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4277240.com~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08 腐烂到底

    庶女有毒

    108 腐烂到底


      第二天,就是李长乐脸上拆纱的日子了。之前蒋五一直用纱布替她裹着脸,但是在拆下纱布之后,一切就都没办法隐瞒了。
     
      整个晚上,蒋五都惊惧的没办法睡觉,十分恐惧第二天的到来。于清晨半梦半醒之中突然被人叫醒,那?#23601;?#28385;面惊惶:“卢公,小姐……小姐……”
     
      蒋五?#20011;?#34987;梦里面李长乐的脸所魇住了,他梦游一般直直地坐了起来,被这?#23601;?#19968;叫,整个人头痛欲裂,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松了口气,还好,易容还在,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担心被李未央发现他的身份,他对这个少女有一点恐惧,总觉得自己若是被对方发现了身份,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匆匆梳洗完毕,他硬着头皮,走出了院子。因为他是男眷,不方便住在内院,所以特地在东厢安排了?#22836;浚?#27492;刻他必须穿过重重?#22909;牛?#25165;能进入内院。
     
      昨夜下过一场雨,院子里芭蕉碧绿的叶子一低头,一颗露水如珠地滑落下来,清脆一声砸在蒋五的头上,裂为数瓣。他心中更加郁卒,恨不得立刻就掉头回去,可眼看着?#20011;?#21040;了门口,怎么也躲?#36824;?#21435;了。
     
      李长乐?#20011;?#26089;早起来,盛服而坐,身上的?#19968;?#34923;子上钻钿华美,粉底玉兰的长裙绚丽地让人转不开目光,厚厚的纱巾依?#36824;?#30528;她的脸,刘妈妈站在一旁面色如常,?#23601;?#20204;却都粉面如土,一直低着头。
     
      一想刚才的梦魇,蒋五只觉得一阵晕眩,那种马上要赴死一般的恐惧如冰刀般直入胸膛,冷气直嗖嗖往上串,走过门槛的时候,他几乎一脚踩空,赶紧用手扶着门才没有滑跌下去。
     
      “你们都下去吧。”李长乐端坐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吐了出来,声音极好听,若她还是当年的模样,蒋五恐怕很高兴,但此刻,他实在有点笑不出来。?#23601;?#20204;一个接一个如?#32433;?#36198;地退了下去,李长乐的目光隔着面纱仿佛有穿透力,让他几乎想要跟着?#20999;?#20154;一起出去。他勉强坐到雕?#26216;?#26885;上,几上的茶?#20011;?#20937;了,桌子上有蜜饯瓜子芙蓉饼梅子燕窝酥几色茶点,偏偏谁也没心思去动,屋子里安静得有些怕人。
     
      蒋五不得已,终于走过去,小心道:“我帮你拆了纱布。”
     
      李长乐早已迫不及待地取下了面纱:“快一点!”
     
      蒋五没说话,手持剪子,咔嚓一声,剪开开了她脸侧的纱布。带着无数血丝的白纱布一圈一圈落在地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蒋天却不敢看她的脸,只是低着头,看着她宽大的衫袖上的绣花。李长乐迫不及待地站起来,走到?#24213;用?#21069;,可是却没想到,她看到的依旧是一张满?#30475;?#30157;的脸,她惊叫一声,猛地抬起绣凳,砸向了铜?#25285;?#38108;镜的面被生生凿出一个坑,吓得檀香整张脸都发青了,连声道:“小姐……小姐……”
     
      李长乐却猛地回过头来,发狂一般地将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砸了,很快,一间漂亮的房间就被她砸的满?#30475;?#30157;。刘妈妈和檀香都是面面?#22163;錚?#35841;也不敢上去劝说,李长乐盛怒之下,极有可能下令将她们都拖出去痛打一顿,这两日,屋子里?#20011;?#26377;三个?#23601;?#33707;名其妙的被打的皮开肉绽了。
     
      李长乐砸完了所有的东西,突然阴测测地盯着蒋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足足有半刻的时间都没有说话。蒋五心中有点害怕,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李长乐慢慢地道:“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长这个样子?你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蒋五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刘妈妈,对方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李长乐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李长乐却走近了一步,逼道:“我要看,你摘下面具给我看!”
     
      蒋五被她奇怪的语气说的头皮发麻,不由道:“好!?#36824;?#20320;不要再发脾气就是!”?#24213;牛?#20182;吩咐檀香去准备水和布巾,檀香手脚利索地送来了,他走进内室,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出来,他从帘帐中走出来的一?#24067;洌?#23627;子里一下子亮了起来,蒋天本人的眉眼十分俊俏,偏带妩媚多情。跟他四哥比起来,少了点英武,却多了点风流,虽然生的不是凤眼,却流转顾盼间清俊秀美,但凡个正常人,见了他,是没有不惊艳的。檀香第一个看?#20040;?#20303;了,刘妈妈也大为惊奇,虽然她早已知道这是蒋家五少爷,但五少爷是很少在蒋家露面的,所以她这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他的脸,不由也是一阵怔住。但回过头来,立刻担心李长乐受到更大的刺激,要知道她现在这张脸毁成这样,看见个漂亮的?#23601;?#37117;要找茬教?#25285;?#26356;何况蒋天这样出色的容貌呢。
     
      李长乐却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动,刘妈妈越发紧张起来。就在这时候,李长乐突然扑了过去,一把抓住蒋天的袖子:“蒋天,你有法子的是不是,你既然可以戴面具,我也可以的对不对?!你是见过我之前的容貌的,你觉得我有办法忍受这样的脸吗?!我不能!我不能啊!这种日子生不如死!蒋天,不,五弟,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求求你……”她哭了起来,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握得那么紧,紧到她的身子都微微地发起抖来。
     
      若是平日里,蒋天一定很高兴有女人投怀送抱,可他这几日亲眼看到李长乐的残忍。头发都掉光了,她便强迫院子里的?#23601;?#37117;剪下长发给她,做成漂亮的发套戴在头上;因为一个?#23601;?#26377;漂亮的眼睛,她便?#37027;?#25214;了借口将人挖了眼珠子赶出去,甚至卖到了下等窑子里,而这仅仅是因为她自己毁了容,所以不能忍受美丽的?#23601;?#22312;她面前走来走去。曾经的李长乐?#20011;?#28040;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36824;?#20986;内心黑暗的疯子。
     
      李长乐抬起头,那样深的两汪潭水似的眼睛,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面容倒影在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清绝的滟滟的波影,可是那眼睛周围,却是可怕的、几乎可以说得上腐肉的东西,仅仅是靠近,都有?#36824;?#38590;以容忍的恶臭,他?#20011;?#23613;了最大的努力,但仅仅是保住她的性命,可是却没办法彻底祛除这毒素,而她的皮肤,也注定不可能恢复如初了……
     
      她的一只手紧紧握住他的?#30452;郟?#20687;铁钳一样紧,他痛呼出声,她却用另一只手抓住他的领襟:“五弟,帮我,帮帮我!李未央那个贱人,我不能让她得?#30505;?rdquo;
     
      她身上淡淡的腐肉的味道让他几乎呕吐,想要抽离,可是她抓住他的胸襟,眼睛里淌下大滴的泪水落在他的?#30452;?#19978;,他刹那间心软了,松了手,轻轻地抚去她脸上的泪水,叹了口气,温柔地说:“你要我怎么办?”
     
      “你的那张脸……你一定可以做出一张跟原来一模一样的脸!不,更漂亮的!我要更美的!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蒋天却低声道:“表姐,你冷静一点,我早已想过这个法子!”
     
      李长乐的眼睛里一下子涌现出无数的希望,蒋天慢慢说下去:“我的这张脸,耗费数巨暂且不说,最重要的是,它没有毛孔,所以不能跟真脸一样,所以只是紧紧贴在皮肤上的,我原先的脸没有问题,所以可以覆盖于上,但是你的脸……如果戴上假面具,你可以想象,原本结痂的疤痕会全?#23458;?#33853;、腐烂,而原本没有结痂的地方?#19981;?#21464;得更加可怕……”
     
      蒋天一边?#24213;?#19968;边感伤:“而且这张假面具,每天最多戴几个时辰,其余的时间你如果戴着,必定是不行的,难道你希望你自己的脸全部腐烂吗?就算你可以忍受那种疼痛和折磨好了,你的疤痕没办法呼吸,只会不断的溃烂,你必须不断的消?#20303;⒊砸?#24635;有一天你会死的……你明白吗?”
     
      檀香的眼睛越睁越大,几乎变得极为惊恐,她可以想象,如果大小姐戴了那种东西,以后她自己的脸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无疑是饮鸩止渴……所以她连忙道:“大小姐,使不得啊!如果你弄了那种东西在脸上,以后自己的脸烂了怎么办?而且蒋少爷说了,还会送命的啊!”
     
      李长乐的声音却越来越冷,越来越厉:“我?#36824;埽?#25105;绝对不要再顶着这张脸!五弟,你帮我做!现在就帮我做!”
     
      蒋天震惊地看着她,他实在无法理解,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怎么还能往死路上去走,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在他看来,?#28866;?#22266;然重要,但没了性命也要保住?#28866;玻?#36825;是他根本做不到的!尤其,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皮肤腐烂也非要挂着那张假皮,这简直?#20011;?#25191;着可怕到了极点了!作为一个男人,他当然不能明白李长乐的想法,要知道,对于一个美女来说,她情愿少活十年二十年,也要保持自己的美丽和青春。
     
      蒋天摇了摇头:“不!我不可以这么做,这是害了你!祖母也不会同意的!”
     
      李长乐冷冷盯着他:“你不?#24076;?rdquo;
     
      蒋天反复地摇头,然而李长乐突然松开了他,走到了桌子边上,猛地捡起一块?#20011;?#30776;碎的花瓶碎片,横在自己的脖子上:“如果我死了,你对外祖母没办法交代吧!她是不会原谅你的!”
     
      外孙女是骨肉中的骨肉,国公夫人最疼爱的就是李长乐,甚至?#23545;?#36229;过了对其他的孙子……这点蒋天当然是知道的,他还知道国公夫人听说她毁了容,当?#26412;?#26197;倒了,而且一病不起……若非如此,她早已跑到这里来兴师问罪了,可是李长乐现在却半点没想到这个,她?#36824;?#24515;自己的脸,甚至连国公夫人是否恢复健康都没有问一句……这太令人心寒了。蒋天望着她,面色一点点沉寂下去:“好,我答应你。”
     
      既然是你自己要戴上面具,那一切的后果都要由你自己承担,你以为只是肌肉腐烂吗?一?#26049;?#26412;就靠着药物才能阻止溃烂的脸现在非要蒙上一层不能呼吸的死皮,可以想象最终这腐烂会逐渐蔓延到头颅、?#27605;睿?#26368;后到全身……李长乐真是疯了,但他不准备再阻止她了,他能做的都?#20011;?#20570;了,这可是她自己选择的!说实话,他?#20011;?#21463;够了这个外表美丽,?#20146;?#37324;残忍的大小姐,让她保留着?#28866;?#21040;死吧,这张假脸最?#21974;还?#32500;持个一年,等这张脸开始破裂的时候,她的性命也就差不多该结束了……
     
      蒋天进入自己的药房,在里面足足呆了七时辰,直到半夜才从药房里面出来,李长乐从来没耐心等这么?#33579;?#21487;这一次,她一直等着,直到蒋天捧着锦盒出来,她亲手揭开,里面是一张薄如蝉翼的假皮。
     
      “这世上动物的皮中,最薄的是人皮,但?#20146;?#36731;的却是鲛皮,只?#36824;?#36825;不能透气,而且过个一段时间就会开始裂缝,每天晚上都要摘下来放进香料盒子里面保存才能保持不坏……因为它毕竟不是真人的皮肤……你要想清楚才是。”
     
      李长乐的目光落在盒子里,痴痴的再也移不开眼去,根本听不见蒋天在说什么。她一把抢过盒子,瞳中灼灼是火,笑的像着了魔似的,“我能恢复容貌了,李未央,你一定没有想到,我能恢复容貌了,哈哈……”
     
      “但愿如此吧。”蒋天深深地叹息着。
     
      李长?#32622;?#26377;将那张脸藏多?#33579;?#24456;快,众人在花园里见到了她。
     
      阳光很好,可是正在喝茶的老夫人却觉得在中午的日光下彻底地晕眩起来,她轻喘起来,用?#31181;?#30528;额,“这是怎么了?!”
     
      李长乐走过来,面上带着微笑,虽然她的表情还有些不自然,但那张脸的的确确?#30171;?#21069;一模一样,上面没有丝毫的?#25169;穡?ldquo;老夫人你是怎么了?”
     
      老夫人仔细端详着她的脸,转头轻声问道:“未央,我的眼睛是不是花了?”
     
      李未央看到李长乐的容貌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震惊,随后是诡异,一个人的脸受伤了,有可能在?#28525;?#30340;一个月中就恢复原样吗?虽然她对卢公的医术没有?#23460;桑?#21487;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她相信奇迹,可她不相信神迹。一道伤口尚且需要很久才能复原,更何况那天她?#32622;?#30475;见,李长乐的脸?#20011;?#38754;目全非。
     
      刘妈妈满脸喜色地道:“老夫人,这要多亏了卢公啊,他的医术真是天下无双,小姐拆了纱,脸上竟然?#20011;?#24674;复如初了!”
     
      二夫人揉了揉眼睛,几乎说不出话来,旁边的李常茹也是惊讶的完全没了声音。
     
      “这……竟然真有这样的奇迹!卢公的医术当真神了!”老夫人虽然无比的惊讶,可是见到李长乐的脸恢复了,脸上还是露出高兴的神情,当然这高兴中少了点真心,多了些厌恶,看到檀香战战兢兢地站在李长乐的身后,就斥责她道:“大小姐刚刚康复,谁叫你把小姐扶出来走这么远的?”
     
      李长乐抢话答道:“天气这么好,我想出来走走,怎么,老夫人不想看见我?还是三妹不高兴看见我的脸好了?”
     
      “当然不是……”李未央慢慢地说:“大姐能够康复,我自然是满心?#26029;玻?#30475;来,咱们真要重重酬谢卢公了……”她越说越慢,一双眼睛直直地瞅着她,最后微笑地,一字一顿地说:“大姐,你的脸?#21364;?#21069;更加的光?#25910;?#20154;了,不知卢公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李长乐冷笑一声,道:“三妹要是想知道,大可以在自己脸上划一刀,到时候让卢公也帮你治病,不就好了吗?”她的脸,根本没办法透气,仿佛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她甚至能?#24822;?#21040;疤痕裂开的声音,那种皮开肉绽的痛苦,她正一点一点地品尝着,可她拼命地忍着,因为她哪怕是死,也要给李未央看一看她的脸,她要让对方知道,她李长乐,永远是天下第一美人!
     
      老夫人望着她,蹙眉:“长乐!你在说些什么呢?”
     
      老夫人偏帮李未央,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李长乐并没有继续回答她的问话,只是低下头来自顾自地微笑,忽然,她猛地抬起头来,那眼睛里充满着?#25346;?#30340;,难以隐藏的恨意,直直地面向李未央的方向,道:“三?#33579;?#22823;姐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咱们姐妹之间,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你说是不是?”言毕便凛然扭过头去道:“檀香,我走不动了,扶着?#19968;?#21435;。”
     
      她突然地出现,立刻又要走,这是怎么了?李未央轻轻皱起眉头,却见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老夫人道:“老夫人,皇后娘娘的宴会,我可以参加吧?”
     
      老夫人吃惊地看着她,脖子僵硬地点了点头。
     
      李长乐点头,仿佛她突然出现就是为了这场宴会一样,随后她扶着檀香的手,飞奔一样地走了,李未央奇怪地看着她的背影,随后垂下眼睛,陷入了?#20102;肌?#19968;旁的二夫人握紧了帕子:“这怎么可能!她的脸明明毁成那样!怎么会恢复如初!难道卢公的医术真有那样神奇!”
     
      老夫人?#20102;?#29255;刻,道:“上次敏之的病,也是他想的法子,难怪人家都说他是神医,看来的确如此!生肌活骨,这真的是非同一般啊!”
     
      李未央却并不相信,因为卢公当着众人的面说过,对方的脸根本没办法康复了,怎么会眨眼之间就全好了?而且,李长乐的脸如果真的完全恢复了,她何必这样着急走呢?简?#26412;拖?#26159;再待下去就会晕倒一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能说的原因。可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能让一个面貌全毁的人恢复原先的?#28866;?#21602;?李未央此刻,并没有想到李长乐在这?#32622;烂?#20043;下所忍受的那种可怕的折磨,而这种折磨,绝对比顶着一张丑陋的脸更为恐怖。
     
      直到李未央回去,都还是若有所思的,连?#24635;?#36319;她说话,她都没有听见。
     
      李敏德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李未央坐在躺椅上,清冷的目光却是落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上,神情十分的奇怪。?#24635;?#35265;他进来,正要通报,李敏德却挥了挥手,道:“罢了。”
     
      他轻轻地走近,低声道:“怎么了?”
     
      李未央回过神来,有些神情?#31168;?#30340;看着他的脸……还有他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她微微笑道:“怎么有空跑到这里来了?”最近可是都不见人?#21834;?/div>
     
      李敏德目光深深看着她,突然说:“摊开手。”
     
      于是李未央摊开了右手。李敏德微笑,将油纸包拆开一角,然后取出一块糕点放到她?#20013;模?ldquo;刚出炉的,吃吧。”
     
      “哦……”李未央下意识地将那香气四溢的桂花糖糕放进了嘴巴里,香香软软的,叫人心醉。
     
      李敏德又看了她一会,然后吩咐?#24635;迫?#26469;一个莲花碗,然后将每一只装满糕点的油纸包拆开一角,倒出些吃?#22330;?#32418;枣糕、如意酥、桂圆糕、吉祥酥……一下子便将小碗塞满,红红绿绿的煞是好看。
     
      “吃吧。”他将盛满糕点的莲花碗递到她的面前,看起来静如止水的脸上,似乎一直在笑。
     
      李未央还有点蒙,下意识地就听话地一连吃了好几块糕点,等吃完了,才突然想起道:“你……是不?#21069;?#25105;当小孩子了。”
     
      到底还是蒙混?#36824;?#21435;……李敏?#32511;?#20102;口气,道:“你是在为李长乐的事情心?#24120;?rdquo;
     
      李未央?#35835;算叮?#38543;后点头。
     
      李敏德笑了笑,道:“捅了马蜂?#30505;?#36807;后才来担心吗?”
     
      李未央不由道:“李长乐?马蜂?#30505;苦牛?#36825;形容倒是很贴切,?#36824;?#20026;了敏之,再来一次,这个马蜂窝我还是会捅的。”
     
      李敏德修长的?#25345;?#24367;起,抵住?#33050;希?#31505;得不可自已,李未央奇怪地看着他。
     
      仅仅只?#21069;?#24180;,她这个三姐,只到他的?#22841;模?#38656;要略抬头看这个曾经的小男孩了。
     
      不同于往日的素净,今日李敏德穿的甚是华贵,用纯金线织成的绸衫,衬着里面的月白中衣,显得格外的神采焕然,黑发束成一束,长长的垂带甩过肩头,俊俏面庞潇洒帅气,一双乌眸清亮有神,其?#37266;?#28322;着热情的光芒,挺直的鼻梁下,是两片含着笑意的温润双唇,红润得像涂了一层薄薄的胭脂,身形看上去是那样的英挺,腰带上,挂着金柄短剑和玉佩。
     
      “你今天怎么这副打扮?”李长乐不再纠结李长乐怎么突然恢复的问题,转而好奇道。
     
      李敏德笑完了,正色道:“陪你赴宴啊。”
     
      “陪我赴宴?”李未央一愣,随后看向一旁的?#24635;疲总?#25206;额道:“小姐,奴婢?#20011;?#35828;了三回了,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宴会,请了很多人呢!你再不梳洗打扮,今天一定会迟到的。”
     
      李未央“哦”了一声,随即揶揄地看着李敏德:“穿的这么漂亮,去见九公主?”
     
      这两年,九公主追李敏德追的更紧,若非她出宫不容易,恐怕三不五?#26412;?#35201;在李家见到她了,?#19978;В?#26446;敏德却好像对她完全没意思,总是冷冰冰地对待人家,完全都不可爱。果然,李敏?#32511;?#22905;提起九公主,却只是淡淡笑道:“快去换衣服,再晚就真的要迟到了。”
     
      李未央听话地站起身,走到半路又回过头,奇怪地看了一眼李敏德,?#24635;?#36947;:“小姐,怎么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怪道:“以前都是我指挥他,现在这小子动不动就指挥起我来了。”
     
      赵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意识到被李未央横了一眼,立刻转过脸去。
     
      宫中举?#37266;?#20250;,李未央很少参加。可这次是皇后娘娘下的帖子,各家都要派人参加,李未央还是得去的,只是她到底不?#19981;?#22826;过华丽的妆容,只是用了一条碧色宝石的璎珞,交错挽在头发中,隐隐的光芒若隐若现在乌发中,宛如将夜晚的星光会聚在了发中,最大的一颗碧色宝石,拇指般大小,恰好垂在额头间。因为是正式场?#24076;?#22905;也不得不换上老夫人特意准备的衣裙,在绸缎面料上覆了一层薄如蝉翼的紫纱,精美的刺绣隐在纱下,行走间灵动而美丽。
     
      李敏德看到她的一瞬,眼睛一亮,笑赞道:“谁说李长乐才是天下第一美人,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到你打扮过的样子。”
     
      李未央瞪了他一眼,这世上大概只有他敢在她面前说美人两个字了。有了从前的遭遇,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听别人说美丽两个字。美丽,?#36824;?#19968;张皮囊,丢了也就没有了,是她最不在意也?#20146;?#21388;烦的东西。如果她有李长乐那样的?#28866;玻?#22905;的过去也许不会过得那么辛苦了。?#36824;?#22905;不得不承?#24076;?#34429;然知道这是不符实的溢美之词,被人夸赞的感觉,还是很好。
     
      “虽然已是春天,可宴会是在晚上,所以风会很大。”李敏德柔声道。
     
      “不会,宴会在室内,只会热呢!”李未央随口回答。
     
      “?#24635;疲?#22238;去替你们小姐取一件披风。”李敏德回头。
     
      李未央皱眉,道:“都说了不必麻?#22330;?rdquo;
     
      “去吧。”李敏德挥了挥手,?#24635;?#31455;然应声而去。然而?#20154;?#36716;过身,自己?#21254;?#22855;怪,从前?#24822;?#23567;姐的吩咐,可是刚才那一?#24067;洌?#19977;少爷的身上竟然有一种奇怪的压迫感,让她不自觉地就听从了他的命令。
     
      不只?#21069;总疲?#26446;未央都有点惊?#21462;?#22905;?#26376;?#36831;疑,转头看着他,道:“什么时候连我这里的?#23601;?#37117;收买了?”
     
      “这是她们懂?#20040;由?#22914;流。”李敏德笑道。?#24635;?#21160;作麻利,片刻就将披风送上,赵月要替李未央穿上,李敏德却扬手接过,“今天的宴会,李长乐?#19981;?#21435;,不只是她,蒋家的人,都会去。”
     
      李未央扬起眉头:“你怕了吗?”
     
      李敏德失笑,道:“你觉得呢?若是我怕,何必陪你一起去,怕的该是他们。”语毕,她见他清俊面上隐隐荡着无尽的欢愉,明明她也该跟着感到高兴,但此时鼻间发涩,心里?#26376;?#30140;痛起来。
     
      这个少年,在她的身边,是不是也被迫成长起来了呢?如果没有她,说不定他能在一个正常的环境里,做一个正常的人,读书习武,娶妻生子,这时候,李未央?#20011;?#24536;记了李敏?#36335;?#21516;寻常的身份,她希望,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必和她在一起面对这些本不该他承受的东西。李长乐、蒋家、拓跋真、武贤妃……这些人,其实跟李敏德都没有什么关?#25285;?#21487;因为她李未央,害的敏德必须时?#30887;?#38450;、处处小心。?#20999;?#20154;既然能?#22969;?#20043;下手,那么这几年来,敏德是否也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承担了很多很多……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提到过。低下头,看见的是他修长的?#31181;福?#20182;的皮肤极白,可是指腹却有着薄薄的茧,那是用剑的痕迹,李未央觉得有点心疼,有点内疚,也许,她?#36824;?#30528;自己,都没有问过他将来想做什么,而他在不知不觉中,?#20011;?#23558;事情都计划好了,习武、读书,他都是独立完成的,她曾经许诺三夫人的事情,并没有完成,甚至于,不要说他真实的身世,连他平日里和什么样的朋友结交,都不知晓。
     
      李未央目不转睛直看着他。他笑着,面上含着醉人的笑,?#31181;?#28789;巧地帮她层层?#21040;幔?#26446;未央看着他,慢慢觉得有了一丝怪异,这样简单的动作,他的神色间却隐着细微满足。她的心底原本清?#22909;?#20928;如?#25285;?#21487;是此刻却产生了些微的涟漪。不知什么时候,眼前的孩子?#20011;?#38271;成了少年,他们之间,距离是不是太过近了,近的她甚至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
     
      不自觉地,她轻声道:“敏德,你有朋友吗?”
     
      他轻轻抬起头,夜风扫面,他的发丝抹上月华,如?#24378;站?#38745;奔流的夜河,然而面上只是微笑道:“我不需要朋?#36873;?rdquo;
     
      那语气,非常的笃定,李未央不由自主皱起眉头。
     
      “我有你就够了。”李敏德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知为什么,这原本可以理解为两人相依为命的一句话,却?#32654;?#26410;央下意识的,微微后退了一步。
     
      “出去的时候,披上连帽披风。好了,走吧。”李敏德仿佛没有察觉,只是微笑道。
     
      李未央看了一眼?#24635;?#22905;们,却发现她们都是低着头,一副没有看见的样子,她不禁?#20102;迹?#19981;知何时,自己身边的这些?#23601;?#30475;见李敏德来,竟然连通报一声都免了……
     
      老夫人今日不去,其他人?#20011;?#20986;发,李未央出来的最晚,新上任的管家行礼道:“县主,您的马车?#20011;?#20934;备好了。”
     
      这就是其他人不肯与她同行的原因,李未央有属于自己品级的华丽马?#25285;?#32780;这一点,恰恰是这李家其他人根本没办法忍受的,她倒也不在意,只是问道:“大姐和母亲呢,都出发了吗?”
     
      管家笑道:“回禀县主,大小姐?#22836;?#20154;?#20011;?#20986;发了,夫人吩咐下来,她们会在宫门前?#36820;?#30528;县主一起进去。”
     
      各家的女眷都是一道儿的,她们不愿意等也不行,李未央笑了笑,起身上了马车。
     
      “今天有四十?#24605;?#35201;进宫,只怕官道会堵上一两个时辰。”马车夫恭恭敬敬地请示,“是否从其他路上绕道?”
     
      李未央想说,堵就堵吧,总好过去走不安全的路,谁知李敏德却道:“不能迟到,绕路。”
     
      那么简单利落,直接下了决定,李未央有一?#24067;洌?#23436;全哑然。
     
      李敏德看见她在盯着他,不由眨了眨眼睛,委屈道:“怪我多事?”
     
      李未央无语,这时候她能说什么呢?既然他?#20011;?#35828;了绕路,难不成还能让马车掉头吗?算了,她挥了挥手,托腮倚着小桌闭目。
     
      ?#24635;?#23601;着烛光,小心地取出绣花绷子,继续绣没做完的活儿,赵月则低着头,?#20808;?#30495;真坐在角落里擦软剑。
     
      李未央闭着眼睛,却感觉到一阵轻暖暖的视线落在她面上,让她觉得心里很别扭。
     
      这样,她怎么睡得着呢?
     
      “到?#20351;?#36824;早着,休息半个时辰吧。”
     
      她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却的确因为过于疲劳,眼皮越来越沉重。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握住了她的手,她下意识地紧紧握住。
     
      春寒料峭,尤其是晚上,风真是大啊,早知道,还是不该那么早就?#36820;?#26262;盆,她模模糊糊地想着,有人靠近真是温暖。逐渐进入梦中的李未央微微苦笑,梦境和现实开始交叠,为什么从前,没有人肯给她一点温暖呢?若是在她被打入冷宫的时候,李家的人愿意向她伸出援手,这该有多好呢,她不用他们?#35753;?#21738;怕只是一句关怀的话语,那毕竟也是亲人的感觉,可是,什么都没有。如今的老夫人,看似很疼爱她,实际上,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份疼爱了……原来,她?#20011;?#35841;都不信了,但还是为了想活下去而假装信了。虚假的温暖啊……她不由地,将那只手握的更紧。
     
      “小姐……”?#24635;?#24352;口欲言,这样不妥,真的不妥,实在是太不妥了。她跟着小姐这几年,看多了人家姐弟之间的相处,?#32433;?#26469;没见过这样的,李敏德对李未央好的太过分了,那眼睛里的光彩,连她这个?#23601;?#37117;没办法忽略……可,这怎么?#24515;兀?#20182;们是堂姐弟啊,纵然三少爷身上没有李家的血脉,可是有一日他冠上李?#30504;?#20182;现在作为就是……*。这两个字在?#24635;?#30340;?#38498;?#20013;闪过的那一刹那,她浑身都僵硬起来了。?#24635;?#19979;意识地,就想要开口提醒李未央,可是李敏德在这时候,突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眼神轻变。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眼神,?#24635;?#21364;觉?#27809;?#36523;颤抖起来。她的眼睛里,有一丝的惊恐。
     
      赵月却一直认真擦着自己的剑,仿佛那上面能开出花来,她的确是认了李未央为自己的主子,这些日子以来,她也是真心的佩服她、尊敬她,甚至隐隐带了一丝崇拜,但?#36824;?#22905;怎么敬重李未央,她真正的主子都是李敏德,所以她明明也看出了李敏德那过于炙热的眼神,她也只能当做什么都看不明?#20303;?#21482;?#36824;?#22905;?#32423;?#20250;想,若是有一天主子和小姐发生矛盾呢?她该怎么办?
     
      李敏德只是向着烛火的方向轻轻挥了挥手,?#24635;?#31435;刻明白过来,连忙熄掉了一?#25269;?#28779;,?#21254;?#21516;时松了一口气。
     
      马车里的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
     
      李未央不知道,李敏德看着她的神色隐隐带着满足,他的右手就这么被紧紧攥在她的?#20013;?#37324;,他有一种冲动,想要抚平她心底每一道伤痕的渴望……
     
      哐的一声,马车剧烈的晃动一下。
     
      李未央突然睁开了眼睛。
     
      “这道有点颠簸啊。”李敏德微笑,眸子熠熠发光,“等到了宴会,看到讨厌的人,只怕吃不下什么东西,刚才?#20999;?#28857;心你也没有吃几块,剩下的我都带来了,要不要先用些点心。”
     
      李未央的目光有点模糊,慢慢移到他俊秀得出奇的面容上。仅仅是容貌而言,她见过太多俊美的男人,英俊挺拔如拓跋真,清冷如月的拓跋玉,甚至连那个嚣张的蒋?#27169;?#37117;算是个皮相出众的美男子,可这些人和李敏德比起来,毫无疑问都要略逊一筹,难怪九公主总是说,他?#20154;?#30340;哥哥们都要俊俏,李未央这一?#24067;?#24819;的不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到底什么样的人家,才能生出这样浓墨重彩的少年。
     
      还没?#20154;?#23436;全清醒,马车?#36136;亲不?#19968;声,她倒进他怀里。他下意识双?#21482;?#30528;她的头,待到?#24213;游?#20303;,他才扶着她坐好,朝她笑道:“没事么?”
     
      李未央皱眉,外面真的发生了事情?!
     
      有人在外面叫着:“李未央!”
     
      那是蒋四的声音?李未央的神?#19988;丫?#23436;全清醒了,很多人都会选择绕道,在这里碰到蒋?#27169;?#21482;怕是要找麻?#24120;?#22905;下意识地要掀开车帘子出去,却不小心碰翻了?#30452;?#30340;点心盘,一下子点心滚落了一地,李未央怔住。
     
      李敏德却小心捧起她的双手,替她擦干手上的脏污。
     
      外面的喧哗越来越大,她要掀开?#33633;埃?#26446;敏德却突然伸出手遮住她的双眼,波澜不惊道:“别看,只是一条疯?#20223;?#21536;。”
     
      原来,早在李未央和敏德说话之时,赵楠却骑在马上,微?#37266;郟?#30475;打头的一名男子骑马冲撞而来,似乎并未看见他们这列?#20992;?#19968;般,?#32622;?#26159;故意找茬!他冷笑,跃马而出,迎上那男子,两方人马?#24822;?#35265;空气金石?#19981;?#30340;脆响,再回神时,赵楠竟然被蒋南生生打落,浑身?#23601;痢?/div>
     
      “手下?#33433;?#31455;敢在我面前?#22253;冢?#21483;你主子出来!”蒋南冷冷地,高高在上。平心而论,赵楠武功很高,可若是论起在战场上的?#23265;?#32463;验,他要远胜于对方!
     
      李?#19968;?#21355;全都面?#27602;?#35815;,他们从未受过这等耻辱,见到蒋南的?#28216;?#22914;此张扬,都?#20011;?#24594;在心头,再加上赵楠是他们中武功最高的人,今日对上,却被人狠狠奚落至此,如?#25991;?#25353;捺住心中怒气,竟同?#26412;?#36215;了手中兵戈!
     
      “武威将军!马车里?#21069;?#24179;县主!”赵楠从地上恨恨爬起,一挥衣袖,擦掉了手腕上一块血迹,狼一样凶狠的眼神投注在蒋南身上。
     
      蒋南哈哈大笑道:“叫她滚出来!”他当然知道她在马车里,他就是为了羞辱她而?#36873;?/div>
     
      赵楠面上现出无限的怒意,他冷冷笑了一声,两手成环,轻在口中发出一声长哨,黑夜之中,竟然神出鬼没地出现了一批黑衣人,蒋南不由皱眉道:“胆小鬼,叫了帮手来么?”
     
      赵楠冷笑一声,道:“你尽可以试试!”蒋?#21916;还?#26159;仗着一点战场上的经验压人,只?#36824;?#20004;军对敌跟如今的?#32622;?#21487;是两回事,若论起一对一,他或许不是对手,但若是主子的暗卫出动,蒋南就要横着回去了!
     
      蒋四带了不少人,李未央在马车里听到有杂乱的马蹄声,不?#19978;?#21040;蒋四身边有一批出色的护?#28291;?#36825;些人都是跟着他在战场上多年拼杀的,手上染满了鲜血,今天他若是铁了心要?#36136;攏?#33258;然不会轻易离去,李家的护卫能挡得住吗?
     
      “我的人在外面,不要紧。”李敏德轻声笑了笑,却并不将?#20999;?#20154;放在眼里。
     
      “你不明白,他们不是普通的护?#28291;?#33931;四若是执意要见到我,我出去就是!他还敢杀我不曾?!”李未央冷冷地道,她原以为今日的宴会蒋?#19968;?#21457;?#30505;上?#22312;蒋四又是想要做什么!
     
      李敏德却按住她的手,道:“他不配。”
     
      李未央有一?#24067;?#30340;愣住,外面明灭的光影透过帘子,将李敏德的脸照映出一丝的冷漠,他的声音,有着前所未有的嘲讽:“应该让他知道,横着走的是螃蟹,而螃蟹,总有一日是要任人鱼肉的。”
     
      ------题外话------
     
      编辑:你准备?#32654;?#38271;乐怎样
     
      小秦:腐烂到底
     
      编辑:男主呢?
     
      小秦:路人到底
     
      编辑:女主呢?
     
      小秦:冷酷到底
     
      编辑:如果仅仅把白豆腐当成暗?#24213;牛?#20320;不觉得,十二三岁的少年不能谈恋爱吗
     
      小秦:我有没有?#30171;?#23478;说过,敏德比未央小呢?#30475;?#26469;没说过==具体的原因,明天会说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4277240.com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23458;?#32476;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35828;?#29983;!

    2、为了能?#20040;?#23478;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20146;?#32773;[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24213;?#21697;,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

    ? 拳皇命运吧
    秒速时时在线网站 分分彩最聪明的玩法 vr赛游戏啥感觉 重庆时时安卓版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图表 七星彩现场直播今晚 新11选5开奖数据 20选5专家预测最准确 江苏时时快三 浙江体彩11选5历史开奖号码