央听了,?#30343;?#28129;淡地“嗯”了一声,李常茹便是许配给了南安侯府的嫡次子,说起来两家还颇有渊源啊……她沉吟道:“南安侯府的千金,温柔娴淑,样子也好,是难得的名门千金呢。”这就纯属瞎?#35835;耍?#21335;安侯府的嫡女……早就已经嫁出去了,哪里来再有一个嫁给这漠北皇子,她怀疑,南安侯府是和皇帝串通好,要把庶出的女儿嫁过去顶包了。可是这话,她却并不预备告诉李元衡。
     
      “你笑起来很好看!”李元衡却仿佛没听见,反而开始赞美起李未央来。事实上,李未央笑得不太多,但是她的笑容很漂亮。
     
      大概没有一个女孩?#26377;?#36215;来不漂亮的,李未央有自知之明,不会因为一个英俊的男人夸了她两句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她?#30343;?#28129;淡道:“既然已经许婚,殿下就该早日带着新娘子回去了。”
     
      李元衡的脸色蓦地发红,声音却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可是我没见过她,也不?#19981;?#22905;,我看中的人从一开始就是你。”
     
      李未央皱了皱眉头,道:“但吉祥殿莫名走水,陛下已经回绝了这门婚事。殿下你应该很明白,我朝陛下一言九鼎,绝不会再随便更改主意了。”
     
      李元衡的声音分外坚定:“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我也想告诉你,?#19968;?#22312;这里等你,一直等到你答应为止。而且,我正妃的位置只为你保留。”
     
      李未央的口气一时之间有点不悦:“娶之为妻,奔之为妾。四殿下?#36824;?#30528;表白心意,这是要让我跟你一块儿私奔吗?”
     
      李元衡的眼睛里满是认真,这使得他那张棱角?#32622;?#30340;面孔看起来十分诚恳:“不,所谓的私奔是你们这里的说法,只要你跟我离开了大历,我们那里根本没有这一套说法。我的母妃当年也是如此,她的出身不高,又是早有了丈夫,但她?#19981;?#19978;我父皇,便?#36824;?#19968;切地夜奔而去追随我父皇,根本没有人嘲笑过她啊,别人只会赞扬她的勇气和决心。”
     
      李未央笑了笑,明?#36828;?#36825;故事兴趣不高。李元衡有点迷惑,寻常的千金小姐听说这样的故事都会很感动,就如那些他很厌烦的大历戏文里面说的,年轻的小姐爱上文采风流的书生,?#36824;?#19968;切丢下高贵的门第与他私奔,后来书生高中状元,带着小姐衣锦还乡,皆大欢喜,这不是她们这些女人向往的故事吗?不,或许李未央这样聪明的女子,并不容易被这样的爱情憧憬所迷惑,那他就必须从其他方面来努力了。
     
      他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昨日晚上我去拜访蒋华兄弟,言谈之间我见他?#38405;?#24680;意不减,而?#20197;?#36807;两?#30504;?#33931;国公就要回来,恐怕他们要设下陷阱来害你。蒋华是我的兄弟,你是我的心上人,我不想你们起冲突,但若是你们之间要互相伤害,我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说着,他将一?#35835;?#29260;递出来,“拿着这块令牌,你随时可以到驿馆来找我。”
     
      一副情深脉脉的样子,若她是无知少女,一定会被他感动吧。在兄弟和心爱的女子之间选择的是红?#30504;?#36825;句话,不知怎么的就令人想笑。李未央接过令牌,笑容更深了些,在李元衡看来就仿佛真的是被他感动了一般:“那就多谢了。”
     
      李元衡笑,爽朗中透着温柔:“你跟我,不必说谢谢。”
     
      这个人,简直是得寸进尺,李敏德的眼睛差点喷出火。
     
      “李公子。”后面的和畅好不容易追上来,唤他,却是告诉他,“那只猎物找到了,你射中了它的眼睛,而且钉在了十米外的树上。你是怎么做到的,我?#20146;?#22909;的神射手也没办法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射箭呢!”李敏德刚才?#32622;?#27809;有看那只兔子吧,为什么能够分辨出它的方向呢,和畅心想,若非他内功奇高,就是听觉异于常人的敏锐。
     
      李敏德淡淡道:“?#36824;男?#32780;?#36873;?rdquo;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样子。
     
      和畅皱眉,她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忽视,就连瑞年驸马,她的三姐夫,明明那样钟情于她的三姐,还是忍不住被她所迷惑,男人么,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更何况,李未央的?#24149;?#25110;许和她一般上下,但容貌绝对比不上她啊,按照道理说,李敏德就算早有钟情对象,也不该拒绝她这样的艳福才对。也许是从前的认知起了差错,她看着李敏德俊美逼人的侧?#24120;?#20960;乎有些迷惑。
     
      四人都没注意的当头,脚下的地面在上下起伏,很快整个地面都在剧烈的晃动,所有的马儿都受了惊吓,举蹄嘶鸣,身子整个腾空,马匹狂甩!李元衡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为保护自己索性翻下马来,在地上滚了数圈。这时候他已经根本来不及?#24605;?#26446;未央那里如何,甚至想不起去看一眼,浑然忘了自己刚才一片情深的模样——
     
      未央!李敏德立时拼命勒住马缰绳,快速奔向她。李未央是第一个察觉到地震的人,?#30343;?#22905;动作比李元衡慢了半?#27169;?#36824;没来得及下马,马儿竟然向前一阵飞奔,她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后面已经有急速的马蹄声响起,身子一下子腾空,便让人一把?#32943;?#20102;马去。
     
      “你有没有怎样?”李敏德滚落地面,却?#36824;?#30528;心疼地搂住她。
     
      “?#36824;?#31995;。”李未央身子颠颠摇摇地,意识还没全?#25351;矗?#26197;得有些难受,因为整个地面都在颤抖。这时候就听见和畅尖叫一声,远处的侍从们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马,哪里还能分辨东南西北?#24656;?#20154;便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逃跑。
     
      原以为整个混乱只要?#21364;?#22320;晃动停止就会过去,可是还没等李敏德扶着李未央站起来,突然一阵强烈的天旋地转,震得所有的人仰马翻。李元衡也摔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便听得头上一阵沉闷的咯吱声,他?#21040;?#19968;声‘大事不好’,便顾不得其他人,抢先翻滚到了一边。几乎就在下一秒,伴着一惊天动地的巨响,森林中的无数?#20040;?#26641;顷刻间倾塌下来,登?#22868;?#28895;?#20037;致?#31548;罩了所有的一切!
     
      在一片烟尘之中,李敏德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仍旧紧紧抱住李未央,将她护在自己身下。李元衡终于想起什么,回头来找李未央,可是一?#20040;?#26641;突然倒下来,阻隔了他的视线。这时候,他听到了和畅的尖叫声,还有混乱的时候侍从们没来得及逃跑被树木或者奔跑的马蹄践踏到的时候发出的惨叫声……和畅还有用,不能死在这里,李元衡一狠?#27169;?#25197;头去救和畅。
     
      李未央只听到巨大的轰鸣声,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震颤,她甚至没办法辨明方向,只感觉自己所在的地方仿佛分裂开来。林子里头的动物?#36861;?#36208;避,来不及逃的就坠入裂开的地缝之中,这种体会实在是太可怕了。
     
      李敏德一直护着她,紧紧抱住她——李未央现在已经来不及去想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样大的地震,她?#30343;?#21516;样地抓住李敏德的手,她只希望他别受伤,仅此而?#36873;?#25152;以当一个尖锐的石块钉入她的左脚踝的时候,她?#30343;且?#32039;了牙齿,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不想对方替她担?#27169;?#20063;不想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还要他分神。
     
      不知道过了多长?#22868;洌?#25972;个大地的震撼才逐渐过去,尽管?#30343;?#30701;短的一刻钟,可在李未央的眼里,甚至比一辈子?#23478;?#28459;长。虽然这种天崩地裂的摇晃终于停止了。她还是两耳轰鸣,头昏眼花,勉?#31354;?#23450;下来,才发现周围到处一片狼藉,甚至连刚才的人都不知道逃跑到哪里去了。
     
      李敏德凝神倾听一会,终于确定,地震停下了,他这才长长松口气,赶忙低下头上?#24405;?#35270;李未央。
     
      “我?#30343;隆?rdquo;李未央连忙道,虽然她?#19997;?#25972;张脸?#23478;?#32463;黑呼呼的一片,可她至少还活着。
     
      “居然会发生地震——”李敏德确信她?#30343;攏?#25165;转头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他们现在是躲在一块巨大石块的缝隙之中,这石块应该是?#30001;?#19978;滚落下来的,而这山?#36824;?#26159;一个较为高大的土丘,原本是在树林?#28304;?#31435;着,现在居然已经?#28784;?#20026;平地了。稍稍?#25351;?#20123;力气,李敏德支撑着爬起来,然后将李未央也从地上拉起来。
     
      李未央好不容易站稳,却难受得连气都喘?#36824;?#24378;?#22871;?#27668;息,低声咳了两声,胸口像是被大石?#36153;?#30528;,闷作一团。李敏德赶紧回头,帮她顺气,还没顺过来,却见她目光古怪地盯着他的手,他一愣,发现自己的手下好像触感很柔软,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摸了不该摸的地方,讪讪地红了?#24120;?#25277;回手道:“好像刚才跟我们在一起的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李未央想要瞪他一眼,却?#30343;?#20040;力气,?#30343;?#36947;:“人家当然都是顾着自己逃命,谁像你一样那么要命的时候还扑过来,当真不怕死吗?”说到这里,却见他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她不由叹了口气,转而看向别处,“不知道城中的人会不会有事。”
     
      李未央说的自然是李敏之和七姨娘还有?#25103;?#20154;他们了,李敏德点了点头,道:“她们在屋子里,感到震颤自然会往外跑,应该不会有事。”话是这样说,他心里头却觉得未必如此,?#30343;?#29616;在他?#20146;?#39038;不暇,他不能向李未央说出自己的担忧。
     
      “李元衡他们应该还在附近。”李未央看着不远处一只梅花鹿的尸体,显然他们是无意中?#30001;?#22369;上滚了下来,现在,地上除了动物的尸体,他们找不到其他人在哪里。
     
      “赵楠?#32622;?#24212;该也?#30343;攏?#20182;们一直在后面尾随着,可能就快找到我们了。”现在最好的法子,是在原地不要动,等着别人来?#20173;?#21487;眼下这个地方,似乎跟刚才的所在完全不同,连李敏德也不敢肯定,他们究竟在哪个方位。或许刚才慌不择路的逃跑和可怕的地震,把他们逼入了一个难以识别的山谷。
     
      李未央平静下来,这才感觉到左脚踝的地方一阵剧?#30679;?#22905;想要说话,可是眼前阵阵发黑,不由自主地便身体软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李敏?#24405;?#22905;突然晕倒,知道刚才一定是受了伤,却看不见她的?#19997;?#22312;哪里,一时心头揪紧,好不容易,他才背着她寻至一个避风的地方做为栖身之所。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李未央才缓缓睁开眼睛,虚弱地咳了两声,看他一眼,发?#33267;?#20154;还是没有被人找到,这才勉强笑道:“我以为自己身体很好呢,谁知道这么弱啊!”
     
      李敏德瞪了她一眼,目中却是心疼:“你早就不?#20040;?#24212;人出来骑马射箭!”
     
      李未央失笑:“在城中呆着就不会地震了吗?这是迁怒。哎呀!”她突然叫了一声,皱眉道,“你轻一点。”
     
      李敏德赶忙松手:“谁让你之前脚上受伤了都不说。”他眼底微红,头发散乱,脸上还有黑色的泥土,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李未央不觉一笑,抚上李敏德的?#24120;?#20026;他擦了擦:“看你这样狼狈,要叫那些?#19981;?#20320;的姑娘看见,真心笑死了。”
     
      他一愣,随即转开目光,道:“总?#21069;?#30528;姐姐的架子,你明知道我不比你年纪小。哪怕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要拿我取笑,否则你就会不安是不是?”
     
      李未央觉得心思这样轻松就被他看透了,一时有点说不出话来。的确,这样与他独处,还是头一回,她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才故意作出轻松的样子来取笑他:“我?#30343;?mdash;—”
     
      “你?#30343;?#19981;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可是我却知道,?#36824;?#20320;对我如何,我的心思是不会改变的。”
     
      “不会改变啊——”李未央一愣,随后喃喃道,似乎想起了什么,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是永远不变的呢,她不信,从来都不信,相信的人,全部都是傻子吧。
     
      李敏德不再说话,冷着脸脱下她沾血的鞋子:“要上药了,?#22871;?#30140;——”
     
      李未央却注意到他肩膀上的?#19997;冢?#22905;突然想起在地震突然发生之后,她睁开眼的时候,他依然将她紧紧地压在身下,发?#21487;?#20081;地掩映他焦虑紧张的双眼,但却同她一般,心如擂鼓……如今,他肩膀上的衣服早已破了,露出的一块皮肤处处?#20146;?#27178;的血痕,疮口狰狞地外翻着,原来坠马的时候他也受了伤……她好半晌才能哑着声音道:“……为什么不上药。”
     
      李敏德就直接地答道:“这点皮外伤用不着,你的脚踝更要紧——”他身上只带了一?#24691;?#19981;可以随便浪费。
     
      李未央心里顿时一?#30679;?ldquo;是我不好,不该带着你一起来——”
     
      李敏德皱眉:“不带我来,你要自己一个人冒险吗?”
     
      李未央怔怔地看着他,直到他包扎完了,抬起头来,看她还在看着他,他心里一动,却不起身,只压低声音问:“那你……和拓跋玉……是怎么回事?”
     
      这是这些天他心里最深最深的一根刺,拔不出来问不出口。
     
      李未央一怔,想要随便编点什么话敷衍,最后却?#30343;?#35802;实道:“我不?#19981;?#20182;,从来也没?#19981;?#36807;他,而且,我也不预备再帮他了,哪怕你看起来,觉得我是在帮助他——”抬头却见李敏德居然一脸笑容,又觉得自己这下意识的话没意思起来,不由推他,“还不起来——”这才注意到他肩上迸裂的?#19997;?#26356;加?#29616;兀?#24778;呼一声,忙不迭地推开他的身子要仔细查看,李敏德却顺手拉住她的手,牢牢地攥着,?#20013;?#37324;都是粘腻的手汗,似下定了什么决?#27169;?#24320;口刚表白了句:“我——”
     
      “你也必须上药——再感染怎么得了!”李未央不?#20154;?#35828;完,就?#22868;?#22320;将手?#26151;?#25277;出来,李敏德一愣,随即闭上了口。
     
      好在李敏德都是一些皮外伤,李未央查看一番,这才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却发现他一直凝视她的双目,未曾转瞬,瞧着她的眼,像是……她的心没来由的加速,原本的话更加说不出口。
     
      这个少年,她好像总是没办法应对他。
     
      他不是拓跋真,所以不是仇人;不是拓跋玉,所以不是盟友;也不是蒋华,所以不是死?#23567;?#37027;么他到底算什么呢?亲人吗?宁愿自己豁出?#24742;?#19981;要也要保护她?有这样的亲人吗?这才注意到他的气息太近,有着从未有过的逼人,让她也莫名慌着,心?#35785;?#22320;跳着,脸开始发烫,漆黑的眼睛只能垂下,不去看他的?#22330;?/div>
     
      唉,她该怎么办,第一次主动避开他的眼神,李未央只觉得这情景无比的糟糕。
     
      “我?#19981;?#20320;,?#36824;?#22825;下任何人的事,连你自己都不能阻止。”李敏德仿佛自言自语。
     
      “我?#19981;?#20320;,便可以为你?#36824;?#19968;切,我?#19981;?#20320;,再苦再难也要你高兴。”
     
      李未央猛地抬起头,怔怔地望着他。?#19997;蹋?#20182;英俊的脸如雕刻的一般棱角?#32622;鰨?#39134;扬的眉下,是一双沉静的、稳重的、令人心动的双眸,此?#20445;?#27491;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像是一眨眼,面前的人便会消失一般。
     
      “我可以为你伤,为你?#30679;?#20026;你死,为你负尽天下人,我都可以不在乎。我只想你好好对我笑,记得有我的存在,记得我爱你。所以我不后悔陪着你来这里,哪怕今天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后悔的。”
     
      李未央愣住,他说得那样认真,像是?#38590;裕?#23475;她心跳居然开始失去了平衡。她抚摸着自己的?#30446;冢?#35686;告自己,不要被三言两语就说动了。他是那么年轻、那么俊美,有无数的女孩子为了他神魂颠倒,并不差她一个。她也不是那种十七八岁的小女孩,为了一个漂亮的少年就能够?#36824;?#19968;切一头载进去。她是无坚不摧的、不会被任?#38382;?#24773;动摇的,她是为了复仇而存在的人,爱这种东西,听听就好,千万别当真。
     
      “敏德,我说过的——”良久,她才克制住心头的悸动,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口。
     
      李敏德却突然一笑,丢掉了那个?#25214;?#29942;,站起身,像是开玩笑一般地全盘推翻道:“这些话我最讨厌说了,所以我只说这一次,你听过就算了,我绝对不会再说来让你烦恼。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说完,他走到她面前,蹲下了身子,头也不回道,“天色马上就要黑了,即便他们不找过来,咱们一直向南边走,也能够找到回去的路。走吧。”
     
      他这是要背她?!李未央一愣,随后意识到这?#20146;?#22909;的法子。她的脚还不能走路,若是一路上慢慢?#21483;校?#36208;到天亮也没办法找到人。不得已,她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背起她,让她柔软的身子埋靠在他宽厚的背?#20426;?/div>
     
      还好不用再面对他的?#24120;?#26446;未央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拂吹过他的耳?#24076;?#25769;起他异样的轻颤。李敏德霍地站起来:“那我?#20146;?#20102;。”
     
      他背紧她,快速地向前走。耍赖也好、表白也好,都是情不自禁的,不由自主的,他怎么可能舍得让她为难,再没人?#20154;?#26356;亲了,这一路,他只想和她一起走,只想这样背着她,让她全?#30007;爬?#22320;依赖着!?#36824;?#35201;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好!
     
      整整半个时辰,李敏德没有说一句话,李未央便在心里叹气,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直白了,伤害了对方的心什么的,毕竟他虽然总是表白啊表白的,但心也不是石头做的,不会受伤。也许她应该口气再委婉一些,毕竟他是全心全意为了她好。
     
      李敏德不知道自己?#36824;?#19978;心灵受到创伤的牌子,他沉默的原因恰恰是思?#20960;?#25165;的表现是不是过度强烈了,虽然说的都是心里话,但是凡事要循序渐进,下次这?#21482;?#21523;到人的表白方式还是要改进。当然,下一次的时机要选择好,现在这狼狈的样子?#36824;?#29577;树临风,很难打动心上人吧。
     
      两个人想着风马牛不相干的问题,都陷入了沉默之?#23567;?/div>
     
      在李未央心中叹了很久的气之后,终于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连忙道:“把我放下来。”
     
      李敏德依言照办了,刚刚把人放下来,就看到李元衡带着一群人,焦急地赶了过来。
     
      “县主!你?#30343;?#22826;好了!”李元衡满脸愧疚地看着李未央,“地震发生的时候我看到李公子赶过去了,就先去救了和畅。”
     
      李未央点头,道:“我?#30343;攏?#19981;知道和畅公主她——”
     
      “我妹妹被马儿猛地摔下来,不小心摔断了肋骨,我已经命人赶紧把她送回去了。”李元衡立刻回答,“你们带来的那对?#32622;?#22235;处找你们,最后还是?#20852;?#20204;的福,我们才能找对方向。”
     
      李未央也看到了一身狼狈的赵月?#32622;茫?#30475;他们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姐,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赵月快速地奔过来。
     
      李未央轻声道:“不要紧,是脚踝伤了,?#20982;?#19981;便。”
     
      李元衡一听顿时着?#20445;?#36830;忙道:“我在草原上围猎受伤都?#20146;?#24049;包扎?#19997;冢?#32473;我看看吧。”说着便要过去掀开李未央裙脚。
     
      李敏德脸色一变,挡在他面前:“不必了,这不合礼数。”
     
      李元衡一愣,讪讪地笑了笑,转而道:“对不住,我一时情?#20445;?#22238;去再找大夫就好。现在赶紧回城吧,刚才那场地震损伤很大,怕是各家?#23478;?#26377;损失。”
     
      李未央点了点头,再也不多说什么,一行人匆匆赶回城内。
     
      一路上李未央亲眼目睹并且耳闻了许多的消息,比如外头最大的普?#30431;?#38376;口已经汇集了几百人,全部都是难民。比如说不少王府的房子都塌了,比如说京都十数家的米店和钱庄给人抢了,比如说有些人?#27809;?#25171;劫冲进?#24615;?#26029;壁之中……好在京兆尹紧急进宫禀报,调动了禁军,暂时控制住了局势。但依李未央看,最糟糕的情形显然还没到来。
     
      原本她以为这灾难?#36824;?#26159;发生在京都附近,可?#23548;?#19978;到了城内她才听李元衡说道:“听说这次的灾害,遍布了大半个大历,很是?#29616;?#21834;!”
     
      “哦,那漠北呢?”李未央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李元衡摇了摇头,道:“据我所知,北方?#30343;?#20040;事。”
     
      “哦。”李未央淡淡地点头,“那……南边儿?”
     
      李元衡皱起眉头,不知道李未央一个姑娘家怎么担心这么多,他沉吟着道:“南边暂时还没有消息传过来。”李未央再也没开过口,她陷入了沉默之?#23567;?/div>
     
      终于到了李家,李未央瞧见门脸儿还是全头全尾,这才稍稍放了心。
     
      “县主刚刚到家,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忙,我这就先走了,过几日再来拜访。”李元衡干脆利落地说着。
     
      李未央点点头,看他上马快速离去。李敏德在身后哼了一声,完全属于不?#22836;场?/div>
     
      李未央不再多说什么,扶着赵月的手,?#22871;?#33050;踝的疼?#21767;?#20102;李宅,站在自家的大门口,看着里头的一地石块,才知道原来不是没有损失。看管?#39029;?#24822;诚恐地出来迎接,李未央的脸上还是很平静,可是双手却不由自主握紧了:“?#25103;?#20154;呢?七姨娘和四少爷呢?”
     
      “回小姐,?#25103;?#20154;当时正带着四少爷在花园里玩,凉亭突然塌了一角下来,?#25103;?#20154;用自己的?#30452;?#25252;着四少爷,自己受了点擦伤,倒是没有大碍。七姨娘已经抱着四少爷回去了,四少爷吓着了,一直哭呢。好在夫人当时也在,她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儿的,拼了命地喊,还冲进凉亭,若不是她推了?#25103;?#20154;一把,救下了四少爷,肯定要坏事。”管家有条不紊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李未央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30343;?#38745;静听着。只要人?#30343;?#23601;好,可是蒋月兰居然会救下敏德——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家里的损失呢?”李未央一路往和?#19978;?#38498;走,她必须先去看看?#25103;?#20154;,而不能先去七姨娘那里,因为这?#20146;?#20026;孙女的义务。
     
      “老爷的古玩瓷器和书画损失的最多。”管家期期艾艾地道,“其他倒是都还好。”
     
      尽管房子没有?#39038;?#21487;甭管什么珍贵的瓷器啊古董啊,全都直?#30001;?#26550;子,每间屋子里的东西都是?#31227;?#20843;糟,让人看着就觉得头皮发麻。管家一想到李萧然那可怕的?#24120;?#23601;不由自主地浑身打摆子。
     
      李未央点点头,终于和李敏德一起进了?#25103;?#20154;的院子,刚走到门口却听见哭声一片,心里一紧,赶紧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脚步刚踏进去,就听见?#25103;?#20154;严厉斥责道:“哭什么!都给我闭上嘴!”哭声戛然而止,变成了小声的抽泣。
     
      李未央听她中气十足,这才放下心来,连忙提高声音道:“?#25103;?#20154;,您?#30343;?#21543;。”
     
      李?#25103;?#20154;抬头一看到是李未央,而且她还全头全尾的回来了,这才放下了一直悬着的?#27169;?#36947;:“人都?#30343;攏还?#25439;失了一点财物,你看她就哭成这个鬼样子。”说着,?#25103;?#20154;狠狠地瞪了二夫人一眼。
     
      二夫人坐在一把椅子上,小心地?#38376;?#23376;按着眼角:“?#25103;?#20154;,我也不想的,我那屋子都塌了一半儿了。”
     
      这时候,蒋月兰却道:“我把自己的院子分出来给弟妹。我那里人少,用不了那么大的院子。”
     
      屋子里的人就都看向她,原本蒋月兰一?#21271;还?#22312;院子里,后来家里迎来送往多,总是这么关着也不像个样子,李萧然还是放了她出来,?#30343;?#20877;也没搭理过她,家里人也都不把她当成人看待。?#19997;?#21548;她突然说话,二夫人的哭声不由自主地停了,面面相觑地望了旁边的二小姐一眼,两人都露出疑惑的神情。蒋月兰落难之后,她们没少欺负她,怎么她突然这么好?#27169;?#38590;道有什么目的?
     
      看到二夫人露出怀疑的眼神,蒋月兰却淡淡道:“还有,二小姐马上就要出嫁了,需要一个干净的屋子,我可以把东边的厢?#21051;?#20986;来。”她不是要居功,?#36824;?#26159;这样做有利于?#32435;?#33258;己的处?#22330;?#22905;如今处境艰难,绝对不能再做?#26391;?#20102;!
     
      李未央看了蒋月兰一眼,道:“今天的事情我已经听管家说了,还要多谢母亲救了?#25103;?#20154;和四弟。”其?#21040;?#26376;兰若是聪明,应该希望?#25103;?#20154;早点死,李敏之就更是如此了。
     
      蒋月兰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道:“我好歹养了他几?#30504;?#19981;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吧。”说起来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冲过去,简直是莫名其妙。?#30343;?#30475;到李敏之笑咪咪的小?#24120;?#23601;不由自主地行动了。
     
      李未央笑了笑,不再多言,转头?#19990;戏?#20154;:“父亲呢?”
     
      李?#25103;?#20154;的脸色沉了下来:“这次京都突然发生地震,塌了好多屋子,就连陛下的宫殿都没能幸免,大受损失,听说陛下受了很大惊吓,立刻让人将法?#25104;?#22909;,宣了所有王公大臣一起去跪着。”
     
      李未央挑高了眉,虽然天灾是不可避免的,但所有人却固有的认为是皇帝自?#24717;?#20102;错,以至于天神?#24213;鎩?#37027;天晚上一把火都把皇帝吓得够呛,突然又闹出一场地震,这一回,只怕皇帝更是觉?#32654;?#22825;爷是在?#22836;?#20182;了。
     
      “陛下当然不觉得是他自己的错,他觉得这过错是替臣工们担着了。”?#25103;?#20154;满面都是忧虑,“他把皇子们、王爷们、丞相、六?#21487;?#20070;,还有不少的大臣都叫进宫去了,全部都陪着他一起跪着。现在这时候,跪上一两个时辰,恐怕你父亲身子受不住呢!”
     
      李未央?#22871;?#24515;头的笑意,心道?#32654;?#33831;?#36824;?#20010;十天八天才好,最好把那两条腿都跪瘸了,再也爬不起来最解气。但她脸上却同样露出忧虑:“?#21069;。?#35813;早些准备姜汤。”她看了蒋月兰一眼,却见她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不由笑了笑,如今最恨李萧然的不?#20146;?#24049;,而是这位李夫人。耽误了她的青春不说,李萧然还在紧要时候彻?#30528;?#24323;了她,这两个人仇恨结大了。
     
      李未央看完了李?#25103;?#20154;,又去七姨娘那儿转了一圈,强忍着脚踝的疼痛安慰了受惊的母子俩,这才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看到白?#39047;?#31481;竟然都是眼泪汪汪地等着自己,不?#19978;?#20102;一跳。
     
      李敏德无语:“你们这是干什么?”
     
      白?#29942;?#36947;:“奴婢……奴婢怕小姐——”
     
      怕她回不来了?李未央心道自己的命硬,怎么可能这样就死在外头了?她脸上带着笑容安慰道:“无妨的,你们看我这不是平?#19981;?#26469;了吗?”
     
      白芷和墨竹连连点头,却还是控制不住眼泪哗哗的。李未央不再多言,强撑着回到屋子里,脚踝却已经肿的老高。李敏德?#36824;?#30333;芷惊诧的目光,脱下她的鞋,心疼地按揉:“我跟你说先回来休息的,非要跑去那边看。都说了?#30343;攏?#25105;去就可以。”
     
      落人李未央眼底的,是双温柔深邃的眼睛,他的关心与不舍全写在里头。就算知道他对自己好,可真这样瞧他,还是教她心软下来。然而她还是不能接受!
     
      李未央眉头揪得紧,现在才真知道?#30679;?#22905;死咬着泛白的唇,由着额上淌下汗珠:“你不会包扎,就让白芷来吧。”真是?#27492;?#22905;了,光有美色是没办法止疼的,李未央心里补充道。
     
      他的确是笨?#30452;?#33050;的,可能把她弄得更疼,李敏德脸一红,这才松了手,李未央赶紧轰他走:“你自己都受了伤,还不快回去找个大夫看一看。”
     
      他那双眼睛,是再不能看了,看了只会让她意?#23601;?#23849;瓦解。
     
      李敏德站起身,?#35828;?#19968;边去:“我?#30343;?#30340;。”白?#24179;?#25163;了他的工作,小心道:“小姐,您才需要找个大夫来瞧,这脚踝肿的?#32654;?#23475;。”
     
      李未央心道这还不都是李敏德给闹得,不会包扎硬是?#36214;?#26469;,还不如她自己来了——
     
      李敏德便坐到一边去,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她,口中说的却是:“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计划了吧?”
     
      李未央见他执意不肯离开,便也不再?#30333;瑁?#32780;是笑了笑道:“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咱们原先的计划要做出调整了。”
     
      李敏德蹙眉:“你是说这次的地震?会对局势发生什么变化吗?”
     
      白芷的动作轻柔又有效果,李未央松了一口气,道:“当然,若是只有大历受灾而漠北和南疆都没有事,难保不会起战事。就算没有大规模的战争,?#27809;?#25171;劫的肯定不少。还有各地闹事的人——”
     
      李敏德立刻想到了关键处:“你怕蒋家复起?”
     
      李未央唇边扬起一丝冷笑:“你我都能想到的事情,他们会想不到吗?蒋国公只怕是不会回来了,而且,蒋家的其他人也等着官?#19995;?#32844;,毕竟发生这样的大事,皇帝会重新考虑丁忧的事情,特事特办么,从前也是有过的。”
     
      李敏德眼睛里头闪过一丝笑意:“你说咱们陪着这漠北四皇子演了这几天的戏,是不是该派上用场了?”
     
      李未央的笑容满满都是嘲讽:“?#21069;。?#22825;下没有白吃的午?#20572;?#21483;我陪着他狩猎么,总是要送我一点回礼的,就怕他要心疼的滴血——”
     
      白芷和墨竹对看一眼,越发闹不清李未央在想些什么了……要让漠北四皇?#26377;?#30140;的滴血,又哪儿有那么容易!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32602;?#35831;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三分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万和城时时彩代理 杏彩官方网新时时彩 时时走势图规律 中国福彩36选7玩法 全天快乐赛车计划网页版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云南时时官网平台 106平台彩票ios版 pt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