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28 待宰羔羊

    庶女有毒

    128 待宰羔羊


      蒋华表情冷峻,端坐不动,只拿目光反复扫视着李未央。
     
      相比毫不掩饰的狰狞面目,这如暗夜森林一般的深不见底更叫人害怕,因为你永远也猜不透他想要什麽,就像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下一步会作出什么样出人意料的举动。平心而论,李未央很欣赏眼前这个男人,因为他跟她一样,狠毒到了家。
     
      若是没有跟蒋家的仇怨,她或许还会挺欣赏他做事的干练果决,可他不该咄咄逼人、欺人太甚。李未央不?#19981;端?#36523;上那一种,属于蒋家人独有的优越感,仿佛所有人都该臣服于他们脚底下,若是稍有反抗便?#20146;?#35813;万死。这——真让人不舒服!
     
      “三公子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李未央微微一笑,径直坐下,?#23601;?#31435;刻捧上一杯茶,李未央轻轻端起,却不碰一下,只是开口道。
     
      蒋大夫人逃回蒋家,只说路上遇到一伙狂徒,好在蒋海和护卫们拼死保护才能幸免于难,然而那群人却是掳走了蒋海并且不见踪影。他们?#20011;?#25253;了京兆尹,并?#39029;?#21160;了蒋家的力量去寻找,可那批人来无影去无踪,竟然一无所获。蒋华好不容易从太子府回来,一听说这件事,立刻想到去查探蒋天的下落,发现他真的失踪了,立刻将两件事联想到了一块儿,他的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终于直奔李家而来,原本要效仿李未央所为暗地里闯入,干脆地一剑杀了李未央,不想对方似早已猜透他心思,竟撤走所有护卫,摆出架势来迎客,只差没有等在大门口迎接了。
     
      李未央愈是如此,蒋华愈是觉得不同寻常,心想,对方既?#36745;?#24050;有了准备,想偷袭暗杀便无法成功,索性撤走了蒋家死士,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进来。
     
      李未央坐的离他不远,甚至还道:“怎么,三公子走了远路,却不喝茶吗?”
     
      蒋华心头一直压抑着怒火,然而他这个人的性格是越生气,脸上的笑容越多,所以他举起茶杯,喝了一口。
     
      李未央微笑:“这是今年我们府上顶级的云雾茶,只?#32654;?#25307;待贵客。不知你觉得可好?”
     
      蒋华盯着李未央的眼睛,试图从中找出恐惧或者不安的神情,可惜他失望了,李未央的眼睛里,什么都看不清。他?#26377;?#24515;智出众,素日里无往不利,但这?#20301;?#26469;遇到李未央,他竟然发现自己束手束脚,败在了她的手上。在战场上,往往四兵不厌诈,身为主帅不能明察秋毫,败了也是活该,实在没有什么可指责对方的。好在他?#27704;?#37117;没输过,可是在这里,情形完全掉了个个儿,输的人似乎变成了他。原本以为很简单就能解决掉她,可是现在,看看他给自?#27627;?#19979;了一个多么大的麻?#22330;?/div>
     
      李未央看了一眼蒋华,慢慢道:“还没问,三公子今日是来做什么的?”
     
      蒋华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桌边,指着那盘棋道:“可否下一盘?”
     
      下棋吗?!李未央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若是一般人,闯进来的第一件事就会问她蒋天在哪里,而眼前这个人,明显是另有心思。
     
      李未央心下冷笑,若论起书画舞蹈,她的确是和其他小姐们不能比,但若说起棋,则大为不同。下棋这种东西,并非?#26377;?#32451;就有用的,这是一场斗智又斗勇的拼?#20445;?#20853;对兵,将?#36234;?#21073;拔弩张,各逞威风。她相信,于?#35828;?#20013;,自己并非任人宰割的羔羊。慢慢站起身,走到桌边,随手一子落在盘?#23567;?/div>
     
      蒋华笑了笑,抬手应了一子,却是落子如风,棋风一如其人,步步为营。
     
      “今日之事,我有话要问。”蒋华盯着李未央的眼睛,一字一字道。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回答你一个问题。”李未央微笑着道。
     
      “不,你?#39280;?#39064;,我选择性的回答。”蒋华点头,又落下一子,“同样的,我问出的问题,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
     
      李未央微微一笑,瞬间明白对方的心思:“今日的刺?#20445;?#33931;家和拓跋真达成了什么协议?五皇子有什么把柄在你们?#31181;校?#20320;们预备如何将事情牵扯到七皇子的身上?”
     
      是三个问题。
     
      蒋华?#31181;?#30340;棋顿住,他在思考着三个问题,选择回答哪一个。
     
      事实上,李未央问出的每一个问题,都是藏着陷阱的,如果他回答其中一个,李未央就会落实另外两个问题的答案。首先,李未央早已确信,他们蒋?#20063;?#19982;了这次的行动,其次,她?#20011;?#30693;道,这是一次针对拓跋睿和拓跋玉的行动,若他回答第一个问题,就等于暴?#35835;?#33931;家和拓跋真的?#32423;ǎ?#36825;个问题,显然李未央自己?#20011;?#26377;了答案,只是想要与他确定。
     
      第二个问题,他同样不能回答,说了这个问题,等于把五皇子的把柄?#24466;?#26446;未央的手心里,他不能?#32654;?#26410;央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之余,还知晓了蒋家的行动,让陛下知道蒋家?#31181;形?#30528;什么,自然会让他怀疑此次五皇子突然作出愚蠢举动的真正缘由。至于第三个,那更加不可以,这关系到蒋家下一步所?#25165;?#30340;大局,一旦全部暴露出来,他不知道是否还有办法进行下去。
     
      蒋华捏着手里的棋子,可他迫?#34892;?#35201;知道蒋海和蒋华是否在她手里,他们怎么样了,是否还活着,李未央又怎么才能把他们交出来!
     
      这是一种可怕的自我折磨,蒋华心中需要反复的推想,反复的否定,虽然他竭力想要保持冷静,可是回答任何一个问题的后果以及是否欺骗对?#21073;?#19981;,李未央不是好欺骗的人,她既然提出这个问题,就会判断他说话的真假,若是他说了假话,那很可能蒋海和蒋天就是死路一条。
     
      蒋华落子速?#35753;?#26174;变慢了,黑白二子厮?#22868;?#28872;,缠斗不休。棋局已是劫中有劫,花五聚六,复杂无比。李未央又落一子,淡淡笑道:“三少爷布局完美、一步之余就抵得上别人无数,只可惜不懂得当机立断,大事难成啊。”
     
      蒋华在这个瞬间,选择了回答第一个问题。
     
      “如果拓跋真?#33108;?#33931;?#19968;?#24471;到兵权,和大历朝南方十三郡的完全控制。”他微笑着,说完了这句话。
     
      李未央微笑了一下,在她的预料之?#23567;?/div>
     
      “他们两个人,是否在你?#31181;校?rdquo;蒋华冷冷地道,“你是否早已和拓跋玉勾结起来?#30475;?#36133;三皇子的那些计策,是否大半出于你手?”
     
      李未央只是淡笑:“是,我和拓跋玉早已结盟。”她选择了回答第二个,虽然她明知道对方最想知道第一个答案。但是他自己要选择三个问题故弄玄虚,这也怪不得她了。
     
      蒋华又落下了一子,把李未央的后路堵死,慢慢道:“莲妃是否是你的人?#24656;?#22823;寿?#36879;实?#21507;的丹药是不是有毒?你是真的要扶植拓跋玉做?#23454;?#21527;?”
     
      这三个问题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李未央回答哪一个,都很危险。尤其?#20146;?#21518;一个,蒋华明知道她和拓跋玉结盟,却非要问她是否真的扶植对方做?#23454;郟?#23601;是要看她的?#30528;?#26159;什么,对拓跋玉是真的帮助还是利用。若是利用,蒋家自然可以乘虚而入,找机会将她击垮。
     
      “莲妃是我的人。”李未央下了一子,其实对方早已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吧,?#36824;?#26159;没有证据,她轻松化解了困局,“又轮到我提问了。”她微微笑了一下,神情镇定自若,声音如曼妙而悠长,悦耳的音色似一张蛛网将猎物?#21355;?#25429;获,“你?#21069;?#33931;南送去了哪里?李敏峰在?#26410;Γ?#33931;国公身体如何?”
     
      蒋华微微一顿,这是一场游戏,可残酷的又不能说是一种游戏。李未央在根据他的回答,分析他,了解他,找到他的弱点。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场攻心?#21073;?#19981;动声色之间却?#20011;?#20320;死?#19968;睢?#34880;肉横飞,她做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如果他回答蒋南在?#26410;Γ?#31561;于把致命的把柄送到李未央的手心里,至于李敏峰,李未央是想要对方的性命,若是说了,就?#21069;?#20182;置诸死地。还有蒋国公的身体……如今他?#20011;?#20845;十五岁,李未央关心他的身体状况,用心不说可知。这个该死的女人,半点都不容情!他反来覆去只是想着李未央说的话,眼前渐渐模糊,棋局上的白子黑子似乎都化作了将帅士卒,你围住我,我困住你,互相纠缠不清的惨烈厮杀着。
     
      李未央见对?#21483;哪?#24050;动,便用手一指棋盘,又道:“蒋家三子?#22312;?#32874;明无比,谋略出众,可是在棋盘之上,连我这样的低手都摆布不了,何谈在战场上纵横厮?#20445;?#24314;功立业——”转眼间,她?#20011;?#21448;下了一子,蒋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棋?#20011;欢?#26041;困住,他试图突破重围,却无论如何都被困在了东北一?#29301;?#36234;来越?#20146;偶保?#19981;由胸中气血翻腾,眼前几乎有点模糊。
     
      ?#22868;?#19968;点点过去,蒋华?#22841;?#30340;红痣几乎鲜艳欲?#21361;?#20182;恨得眼睛都红了,拈起一子想要落下解围,却发觉这块白棋虽有突围的法子,但要杀退旁边一块黑棋,牵涉却又极多,委?#30340;?#20197;决断。
     
      李未央微微抬起眼睛看他一眼,道:“三公子,别光顾着下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李敏峰被我们藏在云郡的李典镇——”蒋华被迫做出了决定,然而刚刚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猛地抬起头,盯着李未央。
     
      “原来蒋国公身体状况不?#23547;。?rdquo;李未央微笑道。
     
      蒋华耳边听到李未央柔声一语,突然间眼前一?#29260;?#40657;,喉头泛腥,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他在对方的棋子步步紧逼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不该对第三个问题避而不答,因为他的躲避,选择牺牲李敏峰的回答,这等于是告诉李未央,蒋国公病了,而且身体状况不佳,所以他在国公夫人的葬礼上都没有赶回来,甚至于他可能支撑不了多久。其?#21040;?#21326;自己也不知道将来会如何,祖父的年纪越发大了,性情也越发古怪?#30528;?#20877;加上受了伤,甚至于经常会昏厥过去,这种病情需要静养,可是蒋家的情况实在容不得蒋国公倒下,再?#30475;?#30340;世家?#22841;?#35201;领军人物,他们需要他!然而自己今天居然在关键时刻,泄?#35835;?#33258;家最重要的秘密!他太蠢!太蠢了!
     
      蒋华的?#23472;?#22909;像变成了一?#33509;?#31946;,浑沌的,混乱的,疯狂的……之前李未央的问话,现在变成最锋利的刀子,割开任何他可能说出来的搪塞和谎言。他几乎觉得,对方?#20011;聪?#20102;一切!
     
      他的回答中,始终真?#23433;?#26434;着假话,但绝大部分都是真的,可是现在他突然明白,李未央问这些问题,并非是真的要得到问题本身的答案,而是想要借此从他身上榨取她想要的信息,不,甚至是击垮他的自信!
     
      李未央怜悯的望着对?#21073;?#36731;声道:“三公子,认输吧。”
     
      “不,我没有输!”蒋华擦掉了?#33050;?#30340;血迹,冷声道。他又问出了三个问题,然后李未央回答,接着再循环往复,甚至于接触到了拓跋玉的势力和亲信,接触到了李未央的?#30528;疲?#25509;触到了彼此最不想让对方知道的秘密,然而,他们都很清楚,对方的回答半真半假,有真有假,必须要最清晰的头脑才能从糟粕中得到精华的部分。可是蒋华的头脑越发的混沌,原本他可以精准地根据李未央的回答判断出形势,判断出她说话的真假,可是现在,他只觉得头?#20174;选?/div>
     
      李未央观察着对?#21073;?#36890;过这些问题,她清楚地掌握着对方内心的变化和弱点,甚至在逐步接近蒋家最不想让人知道的很多秘密,明明白白地挖着蒋华的心思,借此分析,研究,推算他们接下来的行动。
     
      蒋华再次吐了一口血出来,棋盘之上的棋子,却已是困龙之斗。
     
      李未央两眼一瞬不瞬地盯住他,再次轻轻叹息,“人力终不可胜天,时也命也,三公子,我?#38405;?#22826;失望了,你这样的人,怎么配称得上英才。”
     
      这?#21543;?#26580;和动听,?#26434;?#20013;,充满了惋惜伤感之情。蒋华生来便最是要强好胜,眼见大势已去,不?#26432;?#24594;,心脉剧烈的颤抖,几乎恨不能撞死当场!
     
      然而就在此刻,外面一只飞鸟突然?#27515;?#26865;地从树上飞起,这声音一下子打破了蒋华的魔障,他猛地从愤懑中惊醒,望向李未央,惊觉对方竟然一步步引起他的心魔,要逼他自裁而死!
     
      ?#35753;?#30333;了这一点,蒋华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和憎恨,眼前的这个少女,端的是心狠手?#20445;?#33258;己一时大意,差点就不明不白死在她手上,光凭?#26434;?#20415;可诱人入心魔之?#23567;?/div>
     
      李未央见他惊醒,不由笑了笑,惋惜道:“三公子,还?#21069;?#20320;那个香囊丢掉吧。有时候,用心太过,反倒害人害己。”
     
      蒋华一愣,随即什么都明白了。他原本借棋局为?#21073;?#26263;指天下之争,引李未央入窍。再加上蒋天曾经赠给他的?#24742;?#33609;,独特的香味足可以让人渐渐失去神智,一步步陷入他的陷阱,蒋华十分自?#28023;?#20877;加上事先服下解药,所以并不畏惧。?#20154;?#30340;设计成功,到时候李未央自然会有一说一,甚至于交待出他兄弟的下落,以及李未央的?#30528;疲?#20182;最想知道的是,她接下来会如何对付蒋家!然而他却没想到,对方同样是个对弈的高手,甚至早一步洞穿了他的机心!
     
      将胜负心看得过重,是下棋的大忌。蒋华为求一胜,无不竭尽所能,执着太甚,便成魔障,反而被李未央反过来利用了!
     
      他长叹一声,丢掉了一直系在身上的香囊:“李未央,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何止可敬,这样的对手,生平仅见,实在是强得可敬可畏,不能不除!
     
      李未央笑了起来,她本就生得眉目如画,这些年来稚气渐渐退去,原本清秀的脸上竟也历练出一种绝佳的气?#19990;矗?#25196;眉顾盼间风采照人,眸?#27704;?#30340;寒光凛冽至极。
     
      “过奖了。”李未央很有自知之明,若今日在战场之上,运筹帷幄、兵行险着,自己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但一旦到了京都,善于战谋的蒋华犹如?#31361;?#36855;失于沙漠之中,空有无数力气,却终究只能渴死。每个人都要在自?#27627;?#35299;的领域和地盘才能做到百战百胜,蒋华早已离开京都多年,习惯了出策、用策、获胜,因为蒋国公的支持和爱护,在战场上他的每一个策?#36828;?#33021;得到推行,他只需要考虑我方和敌方的应对,但是在这里,他所考虑的就不只是这些了。
     
      蒋华身子晃了一下,连退数步,嘴里的血?#20219;?#24456;重,他不由自主地到旁边坐下,端起茶杯,泯然一口,温热的茶水浇到心头上,才稍微好了一点。李未央,他现在才发现,她令他兴奋、激动,他出一策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对方的一举一动他也能够第一?#22868;?#26126;白,这样的人,若是遇不到,乃是此生憾事。从某种程度上,她是他的知?#28023;人?#30340;?#24863;鄭?#29978;至比一直爱重他的国公都要了解他,这些年来,他心心念念要找一个知?#28023;?#21364;不知人就在他面前,只是隔着个蒋家,和层层密密的?#39029;?#32610;了。
     
      “你说的不错,我祖父一年前,边关巡视时遇伏,胸口中了一箭,不久就开?#32426;?#34880;。太?#35282;?#20102;一拨又一拨,才勉强活下来。”蒋华慢慢地道,“?#36824;?#20182;撑个三年五载,只怕是没问题的。”
     
      “哦,三年五载?那时候蒋国公?#20011;?#19971;十岁了吧。”李未央笑容无限温和。
     
      蒋华咬牙,强忍住心头的翻滚,重新站起来,走回去,盯着棋盘,又走了一子:“到时候,我们的孝期也?#20011;?#36807;了。”
     
      凉风袭来,吹在两个人的心头,只是一个低着头看棋盘,浑身恨意滔天,一个低着眸,若有所思,唯有呼吸可闻。
     
      “只怕,圣心难测。”李未央最终,微笑着说出这一句。
     
      刚才本可以逼死蒋华,可惜,可惜啊,她的心中,其实无限的惋惜,差一点,就差一点而已,蒋华若?#20146;?#24049;气死,可不干她的事,再者他带着这种香囊而来,本就不怀好意,若非她过去曾经闻过这种味道,断然不会怀疑。
     
      蒋华拼命压抑住全身的血?#28023;?#20182;今天来,一个有用的信息没问道,反而透?#35835;?#35768;多秘密的信息,虽然每句话中他都参杂了假话,可这些假话,他相信李未央一定能分?#20204;濉?#20877;次举起棋,他的手?#20011;?#22312;颤?#35835;恕?/div>
     
      “白芷,再为三公子添一杯茶吧。”李未央微笑着道。
     
      “不必了!”蒋华断然道,下了最后一步棋。
     
      李未央看着他,淡淡一笑,不慌不忙地一子,蒋华面色大变,“我输了。”冲口而出,连带着又吐了?#22797;?#21475;鲜血。他痛得实在难当,一交跌地,竟然没能爬起来。
     
      “哎?#21073;?#36825;是怎么了?白芷,还不扶三公子起来。”李未央面上仿佛无限惊?#21462;?/div>
     
      白芷更是奇怪,?#36824;?#26159;下棋而已,怎么会弄成这样,她却不知道,蒋华先是害人在先,后是求胜心切,再入李未央圈套,现在他不是被李未央气的,他是气自?#28023;?#23621;然连棋都输的一塌糊涂。
     
      这怎么可能!拒绝了?#23601;?#30340;搀扶,他冷声道:“不劳相送。”言罢,竟然问也不问蒋家兄弟的安危,快步走了出去。
     
      白芷越发疑惑地看着李未央,她却淡淡一笑:“把棋子收了吧。”
     
      白芷点头,随后轻声道:“小姐——”
     
      李未央随手拨弄着几颗棋子,道:“他若今日大张旗鼓来搜查,我反倒落于下风,偏偏此人多疑,非要故弄玄虚,这才让我?#30007;?#32988;了一局。”
     
      白芷还是不能明白,李未央却?#20011;?#19981;再解释了。她深知,蒋华回去以后听说另外一个消息,必定大病一场,今后能不能爬起来,就要看他自?#27627;恕?/div>
     
      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最是禁不起失败,李未央却与他不同,那么多年的冷宫生涯早已让她知道,没有人是永远不败的,最要紧的是在失败的时候可以忍耐,懂得蛰伏,蒋家这些男人,优秀是优秀,可惜太过一帆风顺了些,凡事过犹不及,所?#20389;?#31168;于林风必摧之,就是这个道理。
     
      蒋华一路出了李府,竟然连马都爬不上去,把蒋?#19968;?#21355;吓得够?#28023;?#36830;忙?#25165;?#20102;轿?#27704;此停?#20182;回到蒋府,刚走到书房门口,却看见蒋旭满面悲痛地瞪着自?#28023;?ldquo;你去了哪里?”
     
      “我……”蒋华勉强镇定心神,?#25214;?#35828;话,却听见蒋旭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你大哥,被人发现死在倚翠阁。”
     
      蒋华闻听噩?#27169;?#35273;得整颗心都要溶了,化了,曾经引以为傲的自持力抛到了?#30036;?#20113;外,面上一片冰凉,:“怎么会!”李未央她怎么敢!
     
      蒋旭的眉头皱得死紧,显然已是怒极:“坊间流传?#30340;?#22823;哥和倚翠阁的一等歌妓流云相好,今天从太子府出来,不知怎的又去了那边,无数人都是亲眼看着他进去的,随后他又在那里喝醉了,与酒客起了争执,那酒客趁着他酒醉之机,将他烧死在倚翠阁……”
     
      “死了……还是烧死的……”那就是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除了漫天的流?#21017;?#35821;!蒋华不敢置信,所谓的无数人看见他进去,又是怎么回事!
     
      蒋旭已是悲痛至极、老泪纵横:“?#36824;?#22914;此,现在全京都的人都在说,蒋家大公子在祖?#24178;?#26399;寻花问柳、醉酒青楼,乃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该死!”
     
      该死!该死!该死!好!死得痛快!李未央,世上再无你这等狠毒的女子,蒋华突然大笑,笑声?#21482;剩?#20223;佛一只被人捏住脖子的?#26434;ィ?#33931;旭惊恐地看着他,“华儿!你这是怎么了?!”
     
      蒋华笑不可遏,仿佛连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没等蒋旭去搀扶他,他却陡然仰天倒下。
     
      “华儿!”
     
      蒋旭悚然一惊,连忙伸手去扶,可惜慢了一步,蒋华整个人颓然地从台阶摔了下去……
     
      对于蒋月兰来说,李未央能够平?#19981;?#26469;,她十分的惊讶,同时心中涌现出无限的不甘心,她为什么还不死呢?明明做了这么多事,对方却毫发无伤——她沉住气,亲自命人做了糕点,去看望李敏德。作为伯母,她对这位三少爷表示一点关心是应该的,可更重要的是,?#30475;?#30475;到对方的容貌,她的心中会不由自主地涌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23601;方?#21435;通报,蒋月兰下意识地伸?#32622;?#20102;摸发上,竟然有一种奇异的紧张。
     
      “母亲?”李常笑略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无事。”蒋月?#22841;?#23481;平和地回答她,在任何人面前,她都不愿意叫人瞧出她的心思。叫着李常笑来,?#36824;?#26159;为了避?#24433;?#20102;,免得人家说她这位年轻的伯母特地跑到这里来看望,多少不好听。?#36824;?#33931;月兰自信自己行的正坐得直,并没有什么不能给人看的。
     
      李敏德正病着,偏偏李未央去了?#19978;閽海?#20182;素来不?#19981;?#23627;?#27704;?#20154;多,便驱散了?#23601;?#20204;,只是一个人休息。三天来,他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一直是因为重伤而发烧不止,再加上天气过于炎热,伤口越发地易溃难好,虽然李未央经常守着他,可他却时常烧地清醒一阵糊涂一阵,老夫人李萧然来了好几回,他都是昏?#23472;擰?/div>
     
      蒋月兰进去的时候,正巧碰到来看诊的大夫,李常笑关心李敏德的伤势,便留在门口多问了几句,?#23601;?#24341;着蒋月兰进去。
     
      隔着纱?#20445;?#33931;月兰只能隐约看见里面的情景,根本看不到对方的?#24120;?#22905;下意识地?#24895;姥就返溃?ldquo;我有几句话要对三少爷说,你们先出去吧。”
     
      两个?#23601;?#38754;面相觑,但想到屋子周围都有暗卫,谁也无法奈何李敏德,便没有多言,?#37027;?#36864;在了一边。
     
      蒋月兰见他们离开,鬼使神差一般地掀开了纱?#20445;?#20180;细看床上似乎陷入昏迷的李敏德,心中怦然一动,数天不曾细见,如今看他,被?#39038;?#25171;湿的黑发搭在微露的?#26412;?#20043;上,一色的白腻乌黑,竟是说不出好看。一般人在这种时候都是面色惨白形容狼狈,但偏偏这张?#33251;?#31471;狼狈下依然清?#22763;?#36920;,苍白失血的情状反而显出了一种让人心疼的脆弱,恨不能温声将他?#21483;眩?#33931;月?#22841;?#20013;竟然一时怦怦跳个不停。
     
      她十八岁嫁给李萧然,对方虽然风采依旧,但到底是年纪大了,哪怕对她十分宠爱,平日里也?#36824;?#26159;说些寻常琐事,莫说促膝长谈,便是温柔细语也是极少。李萧然开口闭口都是?#26412;鄭?#37117;?#20146;?#21329;,十足的卫道士模样。蒋月兰当然知道李萧然在那些妾跟前是什么样,在那些歌姬面前又是如何风流,但他在自己跟前,却永远是一?#38381;?#22827;的威严,让她可敬可畏,却不能亲不能爱。
     
      当年未嫁之前,她心心念念就?#20146;?#32454;伺候后母,照顾幼小弟妹,苦苦经营,只为了母亲不会随便将她嫁掉,只为父亲可?#38405;?#22905;?#28034;?#32473;个好的前程,谁知最后却被嫁给了李萧然,作为一颗棋子生活着。在李家,老夫人怀疑她,李萧然忌惮她,她一样活得小心谨慎,跟没有出嫁之前并没什么不同。这些她都可以忍耐,毕竟谁都是这样的,可为什么李家还有一个安平县主?
     
      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卑微的庶女,为什么却可以在家中这样横行无忌,竟然还享有县主的尊荣?!甚至连拓跋玉等人都对她趋之若?#20572;?#24052;不得讨她回去做妃子!而她蒋月?#36857;?#34429;然生母早逝,毕竟是蒋家的嫡女,却要活得这样小心翼翼,连婚嫁都要受制于人!
     
      她不想?#20992;世?#26410;央的,但她就是没办法控制住自?#28023;?#20174;进门开始,一步步看着李未央行事,一步步看着她跋扈,蒋月兰眼睛里几乎要淌出毒液来。但她知道自己要控制住,等到?#40092;?#30340;时机。所以在李长乐向她示好的时候,她接受了,在李长乐要求她配合下毒的时候,她也装作一副不情愿的模样答应了,甚至在蒋家让她故意丢下李未央被刺客屠戮,她也答应了。
     
      那时候,她只以为自己是?#20992;世?#26410;央什么都有,现在看到李敏德,她突然发现自己心头那条最毒的蛇在告诉她,她最?#20992;?#30340;不是李未央的地位和尊荣,更不是她的肆无忌惮,她最?#20992;?#30340;是,?#36824;?#26446;未央做什么说什么,更?#36824;?#22905;多么狠毒,身边始终有人守着她。
     
      这个人就是李家俊美的三少爷李敏德。
     
      “为什么,哪怕是刺客的毒箭,你也要为她去挡?#24656;?#24471;吗?”蒋月兰不由轻声地道。李未央是没有心的,你看她笑面如花,却看不到她根本毫无人性吗?她深知蒋海的下场,更知道蒋华如今同样卧病不起。
     
      朝堂之上风云变幻,五皇子被查出谋逆造反,谋杀太子,?#26234;?#36830;出无数人,一时之间京都人人自危。原本拓跋玉也要被牵连,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当太子意图告他和五皇子勾结的时候,却发现拓跋玉状告拓跋睿的折子早已在?#23454;郯干?#20102;,?#20154;?#36824;要早了一步,而这距离出事?#36824;?#20116;个时?#21073;?#22826;子正是蓄势待发只等着一个有利时机,这个有利时机就?#20011;?#34987;拓跋玉抢走了。
     
      太子无可奈何,不得不只盯着五皇子一人,一意把他置诸死地,最终五皇子及其党羽都被判了死刑,甚至连刚刚做上五皇子岳父的永宁侯都不能幸免,被判流放三千里。然而,太子原本最想要除掉的人,最应该除掉的人,却根本奈何不得了,不得不说,这次规模庞大、费尽心思的刺?#20445;?#26368;后的效果却极端令人失望,简直可以说一败涂地。除掉一个五皇子,根本无碍于大局,还浪费了那么多的死士……
     
      拓跋玉根本不在京都,却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在刺杀发生不久立刻就回过神来,捉住了风向,这样的大?#30452;剩?#38500;了李未央,还能是谁呢?蒋月兰叹了一口气,一个玩弄政治游戏的女子,纵然生的清秀可人,?#38405;?#23376;又能有多温柔呢?没有温柔,算什么女人呢?眼前的李敏德,必定是不了解这一点,才会对李未央死心塌地。
     
      虽然不知道他们二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可是蒋月兰?#26412;酰?#26446;敏德对安平县主的感情不同寻常……旁人也许看不出来,可她自己的眼睛总是不自觉就关心李敏德,慢慢地,竟然真的看出些微关?#36947;礎?#25110;许,不是看出来的,而是她自己感觉到的。女人的?#26412;酰?#26377;时候真的很可怕。
     
      李敏德睁开了眼睛,他也不知道自己昏睡到什么光景了,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里似火燎一般,勉强撑起身子想找杯水喝。身边人忙捧过一杯温水,李敏德喝了两口,?#24597;?#35273;得好些,只当她是李未央,软着声音道:“我的伤口好痛——”
     
      软言软语,完全不同于平日里的淡漠,竟然像是在撒娇的样子。
     
      李敏德说了一句话,却猛烈地?#20154;?#36215;来,那人连忙接过茶杯,动作轻柔地拍着他的?#24120;?#26446;敏德好不容易止住了?#20154;裕?#31361;然想起李未央去了?#19978;閽海?#24590;么会这么快回来,猛地抬起头,竟然是一脸温柔的蒋月?#36857;?#24515;?#36153;?#24694;陡然升起,立刻推开了她,怒声道:“外面的人呢?!”
     
      只是他伤重,声音整个都是哑的,外面根本听不见。蒋月兰连忙道:“这是怎么了?我的茶就喝不得吗?”声音无比的柔美,简直是要滴出水来。
     
      蒋月兰把茶杯放在一边,轻柔道:“未央去了老夫人处,你又眼巴巴地找她做什么?我就不能照顾你吗?”她向来?#22312;?#30684;贵,从不行差踏错,可是在这样俊美的年轻人面前,却是禁不住的脸红心跳,几乎控制不住地道。
     
      李敏德却避如蛇蝎,一连摆手叫她出去,一面又死命地?#20154;浴?#33931;月兰面色一白,却强自按捺道:“三少爷,我虽然进门不久,却看透了很多事情。今天我不防实话跟你说,李未央是你的亲堂姐,无论如?#25991;?#20204;都不可能,你不如死了这条心吧,不要再白费心机了,你想想看,若是这件事情被外人知晓,你们都是要身败名裂的——”
     
      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细心观察着李敏德脸上的神情变化,她要打击他,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她不相信,李敏德会不清楚这后果,她不相信,李敏德在知道身败名裂的后果之后还要固执己见。他?#36824;?#26159;太年轻,太纯洁,才被李未央那个妖女迷惑了而?#36873;?/div>
     
      世上的男人,不都是?#19981;?#28201;柔体贴的女子吗?若论起琴棋书画、女红柔情,她哪一点比李未央差呢?#23458;?#26679;都是不可碰触的情感,为什么她就不能——
     
      她的嗓音越来越柔:“我了解你的心思,你?#36824;?#26159;太?#25293;?#21644;我一样……”如果他有所软化,她必定能够打动他。李萧然算得了什么,李家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玩弄于鼓掌之间。就像她一直站在暗处看着李未央和蒋家?#36820;?#20320;死?#19968;睿?#22905;一定会成功的!
     
      李敏德的头更加热烫了,?#23472;永鐫卧?#24573;忽地想挣扎又出不上力,只觉得那股女子身上的香气越靠越近,又是盛夏的天气,浓香夹杂着汗?#27934;?#36827;鼻端,越发靠近的躯体叫他本能地厌恶,让他几乎呕了出来——她是什么东西!竟然也跟未央相比!也不知哪来的气力,他重重将她的?#30452;?#26395;外一推,出力之大竟使得蒋月兰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她头上的?#20301;?#19968;下子都乱了,满面的娇柔变成了愤怒:“你——”她快速站起来,扬起手就挥了茶杯,茶杯啪地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你不要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我多的是法子叫你?#24616;?#21548;我的!”
     
      “哦?是吗?”斜刺里,突然传来一道清风一般的嗓音。
     
      蒋月兰悚然一惊,蓦地回头,却见到李未央站在数步之外的纱帘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23472;?#32773;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福建时时开奖记录 历史比较法兴起 9码滚雪球技巧 北京pk走势图下载 福彩必下一毒胆 钱龙捕鱼到底怎么赢钱 苹果版下载幸运飞艇app软件 下载AG娱乐 甘肃Ⅱ选5走势图 pk10投注站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