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29 嫉妒成狂

    庶女有毒

    129 嫉妒成狂


      “母亲真是好兴致啊。”李未央随意地走过来,面上露出笑容。
     
      蒋月?#22841;?#22836;一惊,面上也迅速笑道:“只是和你四妹妹一起来看看三少爷。”最近这院子里一拨一拨来人看望,算不得奇?#21482;?#32773;逾矩吧。
     
      李未央看了李敏德一眼,见他气喘的很厉害,微微皱眉,提高声音道:“外面的人呢?”
     
      丫头们立刻进来,战战兢兢地看着李未央:“三小姐。”
     
      “母亲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好好收拾下,千万别割破了手。”李未央淡淡地道,蒋月?#23241;牧成?#21364;越发白了。
     
      丫头立刻过去收拾残渣,蒋月兰面上?#26376;?#24674;复了镇定,笑道:“我也该走了。”说着,便道,“三少爷,改日再来看你。”说着,便走了出去。
     
      李未央语气温和:“母亲,我送你出去。”
     
      外面的李常笑刚刚进来,却见到蒋月兰和李未央一前一后走出来,?#25104;?#19981;由多了三分惊讶。蒋月兰柔声道:“你三弟身体不适,?#20011;?#27463;下了,咱们改日再来吧。”
     
      李常笑的疑惑?#36234;猓?#33579;然地跟着两人出来。却见蒋月兰向花园的方向走,猜到他们二人有话要说,便笑道:“我出来久了,这就先行回去,三姐,你陪母亲散步吧。”
     
      李未央点点头,目送着李常笑离去,转头看向蒋月?#23241;潰?ldquo;母亲有话要与我说么?”
     
      蒋月兰叹了口气,她身边的丫头搬来了椅子,蒋月兰摸着椅子上的扶手,露出若有所?#23241;?#31070;情,说道:“我过门这么?#33579;?#20284;乎还没有和你谈过心。”
     
      李未央不由微笑,蒋月兰终究是蒋家的人,?#20146;?#37324;的好胜一日都不曾褪去,到了李家这两年,没少在背后作鬼,却都没有正面与自己为敌,一直躲在李长乐的身后,现在终于要站出来了吗?可是她也不想想,纵然她是后母的身份又如何,在李家,永?#22930;?#20973;实力说话的,她还真当自己多么高贵吗?
     
      “不知母亲有何指教?”
     
      “瞧你说的,依未央如今的身份,连我这个嫡母都要让你三分,我?#36824;?#26159;闲来无事,找你聊天罢了,你何必咄咄逼人,拒人于千里之外呢?”蒋月兰一副难过的模样。
     
      “未央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20146;?#27597;交代我不少事,委实不敢耽搁——”李未央神色平静,并没有要陪蒋月?#22841;?#24773;的意思。
     
      蒋月兰突然笑了,细细打量李未央,道:“别的事?照顾三少爷吗?”
     
      本是蒋月兰随口一说,听在李未央耳中居然听出别的意思来了,她微微一笑,目光盈盈地盯着对方:“敏德是三夫人故去之前托付于我,更何况他这次受伤也有一半是因为我的缘故。于情于理,我照顾他都没有不妥。怎么,母亲有意见吗?”
     
      蒋月兰听了此番话,居然安静了下来,心?#24515;?#21517;地泛起酸来。
     
      为什么,为什么最好的永?#22930;?#23646;于李未央的?自己哪一点比?#36824;?#22905;?为什么年纪轻轻的就要嫁给一个足够做自己父亲的男人,还要小心谨慎地去讨好所有人?为什么她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去靠近?#19981;?#30340;男子,反而要受制于人!
     
      李未央也在看着蒋月兰,此刻阳光淡淡的照在她身上,依旧是华衣锦服,宛转蛾眉,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淡淡的高贵。似乎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她,她都是这副美丽温柔的样子,她突然就想到了刚才蒋月兰所说的话,目中有一丝冷笑闪过。
     
      蒋月兰十分的?#19981;?#21644;老练,心中再柔肠百转,?#25104;?#20381;旧不动声色:“未央,你无须多想,我没有别的意思,只?#20146;?#20026;你的母亲,生怕你行差踏错,事先提醒你罢了。这些日子以来,我也渐渐瞧出来了,你们姐弟感情本就要好,这件事情以来,两人竟比以前更好了,这都是眼睁睁的事实。”蒋月兰忽然一转口吻,淡淡道,“可是你马上就到了要出嫁的年纪,总是和他在一起呆着多有不便,别人就?#20146;?#19978;不说,心中?#19981;?#24576;疑,若是将来传出闲话来,多不好。”
     
      她口口声声都是为李未央着想,若是没有刚才那一出,李未央或许还会觉得她是在好心提点,但现在么——一个心怀鬼胎的女子说的话,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纵然不?#23376;?#24590;么样,谁敢跑到李未央的面前说什么呢?豪门大族哪家没有说不得的事情,谁若是敢来自取其辱,李未央也不介意送他们两个耳光。
     
      她与敏德,光明正大,清清白白,从未有任何苟且的事情,何必怕人?#30340;兀?/div>
     
      李未央想到这里,?#36824;?#20919;冷一笑,道:“母亲多虑了,这家里恐怕除了母亲,还不会有人这样想。”
     
      这话的确是真的,?#36824;?#26159;老夫人还是李萧然,都觉?#32654;?#26410;央是因为三夫人才对李敏?#38706;?#21152;照拂,再者他们?#26377;?#19968;起长大,感情自然比旁人要好,没什么好置喙的,可是蒋月兰看来,大概是因为她自己心中有鬼,也便格外的刺眼。
     
      “我知道这些话你听不进去,但?#20146;?#20026;姑娘家,行为还是要检点一些为好。从前我听说御?#20998;?#19998;家的小姐,就是因为和表兄过?#30001;?#23494;引出了好些蜚短流长,不得已出家为尼,未央,你贵为县主,将来有大好的前程,何至于如此啊!”蒋月兰不胜唏嘘的样子。
     
      李未央看着蒋月兰,就照她搜集的资料看来,蒋月兰非是生来残忍之人,相反,她本是个普普通通闺阁姑娘,虽然家庭环境很复杂,锻炼出了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可是和过去的大夫人之流还是有本?#26159;?#21035;的,至少她手上没有沾血。所以尽管她一直暗地里为蒋家传递消息,李未央却只是觉得她?#36824;?#20026;了自保而已,并不算什么,可是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太过仁慈了点,对方见一次两次地帮着蒋家做?#38706;?#27809;有被追究,终于得寸进尺了。
     
      “母亲,你有空来关心我,不若好好找个大夫看一看才是。”李未央微笑着道。
     
      蒋月兰一愣,狐疑地盯着她。
     
      “你嫁进来这么久了,还没能为父亲生下一儿半女,祖母可是不高兴?#22235;亍?#20170;日还向我说起,该多多为父亲纳妾,免得父亲膝下子嗣单薄。”
     
      大历朝的规矩是,正妻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但纳妾也是天经地义。李老夫人昨日刚刚去了董昌侯府作客,去了之后看到董家的妾室,数目可观,相貌更是出众,个个皆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正应?#22235;?#21477;老话:娶妻娶德,纳妾纳色。整个董昌侯府,妻妾成群,枝繁叶茂,成群的小娃们跑来跑去,回来看到自家,女孩儿们都长大了,剩下一个整日里笑眯眯的小奶娃娃,连个玩伴都没有,实在是可怜得很,老夫人长吁短叹一声,便和李未央商量,是否该多多纳妾。
     
      本来,这话不该向李家三小姐说,可老夫人如今除了她,谁都不相信了,李未央也十分赞同老夫人的想法,所?#36234;?#22825;一早便敲定,为李萧然多娶几个身家清白的小妾,但这对于蒋月兰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对方早已洞悉,现在就是对她的报复,而且这报复,还是光明正大、杀人不见血的。
     
      李未央的?#20998;?#36947;什么才是一个人的弱点,蒋月兰原本想要借着提醒她来告诉对方,我攥住了你的把柄,你最好收敛一点。然而李未央却在无形中给了她一个耳光,警告她注意看路,小心陷阱。
     
      许是说话说的太?#33579;?#31354;气又有些闷,蒋月?#23241;牧成?#26377;些发红。她不由恼怒道:“李未央,你别太过分!”
     
      李未央却自言自语道:“员外郎家中有一位小姐,母亲大概是未曾见过,名?#20804;?#29577;,容貌出众、才华横溢,一手琵琶弹得出神入化,?#19978;?#20004;年?#21543;?#20102;一场大病,未婚夫家便退了婚,她的婚事也因?#35828;?#25601;了下来。老夫人曾与朱夫人有几面之缘,朱夫人借着这层关系,最近想要登门拜访。一来是她与朱老夫人许久未见了,想念得紧,二来这朱小姐也过了该说亲的年纪了,朱夫人有心——母亲可别介意,父亲是一?#21453;笤保?#22810;得是想要攀附的人家。”
     
      蒋月?#23241;牧成?#30001;红转白,几乎是维持不住表面的镇定了。娶妾就娶妾吧,员外郎是六品官?#20445;?#22905;家的小姐不比自己出身低多少,却愿意上门来做妾,将来若是先自己一步生?#38706;?#23376;——这样的贵妾,简直是每个当家夫人的噩梦!李未央实在是太狠了!
     
      李未央也不去看她的表情,只是笑道:“祖母倒是问过我的意思,我是觉得不如再相看一二,若是大家闺秀,倒不妨应了,若是普普通通,也就寻个门当户对的罢了,咱们家可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进来的。”
     
      李未央说了一通,末了热切的问道:“可?#20146;?#27597;坚持要让这位朱小姐过来拜?#33579;?#19981;知母亲意下如何?”
     
      “这登门拜访也不是不可,只是你外祖母刚刚去世,京?#21152;?#22810;事之秋,琐事颇多,咱们家要招待客人,怕是忙不来吧,还是等到今后再说吧。”蒋月?#23241;目?#21563;有些僵硬,显得底气不足,说完后又补上一句:“老夫人那里,我去说便是。”说完,便快步离去,方向正是?#19978;?#38498;。
     
      李未央看着她的背影,冷笑了一声。人为了生存下来什么?#38706;?#20570;得出来,蒋月兰太清楚了,如今她便是为了站稳脚跟,也绝对不会再让身份高贵的女子进门。
     
      房间里,李敏德想要从床上坐起来,然而胸口却有些抽痛,他难受的咳起来,咳的撕心裂肺,连嘴角?#23478;?#20986;血丝来。
     
      “你这是干什么……”李未央刚走进来,猛然听到他的?#20154;?#22768;,不由快步进来,扶住他道,“你有什么事,都?#24895;?#20011;头去做!”
     
      “没事!”李敏德费力的?#24618;?#19979;喉间的翻涌,朝着李未央笑笑,“我?#36824;?#19968;点轻伤,没事的。”
     
      李未央还是有些不放心,“还说没事,你不知道那一天有多可怕……”她说着有些说不大下去,只是忽然皱紧了眉头,“蒋华这一箭,迟早要还给他。”
     
      李敏德昏睡了几天,此刻却更关心当初宴会的处置结果,不由问道:“蒋家究竟抓住了五皇子什么把柄,竟然逼得他仓促起事?”
     
      李未央将他安置好,才坐在床边,柔声解释道:“拓跋睿曾经主持过修渠一事,你可还记得?”
     
      李敏德蹙眉,轻声道:“华南渠?”
     
      “是,拓跋睿主修华南水渠,前后三年,统领着一多万民夫,支配着数万的资金,他动了不少的手脚,不仅虚报损?#27169;倒?#20943;料,甚至还?#30001;繃说背?#24819;要密?#26412;?#25253;他的官员六人。但这并不?#20146;?#33268;命的,最要紧的是他在鹤城的兵器库被人翻了出来,你想想看,一个皇子居然私藏兵器,聚集人手,不是在密谋造反又是什么?蒋家得知此事后十分高兴,立刻派人前往鹤城,?#19978;?#25299;跋睿的人抢先一步毁掉了兵器库,并且将证据毁灭,事情到这里本来?#20011;话?#27861;捅上去。但蒋华却想到了一个主意,他派人散播了一个消息,说兵器库的事情还有一个幸存者如今就藏在太子府,他们还写了一封奏章要告发拓跋睿,却偏偏又派人给拓跋睿秘密报信,拓跋睿果然信以为真,决定先下手为强,真的倾巢而出,将多年来部署的暗卫全部派出去刺杀太子,意图最后一搏。”
     
      “真是愚不可?#21834;?rdquo;李敏德轻声?#20154;?#20102;一下,慢慢道。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岂止,他还给拓跋玉送了一封信,请他协助自己里应外合,若是能让罗国公出兵相助,将来得到皇位后,国土与拓跋玉一人一半,划江而治。”
     
      “看来,他府中的谋士也必定被收买了。”李敏德一针见血地道。
     
      李未央笑了笑,在与蒋华的一连串对?#25163;?#20013;,她抛出了无数似真似假的消息,足够蒋华去分析和头痛了,而她也是如此,得到了很多半真半假的消息,这几日来她?#25214;?#24605;考,从对方给她的十七个问题之中抽丝剥茧,还原?#35828;?#26102;发生的情?#21834;?/div>
     
      五皇子虽然仓促起事,所幸梅贵妃的娘家根深叶茂,人多好办事。定下的逼宫计划倒也不算愚蠢。原本一开始先由拓跋睿率领武功高强的数十名死士伪诏狡旨入禁军,伺机杀死正副统领,与禁军中的自己人联合,夺取三万禁军指挥权,由五皇子坐镇其?#23567;?#22842;权禁军后,南阳侯和他的三个儿子亲自临前指挥,由禁军带领多年来在京都布置的人手,攻击朝阳门。与?#36865;?#26102;进行的,还有到太子府的那场刺?#20445;?#35803;杀太子与拓跋真,彻底肃清政?#23567;?#22914;果这三步进?#20852;?#21033;,五皇子便以除贼清君侧为名,率军突入内城,由南阳侯的女婿史光率亲卫与三分之一的禁军合在一处,?#21987;?#23467;外的敌对势力,?#20048;?#25919;敌从外面反扑。而五皇子则进入宫中,用太子的人?#32321;破然实?#31109;让。等一切?#26223;?#33853;定,?#20146;?#28982;七皇子不肯相助,五皇子却?#20011;?#26377;了?#23454;?#30340;禅让圣旨,正式登基,有调动全国兵马的权力,不用惧怕任何人了。
     
      这一切想象是美好的,但背后的真相却是残酷的,五皇子明知道自己准备的?#36824;怀?#20998;,可若是?#27809;实?#30456;信了太子他们的话,他必然死路一条,所以他?#36824;懿还?#20808;下手为强,却没想到,正是中了别人的陷阱。原本太子手上没有确实的证据,如今却是证据确凿了,先是拓跋睿还没成功就被禁军统领捕获,再是太子府中刺客尽数伏诛,然后是南阳侯被斩杀于阵前,四个?#32622;?#36848;,就是一败涂地。
     
      太子为扳倒敌人,自是不遗余力。几天里,刑部便已收集到大量证据。有?#23454;?#36523;边内监被人发现,指证他武艺高强,行事诡秘,常常替五皇子干些见不得光的勾当,起事前他还秘密出宫,会见五皇子,两人曾单独在密室里商议半日,说要密谋在关键时刻杀了?#23454;鄯乐?#20182;不肯禅让。外带着还有从拓跋睿的书房里搜出密信数封,内容皆是密谋造反的。如何控?#24179;?#20891;,如何联络南阳侯旧部,何时下手云云,一步步,一条条说得详细?#32622;鰲;实?#38663;怒之余,当然?#21069;?#20116;皇子和南阳侯爷一家判处?#22930;祝?#29978;至连并未牵扯其中的永宁侯一家,也因为这样被判流放。当然,那位骄横跋扈的五皇子妃,过门?#36824;?#20960;个月,便被一起砍了头,成为整个京?#23241;?#31505;柄。
     
      得益最大的,除了除掉政敌的太子之外,还有蒋家。动乱之时,蒋旭“正巧”在京兆府议事,听闻五皇子举事,立刻召集一切可以召集的力量,入宫“勤王”,若非是他,?#23454;?#38505;些被五皇子安排的人暗杀了。这样一来,蒋家?#30452;?#25104;了功臣,而且是诛灭叛党的功臣。
     
      要说蒋华的能力,李未央还真是佩服,重新赢得?#23454;?#30340;信任,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他却这么快就做到了。当然,蒋海的死给蒋家原本的功勋萌上蒙上了一层极大的阴影,蒋家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又陷入了一片愁云?#26885;?#20043;?#23567;?/div>
     
      李敏德轻轻一笑,道:“让他做了救驾的英雄,咱们的努力岂?#21069;?#30333;浪费了?”的确啊,若是蒋旭重新得回圣上的宠爱,蒋家丁忧的事情可就悬了。
     
      李未央笑着望他:“谁说他们能够得意的?我?#20011;?#20256;了消息出去。”
     
      “哦?什么消息?”
     
      李未央目光亮的逼人,瞳?#20852;?#26377;火焰在灼?#36843;?#28903;:“消息就是,当时陛下在宫中好好坐着,身边的内监却突然拔刀相向,正巧蒋将军入了宫门救下了?#23454;郟?#24403;时陛下?#20011;?#21523;得屁滚尿流,躲在皇座之下瑟瑟发?#35835;耍?#33509;非蒋将军?#28034;喙?#39640;进宫救驾,?#23454;?#26089;已没命在了——这个消息,如今?#20011;?#20256;遍大江南?#20445;?#20320;说,陛下听说之后,会怎么看?”
     
      李敏德一愣,随即笑起来,却一下子?#20154;?#30340;更厉害,李未央连忙拍了拍他的?#24120;?ldquo;没事吧?谁让你?#20197;擲只?#20102;,小点心。”
     
      李敏德掩住笑容,看上去,依旧是这浑浑浊世中的翩翩?#21387;?#23376;,当然,要忽略他异常苍白的?#25104;?#26446;未央看了看他,突然有点明白蒋月兰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了。美色啊,?#36824;?#26159;男是女,都是抵挡不住的。更何况,他的一个微笑就拥有能动摇女人心智的力量。而且这并非出自他的皮相,而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魅力,叫人不由自主就会陷入他的笑容之?#23567;?/div>
     
      这大概,是一种只有李敏德才拥有的魔力吧,至少到目前为止,李未央没有在任何人身上发现这样的情况。蒋月兰一直守着一个跟自己父亲年纪一般的男人,不说空闺?#25293;?#21364;也是十分失意的,可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了这样一个俊美的让天地失色的少年,尤其他的吸引力还是无可抵挡的,这就麻烦了。
     
      李敏德轻声道:“?#21069;。?#20256;言越是将陛下描述的狗熊样,越是说蒋旭有多么英明神武,传到陛?#38706;?#26421;里越是生气,他自然会觉得,蒋旭救了他是不假,却借着这份功劳四处传播,意图获得更多的奖赏。贪心不足?#21636;?#35937;,蒋旭不但没有功劳,反而会有大过。”
     
      李未央笑道:“正是如此。”不但要传,还要编成歌谣四处传唱,至于如?#26410;?#21040;?#23454;?#30340;耳朵里,她多的是法子。要知道流言蜚语这种东西,最是让人心中生疑的,尤其是对如今这个本就疑心病很重的陛下来说,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出现的蒋旭,刚开始或许会十分信任,但?#20154;?#21548;说了外面的传言,再想起蒋家,反而会让他觉得有一?#30452;?#31397;探了秘密的羞辱感,李未央正?#20146;?#20303;这一点大做文章,轻而易举抹杀了蒋家早已算计好的功劳。这对蒋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蒋华若是得知,怕是又得在床上躺一个月了。
     
      李敏德摇了摇头,道:“不,还是要小心,他们不会轻易罢手,拓跋真尤其不会。”
     
      李未央见他?#25104;?#38590;得有了血色,却是病态的狰狞的嫣红,不由探手过去,随后才发现他的高烧还没退,不由道:“你自己都在发高烧,还担心这些乱七?#22013;?#30340;干什么?快?#19978;隆?rdquo;说着,她?#24895;?#20011;头打了一盆水,自己亲自动手,细细的给他擦了擦脸、脖子和手心,只觉得他?#25104;?#19968;片灼烧似的热,手却凉的糁人,心中不由得更加担心起来。
     
      李敏德?#19978;攏?#21364;是认真望着她,用这世界上原本最清澈的眼神望着她,最后微微一笑:“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不要一个人全?#38752;?#30528;,你会累。”
     
      不知道为什么,李未央听了这句很平常的话,眼睛一下子湿润了起来。
     
      当时,她?#36824;?#39034;手救了他,不,或许还有利益的考虑。这?#25913;?#26469;,他们一起经历数次生死,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此刻,他病势沉重,与她说话的时候,表情却是如此的温柔,一个原本被她照顾着的少年,竟成了她最温暖与放松的一处心灵港湾。不,或许现在,是她被他照料着吧,无时不刻的。
     
      这样的缘分,谁又能预料得到呢?
     
      他将她的手握在?#30446;冢?#36731;声道:“你在这里,不要走。”
     
      如同孩子一般柔软的声音,李未央心头微微一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李敏德开始变得强势,变得让人畏惧,那些丫头们本该对他的容貌趋之若鹜,可是真正跟他相处下来,却没有一个人能够靠近,?#30475;?#21040;他的院子,却发现所有人都是一副战战兢兢、毕恭毕敬的样子。这是不是说明,李敏德在别人的面前,是另外一个样子呢?那么,是什么样的?
     
      她很好奇,很想知道,但她还想要知道另外一件事:“蒋月兰?#19981;?#20320;。”
     
      李敏德微微皱眉,那样好看的眉毛皱起来,带了一?#21051;?#30495;的孩子气,却柔化了他的面部表情:“我讨厌她。”
     
      “嗯,所以我威胁她了。可是就在刚才,我看到了她的表情,那种很奇怪的表情。”李未央轻声道,?#36335;?#38519;入了回忆,“那是畏惧,?#36824;?#26159;她,还有常笑,甚至是父亲,他们虽然什么都不说,可他们的?#25104;希?#20889;着畏惧。他们?#36335;?#22312;说,看,那是李未央,她是个怪物,让人憎恶的、害怕的怪物。所有得罪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因为她心机深沉、手段毒辣——”她的表情温和,声音却低迷,“我是不是很可怕?”
     
      “嗯?”
     
      “我觉得……自己变得很可怕。习惯了诛杀背叛我的人,习惯了设陷阱害人,习惯了不择手段,哪怕是七姨娘和敏之,我对他们保护之余,也可以利用。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很可怕。”李未央看着昏?#33080;?#30340;李敏德,不知道她现在说的话,?#20154;?#30495;正清醒了是否还会记得,“我觉得自己好可怕,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李敏德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深黑的瞳?#19990;錚?#22987;终带着一种温柔,彻骨的温柔。
     
      李未央不需要别人的安慰,她也不为自己所作所为后悔,她只是不知道,自己最后会不会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怪物。
     
      “我觉得我在一点点地改变,变得都快要不认识自己了。?#19968;?#21464;成什么样呢,如果我变了,敏德,你会不会也害怕我……”
     
      李敏德轻声地,却坚决地打断了她:“我不怕你。”
     
      李未央一呆:“你不怕?”
     
      “一切都是他们逼你的,一边说着你狠毒,一边想出各种法子来害你,你若是不回击,死的就是你。在这样的环境下,不谙人事的闺中少女会死的很惨,没有?#29615;?#38632;?#36136;矗?#27809;有被外界污染,就意味着一旦遮风挡雨的东西没了,就永远都是任人欺凌。”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李未央彻彻底底地怔住了,说不出半个字来。
     
      “你刚才问?#19968;?#19981;会怕你。我告诉你,我永远也不怕,?#36824;?#20320;变成什么样子都好,杀人、害人、哪怕你是吃人的妖怪,我都不怕你。”李敏德的语气冰冷,却执着,?#36335;?#29312;利的锋刃,认真到让你无法怀疑,“我是早?#20011;?#19979;过地狱的人,陪你再走一次,又有什么关?#30340;兀?#20026;什么要怕?”
     
      李未央看着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笑声变得轻松:“?#21069;。?#20026;什么?#19968;?#36855;茫呢?也许是担心,有一天所有人都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吧,那是真正的?#24405;夜?#20154;。”可是?#24405;夜?#20154;又有什么关系,若是仁心不能救人,宽容不能帮人,以杀止?#34180;?#20197;战止战未尝不能杀出一条血路来。李未央?#20102;?#20102;很?#33579;?#32456;于?#38706;?#20102;决心。
     
      李敏德说了很久的话,显然很累很累,他把头依在她的手上,咕哝了一声:“庸人自扰。”
     
      李未央不由得,笑的更古怪了,然而李敏德却很困很困,终于睡着了。
     
      李敏德的身体康复的很慢,却还是慢慢在康复,京都在经过一系?#26032;以?#31967;的清洗和人人自危之后,慢慢恢复了平静。可李未央还?#20146;?#26790;,她的梦里,经常出现刘小姐的笑容,看起来有点羞涩,又有点好奇,最后是可怕的死状,很奇怪的,她什么也不怕,可是竟然会梦到一个跟自己毫无?#19978;?#30340;人。
     
      刘小姐和她没有关系,甚至在事情发生之前没有说过两句话,可她还是?#20146;?#20102;这个人,她想,或许这一辈子都很难忘记当时的情?#21834;?#22240;为太惨,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转眼间就变成尸体,实在是太惨了,而在这幕后操纵着这一切的并不是五皇子,是蒋家和拓跋真,所以这些人,一定要付出代价。
     
      李敏德身体好一点之后,强烈要求出来走一走,李未央便让赵楠扶着他,特意给他披上厚厚的披风,才?#20808;?#20182;在花园里坐一会儿。
     
      “眼看要入秋了,天气转凉,你若是冷了,咱们就早点回去。”李未央叮嘱道。
     
      李敏德歪头,苦恼:“我在屋子里都快要发霉了。”
     
      “发霉也比伤势加重好!”在这一点上,李未央很坚持,完全没得商量,“我费尽心思把你救回来,可不是让你去死的。”
     
      李敏德突然静静地看着她,眼瞳深黑,?#36335;?#26159;毫无表情,又?#36335;?#26159;因为有太多表情所以反而解读不出来,李未央被他看得心里一跳,?#25104;?#21364;笑道:“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李敏德又?#32842;?#20102;,长长的睫毛覆了下去,遮住眼睛:“没什么。”
     
      这个少年,她越来越办法摸清他的想法了,李未央心中这样想到:“最近朝野很动荡,我想拓跋真很快会有新的动作,虽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知道,他?#19981;?#21160;荡,?#19981;?#21467;乱,?#19981;抖?#20105;,因为这意味着机会。”她慢慢地说着,试图转开自己对李敏德的关注,她不?#19981;?#26080;法掌握的感觉。
     
      “所以,快点好起来……”她突然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手?#24120;?ldquo;我很需要你。”
     
      李敏德的眼睛,?#32622;?#26377;什么闪动了一下。
     
      李未央轻声道:“在这之前,我们发生了一点小争执,可是现在都过去了,是不是?你会一直在我身边,我?#19981;?#26159;你最忠实的亲人,这一点,不会改变的,是不是?”
     
      李敏德别过了脸,那俊美的面容隐藏在阳光的阴影之中,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虽然他没有说话,可李未央却?#26412;?#20182;有点生气,她低声道:“我不想失去你,所以,不要生气。”
     
      李敏德这才转过头来望着她,露出一点点委屈的表情,呼吸却明?#36234;?#20102;起来。
     
      “我不怕死,也不怕杀人,可?#19968;?#35273;得孤单,觉得这世上所有人都在畏惧我,我不想变成拓跋真那样的人,所以,你要留在我的身边,提醒我,我还活着……”说到这里,李未央凝望着他,“所以,永远别生我的气。”
     
      李敏德久久望着她,终究是?#35805;?#27861;对她说半个不字,轻轻地“嗯”了一声。
     
      李未央凝视着他,不由自主笑了起来:“你看,你说比我大,但有时候却要我哄你,是不是像个小孩子?”
     
      李敏德立刻将手从她手中抽了出去,然后皱起眉头,瞪着她。
     
      李未央眸光流转:“刚刚说好了,不许生气!”
     
      李敏德沉下脸,一本正经地道:“?#38498;?#20320;要记得这些话,你所说过的?#21834;?rdquo;
     
      李未央挑眉看着他,他却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是你说的,你需要我,要我一直在你身边的,不是我求你的,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这有什么区别吗?李未央想了想,无解。
     
      见她默许,他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眼睛深邃,笑起来弯成月牙形状,显得格外温和无害,?#36335;?#37117;睫毛上挂着细碎的笑意,?#36335;?#26446;未央的应允是对他最大的奖赏。
     
      他们两人在凉亭里说话,远远的,落在另外一个人的眼睛里,不由引起了寂?#21462;?/div>
     
      “夫人,外面风大,还是回去吧。”丫头看了一眼夫人,小声地提醒道。
     
      蒋月兰猛地回过神,一张脸却是面无表情,而?#20063;?#30333;,看的丫头吓了一跳:“夫人——”
     
      “没事,我只是头痛。”蒋月兰不再看那边的情景,快步地穿过走廊,向自己的院子走去,后面的两个丫头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只得跟上。
     
      蒋月?#23241;?#20102;屋子里,突然快步地走到了镜子面前,死命地瞪大眼睛向里面看。
     
      阿萝和荣妈妈对视一眼,都十分奇怪。不知为什么一向和蔼内敛的夫人最近似乎十分的焦躁,有一点失常了。
     
      蒋月兰看着镜子里的人,这个人……真的是她吗?
     
      镜子里的女人,乍一看很年轻,?#36824;?#21313;**岁的年纪,姿容秀美,但再细看,眉梢眼角,却都透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疲惫、苍老。不,这?#32622;?#19981;是她的样子!她漂亮的眼睛呢?温柔的笑容呢?心满意足的自信呢?都去?#22235;?#37324;?!都去?#22235;?#37324;啊!
     
      蒋月兰对着铜?#25285;?#20174;左脸照到右脸,从眼睛照到下巴,忽然恼怒起来:“阿萝,?#22830;?#33026;给我?#32654;矗?rdquo;
     
      阿萝战战兢兢地?#32654;?#33005;脂,小心翼翼地给蒋月兰抹上,蒋月兰抹了胭脂,显然对自己发上式样古朴的金簪子很不满:“我有这么老么?给?#19968;?#37027;只红宝石的簪子。”
     
      阿萝吓了一跳,连忙从梳妆盒里拿出蒋月兰指定的那枝簪来。这只红宝石的簪子,形状是栩栩如生的牡丹花的模样,上面?#20204;?#34180;的金箔打作花朵,花苞却是红宝石的,戴在头上,果然是绚丽夺目,显得娇俏了许多。
     
      荣妈妈皱起眉头,其实自家夫人还很年轻,?#25104;细?#26412;找不到一丝衰老的痕迹,但平日里为了显得端庄高贵,一直是打扮的很庄重,?#36164;我?#37117;挑着样子端庄的戴,怎么今天突然变了?她不由用一种焦虑的眼神望着坐在梳妆台前?#36824;?#31471;详自己的仪容的蒋月兰。就算打扮得美如天仙,又能给谁看呢?老爷吗?他一直?#37070;?#28165;淡的美丽,不?#19981;?#22827;人打扮的太妖娆啊——
     
      “阿萝,我老了吗?”蒋月兰继续凝视着镜中的自己,语气平静地?#21097;?#20294;只要仔细一听就会发现里面含着微微的阴寒。
     
      “夫人年轻又美丽,跟老一点儿搭不上边啊。”阿萝赶紧回答。
     
      “是么。”蒋月兰听了之后只是应了一声,继续对着铜描眉。
     
      “夫人,您这是怎么了?”荣妈妈不由问道。
     
      蒋月兰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仔细地看着,?#36335;?#35201;从上面找出什么细纹来,当她发现什么都找不到的时候,却突然叹了一口气。
     
      不,虽然自己年轻美貌,但从她嫁给李萧然开始,一切就完了。
     
      那理想中的俊美少年,那盼望着的鹣鲽情?#30591;?#37027;想象中的浓情蜜意,全都完了。
     
      她必须对着一个年纪跟自己的父亲差不多大的老男人虚以委蛇,撒娇卖?#30504;?#36824;必须克制自己的**,跟一个?#24515;?#22919;人一样端庄?#35114;紜?#21487;她?#32622;?#19981;是?#24515;?#22899;人啊,为什么要带着那么老气的样式,说着和自己年纪不相称的话,做着完全是老女人才会做的事情!明明那些嫁给年轻男子的新?#22791;?#37117;是娇俏可人,温柔天真的,为什么她的眼睛里却只有世故和冷漠,凭什么?!
     
      自己生得如此美丽,可是上天的恩赐,但是为什么,她不能像那人一样,随心所欲的生活。模糊的铜镜中,?#36335;?#20986;现了一对青年男女温柔相视的模样,蒋月兰不由自主攥紧了手心里的胭脂盒子。李未央,李敏德,我过的这样痛苦,你们为什么能够在一起那么开心的笑呢?
     
      李萧然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一声不响地在铜镜后看着蒋月兰,荣妈妈要出声提醒,李萧然却摆了摆手。
     
      等到蒋月兰对着镜子再次感叹的时候,却猛然见到了一张儒雅的,却显然是?#24515;?#30007;人的脸。她心头一惊,强自堆起笑容,立刻站了起来:“老爷?您怎么来了?”
     
      这一对父女俩,怎么都有站在背后吓人的习惯!蒋月兰说话的时候,?#38498;?#20013;却突然浮现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要是没有李未央,要是没有李未央……
     
      ?#21069;。?#35201;是没有她的话,一切就都不同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22930;?#22899;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22235;莧么?#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王中王铁箄盘开奖结果免费 北京赛pk10稳赢软件 福彩3d今日推荐号是什么 网络棋牌频道 上海天天彩选4第2018348期 重庆时时实体店 5分赛 软件 五分赛车彩票怎么看 6y7y本期开奖结果直播 重庆时时加减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