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31 登堂入室

    庶女有毒

    131 登堂入室


      “你以为是去市场挑青菜萝卜吗?由得我说换就换?”李未央斜了他一眼,却突然皱起眉头,道:“你伤口裂开了!”
     
      李敏德低头一看,自己的一身白衣竟然隐隐渗出血丝,他不在意地道:“?#36824;?#31995;,一会儿?#19968;?#21435;换药。”
     
      “给我看看!”李未央立刻道,李敏德却不同于刚才,立刻向后退了两步,道:“我都说了没事——”
     
      “坐下来!给我看看!”李未央觉得不对劲儿。
     
      李敏德连忙道:“没事没事,我都说了,真的没事!天色太晚了,我得赶紧回去!”
     
      李未央却在他站起来之前,将茶盏重重地搁在了桌?#30001;希?ldquo;给我看看!”
     
      李敏德一愣,终于乖乖坐下了。李未央回?#36820;潰?ldquo;白芷,去取药箱来。”她的屋子里,备着一些常用的药丸,大抵是清心丸这些,也有一些外伤的金疮药。白芷应了一声,连忙出去拿了药箱进来。
     
      李未央解开李敏德的外衣,她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概他们平常太过亲近,现在这种状态,她早就习以为常:“有血,伤口真的裂开了,等一等,我帮你换药。”
     
      她将包裹着的染血绷带一点点地撕下,尽管已经非常小心,可他的身体还是剧烈的震了一下,便乖顺的定住。
     
      “别动,你看你总是乱跑,所以才会一直很难痊愈。”
     
      其实李敏德伤口愈合的很快,若是寻常人不在床上躺个半年一载的,绝对没办法爬起来,可他?#36824;?#29992;了两个月,伤口便开始结痂了,当然,因为他总是?#36824;?#20054;听话,伤口有的时候会裂开一道小的口子,偶尔?#19981;?#21457;炎,但随着天气越来越凉,他的伤势也是一天好过一天了。
     
      李未央看着伤口,绷带下的部?#30452;人?#24819;象中的还要糟糕,何止是裂开,简直是一团血肉模糊,联想起刚才这个人还在轻轻?#20260;?#30340;?#36864;?#35828;话……实在不能理解……他到底知不知道痛啊!她轻轻上了药,因为这个动作使?#32654;?#25935;德的脸似乎更白了一些,削薄的唇微微抿起,唇角微翘的看着她。
     
      被他看得别扭,李未央压下了心头些许说不出口的酸涩,定了定神,干脆利落的替他处理伤口,等到他重新包扎好了,这才意识到:李敏德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光看这毫无赘肉又隐含力量的身躯,便让她明白两人之间的差别。内心轻叹,她还是希望,他和以前一样,这样两人之间就不用避嫌。
     
      “还疼么?”
     
      “不疼……真的不疼。”李敏德只眨眨弯成新月的淡琥珀色眼睛,唇畔含笑,目光灼灼。他说的一本正经又顺理成章,看不出一点撒谎骗人的痕迹。
     
      大概是这皮相委实太过美好,又大概是她太过疲惫,所以有些晃神,李未央一时有点怔愣。
     
      “小姐,奴婢先把绷带处理了。”白芷低声道,轻轻退了出去。
     
      这话宛如魔咒,李未央神色一凛,却已经清醒过来,她叹了口气道:“长了一张这么漂亮的?#24120;?#38590;怪蒋月兰?#24049;?#19978;我了。”
     
      李敏德却露出委屈的神情,按住她的手,清澈的双眸更加灼热,他用手按住?#30446;冢?#35821;气三分温柔七分缱绻,眉眼温存:“你是讨厌我的脸么?”
     
      他的声音低?#30130;?#24102;些许受伤。
     
      李未央一愣,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动不动在她面前表现出受伤的样子,?#32622;?#26159;吃定她心软吧。她很少心软,更加不会?#38405;?#20154;心软,但李敏德,却又有点不同。好吧,他曾经豁出性命?#20154;?#37027;么有时候心软一点,也不算很过分……应该吧。
     
      李未央这样想着,殊不知有些人就是?#19981;?#20320;退一步他进十步的,李敏德自?#30001;?#30149;开始,就仿佛摸准了李未央的软肋在哪里。眼前的这个少女,你向她生气向她怒吼向她挑衅都是没有用的,反倒是软软的态度,受伤的态度,耍赖的态度,更容易获得成功。这算是因病得福吧,李敏德眼眸?#19979;#?#27987;密的黑睫衬得脸颊越发苍白,一边这样想,一边将握住她的手放下,星辰般透亮的眼睛直直对上她,认真道:“还是——你是在生我的气?你放心,我绝对不让那个老妖婆近身。”
     
      谁会为了这个生气啊,李未央哭笑不得。再者,蒋月兰?#36824;?#27604;自己大了几岁,说什么老妖婆。?#36824;?#33931;月兰对自己的嫉恨,也完全出乎她的意?#24076;?#35841;会想到,身为伯母的蒋月兰居?#25442;嵯不?#19978;李敏德呢?简直是让人不敢置信。
     
      李未央看了一眼李敏德,再次叹了一口气,都是美貌惹的祸啊。
     
      第二?#25214;?#26089;,李未央去?#19978;?#38498;请安,还没走到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笑声。?#23601;?#21516;样是满面喜气,道:“三小姐。”
     
      李未央?#26376;?#28857;头,?#23601;?#25472;了帘子,她快步走进去,只是笑道:“祖母好些日子没有这样高兴了。”
     
      屋子里,蒋月兰、李常笑,甚至是二夫人和李常茹都在,却都是一副表情各异的样子。看见李未央进来,老夫人满面笑容道:“快来,有好消息!”
     
      好消息?李家又能有什么好消息呢?李未央的眸光扫过众人,最后凝在了蒋月兰的身上,果然见蒋月兰微笑着看向她,唇角的弧度如花朵绽放,带了三分隐藏不住的得意,道:“瞧老夫人说的,?#36824;?#26159;小事罢了。”
     
      “哎,你为我们李家开枝散叶,怎么是小事呢?!”老夫人的脸上,难得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自从蒋?#39029;?#20107;之后,蒋月兰的身份多少有些尴尬,老夫人对她也不如从前热络,现在的表情,简直说得上对她很满意了。
     
      李常笑道:“三姐,实际上昨日母亲半夜腹痛不止,赶紧招了大夫来看,才知她是有了身孕了,已然两个月了!”
     
      蒋月兰?#21507;?#20102;?李未央的笑容微微一凝,然而却很快扩大,变得自然无比:“恭喜母亲,恭喜老夫人!”
     
      老夫人满脸笑意:“?#21069;。?#36825;可是天大的喜事。只是,如果腹痛的话,可千万要小心了,千万不可有闪失。”
     
      蒋月兰的手下意识地停在小腹,微笑道:“老夫人不必担心,大夫说我只是身体有些虚弱,又是头胎,所以有些隐隐的腹痛。其实也是无妨的,您不必紧张。”
     
      二夫人脸上控制不住阴阳怪气的笑容,目光略含挑衅道:“才有了身?#26012;?#20180;细些吧,千万别磕着碰着了!”
     
      老夫人沉下?#24120;?#30447;着二夫人道:“瞧你说的什么话!老天爷庇护,李家一定会再多一个儿子!”随后便不再理睬脸色难看的二夫人,兀自对蒋月兰道:“你有了身孕,又是头一胎,这可是一定得注意的,你那院子里的人得挑些好的,必须仔仔?#36214;浮?#22949;妥当当的,我才能放心啊!”
     
      蒋月?#24049;?#28070;的面颊上三分羞涩,道:“是,儿媳一定给您生个健健康康的孙子!”
     
      二夫人实在无法忍受,她一心指望着李萧然没有子嗣,这样自己的儿子便能独领风骚,可是现在多了李敏之那个庶出的不说,现在居然连蒋月兰都?#21507;?#20102;,若是生下一个儿子,今后老夫人眼里,更加没有他们二房的地位了,想到自家那个木讷的儿子,她的心中越发担忧,忍不住道:“孩子才两个月,哪里分得出男女,依我看,大嫂你倒是生女儿的命呢!”
     
      二夫人愚蠢就是愚蠢在她毫不掩饰自己对蒋月兰的愤恨。想也知道,她一个快四十岁的人,却偏偏要管一个十*岁的女子叫大嫂,简直是气煞了她,若是蒋月兰没什么本事就算了,她偏偏能把李萧然哄的老老实实,就连一向挑剔的婆婆都对她赞誉有加,相比之下,更显得自己碍眼了。
     
      老夫人重重地将茶杯往桌?#30001;?#19968;?#27169;?#20960;乎要怒声呵斥她,紧要关头,却忍住了。在这个时候跟这种蠢笨的妇人?#24179;希?#31616;直是丢了脸面。
     
      蒋月兰微笑道:“弟妹说的是,我年纪轻,纵然这一胎是个女儿,将来总会有儿子,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说起来我还真是羡慕你呢,一儿一女,这福气多好啊,听说二弟在任上还有三个庶出的儿子,不知何时能见到,若是回来,弟妹你可就更加忙了。”
     
      半个月前,二夫人刚刚得知自己丈夫在任上这些年来,早已生下三个庶出的儿子,却一直瞒着她,生怕她知道了上门去?#34924;鄭?#29616;在孩子们都长大了,才来信告诉她,并且请求老夫人将这三个孩子记上族?#20303;?#36825;?#32622;还婢?#30340;事情原本老夫人不会答应,但考虑到二儿?#22791;?#30340;确是那种会胡搅蛮缠的人,二儿子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这也是出于对庶出子女的保护,所以她点头应了。正因为如?#32781;?#20108;夫人今天才更加的刻薄,因为她对老夫人也有着一分不满。如今被蒋月兰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一说,二夫人气得浑身发颤,几乎即刻就要发作。
     
      李未央看了一眼二姐李常茹,李常茹原本正在考?#20146;?#24049;的嫁妆上绣个什么样子,这时候才醒过来,眼看着自己娘亲要闯祸,赶紧递了一碗茶过去,碰了碰二夫人的?#31181;猓?#31034;意她安静下来。
     
      老夫人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二夫人。转而看了一眼众人,口气温和如春风:“眼看着咱们家就要热闹起来了,我心里真是高兴啊!如今最要紧的是月兰的胎。你可得好好养着,万不能掉以轻心,其他人也都给我警醒着点儿!”
     
      这个其他人,说的就是二夫人之流,蒋月兰微微一笑,躬身答应了。
     
      李未央从始至终带着温和的笑容,仿佛不知道蒋月兰这个孩子意味着什么似的。只是?#20154;?#26377;人都走了以后,老夫人却将她单独留了下来。
     
      “罗妈妈,你领着?#23601;?#20204;都出去吧。”
     
      屋子里很快安静下来,老夫人看了看李未央,淡淡道:“未央,希望你明白我的苦心。”
     
      李未央笑了笑,道:“未央明白。”
     
      老夫人取了一颗红枣,慢慢吃了,仿佛在?#36214;?#21697;味:“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三个儿子里头,老二不是我亲生的,你三叔又去的早,只有你父亲了……偏偏他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身边的孩子,除了你那个?#36824;?#29992;的大哥,就剩下敏之一个,他生的可爱又聪明,我也很?#19981;?#20182;,但他毕竟不是嫡出的。更重要的是,七姨娘的身份实在提不上嘴,在整个京都都是被人诟病的,这就连累了你,也连累了敏之。原本我想要找两个贵妾给你爹开枝散叶,若是生了儿子就交给月兰抚养,但是现在她?#21507;?#20102;,这样才?#20146;?#22909;的!”
     
      李未央笑着递了点心匣子过去,道:“老夫人的苦心咱们都知道,?#36824;?#27597;亲生下的孩子是男是女,都是李家的子孙,敏之?#19981;?#22810;个玩伴儿,再好?#36824;?#30340;事情了。”
     
      老夫人欷歔道:“这?#20146;?#28982;的。只是,在月兰没有自己的子嗣的时候,她不会对敏之怎么样,但若是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切就都不同的,你自己也得小心一点。需要记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李敏峰已经失去了李家的继承权,蒋月兰是这个家中的嫡?#31119;?#22905;若是生下嫡子,当然名正言顺的继承家?#25285;?#20294;照着李萧然这样宠爱李敏之的劲头,简直已经超过?#35828;?#21021;对李敏峰的?#19981;叮?#23558;来说不准这家业会给谁继?#23567;?#27605;竟是真的有过庶子过于受宠抢了嫡子家业的事情,所以本朝的嫡母对于庶子一向是打压的,若是蒋月兰防范李敏之就罢了,万一她想要动手呢?
     
      李老夫人在期待蒋月兰生下一个孙子的同时,也希望李未央可以保护?#32654;?#25935;之。处在她的位置上,如今还能考虑到李敏之,就已经是很照顾了。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孙女明白。”
     
      从屋子里出来,墨竹悄声道:“小姐,夫人?#21507;?#20102;。”
     
      “嗯,消息传的真快。”李未央失笑,看来蒋月兰的?#21507;?#22312;?#23601;?#20204;眼中也是大事,个个都草木皆兵起来。
     
      “小姐,看你怎么半点都不紧张呢!”墨竹埋怨道,“夫人有了自己的孩子,会更加忌讳四少爷的!”
     
      这一点,李未央自然知道的,恐怕在蒋月兰的眼睛里,如今的李敏之已经成了绊脚石了吧!只是很多时候,是不必把情绪放在脸上的,所以她微微一笑,道:“不必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
     
      从蒋月兰传出?#21507;?#30340;消息开始,天气渐渐寒冷,蒋月兰的?#20146;?#20063;总是?#32622;?#30149;,不是寒了就是动胎气了,光是大夫就不知道叫了多少回,李萧然三天两头的震怒,斥责身边人照顾夫人不力,把原本平静的李家闹得鸡飞狗跳的,人人都开?#22841;?#24515;谨慎起来,生怕这个喜事变成倒霉事。
     
      李未央?#31181;斜?#30528;暖炉,靠在椅?#30001;希?#22768;音很和煦:“哦,那院子里又闹事了?”
     
      “是的小姐,”赵月沉稳地叙述道,“先是夫人院子里的一个?#23601;反?#30862;了茶碗,夫人就喊?#20146;?#30171;,正巧老爷来瞧见了,便?#30340;茄就?#24778;了胎儿,愣是打了三十大板赶了出去。”
     
      “那?#23601;?mdash;—”
     
      “是咱们的人。”赵月轻声道,“这个月,夫人已经将咱们的人赶的差不多了。”
     
      李未央面色平静,只是眼睛里却没有多少笑意,蒋月兰的院子,自然有她的人,?#36824;?#26159;为了?#32321;?#25935;之的安全,多留个心眼罢了,可是很明显,这些人蒋月兰已经逐个清除掉了。她会挑去那有刺的,也并不奇怪,?#36824;?#26159;处罚几个下人罢了,外人根本看不出丝毫的?#22235;摺?/div>
     
      “就这件事吗?”李未央若有所思地道。
     
      “其他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正夫人一天总是要闹腾几回,不是嚷嚷着头痛就是脑热的,也够烦人的,连累的大夫一天都得去个几回。”赵月嫌弃地道。
     
      李未央点点头,仿佛顺口问道:“替她诊脉的,是咱们?#39029;?#29992;的么?”
     
      “这个——奴婢已经查过,这位大夫姓何,却不是咱们李?#39029;?#29992;的大夫,只因夫人说这是她在娘家用惯的了,对她的身体状况最为了解,比其他大夫都要合心意,老爷这才特意请了来替她看病。”
     
      李未央听到这里,微微一笑道:“可查清楚?#35828;紫福?rdquo;
     
      赵月微微抬头,道:“是,这位?#26410;?#22827;的确是蒋家用了很多年的大夫,医术那是有口皆碑的,所以老爷没有怀疑,直接便请了来。”
     
      李未央却慢慢道:“派人好好盯着这个?#26410;?#22827;。”
     
      好端端的,若是盯着夫人就罢了,为什么要盯着一个大夫呢,白芷在旁边听了,不由奇怪道:“小姐是怀疑什么吗?”
     
      李未央的目中流过一丝冷漠的光芒:“我刚刚警告蒋月?#36857;?#32769;夫人要为父亲纳贵妾,她那边便?#21507;?#20102;,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白芷仔细思忖了片刻,的确是如?#32781;?#21487;是那?#21507;?#30340;脉象也是三个大夫会诊出来的,这个总不能作假吧。就算?#20146;?#20551;好了,十个月后总要生出儿子来才行,李家的门禁森?#24076;?#33931;月兰再有本事,也不可能从外头弄个孩子来吧?她也绝对不会有这样的胆子,这样一来,?#21507;?#24212;该是真的才对。
     
      李未央瞧她神情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由轻声道:“倒不是我多疑,只是实在太巧合了。”
     
      当晚,又有人来报,蒋月兰在给李老夫人请安后回住处的路上摔了一跤,擦伤了?#30452;邸?#26446;萧然赶紧过去,仔细查看见没有大碍才放下心来。蒋家那边得知了消息,便提出要给蒋月兰请个风水师傅看看,是不是和什么犯冲。这种事情寻常也是有的,李萧然便同意了,所以这位赵半仙便上了门。
     
      因为当今?#23454;?#31491;信道教,所以各家各户都?#19981;?#36898;迎圣上的意思,凡事都得请个道士回来看看,这样一来,自然弄的乌烟瘴气的。李未央十分不?#19981;?#36825;些人,但她也不反对,毕竟人家也是混口饭吃,只要对方不来招惹她,便也就罢了。
     
      等赵道士上门了,李家先是好酒好菜招待了一番,他也吃饱喝足了,拍拍肚皮道:“李丞相,请我来,可是为了你家夫人的胎像?”
     
      老夫人吃惊道:“道长是如何得知?”
     
      赵道士笑道:“贫道从你家经过,便看见贵宅上空紫气东来,是大吉之征兆啊!必定是有文曲星投下凡间,在你?#34915;?#19979;,这种情况,千年难得一见,我又怎么会弄错呢?”
     
      李萧然是个文官,自然很看重儿子的才气——这个孩子本来就是嫡子,还未出生就已经被道士说成是文曲星,纵然知道有夸大的嫌疑,他依旧很是高?#32781;?#36830;忙道:“果真如此吗?”
     
      赵道长哈哈一笑,道:“这?#20146;?#28982;的,贫道从来不会胡言乱语!”
     
      李萧然高兴之余,便又有点紧张:“可是我家夫人的胎像一直不稳当,大夫不知道看了多少,可就是无济于事,所以想请道长来帮忙看看,到底是什么?#20498;剩?#21487;是冲撞了什么?”
     
      赵道士点点头,道:“那就起个乩吧!”
     
      李萧然闻言,便将要问的问题写在一张黄纸上,然后递给赵道士,他将根据求的问题,请示神灵,记录下来,予以解答。赵道士接过来也不看,轻轻指头一弹,那张纸竟然忽然?#24524;?#36215;来,转眼焚化成?#21307;?/div>
     
      “我已经将你的问题,送给帝君了!”赵道?#21487;?#24773;严肃起来,“很快就会给你解答!”他正说着,众人便瞧见那静静搁在沙盘上的?#21097;?#31361;然毫无征兆的跳起来,在沙盘上笔走龙蛇,众人的眼睛都盯在了沙盘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三姐,这真是有神通啊!”李常笑低声在李未央耳旁说道。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赵道长是远近闻名的半仙,自然是有神通的。”当然,跟那宫中的红道?#24656;?#22823;寿相比,还差得很远。这点微末伎俩,?#36824;?#27743;湖术士走街串巷的雕虫小技罢了,李未央还不看在眼里,?#36824;?#22905;很想知道,蒋月兰请了这么一个人来,到底想要干什么。若是她想要借着什么相克之说赶走自己,那她就太愚蠢了。李未央相信,现在的李家,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胆敢这样做。
     
      很快,只见那沙盘上渐次写出龙?#29022;?#33310;的竖行字体,赵道士看了十分激动,竟?#36824;?#19979;磕头,连声道谢起来,把其他人看得莫名奇妙,他们都不明白,那沙盘上究竟写了什么。
     
      赵道士回过身来,高声道:“李丞相,敢问这宅子是否死过人?”
     
      但凡世家大族,哪家没死过人,别说一个两个,找百十个都找的出来。更别提当初的姨娘们一个一个死在大夫人手里,那可都是冤死鬼,他这么一?#21097;?#20247;人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很古怪了。
     
      “这——自然是有的。”李萧然?#28872;?#29255;刻,直接道。
     
      “这就对了,正是阴气太重,对这文曲星的阳气大为妨碍。若是长此以往,只怕文曲星就要另寻他处投胎了。”赵道?#32771;?#20026;严肃认真地道,看他这副表情,纵然李未央知道他说的都是鬼扯,其他人也不由得不相信了。
     
      凡事都是如?#32781;?#23425;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李萧然点点头,道:“那依道长所言,我们又该如何?可是要将夫人迁出宅子去?”
     
      赵道士想了想,道:“不,让我好好算算。”他?#31181;?#24555;速的转动了一番,口?#24515;?#24565;有?#21097;?#20223;佛在测算着什么,很快便道,“有法子,只要找个八字重的人压一压就好!”
     
      “八字重?”李萧然一愣,随后目光有点疑虑,“那我便将全家的八字?#22841;?#19979;来,给道长好好看看。”
     
      “不,奴婢们的用不着,须得找贵人。”赵道士补充道,李萧然便吩咐人照办了,不一会儿,便将家中主人的八字全?#22841;?#22312;帖?#30001;希?#36882;给了赵道士。他接过后,认真看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才慢条斯理道:“老夫人的八字是5两4,正是应了那句‘此命推来厚且清,养儿成才看功德,丰衣足食自然稳,正是人间有福人’,果然好八字啊!”
     
      李萧然忙道:“那么是否——”
     
      赵道士摇了摇头,“不妥,不妥!还?#36824;弧?#21734;……李丞相您的八字是6两2,应了那句‘?#21987;?#29983;来福不穷,读书必定显亲荣,紫衣金带为卿相,?#36824;?#33635;华皆可同’!嗯,也是个好八字,只是,还?#36824;?#37325;。”
     
      二夫人有点着?#20445;?ldquo;那我和我的女儿呢?”她可?#36824;?#24515;蒋月?#36857;?#21482;是见这老道士说的很有门道,想要知道自家的命数。
     
      赵道士道:“二夫人您的八字三两一,二小姐的八字四两二,都不是很重。”
     
      大家面色凝重起来,赵道士又仔细推算了一番,道:“四小姐的八?#31181;?#26377;三两?#27169;?#19981;妥不妥,太轻啊!”随后,他突然看见了李未央的八字,眼中一亮道,“三小姐——恩,她的八字乃是世间罕有啊!”
     
      李未央目光清冷地望着他,淡淡笑道:“不知道长所说,世间罕有,究竟如何罕有法?”
     
      “不瞒小姐说,你的八字足足有七两啊!”实际上,赵道?#21487;?#35828;了二两,按照李未央的八字来看,正是七两二,应了那一句:此命格世界罕有,十代积善产此人,天上紫微来照命,统治万民乐太平。但是这样的八字,莫非?#23454;?#30343;后才有,可是眼前这位?#36824;?#26159;个丞相千金,莫非将来有皇后之份?不,不对,应当说原先是有皇后之份,可后来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小姐无端被戾气和杀气影响了八字,她的前景雾茫茫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按照这样推算,这皇后之份怕是要没了——可,赵道士这些话是无论如何不敢说的。
     
      其实,赵不平也不能算是完全的江湖术士、不学无术,他的确是有点神通的。他的本事与擅长天象和炼丹的周大寿不同,他擅长称骨,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八字推算出人的前程。当然,不是绝对的八字越重越好,轻的也有比较好的,但从一般意义上说,八字重的普遍比轻的得到的批示要好,因此李未央的八字足足有七两二,这已经是世间罕见了。?#20260;?#30340;前程,却又为什么蒙上了一层血雾呢,难道是杀?#31455;?#22810;的?#20498;剩?#36213;道士越发奇怪,在莫可奈何之下,只能将李未央的八字?#30331;?#20102;二两,但在其他人看来,也是极为震惊的了。
     
      二夫人吃惊道:“什么?她一个二月生的?#23601;?#20843;字有七两?!这怎么可能!”
     
      赵道士笑道:“这就对了,二月出生本就带了煞气,再加上八字如此之重,正合?#21097;?#32477;对不会被邪物侵扰。”
     
      “道长的意思是——”李萧然蹙眉。
     
      赵道士笑道:“夫人住的院子阴气太重,而三小姐的那个院子她已经住了两三年,最干净?#36824;?mdash;—”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哦,道长的意思是,让我把院子让出来给母亲吗?”
     
      赵道长看到李未央古井一般的眼睛,有点发怵,赶紧道:“不必不必,只要三小姐?#23219;?#20986;一个房间来给夫人,让她靠着你,沾沾阳气,顺带滋养胎气也就够了。”
     
      李未央闻言,就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白芷小心道:“请老爷恕奴婢多嘴,只是小姐的院子本来就不宽敞,怕委屈了夫人。”
     
      “不,还是别去打扰未央了!我自己会小心的!”一直在旁边作壁上观的蒋月兰突然开口,虽?#25442;?#20102;身孕,她却依然身段娇弱,脸色带着一分淡淡的哀愁,平日里她总是?#19981;?#25670;出十足的嫡妻架势,可是?#19997;?#31034;弱的她,却更让人心怜,好像生怕被李未央嫌弃。
     
      李萧然道:“这怎么?#24515;兀?#26410;央的八字是唯一能救你的人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孩子不能平安吗?”他的心中,倒未必真的相信什么八字之说,最重要的是,他担心李家其他人不想让这个孩子出生,这个其他人里面,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李未央。
     
      她自己有个亲弟弟,自然希望李敏之将来能够继承家?#25285;?#20294;是多了个嫡子,这敏之将来就没资格了,这样一来,李未央肯定是希望这个孩?#30001;?#19981;出来的。在李萧然眼睛里,李未央是个手段厉害的?#23601;罚?#35828;不定要使出什么恶毒的手段,既然这样,不如让蒋月兰住在她眼皮子底下,若是蒋月兰有个什么闪失,李未央第一个难以逃脱嫌疑。传出去,谋害嫡母的罪名可是要杀头的,李未央纵然再大胆,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当然,在李萧然的顾虑之中,家里的其他妻妾也都是羡慕嫉妒恨,为了镇住他们,住在李未央那里才?#20146;?#22909;的。纵然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李未央?#21340;?#35201;保护蒋月兰不可。
     
      李未央看着自己的父亲,唇畔划过一丝冷笑,这个老男人还是不了解她,她根本不在意他李家的?#20063;?#33267;于敏之,她的确是很关心。可是她如今手上的钱?#35889;?#22815;这孩子活两辈子?#21152;?#19981;完,何至于觊觎旁人的。更何况,敏之将来若是有本事,她替他设想再周到也是浪费,他若是没有本事,她替他争夺再多也?#21069;状睢?上В?#26446;萧然不懂这个道理。
     
      “未央,算是父亲请求你,?#36824;?#26159;腾出一个房间来而已啊,不要这样小气。”李萧然竟然低声下气地道。
     
      老夫人看着李未央,皱起了眉头:“未央,?#19968;崦刻?#27966;人去看着,想必不会出什么事的。”
     
      这么说,老夫人也希望借着自己的八字压一压鬼怪了。李未央微笑起来,道:“既然老夫人和父亲都这么说了,未央还能说什么呢?只是照顾母亲责任重大,未央怕是一个人负担不来。若有差池——”
     
      李萧然道:“我这边会派人专门守着,你放心吧,不会费你多大心思。”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如?#32781;?#25105;便吩咐人赶紧收拾东侧那个阳光充足的屋子,那里最宽敞。”
     
      李萧然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一切拜托你了。”事情圆满解决了,李萧?#25442;?#20102;挥手,管家从怀里掏出银袋子,双手奉上给赵道士道:“这点钱先给先生补补身子,等我家小少爷降生后,另有大礼相赠。”
     
      “实在太客气了……”赵道?#21487;?#25163;拿了,却看到李未央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由打个寒噤,讪讪道:“那我就告辞了。”
     
      下午,李老夫人便命罗妈妈亲自带着?#23601;?#20204;替蒋月兰收拾屋子,李未央却留下白芷和墨玉看着院子,自己带着赵月一路向谈氏的院子而来。
     
      赵月道:“小姐,那赵道长说的好像真有神通啊!”
     
      李未央笑了笑,道:“神通?什么神通??#36824;亲白?#39740;附身,用袖子挡住我们的视线,牵动两手上的透明丝线……”
     
      “啊,那小姐怎么不拆穿他?”赵月惊讶道。
     
      “对方一计不成心生一?#30130;?#25105;又何必拆穿呢?她在防着我向她的孩子动手,我也在防着她对敏之动手,?#36824;?#26159;彼此防备罢了。她既然想要住进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成功的。”
     
      “可是小姐,奴婢觉得夫人不只是想要住进来这么简单。”赵月这么说道,可能是跟在李未央身边久了,她看多了那些人?#26222;?#22810;端的面目,总觉得蒋月兰有什么不妥,却又说不出。
     
      李未央却只是微微笑起来,道:“不必管她。”说着,她已经进了谈氏的院子。
     
      谈氏正在小佛堂里念经,李未央进去的时候,她正双手合十跪在地上诚心祈求。她在求老天爷保佑她的一双儿女,千万平安幸福。
     
      李未央看着谈?#21521;?#35802;的模样,又抬起头看那端坐的菩萨,他慈眉善目,俯瞰众生,?#19978;В?#20174;来不是万物皆平?#21462;?#22905;不由笑起来。对她而言,老天爷和神灵都?#36824;?#29992;,她谁都不相信,她信自己,每一条?#32602;?#37117;?#20146;?#24049;走出来的,这个世上,人能够依靠的,永远只能?#20146;?#24049;。
     
      谈?#20808;?#26087;在诚心祈求,她的言语随着满屋香火飘散,一回头,却看见李未央在屋子门口站着,她赶紧爬起来,道:“未央,你怎么来了?”
     
      李未央慢慢道:“大夫人要搬去我的院子住,所以罗妈妈带了人在收拾,我嫌太?#34924;鄭?#23601;出来走一走。”
     
      谈氏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她怎么要住到你那里,这不合?#23138;?#21834;!”
     
      李未央浅笑,“也许是我院子里风水好?”
     
      “你这孩子,怎么也学的这样敷衍我!”谈氏不由嗔道。
     
      “?#36824;?#26159;说我的八字重,能压得住罢了,没什么大事的。”李未央轻描淡写地道。
     
      “不!他们怎么能这么做!这简直是——”谈?#23219;?#31455;是个老实人,她实在说不出别的话,只是她觉得这特别的不?#20303;?#34429;然她觉得新夫人是个好人,但为什么非要搬去和未央一起住呢?这让她产生不好的预?#23567;?/div>
     
      “未央,夫人那边你照顾不好的,自从?#21507;?#20197;来,她不是嫌弃饭菜清淡,就是三天两头的动胎气,她若是在你那儿,出了事情岂不是得你担着?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的!”谈氏虽然心思单纯,却也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妥当,生怕女儿受到连累。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娘,不必担心。这件事情是老夫人做主,她都开口了,我能推却吗?再者,大夫人住在我的院子,却有专门的人照?#24076;?#19981;必我做什么的。”
     
      李未央容忍李老夫人和李萧然提出的无理要求,但她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可能的危机里面,保护自己,才是她首先要考量的。更何况,蒋月兰越是上蹦下跳,在她看来?#36824;?#26159;死的更快而?#36873;?#21487;是?#36824;?#26446;未央如何安慰,谈氏都显得忧心忡忡,李未央不再多言,仔细检查了一遍这小院子里的守卫,吩咐谈氏身边的人一定要仔细检查四少爷的饮食和接触的一切东西,这才离开。
     
      晚上,蒋月兰已经搬到了东边的屋子,与她一起搬过来的,还有四个贴身伺候的?#23601;?#21644;两个经验老道的妈妈,所以整个院子一下子显得热?#20013;?#22810;。再加上那荣妈妈一直在拼命挑剔枕?#32321;?#22871;,挑剔茶水房间,从?#36820;?#23614;就没有一个她满意的地方,恨不得将所有东西都?#36824;?#19968;遍才好,更是搞得这个院子鸡飞狗跳,难以安?#21462;?/div>
     
      赵月守在廊下,警惕地看着对面的动?#30149;?#33635;妈妈冷淡地瞥了她一眼,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屋子里,墨竹轻轻地熄灭了烛火,低声抱怨了一句:“他们那边实在是太亮了,点那么多蜡烛照的小姐这边都睡不着。”
     
      李未央轻轻地躺在了床上,没有说一句话。
     
      墨竹今晚值夜,被外面的喧哗声吵得心头火气,不由压低声音道:“小姐,夫人这么嚣张,干脆给她一点教训好了!”
     
      墨竹的意思是,要给对方一点教?#25285;?#24403;然,不至于让她流产。可?#21069;?#22812;里,李未央冷淡地道:“做任何事情,都可能会留下痕迹,如若一不小心让人抓住把柄,就得不偿失了,毕竟,蒋月兰如今住在我这里,她出了什么事,别人都会怀疑到我身上。”这也是李萧然的真实意?#36857;?#30495;是个自私自利的老男人,李未央冷笑了一声。
     
      她在想,蒋月兰到底想要做什么呢?跟李萧然一样,想要借着自己来保护她?还是怕自己谋害她?不,李未央觉得,没这么简单。或者她是想要给彼此都找点麻?#24120;?#20294;一个?#21507;?#30340;女人,尤其这个孩子还关系到她将来在李家的地位,她会拿这么重要的孩子来冒险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33821;?#25552;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北京赛车pk10开奖平台 18选7的走势 老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安徽时时快3规则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新时时彩五星技巧 内蒙古时时结果 重庆时时彩杀码计划 vr赛车彩票几点停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