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37 落井下石

    庶女有毒

    137 落井下石


      拓跋玉看着李未央,终究不能让她这样去和亲,?#36824;说?#22915;的阻拦,他已经走到了皇帝面前,众人的眼神都望着他,他却也顾不得了,正要开口向皇帝请求——
     
      就在此刻,突然见一名太监飞奔而入,大哭道:“陛下,陛下,吉祥殿走水了!”
     
      皇帝脸色一变,陡然从皇座上站了起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厉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太监哭丧着脸,道:“陛下,吉祥殿突然走水了!”
     
      众人听闻,脸上都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太后如今所居住的宫殿乃是前朝皇室遗留下来的,秋日潮湿,夏日闷热,宫室也略微狭小、陈旧,因此,太后整日里闷闷不乐。皇帝见母亲不乐,便反复追问,可是太后担心皇帝大兴土木会耗费国库,坚持不肯说出自己的?#20035;跡?#30452;到太后的贴身女官主动向皇帝陈情,他才知道真实情况,为了顾全太后体恤的?#20035;跡?#30343;帝降旨动用自己的私蓄在皇宫北面地势最高的地方,为太后建造一座新的宫殿,起名曰重阳殿,盼望太后住进去后,能够凤体康复,永享安乐。
     
      说起这座重阳殿,代表的是皇帝?#38405;?#20146;的孝心,同时也是大历开国以来第一个动用皇帝私产建造的宫殿。在重阳殿破土动工不久的一天,工匠们正在挖大殿的地基,突然地下放出了耀眼的金光,工匠们不敢再挖,便去禀报了皇帝,皇帝大为惊奇,竟然亲临工地,命工匠们继续挖下去,挖着,挖着,忽见一物光芒四射,耀人眼目,原来是挖出了一只凤凰,金光闪闪,清辉可鉴,凤羽上花纹古朴,尘埃不沾,皇帝大为惊喜,以为吉祥,便正式将重阳殿改名为吉祥殿,并将这挖出来的宝物供奉于殿上,派专人把守,同时命令钦天监择定日期,准备为太后正式迁居。
     
      吉祥殿是皇帝一片孝心的彰显,更是大历光辉盛世的象征,在皇帝的心里,地位无以伦比的重要,平日里都派了专人把守,片刻不离,再加上殿内还没有住人,根本没有明火蜡烛,这样的宫殿居然会走水?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皇帝?#36824;?#19968;切地大步跨下了台阶,头也不回地向吉祥殿的方向走去,众位大臣见情况不对,赶紧跟了上去,他们站在?#23545;?#30340;地方,就看见北面?#20146;?#37329;碧?#26352;?#30340;宫殿已经有一半儿都陷入火海,此刻火趁风威,风随火势,须臾间燎彻天关,火势大得惊人,真真是浓烟冲上云霄,黑雾锁断半空,那场景实在是可怕之极。
     
      皇帝愣愣地望着,实在无法相信自己耗费了那么多心血派人建造的宫殿竟然会走水,旁边的太监连忙道:“快!全都去?#28982;穡?#24555;去!”于是,大批的宫女太监们飞奔而去,?#30343;?#30343;帝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像是连说话都忘记了。
     
      莲妃看了那火势一眼,眼睛里闪现一丝冷?#22467;?#21475;中却更加温柔道:“陛下,吉祥殿怎么会突然走水呢?”
     
      皇帝从自己的?#22841;?#20013;惊醒过来,大声道:“周天寿,周天寿!给朕出来!”
     
      被皇帝点名叫到的周天寿快步从人群中走出,脸上却不见丝毫惊?#28982;?#32773;?#24597;?#30340;神情,和周围的人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道长,吉祥殿无缘无故走水,究竟是什么缘故?”皇帝看着被火光映红的天空,一种不祥的感觉兀然而生,他不由自主地皱着眉,冷沉问道,其实他的心里头早已如同油煎火燎,着急的不得了。
     
      李元衡看到这一幕,显得十分纳闷,他是漠北人,并不知晓大历人?#26352;?#26159;十分敬畏的,大家都认为失火本来就是鬼神造成的,无缘无故的走水,这是上天在警示众人。尤其是火灾发生在吉祥殿,这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皇帝第一个?#20174;?#23601;是认为自己犯了错,以至于天神降罪。
     
      “陛下,贫道遵从您的旨意,一直负责监视天象地征,为您?#22841;?#21340;吉,预先示警,可是这么大的火,贫道事先却一点征兆都没发现,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周天寿装模作样地道。
     
      皇帝面?#19979;?#20986;吃惊的神情,却因为对方的说辞符合了他自己的?#20035;跡?#19981;由脱口道,“那么上天究竟要告诉朕什么?”
     
      周天寿?#31181;?#25488;?#38378;?#33457;状,闭上眼睛?#20102;跡皇?#19981;回答。旁边的人都开始变得焦急,只有人群里的李未央脸上微微露出笑容。
     
      果然,只见那周天寿快速睁开眼睛,面不改色道:“刚才陛下赐了一门婚事,依贫道看,安平县主八字清奇,贵重非常,非寻常?#21340;?#20439;子可以匹配,更遑论外族呢!?#36824;?#26159;对大历还是?#38405;?#21271;,这门婚事都是大大的不吉利!”
     
      周天寿掷地有声的说法,让大殿前一片死寂。德妃不由皱起眉头,心里迸出一句?#22467;?ldquo;这个老道士,又要无事生非了!”她这样想着,不由陪笑着上前道:“陛下,周道长?#36824;?#26159;猜测,安平县主?#30343;?#20010;女流之辈,八字又怎么贵重了,漠北皇子可是堂堂皇孙贵胄,又有哪里配不起?”
     
      周天寿冷冷地望?#35828;?#22915;一眼,道:“吉祥殿早不走水,晚不走水,偏偏在陛下刚?#27838;突?#30340;时候就走水,德妃娘娘如何解释?”
     
      德妃一愣,随即辩驳道:“那也不能说明这件事一定和婚事有关啊,说不准?#30343;?#24039;合。”
     
      周天寿的笑容变?#32654;?#20957;,却是不再理会德妃,转而对皇帝道:“陛下,还记得明兰之祸吗?”
     
      所谓明兰之祸,说的是前朝的明兰郡主。当初前朝宁元帝亲自为这位侄女明兰郡主?#31361;椋?#23558;她嫁给?#35828;?#26102;的威武大将军王丰。这本是一门很好的亲事,可就在许下婚约的第二天,皇宫的安定?#30460;?#32536;无故塌下了半边墙,便有很多人说明兰郡主这门婚事很不吉利,不该进行,可是皇帝认为圣旨已经下了,根本没有改变的道理,便依旧把明兰郡主嫁给了王丰,只?#36824;?#21364;找借口把王丰留在了京都看守粮库,以为只要在眼皮子底下看着就不会出什么大事。然而正是这位王丰,仗着岳家的身份,越发趾高气扬、嚣张跋扈,甚至不惜?#19997;?#20891;粮、中饱私囊,等到军临城下,皇帝打开粮仓,这才发现所有白花花的粮?#24120;?#20840;都变成了粗糠、砂土,拌着草皮、树根……原本?#30343;?#22914;此还不至于彻底溃败,偏偏恰好是这个王丰打开了国门,迎了大历开国皇帝进城,最终前朝的江山,当真是一半儿都断送在王丰的手上了。
     
      后人因此便说,老天爷早已经警告过宁元帝,偏偏他不肯顺从上天的旨意。若是他没有将明兰郡主嫁给王丰,王丰既不会留在京都,也不会怀着满腔愤愤去做守仓的户部官员,一切都不会变成后来无可挽回的?#32622;?hellip;…也许在旁人看来,这?#36824;?#26159;个牵强附会的故事,前朝的覆灭当然跟这?#20301;?#23035;没有太大的关?#25285;?#27809;有王丰,一样有无数的贪官污吏在败坏前朝的江山,可是在如今的皇帝眼里,周天寿掷地有声的说辞,句句打在他的心窝上,让他虽然难受,却深信不疑。
     
      李元衡虽然不通大历的?#20843;祝?#21364;也知道这情况不对,连忙对着拓跋真使眼色,然而拓跋真却仿佛没看见一样,?#30343;?#20800;自低着头,不言不语。他一着急,便去看蒋华,可是蒋华官职低微,这里根本没有他说话的份儿,他只能悄声在蒋旭的耳边说了几句?#22467;?#33931;旭却摇了摇头。
     
      若是别的事情,皇帝可能还会听从他的说法,可是眼前一场大火发生,皇帝这样迷信的人,一定相信是上天的预警。若是这时候蒋家开口劝阻,只怕反而要倒霉,不如三缄其口的好。在蒋华看来,驱逐李未央比什么都重要,可是在蒋旭看来,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危险了,为了一个李未央,根本不值得这么?#36299;眨?/div>
     
      德妃着急了,若是李未央不被赶走,那拓跋玉还是不会死心,她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皇后和太子,知道他们是会明哲保身,不肯参与这件事情了,不由咬了咬?#28291;?#36180;笑道:“周道长,那明兰之祸早已过去多年,根本是个传说罢了,你这么说,?#32622;?#26159;牵强附会!”
     
      莲妃冷笑一声,美目流转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样可怕的事情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发生,德妃娘娘还能视而不见吗?#30475;?#21382;的美人儿多得是,漠北皇子?#19981;?#21738;一个随便挑选就是,非要咱?#21069;?#24179;县主不成吗?老天都说了这婚事结不得,怎么能继续进?#24515;兀?#24503;妃娘娘这么一意孤行,是有意要害我大历的国运吗?”
     
      李未央的唇畔,浮现出一丝微笑,莲妃果然很有进步,说话一针见血。
     
      果然,皇帝冷冷呵斥道:“德妃,你听见了没有,还不快住口!还是你就是?#23460;?#35201;坏我的国家?”
     
      德妃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赶紧道:“陛下,臣妾不敢,臣妾?#30343;?mdash;—”
     
      皇帝一挥手,止住了她的?#22467;?#20919;声道:“够了,朕不想再听。漠北皇子,你另外再挑一个美人吧,安平县主不能嫁给你!”
     
      这门婚事不吉利,很不吉利,?#25214;?#31572;应吉祥殿就烧了,岂不是大大的危机?皇帝转念想起了李未央的聪明才?#29301;?#38497;然惊醒过来,若?#21069;?#36825;么一个聪明的?#23601;匪?#21435;给漠北,岂不是在壮大他们的力量吗?若是李未央倒戈对付大历,就等于?#20146;?#24049;送了一个帮手去给漠北!换了其他闺阁千金就不同了,?#20999;?#22899;子不懂政治、不懂争斗,嫁过去只会作为一个摆设……皇帝左?#21152;?#24819;,终于下定了决心,决不能?#32654;?#26410;央嫁给李元衡!
     
      李元衡面色一变,他听懂了此刻皇帝所说的?#22467;?#36214;紧道:“不,陛下,我就要她!”说着,他指向人群中的李未央。
     
      李未央略略抬起了头,?#30343;?#30475;了他一眼,一副毫?#36824;?#24515;的样子。
     
      皇帝冷冷望着李萧然道:“爱卿,朕的意思你是知道的,既然未央是你的女儿,朕想听听你的意见。”
     
      皇帝不?#25954;?#36319;表面很不懂规矩的漠北皇子直接杠上,这是要李萧然表态了。李萧然当然看懂了皇帝的意思,虽然有点?#19978;?#19981;能将李未央给卖了,但转念一想如果此时得罪了皇帝才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便微笑道:“漠北皇子,老天已经给了示警,这一门婚事的确是不吉利的,若是你非要娶,只怕会给你漠北和我们大历都带来?#21482;觶?#36149;国的皇帝也不会答应。所以我觉得,这门婚事必须作罢,只能请您原谅了!”
     
      李元衡不敢置信地看着大历的皇帝,又看看李萧然,他听说这里人说话都是一言九鼎德,尤其是皇帝的圣旨,竟然朝令夕改,真是太可笑了!
     
      李未央目光悠然地望着原本要迎娶自己的?#20982;櫻?#31505;容中带了一丝鄙薄,原本她要推拒这门婚?#38706;?#30340;是法子,但多少要费事,这场大火实在是太及时了,简直像是为她?#21487;?#35746;造好的,专门为了推辞这门婚事而着的火……不,等一等,老天爷可从来没这样帮忙过,或者,这件事情,是有人?#23460;?#20026;之。李未央这么一想,便四下寻找李敏德的身?#22467;?#21487;是,哪里都找不到他。
     
      这人,这么关键的时刻,究竟去哪儿了呢?
     
      皇帝先是反了口,接着李萧然也翻脸不认人,这一对君臣在这一点上无比的相似,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管他要脸不要脸。皇帝消除了让他不安的婚事,又转头去问:“吉祥殿的火灭了没有?”
     
      太监连忙道:“陛下放心,一切都已经办妥了。”这就是说,火势已经熄灭了。
     
      皇帝看着那边人头攒动的吉祥殿,不由叹了一口气,转身道:“回座位上去吧,宴会继续。”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眼前的这桩婚事是泡汤了,但是没了李未央在前?#36820;?#30528;,只要李元衡和漠北皇室不肯死心,非要娶一位大历的小姐回去,这些家族可就都麻烦了。他们家中未婚女子适龄的也不在少数,今天为了皇子选妃,一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若是不巧被李元衡看中了,送到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可真是赔了夫人?#32456;?#20853;,当下所有的小姐们?#21152;?#25159;子掩住脸,生怕被李元衡看?#23567;?/div>
     
      李元衡愤愤不平地盯着皇帝的背?#22467;?#31561;看不到了又盯着李未央,快步追了上去道:“我不会死心的!”
     
      孙沿君警惕的看着他:“你想怎么样!”李未央却拉住她的手,回身微笑道:“四皇子,你这样执意于我,并不是?#19981;?#25105;吧,毕竟我们是萍水相逢,说一见钟情,未免太可笑了。我劝你,好好想想背后挑唆你?#20174;?#23094;的那人的意思,千万别成为别人的垫脚石,对于你漠北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她的这几句?#22467;?#39047;有警告的意思。李元衡一愣,顿时收敛了原本的不悦,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说她聪明有谋略暂时还看不出来,但说话一针见血倒是真的,父皇让他在这里迎娶一位和亲公主回去,但是所谓的和亲公主,一般是舍不得用真公主的,若是漠北衰弱,大历就会选择一个出身卑微的宫女权作公主?#20174;?#20184;,但是如今的漠北很强盛,所以大历最少?#19981;?#36873;择一个出身高贵的大臣之女送给他——这具体的人选么,当?#30343;?#30001;他来定了。
     
      原本蒋华给他送来一幅美人图,他还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可是后来他?#20013;?#20102;一封信,说了很多李未央的事情,让他对这个少女起了?#38391;?#24515;。他当然知道蒋华若是真的为了李未央好,绝不会在他面前频繁地提起这个少女的,可那又如何?能够让狡猾的像是一只狐狸一样的蒋华上心的女人,他也一样有兴趣。
     
      今天他亲眼见到了李未央,不免对她起了更深重的?#38391;?#24515;,看着这么冷心冷面的,却镇定的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少女。他原本那一丁点儿的?#38391;?#24515;,立刻变成了燎原的火焰,他想要弄明白,李未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从前?#20999;?#22899;孩子,只要见到他都像是蜜蜂一样地盯过来,为什么她却如此冷漠呢?
     
      蒋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知为什么?#20154;?#30340;更凶了,仿佛连肺都要咳出来,他躺在床上都在殚精竭?#29301;?#31934;心策划的这一出戏,这么简单就被一场大火给毁掉了。李未央,你还真是个胆大包天的?#23601;罰?#23621;然连在宫中纵火都做得出来,若是能够找到证据就好了,可是想也知道,对方既然敢做,就一定留有后路……李未央,实在是太好命了,仿佛连老天爷都在帮她。蒋华强自压下心头的一口热血,面?#19979;?#20986;若无其事的表情。
     
      拓跋真突然将一杯?#39057;?#32473;了他,蒋华抬起头来。
     
      “三公子,虽然为我分忧是好事,但?#20146;?#36807;了头就惹人讨厌了。”拓跋真面上带着微笑,可话里却是明里?#36947;鍇么?#20182;,要他绝了对付李未央的念头,“她的婚事自有人会为他操心的,三公子以后就不要插手了。”
     
      拓跋真几次三番要狠心对付李未央,却都莫名其妙地失败了,如今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到底?#21069;?#22905;多,还是恨她多,但不论是哪一点,他的东西都不容许别人觊觎。哪怕是死,李未央也必须死在他的手中,不能假手于人。他的这番?#36299;勻皇?#38750;常不讲道理的。蒋华?#28909;皇?#20182;的盟友,对于碍事的李未央自然有义务除掉,但是身为皇子,拓跋真要不想讲道理的时候,有再多的道理在他面前也是没理。这一点,蒋华怎能不明?#20303;?ldquo;很抱?#28014;?rdquo;蒋华微笑道,“此事是我考虑欠妥,好在不也没有成功么,殿下不必着急。”若是蒋华发怒,他自有办法劝他放手,但对方偏偏若无其事的,反倒说明他是绝不准备收手了,拓跋真的目光微微一拧,终究?#30343;?#20919;笑了一声,不再多言了。
     
      宴会照常进行,?#30343;?#20986;了走水这种事,众人的脸色都有点讪讪的。只有莲妃的脸色一如往常,笑容不改地和皇帝轻言细语,被她的暖风一?#25285;?#30343;帝难看的脸色渐渐和缓了过来,拉着她的手道:“还?#21069;?#22915;你会说话。”
     
      李未央看在眼里,不由微笑。莲妃容貌绝丽,皇上再聪明,终究也是个男人,在很多时候就会重色胜过其他。而且莲妃又是出身平民,根本没有家族势力,没有外戚的威胁,皇帝再怎么宠爱她也不会闹出什么问题。再加上之前的天女下凡的传闻,更给她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叫皇帝越发的?#19981;?#22905;。
     
      台上的莲妃笑道:“皇上又拿臣妾开玩笑,还是好好看歌舞吧。”说着,她的柔荑在空中轻拍两下,数十名提着琉璃宫灯的女子从不远处娉婷而出,在夜风的吹拂里,有九天仙女落凡尘的清灵之?#23567;?#20960;十名花一样娇羞的女子,在大殿中开始翩翩起舞。此刻大殿不远处的焰火台上早已树起了数百个大小不一的银架,?#30452;?#29992;五彩?#30475;?#20570;装?#21361;?#39030;?#22013;?#31435;着各种各样的烟花火筒,十分的?#24443;郟?#23601;在这些美丽女子翩翩起舞的瞬间,太监们手持灯帽将周围的烛火油灯全数熄灭,点燃了烟火,无数朵烟花腾空而起,碎裂之后,美丽的焰火一朵朵,流泻而下,焰火越来越多,逐渐连成一片,成为一幅一幅连绵不断的美丽画卷。
     
      刚刚才走水,皇帝正是?#24352;?#30340;时候,只有莲妃才敢在这时候去触霉头,偏偏皇帝仿佛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非常开心地看着满天的烟火,道:“爱妃果然别具匠心啊。”
     
      皇后向莲妃投去了一丝怨恨的眼神,莲妃的笑容却更深了。
     
      孙沿君悄声道:“未央,你瞧见没,陛下特别宠爱莲妃娘娘呢,刚才都走水了,她还敢在宫中放烟火。”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莲妃娘娘美艳无比,聪明灵秀,她这么做自然有她的用意。”一方面是要向其他人?#23601;?#21478;一方面自?#30343;?hellip;…
     
      果然,听到莲妃笑道:“陛下您看,这么多烟花却都平安无事,可见陛下刚才的决定无比英明,是顺应天意啊。”
     
      皇帝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吉祥殿突然无缘无故的走水就是一件奇事,而现在他取消了这门婚事,燃放这么大规模的烟火都不曾出事,可见刚才的确是上天预警了。他不由庆幸刚才没有过于坚持自己的主张,若是?#24515;?#20110;君无?#36153;?#30340;?#20449;担?#21453;倒?#24708;?#20102;上天可就得不偿失了。当下他拉着莲妃的?#20013;?#36947;:“爱妃说的对,朕早该听你的话了。”
     
      皇后和德妃听了这?#22467;?#33080;色都变得异常难看,尤其是德妃,几乎是控制不住地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差一点洒了出来。她平日里?#20146;?#24196;重?#36824;?#30340;,此刻竟然也克制不住,实在是莲妃的行事太过嚣张了,甚至在前几日还找了个借口寻衅滋事,打死?#35828;?#22915;身边一个贴身女官,给?#35828;?#22915;很严重的刺激。
     
      莲妃向台下的李未央?#37027;?#20351;了个眼色,李未央微笑了一下,不经意的转头,才发现李敏德此时已经坐在了他的位置上,在他身后不远处,是燃烧的烛火,人与烛火交相生辉,他本就精致妖娆的容颜更加添了七分的邪气。仿佛是察觉到这里的目光,李敏德突然抬起眼睛向她看来,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李未央看他眸?#20852;?#19997;笑意,顿然心有所觉。这个?#19968;錚?#32966;大包天在宫中纵火就算了,如今居然还能做到这样若无其事……李未央控制住自己的心虚,饮下一口甘甜的梨花酒,酒入心而安神,到了心田,生出丝丝暖意。
     
      “啪。”
     
      酒杯在桌上激出一声脆响,吸引了许多目光,德妃脸色更加难看,而莲妃?#30343;?#19981;紧不慢的酌了一口清酒,才淡淡道:“德妃姐姐这是怎么了?”
     
      “我一时不小心,摔了酒杯。”德妃强笑着道,今天为了对付李未央,她已经失了仪态,万不能再露出丝毫的不满了。
     
      “哦?”莲妃闻言在德妃脸上轻撇一眼,似笑?#20999;?#36947;,“那德妃姐姐可要小心,别再摔了佳酿。”随后,她口中再无其他的言语,似乎并不在意德妃的失态,已经又把所有的精力投在了场中的歌舞上。
     
      德妃的脸色越发苍白,周围的人心中都是想法各异,唯独七皇子拓跋玉,面?#19979;?#20986;担忧的神情。母妃再不好,都是他的亲生母亲,他怎么能不担心呢?
     
      李未央?#23545;?#30631;见,却?#36824;?#20919;笑一声,就转开了目光。在她眼中,德妃刚才还有闲心落井下石,只怕很快就是死期将至了。
     
      酒过三巡,歌舞之乐也?#33080;?#32531;下去,静夜的凉风一重重拂上身来,皇帝却兴?#24405;?#39640;、龙心大悦,大声道:“莲妃这出舞排的甚好,来人,赐清龙酒。”此言一出,皇后和德妃同时变色。清龙酒乃是前朝皇室秘酿,延年益寿、养身补气,历年来为皇帝一人独享,连皇后都不曾享受过,今天居然莫名其妙赐给了一个妃子,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可是这种场合,根本容不得任何人插嘴。
     
      太监手里捧着清龙酒,一步一?#38477;?#36208;上台阶,送到莲妃的面前。莲妃笑面如花道:“陛下,臣妾身体如今怕是不能多饮——”
     
      皇帝笑道:“你径直喝一口就是,剩下的朕来代劳。”这样的恩赐,简直是已经到了巅峰,皇后的脸色却突然恢复了平静,?#30343;?#20919;笑一声,并未作声。
     
      莲妃微笑着从太监手中接过酒,正要喝下,却突然惊叫一声道:“陛下,您瞧!”皇帝看了一眼,却是一只小小飞虫不知?#38382;?#33853;到了酒水里头,他?#25214;?#21160;怒,却见那酒水很快泛出了一种死灰色,皇帝一把打翻了酒杯,怒声向太监总管道:“这是怎么回事!”
     
      太监总管周象一愣,随即跪着爬到酒杯跟前,扶起酒杯一看,却见到那小虫子已经死在了酒杯之?#23567;?#30495;的就像被人当?#26041;?#20102;一瓢?#39038;?#27985;身猛地一颤,脸色都?#20202;?#20102;,张口结舌地说道:“陛下……这虫子或许是馋酒,醉死了——奴才立刻派人仔?#35206;?#39564;。”
     
      在座之中,太医院?#30053;?#21028;闻声快步而来,道:“请陛下容臣?#36824;邸?rdquo;皇帝点头,?#30053;?#21028;立刻仔细将那小虫的尸体取来一看,随即面色大变道:“陛下,这虫名为?#36139;瘢?#26368;?#19981;都?#23621;于酒中,决计不会被酒毒死,请陛下下旨,允许臣详细地查验这酒水。”
     
      ?#22868;?#19968;点一滴地过去,皇帝、皇后、太子等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李未央看在眼中,却不由掩住了眼底的冷笑。很多时候,做皇帝都不如平民百姓,动不动就是?#36538;?#27602;酒,活的胆战心惊。
     
      良久,?#30053;?#21028;才开了口:“这酒有毒。”
     
      “不!不可能!所有的酒都是用银针查验过的!”周象不由道,前朝?#19981;?#35753;小太监来验酒,?#30343;?#36825;种法子过于残忍,而且很多毒药是慢性的,很难立刻查验出来,为了?#32321;?#19975;无一失,今朝开?#21152;?#38134;针、银筷子和太医院提供的一些药物来验毒。今天这清龙酒,自然也是经过无数程序才呈献上来的,怎么会被人下毒呢?
     
      ?#30053;?#21028;摇了摇头,道:“鹤顶红加鹧鸪霜,还都是双份的,够毒死一头?#31361;ⅰ?#40548;顶红颜色鲜艳且有微微腥气,鹧鸪霜却有微微甜味,两者中和在一起,恰好暂时压制住彼此的毒性,便是用银器也是测不出来的,喝下去的人不会立刻中毒,不容易被察觉,但不出三天毒性便会彻底爆发,毒性更是加倍的厉害,这下毒之人实在是太歹毒了——”
     
      莲妃的脸色顿时变了,泪光盈盈地跪倒在地道:“陛下,臣妾却自幼生长在乡野民间,见识短?#24120;?#26356;无城府,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妇道人家。幸是天降荣华?#36824;螅?#21531;王待臣妾情深意重。臣妾原想,此生能得这般境遇就已满足了,却不想有人见不得臣妾陪伴在陛下身边,请陛下原谅,让臣妾就此离开宫廷,以保全腹中龙子——”
     
      皇帝勃然大怒:“你起来!朕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谋害朕的爱妃和龙子!”
     
      李未央看着莲妃,眨了眨了眼睛,心道她还要再加一把火候。莲妃却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在电光火石之间泪如雨下,簪子上垂下的缠丝点翠流?#30504;?#38543;着哭泣零落不?#22467;?ldquo;陛下,求您不要为了卑微的臣妾大动干戈,这件事情就不要追究了吧,横竖对方?#30343;?#23241;妒臣妾得宠,不是要伤害陛下——未免发生二皇子的惨剧,还不如让臣妾离开,以保全皇家的颜面啊!”
     
      一?#26412;?#38745;观察局势发展的拓跋玉心叫不好,皇帝的脸色在那个瞬间变得异常?#24352;?#36825;么多年来,最令皇帝伤心忧愤的,就是二皇子拓跋景的死了。二皇子拓跋景是皇帝的第二个儿子,年纪就和太子差两岁,他生性仁爱宽厚,总以善心待人,自幼很得父母喜爱,甚至有隐隐超过太子的势头。然而他过分宠爱侧妃林氏,过于冷落了皇子妃刘氏。偏偏刘氏是个手段毒辣的女人,她见拓跋景整天与林氏恩爱,既无奈?#26088;?#24680;,一气之下就在饭中下了毒药。可是拓跋景命不该死,吃了?#20999;?#39277;菜之后竟没被毒死,但从此落下了疾病。
     
      这事闹得天昏地?#25285;?#27832;?#37266;?#25196;,皇帝龙颜大怒、下诏将刘氏贬为庶人,赐死家?#23567;?#25299;跋景被接回宫中养病,但因毒性渗入体内,再加上心里悔愧懊恼,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强撑了不到半年,终于没能撑过去。想到拓跋?#22467;?#30343;帝就不由心痛,由此,他又想到了妻妾之争,宫廷祸事……
     
      他虽然才五十多岁,精神与体力就已经明显地衰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一年当中总要闹几场病,每病一?#21361;?#20307;力与精神就虚弱一?#21361;?#35768;久不能复原。正因为如此,他对后宫的妃?#29992;?#20063;变得越发宽容,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在自己宽容的同时,竟然无意中放纵了凶手,后宫的争斗竟然越演越烈,闹到了台前,丢尽了皇族的颜面。
     
      皇帝想到这里,横眉扬起,厉声道:“查!一定要?#21916;?#21040;底!朕要看看到底是谁?#36820;?#21253;天!”
     
      皇帝话音刚落,就听到殿下“噗通”一声响,有一个人歪倒在地上,原来是一名站在台阶下的宫女,正是原本伺候德妃的宫女百合。
     
      德妃看此情?#22467;?#22836;脑立时“轰”地一声,心中叫苦道:这?#23601;返降自?#20040;回事?!
     
      皇帝见状厉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百合见皇帝逼问,更是浑身像筛糠一样,哆哆嗦嗦地答道:“陛下……陛下,这毒药……跟奴婢无关呀!”
     
      这话一说,德妃登时站了起来,厉声呵斥道:“你在这里胡说?#35828;?#20160;么!还不快滚下去!”随后她赶紧回?#36820;溃?ldquo;陛下,这?#23601;?#26368;近心神不宁,可能是?#30343;?#20040;魇着了——”
     
      莲妃面色一变,道:“德妃姐姐,这宫女是你身边的人,莫不是有话要说吧!”
     
      德妃矍然变色,怒意浮上眉间,只得强压了怒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做了什么吗?”
     
      皇帝冷眼望着她,道:“住口!让她说下去!”
     
      皇后和太子对视一眼,?#25442;?#20102;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
     
      看到那两个自以为?#27714;?#34690;的人,李未央?#30343;?#21547;了一缕闲适的笑意,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如同坐在戏台下看着一出精?#31034;?#20262;的?#20223;搿?/div>
     
      莲妃冷眼瞧着那叫百合的宫女,一字一句道:“刚才你殿前失?#29301;?#26089;可以乱棍打死,若再不实话实说,就等着宫规处置吧。”
     
      “奴婢——奴婢要告太监总管!奴婢要告周象!”百合突然直起身子,咬紧?#25318;?#22823;声道。
     
      周象几乎在这一瞬间跳了起来,厉声道:“你这?#23601;?#30127;了不成,还?#36824;?#19979;去!”
     
      皇后突然冷笑一声,道:“周象,在陛下面前你都这样嚣张,难道是太监总管做久了,真把自己当成主子了吗?”
     
      周象面色一变,顿时讷讷地说不出话来,?#30343;钦?#22823;眼睛,警告地瞪了百合一眼。可?#21069;?#21512;却像是完全豁出去了,大声道:“奴婢全都知道,是德妃娘娘收买了太监总管周象,让他在清龙酒中下了毒!”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德妃怒色满面,大声道:“你这?#23601;?#30495;是疯子,我何曾收买周象,他又哪里来的胆子敢去谋害莲妃,你满口胡言乱语,是受了谁的指使!”
     
      这时候,殿内的大臣们一个个的额?#39134;?#37117;早已沁出密密的汗珠。尤其是?#20999;?#24179;素与德妃或者七皇子过从甚密的人物,心里都在“?#35785;诉?rdquo;地擂?#27169;?#20294;每个人都咬紧?#25318;?#23613;量将身子站得?#37322;Γ?#30529;大眼睛看着局势的发展。若是德妃真的做了这种事情且被揭发出来,那皇帝一定会?#20570;?#38663;怒……
     
      百合在地上重重磕了几个头,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都青了:“娘娘,奴婢本不该出卖您,可是您不该为了收买周象就把奴?#25964;?#32473;他做对?#24120;?#36825;三个月来,奴?#31455;?#30340;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奴婢再也无法忍受了,哪怕是死,奴婢也不?#25954;?#20877;和他一起过日子!”
     
      说着,她拨开了自己的?#36335;?#38706;出左边的肩膀,这样的举动可以说是极为无礼的,可是众人此刻却顾不得这些,因为他们都清楚地看到,百合的肩膀上或青或紫,伴着无数伤口,直至肌理深处,如被野兽?#24188;ィ?#20260;痕累累,惨不忍睹,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她一个字一个字道:“周象根本就不是人,是个畜生,他百般虐待折磨我,娘娘,若非为了您自己的私欲,您何至于要将我赐给他!您?#22312;?#23485;容慈和,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38405;?#24544;心耿耿的?#23601;?#21602;?”
     
      听着这?#23601;?#23383;字泣血,李未央的笑容在眼底一闪而逝,这出戏可是越来越精彩了……德妃娘娘,你在推我下火坑的时候,可曾想到我也正等着看你万劫不复?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36861;?#20110;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 赛车pk10苹果下载 时时彩看走势好的app 安徽11选五中奖规则 2016江西时时开2015 四川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在线计划更新 中原风釆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