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19 寿星暴毙

    庶女有毒

    119 寿星暴毙


      九公主穿着男装,大摇大摆地跟在拓跋玉的身后进了门。拓跋玉低声道:“今天的场合,你不要惹事!否则我就送你回宫,让父皇惩罚你!”
     
      九公主连忙摆手:“怎么会!我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吗?!更何况我以前也跑出来玩过,父皇其实是知道的,?#36824;?#30529;只眼闭只眼假做不晓罢了。只要不传到太后耳朵里,就什么都好说。”一副老油条的模样。
     
      拓跋玉警告地看了她一眼,九公主生得酷似八皇子,两人到底是双胞胎,换了男装,别人倒也看不出端倪,?#30343;?#20182;觉得好端端的女眷为什么要化妆成这样,实在是不成体?#22330;?/div>
     
      九公主却不理会什么体统不体统的,她只想要见到那个人,当下四处寻找着。等真的找到之后,眼睛里竟然又是惊艳之色。那人身穿紫衣,形容美好,硬是将周遭的一干公子们全都比得黯?#30343;?#33394;。
     
      九公主痴痴望着,那边的男子无意中头一抬,便像是有一道光落到了她?#25104;希?#24377;?#24178;?#37027;,让她几乎忘记了身处?#26410;Γ?#20004;人的视线不经意的交错,九公主顿?#27609;?#36339;骤急,几乎连呼吸都为之停止。
     
      然而,李敏德的目光并未在她?#25104;?#22810;加停留,很快扫开,匆匆离去。
     
      对方已经转身离去,九公主依旧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直到拓跋玉轻轻?#20154;?#20102;一声,取笑道:“还看?人都没影了。”
     
      自古少女都?#19981;?#39118;流俊俏的美少年,尤其李敏德的容貌,的确是世所罕见的。拓跋玉可以理解九公主的?#37027;椋?#20294;是,他不觉?#32654;?#25935;德同样心?#20146;?#24049;的妹妹。他看着九公主,目中闪过一丝罕见的怜爱:“小九,如果你要招驸马,也该找个?#19981;?#20320;的人。”
     
      九公主一愣,抬起脸来看着自己的哥哥:“那未央姐姐不?#19981;?#19971;哥,你就能不?#19981;?#22905;吗?”
     
      拓跋玉吃惊地望着自己的妹妹,一时之间竟然怔住了。
     
      的?#32602;?#26446;未央不?#19981;端?#23545;他没有一丝绮思,这一点,他无论如何都否认不了。
     
      九公主天真地道:“七哥,天底下漂亮的姑娘多的是,你拖过今年也?#21916;还?#26126;年,迟早是要立正妃的,不如换别人吧!”
     
      拓跋玉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23601;?#22094;得说不出话来。世上的好女子多得是,可他偏偏?#19981;?#37027;一个,这样又该怎么办呢?#21683;?#26524;没有母妃的阻拦,只怕他早已?#36824;?#19968;切将李未央迎进府中做正妃了,可是……这两年?#36824;?#20182;如何努力,最多?#36824;?#26159;让张德妃不找李未央的麻烦,要让她?#19981;?#22905;,接纳她,却并不可能。而且,他最大的困难并不在于母妃,而在于未央,她从来没有说过要嫁给他,尽管她帮着他,替他?#34987;?#24050;经超出了他所能想象的地步。
     
      九公主眨了眨眼睛道:“看,你自己都这样,又怎么说我呢!再者,我不信世上有不?#19981;?#25105;的男子!”
     
      拓跋玉看着自信的妹妹,不由笑了,?#21069;。?#20061;公主青春、美貌、坐拥一切,更重要的是她还天真善良,纯洁无暇,谁会拒绝这样一个少女呢?他纵然个性清冷,却能洞悉世情,这世上,没有一个男子可以拒绝陛下骄傲的公主,李敏德当然也不能。
     
      拓跋玉的微笑鼓励了九公主,让她越发开心起来,他看着她充满希望的面庞,不由自主地轻声问道:“可是,你?#19981;端?#20160;么呢?”
     
      九公主理所当然道:“好看呀!他比哥哥中的任何一个都好看!你看,他的?#20146;?#39640;高的,直直的,好像笔挺的脊梁,眼睛特别有神,还长长的,像一汪深水,他是我看到过最好看的男人!”
     
      拓跋玉失笑道:“这我倒是能理解,人家都说李家三公子,比女子还要漂亮十分。”
     
      九公主立刻驳斥道:“谁会把他和女子相比,一定是瞎了眼睛!他眉毛那么漂亮,是那种剑眉,透着英气,哪里有半点像女子了!哦,对了,还有嘴,他不笑的时候嘴角也是微微上翘的,他笑起来的样子啊,好像春天里最亮丽的一束阳光,总之,七哥你是不会懂的!”
     
      拓跋玉被她逗笑了,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这样轻易就被皮相迷惑了,说到底,她爱慕的是对方的容貌,而且还爱的这样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甚至于毫不掩饰,?#36824;?#36825;也是九公主的可爱之处。她直率,而且不会掩饰自己。
     
      九公主看着自己的兄长,越发奇怪道:“可是,你?#19981;?#26410;央姐姐什么呢?漂亮吗,还是聪明呢?”
     
      拓跋玉张了张口,竟然一时哑然,他仔细想想,李未央的确漂亮,可京都里的美人太多了,她根本是算不上绝色;说身份,她也?#30343;?#20010;庶出,跟那些名门嫡出的一?#24825;?#37329;,还要略逊一筹;说心地,她甚?#26753;?#32431;良恭俭让搭不上任何边吧……
     
      想来想去,他竟然发现,自己说不出究竟?#19981;?#23545;方的什么。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拓跋玉不由愣在那里,而一旁的九公主却已经不再管他,追着李敏德而去。
     
      九公主一路走过去,却都没有找到人,最后却是在一个花园的入口看到了李敏德。
     
      九公主的心?#20284;?#36339;了几下,不安与尴尬瞬间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描述的兴奋,她看着立在眼前的男子,只觉他周身上下无一处不完美,样样都是?#21069;?#31526;她心意思令她欢喜。她不由想到,若是她向父皇提出要他做她的驸马,那会是怎样的场景,他们一定会很要好吧……此时,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这几年来人家对她的冷淡,只想着美丽的前?#21834;?/div>
     
      眼看着人就要走了,九公主从后面追上去。
     
      “李敏德!你站住!”九公主话一出口,自觉口气太凶了,但这没有办法,她习惯了颐指气使的模样,除了对父皇和母妃客气点,也就是对李未央的态度还算好了,但现在一听,就未免太生硬了点,她马上意识到了这一点,立刻转了语气,“我……我找你有事!”
     
      看到对方惊讶的表情,她缩在袖中的手慢慢握紧,竭力不让自己流露出太多兴奋的情绪,然而尽管一再嘱咐自己要镇定,但她还是忍不住脸红了,咬唇道:“也?#30343;?#20040;……我就想和你说,嗯,我是?#37027;?#36305;来这里,父皇和母妃其实不知道。?#36824;?#20320;可千万别和人说是我不?#21069;说?mdash;—”说得?#30446;?#24052;巴的。
     
      “不会。”李敏德笑笑,神情却很淡漠,“公主自便就是。”
     
      他不是没发现,?#30343;?#26681;本不在意,然而九公主却没察觉到其中的区别。她?#30343;?#35273;得,好象、好象有点尴?#25991;?hellip;…为什么明明是那么期待的约会,真正见到了,反而觉得无所适从,?#30343;?#20040;话可以?#30340;兀?#38590;道她必须在这些没趣的事情上不停的绕圈子吗?九公主捏了捏袖子,?#25214;?#24320;口,却听见他道:“没事了吗?”是马上就要走的样子!
     
      九公主一下子拦住他:“等等!……这个给你!”
     
      她递给他一个香囊,之后含羞转身欲跑。
     
      然而李敏德却快速地将香囊丢了回来,之所以说是用丢的,是他看都没有看一眼:“公主,这可不兴随便送人,你还?#20146;?#24049;留着吧,我不能收。”李敏德微笑着道,语气里没有一丝的犹豫,随后转身便走了。
     
      九公主怔怔地望着他走远……手中的香囊捏得死紧,几乎已经陷入了自怨自艾的情绪里,他不收,竟然不收!他居然敢不收!他明知道这香囊是什么意思的!九公主几乎要哭,又气得满?#24809;?#32418;,就在要追上去的时候,香囊突然被人拽走,随后一人大笑道:“没羞没羞!光天化?#31449;?#28982;送男人香囊!”
     
      九公主一看,勃然变色道:“张枫,你快还给我!”
     
      这少年一身绯红的衣衫,面?#35013;?#30361;,容色俊俏,一双眼睛带着让人心颤的笑容,他看了看九公主,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香囊,最上处是绿荷托红莲,下连一条色彩斑斓、摇头摆尾、十分愉悦的鱼,鱼的身体边缘衬有水纹,水纹之下是五色串珠缨络,十分的精致可爱。他低吟道:“鱼喻男,莲喻女。可不正应了那首著名的古诗,江南?#21049;闪?#33714;叶何田田,鱼戏莲?#37117;洌?#20844;主送出这种东西,恐怕不妥吧……”
     
      九公主勃然大怒,因为张枫说的,其实是一首艳诗,天晓得她根本没那个意思,?#36824;?#26159;刚刚学着做了香囊,便眼巴巴地送来给?#19981;?#30340;男子,谁曾想居然被这个天杀的?#19968;?#22066;笑!
     
      张枫是罗国公的孙子,也是七皇子的表弟,他?#26377;?#32463;常进宫去玩,和九公主说得上青?#20998;?#39532;,?#30343;牽?#19968;直不对盘就是了,整天里两人都是鸡飞狗跳的,只要他俩碰面,方圆十里内都无人敢靠近。
     
      九公主?#36824;?#19968;切地冲了上去,谁知张枫却一下子收起了那香囊,笑道:“这就是我的把柄了,从今往后你若是不听我的话,我便将这香囊的事情告诉别人,当然,是被拒绝了的香囊!”
     
      九公主眼睛红通通的,?#25104;?#20063;煞白,样子像是要去咬他一口,却终究碍着场合不敢说什么,扭头就跑——张枫看她跑了,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失望,原本的笑容也挂不住了,慢慢沉了下来……
     
      李未央?#23545;?#30475;到这一幕,不由摇了摇头。
     
      小张公子明明很?#19981;?#20844;主,可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表达方式呢?她?#20102;?#20102;片刻,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理解小小少年的心思,只能归结于叛逆期吧。大概,是这样。正在发呆的时候,旁边的孙沿君悄声道:“看来你家三公子不?#19981;?#20844;主呢!”
     
      李未央一愣,回头笑道:“?#21069;。?#30475;样子,是不?#19981;丁?rdquo;
     
      孙沿君叹了口气,道:“其实做驸马也挺好的。”
     
      李未央一本正经道:“?#21069;。?#20854;?#30340;?#23233;给我二哥也挺好的。”
     
      孙沿君下意识地恩了一声,随后猛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顿时脸红,怒道:“再胡说,我不理你了!”
     
      两家的婚事如今已经定了下来,按照常理说,孙小姐就不该到处瞎溜达了,可偏偏她性子活络,压根坐不住,好在她毕竟是武将家庭出身,没有那么多的?#24605;桑?#20877;加上二夫人现在巴不得她早点嫁过来,免得夜长梦多,也就视而不见了。
     
      李未央笑道:“好,不理就不理吧,横竖你嫁过来之后还是得跟我说话的!”
     
      孙沿君?#25104;?#28072;红,?#36335;?#29038;熟的虾子一般,为了转移话题,连忙道:“你知道吗,我听父亲说,国公夫人的六十大寿,陛下特许蒋家两?#36824;?#23376;回来祝寿呢!?#36824;?#25105;刚才没看见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样子?”
     
      李未央的笑容有片刻的停顿,终究是道:“你是说,二公子蒋洋和三公子蒋华?”
     
      孙沿君点点?#32602;?#36947;:“?#21069;。?#29238;亲是这么说的。”
     
      孙家和蒋家,向来关系不错,尤其孙父在军中,消息必?#30343;?#24456;准确的,李未央微微笑道:“难怪今天高小姐没有来。”
     
      蒋洋的未婚妻是襄阳伯府的嫡出小姐高婉儿,既然蒋洋要过来,马上就要成亲的高小姐自然得回避了。
     
      孙沿君笑道:“人家都说蒋家公子生得都是芝?#21152;?#26641;、英俊挺拔,今天我可以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瞧一瞧。”
     
      看她兴奋的模样,李未央忍不住笑了。
     
      孙沿君不由盯着李未央,见那一双黑眸流光?#32494;剩?#21049;时间竟似有百媚横生。她不免吓了一跳,平日里一向觉得未央这个人,沉稳有余,却未免失之于少女的活泼轻快,机智有余,却罕见风流意趣,至于待人接物,处事寒暄,却也是只见到笑容不见到真心。论起聪明,论起手段,自己连她一成都没有学到吧。?#36824;?#26446;未央每?#30475;?#22905;孙沿君,却总是发自真心的笑容。
     
      孙沿君自?#21512;?#20102;想,却也实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她?#25991;?#30456;看。其实她不明白,李未央这样心机深沉的人,却总是?#19981;?#21333;纯的人或物,大概飞蛾总是向往烛火,暗夜总是期待阳光,也是如此。
     
      就在这时候,一个?#23601;?#36208;过来行礼道:“县主在这里呢,夫人正在四处寻找,请您过去拜见国公夫人。”
     
      孙沿君便瞅着李未央,有点噤若寒蝉的意思。国公夫人上次在大殿?#19979;?#26446;未央的话早已传得人尽皆知,现在李未央能来参加宴会全靠着太后的面子,现在国公夫人居然要她去拜见——想也知道,就是为了找机会折辱李未央罢了。孙沿君?#37027;?#36947;:“未央,你找借口,别去了。”
     
      李未央摇了摇?#32602;?#26082;然都来了,却刻意回避不去拜见,别人只会说她?#30007;?#29421;窄、不知礼数,更何况,她也真的很想知道,国公夫人这么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究竟是如何“痊愈”的。
     
      然而没等李未央说话,便看到一个丽人行来,满面笑容地道:“未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害得我好一通找呢!”表情温和、慈爱,像是一个关爱晚辈的长者,?#36824;?#22905;年纪?#36824;?#27604;李未央略大几岁,这话听来有几分别扭就是了,正是李家的?#36335;?#20154;蒋月兰。平日里喜好素净的她今?#25214;?#21453;常态,穿着一袭嫣红的儒裙,衣襟上精绣花鸟纹饰,走起路来裙裾荡漾,泼如红霞,明丽非常,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孙沿君连忙行礼道:“李夫人。”
     
      蒋月兰微笑着道:“孙小姐不必客气,我是来邀未央一起进去见她外祖母的,你也一起去吗?”
     
      孙沿君还没有嫁过去,不算李家的人,既然蒋月兰说明是去见“外祖母”,她要是跟着去就太不识相了。?#36824;?#20247;目睽睽之下,国公夫人做的也不会太过分吧,孙沿君这样想着,便看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到她对自己笑着摇摇?#32602;?#36825;才放下心来,看着李未央与蒋月兰一同离去。
     
      绕过花园,内院转弯处竖着一架汉白玉石屏,观之是一种内敛的?#36824;螅?#21069;面就是一个花团锦簇、绿草如茵的大花?#24120;?#36208;过花?#24120;?#20415;来到一间四面珠帘玉幛的清静小轩,隐约便可见到小轩内炉香?#30041;粒?#28422;几藤椅,李未央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头传来笑声阵阵。
     
      蒋月?#22841;?#36947;:“这是国公夫人会见亲友的小茶轩。”
     
      外面的花厅很大,人声?#21507;櫻?#36825;里却显得格外幽静,李未央微挑起眉,便笑道:“老夫人在里面吗?”
     
      蒋月?#22841;?#36947;:“?#21069;。?#32769;夫人,你大姐和四妹,全都在。”
     
      待?#23601;?#25472;开了珠帘,李未央便看见屋子里分外热闹,一众人簇拥着主位上坐着的国公夫人,她穿着普通的?#39029;?#34915;服,一头鬓发拢在脑后松松地挽了一个髻,髻上插着一柄玉梳,算?#20146;?#39280;,一副雍容华贵、高傲矜持的样子——旁边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规矩地坐在国公夫人身边,尽管?#30343;亲?#30528;,却也看出这年轻的男子身形极为高挑,又穿着一袭碧青色长衫,看起来十分的与众不同。
     
      李未央挑了挑眉?#32602;?#21364;看到那人抬起脸来,纵然她看多了俊美男子,却也不免微微吃惊。这男子的脸是出水荷花一般的白,一颗红痣?#21442;?#22312;双眉间,犹如美人图上点睛之笔,双眸闪着智慧的光芒,若她前世的记忆不曾出错,眼前这个人就是——
     
      国公夫人正在和李长乐说笑,笑声中气十足,半点都不像是生病的人,听到声音抬起头看见了蒋月兰领着李未央进来,微微一笑道:“你们来的正好,”转头又对身旁的男子道,“华儿,还记得你表姨母和未央妹妹吗?”
     
      说句实在话,蒋华常年跟着蒋国公在外面,哪里认得足不出户的蒋月兰呢?更别提李未央在乡?#24405;难?#26356;加不可能见过了,可这蒋华微微一笑,大方地行了个礼,年纪不大,已经显露出超越年龄的稳重老成:“见过表姨母,见过三表妹。”竟像是全都认得一样。
     
      蒋月兰不由赞?#20572;?ldquo;三少爷年少持重,真是不同一般。”
     
      蒋华?#36824;?#26159;军中挂职的一名闲隶,并不像他的三个哥哥一样有具体的军衔。但他自幼才名远播,十一岁便号称京都第一才子,十五岁被当今圣上亲点?#20132;?#37070;,少年时代所做的许多诗句,至今仍在士子中广为流传。只?#36824;?#36825;样的出色少年,却因为蒋国公的意思,辞掉了陛下给他的官职,一直甘愿退守幕后出?#34987;?#31574;,这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了。
     
      ?#19997;蹋?#20182;得了夸奖,仅仅是微微颔首,没有丝毫得意与浮夸。不知是否故意,他竟然对着李未央微微一笑,那笑容使得他的脸?#33258;?#21457;显出一种淬玉似的白,映着?#22841;?#38388;那颗红痣,竟奇异的带了几?#20013;?#27668;。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心想:看来蒋华此?#20301;?#26469;,必定跟大殿上发生的事情有关了。
     
      李未央看到不远处一道屏风,便向那边走去,毕竟是男?#20572;?#22905;不好靠的太近,可是国公夫人看了她一眼,却笑道:“不必拘礼,这屋子里都?#20146;?#23478;人。”
     
      李长乐和李常笑并未坐到屏风后,?#30343;竊对?#22352;在一边,李未央看了一眼李老夫人,见她轻轻颔首,便微微一笑,也不坚持,坐到了李常笑的上?#20303;?#33931;月兰坐下后笑盈盈地问:“刚才在屋外听见笑声,是发生什么乐事?”
     
      李老夫人?#25104;瞎?#30528;笑容道:“刚才听亲家夫人说起三公?#26377;?#26102;候的趣事呢!”
     
      蒋月?#22841;?#36947;:“哦?#21683;?#20844;?#26377;?#26102;候怎么了?”
     
      蒋海的妻子韩氏生得粉面生春,秋波送眉,加之一身色泽艳丽的华服,更添三分美貌,?#19997;?#19981;由笑道:“咱们在说小时候三少爷?#32479;?#20048;这个表妹十分要好,有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老夫人问他要不要媳妇儿,他却一仰脖子就说不要,问他为什么,他说?#32479;?#20048;约好了的,将来娶她做娘子呢!”
     
      李未央看了一眼李长乐,却见她听了少时的趣事,?#25104;?#37117;是笑容,并没有什么特别尴尬的表情,很显然,李长乐和蒋三少爷的?#26143;?#30340;确是很要好。
     
      三少爷微微一笑,道:“长?#30452;?#22969;这样的人才将来是要做皇子妃的,大嫂别寻我开?#27169;?#20320;若是真关怀我,应该早日给我找个漂亮的娘子是真的!”
     
      韩氏就是笑,指着李常笑和李未央道:“要不这样,这两个你随便挑选一个,我来为你说媒就是!”
     
      这样肆无忌惮的说笑,李老夫人?#25104;?#30340;神色微微一变,却是不好发怒。姑娘家的婚事怎么好随便拿出来寻开?#27169;?#36825;个韩?#24076;?#20063;太嚣张了!她手里的?#26432;?#30422;儿,重重地落了下来,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蒋华看了李常笑一眼,见她?#25104;?#24050;经红的不知道染了多少层胭脂了,可是那李未央,却是垂着眼睛喝茶,半点没听见似的,?#36335;?#31070;游物外了很久。想到之前家中众人对李未央的?#20848;郟?#20182;微笑道:“大嫂,你就别拿我开心了,两位表妹不好意思了!”
     
      韩氏笑容满面道:“三个表妹你都不?#19981;叮?#37027;可就难找了!还是你跟着国公在外头多年,遇到什么心上人了不曾?”
     
      蒋华失笑,终于像?#20146;?#19981;住了,站起来道:“大嫂一句句冲我来,这屋子可是没法呆了。”说着回头笑道,“祖母,孙子还是上前头去吧。”
     
      国公夫人笑道:“一屋?#26377;?#22993;娘,你坐在这里的?#32321;?#25197;,去吧去吧!”说着,不知为什么,又不舍地拉了拉他袖子上的褶皱,道,“这么大个人了,要好好照顾自己才是。”
     
      李未央突然抬起头来,看了蒋华一眼,却见他同样是一怔,?#25104;下?#20986;一丝古怪的神情,国公夫人下个瞬间却笑道:“还是早点给你娶亲,我也好放心啊!”
     
      蒋华见他祖母?#30343;?#35828;笑,纯然?#30343;?#32769;人家的感慨,便笑道:“好,我这就去前面给您寻摸一个孙媳妇!”说着,便笑着向众人行礼后退了出去。
     
      他走了很久,李常笑还呆呆地回?#36824;?#31070;,李未央冷冷一笑,蒋家男子的皮相的确是很好,?#19978;?#22905;看久了敏德,再看他们也就?#30343;?#20040;感觉了,真正让她在意的,反而是刚才国公夫人那句话。
     
      不要怪她太敏感,可是——这样的大喜日子,国公夫人为什么会突然?#30340;?#20040;一句话呢?什么叫“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像是即将远行的人对亲人的叮嘱。而且刚才国公夫人眼睛里,?#32622;?#26377;一丝奇异的不舍。蒋华寿宴之后就?#32654;?#24320;,这一点李未央是知道的,也许国公夫人是舍不得他……李未央喝了一口极品龙井,心中淡淡地想到,她总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人在不经意的时候流露出来的?#26143;椋?#25165;?#20146;?#30495;实的,国公夫人再小?#27169;?#37027;种奇特的神情,还是深深印刻在了李未央的心?#32602;?#26080;论如何都是挥之不去。
     
      就在这时候,有?#23601;?#31104;报道:“太子并太子妃到了。”
     
      国公夫人笑道:“贵客来了,瞧我这一身衣服,还得去换换。”
     
      李老夫人看了她一眼,的?#32602;?#35201;迎接太子,是得换上一品夫人的服饰,不由道:“这样吧,我先去前头迎接就是。”
     
      国公夫人点点?#32602;?#36947;:“有劳了。”
     
      李长?#20013;?#36947;:“外祖母,长乐陪您回去换衣裳吧,待会儿一起去前面。”国公夫人点点?#32602;?#22905;便欢喜地走过去搀扶着。
     
      李老夫人视而不见地站起来,一群人便要跟着她往外走,突然一个?#23601;?ldquo;啊”了一声,众人回头一看,却看到李未央的裙子一角湿了一大片,地上还摔碎了一只茶碗,显?#30343;淺返?#33590;盘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那?#23601;?#24778;慌不已,连忙跪下道:“县主恕罪!”
     
      李未央望了李老夫人一眼,见她果然皱起眉?#32602;?#38889;氏连忙过来道:“你这?#23601;罚?#24590;么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县主,实在抱歉的很!”一脸?#22919;?#30340;样子。
     
      蒋月兰走过来,连忙道:“怎么会这样?#21683;?#23376;都湿了!未央,还是去后面?#22836;?#25442;一下裙子吧!”说罢,她回头对?#24635;?#36947;,“你们小姐出门带着备用的裙子吧?”
     
      大家小姐出门总是要防备不时之需的——?#24635;?#36947;:“在马车后面,奴婢这就去取来。”她看了一眼赵月,对方向她微微一点?#32602;?#22905;便放心去了。
     
      蒋月?#33034;?#24515;道:“未央,我陪你去换了裙子吧。”
     
      对方恰到?#20040;?#22320;表现了身为母亲的关?#27169;?#33258;己如果拒绝反倒不近人情,李未央微微一笑,?#36335;?#27809;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之处,?#30343;?#28857;点?#32602;?#22238;头向韩氏道:“大表嫂,要借你们的厢房一用了。”
     
      韩氏笑道:“含香,还不带县主去将衣服换了!”一个漂亮的青衣?#23601;?#31435;刻走上来,低眉顺眼道,“二位请随我来吧。”
     
      厢房很安静,赵月一直在外面守着,直到蒋月兰陪着李未央换了裙子出来,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30343;?#37027;叫含香的?#23601;返屯返潰?ldquo;二位,我家国公夫人?#26143;搿?rdquo;
     
      现在么?李未央看了一眼蒋月兰,见她面上也?#36335;?#38706;出很惊讶的神情:“不是要去前面迎接太子和太子妃吗?”
     
      含香赔笑道:“国公夫人?#30343;?#36825;样吩咐,奴婢并不知道其他。”
     
      李未央淡淡道:“如此,母亲便自去吧。”说着,她转身要走,竟然没有要去的意思。
     
      含香诚?#22363;?#24656;地拦在她面前,弯腰行礼道:“县主,国公夫人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她有心解开心结,请县主三思。”
     
      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未央回头看了蒋月兰一眼,她的面上同样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李未央没有开口说话,蒋月兰却很快走上来道:“未央,看样子,国公夫人是有与你和解之意,依我看,还是去看看吧。”
     
      李未央似笑非笑地看了蒋月兰一眼,道:“母亲这是让我去了?”
     
      蒋月兰?#25104;?#29616;出为难之意:“未央,你也要体会我的难处,自从我做了你的母亲,从来没有害过你吧,为何连我也要一起防备呢?#21683;?#26159;你不放?#27169;?#24102;着你的?#23601;?#19968;起进去便是,屋子里都是女眷,谁还能害你不成?你的疑心病,实在是太重了。”一副不胜唏嘘的样子。
     
      李未央对着?#24635;?#30504;了眨眼睛,?#24635;?#24494;微一笑低下头去,李未央这?#24597;?#24930;道:“既然母亲有命,未央当?#30343;?#35201;去的,母亲,您?#24825;?#21543;。”
     
      蒋月兰不易察觉地松了一口气,笑道:“走吧。”
     
      进入屋子的时候,国公夫人正坐在大炕上,靠着一个软枕,李长乐正同?#23601;?#20204;一起服侍她穿衣裳,窗台下的五蝠捧寿梨花木桌上供着一个暗油油的银错铜?#38378;?#29923;宝珠纹的熏炉,里头缓?#21644;?#20986;?#32874;?#30340;轻烟,丝丝缕缕,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国公夫人重新换上了团寿?#20449;郟?#34966;口滚了两层镶边,清爽中不失华贵。她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
     
      李未央福了福身见过国公夫人,对?#20132;?#32531;道:“我有几句话要?#38405;?#35828;。”
     
      李未央一抬眼,看见在旁整理裙摆的李长乐双手一颤,却?#36824;?#20844;夫人不动声色、轻轻地抓住了她的手,李长乐?#36335;?#24471;到了支持,重新镇定了下来。国公夫人叹了一口气,道:“李未央,我知道,一切都是你做的,包括我女儿的死,包括蒋家的二十万兵权,包括南儿的罪过,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李未央看着她,慢慢道:“请您恕罪,未央实在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国公夫人额头上的皱纹像是都舒展开了,淡淡道:“做都做了,何必惺?#39318;?#24577;呢?”
     
      她声音虽轻,语中的?#33391;?#20043;意却深沉可闻。?#26143;?#39118;悠然从?#36299;都?#36879;进来,屋外树?#31471;?#30528;风声?#25104;?#20316;响,不知不觉间有一种悄无声息的寒意,笼罩了整个房间。
     
      蒋月兰看到这场面,静静?#35828;?#20102;一边。
     
      李长乐咬唇道:“李未央,现在这里除了你、我、母亲,就剩下外祖母,有什么话,你都不必藏着掖着,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李未央笑了笑,道:“今天是三堂会审么?外祖母请我来,是要?#26159;?#26970;真相,还是要兴师问罪?”
     
      “兴师问罪?”国公夫人轻轻一?#20572;翘?#36947;,“我老了,长乐无能,我的儿子们只能在战场上拼杀,于这种后宅之中狠毒的斗争,还无一人及得上你,又何谈兴师问罪呢?”
     
      李未央寥?#35748;?#24212;,“您说的是,您是毋庸置疑的长辈,未央不敢?#32494;怠?rdquo;
     
      国公夫人目视她平静的面容,轻叹一声,“?#19978;?#21834;!若是让我再多活几年,没准还真能为我的女儿报仇,?#19978;В上?#21834;……”
     
      她一连说了几声?#19978;В路?#30495;的有无限的悲凉,然而李未央却凝神望着她,露出一种奇异的神态。
     
      这一老一少互相审视着,彼此的眼睛里,都有火光在跳动。国公夫人长久地停止了说话,直到李未央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了,她却突然道:“今天我叫你来,不是为了跟你为敌的,我?#30343;?#24819;,就此了结了这段仇怨。”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未央不明白您的意思。”
     
      “我认输了。”国公夫人看着李未央,慢慢道,“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一个孙子,不能再这样无休止地斗下去,蒋家绝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
     
      李未央扬一扬脸,不置可否,片刻,方低声说:“外祖母真的这样想吗?”
     
      国公夫人微微叹一口气,慢声道:“说实话,我心中?#38405;?#20381;旧怨恨,可是——从大局着想,我想要和你化解这段仇怨,从今之后,井水不犯河水。”
     
      李未央听着这句话,却觉得十分的诡谲,她注视着国公夫人的神情,?#36335;?#22312;斟酌,在思考,又?#36335;?#22312;?#21364;?#30528;什么。
     
      国公夫人微笑,“你?#30343;?#20010;十五岁的小女孩,将来总是要嫁人的,跟你自己的姐妹?#36820;?#20320;死?#19968;睿?#21448;有什么?#20040;Γ?rdquo;她稍稍一停,笑意暗淡了三分,“人死罪孽散,柔儿早已过世,我也是不久于人世的人了。活到这个年纪的人了,难道还看不破吗?我不想再找你报复了,只要你向我保证,从此之后不再伤害长乐和蒋家,我?#19981;?#21521;你保证,你可以安安?#20219;?#20570;你的县主,一直到你死为止。但如果你不肯答应,那么倾尽蒋家全部的力量,我们也不会让你好过!”
     
      李未央笑了笑,道:“外祖母,?#27833;返?#23614;,都不是我主动挑衅。”
     
      国公夫人冷笑一声,显然从来没想到过这个问题,?#30343;?#36947;:“你只要说,答应,还是不答应!”
     
      还是一如既往的强硬!李未央微微笑道:“未央自然没有不答应之理。”可是李长乐可能做到吗?她的眼中,?#32622;?#34255;着无限怨恨之意,早已结下了血仇,怎么可能轻易化解呢?
     
      国公夫人这才笑起来,温煦如春风:“你到底才十五岁,若是太执着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这样才好啊。”说着,她站了起来,道,“从今往后,希望你们和?#32769;?#22788;,我也能放心了。”然后,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红漆果盘,道,“现在,帮我把那盘蜜枣拿过来。”?#36335;鶚前?#22905;当成自己的外孙女一样的吩咐,亲切而随和地,若是换了旁人,刚刚冰释前嫌,一定会迫不及待地上去表达忠?#27169;?#28982;而李未央却?#30343;?#25196;了扬眉?#32602;?#27809;有动一下。
     
      蒋月?#32426;?#20102;完全没动过的李未央一下:“还不快去,老夫人这是原谅你了!”可是李未央却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蒋月兰有点着急,自己捧了果盘送到她手里:“去吧,从今往后咱们就不必担心害怕了,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好好过日子?这倒是一个美好的场景,李未央看了李长乐一眼,微笑着道:“希望如此吧。”
     
      国公夫人已经由?#23601;?#31359;好了衣裳,慢慢被扶着走过来,像是有点举步维艰的样子,然后她从李未央拿着的果盘里取了一个蜜枣放进嘴巴里,却?#30343;且?#20102;一口便放下了,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年?#20572;?#20160;么都吃不出味道了!”说着,便不再看李未央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大堂之上,宾客云集,太子正一脸笑容地将寿礼递给国公夫人,国公夫人用手抚摸着那卷画,?#36335;?#21313;分怜惜的样子,太?#26377;?#36947;:“这是前朝大师的作?#32602;?#20849;有一千零一个寿字,祝愿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国公夫人并不说话,?#30343;?#31361;然抬起头看着他,目光里似有一丝悲凉之色,最后突然身子一个巨颤,噗地喷出血来。
     
      不偏不倚,全都喷在了太子的?#25104;稀?/div>
     
      身旁李长乐惊叫道:“外祖母!外祖母你怎么了?”
     
      国公夫人砰地向后倒了下去,陷入昏?#20303;?#32780;太子顶着那一头一脸的鲜血,吓的几不知身在?#26410;?mdash;—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在这个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30343;亲?#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27809;?#25552;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32602;?#35831;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全讯新网五湖四海开奖 西安沐足特殊服务 王者荣耀 男英雄脫全衣 抢庄牌九玩法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mg线上娱乐 时时彩代理不赚钱 美女模特人体 非凡炸金花要怎么下载 百变计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